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 在罪恶之中挣扎的我听到了神的声音

辽宁省 杨志英

我叫杨志英,1991年与丈夫一同蒙召归主,不久我就成为击鼓跳舞派的一名同工。每到同工大聚会,上百人聚集在一起,我心中就感到高兴无比,觉得此生能跟随神真是特别荣幸和自豪,我立志为主献上一生。一年四季无论刮风下雨,我总是风雨无阻地牧养、扶持着教会。我认为这样忠心为主劳苦作工,主来时一定会有公义的冠冕为我存留。可万万没想到,当主真回来时,我却将主拒之门外,成了抵挡神的恶仆。

在1999年的一次同工会上,带领说:“现在有一伙‘东方闪电’派的人传主来了,他们专传追求好的同工和信徒,而且,人只要进去就出不来,想出来就会被挖眼睛、割鼻子、打断腿……主给我们的羊我们一定要看住,不然,羊被偷去,我们在主面前没法交账……”带领还特意对我说:“杨姊妹,你要为主看好群羊。”我立刻响亮地回答:“只要有我在,肯定不丢羊!”回家后,我就开始到各处封锁教会,把带领的话转告给弟兄姊妹,还严肃地警告他们:“除了主耶稣以外再没有别的名我们可以靠着得救,到任何时候我们都要持守住主的名。要想保护好自己,最好的办法就是不接待陌生人,即使是信主的亲戚,哪怕是一奶同胞,只要不是传主耶稣的也不能接待。”平时,我遇见信徒也总要嘱咐上一句:“要警醒,千万别上当。”

2000年7月的一天,我正在大门外剁柴草,远远看见一个接受了全能神的亲戚和一个姊妹朝我家走来,立时,我心里就“咯噔”一下,急忙告诫自己:千万别被情感摇动。她们走到我面前时,我一点情面也没给,拒绝和她们交通,连屋也不让进,一口水也不给喝,并赶她们走。她们不走,恳求我听听交通,这时我想出了一个主意,急忙跑到下院姊妹家对姊妹说:“‘东方闪电’的人来我家了,你快帮我个忙,一会儿上我家去找我,就说买化肥,去晚了就买不上了。”就这样,我施诡计躲开了她俩,悄悄地领着我们教会的几个姊妹跑到山上祷告咒诅她们,求主赶她们走。这事之后,我便在同工们面前炫耀自己能为主大义灭亲。从此我抵挡得更凶了,并发誓:一要守好自家,二要防备“东方闪电”的人打入其他信徒家。

2001年3月,我们教会一个姊妹的亲戚(是个弟兄)来给她传末世福音,姊妹的丈夫留那个弟兄吃了饭。这事被我知道了,我就训斥姊妹说:“别心软,要守住教会的安排,以后他再来不准给饭吃……”姊妹真听话,当那个弟兄又来时,就毫不留情地把弟兄赶了出去。可是从那以后,我的子宫无缘无故地开始流血不止,肚子也疼痛难忍,整个人被折腾得迷迷糊糊,四肢无力,到医院检查却查不出病因。虽然拿了些止血药吃略有好转,但血仍没止住,还是无力干活。当时,我并没有认识到是因抵挡神遭到了管教,还误以为是主在试炼我的信心,所以我不等病好就又疯狂活动起来,不仅让弟兄姊妹严加防范“东方闪电”,还亲自下去巡查,一旦发现外来传道的一个不放过。

7月的一天,那个传全能神的弟兄从五十里以外骑自行车又来姊妹家,偏巧姊妹下地干活不在家。我发现后,赶紧派人去告诉姊妹别回家,并且下令村里信主的人一律不许接待那个弟兄。一切安排好之后,我就领人祷告咒诅那个弟兄,求主将他赶走。弟兄不知是我暗中做了手脚,一直在门外从上午等到傍晚也没等到姊妹,只好无可奈何地走了。那个姊妹在地里饿着肚子干了一天活,直到得知弟兄离去才回家。

这事之后,我的病突然就加重了。这次是大出血,我连站都站不稳了,去厕所、上炕都得人扶着,什么可口的食物也吃不下,到几个大医院检查也查不出病因。我躺在家里不住地呼求主给我医治,大带领也号召弟兄姊妹同心合意为我祷告,但不管众人怎么迫切恳求主,我的病情仍继续加重。可我还不知醒悟,人躺在家里不能去聚会、巡查,但心里还念念不忘抵挡、咒诅“东方闪电”,求主保守信徒别被“东方闪电”掳走。同工、信徒来看我时,我还嘱咐他们“要防备‘东方闪电’,千万别把他们领进村”,又捎口信告诉外村各会点:“我有病,不能去你们那里,你们千万要警醒,别让狐狸钻进葡萄园。”然而,我越咒诅、抵挡“东方闪电”,我的病越重,有时流血竟像流水似的。我在病痛中受尽了煎熬,身体一天天地虚弱,面容一天天地憔悴,直感到性命难保,也无心再管教会了,更无力抵挡了。就在我生命垂危之际,我开始琢磨:主是大医生,为什么我跟随他,为他忠心耿耿看守羊群,他还让我得这病呢?这到底是熬炼我的信心,还是我有得罪主的地方呢?我反复思想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最后我开始回顾省察,发现我得这病以及每次病情加重都是在我做完抵挡“东方闪电”的事之后,我害怕了,就在心里祷告神:如果让我病好了,我再也不抵挡了!当我这样祷告后就感觉病轻多了。

9月21日,已病重两个多月的我,突然一心想要去后院的叔伯二姐家,而且这个想法越来越强烈,我怎么也躺不住了,就试着起来走动(这期间我根本无力走动),不知不觉我竟然走到了二姐家,而且一点也不感觉累。二姐一见我十分惊讶地问:“你能走了,病好了?”我说:“没好,不知怎么就想来你这儿。”原来这是神的奇妙摆布,就在我来二姐家之前,二姐的女儿和一个姊妹从沈阳市来,她们刚进屋,我就到了。外甥女是沈阳市一教会的带领,听说我来了,急忙跑出来扶我,那个姊妹也出来打招呼搀扶我。她们把我扶到炕上,姊妹说:“姊妹,你身体不好,躺着吧!都是自家人,不用顾忌那么多。”短短的几句话,说得我心里热乎乎的,我就顺势躺在炕上,姊妹坐在我身边问寒问暖。听着姊妹句句关心、安慰的话,好似一股暖流涌遍了我的全身,感觉身体轻松多了,我就坐了起来。刚进屋时看姊妹是城里人,我还有一种自卑感,但短暂的接触后,我发现她是那么平易近人,又是那么善解人意,而且朴实、大方,让人感到亲切,所以我不再拘束,就随便和她交通起来。姊妹问我:“姊妹,你知道法利赛人是因为什么被主耶稣定罪的吗?”“因他们不信主耶稣。”我说。姊妹又问:“他们为什么不信呢?”我说:“不清楚,你说吧。”姊妹说:“法利赛人不信主耶稣是因为他们不认识主耶稣是神道成的肉身,不认识圣灵作工的方向。耶稣来了,神的新工作开始了,但法利赛人却死守神的旧工作弃绝主耶稣,还迷惑当时的犹太人说主耶稣是靠鬼王别西卜赶鬼,不是出于神的。他们盼望弥赛亚,但弥赛亚真的来了,他们又不寻求,还顽固地持守自己的观念‘不叫弥赛亚的就不是基督’,最终把主耶稣钉在十字架上,犯下了滔天大罪……”听着姊妹的交通,我觉得很有道理,便连连点头。姊妹又交通了怎样遵行神的旨意,怎样顺服神等。我越听越爱听,越听心里越亮堂,信主十多年来,从来没有听过这么透彻的道,就是外国来的讲道人也讲不出这么深的道。姊妹懂得这么多,还一点不自夸,没有一点架子,而且一再为我祷告,求圣灵作工在我们中间,让我们明白得更多,她的交通以及她的谦卑、稳重、温和、热情都令我特别佩服。当姊妹交通完神的三步作工后,我心服口服了。通过交通我明白了神造人的心意,明白了神拯救人类的宗旨永远不变,但神的作工方式一直在变,都是按照人类的现实需要作工,是为达到一个果效作工。我也明白了主这次来为什么不叫主耶稣而叫全能神,因为神说:“每一个时代每一步作工,我的名都有代表意义,不是无根无据的,就是每一个名都代表一个时代。‘耶和华’代表律法时代,是以色列人对他们所敬拜的神的尊称;‘耶稣’是代表恩典时代,是恩典时代所有的被救赎之人的神的名。人若在末世仍然盼望救主耶稣降临,而且还是带着他在犹太的形像降临,那么整个六千年的经营计划就停留在救赎时代,再不能向前推移,而且永远不会有末世来到,也不会结束时代。因为‘耶稣救主’只是救赎人类、拯救人类的,我取‘耶稣’这个名只是为了恩典时代所有的罪人而有的,并不是为了结束整个人类而有的名。虽然耶和华、耶稣、弥赛亚都是代表我的灵,但这几个名只是代表我的经营计划中的不同时代,并不代表我的全部。在地之人所称呼的我的名,并不能把我的所有性情与所是尽都说透,只是在不同的时代对我有不同的称呼。因此在末了的时代,就是最后的一个时代来到之时,我的名仍然要改变,不叫耶和华,也不叫耶稣,更不叫弥赛亚,而是称为大有能力的全能的神自己,以这个名来结束整个时代。我曾经叫过耶和华,也曾经被人称为弥赛亚,人也曾经爱戴我叫我救主耶稣,今天我已不再是人以往所认识的耶和华和耶稣,而是在末世重归的、结束时代的神,满载着我的所有性情,而且满有权柄、尊贵、荣耀地兴起在地极的神自己。(摘自《话在肉身显现·“救主”早已驾着“白云”重归》)神的话让我懂得了神的名是因着神的工作而有的,神的每步作工都不重复,取的名也不一样,每个名代表一个时代、一步工作,代表神在本时代所发表的一部分性情……听姊妹交通到晚上十点多钟,我还满有精神,根本不像一个正在大病中的人,我深知这是神的能力在托着我,是神特殊的引导带领将我从罪恶之中拉了出来,带到了全能神面前。

第二天,姊妹要回沈阳市,我步行三里多路把姊妹送到车站。过了几天,姊妹又专程来看我,这次姊妹走时,我竟抱着四岁的孙子送她走到车站。感谢神!我接受全能神后,没有吃药、打针,身体就一天天康复痊愈了。回想以往一幕幕抵挡神的情景,我真是追悔莫及、肝肠寸断,我俯伏在地向神祷告:“全能神啊!我是一个信你却不认识你还抵挡你的法利赛人,我听见了你的声音,能来到你面前,实在是蒙了你的拯救。神啊!感谢你宽恕赦免了我的罪恶,我愿将余生全部献给你,哪怕是做牛做马,只要能为你效力我心甘情愿。神啊!我愿尽上自己的本分,传扬你的国度福音,无论怎么苦怎么难,也要把那些与我一样受带领欺骗蒙蔽,仍在抵挡、拒绝你的弟兄姊妹带到你面前,安慰你的心……”

之后,我把自己如何被全能神话语征服的经历讲给教会的弟兄姊妹听,二十多个弟兄姊妹陆续归回到了全能神面前。三个月后,原派别的带领知道了此事,特意来把接受全能神的弟兄姊妹召聚到一起,作了大量反面宣传,又是亵渎又是毁谤,还“苦口良言”劝我们,但在真理与事实面前,那些谣言、谎话都失去了作用。与全能神教会的弟兄姊妹接触三个月,我们看清了反面宣传中所谓的“淫乱”“暴行”都是别有用心的人对全能神教会无中生有的诬陷、毁谤,我们亲眼目睹了全能神教会的弟兄姊妹个个端庄正派,人人寻求真理,追求生命。而且全能神的话说:“家有家规、国有国法,更何况神的家呢?不更有严格的标准吗?不更有行政吗?人可以自由随便,但神的行政却不让人随意‘改动’,神是不容人触犯的神,神是击杀人的神,这些难道人不知道吗?(摘自《话在肉身显现·对不行真理之人的警告》)人有败坏性情,更有情感,所以配搭事奉一律禁止异性单独配搭,若发现一律开除,谁也不行。(摘自《话在肉身显现·国度时代神选民必须遵守的十条行政》)神的话说得这么清楚明白,哪一个真心要神的人敢不要命触犯神呢?事实面前弟兄姊妹辨明了真伪,认定了全能神就是主耶稣的重归,谁还会听信谣言的蛊惑而放弃真道离开真神呢?带领看我们态度如此坚决,就在讲台上公开弃绝我们。后来还写信给凡是我去过的教会,说我被“东方闪电”拉走了,告诉他们一律不许再接待我,还造谣说我们聚会挡窗帘,男女在一起鬼混……这样,我的“大名”轰动了击鼓跳舞派,无论是亲戚、朋友,还是以往仰望我的信徒都躲着我,当我去给他们传福音时遭到的都是拒绝。不仅如此,带领又对我不信的儿子、儿媳说:“你爸妈信的是假基督,别看‘东方闪电’的人现在对你爸妈好,以后就会挖你爸妈的眼睛,让你们家破人亡……”吓得儿子、儿媳天天跟我们闹。带领还在我不信主的哥哥面前搬弄是非,导致哥哥第二天就跑来搅扰我们不让我们再信神。面对无知亲人的“爱心”与弟兄姊妹的弃绝,我深深地体会到神此次道成肉身作工的艰辛,更加恨恶自己以往听信带领的谣言、鬼话,而疯狂地抵挡、定罪全能神末世作工的种种恶行,也使我对主耶稣所预言的:“因为人子在他降临的日子,好像闪电从天这边一闪直照到天那边。只是他必须先受许多苦,又被这世代弃绝。(路加福音17:24-25) 这话有所体悟,同时也使我更加定真了全能神就是主耶稣的再来,坚定了我跟随全能神走到底的信心!

上一篇: 78 苏 醒

下一篇: 80 忆往日不堪回首 思今朝救恩浩大

基督徒如何才能摆脱罪的捆绑,得着洁净?欢迎联系我们,帮你找到路途。
通过Messenger与我们联系
通过WhatApp与我们联系

相关内容

11 昨日的抵挡 今日的悔恨

我原是恢复流的一名中层带领,1985年我蒙召归主后,就一直在主的恢复流里。我一直认为圣经是一本生命书籍,其中的每句话、每一个字都是神所默示的,神六千年来对人类的美善心意全在圣经里向我们显明了,因此我视圣经如自己的命根子,更对能给我们带来“拔高异象”的李弟兄崇拜有加。我总认为神借着李弟兄已将六十六卷圣经的奥秘揭示完了,所有的奥秘、精华全向我们显明了,什么时候敌基督定盟约,什么时候建圣殿,主什么时候回来,把我们提到哪里,时间、地点统统告诉了我们,我们只需聚会、顺服,只等启示应验时我们被提、作王掌权了。

7 一个罪孽之子的忏悔

我原是三班仆人派的一名教会柱石,经过几番周折,终于在1999年5月跟上了神末世的新工作。回想自己以往的所作所为,我真是无地自容,愧对神的爱,愧对弟兄姊妹。同时,心里也充满了感激之情,感谢神在我最痛苦、最迷茫之时,向我伸出了拯救之手,使我灵得供应,重得复苏,终于认识了神末世的作工,认识了全能神就是耶稣的再来而回到了神家。下面是我对自己亲身经历的自述,望所有等待主重归的弟兄姊妹以及那些在十字路口徘徊的弟兄姊妹能从中有所启发,早日来到神的面前,因我曾是你们中的一员,也曾是受蒙蔽者中的一个。

2 昨日曾疯狂抵挡定罪 今日愿肝脑涂地效力

我是贵池市因信称义派的一个带领,在我没接受全能神末世作工之前,也和所有的弟兄姊妹一样,一直苦盼主耶稣二次再来,但因着上面大带领时时敲“警钟”和圣经上“末世必有许多假基督出现”这话,使我成了一个抵挡、定罪神末世作工的人。想起这些,心里十分内疚,下面我把自己的亲身经历和弟兄姊妹说说,以便弟兄姊妹引以为戒,能早日回到神的家中。

设置

  • 文本设置
  • 主题背景

纯色背景

主题背景

字体设置

字号调整

行距调整

行距

页面宽度

目录

搜索

  • 本篇搜索
  • 本书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