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各国各方渴慕真理寻求神显现之人来考察

我是怎么被神话语征服的

纯色背景

主题背景

字体设置

字号调整

行距调整

页面宽度

0个搜索结果

没有相关的搜索结果

102 全能神的话征服了我这个狂妄的人

陕西省 赵坤

我出生在一个基督徒世家,从上世纪七十年代开始我就热心事奉主,当时信徒也不多,二十多岁时我就已当了带领,先后又转了几个派别,最后进入呼喊派。我认为李常受的道讲得最高最好,宗教界无人能比过他。对于他的属灵书籍我当作宝贝一样对待,每次取回来这些书籍,看到周围的人谁也拿不到,我就骄傲得不得了。再加上自己有点圣经知识,每次讲道时没有不叫好的,人人都说我对主有爱心,是个好牧人,我就自以为呼喊派长老之位必有我一份,以后一定可以被提。我就在这种众星捧月的生活中度过了三十多个春秋,狂妄之气也与日俱增。尤其对其他派别的人更是不放在眼里,连话也不想和他们说,我总认为:他们能知道什么?光有本圣经,凭他们那些脑瓜能解开吗?都是门外汉!

2000年12月,我的一个同工领了个弟兄来到我家,要和我谈信神的事。我心想:“你和我谈信神的事?哼!你只配坐在一旁听,哪有你发言的权利?称一称自己有几两重,敢来给我谈道,我非让你蒙羞不可。”只听弟兄说:“神现在已经作了新的工作,就是用话语来作审判人的工作,神为了人类又道成肉身来到人间,来在了中国这个污秽之地。如今,恩典时代已成为过去,该放下旧工作,接受新工作……”我一听就来气了,对这些话根本不能接受,心想:“我在铜川市讲道多年,早已是个响当当的带领,就你?你怎么能比我先知道神来在地上呢?李弟兄也没说,你就敢说?你解开过圣经上的一章一节吗?你懂不懂圣经,竟敢说这种话?也不怕得罪神,还敢跳出圣经信神,看来你是真有能耐,不过说什么我都不会轻易上当的。”于是,我气势汹汹地对他说:“弟兄,你说神已来了,请告诉我,神在哪儿?家住何处?你见过神吗?长得如何?你说神在中国,我倒越想见了,我不怕花钱,只要能见到神,快!快!快!现在就动身!”弟兄见我这个样子,微微一笑,心平气和地说:“神不是任何人都可以见的,我也没……”“你到底见过神没有?”我盯着他吼。弟兄说:“我没有见,但有一个事实咱们得明白,以往咱们信主、跟随主也不是因见了主耶稣的面才信的,而是从主耶稣的说话作工中定真了主耶稣是真神,是我们的救主而跟随的,所以,我是看到神的话后才定真神的确来了。”我见他并未和我翻脸,也就压住火气说:“人信神就得以圣经为依据,凡圣经上没有的,我就不相信。使徒保罗也说过:‘人不拘用什么法子,你们总不要被他诱惑……’(帖后2:3)”我还警告弟兄说:“你既然也是信神的人,还说神来作了新工作,你敢来我这儿传道说明你还有点本事,那你就把话说清楚。你若说不清楚,就别再开口。”弟兄见我说这话,沉思了片刻,刚准备开口,我立即把手一摆:“唉!其实,我跟你说,我是不会接受的,你也别浪费时间了,回去好好看圣经吧!”弟兄见我已经不容他再呆下去,就只好走了。

2001年3月,那个同工又领了一个老弟兄来到我家。我们谈圣经时我发现他的圣经知识很欠缺,就更不把他放在眼里了,心想:“这个同工总给我领来些不中用的,要来就来个有本事的,也太贬低我了。”于是我就向老弟兄宣扬常受如何厉害,我又是如何去讲道的,并把我的“才华”展示了一番。我心想:“就你这穷酸样还想给我传?这么大年纪,就不嫌丢人、害臊!只要你今天敢开口谈新工作,我就立即让你走人!”弟兄见我丝毫不给他留有说话余地,就说:“我今天先回去,以后再谈吧!”我越发嚣张地说道:“你回去告诉你们的带领,若是再来人给我传,最好请个高手,要不就别来,免得浪费时间。”说完,我暗自嘲笑他:“看你这大把年纪,应该有点经验,原来就这两下子,还敢出门传道,我真是快要笑掉大牙喽!今天先放过你们这些无名小卒,等下次再来人我非亮出我的真本事让他丢尽脸!整个铜川市手拿‘常受解经’的能有几个?你们也不打听打听就找上门来,真是不自量力!”

转眼间到了年底,我的那个同工果然又领了个弟兄到我家和我谈道。弟兄说:“神经营人类的工作共分三步:第一步在以色列作的是带领人在地上生活的工作;第二步道成肉身在犹太作的是钉十字架救赎人类的工作;第三步道成肉身来在中国,来在最污秽之地征服最败坏的人来显明神的公义、圣洁,并以话语揭示人的本性,让人认识自己,脱去败坏性情,从而恢复人原有的模样,以此来打败撒但。神是全能智慧的、常新不旧的神,神作工不合人观念,不作重复的工作,神作的工作不分对错,只分前后,人不能把神定规在一本书中。”我听后,心里琢磨着:“这人看来还行,可是不管怎么说神来了总该我比你先知道,怎么轮上你给我传福音?况且李弟兄也没说过神已来在地上。”我就对他说:“你所说的我都知道,我所说的你却不一定知道,你再说吧!”他继续给我讲,我却心不在焉。弟兄见我不想听只好停下了。我就立刻戏弄他说:“说得好!继续说。”弟兄忍了忍又开始往下说了。我沏了一杯茶,跷起二郎腿慢慢地品尝着。

弟兄很认真地给我说着,我却洋洋得意地在想:“别看你现在谈个没完没了,我连一句也不听,累死你!我上次说要让你们丢人,今天就决不放过你,让你丢人丢个够!现在让你好好说,一会儿准叫你说不出一句话,叫你看看我的水平如何,你那两下子也敢到这儿给我传道,你也不打听一下我在这地方服过谁,这地方有谁能奈何得了我?”我心里一直盘算着用什么问题来刁难他,弟兄见我不听,就又停了下来。我沉默了一会儿,就装得很严肃的样子提了几个谬妄的问题故意刁难他:“以色列在地图上哪个地区?我们将来干什么?撒但将要从地球上哪个地方出现?它们的家在哪?红、白、黑、黄、绿、紫、兰、铜等颜色象征什么?”然后说:“太难的问题先不问,就先问这几个简单的吧。”一时弄得弟兄不知如何是好。我的心却开了花,暗喜:“这下丢人了吧?哎呀!我看你连我设的第一关都过不了,你还想干什么?回答呀!说呀!刚才不是滔滔不绝地说着吗?”弟兄越不答,我就越来劲,越高兴,心想:“可惜周围没有其他人,要不我还要让你丢人,让你以后再没脸见人。”唉!现在想起我那副小人得志的样子都感觉恶心!

此后,我不仅自己不接受神的末世作工,也不让别人接受,还到处肆意宣扬:“什么神话书,竟然连出版社和章节都没有,而且还是白话文,谁看都懂,还敢自称为神话,这肯定是异端。”因着我的狂妄自大,不但讥笑弟兄姊妹,就连神的话我也肆无忌惮地亵渎一番。这下神的管教临到了我,我一说这样的话就上火,一上火就掉牙,短短几个月就掉了十几颗,这可真应验了我笑话别人时说的“笑掉大牙”的话了。我尝到了与神较量的苦头,从此再也不敢以“笑掉大牙”的狂言来讥笑跟随全能神的弟兄姊妹,更不敢藐视神的说话了。

2002年7月,我和爱人回老家看望老人,当时家人都已接受了全能神,可我还不知道。姐姐领来一个姊妹和我谈圣经,并说她也是呼喊派的,我就不敢像以前那样张狂了,只好坐下听她讲。没想到这次可真遇到高手了,她不拿圣经却能把圣经里的章节、内容说得一清二楚,我心想:“这人还真行,可不管怎么样,虽然你是个高手,我也不是吃干饭的,你谈归谈,我有我自己的立场,就看你讲到最后是个什么结果。”

姊妹从律法时代一直谈到末世,到最后她说:“神已回来作了新工作。”我听到这里心里一惊,又想发火。但因家人都在场,碍于面子没有爆发出来,只是质问道:“我信了几十年了,神回来我应该先知道呀,神为什么没给我说呢?你有什么证据来证明神已经回来了?”姊妹见我不服的样子,就说:“弟兄呀!你曾说你信得如何好,也知道得不少,可论作工讲道有谁能比得上保罗呢?新约圣经一共二十七卷,保罗的书信就有十三封,但就是这样一个人人仰慕的事奉神的人却不认识神,在主耶稣作工时还硬着颈项抵挡神,最终也未能被神成全。那我们所跑的路又算什么呢?我们对神真的了解吗?神作什么工作我们真的可以测透吗?难道神就只能在圣经中作工吗?就不能再作更大、更新的工作了吗?……”“停!停!停!”我越听越不对劲,气咻咻地打断了她的话,“你胆子也太大了吧!敢说保罗没有被神称许,保罗为传福音受了多少苦,跑了多少路,挨了多少鞭打,你知道吗?保罗是我们该效法的榜样,他若不被称许,那我们哪一个人能得救呢?”姊妹见我如此骄横就说:“保罗是我们效法的,他所跑的路是比我们的多,他的书信对我们都有益处,但他追求的观点不对,是为达到自己的存心目的。”说着,她打开《话在肉身显现》,翻到《成功与否在于人所走的路》这篇神的话念道:“保罗在追求生命的人中间是一个不认识自己本质的人,他根本不是一个谦卑顺服的人……他并不是一个对耶稣基督充满了爱与敬畏的人,也并不是一个善于寻求真理的人,更不是一个寻求道成肉身奥秘的人,他只是一个善于狡辩而且不愿屈服于任何一个比他高的人或有真理的人。他嫉妒那些与他相反或是与他敌对的人或真理,喜欢那些有高大形象而且具备渊博知识的才子,他不喜欢与那些专爱真理寻求真道的穷苦之人来往,而是喜欢与那些专讲道理而且知识丰富的宗教上层机构的人物接触。他喜欢的并不是圣灵的新作工,注重的也不是圣灵新的作工动态,而是喜欢那些高于一般真理的规条与道理。……他作的工作是有许多,但并不能就其工作的数量而论,只能就其工作的质量而论,就其所作工作的实质而论,这才能将事情的原委都澄清。他总认为:我能作工,我比一般人强,我体贴主的负担,谁也没我体贴主的负担,谁也没我悔改得深,因我蒙了大光照,看见了大光,所以说我比任何一个人都悔改得深。这是当时他自己心里想的。到他要作的工作结束时,他说:‘我该打的仗打完了,当跑的路跑尽了,有公义的冠冕为我存留。’他打仗、作工、跑路完全是为了公义的冠冕,并不是在积极进取,他作工的态度虽不是应付,但可说成是他的作工只是为了弥补他的过失,弥补他良心的控告,他盼望的只是早点将工作作完,将他要跑的路跑完,将他要打的仗打完,以便早点得着他盼望的公义的冠冕。他所盼望的并不是以自己的经历与真实的认识来见主耶稣,而是盼望早点作完工作以便到主耶稣见他之时赐给他因作工而当得的赏赐。他是以作工来宽慰自己,也是以作工来搞交易,来换取以后的冠冕。他追求的只是冠冕,并不是真理,也不是神,这样的追求怎么能是合格的呢?他的存心、他的作工、他的代价、他的全部付出充满了他美好的幻想,他完全是按着他私自的愿望而作工的。他的全部作工中所付的代价没有丝毫的甘心,只是在搞交易,并不是为尽本分而甘心付出,而是为了达到交易的目的而甘心付出,这样的付出又值几分钱呢?谁又能称许他那不干不净的付出呢?谁肯对这样的付出而颇感兴趣呢?他的作工中充满了明天的梦幻,充满了美好的蓝图,丝毫没有人的性情如何变化的路途。他的假慈悲太多,他的作工并不是在供应生命,而是在假斯文,在搞交易,这样的作工怎么能将人带入恢复人原有本分的路途中呢?”我不得不承认这话带有权柄,带有能力,不但将保罗的事奉解剖得如此透彻,更击中了我的要害,我只有默认了。姊妹好像觉察到了我态度的转变,忙说:“弟兄,你不是要神回来的证据吗?这本书就是神回来后的亲口发声,咱们再听一段吧!”说着,姊妹又打开神话书读道:“你别以为你做点好事就是与基督相合,你以为你的善心能巧取上天的赐福吗?你以为你做点好事就代替你的顺服了吗?你们每一个人都不能接受对付、修理,都难以接纳基督的正常人性,而且还口口声声说顺服神,你们这样的信仰会得到应有的报应的。你们别总是异想天开,别总想见到基督,因为你们的身量太小了,小得连见到基督的资格都没有。当你的悖逆完全脱去了,当你能与基督和睦相处了,那时神自然会向你显现的。若是你未经修理、未经审判就去见神,那你定规会成为抵挡神的人,你定规是灭亡的对象。”(摘自《话在肉身显现·与基督不合的人定规是抵挡神的人》)听完这段话,我心潮起伏,思绪万千,久久不能平静。一时间我觉得自己对神竟是如此陌生,好像从来没信过神,以前总以为有点奉献,有点善心、善意就可以了,认为能讲圣经、能传道就有资格见到神,能与神一同作王掌权了,原来这都是异想天开。

我拿起她带的一本书,随意翻开看了一下,其中的一段歌词抓住了我:“人都在痛苦之中寻求神,在试炼之中仰望神,在平安之时享受神,在险境之中否认神,在忙碌之时忘记神,在空闲之余来应付神,但不曾有一人在一生之中来爱神。”(摘自《跟随羔羊唱新歌·人的所作所为贯穿人对神的欺骗》)我的心猛地一怔:这些话说得真是太准确了!三十年的雨雪风霜我就是这样度过的,自以为有多么爱神,可直到今天才知道我竟从未爱过神,都是在为自己追求,我所谓的爱神竟全是欺骗。唉!我这老顽固还要顽固到何时呢?

在神话语的感召下,不觉中我又拿起神话书看到:“你别以为你什么都懂,我告诉你,就现在你看见的、你经历的还没达到能明白我经营计划的千分之一,你还狂傲什么?你仅有的一点才华、仅有的一点点认识还不够耶稣一秒钟的作工来利用呢!你的经历才有多少?你所看见的加上你毕生所听说的、你个人所想象的还没有我一时作的工作多呢!你最好别挑毛拣刺,你再狂也不过是一个蚂蚁不如的受造之物!你肚子里所有的东西还不如蚂蚁肚里装的东西多呢!你别以为自己经历多了、资格老了就可以挥手扬言了,你的经历多了、资格老了不就是因为我说的话吗?你还以为是你自己辛勤劳动换来的吗?今天我道成肉身让你看见了,你才有了这么多丰富的构思,从而观念累累,若不是我道成肉身,你的才华即使出众,也不会有这么多构思的,你的观念不就是从此来的吗?若不是耶稣第一次道成肉身,你还懂什么道成肉身这事!不就是因着第一次道成肉身让你知道了,你才敢放肆地来衡量这第二次道成肉身的吗?你不做一个顺服跟随的人,还研究什么?你进入这道流,来到了道成肉身的神面前,他还能叫你研究吗?你研究你的家史可以,你研究神的‘家史’,今天的神还能让你这样研究吗?你不是瞎眼吗?你不是自找没趣吗?”(摘自《话在肉身显现·两次的道成肉身完全了道成肉身的意义》)此时,我的心里又掀起了巨波,开始反省自己:以前认为自己圣经知识丰富,也曾熟读生命读经,以为只要明白了这些就明白了神的心意,不需要别的什么真理了,每次讲道都要将这些知识大肆炫耀一番,总觉得自己比任何一个人都高,自己才是对神最忠心的人,神回来只有我这样的人才配得奖赏,别人都不行。今天在神话中才看清自己贫穷瞎眼的可怜相,才知道自己是抵挡神的罪人。我不禁又翻到《基督用真理来作审判的工作》这篇神的话,看到:“我劝各位不要把自己看得比金子还重要,别人能接受神的审判你为什么就不能呢?你比别人高多少呢?别人能在真理面前低头你为什么就不能做到呢?神的工作是大势所趋,他不会因为你的‘功劳’而重复作两次审判工作的,失掉这样的良机你会悔断肝肠的,若你不相信我说的话,那你就等待天空那张白色的大宝座来‘审判’你吧!你要知道全部以色列的人都弃绝耶稣、都否认耶稣,但耶稣救赎人类的事实还是传遍了宇宙地极,这不是神早已作成的事实吗?若你还在等待耶稣来接你上天堂,那我说你是一个顽固不化的朽木了。耶稣是不会承认你这样一个不忠心于真理而只想得福的假信徒的,相反,他会毫不留情地将你扔在火湖里焚烧万年的。”(摘自《话在肉身显现》)读到这里,只觉得有一把利剑刺在我心里,让我隐隐作痛,这些话虽严厉却很实在,让我看到自己就是一个抵挡神的罪魁,是完完全全的活撒但,狂妄、悖逆、无知、瞎眼!为了维护自己的地位,我顽固地与神对抗,当神的救恩一次次临到我时,我不但不寻求,还高举自己多年的作工资本,施行诡计来伤神的心,多少次大肆亵渎神的工作,把多少人捆绑在自己的权下,还自以为对神很忠心。可是全能神用他那真诚、无私的大爱把我拯救了回来,使我这个宗教狂徒真正明白了作为一个受造之物该站在一个什么地位上来敬拜神,如何信神才能合神心意。

感谢全能神的话征服了我这个狂妄的人,使我有幸得着神的末世救恩。现在,我已完全定真了全能神就是我们日思夜想、盼望重归的救主——正是昔在、今在、以后用在的全能者!

上一篇:神是烈火不容人触犯

下一篇:在神的惩罚中我才醒悟

相关内容

  • 昨日曾疯狂抵挡定罪 今日愿肝脑涂地效力

    我是贵池市因信称义派的一个带领,在我没接受全能神末世作工之前,也和所有的弟兄姊妹一样,一直苦盼主耶稣二次再来,但因着上面大带领时时敲“警钟”和圣经上“末世必有许多假基督出现”这话,使我成了一个抵挡、定罪神末世作工的人。想起这些,心里十分内疚,下面我把自己的亲身经历和弟兄姊妹说说,以便弟兄姊妹引以为戒,能早日回到神的家中。

  • 谣言差点使我成了撒但的殉葬品

    我原是召会的一名同工,2001年12月归到全能神面前,下面就是我由抵挡到接受全能神末世作工的一些片段回顾。

  • 全能神就是主耶稣的再来

    安徽省 汪洋 我原是贵池市因信称义派的一名带领。在没有接受全能神末世作工之前,我也和所有的弟兄姊妹一样,一直苦盼主耶稣的再来,但因着大带领的警告和圣经上末世必有许多假基督出现的预言,我成了一个抵挡、定罪神末世作工的人。每当想起这些,我的心里就十分内疚、悔恨,下面是我自己的亲身经历。 1999年9月的…

  • 昨日的抵挡 今日的悔恨

    我原是恢复流的一名中层带领,1985年我蒙召归主后,就一直在主的恢复流里。我一直认为圣经是一本生命书籍,其中的每句话、每一个字都是神所默示的,神六千年来对人类的美善心意全在圣经里向我们显明了,因此我视圣经如自己的命根子,更对能给我们带来“拔高异象”的李弟兄崇拜有加。我总认为神借着李弟兄已将六十六卷圣经的奥秘揭示完了,所有的奥秘、精华全向我们显明了,什么时候敌基督定盟约,什么时候建圣殿,主什么时候回来,把我们提到哪里,时间、地点统统告诉了我们,我们只需聚会、顺服,只等启示应验时我们被提、作王掌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