全能神教会App

聆听神的声音,喜迎主耶稣重归!

欢迎各国各方渴慕真理寻求神显现之人来考察

我是怎么被神话语征服的

纯色背景

主题背景

字体设置

字号调整

行距调整

页面宽度

0个搜索结果

没有相关的搜索结果

51 是全能神救了我

河南省 李天红

1999年3月,我听说有一班“东方闪电”的人传主来了,带领说那一伙人是错的,是邪教,是敌基督,不许我们和他们接触,以免上当。于是,我作为大赞美派的教导也积极配合着带领,走到哪儿宣传到哪儿,心里的弦绷得紧紧的,总怕哪个弟兄姊妹与他们接触被偷走了。

1999年7月的一天,村里有几个人来给我传神的末世福音,他们说:“主已经回来了,用话语作审判、合一的工作……”我一听立刻怒吼道:“我不听,带领说了神还没有回来!”又咬牙恶狠狠地说:“你们斗大的字能识几个?还来给我传?我天天讲圣经,不比你们知道的多?神回来肯定会先让我知道!用你们来给我说?你们走吧!我不听!”说着就把她们赶出了门。晚上聚会时,我添油加醋地把自己如何“站住见证”的事讲给弟兄姊妹听,让他们严加防备,决不让传末世福音的人从我们这里拉走一只羊!

同年10月,带领安排我到一个地区巡回看望教会。在一个接待家,我碰见了几个陌生人,一看就不像我们派别的,我没搭理他们。果不出所料,他们说:“你们知道吗?神已经回来作了一步新的工作……”没等他们说完,我马上反驳说:“你们是传‘东方闪电’的,是假的!”接着对接待家的人说:“咱们不能听他们的,把他们赶走!”然后,我在聚会中郑重其事地宣布:“以后没有我的允许,谁也不许接触他们,否则一律开除!”此后无论我走到哪里,都这样定规矩封锁教会。

2000年5月,灵宝市有个教会里有六七个人接受了“东方闪电”,我听说后立即和一个姊妹一起去“挽救”,我劝他们说:“‘东方闪电’那一伙人就是用各种手段、诡计骗人的,你们身量小,对圣经又不懂,又没有分辨,你们上当了!只要你们认认错,争取立功赎罪,就可以回来,以后千万别再接触他们。”和我一起去的同工接着说:“‘东方闪电’的人可厉害了,听说只要你信,他们就把你带出去,逼着你干这干那,你若不听,他们就挖你的眼睛,割你的耳朵,并且打断你的腿,要不就拿着刀逼你和他们犯奸淫……”这些话把他们一个个吓得浑身打颤,都表示再也不跟“东方闪电”的人接触了。为了确保弟兄姊妹不去信全能神,我甚至顾不上吃饭,顾不上睡觉,全时间奔走在各教会中,并且还通宵祷告,下狠劲地咒诅信“东方闪电”的人。为了达到更好的效果,在走教会时,我还常常把所听到的传闻添枝加叶地说给弟兄姊妹听,我认为这是对主忠心,我把自己的全身心都为主摆上了。这样一来,带领对我更加器重了。虽然我竭尽全力封锁教会,抵挡全能神的末世作工,可不知为什么,教会光景越来越不好。同工之间拉帮结伙,嫉妒纷争,勾心斗角,争权夺利,讲台成了炮台,圣经成了攻击对方的武器,谁占领了讲台,谁就有了攻击别人的机会,甚至连祷告也成了互相挖苦、互相争斗的方式;教会里完全失去了先前的活力和朝气,人都没有了爱心和谦卑,聚会的人越来越少,原来六七十人的聚会点竟剩下四五个人了。有个付弟兄,才四十二岁,常年热心花费,不但没得着平安,还得了贲门癌,多少人为他禁食祷告,也无济于事。面对教会这样的光景,弟兄姊妹都很纳闷,我也心灰意冷,搞不明白是怎么回事。但我仍强撑着,不愿去寻求考察真道,一方面怕受迷惑,更重要的是怕失去“教导”这个地位,我心想:好不容易才当上了教导,一定要好好珍惜。于是,我就一味地迎合带领的,以博得带领的信任和偏待。

2001年6月初,我正在义马市给弟兄姊妹讲分辨的道,接待家的亲戚来了,经介绍得知他也是信主耶稣的,我们就在一起交通起来。我们谈得很投机,从交通中我发现他领受的亮光比我多得多,对圣经有独到的见解,我从心里佩服他。当我们谈到保罗时,弟兄说:“保罗是我们崇拜和效法的,他为主的道吃了许多的苦,跑了许多的路,他的十三封书信对弟兄姊妹的生命很有益处,对弟兄姊妹的经历也颇有造就,但他的信中有他个人的经历和认识,有些认识就不合神的心意。如‘那美好的仗我已经打过了,当跑的路我已经跑尽了,所信的道我已经守住了。从此以后,有公义的冠冕为我存留……’(提后4:7-8)这里就有他个人的存心和目的,他的付出是为了得到公义的冠冕,是为了以后的归宿,并不是为了尽到受造之物的本分,不是为了追求爱神,是在与神搞交易,这种追求观点及认识并不合神的心意……”我一听马上反驳:“你敢贬低保罗?若不是保罗传道哪有我们的今天?保罗是我们效法的榜样,是传福音的楷模,人若信耶稣不为得点啥,信着还有啥意思?那谁还信呢?”此时我激动得脸色都变了,并用手指着弟兄说:“你敢定罪保罗?这不是狂妄吗?保罗为主受了多少苦,挨了多少鞭打?你受过吗?保罗敢说那话,你敢说吗?”说完,我恶狠狠地瞪着他,一副吵架的样子。但弟兄丝毫没有生气,温和地说:“姊妹,别发火,咱慢慢谈,来,喝杯水。”我连看都不看他一眼,可弟兄并不介意,继续谈了起来:“保罗虽然为传福音受了许多苦,但作为一个受造之物,就应尽到受造之物的本分,不应该追求个人的利益与盼望,不应对神有索取和要求,这样信神才能蒙神称许……”我不等他再说下去就又打断他的话:“我身为灵宝市大赞美派的教导,比你懂得太多了,圣经研读本、注释本,贾玉铭的《圣经要义》,我天天看,什么不知道?别谈了!”弟兄仍温和地说:“是的,我知道的太有限,但我愿意和弟兄姊妹共同探讨这个问题。”这时我心里就想:“我这样对待他,他怎么就一点不生气,反而还那么温和谦卑,那么镇静自若、稳重大方?人家是传道的,我不也是传道的吗?可我却显得那么烦躁失态,这是为什么?”“姊妹,你怎么不说话了?在想什么呢?”弟兄问道。我怔了一下,说:“没什么,你继续谈吧。”

通过弟兄对保罗追求观点的解剖,我明白了一个真理:受造之物敬拜神、尽受造之物的本分是天经地义的,不该有自己的存心目的,更不该把自己为主受的苦当作得福的资本与神搞交易。这是我从未听过的真理。之后,我们又谈了好多问题,谈了教会的光景、圣灵作工的动向等等。当谈到神的作工时,弟兄说:“圣经旧约记载了律法时代的工作,神是以灵带领人,名叫‘耶和华’,作工在以色列,颁布律法使人知罪,发表的性情是公义、焚烧、咒诅;新约记载了恩典时代的工作,神道成肉身作了人的赎罪祭,名叫‘耶稣’,作工在犹太,发表的性情是慈爱、怜悯;启示录预言神在末世还要作一步审判洁净的工作,也就是国度时代的工作,时代不一样,工作不同了,神的性情与名字以及作工地点等都要作相应的变化,他发表的性情不再是慈爱、怜悯,而是公义、威严、审判,神的名是启示录所预言的‘全能者’……”听到这里,我又听不下去了。我打断他的话说:“我们乔大带领说现在有一伙人传的就是全能神,他们说神已经回来了,他们信的是假基督,是迷惑人的,不可与他们来往,要弃绝他们。若你一跟上他们就得听他们的,不听就会被打断腿、挖眼睛、割耳朵,严重的还逼你与他们犯淫乱。我们乔弟兄不断地警戒我们不能听全能神教会的道,我看,你说不定也是他们一伙的吧?我不会上你的当,我不听了。”说着,我起身就要走。有几个弟兄姊妹说:“别着急,咱们要问个究竟,若这个道真对了,咱们跟;不对,咱们立刻都走。”我勉强留了下来。弟兄问我:“我们接触这几天,你看我像不像你们带领说的那样呢?咱为什么不尊重事实,要偏听偏信呢?”我心中暗自思量:“是呀!这几天和弟兄接触,看到他的活出是那样谦卑、宽容、善良,哪有一点像带领说的那样?”可就算我说不出他谈的有什么不对,我也不会承认他谈的是对的。此时,我想起自己已出来好多天了,万一带领知道我和“东方闪电”的人接触了,这教导的位置不就保不住了吗?这样我多年的追求不就成一场空了吗?我得走!我就对他们说:“我出来时间不短了,家里还有很多事,我该回去了,再见吧!”弟兄姊妹恋恋不舍地把我送了出来。

一路上,我都在想:我回去要把在这里是如何与“东方闪电”的人辩驳、如何“打真理仗”的好好给带领说说,他们一定会夸我一番的。回到灵宝市已是晚上八点半,一下火车我就看到赵弟兄和郭弟兄,我欣喜地跟他们打招呼,但他们并未搭理我。我正纳闷,又看见不远处我的带领李弟兄正瞪着眼看着我,脸色特别难看,一副气势汹汹的样子。看到这种情形,我的心怦怦地狂跳着,像做了亏心事,心想:“坏了,今晚没好果子吃了。”一辆三轮车把我们送到一个接待家,“审讯”工作就开始了:“你去义马市干了些什么?”“你知不知道他们是什么教派的?”“讲道是怎么讲的?能用这么长时间?”“是在讲道吗?没有犯罪吧?”“他们打你没有?逼你干什么没有?你有没有和他们接触?你接受了吧?”“不要紧,你只要承认错误,把内幕说出来就行……”你一嘴,他一舌,弄得我昏头转向,他们的问话使我的自尊心受到极大的伤害,我的心都碎了,怎么这些人都变成这样了?简直像中共警察逼供似的,一句紧接一句,让我都没有喘气的机会。我心想:“我本来回来就是要告诉你们我是怎样和他们‘打仗’的,还指望你们夸我呢,一个从战场上下来的人多么需要慰劳呀,没想到你们竟都这样对待我。”后来,我干脆就编个谎,死也不承认我遇见“东方闪电”的人了。这一夜,我想想哭哭,整夜未眠。

第二天我就回到了家里。几天过后,我的心仍不能平静,我一向仰望、崇拜的带领们那晚所表现的那神态、那质问人的语气、冷冰冰的话,不断地在我的脑海浮现,在我耳边回响,我感到一阵阵扎心的难受,痛苦极了。我想:“这下他们就要把我开除了吧?他们会怎么说我呢?弟兄姊妹怎么看我呢?以后我上哪儿聚会呢?进天国的指望是不是就没有了呢?”绝望中,我不时地想起在义马市的场面:弟兄不仅谈的道比我们的高出一筹,意义深刻,而且他端庄大方,平易近人,说话和气、有分寸,交通时特别敬虔,对人总是以诚相待。而我们的带领一个个傲气十足,高高在上,盛气凌人,像是审犯人一样对待我,哪有一点爱?这样一比较,我更感到在我们的同工身上看不到爱,而且他们的言语行为使我的心受到伤害,人格受到侮辱,活在压抑之中,我不愿见到他们,厌烦他们的行为。而被他们称为“异端假道”的人,倒使我念念不忘,他们的活出令我羡慕、钦佩。当我发火说他们是错的、假的时,他们还是和蔼可亲,以诚相待,耐心细致地和我交通,我被他们博大的胸怀和爱心折服了。可我不明白,到底是什么力量在支配着他们,使他们的活出与我们的截然不同,使他们有那么大爱心呢?我又想,当时我没听他们的,没接受,人家不依然是以诚相待吗?我不是好鼻子好眼,一根头发也没少吗?这不更证明了以前带领所说的那些话纯粹是谎言吗?想到这里,我感到不寒而栗,我觉得可怕的不是“东方闪电”的人,而是我所仰望、崇拜的带领们,他们竟敢作假见证!真让我难以置信,以往在我面前的“巨人”不正是法利赛人吗!于是,我决定:任何人都不告诉,我要去找“东方闪电”的人好好地谈一谈。

6月19日,我又一次踏上了去义马市的路。在火车上,我只感觉火车太慢了,恨不得一下子飞到那个令人难忘的地方,有一种归心似箭的感觉。下车后,我就直奔那个接待家。我一进门,弟兄姊妹都感到意外,愣在那里好大一会儿,才激动得流着泪说:“你还能回来,真没想到啊!太好了!太好了!”我说:“感谢神!是神灵的感动才使我回到这里的。”我像在外漂泊多年的浪子回到母亲的怀抱一样,和姊妹的手紧紧地握在了一起,久久不能分开……第二天,弟兄又详细地给我谈了神的作工和神拯救人的急切心意。我就像久旱的禾苗遇上了甘露,恨不得一下子都听进去,就催促说:“赶快谈下去,我太需要了!”当弟兄交通完,我又迫不及待地说:“我已认定三步工作是一位神作的,让我看看神的新说话吧!”弟兄就把全能神的话拿出来给我读了起来:“他早已降临,但人却并不认识,人也并不知晓,只是在漫无目的地等待着他,岂不知他早已驾着白云(白云就指他的灵、他的话、他的全部性情与所是)降在了末世要作成的一班得胜者中间!人怎么能知道圣洁的救主耶稣,虽然满有慈爱、满有爱人的心,但他怎能在那些满了污秽、污鬼群居的‘圣殿’里面作工呢?人虽然都等待他的降临,但是他又怎能向那些吃不义之人的肉、喝不义之人的血、穿不义之人的衣服、信他却不认识他而是一味地向他勒索的人而显现呢?人只知道救主耶稣满了慈爱、满了怜悯,而且他又是充满救赎的赎罪祭,但是人却并不知道他是满载着公义、威严、烈怒、审判的带有权柄、满有尊严的神自己,所以即使人都苦苦地巴望、渴慕救赎主的重归,甚至人的祈祷感动了‘上天’,但是救主耶稣却并不向这些信他却并不认识他的人显现。……人若总是称呼我为耶稣基督,却并不知道我在末世又开辟了新的时代,开展了更新的工作,而是一直痴痴地等待着救主耶稣降临,这样的人我都称其为不信我的人,是不认识我的人,也是假冒相信我的人。”(摘自《话在肉身显现·“救主”早已驾着“白云”重归》)“或许有许多人并不在意我所说的话,但我还是要告诉每一位跟随耶稣的所谓的圣徒,当你们的肉眼亲自看见耶稣驾着白云从天而降的时候已是公义的日头公开出现的时候。那时或许你的心情激动万分,但你可曾知道,当你看见耶稣从天而降的时候也正是你下到地狱接受惩罚的时候,那时已是神经营计划宣告结束的时候,是神赏善罚恶的时候。因为神的审判已在人未曾看见神迹只有真理发表的时候结束了。”(摘自《话在肉身显现·当你看见耶稣灵体的时候已是神重新更换天地的时候了》)听到这里,我非常懊悔自己以往的所做所行,不知该怎样来弥补以往的过犯。我来到神前向神祈祷:“主啊!全能的神啊!感谢你对我的拯救,使我有幸能听见你的声音,看见你的作工。以往因着我愚昧瞎眼不认识你,一味地听从带领的,没有一点分辨,被谎言所蒙蔽,不寻求考察,并且也跟着毁谤、亵渎、定罪你的作工,拦阻了多少弟兄姊妹接受你的工作,蒙蔽了多少弟兄姊妹的双眼,关闭了多少弟兄姊妹的心门,使他们至今仍活在黑暗之中。神啊!我实在是罪大恶极,求你给我一次悔改的机会,我愿把我的恶行揭露出来,以警戒其他和我一样抵挡你的人,唤醒受谣言蒙蔽的无辜的弟兄姊妹,来报答你对我的爱!……”从那天起,我就认定了全能神就是我朝思暮想的那位救主,并立下心志:愿一生一世跟随全能神,还报神的爱。

上一篇:全能神拯救了我

下一篇:只有全能神才有真正的爱

相关内容

  • 全能神就是主耶稣的再来

    安徽省 汪洋 我原是贵池市因信称义派的一名带领。在没有接受全能神末世作工之前,我也和所有的弟兄姊妹一样,一直苦盼主耶稣的再来,但因着大带领的警告和圣经上末世必有许多假基督出现的预言,我成了一个抵挡、定罪神末世作工的人。每当想起这些,我的心里就十分内疚、悔恨,下面是我自己的亲身经历。 1999年9月的…

  • 一个罪孽之子的忏悔

    我原是三班仆人派的一名教会柱石,经过几番周折,终于在1999年5月跟上了神末世的新工作。回想自己以往的所作所为,我真是无地自容,愧对神的爱,愧对弟兄姊妹。同时,心里也充满了感激之情,感谢神在我最痛苦、最迷茫之时,向我伸出了拯救之手,使我灵得供应,重得复苏,终于认识了神末世的作工,认识了全能神就是耶稣的再来而回到了神家。下面是我对自己亲身经历的自述,望所有等待主重归的弟兄姊妹以及那些在十字路口徘徊的弟兄姊妹能从中有所启发,早日来到神的面前,因我曾是你们中的一员,也曾是受蒙蔽者中的一个。

  • 昨日曾疯狂抵挡定罪 今日愿肝脑涂地效力

    我是贵池市因信称义派的一个带领,在我没接受全能神末世作工之前,也和所有的弟兄姊妹一样,一直苦盼主耶稣二次再来,但因着上面大带领时时敲“警钟”和圣经上“末世必有许多假基督出现”这话,使我成了一个抵挡、定罪神末世作工的人。想起这些,心里十分内疚,下面我把自己的亲身经历和弟兄姊妹说说,以便弟兄姊妹引以为戒,能早日回到神的家中。

  • 昨日的抵挡 今日的悔恨

    我原是恢复流的一名中层带领,1985年我蒙召归主后,就一直在主的恢复流里。我一直认为圣经是一本生命书籍,其中的每句话、每一个字都是神所默示的,神六千年来对人类的美善心意全在圣经里向我们显明了,因此我视圣经如自己的命根子,更对能给我们带来“拔高异象”的李弟兄崇拜有加。我总认为神借着李弟兄已将六十六卷圣经的奥秘揭示完了,所有的奥秘、精华全向我们显明了,什么时候敌基督定盟约,什么时候建圣殿,主什么时候回来,把我们提到哪里,时间、地点统统告诉了我们,我们只需聚会、顺服,只等启示应验时我们被提、作王掌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