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能神教会App

聆听神的声音,喜迎主耶稣重归!

欢迎各国各方渴慕真理寻求神显现之人来考察

我是怎么被神话语征服的

纯色背景

主题背景

字体设置

字号调整

行距调整

页面宽度

0个搜索结果

没有相关的搜索结果

63 我死守圣经字句成了当代的法利赛人

辽宁省 徐维新

我是大连市灵恩派的带领,2002年9月30日接受全能神的末世新工作。是神的大爱拯救了我,不然我仍奔跑在抵挡神的路上不知悔悟,感谢全能神对我的拯救,使我的人生有了新起点,生命进入了新的历程。

1998年,我从黑龙江省大庆市来到大连市。2000年夏,有几个信徒对我说,教会里来了几个传末世福音的人,就是人们传说的“东方闪电”,他们说主来了,已到了国度时代,不要看圣经了,等等。因以前没听说过传这末世福音的,我就说,不要听他们瞎说,免得“上当”受“迷惑”。圣经告诉我们:“那时,若有人对你们说‘基督在这里’,或说‘基督在那里’,你们不要信!因为假基督、假先知将要起来,显大神迹、大奇事,倘若能行,连选民也就迷惑了。”(太24:23-24)为了弟兄姊妹不受迷惑,我请来大庆总部的带领开了三天同工会,专讲怎么抵挡“东方闪电”,一同工说:“他们传这次神来了不叫耶稣,名叫大有能力的‘全能者’……若不接受就残酷地折磨人,割耳朵,剜眼睛,打断腿,甚至抄家,这哪是信神传福音,这纯属是异端。”所有在场的人都非常震惊:怎么会有这样的教派?

为了“捍卫”真理、“保护”群羊,我以最快的速度召集了各教会同工聚会,针对“东方闪电”讲“辩证学”“论异端与极端”,讲了一个月之久,然后各教会同工再到自己教会去讲。为了让所有人都会抵挡“东方闪电”,我又特制了“抵挡异端辩证卡”,卡片上指定经文针对他们所传的某一句话,并且要求每人一份,还得背下来,随时可以反驳传末世福音的人。我又叮嘱各教会同工,回本教会必须认真清查每个信徒曾同什么人有来往,亲戚朋友有没有信“东方闪电”的,都要一一列上清单,重点监视灵里光景不好的信徒。然后,我又走访了各个教会,交代各聚会所一定要把好门,绝不能让陌生人进教会,信徒不可以带任何亲属、朋友关系的陌生人进教会。

一次正聚会时来了一个以前认识的老姊妹要求聚会,几天后我发现她可疑就马上“清理门户”,我拉着她的双手边往外拖边说:“到我们教会来拉羊,你打错了算盘。”见她不走,我就吩咐两个弟兄把老姊妹抬了出去。一次家访时,正碰上传末世福音的姊妹,我连讽刺带挖苦地说:“跑这么远来传什么福音?你跑得快就进国度啦?”姊妹给我交通,我不等她说完就气急败坏地说:“住口!你懂圣经吗?你知道弥赛亚、耶稣这名是什么含义吗?你赶紧离开这儿。”我边说边拼命地把她推了出去,并警告她不许再来。当得知一老乡接受全能神时,我立即坐车赶去,硬是把她拉回灵恩派。

我天天提防“东方闪电”,口里不住地诽谤“东方闪电”,行动上不住地抵挡“东方闪电”,悖逆到了顶点,没分辨地对末世道成肉身的神定罪加逼迫,按照自己的观念,认为不符合圣经就不是真道,再加上听信谣传,对神的抵挡更加肆无忌惮,成了一个疯狂抵挡神的恶魔。然而,神却未因着我的抵挡而停止他的工作,神所预定拣选的人陆续回到神的面前,教会里那些真心爱神的人都接受了神末世的工作。按照我的所作所为是该死该灭亡的,没有资格蒙神拯救,可神那无私的大爱还是临到了我,智慧的神奇妙地把我从大连带到了盘锦市。

2002年9月末,我与另一同工到盘锦市牧养教会,接触到了两个传全能神末世福音的弟兄。当一个弟兄谈到神带领人从律法时代走进恩典时代,现在约两千年的恩典时代已经结束,已到了国度时代……没等他说完,我反应过来了,这不是“东方闪电”吗?我与同工四目相对,因有圣经装备,我们两个觉得很自信,双手握拳,摆出了一副争战的架式,同时我想起大庆市同工的话,加上自己的观念,我气愤地质问:“你们是不是‘东方闪电’?你们背离圣经,你们弃绝主耶稣的圣名,你们自己上当受骗还来坑害别人吗?……”面对我连珠炮式的质问,两个弟兄眼里含着泪水默默地祷告,一个弟兄祷告完,从冰冷的地上起来,态度和蔼地说:“全能神告诉我们:‘寻求真理不是争争吵吵就能得着结果的,而是心平气和地寻求才能得着结果的。’(摘自《话在肉身显现·写在前面的话》)你们二位消消气,我们之间并没有什么仇恨,我们信神是为了寻求真理,有理走遍天下,无理寸步难行,就你提出的问题我们看看神是怎么说的。”我和同工看他们毫无恶意,又想到自己所信的是真神,又有圣经作依据怕什么“东方闪电”呢?我们俩胸有成竹地坐了下来。这时,弟兄打开了神的话给我们读道:“在耶稣时代,耶稣按照当时圣灵在他身上所作的工作来带领那些犹太人,带领所有跟随他的那些人,他所作的并不以圣经为根据,而是按着他的工作来说话,他不管圣经如何说,也不在圣经里找路来带领跟随他的人。他刚开始作工就是传悔改的道,而‘悔改’这两个字眼在旧约那么多预言里根本提都没提到,他不仅不是根据圣经作,他又带出了更新的路,作更新的工作。他从不参考圣经来传道,他医病赶鬼的异能在律法时代从未有人能作,他的工作、他的教训、他说话的权柄与能力也是在律法时代无人能达到的,他只是作他更新的工作,尽管有许多人用圣经来定他的罪,以至于用旧约圣经来将他钉在了十字架上,但他的工作却超乎圣经旧约,若不是这样,人又怎么能把他钉在十字架上呢?还不都是因为他的教训、他医病赶鬼的能力在旧约里从未有过记载吗?他作的工作都是为了带出更新的路,并不是有意来与圣经‘打仗’,或有意来废掉旧约圣经,他只是来尽他的职分,将新的工作带给那些渴慕、寻求他的人。他不是来解释旧约或来维护旧约的工作,他作工不是为了让律法时代继续发展下去,因他作工根本不考虑有无圣经根据,只是来作他该作的工作,所以,他不解释旧约预言,也不按着旧约律法时代的话来工作。他不管旧约怎么说,或与他所作的相合或不合,他都不关心,他不管别人如何认识他的工作,如何定罪他的工作,他只是在一直作他该作的工作,尽管有许多人用旧约先知预言来定他的罪。在人看他作工没有一点根据,而且有许多不符合圣经的记载,这不都是人的错谬吗?神作工还用套规条吗?神作工还得根据先知的预言吗?到底圣经大还是神大?为什么神作工非得根据圣经呢?难道神自己就没有任何权利来超脱圣经吗?神就不能离开圣经另外作工吗?为什么耶稣与他的门徒不守安息日呢?若说他按照安息日、按照旧约那些诫命实行,他为什么来了不守安息日,还洗脚、蒙头,还掰饼、喝酒呢?这些不都是旧约没有的诫命吗?他要是按照旧约,为什么打破这些规条呢?你该知道,先有神还是先有圣经!他能是安息日的主就不能是圣经的主吗?”(摘自《话在肉身显现·圣经的说法 一》)

神话语严厉的责问敲打着我的心,我几乎瘫倒在地,往日的狂妄抵挡、盛气凌人的架势再也不见了,随即心里好像有一道极大的亮光,使我从昏迷中醒来,一下子从圣经的捆绑中走了出来,不再用圣经来衡量神的作工了。神的这些话语打开了我的心门,我确定这道不是异端,是真真实实的生命之道,因此,我更加羞愧。但我不明白神第二次来为什么不叫耶稣了。当我提出来后,弟兄又给我查到神的话,神说:“只有耶稣是人类的救赎主,是将人类从罪中救赎出来的赎罪祭,就是说,耶稣这个名来自于恩典时代,也是因着恩典时代的救赎工作而有的。耶稣这个名是为着恩典时代的人能够重生得救而有的,也是为了救赎整个人类而固有的名。所以‘耶稣’的这个名是代表救赎工作的,也是代表恩典时代的,‘耶和华’这个名是为着律法下的以色列民而固有的名。每一个时代每一步作工,我的名都有代表意义,不是无根无据的,就是每一个名都代表一个时代。‘耶和华’代表律法时代,是以色列人对他们所敬拜的神的尊称;‘耶稣’是代表恩典时代,是恩典时代所有的被救赎之人的神的名。人若在末世仍然盼望救主耶稣降临,而且还是带着他在犹太的形像降临,那么整个六千年的经营计划就停留在救赎时代,再不能向前推移,而且永远不会有末世来到,也不会结束时代。因为‘耶稣救主’只是救赎人类、拯救人类的,我取‘耶稣’这个名只是为了恩典时代所有的罪人而有的,并不是为了结束整个人类而有的名。虽然耶和华、耶稣、弥赛亚都是代表我的灵,但这几个名只是代表我的经营计划中的不同时代,并不代表我的全部。在地之人所称呼的我的名,并不能把我的所有性情与所是尽都说透,只是在不同的时代对我有不同的称呼。因此在末了的时代,就是最后的一个时代来到之时,我的名仍然要改变,不叫耶和华,也不叫耶稣,更不叫弥赛亚,而是称为大有能力的全能的神自己,以这个名来结束整个时代。我曾经叫过耶和华,也曾经被人称为弥赛亚,人也曾经爱戴我叫我救主耶稣,今天我已不再是人以往所认识的耶和华和耶稣,而是在末世重归的、结束时代的神,满载着我的所有性情,而且满有权柄、尊贵、荣耀地兴起在地极的神自己。”(摘自《话在肉身显现·“救主”早已驾着“白云”重归》)

这清晰的见证,这句句真理在敲击着我的心,使我震颤,我懊悔得不能自控,捶胸顿足地大哭起来……往事历历在目,不堪回首。讲台上,我趾高气扬、盛气凌人地演讲,将自己装扮成捍卫真道的卫士,如今却成了抵挡神、逼迫神的羞辱记号。逼迫弟兄姊妹的所作所为,一桩桩、一件件像银幕放映似的在我眼前闪现,自己那狂傲的言语、敌视的目光、得意忘形的神态,那张牙舞爪的丑态……哪里还有一点信神之人的模样,分明是一个魔鬼。想起被我赶出教会的弟兄姊妹那温和的声音,那闪着泪花带着爱和惋惜的眼神,我无地自容。我喃喃自语:“神啊!我再也没脸见你了。”我和同工紧紧地拥抱在一起,哭得死去活来,是激动,是懊悔,又似乎从噩梦中惊醒,什么带领人的头衔,教牧人员的桂冠,众人的高举,荣耀的光环,统统被我抛到了九霄云外,此时我只感觉自己罪孽深重,哭喊着说:“神啊!我是无知瞎眼的法利赛人,把天天想、夜夜盼的重返肉身的救主耶稣重钉十字架,是亵渎圣灵、撕毁圣灵向众教会说话的罪魁,罪不可赦呀!”我懊悔自己狂妄自是,轻信谣言,散布谣言,用圣经来衡量、定规神的工作,用字句道理限定神的工作,我作工多年自以为是忠心圣仆,没想到竟成了逼迫神的先锋和刽子手……我懊悔至极,无法原谅自己。

接受全能神的末世作工,我从神话语的揭示和自己的经历中认识到,若是人信神却不认识神,不认识神的作工,就与抵挡主耶稣的法利赛人毫无差异,是瞎眼领路的,是抵挡神的撒但种类,是最可悲也是最可恶的!若不是神的拯救我早已坠入阴间。我恨恶制造、传播谣言的人,同情那些被谣言迷惑的弟兄姊妹。通过读神的话语,现在我更加认定只有末世道成肉身的神所发表的真理才能完全彻底地拯救人。

上一篇:悔恨的泪

下一篇:昨日在败坏中抵挡 今愿为神肝脑涂地

相关内容

  • 冲破网罗归向神

    91年夏天我信了耶稣,因着主的特别恩待,在教会读圣经,不久我就开始讲道了,后来又牧养教会、带领查经作奋兴的工作,就这样我便坐上了大带领的位置,接待我的家庭约有上百家,常去牧养的教会有70多处,交通范围有亳州市、怀远县、涡阳县、利辛县、宿县等地,因此我常常奔走在各处教会,同时,我也苦盼救主耶稣的二次降临。可是94年的春天,当两位姊妹把全能神末世作工传给我时,我不但不听还定罪、毁谤、亵渎,并把她们赶走。过了几天,她们又给我送来一本神话书——《救主早已重归》。当我看到书上说,主已经来到地上,而且还在中国作工时,我认为:不可能!便不假思索地把书烧掉了。

  • 谣言差点使我成了撒但的殉葬品

    我原是召会的一名同工,2001年12月归到全能神面前,下面就是我由抵挡到接受全能神末世作工的一些片段回顾。

  • 昨日曾疯狂抵挡定罪 今日愿肝脑涂地效力

    我是贵池市因信称义派的一个带领,在我没接受全能神末世作工之前,也和所有的弟兄姊妹一样,一直苦盼主耶稣二次再来,但因着上面大带领时时敲“警钟”和圣经上“末世必有许多假基督出现”这话,使我成了一个抵挡、定罪神末世作工的人。想起这些,心里十分内疚,下面我把自己的亲身经历和弟兄姊妹说说,以便弟兄姊妹引以为戒,能早日回到神的家中。

  • 一个罪孽之子的忏悔

    我原是三班仆人派的一名教会柱石,经过几番周折,终于在1999年5月跟上了神末世的新工作。回想自己以往的所作所为,我真是无地自容,愧对神的爱,愧对弟兄姊妹。同时,心里也充满了感激之情,感谢神在我最痛苦、最迷茫之时,向我伸出了拯救之手,使我灵得供应,重得复苏,终于认识了神末世的作工,认识了全能神就是耶稣的再来而回到了神家。下面是我对自己亲身经历的自述,望所有等待主重归的弟兄姊妹以及那些在十字路口徘徊的弟兄姊妹能从中有所启发,早日来到神的面前,因我曾是你们中的一员,也曾是受蒙蔽者中的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