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能神教会App

聆听神的声音,喜迎主耶稣重归!

欢迎各国各方渴慕真理寻求神显现之人来考察

我是怎么被神话语征服的

纯色背景

主题背景

字体设置

字号调整

行距调整

页面宽度

0个搜索结果

没有相关的搜索结果

86 昔日与神为敌飞扬跋扈 今日俯首神前愧悔无地

黑龙江省 王立民

1995年我因病归向了主耶稣,我的病很快得到了主的医治。为此我十分追求,常常宁可不上班不要工资也要去附近的村屯传福音,一年后我就成了真理教的讲道人。

1998年,我们教会日渐荒凉,嫉妒纷争、拉帮结伙的事屡见不鲜,每次聚会都成了一种仪式。看到这种景况,我竭力地想凭借自己的能力来化解这些矛盾,但结果却适得其反,我也被卷入了嫉妒纷争的漩涡之中。就在这时,我认识了召会的一位长老,为了追求做得胜者,我从真理教进入了召会。刚开始我看了许多李弟兄写的“生命读经”,觉得真是大开眼界,但在一年半后我渐渐厌倦了,因为每次集调(大型聚会)不是讲李弟兄多年前写的信息,就是看录像,根本就没有一点脱罪的实行路,而且召会内部的嫉妒纷争也很严重。我失望了,多次跪在主前苦苦呼求:“主啊,李弟兄讲的信息的确高过各宗各派的道,但他所倡导的‘呼喊主名就能胜过环境’之说,在我自身的经历中并没有得到印证。主啊,我多么渴望知道我们究竟怎样做才能蒙你称许,我们总是活在白天犯罪、晚上认罪的光景中,当你回来接我们时,我们不都成了地狱之子了吗?主啊,现在我们每一天的心思意念都是为自己打算,可是我们又胜不过罪,怎么办啊?主啊,我真觉得无路可走了……”

2001年秋,我们召会的长老(管辖四个小区)在电话中带着恼火的口气跟我说:“如果某某弟兄和某某姊妹到你家去,你绝对不能接待他们,他们已进入‘东方闪电’了。”第二天,长老又专程到我家对我说:“弟兄啊,‘东方闪电’传神已来了,还是女性。这伙人什么都干,是属于黑社会性质,你要什么他们给你什么,你要是不听他们的,轻则打折你胳膊腿,重则把你塞到麻袋中扔到河里……”听了长老的这番话,我不由得对“东方闪电”打心里恨了起来。于是,我积极地给长老出谋献策:“咱要想防‘东方闪电’,首先得办一个抵挡‘东方闪电’的培训班,以问答的形式来培训。比如,咱问弟兄姊妹‘有人说神来了,并且是道成肉身,还是女性,你相信吗?’如果弟兄姊妹回答不上来或是疑惑,咱们就从圣经里找出章节来驳斥‘东方闪电’。”长老赞许地点头同意。

我第一次与“东方闪电”的人“短兵相接”是在2001年10月30日。那天,有两个姊妹和一个弟兄到我家来,给我见证神已重返肉身来作审判洁净的工作,我不等弟兄详说就劈头盖脸地冲他一阵呵斥:“停!你们讲的这些骗得了别人,但骗不了我,你们传神已道成肉身,而且还是女性,这是绝对不可能的!神是男性怎么会是女性呢?你们这些人太愚昧无知了,连神是男性是女性都弄不明白,还出来传什么末世福音呢?我劝你们还是哪儿凉快到哪儿去吧,我实在没时间听你们胡说八道。今天我也不打你们也不骂你们,赶快给我走!我沉不沉沦不用你们操心,你们不要再来打扰我,否则别怪我不客气!”

第二天正好是星期天,弟兄再次到我家来找我,我故意不给他开门,他给我打电话我也不接。次日一早,我刚到单位不到一个小时,弟兄又到单位来找我。他百般好言相劝,希望我能抽点时间一起交通交通,我气急败坏地对他说:“你们‘东方闪电’的人脸皮真厚!前天我不是对你们说了吗,不要再来打扰我,怎么还来?我没时间跟你交通,你请自便吧,恕不远送!”说完,我回到电工室,“砰”的一声把门关上了。

一个多月后,一位从绥化来的姊妹又找到我单位来给我传神的新工作。我见这位姊妹身材瘦小,穿得又很单薄,立刻心生毒计,对她说:“姊妹,请你在外面等一下。”我回到屋里,脱下工作服,换上厚厚的军工皮鞋,戴上羊绒的棉帽,披上棉大衣。经过一番“全副武装”之后,我昂着头、挺直腰板走出来对那位姊妹说:“既然你远道而来,来一次也不容易,那你就尽情地说吧,我现在洗耳恭听。”十二月的东北气温已到了零下二十多摄氏度,在凛冽的寒风中,姊妹冻得脸色苍白,嘴唇已没了血色,瘦小的身体在不停地颤抖着,但她仍是认真地跟我谈着:“弟兄啊,要接受神末世的这步新工作,首先得放下我们头脑里的那些想象、观念。我们先从神的三步作工谈起……”我心不在焉地点头应付着,心里却在想:“你们这些人不是脸皮厚吗?我就不信这大冷的天冻不透你脸上的肉。说什么三步作工,不等一步作工讲完就得把你冻跑,下次让你来你都不会来了。”那天的天气实在太冷了,我虽然穿着厚厚的防寒服,但不一会儿就感到冻脸冻脚了。最后,我先沉不住气了,说:“姊妹呀,咱们就长话短说吧。我们长老说了,你们是黑社会,是专门骗人钱财的。我劝你们不要再在我身上打什么主意了,你们就死了这条心吧,我是不会上你们当的……”尽管我当时还说了许多令人气愤的话,但那位姊妹仍是心平气和地对我说:“弟兄啊,你也是有思想的人,你好好想一想,若我们真是黑社会,是专门骗人钱财的,那我们要骗的对象也应该是那些大集团公司的总经理、董事长等有钱的人物啊。据我所知,弟兄只是一个普通的工人,家境并不怎么好,我们骗你什么呢?弟兄啊,说实话,若不是神爱的激励,我不会在这大冷天顶着寒风给你传福音的。你想想,有这样骗取钱财的黑社会吗?今天是神不愿你沉沦,才多次差遣我们来搭救你,希望弟兄你也不要把自己看得太高了,更不要认为自己明白点圣经知识就了不起了。弟兄啊,你若不经历全能神的这步工作,你就不会知道神现在的心意是什么,你就行不到神的心意上,你的生命性情就不会变化,等到神末世拯救人的工作结束时,咱只能遭受神的惩罚,你不觉得这对你一个事奉主多年的人来说是一件痛心的事吗?”听了姊妹的这番话,我觉得不无道理,不觉低下了头,狂不起来了,只好对她说:“今天天太冷了,我也快下班了,以后有机会我们再交通吧。”看着在凛冽寒风中渐渐走远的瘦小背影,我心里并无恶作剧得逞后的得意,倒有股说不出来的滋味。忽然,那瘦小的身影回转身来向我挥手,随着寒风送来她那微弱却真诚的声音:“弟兄,快进屋吧,外边冷啊,过两天我再来看你!”听到这话,我顿觉羞愧难当:我这样对待人家是不是有点太缺德了?

那天夜里我失眠了。一会儿,那位眼含热泪的弟兄向我倾吐的肺腑之言响在耳边:“弟兄啊,你不是赶走我这个人,而是弃绝了神对你的拯救啊!……”一会儿,那在寒风包围之中瘦小的身影又浮现在我眼前:“弟兄,快进屋吧,外边冷啊,过两天我再来看你!”我情不自禁地坐起来,凝思了好久:他们如果真的是长老所说的黑社会,他们会付出这样的艰辛吗?他们图的是什么呢?他们欺骗我这样一个在社会上既没有地位又没有金钱,甚至兄弟、同事、同学都瞧不起的人能得到什么呢?想到这儿,我跪在主前向主呼求:“主啊!你知道我是真心信你的,我愿跟上你的脚踪,但他们所传讲的是真是假我真的不知道。主啊!他们所传讲的若是真道,我失去了必会沉沦;他们讲的若是假道,我听信了仍会沉沦。我现在该怎么办呢?主啊!求你开启我,保守我,我现在知道自己不该没有一颗寻求的心,更不应该不分青红皂白地就把人家赶走。主啊,愿你给我们预备时间,我愿和他们作一次彻底的交通。”

12月10日,我和一个姊妹乘车来到一位弟兄家,这位弟兄给我的印象是谦卑、朴实、温和、坦诚,与长老对这些人的形容截然相反。弟兄对我说:“弟兄啊,你对全能神的末世作工在哪方面通不过,或有什么想法,我们来共同交通一下好吗?”我说:“你们说神道成肉身来了,还是女性,这两方面我都通不过,因为圣经上没有这两方面的预言。”弟兄说:“弟兄啊,我在没接受神的末世作工前和你有同样的想法,但是我们不能否认这样一个事实,神作事总是不符合人的思维和想象。耶和华神说:‘我的意念非同你们的意念,我的道路非同你们的道路。天怎样高过地,照样,我的道路高过你们的道路,我的意念高过你们的意念。’(赛55:8-9)这节经文里的‘你们的意念’就是指我们人大脑中的思维、想象、观念。如果神作的事出乎不了人的想象,那神还是神吗?弟兄啊,如果神再来是我们想象的那样以灵体来,向我们发声说话,咱人能听懂吗?”我摇摇头说:“听不懂。”弟兄说:“是的,如果灵直接向人类说话,如同雷轰、闪电、角声(参阅出19:16;约12:28-29),我们不但听不懂,还会遭到灵的击杀,因为我们被撒但败坏后都是污秽不堪的,不配来在灵的面前。(参阅出19:21-24)”听到这儿,我知道了主再来时不可能是灵体,可是道成肉身来也太让人不好接受了。于是我问:“圣经上有神再来时是道成肉身来的预言吗?”弟兄说:“有!约翰福音3章16节告诉我们,神第一次道成肉身是以‘独生子’的身份来在世上的,而希伯来书1章6节原文括号里的字说‘神再使长子到世上来的时候’。神第一次道成肉身来在世上称为‘独生儿子’,当他以‘长子’身份再次来到世上时,不言而喻仍是以肉身向人显现。因为灵不具备正常人性,不能称为‘儿子’或‘长子’。另外,我们也知道神第一次道成肉身时称为人子,‘人子’即指带有正常人性的肉身说的。在圣经中凡是有关主再次降临的经文里面都是说‘人子’,而不是‘灵体’。比如,马太福音24章30、33、37、39、44节,25章31节,路加福音17章24、26、30节。”弟兄接着说:“虽然圣经中有关于主再来时是道成肉身的预言,但我们不能总是用圣经中的预言来衡量、分析、判断神的工作。旧约圣经中没有预言有个叫耶稣的要来在世上拣选十二个门徒,医病赶鬼,最后上十字架,但谁敢说耶稣不是道成肉身的神呢?谁敢说耶稣作的工作不是耶和华神的工作呢?我们来一起听听第二次道成肉身的神是怎么说的吧。全能神说:‘神拯救人,并不是直接以灵的方式、以灵的身份来拯救人,因为他的灵是人摸不着、看不见而且也是人不可靠近的。以灵的角度来直接拯救人,人就没法得着他的救恩,若不是神穿戴一个受造之人的外壳,人也没法得着这救恩,因为人根本没法靠近他,就如耶和华的云彩无人能靠近一样,只有他成为受造的人,也就是他将他的“道”装在他要成为的肉身中,才能将这“道”亲自作在所有跟随他的人身上,人才能亲自听见他的道、看见他的道,以至于得着他的道,借此人才能被完全拯救出来。若不是神道成肉身,凡属血气的无一人能得着这极大的救恩,也没有一个人能蒙拯救的。若是神的灵直接作工在人中间,那人都会被击杀的,或者会因着人没法接触神而被撒但彻底掳去。’(摘自《话在肉身显现·道成肉身的奥秘 四》)”听了全能神的话语和弟兄的交通,我深受触动。以前我总认为自己明白很多,对神认识很深,甚至觉得自己是一个对神从创世以来作的所有工作都了如指掌的人,因此凭着自己的大脑思维和想象及自己明白的那点圣经知识,对神的第二次道成肉身横挑鼻子竖挑眼,对神的作工竟敢品头论足,现在看到自己真是狂妄至极、愚昧又瞎眼。如今我才明白,若是神的灵直接作工在人中间,那人都会被击杀的,或者会因着人没法接触神而被撒但彻底掳去。只有神道成肉身在人中间,人才能实际地与神接触,从神得着真理,从而脱离撒但的黑暗权势蒙神拯救。如果我仍是持守自己的观念,不接受道成肉身的神,那么我这个自认为为主作工多年必会得到冠冕的人,不也会因着拒绝、抵挡第二次道成肉身的神而被神击杀、惩罚成为地狱之子吗?

我对弟兄说:“听了你的交通及全能神的话语,对神末世以道成肉身的方式来,这个我能接受了,但我对神道成肉身是女性还是想不通,你能不能再给我交通一下?”

弟兄说:“弟兄啊,在交通这个问题前,我们首先得明白什么是‘基督’。”

我立刻说:“‘基督’是希腊文,译成中文就是‘受膏者’的意思。”

弟兄问:“你说大卫是不是受膏者?”

“当然是,是耶和华神借着先知撒母耳膏抹了他。”

“那亚伦是不是受膏者呢?”

“当然也是,诗篇中说到亚伦被神从发须膏抹到衣襟呢。”

“那我们能称大卫、亚伦为基督吗?”

“那不能。”

“为什么?”

“因为他们不是道成肉身的神。”

弟兄说:“弟兄,你回答得非常对,大卫、亚伦不能被称为基督,因为他们仅仅是被圣灵使用的人,而不是道成肉身的神,也就是说,只有道成肉身的神才能称为基督。‘基督’二字的精确译意就是神(圣灵)穿上肉身之意。基督虽有与人一样的外壳,但他的实质并不同于人,他的实质是灵,是道成肉身的神自己。耶和华神从未说过他是‘基督’,在旧约圣经里你根本找不到‘基督’二字。只有神(圣灵)穿上肉身以后,在新约里才有了‘基督’二字。约翰福音4章24节告诉我们‘神是个灵’,神是造物的主,他不属于受造的人类,没有性别之分,只有受造之物才有性别之分,如人有男女之别。如果有人说神是男性或是女性,这都不对,因为他把神——造物的主人为地给划分到受造之物的行列中了,这是对神的亵渎。神(圣灵)穿上男性肉身他里面的实质是神(圣灵),穿上女性肉身她里面的实质没变,仍是神(圣灵)。我们来听听全能神是怎么说的,全能神说:‘神所作的每步工作都有实际的意义。当初耶稣来的时候是男性,这次来的时候是女性,从这里你能看见神造男造女都能为着他的工作,而且在神那儿没有性别的划分。他的灵来了可以随便穿上一个肉身,这个肉身就可以代表他,不管性别是男是女,都可以代表神,只要是他道成的肉身。假如耶稣来了以一个女性的身份出现,就是说,当时圣灵感孕是个女婴,不是男婴,也照样完成那步工作。若是那样,现在这步工作就得换一个男性来作了,也同样完成工作,哪步作的都有意义,两步工作不重复但又不矛盾。当时耶稣作工称为独生子,一说“子”就是个男性,这步为什么不说独生子?因为按着工作的需要变换了不同于耶稣的性别。在神那儿没有性别的划分,他愿意怎么作就怎么作,他作工作不受任何辖制,特别自由,但哪一步都有实际意义。’(摘自《话在肉身显现·两次的道成肉身完全了道成肉身的意义》)‘在性别上,一个是男性,一个是女性,完全了道成肉身的意义。让人对神没有一点观念,即神能成为男性也能成为女性,道成肉身的神的实质没有性别划分,他造了男人也造了女人,在他来看没有性别划分。’(摘自《话在肉身显现·神所在“肉身”的实质》)”听了全能神的话对“神道成肉身的性别”方面的阐述及弟兄的交通,我觉得脸上直发烧,因为我想起自己曾定规神是男性,并对来我家传福音的弟兄冷嘲热讽,说他“连神是男性是女性都不知道,还出来传末世福音,真是太无知了”,现在我才知道真正无知的不是别人,正是我自己。正如圣经上所说的:“智慧存在聪明人心中……”“愚昧人张扬自己的愚昧。”(箴14:33,13:16)以前我把“神不能成为女性”作为我抵挡重返肉身之神的有力依据,并因此抓把柄攻击神、定罪神。记得有一次,我应三自教堂邀请去他们那里讲道,在讲台上我振振有词:“圣经上白纸黑字明明白白、清清楚楚地告诉我们圣父、圣子,神明明是男性,怎么又来了个女性呢?”现在回想起来真是很后怕,我那是对神多么大的亵渎啊!但神却仍以爱来拯救我,我深深地感到自己枉为一个人,感到自己真是猪狗不如的败类。

之后,借着读全能神发表的话语,我完全定真了全能神就是主耶稣的再来,全能神的作工就是神在末世要作的新工作。想想自己以前总是用明白的一点圣经知识来“印证”全能神的新工作,总想让神按着我的大脑思维来作工作,看到自己真是太狂妄、太愚昧、太无知了。神的作为无人能测透,神的作工并不像人想象的那么简单,神所指挥的每一步作工都是神智慧的结晶,只有放下自己虚心寻求考察,才能看到神的作为太多、太大,不可估量!主耶稣说:“虚心的人有福了!……饥渴慕义的人有福了!”(太5:3、6)主的话是信实的,只有做一个虚心、饥渴慕义的人,才能迎接到主的重归、跟上神的脚踪!

上一篇:我这个罪魁终于仆倒在神话语面前

下一篇:狂妄自大成了我寻求真理的绊脚石

相关内容

  • 冲破网罗归向神

    91年夏天我信了耶稣,因着主的特别恩待,在教会读圣经,不久我就开始讲道了,后来又牧养教会、带领查经作奋兴的工作,就这样我便坐上了大带领的位置,接待我的家庭约有上百家,常去牧养的教会有70多处,交通范围有亳州市、怀远县、涡阳县、利辛县、宿县等地,因此我常常奔走在各处教会,同时,我也苦盼救主耶稣的二次降临。可是94年的春天,当两位姊妹把全能神末世作工传给我时,我不但不听还定罪、毁谤、亵渎,并把她们赶走。过了几天,她们又给我送来一本神话书——《救主早已重归》。当我看到书上说,主已经来到地上,而且还在中国作工时,我认为:不可能!便不假思索地把书烧掉了。

  • 昨日的抵挡 今日的悔恨

    我原是恢复流的一名中层带领,1985年我蒙召归主后,就一直在主的恢复流里。我一直认为圣经是一本生命书籍,其中的每句话、每一个字都是神所默示的,神六千年来对人类的美善心意全在圣经里向我们显明了,因此我视圣经如自己的命根子,更对能给我们带来“拔高异象”的李弟兄崇拜有加。我总认为神借着李弟兄已将六十六卷圣经的奥秘揭示完了,所有的奥秘、精华全向我们显明了,什么时候敌基督定盟约,什么时候建圣殿,主什么时候回来,把我们提到哪里,时间、地点统统告诉了我们,我们只需聚会、顺服,只等启示应验时我们被提、作王掌权了。

  • 谣言差点使我成了撒但的殉葬品

    我原是召会的一名同工,2001年12月归到全能神面前,下面就是我由抵挡到接受全能神末世作工的一些片段回顾。

  • 昨日曾疯狂抵挡定罪 今日愿肝脑涂地效力

    我是贵池市因信称义派的一个带领,在我没接受全能神末世作工之前,也和所有的弟兄姊妹一样,一直苦盼主耶稣二次再来,但因着上面大带领时时敲“警钟”和圣经上“末世必有许多假基督出现”这话,使我成了一个抵挡、定罪神末世作工的人。想起这些,心里十分内疚,下面我把自己的亲身经历和弟兄姊妹说说,以便弟兄姊妹引以为戒,能早日回到神的家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