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各国各方渴慕真理寻求神显现之人来考察
首页 各类书籍 我是怎么被神话语征服的 56 神的性情威严、烈怒不容人触犯

56 神的性情威严、烈怒不容人触犯

我叫于洁,是河北省沧州市人,原是蒙头派的带领。

2002年8月22日,上会奉差解姊妹对我说:“你娘家的弟媳妇接受了‘东方闪电’,还把她下面的弟兄姊妹也都带进去了。”“弟妹接受全能神了?不可能吧!”我被这突如其来的消息惊呆了。在解姊妹的鼓动下,我把弟妹骗到了我家。解姊妹很“和蔼”地对她说:“你知道吗?你信的‘闪电’是女基督,是假的。他们的人用小恩小惠拉拢人,金钱、美女诱惑人,既入教,就开始软禁你,给你下迷惑药。到那时,你就变得人不人、鬼不鬼的。你别无选择,只好任他们摆布,叫你做什么你就得做什么,如果你后悔了,他们就杀人灭口,到最后你就落个家破人亡……”弟妹听了以后说:“我看人家信全能神的那些弟兄姊妹的活出都可好了,不管你问多少问题,他们都耐心地给你交通,比咱们这些人可好得多呢!他们不可能做那样的事!”解姊妹见她“执迷不悟”,就很生气地说:“别看现在他们对你好,是因你还有利用价值,借用你拉拢别人,等你没用了,才收拾你……”我在一旁也随声附和:“就是,就是。”就这样恐吓了她半天。最后,弟妹终于答应把她所传的弟兄姊妹劝回来,把书也收上来。

第二天,我从弟妹家准备把“东方闪电”的书和磁带拿走时,弟妹顾虑重重地对我说:“我总觉得这书上说的是真理,你把书带走了,这位神要是怪罪我怎么办?”我当机立断地说:“你怕什么!这件事是我让你这么做的,如果真神要惩罚,我一个人担着,与你们毫无关系。”回到家,我就跪下来祷告:“神啊,今天我的所作所为你都知道,如果今天我所做的这一切不合你的心意,要怪罪的话,我一个人担着,与其他姊妹毫无关系。”

8月25日,解姊妹和奉差杨弟兄来到我家,商量怎么处理这些书。解姊妹说:“留着也没什么用,干脆烧了吧!”我满口赞同。解姊妹一边撕书、一边亵渎全能神;我一边论断全能神的作工、一边烧着撕开的神话书和磁带。到了傍晚,天气突变,几个月没下过透雨的天,突然电闪雷鸣,雷雨交加,倾盆大雨直泻下来,真是让人胆战心惊。雷电在我家房顶上打个不停,似乎就是冲着我来的。我刚来到外屋门口,突然,一道刺眼的白光直射到里屋,紧接着一声霹雳,震得房子像地震似的一晃,就一片漆黑了。天啊!这是怎么了?我被这突如其来的情景吓呆了,好一会儿才回过神儿来。我用手电筒一照,里屋的情景更是让我吃惊,屋里一片狼藉,遍地都是玻璃片、白灰片,一股东西烧焦的气味扑鼻而来。再往四周看,窗户上的大玻璃已不见了,屋顶上被击出几个窟窿,电视机被击坏了,天线也被烧得无影无踪了。看到这个惨景,我心里一颤。不信的丈夫在一边抱怨:“你到底干什么了,得罪了老天爷发这么大的怒?差点儿送了我的小命儿。”听了丈夫的话,我心想:难道是我烧书烧错了,神真按着我的祷告来对待我了?……不会的!神是慈爱怜悯的神,也可能是碰巧了。当时我并没有想到这是神对我的惩罚。第二天,丈夫的二弟过来了,他告诉我:“昨晚打雷时,我亲眼看见一个大火球落在你家房上,当时把我吓得都不敢动了。这是怎么回事呀?这火球怎么偏偏落在你家房上呢?”我说:“那谁知道呀?这年头什么事不会发生呀,有什么好大惊小怪的。”二弟的话我仍没放在心上。弟妹知道我家里所发生的一切后,她说:“都是你烧神话,把全能神惹怒了,才遭到惩罚的。”听了这话,我心里开始有点相信了,想想那天中午刚烧了神话,晚上就出了那么大的事,莫非全能神是真神?虽然我心里这么想,可嘴上还是不服,竭力地为自己辩护。最终,弟妹毅然地回到了全能神的面前。

这事过后,虽然我还在封锁教会,但心里已乱了阵脚。而且还看到教会中的弟兄姊妹,很多都归向全能神了,剩下的有的不祷告了,有的不信了,教会人数已所剩无几。我心里真是害怕极了,该怎样向神交账呢?该怎样收拾这个残局呢?我走投无路,心里极度空虚,整天心绪烦乱、无精打采,日不思茶饭,夜不能安然入睡,还总是做噩梦。无奈,我只好向神哭诉这一切:“神啊,我相信你是创造天地万物的独一真神,可现在又有人传永远的福音,说神又一次道成肉身来在地上发声说话作了新的工作,我不会分辨,不知是真是假,还烧了他们的书和磁带。神啊,我也愿把弟兄姊妹带到你的面前,可面对教会一盘散沙的局面,我很烦恼,真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办?神啊,求你指引我,为我开辟出路……”

11月20日这天,我和奉差杨弟兄正在谈论教会工作时,来了三个信全能神的姊妹,给我们传神的新工作,其中有一个还是我的同学。杨弟兄不服气,想当场争个高低,我在一旁听着他们的辩论。杨弟兄用藐视的口气对她们说:“唯有我们信的是真道,离开这道不能得救。”一姊妹和气地说:“弟兄,你说是只能带领一个派别的是真神,还是能统领所有受造之物的是真神呢?”“当然是可以统领天下所有人的是真神。”杨弟兄不假思索脱口而出。姊妹反问:“那各宗各派的人是否都归入‘三赎’名下了呢?”杨弟兄被问得哑口无言。姊妹接着谈:“现在,各宗各派都说自己是真道,别人都是假的,互相攻击,谁也不服谁。然而,到底谁能作万教归一的工作呢?全能神在《认识三步作工是认识神的途径》这篇话里说:‘世界虽然分为几大派别,各个派别都有教主、都有统领,跟随的人也分布于地球表面的不同国家,分布于不同区域,在同一个国家中就有不同的几种派别,几乎每一个国家都是如此,不管是大国还是小国,但不管世界各地的派别有多少种,归根结底,全宇之下的人都是随着一位神的带领而生存的,并非是派别的教主或是统领带领其生存下来的。也就是说,带领人类的不是某个教主或统领,而是造了天地、造了万物又造了人类的造物的主在带领着全人类,这是事实。尽管世界有几大宗派,但不管宗派有多大都是在造物主的权下生存的,任何一个宗派都跳不出这个范围。人类的发展、社会的更替、自然科学的发达都离不开造物主的安排,这些工作并不是某一个教主能作到的。教主只是某一个宗派的统领,并不能代表神,并不代表是创造天地万物的,教主可以统领整个教派的所有人士,但并不能统领天下所有的受造之物,这是人人皆知的事实。教主只能是一个统领,不能与神(造物的主)平起平坐,万物都在造物主的手中,到最终也都得归在造物主的手中,人类本是神造的,不管是什么教派都得归在神的权下,这是必然趋势。只有神是万物中的至高者,受造之物中最高统治者也得归在他的权下。人的地位再高也不能把人类带入合适的归宿里,谁也不能把万物都各从其类。耶和华自己造了人类让人都各从其类,末了还是他自己作他自己的工作,让万物也都各从其类,除了神以外,任何一个人都代替不了。’ 从神的话里我们看到只有神自己才能作万教归一的工作。在全能神带领的教会中有呼喊派的、因信称义派的、大赞美派的、生命道的、蒙头派的等等,来自各个宗派的弟兄姊妹都能同心合意地事奉全能神,这不都是神作工达到的果效吗?”听了这些话,我心里不觉有些反应:是啊!别说我们去与别的派别合一,就自己派别都不合,“三赎”又怎能作万教归一的工作呢?奉差又怎能带领我们生存下去呢?只有神自己才能作这个工作,受造之物都要归在造物主的权下。杨弟兄见自己说不过她们,无理地把她们赶走了。临走时我的同学提醒我:“你回去看看启示录,有多少处都提到‘昔在、今在、以后永在的全能者。’可从来没有一处提到‘三赎’这个名字,今天万教归一的工作‘三赎’能作吗?老同学,我再劝你一句,回去好好想想咱们今天应该怎样信神才是神所喜悦的,对这事不要草率,别把自己的生命当儿戏,过这村就没这店儿了。”

回到家,我急忙查看了启示录,果然,其中有好多地方和她们所说的都相吻合,那我信的“三赎”是真还是假呢?我不知所措,只有向神祈祷:“神啊,我现在徘徊在十字路口,不知如何选择,他们所讲的也都符合圣经,我听着也都在理。神啊,到底奉差是你差派来的,还是‘东方闪电’的人是你差派来的?求你为我指明前面的路……”

第二天,我到了娘家,母亲告诉我,半月前,她听信别人的话横加拦阻我弟妹信全能神,还说了许多诸如:你信的是女基督、是假的一类的亵渎全能神的话。就在当天晚上,不知怎么就突然病倒了,开始头晕、迷糊、四肢无力、心绪烦乱、不想和人说话、不思饮食,到现在也不见好转。听了这些话,看着躺在床上日渐消瘦的母亲,我心里难受极了。又回想起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事,再看看眼前的母亲,可能全能神的工作是真的。我开始劝她:“妈,你别担心了,你儿媳妇没事,甭听别人瞎说,那些信全能神的人不也是信神的吗?如果他们胡作非为,神会惩罚他们的。可现在呢,人家倒没事,咱却不平安,可见是咱们的所作所为得罪神了。我烧神话的当天晚上就出事了,你拦阻我弟媳妇后也病倒了,可见全能神是真的,咱们还是别抵挡了。”母亲说:“对,八成儿她们信的是真神,要不咱们也看看她们那书上到底写了些什么?是什么力量能让他们这么东奔西跑地去传福音?”通过在一起交通,我们母女二人减少了对全能神的敌意,母亲的病也稍见好转。

当天下午,本村一个信全能神的姊妹来到我妈家。当时姊妹给我提了个问题:“造物主与受造之物能不能结婚?”我不知她这话是什么意思。她接着又说:“打个比方:你看这块表是人造的,在人和表之间,人是造表的,表是被造的,你说人和表能不能结婚呢?”“当然不能,因为他们根本不是同类,怎么能结婚呢?”“对,人和表根本就不能结婚。那么‘三赎’既有妻子又有孩子他能是神吗?”她翻开一本书读道:“神来在地上,不是成全他的正常人性,神来了不是来作正常人性的工作的,只是在正常人性里作神性的工作。神所说的正常人性,不是按人想象的正常人性,按人解释‘正常人性’就是有妻子、有丈夫、有儿女,借用这些就证明是正常人,但神不这样认为,他认为的‘正常人性’是有正常人的思维,有正常人的生活,是从正常人出生,但他的正常里不包含人所说的有妻子、有丈夫、有儿女,就是在人看来神所说的‘正常人性’就是人认为的没人性,几乎没有情感,似乎没有肉体需要,就跟耶稣一样,只有正常人的外壳,取了一个正常人的形像,但实质上并不完全具备正常人该有的。……但是神道成在肉身并不能从石头缝里蹦出来,也不能从天上掉下来,只能出生在一个正常人的家庭,所以他有父母、有姐妹,这是道成肉身的神的正常人性该具备的。就如耶稣一样,他有父母,也有姐妹、弟兄,这都正常,但是如果他有妻子、有儿女,那么他就不是神所要的道成肉身的神所具备的正常人性,如果这样,他就不能代表神性作工,就因为他没有妻子、没有儿女,但是是从正常的人而生,生在一个正常人的家庭里,他才能作神性的工作。说得明白点,神所认为的‘正常人’就是出生在一个正常家庭里的人,这样的一个人,才能具备作神性工作的条件,但是如果他有妻子、有儿女或有丈夫,就不能作神性的工作。因为只具备了‘人’所要求的正常人性,但却不具备‘神’所要求的正常人性,神所认为的,往往与人的认识大不相同,相差好远。” 我这时才恍然大悟,是啊!神和人不是同类,怎么能结婚呢?而“三赎”既有妻子又有孩子,他怎么能是神呢?我这才真正确定“三赎”不是神,就是假基督。

后来,姊妹又和我谈到了末世神作工发表的性情,她说:“早在圣经中主就预言了神再来时的性情,我们看启示录中说:‘看哪,犹大支派中的狮子,大卫的根,他已得胜,能以展开那书卷,揭开那七印。’‘他手里拿着小书卷,是展开的。他右脚踏海,左脚踏地,大声呼喊,好像狮子吼叫。呼喊完了,就有七雷发声。’ 神是根据他的工作而发表他的性情,例如,一个人他先前是做医生的,他对待病人就得温柔、体贴,既有耐心又得有爱心。而他后来做了法官,在他工作的时候就需要严厉、刚正不阿,不带有情感。在恩典时代,人已经经受了撒但的败坏,要想作救赎全人类的工作,必须得有丰丰富富的恩典,有不计其数的包容与忍耐,更得有能够足以赦免人罪过的赎罪祭,以便达到作工果效。而末了的工作是收割、扬场、分别善恶、审判全人类、结束时代的工作,因而神向全人类发表了他公义、威严、烈怒、不容人触犯的性情。在各宗派中有许多抵挡全能神的人都受到神的惩罚,有的甚至被神咒诅,死于非命。这些难道不值得我们深思吗?若他们抵挡的不是真神,谁能惩罚他们、夺去他们的性命呢?若他们真是属神的人,谁又有权力能从神的手中夺去他们的性命呢?有不少的弟兄姊妹以往曾肆无忌惮地抵挡全能神,遭到神的惩罚,看到了神威严、烈怒的性情,因此而降服在全能神面前,这不也是神极大的拯救吗?”此时,我流下了懊悔的泪水,悔恨当初自己是那样的瞎眼无知,论断、抵挡神的作工,还烧毁了神展开的小书卷,真是作恶多端,罪该万死,但神并没有按照我的过犯来待我,只是将天上的火焰显给我看,却没有烧着我,还这样极力拯救我。我真不配蒙神如此的拯救,这么大救恩临到我,就是终生也报答不完,我只愿在今后花费我的全人,以弥补我以往所有的过犯。

后来,我又看了《中国大陆基督教各宗各派抵挡全能神遭惩罚的典型事例》这本书,看到了各宗各派抵挡全能神的人中有的人受到惩罚后迷途知返,来到了全能神的面前;有的人执迷不悟,仍旧疯狂抵挡,烧书、封锁教会、散布谣言,还捏造各种罪名诽谤、陷害跟随全能神的弟兄姊妹。这些“赫赫有名”的人因定罪神的作工,拦阻神的旨意通行,都遭受到了神的惩罚,甚至遭咒诅而灭亡。看了这些典型事例后,我才真正明白了神的性情不容人触犯,更加认识到了抵挡神的严重后果,心中不由得对神产生了惧怕与敬畏之心。因我的悔改神饶恕了我,这是神对我破例的高抬和恩待。我亏欠神的太多了,愿将一切献给神、任神摆布,来还报神对我的爱。我只希望各宗各派中真心寻求真道的弟兄姊妹,能从各宗派遭惩罚的事例与我的经历中得到启发,早日来到全能神的宝座前接受神的审判,这样我们才能真正走上信神的正轨。

河北省沧州市 于洁

  • 话在肉身显现

    话在肉身显现(续编)

    末世基督的发表(选编)

    神的羊听神的声音(初信必读)

    末世基督经典话语

    国度福音全能神经典话语(选编)

    神三步作工的纪实精选

    见证神的二十项真理

    考察真道一百题问答

    国度福音经典答题(选编)

    跟随羔羊唱新歌

    听神声音看见神显现

    得胜者的见证

    基督台前的审判——生命经历的见证

    如何识破撒但的诡计

    我是怎么被神话语征服的

    圣灵引导人归向全能神的见证

    正义与邪恶的较量

    抵挡全能神遭惩罚的典型事例

    经历基督话语审判刑罚的见证

    神隐秘降临作工的见证汇编

    办事有原则的实行操练

    实行真理的操练

    生命进入的交通讲道经典选段

    讲道供应文选

    事奉之路

    分享至
    00:00:00
    00:0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