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能神教会App

聆听神的声音,喜迎主耶稣重归!

欢迎各国各方渴慕真理寻求神显现之人来考察

我是怎么被神话语征服的

纯色背景

主题背景

字体设置

字号调整

行距调整

页面宽度

0个搜索结果

没有相关的搜索结果

95 我刚硬的心被神爱融化

江苏省 李萍

1998年,我因病归向了主耶稣。因着我热心大,并且愿意奉献自己,不久便成了约瑟派教会的一名同工。但万万没想到,随着全能神末世工作的开展,我竟然成了一个地地道道的抵挡神的罪魁祸首。如今,面对全能神对我的拯救与真实的爱,愈发让我无地自容,历历往事涌上心头,真叫我悔不当初。

记得1999年夏天的一次同工会上,片长振振有词地对我们说:“你们作为同工的要注意,现在有假基督出来迷惑人了,就是传全能神末世福音的,他们还有小书卷,专门传信耶稣的人,他们讲的道特别高,不能靠近他们,你们一定要把守好自己的教会,不能让一个信徒被他们偷走。”当时,我很有把握地说:“你放心!任何教会的人被迷惑,我也不会让我这里的羊丢掉一个,我一定对主忠心到底!”回来后,我立即召集了下面各聚会点的同工,把片长说的传言学说了一遍,又布置了一番,还添油加醋地说:“他们有枪有炮,还有美女,你们一定要小心……”直到他们都积极表态——坚决不乱跑、不乱听道,我才满意地点了点头。

谁知聚完会刚到家,就有两位传全能神末世福音的姊妹来到我家。我一见到她们就怒打心头起,冲她俩大声地吼道:“迷惑人的,我终于见到你们了,我可不是好迷惑的!”说着就把她们往外推。她俩却心平气和地说:“姊妹,神已再次道成肉身来作新的工作,我们是来给你传神末世作工的……”没等她们说完,我就气忿忿地说:“不听!不听!从今以后,不许你们再到我家来,也不许到我这一片的教会来,我已告诉我下面的人,谁也不许接待你们,若你们再来就打110报警。”她俩仍好言相劝:“姊妹,是真是假你听听再作决定,你连听都没听,怎么就断定是假的呢?我们信神就要跟上神作工的步伐……”“谁和你们是姊妹,真是不知羞耻!想让我在你们的恶行上一同有份,休想!”当时,我失去了理智,狂妄、恶毒的撒但本性毫无遮掩地暴露了出来,气势汹汹地把她们轰走了。我还恬不知耻地祷告说:“主啊!你看我的信心与立场多坚定,我要永远站在你的一边。”回想自己的种种罪恶行径,我真是狂妄至极,丧失了人性。

转眼间已是2000年,我们教派统领所讲的主来的“大日”落空了。这个事实如同晴天霹雳,弟兄姊妹都大失所望,有的出去打工,有的去做生意,而很多比较追求的都信了全能神,剩下的虽然还强撑着聚会,但已消极得超了负荷,我自己也是如此。面对此景,我忧心忡忡,不知如何向主交账,又怕自己失去地位,真不知怎么办才好,便跪地祷告:“主啊!你既然把这么多羊交给我,我也在你面前立下过心志,要把弟兄姊妹带到你面前,可是今天他们如此软弱,有的还退去了,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呢?难道是他们把你的恩典都忘了吗?还是我不会带领他们?还是我做了触犯你的事?还是……”我追问着,可又执迷不悟地说:“主啊!如今那迷惑人的假基督又是如此厉害,我该怎么办呢?求你帮助我。”于是,我又开始东奔西走去扶持弟兄姊妹,希望重整旗鼓,复兴教会。然而一切都是枉费心机,我越扶持,弟兄姊妹越软弱,最后实在没有办法,我竟然跟他们说:“你们要是不信主,到世界干什么都行,就是不能跟信全能神的人走,他们都是迷惑人的。”我之所以能说出这样的浑话,是因为我总认为这样做就是尽上最后的忠心满足神了,神必定要祝福我。可我万万没想到,不仅没有得到神的祝福,却临到了神的惩罚,我开始头晕,失眠,胃难受,身体一天不如一天,但我仍不知醒悟。

同年秋天,那两位姊妹又来到我家,苦口婆心地劝道:“姊妹,我们静下心来交通交通好吗?”当时我虽然病得浑身软弱乏力,但抵挡全能神的心仍是刚硬不减,还恶语中伤:“你们闭口!真不要脸,这里没有你们说话的份。走!走!走!不然,我什么事都能做得出来。”她俩见我如此凶恶,根本不给她们说话的机会,只好离开了。几天后,我上小学时的一个女同学来到我家,她听说我生病了特地买了好多东西来看我。但我从她的谈话中听出她也接受了全能神,霎时,我脸色大变,把手中的东西往地上一扔,毫不留情地说:“出去!原来你也是迷惑人的,我不认识你!”“姊妹,你怎么变成这样了?你听我说呀!”“去!去!去!别想来迷惑我!”说着,我把她带来的东西统统扔了出去,将她赶走了。从那以后,我的病越来越重,浑身没有一点力气,站不住,坐不支,到医院检查还查不出病。我整天活在痛苦中,也很少再出头露面,大多数时间都是关门在家睡觉。就在这种情况下,我仍没有悔改之意,更不知好好省察自己,还是继续悖逆抵挡着那正在拯救我的全能神,我真是瞎眼愚昧、麻木痴呆到了一个地步!

2001年3月的一天下午,我正在家睡觉,朦胧中好像有声音在叫我:“姊妹,你醒醒,姊妹,你醒醒呀!”我一听是那样的亲切,便高兴地从床上坐起来,一看又是那个被我赶走的同学正站在窗户外边,我恼羞成怒伸手就要关窗户,她却双手紧紧拽着窗门,一脸焦急的神情,劝说我:“姊妹啊!我求你别关了,我找你好多趟了,感谢神,今天总算见到你了!你把门打开,让我进屋好吗?……”她正说着,我趁机伸手把窗门关上,因用力太猛,她的右手指被窗户夹破渗出了血,但她的手始终未松开。我就冲她吼道:“不管你怎么说都是白费口舌,你想来迷惑我,妄想!”这时,她哭了,说:“姊妹啊!你一次都没听,凭什么说这道是假的呢?你只知道主耶稣要来,可主耶稣来了到底要作什么,那收割、扬场、分别善恶的工作到底怎么作,在什么时候作,你真清楚吗?你就不怕论断错了触犯神吗?要知道神是鉴察人心肺腑的。姊妹,咱们信神的人最起码该有敬畏神的心,对不明白的事应该寻求交通,这样才能明辨是非。你还没听就说是假的,这不是太盲目了吗?难道你真的不怕触犯神的性情吗?你忘了主说:‘所以我告诉你们:人一切的罪和亵渎的话,都可得赦免;惟独亵渎圣灵,总不得赦免。’(太12:31)‘我又告诉你们:凡人所说的闲话,当审判的日子,必要句句供出来;因为要凭你的话定你为义,也要凭你的话定你有罪。’(太12:36-37)”听着听着,我关窗户的手松了,我怕了,心想:是呀!我一次都没有听过他们的交通,只是听上层带领的一面之词就随声附和,万一是真道而带领却抵挡了,最后遭神惩罚,那我不也跟着遭殃吗?想到这儿我更害怕了,想起这段时间教会里所发生的以及我自己所临到的事,一桩桩一件件历历在目:弟兄姊妹消极软弱,到世界打工的打工,做生意的做生意,就连以往很有爱心的虔诚的弟兄姊妹如今回到世界上也是贪得无厌,所做所行与主的心意完全背道而驰。任凭我怎么祈求、祷告神都无济于事,教会的状况仍是没有丝毫改变,想起来真让人心酸掉泪。主的教会难道就这样毁于一旦了吗?难道这就是主的意思吗?而且我又得了这么个半死不活的病,莫非我真的抵挡真神了?再看传全能神的这班人,我如此辱骂、驱赶他们,他们不但不记恨我,还一而再、再而三地来给我传末世福音,从不厌倦。人有脸,树有皮,谁没有自尊心?谁没有脸面呢?如果不是圣灵在他们身上作工,谁有这么大力量?谁又有这么大的信心和毅力呢?这些事实使我不禁想起圣经中的一段话:“现在,我劝你们不要管这些人,任凭他们吧!他们所谋的、所行的,若是出于人,必要败坏;若是出于神,你们就不能败坏他们,恐怕你们倒是攻击神了。”(徒5:38-39)想到这里,我决定探个究竟,弄个水落石出,考察考察到底是怎么回事。于是,我把姊妹让进屋里。姊妹把神拯救人类的六千年经营计划——三步作工向我娓娓道来:“律法时代,耶和华神颁布律法带领以色列民在地生活、敬拜神;恩典时代,主耶稣为了担当人类的罪被钉在了十字架上,使人的罪得到了赦免,但人的罪根并没有除去,人还是不断地犯罪、认罪;国度时代,全能神亲自作除罪的工作,用他口中的话语审判洁净人,使人彻底得洁净归向造物主。神的作工是一步步拔高进深不断向前发展的,如果人今天还停留在恩典时代就不能脱去败坏性情,更不能对神有全面的认识,而且信到最终也是徒劳。为什么现在教会荒凉,弟兄姊妹普遍软弱?就是因为神的作工转移了,向前发展进深了,而人还呆在原地不动,所以失去了圣灵作工。就像恩典时代主耶稣出了圣殿作工,圣殿就成了兑换银钱的贼窝了。所以,只有跟上神的最新作工才能蒙神称许,教会才能复兴……”通过姊妹的交通我才知道,圣经中旧约、新约是神三步作工中前两步工作的纪实,而启示录则是神末世作工的预言,这三步作工才是神拯救人类的完整工作。教会之所以会到今天这个地步,原来都是因为人没有跟上神新的作工。我以往也常看圣经,但对于这些却是一点不知、半点不晓,今天姊妹的交通很有亮光,使我明白了许多,不知不觉中我那提防的心渐渐放下,态度也有所缓和了。

这时,姊妹从包里拿出一本书给我看,并说:“这就是神在末世展开的小书卷,神把所有的奥秘都揭开了。”我翻开第一页,看到全能神说:“既是道成肉身就有神的实质,既是道成肉身就有神的发表。神既道成肉身就要带来他要作的工作,既是神道成肉身就要发表神的所是,既是道成肉身就能带给人真理,赐给人生命,指给人道路。”(摘自《话在肉身显现·写在前面的话》)“神若不亲自作工说话在人中间,人无论如何也不能明白神的心意,这样,即使那些为神奉献一生的人也不能获得神的称许。神不动工,人做得再好也是枉然,因为神的意念总是高于人的意念,神的智慧无人能测透。”(摘自《话在肉身显现·写在前面的话》)看了这些话,我如梦方醒:为什么教会像一盘散沙不可收拾,为什么所谓的“大日”不应验,为什么弟兄姊妹无路可走,原来神早已作了新的工作,不再作以往的工作,而教派的带领再大也是受造之物,他作不了神自己的工作,更不能赐给人真理、道路、生命。人信神若不跟随神,不紧跟神的脚踪,而是跟从人,光靠人的带领来走信神的路,那太容易误入歧途,被圣灵作工淘汰。我不由想起诗篇127篇1节:“若不是耶和华建造房屋,建造的人就枉然劳力;若不是耶和华看守城池,看守的人就枉然警醒。”我恨自己瞎眼愚昧,信神却不认识神,心中仰望教会带领,跟在人后面人云亦云,大肆亵渎、定罪、搅扰全能神的作工,我真是罪该万死,死有余辜!

接着,我又看了《认识神与神作工的人才是神满意的人》这篇神的话,全能神说:“所以,区别是否是真道,首先得看有无圣灵工作,其次就是看这道有无真理。所谓的真理就是正常人性的生命性情,也就是神起初造人时对人所要求的,即所有的正常人性(包括人性理智、见识、智慧、做人常识),也就是看这道是否将人带入正常的人性生活中,看其所说的真理是否是按着正常人性的实际而要求的,这真理是否是现实的、实际的,是否是最及时的。若是有真理,就能将人带入正常实际的经历中去,而且人越来越正常,人的人性理智越来越完全,人的肉体生活、灵生活越来越有规律,人的喜怒哀乐越来越正常,这是其次的一条。还有一条就是人对神是否越来越有认识,经历这样的作工与真理是否能激发人爱神的心,使人与神的关系越来越近,这就能衡量出是否是真道。最基本的就是这道是否是现实的而且是不超然的,是否能作人的生命供应。具备这几条便可断定这道是否是真道。”“神不作重复的工作,不作不现实的工作,对人不作破格的要求,不作人理智以外的工作,所作的工作都是在人的正常理智的范围之内的,不超过正常人性的理智,他的工作是按着人的正常需求而作的。是圣灵的工作人就越来越正常,而且人性越来越正常,人对撒但败坏的性情、对人的本质越来越有认识,对真理越来越渴慕。也就是人的生命能越来越有长进,人的败坏性情能越来越有变化,这是神作了人的生命的原意。若是这道不能将人本质的东西揭露出来,也不能将人的性情变化,更不能将人带到神的面前,不能使人对神有真实的认识,甚至人性越来越低下,理智越来越不正常,那这道就不是真道,或许是邪灵作工或许是旧道,总之就不是圣灵的现实作工。你们信神这么多年,对这些分辨真假的道与寻求真道的原则根本一概不知,甚至多数人都对这事不闻也不问,只是随帮走、随帮唱,这哪是寻求真道的人呢?这样的人又怎么能找着真道呢?”(摘自《话在肉身显现》)感谢神开启了我,使我明白了怎样分辨真假道以及怎样寻求圣灵现实的作工。看着神的话对照自己,我真是蒙羞加惭愧,我持守旧道不放,抵挡了神还认为是忠于神,自己不寻求真道还捏造谣言拦阻弟兄姊妹接受真道,我真是狂妄、瞎眼又无知!感谢全能神以极大的忍耐宽容拯救我,使我明白了全能神就是主耶稣的再来,这道就是真理、真道!从传福音的弟兄姊妹身上我也看到了全能神作工果效的见证,我深深地被他们的毅力与忍耐所打动,毫无疑问是神的话语、神的大爱在激励着这班跟随他的人,他们忍受着冷眼、谩骂、侮辱四处寻找那被蒙蔽而失落的灵魂,是用自己的实际行动来还报神的爱,与他们相比,我真是羞愧难当!神宽容怜悯了我,感化我刚硬、麻木的心,使我回到了神面前,但我的心中又充满了忧伤与不安,因为我抵挡、定罪了真神,成了当代的法利赛人,我不由得泪流满面,懊悔至极,那种痛苦的滋味让我体尝到了神的公义性情不容人触犯,也感受到了抵挡神是永远的悔恨,神虽不定我的罪,但我心中忏悔不已,无法原谅自己,我只有尽好本分安慰神心来弥补我对神的亏欠。后来,我身上的病全好了,我高兴地加入了传福音的行列。

上一篇:全能神的话使我幡然醒悟

下一篇:抵挡时目空一切 醒悟后痛断肝肠

相关内容

  • 昨日的抵挡 今日的悔恨

    我原是恢复流的一名中层带领,1985年我蒙召归主后,就一直在主的恢复流里。我一直认为圣经是一本生命书籍,其中的每句话、每一个字都是神所默示的,神六千年来对人类的美善心意全在圣经里向我们显明了,因此我视圣经如自己的命根子,更对能给我们带来“拔高异象”的李弟兄崇拜有加。我总认为神借着李弟兄已将六十六卷圣经的奥秘揭示完了,所有的奥秘、精华全向我们显明了,什么时候敌基督定盟约,什么时候建圣殿,主什么时候回来,把我们提到哪里,时间、地点统统告诉了我们,我们只需聚会、顺服,只等启示应验时我们被提、作王掌权了。

  • 谣言差点使我成了撒但的殉葬品

    我原是召会的一名同工,2001年12月归到全能神面前,下面就是我由抵挡到接受全能神末世作工的一些片段回顾。

  • 一个罪孽之子的忏悔

    我原是三班仆人派的一名教会柱石,经过几番周折,终于在1999年5月跟上了神末世的新工作。回想自己以往的所作所为,我真是无地自容,愧对神的爱,愧对弟兄姊妹。同时,心里也充满了感激之情,感谢神在我最痛苦、最迷茫之时,向我伸出了拯救之手,使我灵得供应,重得复苏,终于认识了神末世的作工,认识了全能神就是耶稣的再来而回到了神家。下面是我对自己亲身经历的自述,望所有等待主重归的弟兄姊妹以及那些在十字路口徘徊的弟兄姊妹能从中有所启发,早日来到神的面前,因我曾是你们中的一员,也曾是受蒙蔽者中的一个。

  • 冲破网罗归向神

    91年夏天我信了耶稣,因着主的特别恩待,在教会读圣经,不久我就开始讲道了,后来又牧养教会、带领查经作奋兴的工作,就这样我便坐上了大带领的位置,接待我的家庭约有上百家,常去牧养的教会有70多处,交通范围有亳州市、怀远县、涡阳县、利辛县、宿县等地,因此我常常奔走在各处教会,同时,我也苦盼救主耶稣的二次降临。可是94年的春天,当两位姊妹把全能神末世作工传给我时,我不但不听还定罪、毁谤、亵渎,并把她们赶走。过了几天,她们又给我送来一本神话书——《救主早已重归》。当我看到书上说,主已经来到地上,而且还在中国作工时,我认为:不可能!便不假思索地把书烧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