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各国各方渴慕真理寻求神显现之人来考察

我是怎么被神话语征服的

纯色背景

主题背景

字体设置

字号调整

行距调整

页面宽度

0个搜索结果

没有相关的搜索结果

72 我在全能神话语面前低下了头

黑龙江省 蓝荣德

我原是因信称义派的主要同工之一。1988年归向主耶稣后,因着主爱的激励,我热心追求,经常参加各种培训,特别是南方的老师和香港福音台的姊妹来办班时,我更是一陪到底。一年之后,因主加给的讲道和医病赶鬼的恩赐,我成了总点的讲道同工,牧养的教会达上百处,总人数近两千人。然而,这一切后来却都成了我抵挡、定罪全能神的资本,使我走了一段与神为敌的罪恶之路。尽管这样,神却没有因此放弃对我的拯救,而是以他极大的爱宽容了我,以他口中的话征服了我,使我这个悖逆之子终于回到了全能神的家中。

那是1998年7月,长老急慌慌地告诉我们说:“现在有一伙人传主来了,我们千万要小心,别受迷惑了!这些人传的根本不对,圣经上都说了主来没人知道,他们怎么会知道?纯属一派胡言!”这时,扶持我们的青岛教会那边又送来一些反面宣传材料,并且还连续给我们培训了三天,专讲如何防备、抵制“东方闪电”,说“东方闪电”这伙人特别厉害,沾上死、挨上亡,他们对圣经特别熟,专门拉各教派追求的、素质好的同工,若被他们拉进去就出不来了,还叮嘱大家必须严加防范,不认识的人一律不接待。经过三天的培训,我越发恨恶“东方闪电”,深怕弟兄姊妹被他们偷走。所以,每天祷告我都咒诅“东方闪电”,求主拦阻他们的脚步,并叮嘱弟兄姊妹:如果家里来了外人,立刻通知同工,不经我们批准,任何人都不许私自和外人交通。

1999年12月,我被教会差派去长春牧养教会,在这里我第一次遇见了传国度福音的弟兄姊妹。当时,我自以为熟悉圣经,有真理,就和他们作了交通。弟兄一开始交通了一些圣经,我没太在意,心想:“我比你明白的多多了,无非是圣经里这些东西,你们又能讲出什么花样来。”我外表伪装出谦卑的样子,心里却极其藐视对方,同时我又在仔细研究、观察着对方,想看他们葫芦里到底卖的是什么药。当弟兄讲到基督再来的预兆时,我听出了他的言外之意就是说主现在就该来了,我的心一下子收紧了,紧张得怦怦直跳,赶紧祷告求主捆绑“东方闪电”。当他说到主已道成肉身来作除罪的工作时,我立时把他拦住,不让他说了,并故作高明地顺口列出两节经文:“但那日子、那时辰没有人知道,连天上的使者也不知道,子也不知道,惟独父知道。”(太24:36)“天地要废去,我的话却不能废去。”(太24:35;可13:31;路21:33)然后说道:“主耶稣亲口告诉门徒的话是不会废去的,主来没人知道,你们知道那一定就是假的。”弟兄忙说:“姊妹,你先别急,静下心来,咱们一起查一查圣经好吗?”“查什么查!你们纯属异端,专拿圣经迷惑人,我信主多年了,你骗谁也骗不了我!以前我不知道你是异端,错把你称为弟兄,现在我再称你为弟兄就会在你的恶上有份。你们别说了,只要圣经上没有的,我绝对不信!如果主来不是照圣经来,我会去问主。”我语气强硬地拒绝道。弟兄又耐心地劝我要好好考察,别像律法时代圣殿里的祭司一样,拿旧约圣经定主耶稣的罪。我不等弟兄说完就气急败坏地说:“你不用劝我,我自己抱着圣经下地狱,我乐意!”然后我对一起来的姊妹说:“咱别听他们胡说了,赶紧买票回家。”

这次回来之后,我抵挡得更厉害了,我告诉弟兄姊妹:“我这次去长春遇上了‘东方闪电’的人,幸亏我圣经熟,没被迷惑走。他们那些人专讲主来,咱们都知道,主来是没人知道的,他们从哪能知道?明摆着在胡说八道。我们一定要谨慎,别受迷惑。”没过几天,我们的同工中有个弟兄接受了神的末世作工,于是我和几个同工及长老赶紧找到这个弟兄劝他回转。可无论我们怎样劝说,弟兄也不回头,反倒劝我们说:“你们别抵挡了,咱们定罪的正是神的工作,神真的回来了,来作除罪的工作了,凡接受的弟兄姊妹都找回了起初的信心、爱心,看透了许多以往不明白的事,心里特别踏实透亮,你们也快考察考察吧!”听了他的话,我气得简直要发疯,对他大喊:“我看你是白看这么多年的圣经了,圣经上说了主来的日子谁都不知道,他们怎么能知道呢?弟兄,你怎么这么糊涂,怎么能听信他们胡编的话,赶紧回头吧!”弟兄听了我的话还是丝毫不动摇,说道:“我已定真,‘东方闪电’的确是真道,我劝你们还是考察考察吧!”看到他那么毅然决然,我再也说不出什么了,灰心地想:“他完了,彻底被迷惑了,没指望了。”回到教会后,我马上向弟兄姊妹宣布这个弟兄已被“东方闪电”迷惑了,任何人不准接触他。随即,长老就和我们商议,为防止“东方闪电”进入教会,每周日都要让弟兄姊妹挨个咒诅“东方闪电”一遍,由长老亲自监督。就这样,为了看护羊群,每逢聚会我也监督弟兄姊妹照此实行,深怕自己对主不忠心,并告诉他们:“多背圣经,有真理才能不被迷惑。”

就在我们全力抵制“东方闪电”时,长老突然得了肝癌,被折腾得死去活来。此时,我的灵里也非常软弱,在讲台上除了讲防范“东方闪电”之外也没什么东西可讲,每次聚会两个小时,讲了不到一个小时就没话了,祷告也没有感动。教会光景也越来越差,同工之间嫉妒纷争越来越严重,到后来竟分裂成十伙,各带一片,互不相容。面对这种光景,又想到长老服事主三十多年,竟然得了癌症,弟兄姊妹还纷争不断,自己奔跑付出了这么多年,竟软弱到不想下教会、不想讲道的地步,我心里像刀割一样难受。为此,我多次痛哭流泪地来到主前向主呼求:“主啊!我太苦了,你在哪里?你如果再不救我,我就死了,我现在连圣经都不想看了,祷告也没目标了,讲道成了我的包袱,难道你用宝血赎买回来的人你不要了吗?主啊!求你救救我,救救我们的教会,我多么渴望能像从前那样灵里刚强。主啊!求你为我开辟出路吧!”

2000年12月末,我再次被教会差派到鸡西市服事教会。这时我灵里已软弱下沉到一个地步,但因着惧怕神还是勉强去了那里。在那里,我再次与传国度福音的弟兄姊妹不期而遇。因着彼此不认识,我特别谨慎,想着千万别遇上“东方闪电”的人,心里不断地求主保守自己别被“东方闪电”迷惑了,还暗下决心:“我虽软弱,但死也不会离开主道,死也死在主耶稣基督里。”正专注地想着时,就听弟兄问我:“姊妹,你现在的光景怎样?教会情况如何?”弟兄这一问,正好问到我的痛处,我就把自己的情形和教会光景述说了一遍,眼泪也禁不住流了下来。弟兄见我这样就安慰我说:“其实现在整个宗教界都不同程度地进入了荒凉之中,弟兄姊妹的信心和爱心都渐渐冷淡了,这种荒凉也在神的手中,正如阿摩司书8章11节主耶和华说:‘日子将到,我必命饥荒降在地上。’末后教会的荒凉是神的命定。只要我们寻求神的心意,就会发现教会荒凉背后隐藏着神更大的心意。比如律法时代末期圣殿的荒凉,这荒凉有神的许可、神的美意,因为那时神的工作转了,神道成肉身在圣殿以外开辟了恩典时代的工作,神的心意是要让圣殿里的人能因这样的荒凉而寻求圣灵的作工,能从圣殿里走出来,跟上神新时代的作工。这时,人若能谦卑寻求就能摆脱荒凉,进入极大的复兴之中,重新享受圣灵的作工,否则,人就只能被圣灵作工淘汰落入黑暗中,甚至会因着抵挡神新时代的作工而断送自己。就如当时的那些祭司长、长老、法利赛人,他们不认识圣灵作工的方向,认为神的工作是一成不变的,认为神只作律法的工作,即使他们知道圣殿里的光景已大大不如从前了,仍不谦卑寻求,而是顽固、守旧,不服从任何真理,最后把主耶稣钉在了十字架上,成了千古罪人。”随着弟兄的交通,我紧缩的心慢慢舒展开了,因为他的交通诚恳、真挚而且符合圣经,又是实情,使我灵里特别得供应。我心里暗暗感谢主的预备,希望借着这次交通能使我的灵里刚强起来。弟兄接着说道:“同样,今天教会的荒凉是因为神在恩典时代的基础上又作了新的工作,随着神工作的开展,那些跟上神脚踪的人都进入了国度时代,接受神话语的洁净,而那些不认识、没跟上神新工作的人就失去了圣灵的作工落入了荒凉之中,正应验了阿摩司书4章7节:‘在收割的前三月,我使雨停止,不降在你们那里;我降雨在这城,不降雨在那城;这块地有雨,那块地无雨;无雨的就枯干了。’”听到这里我的心乱极了,这些话不就是“东方闪电”的论调吗?不行,我不能再听下去!于是,我站起身来就要离开。这时接待家六十多岁的老姊妹含着眼泪拉着我的手说:“孩子,你别走,如果这次再走就没有机会了。”面对老姊妹流泪地恳求,我的心翻江倒海:“这是怎么了?主啊!我也曾四处听道,但都供应不了我灵里的需要,只有今天的交通我听了觉得特别解渴,这些人的所作所为又满有基督的爱和良善,可怎么偏偏是‘东方闪电’呢?主啊,莫非‘东方闪电’真是真道?可是我整天抵挡、定罪、亵渎的就是这道,我最怕遇见的就是讲主来的人,今天偏偏又遇上了,这怎么办呢?主啊!求你引导我!”这时,神在里面引导我:“住在你里面的大过一切,不经我的许可,一根头发都不会落地。”想到这儿,我横下一条心,不管是对是错,我一定要弄个明白。我便开口问弟兄:“马太福音24章36节说:‘但那日子、那时辰没有人知道,连天上的使者也不知道,子也不知道,惟独父知道。’你们是怎么知道的?这不是偏离圣经了吗?请你们解释解释。”弟兄见我这样,温和地说:“这节经文中的‘子’是指道成肉身的神,而我们等待的也是人子——耶稣基督的再来。希伯来书1章6节预言:‘再者,神使长子到世上来的时候(或作:神再使长子到世上来的时候),就说:“神的使者都要拜他。”’从这里我们看到,神再来是以‘长子’即道成肉身的身份来,所以马太福音24章36节的预言是指神道成肉身来的那日子、那时辰没有人知道,连天上的使者也不知道,唯独父(灵)知道。就如主耶稣没尽职分以前,他自己也不知道自己是神,和正常人一样也上学,也问问题,但到他开始作工以后,人就逐步认识他了,后来圣灵借着彼得说出他是永生神的儿子。今天也是一样,神道成肉身‘像贼一样’(启16:15)隐秘降临的那一刻确实无人知晓,但当他开始作工,发表他的话语之时,人通过他的作工说话才认识他,知道神已来在肉身,这样,知道神来的人就会把这‘永远的福音’(启14:6)传给那些等候主来的人。这也应验了马太福音25章6节所说:‘半夜有人喊着说:“新郎来了,你们出来迎接他!”’今天我们知道神来了,是因为全能神已经开始作工了,揭开了启示录5章所预言的小书卷,我们亲眼看见了神的发声说话,并被神的话语所征服,看到神的的确确来在了人间,所以我们急着要把这大好的信息告诉给你,就如腓利在耶路撒冷下迦萨的路上给埃提阿伯的太监传福音(参阅徒8:26-40)一样,是要把神新的工作见证给你。姊妹,如果你先知道这大好的消息,你不也一样会告诉我吗?”弟兄的话句句都在理,又符合圣经预言,我一时也无话可答,但心里仍不踏实。弟兄见状便对我说:“其实神的到来并不是专门来应验预言的,而是根据他自己的经营计划来作他该作的工作的,我们不能抓住某个圣经章节把神定规在字句之中,我们要想认识神最主要是通过他的作工说话,即从实质上认识神,就如拿但业通过主耶稣的说话认识主耶稣(参阅约1:46-49)一样。姊妹,我们一起看看全能神的话吧!”说着弟兄翻开神话书读道:“你们想知道法利赛人抵挡耶稣的根源吗?你们想知道法利赛人的实质吗?他们对弥赛亚充满幻想,而且他们只相信弥赛亚会来却不追求生命真理,所以他们到今天还在等待弥赛亚,因为他们并不认识生命的道,也不知道什么是真理的道,你们说他们这样的愚顽、这样的无知会得到神的赐福吗?他们能见到弥赛亚吗?他们抵挡耶稣是因为他们不认识圣灵作工的方向,是因为他们不认识耶稣口中所说的真理的道,更是因为他们并不了解弥赛亚的缘故,就因为他们并未见过弥赛亚,并未与弥赛亚相处,所以他们都犯了空守弥赛亚的名却不择手段地抵挡弥赛亚的实质的错误。而这些法利赛人的实质则是顽固、狂妄、不服从真理,他们信神的原则是:无论你讲的道有多高,无论你的权柄有多高,只要你不叫弥赛亚那你就不是基督。他们这样的观点是不是很谬妄,是不是太荒唐?我再问你们:你们对耶稣没有丝毫的了解,那么你们是不是极容易重犯当初法利赛人的错误呢?你会分辨什么是真理的道吗?你真会保证你自己不会抵挡基督吗?你会随从圣灵的作工吗?如果你不知道自己会不会抵挡基督,那我说你已是在死亡的边缘中生活了。不认识弥赛亚的人都能做出抵挡耶稣、弃绝耶稣、毁谤耶稣的事来,不了解耶稣的人都能做出弃绝耶稣、辱骂耶稣的事来,而且更能将耶稣的再来看成是撒但的迷惑,更多的人将会给重返肉身的耶稣定罪,你们不感觉害怕吗?你们面临的将是亵渎圣灵、撕毁圣灵向众教会的说话、唾弃耶稣口中所发表的言语。”(摘自《话在肉身显现·当你看见耶稣灵体的时候已是神重新更换天地的时候了》)“那些自称与我相合的人则都是崇拜渺茫的偶像的人,他们虽称我的名为圣,但他们所行的道却与我背道而驰,他们的言语满了狂妄自信,因为他们本都是与我为敌的,都是与我不相合的。他们天天在圣经里寻找我的踪迹,随便找一段‘合适’的话就读起来没完没了,而且当作‘经’来背诵,他们不知道怎样与我相合,不知道什么是与我为敌,只是一味地念‘经’。他们把根本就没看见过的、根本就看不着的渺茫的神定规在了圣经之中,在闲暇之余就拿起来看看。他们在圣经的范围之内信仰我的存在,他们把‘我’与‘经’划为等号,没有‘经’就没有‘我’,没有‘我’就没有‘经’。他们并不在乎我的存在,并不在乎我的作为,而是非常、特别在乎每一句经文,甚至更多的人认为没有经文的预言我就不该作任何一件我愿意作的事情。他们把经文看得太重要了,可以说他们把字句看得太重要了,以至于他们用圣经的章节来衡量我的每一句说话,用圣经的章节来定我的罪。他们寻求的不是与我相合之道,他们寻求的不是与真理相合之道,而是寻求与圣经的字句能相符合的道,他们认为凡是与圣经不合的一律不是我的作工,这些人不都是法利赛人的孝子贤孙吗?”(摘自《话在肉身显现·你当寻求与基督相合之道》)这句句话语如两刃的利剑剖开了我的骨节与骨髓,把我的所思所想完全暴露在光中,这带着权柄与威力的话语震撼着我的心灵,我惊呆了!心想:“除了那造我的神,谁能说出这样的话?谁能识破我暗中的隐情?我不正是那自认为对圣经倒背如流便拿着圣经抵挡神的法利赛人吗?”此时此刻,悔恨、自责袭上心头,我的泪水止不住地流了下来,双手颤抖着接过神话书仆倒在神前:“全能神啊!我万万没想到,我一直抵挡、定罪的竟是我朝思暮想的主耶稣。全能神啊,我太愚昧、太瞎眼了,信你却不认识你,凭着仅有的一点圣经知识来定规你的作工,还口出狂言,说‘如果主来不是照圣经来,我会问主’,而且迄今为止我不知拦阻了多少灵魂来到你面前。神啊,我罪该万死,不配你这样爱我,不配你拯救啊!我这悖逆的人不配再向你求什么,只求把自己的余生献给你,把那些真正属你的人重新带到你的面前,来还报你对我的拯救之恩!”

之后在神的带领下,我们原教会的一百多名弟兄姊妹和我一同归回了神的家中。现在我接受全能神的末世作工快四年了,在经历神话语刑罚审判的过程中,我认识到了自己的狂妄、自是、自高、自大的撒但败坏性情,生命性情逐步得着了一些变化,对神的认识也加深了。

上一篇:刚硬悖逆的我终于被神话语征服了

下一篇:我永远的伤痛

相关内容

  • 谣言差点使我成了撒但的殉葬品

    我原是召会的一名同工,2001年12月归到全能神面前,下面就是我由抵挡到接受全能神末世作工的一些片段回顾。

  • 冲破网罗归向神

    91年夏天我信了耶稣,因着主的特别恩待,在教会读圣经,不久我就开始讲道了,后来又牧养教会、带领查经作奋兴的工作,就这样我便坐上了大带领的位置,接待我的家庭约有上百家,常去牧养的教会有70多处,交通范围有亳州市、怀远县、涡阳县、利辛县、宿县等地,因此我常常奔走在各处教会,同时,我也苦盼救主耶稣的二次降临。可是94年的春天,当两位姊妹把全能神末世作工传给我时,我不但不听还定罪、毁谤、亵渎,并把她们赶走。过了几天,她们又给我送来一本神话书——《救主早已重归》。当我看到书上说,主已经来到地上,而且还在中国作工时,我认为:不可能!便不假思索地把书烧掉了。

  • 全能神就是主耶稣的再来

    安徽省 汪洋 我原是贵池市因信称义派的一名带领。在没有接受全能神末世作工之前,我也和所有的弟兄姊妹一样,一直苦盼主耶稣的再来,但因着大带领的警告和圣经上末世必有许多假基督出现的预言,我成了一个抵挡、定罪神末世作工的人。每当想起这些,我的心里就十分内疚、悔恨,下面是我自己的亲身经历。 1999年9月的…

  • 昨日曾疯狂抵挡定罪 今日愿肝脑涂地效力

    我是贵池市因信称义派的一个带领,在我没接受全能神末世作工之前,也和所有的弟兄姊妹一样,一直苦盼主耶稣二次再来,但因着上面大带领时时敲“警钟”和圣经上“末世必有许多假基督出现”这话,使我成了一个抵挡、定罪神末世作工的人。想起这些,心里十分内疚,下面我把自己的亲身经历和弟兄姊妹说说,以便弟兄姊妹引以为戒,能早日回到神的家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