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3 一个罪孽之子终于被神爱征服

河南省 王梅

我原是独立派的一名带领,负责管理十几处教会,教会的一切事务都由我一个人说了算。我凭借着自己会讲道、会作歌唱歌还有医病赶鬼的恩赐来炫耀自己,在教会中成了“大能人”“大红人”,得到众人的高捧、仰望,也成了弟兄姊妹心中的偶像。这使我越发狂妄自大,我说一弟兄姊妹绝不敢说二。我外出走教会、传福音,教会专派一个人给我提包、拿行李,走到哪儿弟兄姊妹都是远接远送。就这样,我恬不知耻地贪享着地位之福。更可耻的是,当神的末世作工传到我们教会后,为了把弟兄姊妹牢笼在自己手中,我不准任何人出去寻求真道,也不许接触陌生人,谁若违反规定一律严加整治。几年来,我干尽了抵挡神、伤害人之事。直到我来到全能神的宝座前,在全能神话语的审判之下才认识到,我哪里是在带领教会,简直成了占山为王的响马,成了抵挡神作工、拦阻弟兄姊妹得生命的魔头。

1996年,有人到我们教会传全能神的末世作工,我没有寻求考察就开始定罪、抵挡,还到处封锁教会,防止“东方闪电”传进教会。为确保万无一失,每个教会我都安排专人看守,不准任何人接待或外出接触传全能神末世福音的人,若发现教会中有人接待或接触了传全能神的人,就给他开批斗会,让他当众亮相、出丑并公开“认罪”,还鼓动所有弟兄姊妹都起来攻击他、弃绝他,让他在众人面前永远也抬不起头来。一次,有个教会带领瞒着我私自接待了传末世福音的人,并听了他们传的道之后愿意跟随全能神,还想到教会里偷羊。我听说后赶紧领着一些信徒前去搅扰、拦阻。我们大骂传福音的人,对他们讥笑、毁谤、侮辱,百般刁难,并大声祷告咒诅他们,直到把他们赶走我才罢休。他们走后我又开始训斥那个教会带领,并琢磨着怎样惩治他。还有一个弟兄,他家是聚会点,我得知他也听了“东方闪电”的道,就连夜冒雪走了几十里路,跑了几个地方,想方设法把聚会点从他家撤出来。从那以后我每到一处教会就拿他做文章,大讲特讲他走错了路,上了传“东方闪电”之人的当,让教会弟兄姊妹都仇视、弃绝他,使他成了众矢之的。还有一次,好几个聚会点的信徒都聚在一起过圣诞节。我知道其中有个弟兄接待了信全能神的人,就当众把他揪了出来逼他认错、批斗他,叫信徒们都起来攻击他。他吓得偷偷跑到一个窑洞藏起来,当我找到他后又把他揪了出来,叫他老老实实站在众人面前亮相当典型,并像对待犯人似的指着他对众人说:“他接待‘东方闪电’的人了,若不是我看得紧,他就跟着人家跑了,还会把他手下的信徒带走。今天让他在大家面前丢丑,就是为了让大家引以为戒,不要再上传‘东方闪电’之人的当。以后谁若再接待传‘东方闪电’的人,也是他今天这下场……”见众人都吓得不敢作声,我自鸣得意,认为自己“护教有方”。

尽管我如此悖逆、抵挡神,但神却没有放弃对我的拯救,仍一次次差派弟兄姊妹来给我传末世福音。

1998年的一天,天下着大雨,两个弟兄来到我家给我传福音,他们刚一开口,我就一蹦三尺高地辱骂他们,毫不留情地把他们赶走了。此后,弟兄姊妹三番五次来给我传,但都被我驱之门外。有一次,一个弟兄又来给我传福音,那天正好是礼拜天,我家正在聚会。我一看见他,就叫众人唱赶鬼的诗歌,我还骂他是大灰蛇,但他却心平气和地说:“神已回来作新工作了……”没等他说完,我就指着他的脑门儿嚷道:“你父亲是男的还是女的?圣经上记着说,‘我们在天上的父,愿人都尊你的名为圣(太6:9),父不就是男的吗?你们信的是女的,你就是来迷惑人的,你赶紧给我走开!”他还没来得及解释就被我逐出了门。后来又有很多人陆续来给我传福音,我不但不听还禁食祷告求神封住他们的嘴。事过不久的一个雨夜,有两个姊妹又到我们教会传全能神的末世作工,我气呼呼地跑到教会,进门就手指着她们的额头吼道:“你们这些传假道的赶快走,不然对你们不客气!”接着,我把看守教会的弟兄叫过来训斥道:“你是怎么看的?为什么不把她们赶走?”当看到她们出门时,我突然心生一计,就对她们说:“以后想和好到我家里找我,不要再往这里来。”她们赶紧问:“你家住在哪里?我们愿意和你们和好。”我就把地址告诉她们。第二天,她们果然来到我家,我就让她们按着我的要求跪在十字架下“认罪悔改”,并按手在她们头上唱赶鬼歌,还故意说难听话讽刺挖苦她们。时间长了,其中一个姊妹不知是有别的事还是忍受不了我的苦待就离开了我家,剩下一个姊妹一直在我家聚会,我让她做这做那,她从无怨言,又给我干活,又给我做饭,从不多说话。有一次上山割芝麻,她一个人拉着车子到山顶上,累得满头大汗,却一声不吭,把芝麻割完后捆好拉回我家。我不但没有同情的心,还让她跪在十字架前继续“认罪”,心想:谁叫你是“东方闪电”的人,这样待你也不亏!就这样,我对自己的所作所为没有一点良心的责备,还认为这样做是有立场、对主忠心,是合主心意的。

与此同时,我从未停止抵挡神的罪恶脚步,整天东奔西跑,封锁教会,忙于防备“假道”。可我越是这样做,弟兄姊妹的信心越小,消极冷淡、软弱跌倒的人越来越多,外出打工的打工,聚会打盹的打盹,睡觉的睡觉,教会的人数不断减少,我自己讲道也是干干巴巴没有主的引导,全是老一套。我不知这究竟是为什么,只有向主呼求:“主啊!我每天忙着抵制‘东方闪电’保护群羊,这不是合你心意的吗?可为什么我越忙乎,教会光景越糟糕,我自己也越来越摸不着你的同在?主啊,这到底是为什么?难道是我做错了吗?如果我做错了,抵挡了你,我愿意认罪悔改,愿你开启我、引领我,给我指明前面的方向,我愿意寻求明白你的心意,愿意把弟兄姊妹带到你的面前。”

神垂听了我的祷告。没过几天,那个任劳任怨、从不多说话的姊妹和气地对我说:“姊妹,请你和我一起去听听道好吗?”当时我看着她,不知怎么回事,一种亏欠的感觉油然而生。这段时间我这样故意刁难她、苦待她,她从不计较,只是默默无闻、一如既往地以诚相待,如果不是圣灵作工,谁能有这么大的忍耐,有这么大的信心和爱心呢?我不忍心再伤害她了,心想:出去听听也行,反正我有自己的主见,不会轻易随从别人。于是,我就和她一起去了。到地方后,一个姊妹给我讲:“神早已来在人间作了新工作,并且是来在了中国这个最黑暗、最污秽、最抵挡神的大红龙国家,忍受着人的弃绝、毁谤,拯救我们这些在黑暗中苦苦盼望他再来的人。可当神的救恩临到我们的时候,没有人认识他,没有人欢迎他的到来,也没有人主动寻求他的作工与说话,反而因他的作工不合人的观念,肆意论断、毁谤、定罪他。就如我们中间许多人对神这次道成肉身成为女性通不过,不寻求、不考察就直接否认神的道成肉身,说神只能是男性,女性不能称为神。我们能这样定规神,都是因我们不认识神的实质的缘故。”说到这里,姊妹拿出神话语书读道:“在人中间,我原本是人所看不见的灵,是人所未能接触到的灵,因着我在地的三步工作(创世、救赎、毁灭)而在人中间按着不同时候向人显现(从未公开),作我在人中间的工作。我第一次来在人间是救赎时代,当然是在犹太家族中,所以说,第一次看见‘神’来在地上的是犹太民。这步工作之所以我自己亲自作,是因为我要将道成的肉身当作赎罪祭来作救赎工作,所以,最先看见我的人是恩典时代的犹太人,这是我的第一次在肉身中的作工。在国度时代,我要作征服成全的工作,所以仍是在肉身中作牧养的工作,这是我的第二次在肉身中的作工。在最终两步作工中人接触的不再是看不着、摸不着的灵,而是灵实化在肉身中的人。所以在人看,我又成了人,并没有一点儿神的味道,而且人所看见的神不仅仅是男性,而且也是女性,就这最令人吃惊,令人不解。多少年的老旧的信法都叫我的一次又一次的不同凡响的作工给打破了,人都惊呆了!所谓‘神’不仅是圣灵、那灵、七倍加强的灵、包罗万有的灵,而且还是人,是普通的人,极其平凡的人;不仅是男性,而且还是女性,相同的是都从人生,不同的是圣灵感孕与从人生但直接来源于灵;相同的是道成肉身的神都担任父神的工作,不同的是救赎与征服的工作;同样代表父神,一个是满了慈爱怜悯的救赎主,一个是满载烈怒、审判的公义的神;一个是开辟救赎工作的大元帅,一个是成全征服工作的公义的神;一个是开头,一个是结束;一个是无罪的肉身,一个是完成救赎的、作接续工作的、本不属罪的肉身;同样是一位灵,但是在不同的肉身中居住又出生在不同的地方,而且时隔几千年,但所作的工作又不相矛盾、相辅相成,可同时相提并论;同样是人,但是男婴又是童女。多少年来,人看见的不仅是灵,不仅是人,是男人,而且还看见许多不合人观念的事,叫人对我总是测不透,对我总是半信半疑,似乎我的确存在,但又似乎是一场不存在的梦,所以人走到今天仍不知什么叫神。你真能将我用一句简单的话而概括了吗?你真敢说‘耶稣就是神,神就是耶稣’吗?你真敢说‘神就是灵,灵就是神’吗?你敢说‘神就是穿上肉身的人’吗?你真敢说‘耶稣的形像就是神伟大的形像’吗?你能用你的文才将神的性情、形像都说透吗?你真敢说‘神只照着神的形像造了男性,却并没有照着神的形像造了女性’吗?若你这样说,那凡是女人都不是我拣选的对象,更不是人类中的一类。现在你真知道什么叫神吗?神是人吗?神是灵吗?神真是男人吗?只有耶稣能完成我要作的工作吗?你若选择这其中的一种来概括我的实质,那你属于太无知的忠诚的信徒了。若我仅仅作一次道成肉身的工作,那你们会不会将我定规?你真能将我一眼望穿吗?就你有生之年中接触到的真能将我概括透吗?假如我在肉身中作两次工作都相同,你们又将怎样看我?能不能将我永远钉在十字架上?神就像你说的那么简单吗?(摘自《话在肉身显现·论到“神”,你怎么认识》)假如神来道成肉身只是男性,那人会把神定为神是男性,是男人的神,从来不认为是女人的神。那时,男人会认为神与男人是一个性别,那神就是男人的头了,女人又会如何呢?这是不公平的,这不属于偏待人吗?这样,神拯救的都是与他一样的男人,那女人将没有一个得救的。神造人类时是造了亚当又造了夏娃,他不是只造亚当,而是照着神的形像造男造女,神不仅是男人的神,也是女人的神。(摘自《话在肉身显现·作工异象 三》)听到这里,我忍不住哭了,万万没有想到,我日日夜夜盼望的神来了而我却不认识,一次次地抵挡、弃绝、毁谤,成了抵挡神的魔头,伤透了神的心。我的神啊!我的神!为什么你的仇敌就是你家里的人?我泣不成声,开始回忆这几年来弟兄姊妹给我传福音的一幕幕情景:他们一次次地满怀爱心与真诚而来,可我对他们百般欺压,羞辱、谩骂、讥笑、轰赶,完全丧失了人性!不仅如此,我还到处封锁教会,整治凡接触过神末世作工的人,千方百计拦阻弟兄姊妹接受真道,我真是个大恶仆,和当初抵挡主耶稣的法利赛人没有区别!我越想越懊悔,越想越悔恨,仆倒在神前失声痛哭:“亲爱的全能神啊,我这个罪人这几年来做了这么多抵挡你的事,还多次骂过、羞辱过、欺压过你差来给我传你末世工作的人,并拦阻弟兄姊妹接受真道,我真是罪孽深重,死有余辜!可神你不但没丢弃我,还一次次拯救我。全能的神啊,不管你以后怎样惩罚我,我都心甘情愿地接受。神啊,我愿把你的羊都交还给你,使这些饥饿失迷的羊群都能得到饱足。”我天天以泪洗面,向神认罪,求神赦免。接下来的时间,我每天都读全能神的话,神话语的字字句句都说到我的心里,打动了我刚硬、麻木的心,我越看越定真这就是神的作工,悔恨的泪水止不住地流,我立下心志积极配合传扬见证神的末世作工,把更多的弟兄姊妹都带到神面前。

自从弟兄姊妹接受神的末世作工后,都听到了神的亲口发声,享受到了全能神宝座流出的生命活水的供应,心情都无比激动。教会里一改往日那死气沉沉的气氛,像换了一个天地似的,弟兄姊妹个个面带微笑、精神焕发,唱起了新歌,跳起了新舞,一派喜人景象。看到这一切,我亏欠的心才稍感安慰。但我知道自己所做的还远远弥补不了对神的亏欠,我决心把更多的活在黑暗中的饥饿迷失的小羊带到全能神家中,让他们也像我们一样享受神话语的滋润、浇灌,接受全能神亲自的带领与牧养,得着全能神所赐的一切丰富。

当我出去传福音时,亲眼目睹了各宗各派对全能神的抵挡、定罪、毁谤、诬陷以及对传福音之人的辱骂、殴打、报官等等,犹如我当初抵挡全能神的情景一样,我更加懊悔自己以前的所作所为,再也控制不住自己,俯伏在神面前祷告:“神啊!亲爱的全能神!若不是你的拯救,我也像他们一样仍在抵挡、悖逆着你。神啊!像我这样作恶多端的人还能有机会回到你面前,接受你的末世救恩,真是你的极大高抬和恩待!在我身上显出了你的慈爱和怜悯,显出了你对人无限无量的爱,更显出了你对人类的心意是拯救不是毁灭。神啊!你的爱太大、太实在,我要用心来爱你,为你的福音工作献出毕生的精力,以我的亲身经历去唤醒那些仍被撒但愚弄蒙蔽、活在黑暗中的人,使他们能早一天回到你的家中,来安慰你那忧伤着急的心,还报你对我的爱!”

上一篇: 92 唯有全能神的话能拯救我

下一篇: 94 全能神的话使我幡然醒悟

基督徒如何才能摆脱罪的捆绑,得着洁净?欢迎联系我们,帮你找到路途。
通过Messenger与我们联系
通过WhatApp与我们联系

相关内容

11 昨日的抵挡 今日的悔恨

我原是恢复流的一名中层带领,1985年我蒙召归主后,就一直在主的恢复流里。我一直认为圣经是一本生命书籍,其中的每句话、每一个字都是神所默示的,神六千年来对人类的美善心意全在圣经里向我们显明了,因此我视圣经如自己的命根子,更对能给我们带来“拔高异象”的李弟兄崇拜有加。我总认为神借着李弟兄已将六十六卷圣经的奥秘揭示完了,所有的奥秘、精华全向我们显明了,什么时候敌基督定盟约,什么时候建圣殿,主什么时候回来,把我们提到哪里,时间、地点统统告诉了我们,我们只需聚会、顺服,只等启示应验时我们被提、作王掌权了。

7 一个罪孽之子的忏悔

我原是三班仆人派的一名教会柱石,经过几番周折,终于在1999年5月跟上了神末世的新工作。回想自己以往的所作所为,我真是无地自容,愧对神的爱,愧对弟兄姊妹。同时,心里也充满了感激之情,感谢神在我最痛苦、最迷茫之时,向我伸出了拯救之手,使我灵得供应,重得复苏,终于认识了神末世的作工,认识了全能神就是耶稣的再来而回到了神家。下面是我对自己亲身经历的自述,望所有等待主重归的弟兄姊妹以及那些在十字路口徘徊的弟兄姊妹能从中有所启发,早日来到神的面前,因我曾是你们中的一员,也曾是受蒙蔽者中的一个。

2 昨日曾疯狂抵挡定罪 今日愿肝脑涂地效力

我是贵池市因信称义派的一个带领,在我没接受全能神末世作工之前,也和所有的弟兄姊妹一样,一直苦盼主耶稣二次再来,但因着上面大带领时时敲“警钟”和圣经上“末世必有许多假基督出现”这话,使我成了一个抵挡、定罪神末世作工的人。想起这些,心里十分内疚,下面我把自己的亲身经历和弟兄姊妹说说,以便弟兄姊妹引以为戒,能早日回到神的家中。

设置

  • 文本设置
  • 主题背景

纯色背景

主题背景

字体设置

字号调整

行距调整

行距

页面宽度

目录

搜索

  • 本篇搜索
  • 本书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