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能神教会App

聆听神的声音,喜迎主耶稣重归!

欢迎各国各方渴慕真理寻求神显现之人来考察

我是怎么被神话语征服的

纯色背景

主题背景

字体设置

字号调整

行距调整

页面宽度

0个搜索结果

没有相关的搜索结果

80 忆往日不堪回首 思今朝救恩浩大

黑龙江省 齐淑芬

我叫齐淑芬,出生在世代奉教的天主教家庭,从小就受着老一辈人的熏陶,从早到晚、不分冬夏地守斋念经,办告解,领圣体,一直这么持守着,从未间断,自以为这样就是对天主忠心了。然而,我做梦也没想到,当天主耶稣重返肉身时,我竟不择手段、极其疯狂地抵挡他,辱骂他,亵渎他……如今我是追悔莫及,但泪水洗不去我的罪恶,千言万语也诉说不完神对我的爱。以往我抵挡全能神的一幕一幕又浮现在眼前……

1999年,我去扎兰屯市避静,神父告诉我们说:“现在有一伙人传‘东方闪电’,他们说天主回来了,还是女性。我已经详细考察过了,他们是异端,谁若接受了他们的道,就不领圣体了,也不办神工了,也不念经了。他们的书里还有药,一看就迷糊,想不接受都不行,而且他们专给信德好的教友传福音。你们可得小心哪,咱们都是老奉教的,要是进到那里就完了……”说着说着神父就哭了起来,我们都被神父的“真诚”给感动了,纷纷表态决不会接受“东方闪电”。我当时心想:人家神父为了什么呀,一辈子连家都没有,还不都是为了我们嘛,就是为了神父我也不能接受“东方闪电”。

从那天开始,我就与“东方闪电”结下了不共戴天的仇恨,开始无偿地做了一名忠心的“护教员”,见到教友就说:“‘东方闪电’真是害人不浅哪!你们可别接受呀!神父为了教会都急哭了……”并把神父说的话向教友诉说一遍,“忠心耿耿”地护起教来。每到一处教会我都会不厌其烦地向别人讲述我听来的谣言。为了不让教友听“东方闪电”的道,我越说越离谱,还无中生有、添枝加叶地说了许多根本就不存在的事,以此来表示我对天主的忠心。

2003年夏天,我去龙江县大女儿家。当听说那里有几个教友接受了全能神,还有的人离开家去尽本分了,我就急忙跑到这些人家里去劝阻,没见到这几个教友,我就对他们的亲属添油加醋地说了不少关于“东方闪电”的坏话。之后,我又捏造谣言恐吓当地的其他教友,说:“‘东方闪电’害人不浅哪,你如果接受他们的道就会家破人亡,因为他们不要家和孩子……”并假惺惺地装出一副忧虑、担心他们的表情。其中有想考察的教友被我的“爱心”感化了,不敢再寻求了,把书退了回去。

2003年10月,我不在家,我儿子接受了全能神的末世福音,跟上了神的新工作。我回来后,儿媳妇说:“妈,万里接受‘东方闪电’了,而且每天都看书、听歌。”我一听,肺都要气炸了,心想:“东方闪电”真厉害啊,我在外边一直拦阻、防御,他们竟把福音传到我家里来了。我对儿媳妇说:“赶紧把书和磁带找出来,趁他不在家,把书和磁带毁掉,免得再害人。”书找到后,我毫不犹豫地把书撕碎扔在了炉子里,并把磁带毁坏给孩子玩。烧书后,我的心里就有一种莫明其妙的恐惧感,而且心里总有一种不着底的感觉,很不平安,但就这样我仍不知醒悟。后来,一个教友来给我传全能神的末世福音,我不但不接受,还恶狠狠地骂道:“你们真不要脸,不但迷惑了我儿子,还想来迷惑我,告诉你,想传我?你就死了那条心吧,连门儿都没有!”教友还想给我讲,我一下就急眼了,说:“走不走?你不走我就打110报警了。”教友流着泪对我说:“姊妹,你考察考察吧!”我根本就不理会她的恳求,连拖带拽把她拉出了门外。

因着我的疯狂抵挡,报应终于临到了我。先是我丈夫突然得了癌症,不久就死了;接着,2004年1月24日儿媳妇临产,却生下了一个死孩子。这接踵而来的打击使我陷入了极度的痛苦中,我的下身也开始流起了血。儿子在我烧了神话书后,再也不像以往那么追求了,整天喝酒;儿媳妇被孩子的事搅得心灰意冷,失去了生活的勇气。而我呢?心里悲痛、绝望,又不能和儿女们说,只有强打精神支撑着。正当我们一家人都走投无路,失去信心与生活的勇气之时,全能神再次伸出拯救之手,把我从死亡的边缘拉了回来。

2004年2月25日,我去黑河市亲属家串门,遇见了传神末世福音的张弟兄,他给我讲了天主已回来作了收割、扬场的工作。我想起神父说的话,便问道:“天主怎么能是女性呢?我们不是常称天主为‘子’吗,这是怎么回事呢?”弟兄说:“我们不妨看一下圣经是怎么说的。”他便翻到若望福音4章24节:“天主是神,敬拜他的人,应当以心神以真理去朝拜他。”又翻到若望福音14章10节:“你不信我在父内,父在我内吗?我对你们所说的话,不是凭我自己讲的;而是住在我内的父,作他自己的事业。”结合这两节经文,弟兄谈道:“一说天主是神,就是圣神,圣神本是无形无像的神,根本没有性别的划分,只不过因着需要道成肉身作拯救工作,神才取了受造人类的外壳,或是成为男性或是成为女性。就如吾主耶稣天主是圣言成了血肉,取了男人的形像作钉十字架的工作,但我们不能因此定规天主就是男人。同样,末世全能神道成肉身取了女人的形像来作话语审判的工作,我们也不能说神就是女人。男人、女人是针对受造之物说的,天主并不是受造人类中的一员,不管天主道成肉身取男性或女性的形像作工,实质都是神,作的都是神自己的工作。我们信神就是信神的实质,就是来接受神的拯救工作的,不应该对神道成肉身的性别有观念或定规,如果那样的话就太没理智了。受造之物怎能看透造物主的工作呢?又怎能让造物主按我们的意思去作工作呢?天主取什么形像作工,那是造物主自己的事,我们不应当给造物主做谋士。”弟兄的交通使我放下了对神道成肉身成为女性的观念。我又问道:“既然你们传的是天主自己的工作,那为什么你们也不办神工,不领圣体,不做弥撒了呢?”弟兄针对我的提问给我读了几段全能神的话:“今天对人的要求与以前不一样,与对律法时代那些人所要求的更不一样。在以色列作工对律法下的人是怎么要求的呢?就是他们能守住安息日,守住耶和华的律法即可,到安息日谁也不干活,谁也不能违背耶和华的律法。现在就不同了,到安息日照样干活,该聚会就聚会,该祷告就祷告,一点不受辖制。在恩典时代那些人都得受浸,还禁食、掰饼、喝酒、蒙头、洗脚,到现在这些规条都废去了,对人有了更高的要求,因神的工作不断进深,人的进入也不断拔高。……因为时代转移了。圣灵是随着时代作工作,并不是随意作工作,也不是套规条作工作,时代转移了,新的时代必然带来新的工作,每一步工作都是如此,所以,他的工作从来都不重复。”(摘自《话在肉身显现·道成肉身的奥秘 四》)“神作工的原意本是新的、活的,并不是旧的、死的,他让人持守的是分时代、分阶段的,并不是到永远的、一成不变的,因他是使人活而新的神,不是让人死而旧的魔鬼,这一点你们还不明白吗?你对神有观念而且放不下,是你的脑袋不开窍,并不是神的作工太没道理,也不是神的作工不近人意,更不是神总是‘不务正业’。你的观念放不下,是你的顺服成分太少,而且没有一点受造之物的样式,并不是因为神对你过不去,这一切都是你造成的,与神毫无一点关系,一切的苦楚、祸端是人造成的。神的意念总是好的,他不愿让你产生观念,而是愿意让你随着时代的转移而更新、变化,而你却不识好歹,不是研究就是分析,不是神与你过不去,而是你对神没有敬畏的心,悖逆的心太大。一个小小的受造之物竟敢用神以前给的仅有的一点点微不足道的东西来反过来攻击神,这不是人的悖逆吗?可以这样说,人根本没有资格在神的面前发表自己的意见,更没资格随意摆弄自己那一文钱不值的臭的腐烂的文言汇语,更何况那些发霉的观念呢?不更是没有一点价值吗?”(摘自《话在肉身显现·认识神现时作工的人才可事奉神》)“很多人持守的态度就是:与以前的说法对上号了那就接受,若与以前的作工有不同之处那就反对、拒绝。”(摘自《话在肉身显现·认识三步作工是认识神的途径》)全能神的话使我茅塞顿开,是呀,我不就是如此吗!神是按时代的不同对人提出不同的要求,神的作工是新的、活的,在新时代到来时,神就会作新的工作,对人提出新的要求,旧时代的那些规条、作法就都废去了。人只有跟上神的新工作,按神的最新要求去实行,生命才能有长进,性情才能有变化。而我却持守着神作过的工作和旧时代的要求来跟神今天的新工作对号,对不上就不承认是神作的工作,我是多么无知、狂妄,差一点就成了当代的法利赛人呀。当我接过神话书又重新读到“一个小小的受造之物竟敢用神以前给的仅有的一点点微不足道的东西来反过来攻击神,这不是人的悖逆吗?”这句话时,一行热泪不由得从我眼角滚落下来。是呀,我一个小小的受造之物怎敢来分析造物主工作的对与错呢?这不是太没理智了吗?不更是对神的悖逆与抵挡吗?若不是神的怜悯,我早就因着自己的恶行死在神的惩罚之中了,还怎能有今天呢。在神话语的光照下,我看到了自己的悖逆与无知,也体尝到了神的爱与拯救,以往的那些观念都烟消云散了。

接受了神的新工作后,我的心情和以前大不一样了,心里充满了平安喜乐,我们家也不像以前那样死气沉沉了,生活有了生机,我倍感全能神的拯救之恩浩大无比,活在神爱的看顾保守之下真是幸福甘甜。不久,我先后去了内蒙、龙江县,想把神的国度救恩传给如同亲人的天主教的教友们,然而我看见了我昨天的影子,我被他们拒之门外,但在全能神的带领下,我不灰心,更不失望,有信心一定要把还未接受神末世救恩的教友们带到神面前,因为是全能实际的神把我从规条、观念中拯救出来,让我看见了蒙拯救的希望。我不能白白享受神的救恩,应竭力把全能神的末世福音见证给他们,以此来安慰神的心!

(此文章中的圣经来源:天主教圣经思高本)

上一篇:在罪恶之中挣扎的我听到了神的声音

下一篇:在真理面前我终于承认自己是恶仆

相关内容

  • 冲破网罗归向神

    91年夏天我信了耶稣,因着主的特别恩待,在教会读圣经,不久我就开始讲道了,后来又牧养教会、带领查经作奋兴的工作,就这样我便坐上了大带领的位置,接待我的家庭约有上百家,常去牧养的教会有70多处,交通范围有亳州市、怀远县、涡阳县、利辛县、宿县等地,因此我常常奔走在各处教会,同时,我也苦盼救主耶稣的二次降临。可是94年的春天,当两位姊妹把全能神末世作工传给我时,我不但不听还定罪、毁谤、亵渎,并把她们赶走。过了几天,她们又给我送来一本神话书——《救主早已重归》。当我看到书上说,主已经来到地上,而且还在中国作工时,我认为:不可能!便不假思索地把书烧掉了。

  • 全能神就是主耶稣的再来

    安徽省 汪洋 我原是贵池市因信称义派的一名带领。在没有接受全能神末世作工之前,我也和所有的弟兄姊妹一样,一直苦盼主耶稣的再来,但因着大带领的警告和圣经上末世必有许多假基督出现的预言,我成了一个抵挡、定罪神末世作工的人。每当想起这些,我的心里就十分内疚、悔恨,下面是我自己的亲身经历。 1999年9月的…

  • 一个罪孽之子的忏悔

    我原是三班仆人派的一名教会柱石,经过几番周折,终于在1999年5月跟上了神末世的新工作。回想自己以往的所作所为,我真是无地自容,愧对神的爱,愧对弟兄姊妹。同时,心里也充满了感激之情,感谢神在我最痛苦、最迷茫之时,向我伸出了拯救之手,使我灵得供应,重得复苏,终于认识了神末世的作工,认识了全能神就是耶稣的再来而回到了神家。下面是我对自己亲身经历的自述,望所有等待主重归的弟兄姊妹以及那些在十字路口徘徊的弟兄姊妹能从中有所启发,早日来到神的面前,因我曾是你们中的一员,也曾是受蒙蔽者中的一个。

  • 昨日的抵挡 今日的悔恨

    我原是恢复流的一名中层带领,1985年我蒙召归主后,就一直在主的恢复流里。我一直认为圣经是一本生命书籍,其中的每句话、每一个字都是神所默示的,神六千年来对人类的美善心意全在圣经里向我们显明了,因此我视圣经如自己的命根子,更对能给我们带来“拔高异象”的李弟兄崇拜有加。我总认为神借着李弟兄已将六十六卷圣经的奥秘揭示完了,所有的奥秘、精华全向我们显明了,什么时候敌基督定盟约,什么时候建圣殿,主什么时候回来,把我们提到哪里,时间、地点统统告诉了我们,我们只需聚会、顺服,只等启示应验时我们被提、作王掌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