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能神教会App

聆听神的声音,喜迎主耶稣重归!

欢迎各国各方渴慕真理寻求神显现之人来考察

我是怎么被神话语征服的

纯色背景

主题背景

字体设置

字号调整

行距调整

页面宽度

0个搜索结果

没有相关的搜索结果

69 抵挡全能神是我永远的懊悔

辽宁省 杨维丽

1992年,因父亲得癌症我接受了主耶稣的福音,祷告后主不仅医治了我父亲的病,同时也医治好了我的心脏病。归向主三年后我从教堂转入家庭聚会,并当上了带领,从此我更加积极追求,和弟兄姊妹同心合意传福音、建教会,信徒人数由最初的几个人达到后来的二百多人,教会特别复兴。

1998年,一个接待家的姊妹告诉我:“有人传神来了,道成肉身是女性……”我马上说:“再来这样的人不要接待,别搭理他们。”当时我也没有在意。一天,我接到一张传单,内容是:“‘东方闪电’是异端,是末世的假基督……”想起此前教会中被“偷”走的同工,我这才感到事情的严重性,无形中对“东方闪电”产生了仇恨。我急忙拿着传单和同工又去那个接受“东方闪电”的同工家,我把传单给她看并规劝说:“你信主这么多年了,千万别走偏了,‘东方闪电’是假的,圣经上哪儿写着神是女性了?现在是末世了,宗教界越来越复杂,要是信错了不就白信了吗?快回来吧!”可无论我怎么讲,她都不动摇。后来我又多次去劝说,她仍是不回头。我见她不回转就把这一切归罪于“东方闪电”,每次聚会时我就大肆宣讲:“传单上都说了,‘东方闪电’是末世的假基督,进去就出不来。圣经上明明说主是基督,是永生神的儿子,他们却说神是女性,这怎么可能呢?圣经上说天下人间只赐下一个名,耶稣基督才是我们的救主,除他以外别无拯救,神的名怎么会换呢?所以,我们千万要小心,不要上当受骗……”

尽管我拼命地封锁教会,但还是不断地有人接受全能神的末世作工。一天,有一个姊妹拿来一本神话书让我帮助分辨,我以批判的态度翻看着,边看边骂:“竟敢冒充基督……”我越看越气,就狂妄地拿起笔在书上又批又划,把不合我意的地方一一找出来。然后,我拿着这些“成果”到教会散布,大肆攻击、定罪,并告诫弟兄姊妹说:“‘东方闪电’的书我看过了,纯粹是迷惑人的,主早就告诉我们了,末世要有假基督迷惑人,这不应验了吗?大家千万要防备,不要沾他们,任何人不准接待他们……”随后,我又把拿书给我看的那个姊妹硬是拉了回来。此时,我对“东方闪电”更加恨之入骨,下决心要和“东方闪电”对抗到底,誓死“捍卫主耶稣的道”,看好羊群。

可不知为什么,我们越抵挡“东方闪电”教会越荒凉,越看守羊群羊越少,弟兄姊妹信心软弱、爱心冷淡,纷纷退去;我也感到讲道无力,每次都是强打精神;接待家的姊妹的病也日渐加重,最后竟卧床不起……看到这些情况,我心情十分沉重,往日那么复兴、火热的教会怎么到了如此地步?迷茫之中我来到主前查找原因:难道是我在讲道上没下功夫?于是,我开始四处奔波,只要听说哪里道讲得好,就不顾一切地赶去听,还翻阅大量的属灵书籍,想吸取各宗派之精华丰富自己的圣经知识,认为这样可以复兴教会;然而,一切并未如我的愿,教会光景还是每况愈下,我的一番努力也付之东流。我又一次陷入惶惑之中,不由得想起曾去过的大大小小的宗派同样是一派荒凉,很多教派内部四分五裂,同工之间勾心斗角,信徒普遍软弱消极。我再也无计可施,最后只有坚信“忍耐到底必然得救”了,认为只要我们持守到底,总有一天主会再次使教会兴旺的。

2002年7月末,我和同工给一个天主教的弟兄传福音,恰好弟兄的姑姑和叔叔来了,他们也是信主的,我们在一起交通起来。他们从旧约谈到新约,又讲到启示录,当弟兄讲到“神又作了新工作”时,我心里立刻有了反应:这是“东方闪电”!我马上警惕起来,心中不住地祷告,求主封住他们的口,还暗示同工也赶紧祷告。接着,我又把天主教的弟兄叫出去嘱咐说:“他们传的是‘东方闪电’,是假道!对于你的姑姑、叔叔,该招待招待,但他们所传的道一定不能信。”在之后的交通中,我便开始故意搅扰,不时地打断他们的谈话,还抓把柄,出难题,但他们都忍耐、谦让,不与我计较,对我提的难题也都一一解答,我根本难不倒他们。后来我反复强调说:“主耶稣已完成了救赎,他在十字架上说‘成了’(约19:30),那就是主彻底拯救人了。”弟兄说:“主耶稣说‘成了’这话是指救赎工作完成了,并不是指拯救工作彻底完成了。就像一个人犯了死罪,家人花钱把他赎了回来,不用处死了,但他身上还有罪。同样,主耶稣虽然赦免了我们的罪,但我们还有败坏性情在里面,还能不断地犯罪,这样的人还没有达到蒙拯救,没有完全被神得着。所以末世神还要作一步拯救工作,就是用话语审判人、洁净人、变化人,使人脱去败坏性情得着洁净,彻底蒙拯救归向神,这时神拯救人的工作才彻底完成了,这也就是启示录中说的‘都成了’(启21:6)的真意……”六七个小时的交通,无论他俩讲得多明白,多在理,我都是胡搅蛮缠地否认、打岔,但他们一点都没生气,始终是和颜悦色地耐心给我们交通。最后,我就干脆告诉他们:“你们传的我肯定不信!除了主耶稣以外,再没有别的名我们可以靠着得救。”说完,我们起身就走了。

虽然当时我心里抵触,拒不接受,但回家后却常常想起他们交通的话,“神是常新不旧的神,神不作重复工作”,“三步工作是一位神作的”,“耶稣时代过去了,神已不在恩典时代的教会作工,所以教会才荒凉”,等等,这些话在我脑子里转来转去,我仔细琢磨觉得他们说的有道理。而且那两个人那么朴实、诚恳,一举一动那么自然、沉着稳重,根本不是装出来的,怎么看也不像黑社会的人哪!但又想到他们说神来了是女性,还不叫耶稣了,我内心又开始争战了。于是我跪下祷告:“主啊,如果你真的来了,求你借周围人事物引导我让我知道,让我能明白过来……”

2002年9月3日,在一个朋友的表姐家我接触了传全能神末世福音的姊妹。姊妹详细交通了神末世的工作,然后,她打开全能神的话念给我听,我感觉那些话句句都说到了我的心里,是那么感人肺腑,那么亲切。我心中纳闷:这亲切之语那么神圣、悦耳,可我上次看的时候怎么一点没看出来,反而那么抵触、气愤呢?姊妹似乎看出了我的心思,说道:“神的话是真理,是生命,不同于普通人的言语,要想明白神话语的含义必须借着圣灵的开启,所以看神话时人的心态是最重要的。人只有把心态摆对,存着寻求的心来领受神的话,才能获得圣灵的开启,人若存着抵触、抓把柄的心来看,神是不会开启的。就如主耶稣作工时,彼得存着寻求的心得到了圣灵的引导,认识到主耶稣说的话是永生之道,而那些文士、法利赛人却存着抓把柄、试探的心,没能获得圣灵的作工,观念越来越多,最终成了把主钉十字架的罪魁祸首,落在地狱之中。你当初看神的话时存着抵触的心,没有得到神的开启,现在你是存着寻求的心,获得了圣灵的作工,所以同样的神话因着你心态的不同,看后达到的果效也不一样。”姊妹说完把神话书递给我,我如获至宝,便打开看了起来。当我看到全能神说:“在人中间,我原本是人所看不见的灵,是人所未能接触到的灵,因着我在地的三步工作(创世、救赎、毁灭)而在人中间按着不同时候向人显现(从未公开),作我在人中间的工作。”(摘自《话在肉身显现·论到“神”,你怎么认识》)“神所作的每步工作都有实际的意义。当初耶稣来的时候是男性,这次来的时候是女性,从这里你能看见神造男造女都能为着他的工作,而且在神那儿没有性别的划分。他的灵来了可以随便穿上一个肉身,这个肉身就可以代表他,不管性别是男是女,都可以代表神,只要是他道成的肉身。”(摘自《话在肉身显现·两次的道成肉身完全了道成肉身的意义》)“人的观念中认为,凡是作赎罪祭的,就是神的独生子,凡是为神担当政权的、救赎整个人类的就是神的独生子,还有人认为凡来的是男性的就可称为神的独生子,也就是代表神,甚至还有的人说,耶稣是耶和华的儿子,是他的独生子,这不是人的太大的观念吗?若在末了的时代不来作这步工作,整个人类对神就笼上了一层阴影,这样,男人就自认为比女人高,而女人就永远也抬不起头,那时,凡是女性将没有一个得救的。人总认为神是男的,而且认为神总是厌憎女人,神也不会让女人得救的,这样,所有的耶和华所造又同样经败坏的女人不就永远没有被拯救的机会了吗?那耶和华造女人就是造夏娃不也成了没有意义的事了吗?女人不也就永远灭亡了吗?”(摘自《话在肉身显现·两次的道成肉身完全了道成肉身的意义》)看完神的话我如梦初醒,神原本是灵,根本没有性别之分,只是为了拯救人类才两次道成肉身取了不同的性别,但无论神是取男性的形像作工还是以女性的形像作工,都能代表神,都能作神自己的工作。神这样作工让人明白神造男造女都有实际意义,他既是男人的神,也是女人的神,他可以随便穿上一个肉身来作工作,人无权干涉,而我竟然定规神不可能道成肉身成为女性,真是太愚昧、太狂妄了!之后,我又看到全能神说:“每一个时代每一步作工,我的名都有代表意义,不是无根无据的,就是每一个名都代表一个时代。‘耶和华’代表律法时代,是以色列人对他们所敬拜的神的尊称;‘耶稣’是代表恩典时代,是恩典时代所有的被救赎之人的神的名。人若在末世仍然盼望救主耶稣降临,而且还是带着他在犹太的形像降临,那么整个六千年的经营计划就停留在救赎时代,再不能向前推移,而且永远不会有末世来到,也不会结束时代。因为‘耶稣救主’只是救赎人类、拯救人类的,我取‘耶稣’这个名只是为了恩典时代所有的罪人而有的,并不是为了结束整个人类而有的名。虽然耶和华、耶稣、弥赛亚都是代表我的灵,但这几个名只是代表我的经营计划中的不同时代,并不代表我的全部。在地之人所称呼的我的名,并不能把我的所有性情与所是尽都说透,只是在不同的时代对我有不同的称呼。因此在末了的时代,就是最后的一个时代来到之时,我的名仍然要改变,不叫耶和华,也不叫耶稣,更不叫弥赛亚,而是称为大有能力的全能的神自己,以这个名来结束整个时代。”(摘自《话在肉身显现·“救主”早已驾着“白云”重归》)“有的人说神是永恒不变的,这话也对,但是指神的性情、神的实质是永恒不变的,他的名变了、工作变了,并不能证明他的实质变了,就是说,神永远是神,这是永恒不变的。”(摘自《话在肉身显现·作工异象 三》)“到有一天,神也不叫耶和华,不叫耶稣,也不叫弥赛亚,他就是‘造物的主’,那时,他在地所取的名就都结束了,因他在地的工作结束了,随之他的名也就没有了。万物都归在了造物主的权下,他还用叫一个非常恰当但又不完全的名吗?现在你还追究神的名吗?你还敢说神就叫耶和华吗?你还敢说神只能叫耶稣吗?亵渎神的罪你担当得起吗?你要知道,神原本没有名,只是因着要作工作,要经营人类,他才就此取一个名,或两个名,或更多的名,他叫哪个名不都是他自己自由选择的吗?还用你——一个受造之物来定规吗?”(摘自《话在肉身显现·作工异象 三》)神带有权柄威力的话震动着我的心,使我明白了神的名是因神的工作而有的,神每作一步工作就要取一个适合本时代工作的名,神用名来开辟时代,也用名来代表时代,神的名改变了,但神的实质并没有变。而我却定规神的名就叫耶稣,神再来还得叫耶稣,不叫耶稣就不是神,并以此攻击道成肉身的全能神,犹如当年的犹太人盼望弥赛亚一样,只持守弥赛亚的名却不认识弥赛亚的实质,结果把已经到来的弥赛亚——主耶稣钉死在了十字架上。我信神却不认识神,还用仅有的一点圣经知识道理来攻击神、定罪神,真是可耻可恨、瞎眼无知!全能神的话完全解决了我的观念,此时我才明白为什么那些接受神新工作的同工任凭我怎么搅扰也不回来,谁找到了真神、得着了真理还愿意离开呢?

回家后,我马上把这大好的消息告诉给同工,他们经过一周的考察后全都接受了全能神的新工作,随之又有二十多个弟兄姊妹归向了全能神,我又把那个被我搅回去的姊妹找了回来。每当我如饥似渴地读神的话时,全能神的话字字句句抓住我的心,深深地吸引着我,使我爱不释手,我常常受神的话感动,禁不住就泪流满面,庆幸的泪、悔恨的泪、感动的泪交织在一起,那是从未有过的感觉,从未有过的感动。从神的话中我看到了神的爱、神的心意,看到了神的奇妙与智慧;同时,从神那如同两刃利剑的审判之语中,我看到了自己的撒但丑相,看到了神对人类的败坏了如指掌,对人类有着望眼欲穿的了解,更感受到了神拯救人的真情实意。面对神的拯救与大爱,我真是懊悔痛恨自己:“全能神啊,我三番五次抵挡你,是个狂徒之‘最’,是个残忍、恶毒的人。面对你的慈爱怜悯,我却是那样的悖逆与抵挡,我真是罪大恶极、罪该万死!抵挡、亵渎你是我永远的懊悔!神啊,我愿重新做人,将身心全都献给你,任你使用,弥补我以往的罪孽。”

上一篇:事实面前 终于醒悟

下一篇:我是怎样仆倒在全能神面前的

相关内容

  • 一个罪孽之子的忏悔

    我原是三班仆人派的一名教会柱石,经过几番周折,终于在1999年5月跟上了神末世的新工作。回想自己以往的所作所为,我真是无地自容,愧对神的爱,愧对弟兄姊妹。同时,心里也充满了感激之情,感谢神在我最痛苦、最迷茫之时,向我伸出了拯救之手,使我灵得供应,重得复苏,终于认识了神末世的作工,认识了全能神就是耶稣的再来而回到了神家。下面是我对自己亲身经历的自述,望所有等待主重归的弟兄姊妹以及那些在十字路口徘徊的弟兄姊妹能从中有所启发,早日来到神的面前,因我曾是你们中的一员,也曾是受蒙蔽者中的一个。

  • 昨日的抵挡 今日的悔恨

    我原是恢复流的一名中层带领,1985年我蒙召归主后,就一直在主的恢复流里。我一直认为圣经是一本生命书籍,其中的每句话、每一个字都是神所默示的,神六千年来对人类的美善心意全在圣经里向我们显明了,因此我视圣经如自己的命根子,更对能给我们带来“拔高异象”的李弟兄崇拜有加。我总认为神借着李弟兄已将六十六卷圣经的奥秘揭示完了,所有的奥秘、精华全向我们显明了,什么时候敌基督定盟约,什么时候建圣殿,主什么时候回来,把我们提到哪里,时间、地点统统告诉了我们,我们只需聚会、顺服,只等启示应验时我们被提、作王掌权了。

  • 冲破网罗归向神

    91年夏天我信了耶稣,因着主的特别恩待,在教会读圣经,不久我就开始讲道了,后来又牧养教会、带领查经作奋兴的工作,就这样我便坐上了大带领的位置,接待我的家庭约有上百家,常去牧养的教会有70多处,交通范围有亳州市、怀远县、涡阳县、利辛县、宿县等地,因此我常常奔走在各处教会,同时,我也苦盼救主耶稣的二次降临。可是94年的春天,当两位姊妹把全能神末世作工传给我时,我不但不听还定罪、毁谤、亵渎,并把她们赶走。过了几天,她们又给我送来一本神话书——《救主早已重归》。当我看到书上说,主已经来到地上,而且还在中国作工时,我认为:不可能!便不假思索地把书烧掉了。

  • 全能神就是主耶稣的再来

    安徽省 汪洋 我原是贵池市因信称义派的一名带领。在没有接受全能神末世作工之前,我也和所有的弟兄姊妹一样,一直苦盼主耶稣的再来,但因着大带领的警告和圣经上末世必有许多假基督出现的预言,我成了一个抵挡、定罪神末世作工的人。每当想起这些,我的心里就十分内疚、悔恨,下面是我自己的亲身经历。 1999年9月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