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各国各方渴慕真理寻求神显现之人来考察

我是怎么被神话语征服的

纯色背景

主题背景

字体设置

字号调整

行距调整

页面宽度

0个搜索结果

没有相关的搜索结果

105 我是怎样接受全能神的

江苏省 道明

我原是一名三自信徒,跟随主耶稣已二十多年了。和众多弟兄姊妹一样,我也在等待着被提的那一天,能在空中与主相遇。但后来我所做的一切却都在违背着这个愿望,现在回想起来真是后悔莫及……

1996年冬的一天,本派别的赵弟兄急急忙忙赶到我家对我说:“弟兄,有人给我讲神已来在中国作了新的工作,你看怎么办?”我一听火冒三丈,大声吼道:“胡扯!主耶稣说:‘但那日子、那时辰没有人知道,连天上的使者也不知道,子也不知道,惟独父知道。’(太24:36)他们的胆子可真大,竟敢凭己意说出这话,纯粹是假基督!你别听他们的,相信圣经永远不会错!”赵弟兄附和道:“是呀!我也是这样看的。但现在南边各聚会点弟兄姊妹议论纷纷、不知所措,你能不能和我到聚会点去讲讲?别让他们走错了路。”此时又气又急的我毫不犹豫地点头答应了。

第三天傍晚,我与赵弟兄等三人赶到了聚会地点。我在讲台上大肆宣讲:“‘东方闪电’的人说主耶稣已再次道成肉身来在了中国作工,千万不能相信!我已问过许多牧师、长老,他们都说不知道这事,难道‘东方闪电’的人就能知道?你们想想我这话有没有道理?”弟兄姊妹异口同声地说:“有道理!”我心里美滋滋的,虽然我说的话不多,但达到了立竿见影的果效。这时有个弟兄也当即表态:“我们决不能听‘东方闪电’的道,一定要在至圣的真道上站立住……”就这样,在我的宣讲中,聚会场上的“正气”越来越浓……我看到自己简直太有工作能力了!可万万没想到,我如此的“忠心付出”换来的竟是接连不断的灾祸……

1997年2月,父亲病故,母亲得了偏瘫,我自己也患上了关节炎和慢性胃炎,治疗花去八百多元钱,不但没好,反而越来越重。紧接着,我的左臂又被驴踢伤,大儿子遭车祸轧断了右小腿,又花去医药费四千多元……这一连串的灾祸临到,夺走了我往日的“潇洒”,我已没有了招架之力,教会的事更是没有精力再过问了。但我仍不醒悟,反而认为这是约伯的试炼临到了我。

尽管我这样愚顽透顶,但全能神却没丢弃我。1998年1月8日,两个姊妹来到我家对我说:“弟兄,我们去听听一同工讲的道好吗?听说讲得特别好,对我们讲道人很有益处,你去不去?”当时我也没想什么,就回答说:“明天我准时赶到。”

第二天,姊妹把我带到一弟兄家,一进屋就有几个弟兄姊妹非常有礼貌地与我打招呼,之后又问我现在教会的情况。因着他们的谦卑和亲切的问话,我的戒备心也渐渐地没有了。一弟兄问我:“弟兄,你知道现在教会为何荒凉吗?”我说:“我正在想,但没找到答案。”弟兄说:“教会荒凉的原因是神今天已在恩典时代工作的基础上又作了新的工作。我们都知道,主耶稣虽赦免了人的罪,将人救赎回来,但人的罪性还在里面,所以神在末世又作了一步审判洁净的工作,来解决人的犯罪本性,使人彻底蒙拯救。凡是接受全能神新工作的就有圣灵作工,有神的亲自带领与牧养,教会光景越来越好;而那些跟不上神新工作的就失去了圣灵的作工,落在了黑暗中,教会自然越来越荒凉,就像当初主耶稣来了,不在圣殿里作工,所以圣殿就成了贼窝。”他们的这番交通虽然我听得很明白,也觉得在理,但因我断定他们是“东方闪电”的人,于是还没等弟兄说完,我便打断他的话:“主耶稣说他来的日子只有父知道,连他自己都不知道,并且我们这里的牧师、长老和所有的信徒都不知道,你们怎么知道的?你们还说神作了第三步工作,圣经里哪有记载?没有圣经根据我绝对不相信!”弟兄笑着说:“弟兄,主耶稣所说的‘但那日子、那时辰没有人知道,连天上的使者也不知道,子也不知道,惟独父知道’(太24:36)这话,是说主来的那日子、那时辰没有人知道,也就是主来的那一刻无人知晓,但是当主来之后在地上开展了他的工作,那就有人知道了。马太福音25章6节中主耶稣说:‘半夜有人喊着说:“新郎来了,你们出来迎接他!”’这说明主来是有人知道的,而且这些人还要把主来的消息传给更多的人。如果主来谁也不知道,那主耶稣这话岂不是落空了吗?再说了,主来本是为了拯救人,按人的观念,主来在地上作工人都不知道,那他作工有什么意义呢?又怎么拯救人呢?主耶稣说:‘看哪,我站在门外叩门,若有听见我声音就开门的,我要进到他那里去,我与他,他与我,一同坐席。’(启3:20)从这节经文中我们看到,主来会向我们叩门,也就是借着人给我们传福音,就像当初耶稣降生时,有牧羊人报佳音一样。我们若打开心门,寻求、接受这福音,就能迎接到主的再来,与主一同坐席。可见,只要我们有一颗渴慕寻求的心,就能听见主的声音,看见主的显现。其实,今天给我们报佳音传主来的弟兄姊妹还少吗?只是我们不肯接受这个事实罢了。今天神早已来到我们中间,带来了新的工作,这是神早已成就的事实。我们不知道那是因我们没跟上神的新工作,不认识圣灵作工的方向,但我们不能因自己没跟上就说神还没来到。若我们不寻求神现实的作工,而是一味地等待神公开向人显现的那一天,恐怕到时就晚了。因全能神说:‘当你们的肉眼亲自看见耶稣驾着白云从天而降的时候已是公义的日头公开出现的时候。那时或许你的心情激动万分,但你可曾知道,当你看见耶稣从天而降的时候也正是你下到地狱接受惩罚的时候,那时已是神经营计划宣告结束的时候,是神赏善罚恶的时候。因为神的审判已在人未曾看见神迹只有真理发表的时候结束了。’(摘自《话在肉身显现·当你看见耶稣灵体的时候已是神重新更换天地的时候了》)”听了弟兄的交通,想想全能神的话语,我心想:“是啊!若真是主来了,而我却没跟上,那不是太可惜了?那不是要懊悔死吗?再说,弟兄所交通的确实在理,合乎圣经,而且都是我以往所没听过的,不妨我寻求寻求再下断案吧。”

弟兄见我的态度有所好转,又针对我认为神作新工作务必得有圣经根据这一观念给我选读了神的话,全能神说:“在耶稣时代,耶稣按照当时圣灵在他身上所作的工作来带领那些犹太人,带领所有跟随他的那些人,他所作的并不以圣经为根据,而是按着他的工作来说话,他不管圣经如何说,也不在圣经里找路来带领跟随他的人。他刚开始作工就是传悔改的道,而‘悔改’这两个字眼在旧约那么多预言里根本提都没提到,他不仅不是根据圣经作,他又带出了更新的路,作更新的工作。他从不参考圣经来传道,他医病赶鬼的异能在律法时代从未有人能作,他的工作、他的教训、他说话的权柄与能力也是在律法时代无人能达到的,他只是作他更新的工作,尽管有许多人用圣经来定他的罪,以至于用旧约圣经来将他钉在了十字架上,但他的工作却超乎圣经旧约,若不是这样,人又怎么能把他钉在十字架上呢?还不都是因为他的教训、他医病赶鬼的能力在旧约里从未有过记载吗?……在人看他作工没有一点根据,而且有许多不符合圣经的记载,这不都是人的错谬吗?神作工还用套规条吗?神作工还得根据先知的预言吗?到底圣经大还是神大?为什么神作工非得根据圣经呢?难道神自己就没有任何权利来超脱圣经吗?神就不能离开圣经另外作工吗?”(摘自《话在肉身显现·圣经的说法 一》)“今天的工作是前人未走过的路,也是无人看见的道,是从来没作过的工作,也就是神在地上的最新的工作。所以说,没作过的工作就不是历史,因为现在是现在,还没有过去。人都不知道神在地上、在以色列以外又作了更大、更新的工作,已经超出了以色列的范围,也超出了先知的预言,是在预言以外的新奇的工作,也是在以色列以外的更新的工作,是人所看不透也想不到的工作。这样的工作在圣经里怎能有明确的记载呢?谁能提早将今天的工作一点一滴都不缺少地记录下来呢?谁能将打破常规的、将这更大更智慧的工作记在这部老得发了霉的书里呢?”(摘自《话在肉身显现·圣经的说法 一》)“你能做到凡是圣灵工作你就一律接受吗?是圣灵工作那就是‘流’对,你就该毫无一点顾虑地接受,不该挑挑拣拣地接受。在神的身上你多长几分见识,多长几个心眼,这不是多此一举吗?你该做到勿须找更多的圣经根据,只要是圣灵工作你就接受,因为你信神是跟随神,你不该来考察神。你不该为我找更多的根据来证明我是你的神,你应会分辨我对你有无益处,这是最关键的。”(摘自《话在肉身显现·将神定规在“观念”中的人怎能获得神的“启示”呢?》)全能神的话让我心服口服,原来我认为圣经里没有记载“第三步工作”这几个字,神就不会作第三步工作,如果神要作第三步工作那圣经里肯定有,否则就不是神作的,我这种观点不就是把神定规在圣经里了吗?全能神说得没错,如果按照我的观念,那我信主耶稣又是凭借着什么呢?旧约圣经里不也没记载主耶稣所作的工作吗?那我为什么能信主耶稣呢?再说,圣经上也说过“字句是叫人死,精意(或作:圣灵)是叫人活”(林后3:6),我这样抠字句不是太可怕了吗?感谢全能神开启了我,使我有所醒悟,感谢神给我这次机会,使我明白了这些真理。此时,我的眼中已蓄满泪水,不由得仆倒在神面前祷告:“全能神啊!你的话让我心宽敞、眼明亮,对照你的话语我才看到自己的无知、谬妄和荒唐。神哪!我将你定规在观念中,定规在圣经里,认为你作工务必得有圣经根据,得提前记载在圣经里,然而今天你的话告诉我,你从来不是根据圣经作工,而是根据你拯救人的计划、根据人的需要来作工。现在我明白了,只要是你作的工作,不管有没有圣经根据,都能供应人、变化人、拯救人,都是对人最有益处的,我们就应该无条件地接受、顺服。神哪!我感谢你的拯救,我愿接受新工作,跟上你的脚踪!”

上一篇:我差点做了假基督的陪葬品

下一篇:全能神的刑罚审判唤醒了我

相关内容

  • 谣言差点使我成了撒但的殉葬品

    我原是召会的一名同工,2001年12月归到全能神面前,下面就是我由抵挡到接受全能神末世作工的一些片段回顾。

  • 冲破网罗归向神

    91年夏天我信了耶稣,因着主的特别恩待,在教会读圣经,不久我就开始讲道了,后来又牧养教会、带领查经作奋兴的工作,就这样我便坐上了大带领的位置,接待我的家庭约有上百家,常去牧养的教会有70多处,交通范围有亳州市、怀远县、涡阳县、利辛县、宿县等地,因此我常常奔走在各处教会,同时,我也苦盼救主耶稣的二次降临。可是94年的春天,当两位姊妹把全能神末世作工传给我时,我不但不听还定罪、毁谤、亵渎,并把她们赶走。过了几天,她们又给我送来一本神话书——《救主早已重归》。当我看到书上说,主已经来到地上,而且还在中国作工时,我认为:不可能!便不假思索地把书烧掉了。

  • 一个罪孽之子的忏悔

    我原是三班仆人派的一名教会柱石,经过几番周折,终于在1999年5月跟上了神末世的新工作。回想自己以往的所作所为,我真是无地自容,愧对神的爱,愧对弟兄姊妹。同时,心里也充满了感激之情,感谢神在我最痛苦、最迷茫之时,向我伸出了拯救之手,使我灵得供应,重得复苏,终于认识了神末世的作工,认识了全能神就是耶稣的再来而回到了神家。下面是我对自己亲身经历的自述,望所有等待主重归的弟兄姊妹以及那些在十字路口徘徊的弟兄姊妹能从中有所启发,早日来到神的面前,因我曾是你们中的一员,也曾是受蒙蔽者中的一个。

  • 全能神就是主耶稣的再来

    安徽省 汪洋 我原是贵池市因信称义派的一名带领。在没有接受全能神末世作工之前,我也和所有的弟兄姊妹一样,一直苦盼主耶稣的再来,但因着大带领的警告和圣经上末世必有许多假基督出现的预言,我成了一个抵挡、定罪神末世作工的人。每当想起这些,我的心里就十分内疚、悔恨,下面是我自己的亲身经历。 1999年9月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