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各国各方渴慕真理寻求神显现之人来考察

我是怎么被神话语征服的

纯色背景

主题背景

字体设置

字号调整

行距调整

页面宽度

0个搜索结果

没有相关的搜索结果

78 苏 醒

辽宁省 刘森林

1996年秋,我在真耶稣教会信了主耶稣。后来,我就开始讲道,负责所在教区三十多处教会的牧养工作。

1999年,在一次同工会上,沈阳的李长老毁谤定罪“东方闪电”说:“近几年兴起个‘东方闪电’派,他们传主第二次道成肉身回来了,是女性。他们发展迅速,势不可挡,凡是信主耶稣的都是他们猎取的对象;他们是黑社会组织,对信主的人采用美色勾引、金钱收买,要不就是采用暴力手段,凡不顺服他们的人,都会被打断胳膊腿,被割去鼻子或耳朵。我们各地教会的长老、执事和信徒被他们掳去不少,现在他们已到了昌图一带,你们要严加防范,务必看好羊群,避免弟兄姊妹被他们掳去……”对长老的谣言我没有一点疑惑。从那以后,我每到一处教会就大肆宣讲长老的话,并且还捏造说:“‘东方闪电’这伙人男女混杂,污秽不堪。”为了防止弟兄姊妹离开教会接受“东方闪电”,我又亲自教信徒如何防范、抵制的方法。

一次,多年失去联系的李弟兄突然来到我家,给我传全能神的末世福音,还把神话书拿给我看。我气愤地说:“赶快收起来,我不看!”还说了亵渎神的话。他看我如此顽固,只好收起了神话书。临走时他非常诚恳地劝我:“千万不要再说亵渎神的话了!”但我却不以为然。

另有一次,在我和长老从吉林回来的路上,听说调兵山教会我们重点培养的一个姊妹接受了“东方闪电”,我大动肝火,立刻赶去要找姊妹质问。但我只找到了那个姊妹的妹妹(也接受了全能神),于是我对她极力“挽救”。可无论我怎么劝说,她也不肯动摇,还反问我:“你们说主今天来、明天来,最后又说没应验,如今主真来了,你们为什么不接受呢?”我强词夺理地说:“虽然我们说的没应验,但你信的‘东方闪电’就是迷惑人的……”我狂傲地不让她再说话,毫无顾忌地亵渎、毁谤着全能神。她恳求我不要说这样的话,但我根本不理,反而命令她丈夫何弟兄(没接受全能神)对她要严加看管,并造谣恐吓说:“你若看不住她,有一天她会被人领跑了,就会成为别人的妻子了。”之后,我又在教会中再三叮嘱弟兄姊妹务必要与她们姐妹俩划清界限,断绝来往,免得被她们迷惑。在此同时,我还把一个被我们怀疑接受了“东方闪电”的弟兄赶出了教会。那时,我立志与“东方闪电”决战到底,誓死捍卫真耶稣教会。我一方面极力宣传“如今已是末世,主必快来”,一方面疯狂抵挡重返肉身的全能神,从沈阳的苏家屯到铁岭的西丰、开原、昌图无不留下我抵挡全能神的踪迹。

1999年11月,开原一处教会有几个弟兄姊妹接受了全能神,我又风风火火地和几个教师一起去劝阻。到了那里,知道这几个人都是很追求的信徒后,我怎么也弄不明白,为什么这么好的弟兄姊妹能信“东方闪电”?为了把他们拉回来,我们费尽苦心,说了许多亵渎全能神的话,又造谣恐吓说信“东方闪电”就得家破人亡,即使这样他们也没有一个人听我们的。谈话中,一个姊妹问我对圣经路加福音17章25节中“只是他必须先受许多苦,又被这世代弃绝”这句关于基督再来的预言是怎么理解的。说实在话,我讲了这么多年的圣经,但却从来没注意过这节经文。此时我很心虚,但一想到“东方闪电”的确是被各宗各派弃绝的,就支吾搪塞,答非所问地说:“真耶稣教会就是末后的活耶稣……”接着她又问我几处关于主再来的经文,我暗暗吃惊,她提的问题看似很简单可我却回答不上来,只得应付着,自己也感觉回答得自相矛盾。尽管我理屈词穷,却还是不肯寻求。

2001年末,双井子教会的一个弟兄给我打来电话,让我赶快去他家研究如何对付给他传全能神的姊妹,我撂下电话带着反面宣传材料火速前往。到那儿后,我们经过周密研究决定:先听她们的交通,在听交通的过程中抓把柄羞辱她们。第二天早晨,来了三个姊妹,我不动声色,暗中察言观色,看她们到底怎样对我们施展美色勾引、金钱收买及暴力威胁的手段。但整个上午我既没发现她们的交通中有什么破绽之处,也没看到我想象中的不良情况发生,所见到的是她们言谈举止大方稳重,而且对人热情、有礼貌,这使我很失望。吃过午饭,为了伺机达到自己不可告人的目的,我把我的住址和电话号码给了她们,假意地表示愿意继续交通。过了两天,她们到了我家,又交通了很多,我仍没抓到任何把柄,只感觉她们与传言中所说的并不一样。后来,她们又打电话邀请我去她们那儿交通,我因两次都没抓到把柄就不耐烦了,随意亵渎了一番,拒绝了她们的邀请。但这件事使我对“东方闪电”用美色勾引、金钱收买等传言产生了怀疑。后来,我又听说西丰县有两位教师因没接受“东方闪电”被毒打得很厉害,我就很想了解他俩遭到暴力的真相。

正巧2002年的春天,我们教派各处的教师要去沈阳开教区会,在苏家屯车站我见到了西丰县的那两位教师,就问他们:“听说你们在清原县遭到传‘东方闪电’的人的毒打、伤害,他们是怎么对你们施行暴力的?是怎么用金钱、美女诱惑你们的?”从两位教师的回答中,我知道了他们根本没有挨打受难,或被金钱、美女诱惑,“东方闪电”的人只是给他们读神的话,极力挽留、劝勉他们考察。听他们这么说我很奇怪,他们遭毒打的话是从哪儿传出来的呢?这时,李长老在一旁说:“‘东方闪电’的人为了得人对人可热情了,给买水果,做好吃的。”李长老这么一说,使我想起以前他说的话,感到他说话前后矛盾,不禁引起了我的深思:这两位教师多次与“东方闪电”的人打交道,一直也没接受,现在不还毫发无损吗?在事实面前,我感到“‘东方闪电’是黑社会,不接受‘东方闪电’就被打断腿、割去鼻子耳朵”的传言不可信!虽然这样,糊涂、刚硬的我仍然抵挡不肯寻求。

尽管我们百般阻拦、抵挡着“东方闪电”,但凡我所到之处听到的是越来越多的弟兄姊妹离开本教派接受了“东方闪电”,开原市有几处教会竟全体接受了全能神!再看我们的教会:聚会人数越来越少,聚会不到一个小时就有人睡觉,有时讲道人连道也不讲,就在那唠家常或讲论些怎么抵挡防范“东方闪电”的话题来消磨时间,然后到点散会;教师中间不但嫉妒纷争,而且有的竟然打麻将、抽烟、喝酒,更让人不解的是教会内部还发生了搞淫乱的事;教会失去了主的看顾保守,弟兄姊妹中老病复发又添新病的屡见不鲜,暴死的、遭遇天灾人祸的事接连出现……面对信徒流失和教会日益荒凉、败落的局面,我们急得团团转。于是众教师和长老在一起商讨对策,决定采用开灵恩大会、赞美大会、查经会,办学习班等办法来坚固信徒的信心,奋兴教会,进而抵制“东方闪电”。但每次大会结束后,教会不但得不到复兴,反而更为荒凉。到了2003年,从年初到深秋近一年的时间,我们同工、教师之间已是很少来往,教区也再没组织召开一次同工会。看看极度荒凉的教会,看看自己软弱无力的样子,我真感觉是山穷水尽了,不禁哀叹:“主啊!我信你的路走到头了吗?我该怎么办呢?”

就在我绝望之际,神的救恩又一次临到了我。

2003年9月的一天,昌图关山的一个同工打电话让我次日下午去他家,说还有八位教师和沈阳的李长老也去。我们见面后,就本会传主来没应验、如何得救等问题动起了唇枪舌剑,到晚上九点多钟也没讨论出个结果,最后李长老宣布:以后各人走各人的路!正在这时,内蒙的韩弟兄打来电话,听说我们在一起聚会,就说要过来看我们。第二天,韩弟兄就赶来了,他提出的许多问题使众长老和教师们都无言以对,从他的交通中我认定韩弟兄已经接受了全能神。此时我心潮起伏难以平静:“韩弟兄是有见识、有分辨的人,不可能轻易挪动脚步,他能接受全能神,说明‘东方闪电’值得考察。”

当天下午,我们离开了那里,韩弟兄邀请我有时间去他那儿一起交通,我爽快地答应了。回到家我把此事告诉了妻子,妻子有些担心,怕我去了会遇到危险。我根据这段时间所经历的许多事权衡再三,认为此行不会有危险。于是,我从教会的荒凉讲到李长老长期利用自相矛盾的谣言、谎话牢笼弟兄姊妹的实情,从我所接触到的信全能神的弟兄姊妹的实际人性活出讲到韩弟兄已经接受等现实情况。最后我说:“如果‘东方闪电’真是真道,我们不寻求,不考察,将来后悔就晚了。”妻子听后,终于打消了顾虑,同意我去寻求考察。

到了韩弟兄那里,弟兄姊妹热情地接待了我。我们从晚上七点交通到半夜十二点,弟兄详细交通了律法时代、恩典时代和国度时代之间的关系,每个时代神名的意义,以及神在不同时期作工的目的、意义,还交通了神的作工常新不旧、不断变化,等等。听了交通,我心里真有拨开迷雾见到青天的感觉,明白了神作工的原则,明白了“跟上羔羊脚踪”的内涵之意,知道了教会荒凉是因为神作了新工作,我们没有跟上圣灵作工的步伐、失去了圣灵作工的缘故。但我对神这次道成肉身是女性还有观念,弟兄就给我读了全能神的话语:“神所作的每步工作都有实际的意义。当初耶稣来的时候是男性,这次来的时候是女性,从这里你能看见神造男造女都能为着他的工作,而且在神那儿没有性别的划分。他的灵来了可以随便穿上一个肉身,这个肉身就可以代表他,不管性别是男是女,都可以代表神,只要是他道成的肉身。……神道成肉身两次,不用说,末世是最后一次,他是来显明他的所有作为的。假如这步不道成肉身亲自作工让人目睹,那在人的观念里人永远认为神只是男性不是女性。”(摘自《话在肉身显现·两次的道成肉身完全了道成肉身的意义》)“人总认为神是男的,而且认为神总是厌憎女人,神也不会让女人得救的,这样,所有的耶和华所造又同样经败坏的女人不就永远没有被拯救的机会了吗?那耶和华造女人就是造夏娃不也成了没有意义的事了吗?女人不也就永远灭亡了吗?”(摘自《话在肉身显现·两次的道成肉身完全了道成肉身的意义》)我细细品味,明白了神作工的智慧不是人能测透的,神这次道成肉身成为女性不仅扭转了人对神的错谬认识,更解除了人把神定规成男性的观念,使人对神有了正确的认识,明白了神是灵,本无性别之分,懂得了神作每一步工作都有实际意义,受造的人类不该定规神的工作。

第二天上午,我们又在一起交通了《道成肉身的奥秘 一》至《道成肉身的奥秘 四》以及《将神定规在“观念”中的人怎能获得神的“启示”呢?》等多篇神的话。从这些神的话中我得着了前所未有的开启,对神道成肉身的目的、意义有了进一步的了解,知道了神道成肉身是来开辟新时代、结束旧时代的,神道成肉身给人带来了真理、道路、生命,没有神作工人就没有光明的路可行。这时,我才认识到了自己的贫穷、可怜、瞎眼,一无所知。神的话说得既明白又透彻,从中我完全定准了全能神就是主耶稣的再来,就是末后的基督,是真神!当我心服口服地接受了神的新工作时,弟兄姊妹高兴地向神献上了赞美和感恩的祷告。他们那感人肺腑的祈祷震撼着我的心灵,我享受到了从未有过的灵里的甘甜。看着纯朴、善良、一身正气的弟兄姊妹,存在我心里的那些诽谤之语也早已土崩瓦解,消失得无影无踪。我从心里发出感慨:“神哪!我信你的路不是到了尽头,而是从现在开始朝着更高更美的境界迈进了!”

下午,我回到家,兴奋地告诉妻子:“全能神是真道!是主耶稣的再来!”然后我又找到本会同工,向他们讲述了自己的亲身经历,他们也愿意考察。经过一段时间的考察,我直接牧养的几处教会的五十多个弟兄姊妹都归到了全能神面前。而当我给别处同工传国度福音时,他们有的对我冷嘲热讽,有的打110报警,之后他们还联手封锁教会,不许任何人接待我。往日我是他们心中的好弟兄,今天却成了他们眼中的仇敌,成了他们众人攻击的对象。面对弟兄姊妹的弃绝,我想起了自己的昨天,想起了自己曾抵挡、诽谤全能神的可耻的历史,想起了自己以讹传讹、人云亦云,并且胡编乱造谣言、谎话与神为敌的罪恶行径,我感到惭愧已极,羞愧难当。恨只恨自己太悖逆、太狂妄,从不虚心考察、寻求,对道成肉身的全能神疯狂定罪、抵挡,犯下了滔天大罪。我得罪的是天地万物的主宰,得罪的是生我养我供应我全部的神自己,我真是禽兽不如,所犯下的罪行简直十恶不赦、死有余辜!我这才认识到自己是个最愚昧无知的人,是将神钉在十字架上的新时代的法利赛人。若不是神赐机会再次拯救,我仍认识不到自己一直在作恶,更不会停止对全能神定罪、抵挡、亵渎的恶行,最终肯定遭神咒诅惩罚。感谢神的拯救!感谢神的宽容饶恕!我愿把自己的全部交给神,为神国度福音的扩展奉献我的全人!

上一篇:在抵挡中被全能神的话语征服

下一篇:在罪恶之中挣扎的我听到了神的声音

相关内容

  • 谣言差点使我成了撒但的殉葬品

    我原是召会的一名同工,2001年12月归到全能神面前,下面就是我由抵挡到接受全能神末世作工的一些片段回顾。

  • 昨日曾疯狂抵挡定罪 今日愿肝脑涂地效力

    我是贵池市因信称义派的一个带领,在我没接受全能神末世作工之前,也和所有的弟兄姊妹一样,一直苦盼主耶稣二次再来,但因着上面大带领时时敲“警钟”和圣经上“末世必有许多假基督出现”这话,使我成了一个抵挡、定罪神末世作工的人。想起这些,心里十分内疚,下面我把自己的亲身经历和弟兄姊妹说说,以便弟兄姊妹引以为戒,能早日回到神的家中。

  • 冲破网罗归向神

    91年夏天我信了耶稣,因着主的特别恩待,在教会读圣经,不久我就开始讲道了,后来又牧养教会、带领查经作奋兴的工作,就这样我便坐上了大带领的位置,接待我的家庭约有上百家,常去牧养的教会有70多处,交通范围有亳州市、怀远县、涡阳县、利辛县、宿县等地,因此我常常奔走在各处教会,同时,我也苦盼救主耶稣的二次降临。可是94年的春天,当两位姊妹把全能神末世作工传给我时,我不但不听还定罪、毁谤、亵渎,并把她们赶走。过了几天,她们又给我送来一本神话书——《救主早已重归》。当我看到书上说,主已经来到地上,而且还在中国作工时,我认为:不可能!便不假思索地把书烧掉了。

  • 一个罪孽之子的忏悔

    我原是三班仆人派的一名教会柱石,经过几番周折,终于在1999年5月跟上了神末世的新工作。回想自己以往的所作所为,我真是无地自容,愧对神的爱,愧对弟兄姊妹。同时,心里也充满了感激之情,感谢神在我最痛苦、最迷茫之时,向我伸出了拯救之手,使我灵得供应,重得复苏,终于认识了神末世的作工,认识了全能神就是耶稣的再来而回到了神家。下面是我对自己亲身经历的自述,望所有等待主重归的弟兄姊妹以及那些在十字路口徘徊的弟兄姊妹能从中有所启发,早日来到神的面前,因我曾是你们中的一员,也曾是受蒙蔽者中的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