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能神教会App

聆听神的声音,喜迎主耶稣重归!

欢迎各国各方渴慕真理寻求神显现之人来考察

我是怎么被神话语征服的

纯色背景

主题背景

字体设置

字号调整

行距调整

页面宽度

0个搜索结果

没有相关的搜索结果

67 全能神的话唤醒了我的心

——一个悖逆之子的转变

辽宁省 裴海营

我原是真耶稣教会的一名带领。1996年蒙恩归主后,我就刻苦钻研圣经,在教会里讲道。不久,我又被提拔重用,负责牧养一千多人的教会,从那时起我就常年奔走在各教会中间。在作工花费的同时,我也苦盼救主耶稣二次降临,早日接我们进天国得赏赐。可万万没有想到,当主真的回来时,我却成了抵挡神的罪魁祸首。

那是在1997年的一次同工会上,长老跟我们说:“现在出现一伙传‘东方闪电’的人,他们说神来了,作新工作了。”并捏造定罪说:“你若不接受就割你的鼻子、剜你的眼睛、打断你的腿,他们纯属是异端,是黑社会组织。你们要告诉弟兄姊妹,千万别与他们接触,否则沾上就进去,进去就出不来。”对长老的话我特别相信,马上传达给教会的弟兄姊妹,并嘱咐:“没有我的许可,谁也不许接待外来人,就是亲属也不行。要坚信长老的话,只有真耶稣教会才是神的圣山,各宗各派都得在我们这里合一。”弟兄姊妹都很听话顺从。即使这样,我还是不放心,又去外地找来一些反面宣传材料,添枝加叶地在弟兄姊妹中间大肆宣讲,并再三嘱咐各位同工:“一定要保护好羊群,决不能让‘东方闪电’侵入教会,这是对主献忠心,捍卫真道,我们要当作头等大事对待。”就这样,教会被我们层层封锁,弟兄姊妹都被牢笼在我们的手中。后来,有很多信全能神的人多次来我们教会传福音,都被我们赶出了家门。对此我暗自庆幸,以为这样做肯定蒙主的悦纳。就在我沾沾自喜的时候,神的管教临到了我。

2000年2月的一天,我正在一个同工家研究如何防范“东方闪电”来教会偷羊,突然感觉手指麻木,头昏脑胀,眼前发黑,坐立不稳。弟兄急忙送我去医院,医生检查说是急性高血压导致的脑血栓,有生命危险。听后我非常惊讶,我怎么会突然得这病呢?不知所措中,我极力向主祷告,求主医治。可我无论怎么呼求,病也不见好,吃药治疗也无济于事。然而,我并没有意识到是抵挡神遭到了神的管教,仍带病各处封锁教会,执迷不悟地继续着抵挡全能神的恶行。在这期间,我发现自己和主的关系越来越远,祷告没有感动,讲道也不知讲什么,灵里特别下沉。教会的光景也越来越糟糕:同工之间争名夺利,互相论断,面和心不和,还有很多讲道人都软弱得爬不起来了;弟兄姊妹中间有病的、原来被鬼附得医治的人重新犯病的越来越多,医病赶鬼也不见果效;许多信徒的信心、爱心渐渐冷淡,有的不聚会了,有的做买卖去了,有的不信了;还有些追求的同工和信徒接受了“东方闪电”。就这样,原本一千多人的教会最后只剩下一百来人了。面对教会光景急剧下滑,我怎么努力也无法恢复往日的光景,加上自身的病痛,我陷入极度的软弱之中,再也无力支撑下去了。我痛哭流泪地向主祷告:“主啊!为什么教会变成这样了呢?教会是你的身体,弟兄姊妹都是你用宝血赎买的,你为什么不管了呢?主啊!你到底在哪儿呀?求你回到我们中间复兴你的教会吧!我不知以后的路该怎么走了,求你引导我吧!”

2000年6月的一天,我和母亲去表妹家串门时正巧遇上了两个弟兄,我们就在一起交通起来。在交通中,我发现他们所说的都是我从未听过的真理,他们结合圣经谈了神在律法时代与恩典时代的工作内幕和实质,真是使我大开眼界,灵里特别得供应。后来,当他们谈到末世神又道成肉身作了新工作时,我的脑袋“嗡”的一下,这不是“东方闪电”吗?我立刻站起来,把表妹叫到一边,很紧张地对她说:“他们传的是什么你知道吗?他们是‘东方闪电’,是黑社会,到处迷惑人,你怎么什么人都接待呢?咱可不能再听了!”表妹耐心地对我说:“哥呀,你亲眼见过事实吗?反面宣传的那些话都是人胡编乱造的谎言,你听两个弟兄交通的哪点不对?你不听完怎么能分辨出对错呢?”我心想:“反正是在表妹家,听完不接受,他们也不能把我怎么样,再说,即便他们传的是假的,从中我还能长点分辨嘛。”于是,我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继续听他们的交通。弟兄谈了神末世要作的挑选、审判洁净、合一的工作和许多相关的圣经章节,我表面上随声附和着,心里却另有主意:“不管你们说得多好听,讲得多在理,我是决不会接受的。”后来他们给我念全能神的话,我就故意打岔,挑刺儿。弟兄含着眼泪诚恳地对我说:“弟兄啊,我曾经也像你一样带领过一千多人的教会,也曾极力地抵挡过全能神的新工作,是神的爱把我带到了他的面前。通过亲眼看见的事实,我才看清那些反面宣传材料上所说的全是造谣、诬蔑,才知道全能神为拯救人忍受的屈辱太大了。就像主耶稣作工时,犹太宗教界上层首领捏造了许多谣言毁谤、定罪主耶稣,甚至亵渎说他是靠鬼王赶鬼,虽然一时蒙蔽了无知的人,但谣言不是事实,终究站立不住,主耶稣救赎人类的工作还是传遍了地极。今天神又来作工拯救我们,我们若不静下心来寻求考察,而是听信传言盲目定罪,就很容易重犯当初法利赛人的错误,又怎么能认识主耶稣重归所作的工作呢?”弟兄的一番话使我的心深受触动。晚上我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觉,回想这几天与弟兄们接触,真没看出他们有任何黑社会的迹象,无论我怎样无理地对待他们,他们也不发火动血气,始终耐心地与我交通,并且他们交通的都很符合圣经。他们的言谈举止稳重大方,说话实实在在,人性活出比我们哪个都好,他们的爱心、诚心也都是我们没有的。难道神真的来了吗?反面宣传材料上的话真是假的?但一想到长老说的话我仍然心有余悸,在矛盾中我糊里糊涂地睡着了。睡梦中,突然听见有人跟我说:“半夜有人喊着说:‘新郎来了,你们出来迎接他!’”(太25:6)话音一落我就醒了,忽的一下坐了起来,心里有个清晰的引导:“半夜”是指教会最荒凉、最黑暗的时候,这时若有人告诉你主来了,你要出来迎接他。我一琢磨:“我们教会正处在荒凉、黑暗之中,现在恰好有人告诉我主来了,这不正是主让我从自己的观念里走出来,来接受他的新工作吗?”想到这儿,我激动地跪在神面前痛哭流涕地祷告:“主啊!你太爱我了,这次你给我的机会我愿意抓住,我不能失去你,我愿放下自己,求你再开启我,使我能明白你的心意。”我祷告完后,心里特别踏实、喜乐。

第二天早晨,我早早就起来了。当我把昨晚发生的事跟大伙说了之后,他们都激动得哭了。接着,我带着寻求的心跟弟兄们交通了我们教会的光景和我自身的情形,弟兄说:“现在不单是你们那里的教会荒凉了,全世界的教会都不同程度地处在这样的光景之中。正如阿摩司书8章11节:‘主耶和华说:“日子将到,我必命饥荒降在地上。人饥饿非因无饼,干渴非因无水,乃因不听耶和华的话。”’从这节经文我们看出,末后教会的荒凉是神的命定,正像圣经中记载的两个荒凉时期都是神的命定一样,一是迦南地荒凉,二是律法时代末期圣殿荒凉。迦南地荒凉是因神在埃及地兴起了约瑟,雅各不以获得应许之地自居,而是谦卑寻求使全族人得以饱足,在埃及地兴旺发达。律法时代末期圣殿荒凉,成了兑换银钱、倒卖牛羊鸽子的贼窝,是因神已道成肉身在圣殿以外作了新工作。那些持守耶和华神的律法,不肯寻求主耶稣所作的新工作,反以耶和华神的律法定罪主耶稣新工作的文士、法利赛人,最终成了将主耶稣钉在十字架上的罪魁。雅各的成功在于他不定规神的作工,遇饥荒能寻求,不在乎神在哪里作工,在谁身上作工,只要是神作的工作,再不符合人的观念他也追随。法利赛人的失败在于他们持守耶和华神的旧工作,把神的工作定规在字句、规条里,定规在自己的想象观念之中,凡与字句、规条不符,与他们的想象观念不符的,他们都不接受,都予以否认、定罪。今天教会的荒凉是因神在恩典时代的基础上又作了新工作,带来了国度时代,展开了小书卷(参阅启5:1-5),发表了圣灵向众教会的说话,以此来审判人、洁净人,使人脱去败坏性情得洁净,最终把人带入千年国度。所以,在这教会荒凉时期,在这时代转折的关键时刻,我们不要步法利赛人的后尘,应学雅各谦卑寻求,跟上羔羊的脚踪,跟上圣灵作工的步伐,接受神现时的作工说话,灵里才能得到饱足,不再饥饿干渴。”听了弟兄的交通,我感觉非常有道理,心里也很服气。但对于长老说“万教要在真耶稣教会合一”的观点还是放不下,我便跟弟兄交通了我的看法。弟兄打开神话书读了一段全能神的话:“人类的发展、社会的更替、自然科学的发达都离不开造物主的安排,这些工作并不是某一个教主能做到的。教主只是某一个宗派的统领,并不能代表神,并不代表是创造天地万物的,教主可以统领整个教派的所有人士,但并不能统领天下所有的受造之物,这是人人皆知的事实。教主只能是一个统领,不能与神(造物的主)平起平坐,万物都在造物主的手中,到最终也都得归在造物主的手中,人类本是神造的,不管是什么教派都得归在神的权下,这是必然趋势。只有神是万物中的至高者,受造之物中最高统治者也得归在他的权下。人的地位再高也不能把人类带入合适的归宿里,谁也不能把万物都各从其类。耶和华自己造了人类让人都各从其类,末了还是他自己作他自己的工作,让万物也都各从其类,除了神以外,任何一个人都代替不了。”(摘自《话在肉身显现·认识三步作工是认识神的途径》)神的话唤醒了我的心,我认准了这的的确确就是神的亲口发声,是任何人也驳不倒的真理。以往我一直把长老的话视为神的说话一样听从,当作真理来供奉。今天我才看到自己名义上信神,心里却崇拜人、仰望人,根本没有尊神为大、尊神为高。岂不知长老只是一个教派的统领,他只不过是神手中一个小小的受造之物,并不能代表神。只有神才是真理、道路、生命,才能够拯救人;只有神是造物的主,才有权柄、有能力使万教合一,掌管天下所有的受造之物,任何人也代替不了神的工作。我们真耶稣教会只能归服在神的权下,各宗各派也都只能归服在神的权下,不可能归在我们教派,也不可能合一在任何一个教派之中。这时我才感到自己实在渺小、无知,如同井底之蛙,活在自己的小天地里什么都不懂,还自以为是,大言不惭、信口雌黄地定罪全能神的作工,我太狂妄无知了!我恨自己实在是太谬妄、愚顽,信神不寻求真理,不认识圣灵作工的方向,人云亦云、不加分辨,将神重钉在十字架上。想到自己用反面宣传、用本派教义死死地封锁教会,捆绑弟兄姊妹,致使许多人一再错过迎接主来的机会,在“饥荒”中忍受着饥饿干渴,这些都是我作的孽,千刀万剐的该是我!下地狱、下火湖的更该是我!此时我懊悔得泪流满面,跪在地上向神祷告:“全能神啊!我是个无知瞎眼的人,不认识你,更不认识你的新工作,处在荒凉之中却不肯寻求圣灵的作工,甚至到了死亡的边缘还不愿听你的声音,我对你的抵挡已到了不可饶恕的地步。全能神啊!你的忍耐宽容又给了我一次蒙拯救的机会,我愿将我的全部献给你,为你的福音工作尽上全力,以此还报你的大爱。”

接受全能神的新工作后,通过读神的话,我明白了许多以前从没听过的真理,体尝到了神话语的甘甜,我干渴已久的心灵得到了生命活水的滋润。我的生活焕然一新,充满了生机,脑血栓病也很快痊愈了。因着圣灵的感动,我很快加入了传福音的队伍。在传福音的过程中,我看见了全能神的许多奇妙作为,亲身体尝到了全能神作工的艰辛,深深地感受到神为拯救每一个灵魂所付出的太多,受的苦太大了,只有全能神才真正爱惜人的生命。全能神的实质永远是美善的,只有他才是真理、道路、生命,我们只有寻求全能神的最新说话才能看见神的显现,只有寻求全能神的脚踪才能看见他的作为,才能真正蒙神拯救。而且我还认识到,谣言就是撒但的诡计,人的话永远代替不了真理,只有神的说话作工才是真理,才能洁净人、拯救人,虽然神的显现作工不合乎人的观念,但神的实质永远不会改变!只有放下人的观念,谦卑寻求,才能迎接到主的再来。全能神说:“神的显现不可能合乎人的观念,更不可能是按着人的要求而显现。……你们要想看见神的显现,要想跟随神的脚踪,就首先从自己的观念中走出来,不要苛求神应该这样作,应该那样作,更不要把神限制在你的范围里,限制在你的观念里,而是应当要求你们自己该怎样寻求神的脚踪,怎样接受神的显现,怎样顺服神的新工作,这才是人当做的。”(摘自《话在肉身显现·神的显现带来了新的时代》)

上一篇:终于归服在了真神面前

下一篇:事实面前 终于醒悟

相关内容

  • 全能神就是主耶稣的再来

    安徽省 汪洋 我原是贵池市因信称义派的一名带领。在没有接受全能神末世作工之前,我也和所有的弟兄姊妹一样,一直苦盼主耶稣的再来,但因着大带领的警告和圣经上末世必有许多假基督出现的预言,我成了一个抵挡、定罪神末世作工的人。每当想起这些,我的心里就十分内疚、悔恨,下面是我自己的亲身经历。 1999年9月的…

  • 昨日曾疯狂抵挡定罪 今日愿肝脑涂地效力

    我是贵池市因信称义派的一个带领,在我没接受全能神末世作工之前,也和所有的弟兄姊妹一样,一直苦盼主耶稣二次再来,但因着上面大带领时时敲“警钟”和圣经上“末世必有许多假基督出现”这话,使我成了一个抵挡、定罪神末世作工的人。想起这些,心里十分内疚,下面我把自己的亲身经历和弟兄姊妹说说,以便弟兄姊妹引以为戒,能早日回到神的家中。

  • 谣言差点使我成了撒但的殉葬品

    我原是召会的一名同工,2001年12月归到全能神面前,下面就是我由抵挡到接受全能神末世作工的一些片段回顾。

  • 冲破网罗归向神

    91年夏天我信了耶稣,因着主的特别恩待,在教会读圣经,不久我就开始讲道了,后来又牧养教会、带领查经作奋兴的工作,就这样我便坐上了大带领的位置,接待我的家庭约有上百家,常去牧养的教会有70多处,交通范围有亳州市、怀远县、涡阳县、利辛县、宿县等地,因此我常常奔走在各处教会,同时,我也苦盼救主耶稣的二次降临。可是94年的春天,当两位姊妹把全能神末世作工传给我时,我不但不听还定罪、毁谤、亵渎,并把她们赶走。过了几天,她们又给我送来一本神话书——《救主早已重归》。当我看到书上说,主已经来到地上,而且还在中国作工时,我认为:不可能!便不假思索地把书烧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