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能神教会App

聆听神的声音,喜迎主耶稣重归!

欢迎各国各方渴慕真理寻求神显现之人来考察

我是怎么被神话语征服的

纯色背景

主题背景

字体设置

字号调整

行距调整

页面宽度

0个搜索结果

没有相关的搜索结果

83 狂妄的我终于俯伏在了全能神的宝座前

陕西省 彭林

我从小就跟着父母信了主耶稣。在文化大革命期间,看到许多信主的大人物都被下到监里,而我却安然无恙,我就觉得主太爱我了,我可能就是主看中的心肝宝贝,所以在地上才没人敢动我。为此,我视自己为“天之骄子”,故而轻世傲物,目空一切。记得1978年,三自教堂的头目王某某和几个县级领导来宝鸡市对付我们家庭教会,当王某某说信主要根据宪法时,我怒不可遏,与他争辩道:“这样信主到底算对宪法忠心还是对主忠心?……”此举使我的大名在整个老地方教会传开了,我似乎成了英雄典范。从此,弟兄姊妹对我甚是仰望,每次聚会若我不去,他们就感到很失望,还有的人坐车专门来听我讲道,并为我的讲道叫好。这更让我拎不清自己的斤两了,我自诩在信神道路上从未摔过跤,认为自己已经被神得着了。没承想,当神末世降临呼召我回归时,我却拒绝、抵挡、不理会,站在高位上以藐视的眼光横扫一切。直到2001年4月,我才仆倒在全能神的面前。

早在1997年我第一次听到“主已回来”的消息时,我不以为然,也没有去寻求,反而认为这都是无稽之谈、旁门左道。同年春季,我在一次同工会上听到了更多有关“东方闪电”的传闻,他们说:“‘东方闪电’的人说主已回来了,这根本不可能。他们很厉害,手段残忍,不接受就剜眼珠、割耳朵,传播速度极快,犹如风暴一样要席卷整个基督教,很多根基稳固的人都已经被迷惑走了,我们不能轻视……”对这些漏洞百出的荒诞的谣言,我不但没有怀疑,反而相信这是千真万确的事实。当时我狂傲地想:神把我视为“珍宝”,“东方闪电”对我来说都是小打小闹。同时在心里又充满了挑衅:“东方闪电”你们若真有本事,就当面来给我传,我不怕,有胆量就冲着我来,看我怎样把你们驳倒,我让你们有来无回。回到本地后,我将自己听到的谣言全盘搬给弟兄姊妹。

1998年冬季的一次聚会,来了两个河南的弟兄,当时我没太在意。过了几天,我们教会的齐弟兄暗地里对我说:“那两个河南人已经在我家住了五六天了,最后他们跟我说主已回来作了新的工作,我就生气地把他们赶走了。”我赞许地点了点头,笑了笑说:“你做得好!对这种传异端的人就该毫不留情地赶走。”

一星期后,我们到另外一处教会,那两个河南人又出现了,我非常气愤,心想:你们也太胆大了,敢在我们这儿到处迷惑人,小毛孩子,来之前也不打听一下我们教会的历史(原是英国戴德生亲自建立的教会,至今已有一百年左右的历史),凭你们那两下子还想偷我的羊……虽然当时有一百多人在场,但他俩的一举一动我都清楚地看在眼里。当大家都坐定之后,我便给他们来了个突然袭击,我手指着那两个弟兄大声宣布:“大家都看那两个人,他们是传异端的,弟兄姊妹,赶走他们!”两个弟兄还没来得及传神的新工作就被我逼走了。

十多天后,我听说本教会有个叫张彼得的弟兄接受了神的新工作,我就和几个同工去对付他。见到张彼得后,我们都围住他,我先挖苦他说:“你信了多年主,为什么要走异端?你还叫‘彼得’,你配吗?彼得能这么没根基吗?你说你的根基是沙土还是磐石?人家一迷惑你就信了,像样吗?我看你还是早点换个名字,赶快悬崖勒马。”其他几个同工也你一言我一语地指责他。张弟兄没有还口,只是笑了笑便离开了。

1998年10月,我在河南巩县讲道时,一个姊妹对我说:“有人送给我一本书,请你给我鉴定一下对不对。”我一看书名,顿时有关“东方闪电”的各种传闻涌上心头,我一下子将书扔给她,愤怒地说:“快把书扔掉,不能保存!”后来,我又指使人把神的亲口说话扔在火里烧了。

一个月后,我接触了恢复流的弟兄姊妹,他们送给我一本恢复版圣经和生命读经等书籍。在老地方教会,我只是浅显学习了一些李常受的解经,这次能得到全部的信息,我真是如获至宝。但我们教会多数的同工却公开反对恢复流,通过一次次的竭力争辩后,我和几个同工毅然加入了恢复流。当我系统地阅读了李常受的信息后,我认为这下在信神道路上可算走到顶峰了,没必要再往前寻求了。我辛辛苦苦多少年,终究被神得着了,唉!只不过现在神还没回来,要不然我早就被驾着白云而来的主提到身边了。

神的新工作在如火如荼地进行,可作为受造之物的我却认定自己已经追求到顶点了,我完全处在不可一世、目空一切的状态下。想给我传神新工作的弟兄姊妹,因担心见面后,我会狂妄得失去理智而更严重地亵渎神、抵挡神,就没有实际地与我接触,可我得知后却归结为他们听见我的威名就“闻风丧胆”了。

2000年年底,我们恢复流决心把福音从陕西经过甘肃扩展到新疆,甚至还要传到俄罗斯,因为李常受曾预计在三十年之内要征服整个基督教。2001年4月,我去兰州扩展福音,在一个接待家遇上一个同派别的弟兄,与他交谈了两天一直很投机,可后来他却说主回来了,我一听这话立时意识到这是碰到“东方闪电”的人了。“好啊!以往只是听说‘东方闪电’如何厉害,一听他们的道就会受迷惑,许多信主多年有根基的人都败在他们的手下,今天还真和我正面交锋上了,我倒要看看他们是怎么个迷惑法!”想到此,我就泰然自若地听任弟兄讲。五天的交谈和见证,我不但没抓住任何把柄,反倒大开眼界,发现了自己信神的许多错谬观点。但我心里还是不服,就想把整个内幕实情完全弄明白,他们便专门为我找了一个接待家,让我安心读全能神的话语。诡诈的我还想趁此机会弄清“各宗各派为什么那么多人都说‘东方闪电’的人会打人、剜眼珠、割耳朵”,在这种存心的支配下,我时刻窥视着他们的一举一动。

去接待家的当天,我见接待家有一个天真、活泼、可爱的小女孩,可第二天小女孩突然不见了,我问接待家的姊妹后才知道,为了不影响我读神的话,她把孩子送到她娘家去了。我的良心深受触动,这才静下心来和弟兄姊妹一起读神的话,认真寻求。在读的过程中有两段神的话使我深有感触。神的话说:“神能降卑到一个地步,在这些污秽败坏的人身上作他的工作,成全这班人,神不仅道成了肉身与人同吃同住,牧养人,来供应人的所需,更重要的是在这些败坏不堪的人身上作他极大的拯救工作、极大的征服工作,他来到大红龙的心脏,来作这些最败坏的人,让人都变化更新。神所受的极大的痛苦,不仅是道成肉身所受的苦,最主要是神的灵受了极大的屈辱,他卑微隐藏到一个地步成了一个普通的人。他道成肉身取了一个肉身的形像,让人看见他有正常人性的生活,有正常人性的需要,这就足以证明神已经降卑到了一个地步。神的灵实化在了肉身,他的灵那么至高、伟大,但他却取了一个普通的人、渺小的人来作他灵的工作。从你们每个人的素质、见识、理智、人性方面、生活方面来说,你们太不配接受神这样的工作,太不配让神为你们受这么大苦了。神太高大了,神至高到一个地步,人卑贱到一个地步,但神还在人身上作工,不仅道成肉身来供应人,跟人说话,而且还与人生活在一起,神太卑微了,太可爱了。”(摘自《话在肉身显现·注重实行的人才能被成全》)“你们想知道法利赛人抵挡耶稣的根源吗?你们想知道法利赛人的实质吗?他们对弥赛亚充满幻想,而且他们只相信弥赛亚会来却不追求生命真理,所以他们到今天还在等待弥赛亚,因为他们并不认识生命的道,也不知道什么是真理的道,你们说他们这样的愚顽、这样的无知会得到神的赐福吗?他们能见到弥赛亚吗?他们抵挡耶稣是因为他们不认识圣灵作工的方向,是因为他们不认识耶稣口中所说的真理的道,更是因为他们并不了解弥赛亚的缘故,就因为他们并未见过弥赛亚,并未与弥赛亚相处,所以他们都犯了空守弥赛亚的名却不择手段地抵挡弥赛亚的实质的错误。而这些法利赛人的实质则是顽固、狂妄、不服从真理,他们信神的原则是:无论你讲的道有多高,无论你的权柄有多高,只要你不叫弥赛亚那你就不是基督。他们这样的观点是不是很谬妄,是不是太荒唐?我再问你们:你们对耶稣没有丝毫的了解,那么你们是不是极容易重犯当初法利赛人的错误呢?你会分辨什么是真理的道吗?你真会保证你自己不会抵挡基督吗?你会随从圣灵的作工吗?如果你不知道自己会不会抵挡基督,那我说你已是在死亡的边缘中生活了。不认识弥赛亚的人都能做出抵挡耶稣、弃绝耶稣、毁谤耶稣的事来,不了解耶稣的人都能做出弃绝耶稣、辱骂耶稣的事来,而且更能将耶稣的再来看成是撒但的迷惑,更多的人将会给重返肉身的耶稣定罪,你们不感觉害怕吗?你们面临的将是亵渎圣灵、撕毁圣灵向众教会的说话、唾弃耶稣口中所发表的言语。你们如此的昏沉又能从耶稣得着什么呢?你们如此执迷不悟怎么能明白耶稣驾着白云重返肉身的工作呢?我告诉你们,那些不领受真理却一味地等待耶稣驾着‘白云朵朵’降临的人定规是亵渎圣灵的人,这些人定规是灭亡的种族。你们只想得着从耶稣来的恩典,只想享受天堂的福乐境地,却从来不听从耶稣口中的言语,从来不领受耶稣重返肉身时所发表的真理。你们拿什么来交换耶稣驾着白云重归的事实呢?是你们屡次犯罪却又口头认罪的诚心吗?你们拿什么来献给驾着白云重归的耶稣作祭物呢?是你们高举自己的多年作工的资本吗?你们拿什么来让重归的耶稣信任你们呢?是你们那不顺服任何真理的狂妄的本性吗?”(摘自《话在肉身显现·当你看见耶稣灵体的时候已是神重新更换天地的时候了》)神的话一字一句扣人心弦,使我灵得复苏,不禁仆倒在神面前:“神啊!我对不住你,这真的是你吗?你真的回来了吗?难道被我定为异端的‘东方闪电’真的是你道成肉身的作工?神啊!想到我从小信你,风风雨雨历经四十多个春秋,从你得到了数算不完的恩典,可我却拿这些当作自己狂妄自大的资本,总以为自己是一个与众不同的爱你至深的人,但对你的作工却从来都是不理也不睬,甚至还恶毒地将你赐的生命话语扔在火堆里,我真是连牲畜都不如!全能神啊!今天我才看到你的伟大,你为人类的无私奉献,你为了拯救我们这些忘恩负义的人忍受那么多痛苦与屈辱,神啊,你太可爱了!你道成肉身尚且卑微,败坏的我又有何尊贵,有何资历在你前张狂?过去的一切虽不能磨灭,但我愿从头再来,在我的余生之中好好还报你的爱。”在圣灵的引导开启下,我逐步定真了全能神的工作。

临走时,我对接待家的姊妹说:“我们来你家这么长时间,给你增加了很大负担。”她流着泪依依不舍地说:“我能接待弟兄姊妹是全能神对我的高抬,弟兄能定真全能神的工作,我太高兴了!我希望弟兄能再来,因在神爱里我们都是一家人。”我的心再次被触动,我信主多年从没见过有这么大爱心的信徒,她那发自肺腑的话感动得我流下了泪。这时,在她家的一幕幕情景也浮现在我眼前:我们七八个人在她家一住就是十几天,她从未发过一声怨言,一日三餐都按时为我们做好,每顿饭都炒几盘好菜,我们吃饭时她跑来跑去地端菜舀饭,上顿剩下的饭菜她自己默默地吃……我怎么能把这么善良的人认为是剜眼睛、割耳朵的刽子手呢?他们若真那么残忍,为何还要那般热情地照顾我们呢?全能神啊!你太奇妙了,你让我们素不相识的人如此心连心,这是你全能的印证呀!看见你已作成的事实,我彻底定真了你的工作,也真正看清了谣言的虚假性。弟兄姊妹是这样地爱心待人,可我当初却是非不分、黑白颠倒,险些与你失之交臂,酿成千古之痛!神啊!多亏你及时的拯救,使我有幸接受你的末世救恩,我感谢赞美你,愿竭尽全力地尽上一个受造之物的本分,来还报你的拯救之恩。

上一篇:全能神拯救了我这瞎眼无知之人

下一篇:唯有全能神的话语才能拯救我

相关内容

  • 冲破网罗归向神

    91年夏天我信了耶稣,因着主的特别恩待,在教会读圣经,不久我就开始讲道了,后来又牧养教会、带领查经作奋兴的工作,就这样我便坐上了大带领的位置,接待我的家庭约有上百家,常去牧养的教会有70多处,交通范围有亳州市、怀远县、涡阳县、利辛县、宿县等地,因此我常常奔走在各处教会,同时,我也苦盼救主耶稣的二次降临。可是94年的春天,当两位姊妹把全能神末世作工传给我时,我不但不听还定罪、毁谤、亵渎,并把她们赶走。过了几天,她们又给我送来一本神话书——《救主早已重归》。当我看到书上说,主已经来到地上,而且还在中国作工时,我认为:不可能!便不假思索地把书烧掉了。

  • 一个罪孽之子的忏悔

    我原是三班仆人派的一名教会柱石,经过几番周折,终于在1999年5月跟上了神末世的新工作。回想自己以往的所作所为,我真是无地自容,愧对神的爱,愧对弟兄姊妹。同时,心里也充满了感激之情,感谢神在我最痛苦、最迷茫之时,向我伸出了拯救之手,使我灵得供应,重得复苏,终于认识了神末世的作工,认识了全能神就是耶稣的再来而回到了神家。下面是我对自己亲身经历的自述,望所有等待主重归的弟兄姊妹以及那些在十字路口徘徊的弟兄姊妹能从中有所启发,早日来到神的面前,因我曾是你们中的一员,也曾是受蒙蔽者中的一个。

  • 谣言差点使我成了撒但的殉葬品

    我原是召会的一名同工,2001年12月归到全能神面前,下面就是我由抵挡到接受全能神末世作工的一些片段回顾。

  • 昨日的抵挡 今日的悔恨

    我原是恢复流的一名中层带领,1985年我蒙召归主后,就一直在主的恢复流里。我一直认为圣经是一本生命书籍,其中的每句话、每一个字都是神所默示的,神六千年来对人类的美善心意全在圣经里向我们显明了,因此我视圣经如自己的命根子,更对能给我们带来“拔高异象”的李弟兄崇拜有加。我总认为神借着李弟兄已将六十六卷圣经的奥秘揭示完了,所有的奥秘、精华全向我们显明了,什么时候敌基督定盟约,什么时候建圣殿,主什么时候回来,把我们提到哪里,时间、地点统统告诉了我们,我们只需聚会、顺服,只等启示应验时我们被提、作王掌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