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各国各方渴慕真理寻求神显现之人来考察

我是怎么被神话语征服的

纯色背景

主题背景

字体设置

字号调整

行距调整

页面宽度

0个搜索结果

没有相关的搜索结果

87 狂妄自大成了我寻求真理的绊脚石

黑龙江省 张小波

我原是黑龙江省庆安县旷野派的一名团队奉献同工。1994年我蒙恩归主,由于主爱的激励我非常追求,几个月后就开始讲道,一年后正式带领弟兄会、青年会。从此我更加勤奋读圣经,并停下了经营火爆的生意,全身心为主奉献、花费。久而久之,这些成了我骄傲的资本,我越来越狂妄、清高,自豪地认定自己就是主最喜悦的人。

1996年底,正当我想为主大干一番的时候,看到教会里歪风邪气日渐浓重,弟兄姊妹之间整日因着地位、钱财明争暗斗,讲台变成了炮台,同工会也成了嫉妒会,我也身不由己地被卷入了这个漩涡之中,我心想:这样下去我不就被这种邪恶之风同化了吗?为此我离开教会在家里专心研究圣经。此后,在我的影响下有二十多名同工也陆续离开了教会。

1997年秋天,我进入了恢复流。但不久在恢复流里我又看到了同样的局面,为避免介入纷争之中,我拒绝了召会给我安排的任何职务。因着恢复版圣经和李弟兄的生命读经的吸引,我不顾其他只管拼命读书装备自己,心想:只要我努力,照样会蒙主称许。

1999年年末的一天,恢复流的一个已接受神新工作的弟兄突然来找我。对他的到来我不屑一顾,心想:“也只有你才会被‘东方闪电’迷惑,今天想来拉我下水,就凭你那点圣经知识——没门儿!既然你想说那你就说,几个小时都行,等你说够了,我三言两语给你驳回去就得了。”这时,弟兄对我说:“主已经回来了,作了收割、审判、合一的工作,神亲自发表话语来洁净我们。”听了这话,我心想:“就凭你的口才、素质、奉献、花费,哪样都不如我,神来能先拣选你,能让你先知道?”于是,我笑着对弟兄说:“不可能,你被迷惑了,神若真来了我怎么能不知道呢?如果那样的话,神就太不公平了,那我就找主耶稣算账去。”

没过几天,这个弟兄又领来两个姊妹和我交通。当时我刚从外地回来,很疲乏,对他们的到来心里虽然反感,但又怕他们看出我没有爱,所以就强装笑脸和他们作了交通。姊妹拿出一本圣经,我也把恢复版圣经与和合本圣经一起拿了出来,心想:凭我这么个大同工怎么也不能输在你们两个普通姊妹手里。我就对姊妹说:“既然你们说神来了,那就给我找出根据来。”姊妹便找出几节经文来,但还没等她解说两句就被我打断了:“你们交通的不符合圣经,主不会来,主来我怎么能不知道呢?”后来,无论她们再说什么我都听不进去,姊妹只好无奈地离去。

2000年春,传神末世作工的弟兄姊妹又多次来我家,诚恳地劝我看书考察考察,都被我一一谢绝了,我对他们的态度一贯是心里远离但笑脸相迎,这样不但很好地维护了我大同工的风度,给人留下“敬虔圣徒”的好印象,也很好地达到了软刀子杀人羞辱对方的目的。我常暗想:你们只管来吧,来多少人也没用,谈圣经你们根本不是我的对手,你们最好都到我这儿来,免得去迷惑别人。然而,传末世福音的弟兄姊妹并没有因我的难办而放弃我,仍是一次次来劝我。我也纳闷:“他们哪儿来这么大的劲儿呢?他们明知我瞧不起他们,一直在假模假样地敷衍他们,还向我陪着笑脸,一遍遍地劝导。”出于好奇,我就看了那本书,但没看几页就把书还给了他们。在还书时,看着他们难受伤心的样子,我心里非常不解,心想:他们怎么这么有爱心呢?

2000年6月,原旷野派的一个同工接受了全能神末世的工作。在我眼里,这个弟兄还是我比较能瞧得起的人,信仰根基也不错,对于他接受了“东方闪电”我深感奇怪。他三天两头到我家来一趟,每次来都跟我谈点全能神的末世作工,见我忙时就帮我干活,渐渐地,他不来的时候我反倒想他,有时甚至被他交通的话吸引了。一次他和我交通说:“神的作工是常新不旧的,神总是在作新事、说新话,不持守以往的,目的是让人对神越来越有认识,带领人向着更高更美的境界迈进。律法时代耶和华神作的工作是颁布律法带领人生活,让人知罪;恩典时代主耶稣作的工作是钉十字架担当人的罪,目的是让人认罪悔改,把人从律法之下拯救出来。但恩典时代的人始终活在白天犯罪、晚上认罪的光景中,人只是因信主耶稣而被称为义,但还没有成义,人的罪性还在里面,而圣经上说‘非圣洁没有人能见主’,弟兄,你说我们现在的样子能否真正合神心意呢?我们虽能约束自己的一些外表行为,但我们的罪性还隐藏在里面,这就需要神作更新的工作来彻底除掉我们的罪,这也应验了希伯来书9章28节:‘像这样,基督既然一次被献,担当了多人的罪,将来要向那等候他的人第二次显现,并与罪无关,乃是为拯救他们。’全能神说:‘你只知道耶稣末世要降临,到底他如何降临?就你们这样一个罪人,刚被救赎回来,不经变化,不经神成全,你能合神心意吗?就你现在的老旧人,耶稣把你拯救回来了这并不假,你不属罪这是因着神的拯救,但并不能证明你没罪、没污秽,你没经变化如何能圣洁呢?你里面还尽是污秽,又自私又卑鄙,你还想跟耶稣一同降临,有那么美的事吗?你信神少一步过程,只是被救赎,没经变化。要合神心意非得神亲自作工来变化洁净你,否则你只被救赎不可能达到圣洁,这样你就没资格与神同享美福,因你在神经营人的工作中落下了一步,就是变化、成全的关键一步,所以,你一个刚被救赎的罪人不能直接承受神的产业。’(摘自《话在肉身显现·称呼与身份的说法》)”全能神的话和弟兄的交通深深地触动了我,回想自己这么多年奉献、花费确实不少,可自己内心的确有好些事胜不过去,只是外表谦卑罢了。再回想这两年来,他们这么多人一次次地到我家,面对我的冷嘲热讽依然态度诚恳,从不发脾气,而是语重心长地劝导我,这样的毅力、这样恒久的忍耐、这样的爱心,若不是圣灵在人里面作工,谁能达到呢?莫非神真的来了?难道那本书上的话真是神说的吗?可是,神来我为什么不知道呢?是我做得不够吗?想到这儿,我坦诚地对弟兄说了我的想法:“弟兄,说句心里话,我总觉得按我的追求、奉献、花费,样样都做在前面,如果像你说的主真的来了,那我怎么不知道,怎么连一点感动和启示都没有呢?”弟兄听了我的话,耐心地说:“弟兄,你有这样的想法也很正常,因为每个信神的人都希望自己是神最喜悦的人,希望自己能最先看见神的显现。但神是造物的主,他是按照他自己的经营计划作工,不是按着人的观念想象作工,而且神所作的每一件事意义都太深太大!比如:当初主耶稣道成肉身降生时,神所启示的人是牧羊人、东方三博士和西面这些很普通的人,而那些撇家舍业、精通圣经、终日事奉耶和华、走遍洋海陆地传讲律法的祭司长、法利赛人和文士却没有得到主的启示。在人看来,最有资格得着神启示的人却没能得着神的开启,而那些在人的眼中不起眼的人却先得了神的开启,这就让我们看见,神启示人不看人资格大小、地位高低、圣经知识多少,而是看人有无一颗寻求真理、渴慕神的心。当主耶稣开始作工时,那些肯寻求、接受真理的人,在听到主耶稣的说话后都得到了圣灵的开启光照而跟随了主,就如门徒彼得、雅各、约翰,还有人都瞧不起的税吏、妇女等等。而祭司长、文士、法利赛人却没有得到启示,难道是神不公义吗?断乎不是!主耶稣也曾多次进圣殿讲道,给他们机会,但他们却被自己的地位、想象(认为主的形像必是高大英俊,必出生在王宫或贵族之家等等)、观念(认为耶稣若是神,就不该不守安息日、与罪人同席等等)所拦阻,一次次弃绝神的救恩。而尼哥底母冲破了观念的拦阻虚心寻求,留下了‘论重生’的千古佳话。从中也看到了神的奇妙智慧,神借着不合人观念的作工,显明了人是真信还是假信。真信的人能放下自己谦卑寻求,因他知道神的作为无人能测透;假信的人狂妄自大,不寻求真理,别人说得对他也不寻求,只是被动等待,这样的人忘记了‘神阻挡骄傲的人,赐恩给谦卑的人’(雅4:6)。难道神来作工非得启示人吗?他不启示人就不能来吗?如果来了就不是神吗?人这样要求神不是太狂妄没理智了吗?回想保罗守律法无可指摘,但当主耶稣作工后,他不寻求,还逼迫、捉拿主的门徒,直到大马色路上被大光击杀才回头。可见,我们信神应该寻求真理,跟上神的脚踪,不该被动地在那儿等待神的启示。神的作工往往是借着人传,就如腓力去给拿但业传主耶稣的福音,拿但业虽有观念但愿意放下寻求,因此听到了主的话而相信主耶稣。今天神的的确确来在了人间,神借着我这个败坏的人把这个大好消息告诉了你,你能否像拿但业一样向神回转呢?”弟兄的一番话说得我的脸火辣辣的,深感自己的想法是那样的无知和可怜。我默默地接过全能神的话,看到神说:“事到如今,你对我说的、对我作的到底有几分认识?别以为你是天生的才子比天矮一分、比地高万丈,你并不比别人聪明,甚至可以说,你比任何一个在地球上的有理智的人都傻得可爱,因为你把自己看得太高了,从没有自卑感,似乎你对我作的都明察秋毫。其实,你根本不是什么有理智之人,因为你根本不知道我要作什么,更不知道我正在作什么,所以我说你甚至比不上一个对人生毫不觉察但却仰赖上天的赐福而种地的老农。”(摘自《话在肉身显现·不学无术的人不就是畜生吗?》)“还有更多的人认为,神无论作哪一步新的工作都得有预言根据,而且在作每一步新工作的同时都得启示所有的‘真心跟随他的人’,否则就不是神的作工。本来人就不容易认识神,再加上人谬妄的心与人自高自大的悖逆的本性,这样人就更不容易接受神新的作工了。人对神新的作工不细心考察,也不虚心领受,而是采取藐视的态度,等着神的启示,等着神的引导,这些不都是人悖逆、抵挡神的表现吗?这些人怎么能获得神的称许呢?”(摘自《话在肉身显现·将神定规在“观念”中的人怎能获得神的“启示”呢?》)“他们根本就不相信这些尘土粪堆中的小人物就是神的选民。他们认为若是这些人是神拯救的对象,那天地就颠倒了,那人就都笑掉大牙了。”(摘自《话在肉身显现·你真是信神的人吗?》)神的话如同两刃利剑句句刺在我的心上,把我的丑相完全暴露在了光中。我自以为自己信得真、做得好,对主忠心,今天在神话语的揭示下,我才认识到自己就是当代的法利赛人,狂妄得失去了理智,以自己仅有的一点圣经知识来定规神的作工,还恬不知耻地认为按自己所做的配先见神,没想到自己恰恰是那贫穷、可怜、瞎眼的。一个种地的老农都知道仰赖上天的赐福,而我信神却没有一点敬畏神与寻求真理的心,真是太狂妄自大!我还对传末世福音的弟兄姊妹贬低、羞辱,我太没人性了!全能神啊!你的爱何等长阔高深,我这个狂徒,这样目中无人、心中无神,你依然宽容拯救了我,把我带到了你的面前。神啊!我从心灵深处感谢你对我的拯救,我愿把自己的全人交给你,甘心为你效力来还报你对我的爱……

接受全能神的作工后,我先把从旷野派出来的二十多名同工都带回了全能神的家中,之后,我便加入到传扬国度福音的队伍中,用自己的实际行动来还报神的拯救之恩!

上一篇:昔日与神为敌飞扬跋扈 今日俯首神前愧悔无地

下一篇:往事不堪回首

相关内容

  • 冲破网罗归向神

    91年夏天我信了耶稣,因着主的特别恩待,在教会读圣经,不久我就开始讲道了,后来又牧养教会、带领查经作奋兴的工作,就这样我便坐上了大带领的位置,接待我的家庭约有上百家,常去牧养的教会有70多处,交通范围有亳州市、怀远县、涡阳县、利辛县、宿县等地,因此我常常奔走在各处教会,同时,我也苦盼救主耶稣的二次降临。可是94年的春天,当两位姊妹把全能神末世作工传给我时,我不但不听还定罪、毁谤、亵渎,并把她们赶走。过了几天,她们又给我送来一本神话书——《救主早已重归》。当我看到书上说,主已经来到地上,而且还在中国作工时,我认为:不可能!便不假思索地把书烧掉了。

  • 昨日的抵挡 今日的悔恨

    我原是恢复流的一名中层带领,1985年我蒙召归主后,就一直在主的恢复流里。我一直认为圣经是一本生命书籍,其中的每句话、每一个字都是神所默示的,神六千年来对人类的美善心意全在圣经里向我们显明了,因此我视圣经如自己的命根子,更对能给我们带来“拔高异象”的李弟兄崇拜有加。我总认为神借着李弟兄已将六十六卷圣经的奥秘揭示完了,所有的奥秘、精华全向我们显明了,什么时候敌基督定盟约,什么时候建圣殿,主什么时候回来,把我们提到哪里,时间、地点统统告诉了我们,我们只需聚会、顺服,只等启示应验时我们被提、作王掌权了。

  • 昨日曾疯狂抵挡定罪 今日愿肝脑涂地效力

    我是贵池市因信称义派的一个带领,在我没接受全能神末世作工之前,也和所有的弟兄姊妹一样,一直苦盼主耶稣二次再来,但因着上面大带领时时敲“警钟”和圣经上“末世必有许多假基督出现”这话,使我成了一个抵挡、定罪神末世作工的人。想起这些,心里十分内疚,下面我把自己的亲身经历和弟兄姊妹说说,以便弟兄姊妹引以为戒,能早日回到神的家中。

  • 谣言差点使我成了撒但的殉葬品

    我原是召会的一名同工,2001年12月归到全能神面前,下面就是我由抵挡到接受全能神末世作工的一些片段回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