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能神教会App

聆听神的声音,喜迎主耶稣重归!

欢迎各国各方渴慕真理寻求神显现之人来考察

我是怎么被神话语征服的

纯色背景

主题背景

字体设置

字号调整

行距调整

页面宽度

0个搜索结果

没有相关的搜索结果

116 无知的我充当了撒但的差役

辽宁省 王丽

我叫王丽,十一岁时就随母亲信了主耶稣。高中毕业后,我放弃了考大学、考神学院的机会,在大赞美派做主要同工,我所牧养的教会分布在辽宁省海城市、营口市、盘锦市,河北省迁安市、抚宁市、青龙县等地。我也曾被北京市、河北省秦皇岛市、浙江省宁波市等一些宗教团体邀请去讲道、开青年会。那时的我整天奔波忙碌于教会的工作,感到无比自豪。

1997年5月的一天,带领告诉我现在出现一个新派别,叫“东方闪电”,是异端,要严加提防。1998年,上层同工说:“‘东方闪电’见证主耶稣已经回来了,他们否认神是三位一体的神,谁接受若退出就被割耳朵、剜眼睛、挑大筋,以后见‘东方闪电’的书就烧,见传‘东方闪电’的人就赶,不要接待他们,否则就在他们的恶行上有份了。”对此,我深信不疑,在讲台上我还添枝加叶地编造谎言说:“1997年我接触过‘东方闪电’的人,他们的手只要碰到你,那灵就进你里面了,给你按手祷告,你就彻底被迷惑了……”不仅如此,我又总结了“东方闪电”的十一条特点,让弟兄姊妹按这十一条去对照,发现可疑的人就赶,绝不留情。就这样,我走上了亵渎、抵挡、弃绝全能神的罪恶之路。

一次,听说教会新来一外地姊妹,我立即把她找来,像审犯人似的审完后,将她赶走。她流着泪离开了教会,我心里却没有一丝自责。外地一处教会内部混乱不堪,同工又被鬼附,我都归咎于“东方闪电”,气急败坏地下令赶走了所有新来聚会的人。其中一个姊妹说:“你这么做不怕得罪神吗?将来到神那儿能交上账吗?”我十分不耐烦地在地上踱着步,一只手拿水杯,一只手向她们一摆,恶狠狠地说:“能不能交上账那是我个人的事,不用你们操心,我走的路是对是错我自己知道,将来基督台前见吧!到那时一切都真相大白了……”随后,在我所牧养的各处教会都实行了这种清理措施。

虽然我整天四处奔波,忙碌于各个教会之间,却总是按下葫芦起来瓢,真是焦头烂额。忙完本地忙外地,我不仅在辽宁省大肆封锁教会,罪恶的手还伸向了外省。在我的封锁下,全能神末世的福音工作在我所辖管的教会中受到很大拦阻,我竟然为此而自豪,得意地想:“东方闪电”再怎么厉害,我们就是不接待,你们还能怎么样?那时,我的良知已经泯灭了。

正当我抵挡全能神达到丧心病狂的地步时,我和我所在的教会完全失去了神的保守和看顾。一同工突然精神失常,在大街上大哭大笑,同时她本教会一弟兄在家坐卧不安,非要去坟地不可,我也开始得病:心脏病、胆囊炎、腰疼、长期流鼻血等等,还有查不出来的病。一天半夜,患精神病的父亲突然进了我的房间,搂住我说:“你是属于我的,不许你结婚……”我惊呆了!为什么?为什么这事临到了我?主为什么不保守我?我泪流满面地向主呼喊。

此后,我开始琢磨:为什么“爱主”的同工精神失常?为什么教会里拉帮结伙、嫉妒纷争越来越严重?为什么讲道的弟兄搞婚外恋还能上讲台献祭赞美神?为什么那些和我一起宣誓一生事奉主的人都成家生子陷入世俗中?我为什么又会遇到这些事呢?我到底错在哪里了呢?……我极度地灰心失望,躺在床上两天两夜不吃不喝,心里彻底垮了,甚至想回家逃避不再事奉了,但又惧怕神不敢逃。从那以后,我除了聚会时看看圣经、祷告祷告,其余时间我根本不祷告、不看圣经长达半年之久。在弟兄姊妹面前还强撑着,但内心早已坍塌了。正在我苦不堪言之时,全能神向我伸出了拯救之手。

2000年9月,在神奇妙的安排下,我结识了传全能神末世作工的弟兄姊妹。我与姊妹一起交通时谈到教会的光景,她说:“现在的教会光景和当初的圣殿荒凉一样,那时圣殿里污七八糟,买卖牛羊鸽子成了贼窝。本来圣殿是祷告、献祭、敬拜神的地方,却成了犯罪的场所。神在律法中要求人献完整无缺的祭,但到了律法时代末期,人献的全是残缺的祭,说明圣殿荒凉了。人失去了圣灵的作工,就胆大妄为,证明神已不在圣殿里作工了。今天的教会里,人与人勾心斗角,争名夺利,偷花教会钱财,乱搞男女关系……这不和当年圣殿荒凉一样吗?因为那时主耶稣来在地上作了新工作,神的灵从圣殿里收回作在跟随主耶稣的门徒身上。同样,今天教会荒凉也是因为神又作了新的工作。”听到这儿,我如梦初醒:怪不得教会这么乱,原来神又作新工作了!我心里顿时像开了两扇门一样敞亮,看到了希望。姊妹继续交通,说今天已到了国度时代,神的工作又拔高了……一听这话,我心里“咯噔”一下:“这不是‘东方闪电’吗?天天讲、夜夜防,我竟然还和她们交通上了。不行!我得赶紧走。”我起来就要走,但弟兄姊妹诚恳地挽留我,这时圣灵感动我,使我想起教会一盘散沙,自己的软弱,加之接二连三发生的事,干脆今天我就仔细听听到底是怎么回事。我又坐了下来,开门见山地说:“神不是‘三位一体’吗?你们怎么说不是呢?若你们能讲清楚我可以考察。”姊妹爽快地说:“好!”随即她问我:“耶和华是不是灵?”我说是。她又说:“主耶稣是不是灵?”“是,耶稣是圣灵感孕,实质也是灵。”我接着回答。姊妹又继续问:“耶和华是灵,主耶稣是灵,圣灵也是灵,那你说神是一位灵还是三位灵?你说‘三位一体’是怎么回事?”我怔住了:“是啊!神只有一位,圣父、圣子、圣灵若是三位灵,那不就是三位神了吗?怎么能是独一真神呢?这是怎么回事呢?”姊妹打开全能神的话《三位一体的神存在吗?》读给我听,全能神说:“自从有了耶稣道成肉身这一事实之后,人才知道,天上不仅有父,而且还有子,甚至还有灵,就是人的传统观念中认为的,在天上有这样一位神,那就是圣父、圣子、圣灵这样一位三而一的神。”“其实,我告诉你们,‘三而一的神’在全宇上下根本不存在,神没有父,也没有子,更没有父、子共同使用的工具——圣灵这一学说,这都是根本不存在的世上最大的谬理!但这谬理也有‘来源’,并不是没有根据的,因为你们人的‘脑袋’也并不简单,你们的构思也不无道理,而是相当恰当、巧妙,甚至让任何一个撒但都攻不破,只可惜都是根本不存在的谬理!你们根本没看见事实的真面目,你们只是在推理、在想象,而后编成一整套故事来骗取人的信任,来垄断那些最傻的没头脑、没理智的人,让他们相信你们的伟大、著名的‘专家学说’,这是真理吗?这是人该领受的生命之道吗?都是胡说!没有一句恰当的言语!多少年来,‘神’就让你们这样分割着,甚至你们一代一代越分越细,以至于公开把一位神分成三位神。到现在,人根本没法再重新把神合在一起,因为你们把神分得太细了!若不是我及早地作这工作,说不定你们要猖狂到何时呢!这样分下去,神还能是你们的神吗?你们还会认识神吗?你们还会认祖归宗吗?若是我再晚来一步,说不定你们还会把耶稣与耶和华这‘父子俩’都撵回到以色列,而你们自己来称你们自己是神的一部分呢!”“圣父、圣子、圣灵,这个说法最谬!这么一说就把神给分开了,被切成三瓣的神都各有各的地位,各有各的灵,还能是一位灵,还能是一位神吗?你说创造天地万物是圣父造的,是圣子造的,还是圣灵造的?有人说,是他们共同造的。那救赎人类是圣灵救赎的、圣子救赎的,还是圣父救赎的?有人说,是圣子救赎的人类。那圣子的实质又是谁?不是神的灵道成的肉身吗?肉身称天上的神为父是站在一个受造的人的角度上说的,你不知道耶稣是圣灵感孕吗?他里面是圣灵,不管你怎么说,他仍是与天上的神是一位,因为他是神的灵道成的肉身。”“人认为耶和华是耶稣的父亲,耶稣却不承认,他说:‘我们原本没有父子之分,我与天上的父原为一,父在我里面,我在父里面,人看见了子就是看见了在天上的父。’说来说去,不管是父是子都是一位灵,没有位格的划分,人一说就复杂化了,又是位格的不同,又是父、子、灵的关系,人一说位格,不就把神给物质化了吗?还分老大老二老三,这都是人的想象,没有一点参考价值,不是现实!”“耶稣里面的灵、天上的灵与耶和华的灵都是一,叫圣灵也叫神的灵,也叫七倍加强的灵,也是包罗万有的灵。就神的灵能作许许多多的工作,他能创世,能用洪水灭世,也能救赎全人类,更能征服全人类、毁灭全人类,这工作都是神自己作的工作,不是任何一个位格的神可以代替的。他的灵能叫耶和华、叫耶稣,也能叫全能者,是主、是基督,也能成为人子,他在天也在地,在众宇之上,也在万人之中,是天上、地上唯一的掌管者!……无论何时,神只能称为全能的独一真神,包罗万有的神自己,根本不存在位格,更不存在圣父、圣子、圣灵的说法!天上、地上只有一位神!”(摘自《话在肉身显现》)

听到这里,我心想:“这话怎么把三位一体说得这么明白、透彻,让人心服口服,若不是神谁能把神的事说明白呢?是神的话,确实是神的话!原来‘三位一体’的神根本不存在,我信神这么多年竟然不认识神,把神分割成三位,这不是作孽吗?如果不是神亲口发声,人哪能明白呢?”想到这里,我认定神的确道成肉身来了!我的泪水夺眶而出,最后失声痛哭:“全能神啊!我是一个刚硬悖逆之人,抵挡你的末世作工长达四年之久,自己不接受,还拦阻弟兄姊妹接受,我真是太恶了!神啊!我不配你来拯救,不配你为我付出如此大的代价,我只配遭咒诅下地狱啊!神啊!我曾造谣毁谤、诬陷、亵渎、定罪过你,我实属罪大恶极、十恶不赦之人,按我的所作所为是可咒可诅的当代的法利赛人,是恶贯满盈的撒但的帮凶,可你却还将我拯救,如此大爱我无法述说。神啊!我愿将自己完全交在你手中,任你摆布!任你审判!任你刑罚!……”此时的我,除了哭以外,什么也说不出来了。

接受全能神的末世作工后,随即我加入到了传福音的队伍中,用自己的实际行动来还报神的拯救、神的爱!

上一篇:一个罪孽深重之人的忏悔

下一篇:没有全能神就没有我的今天

相关内容

  • 全能神就是主耶稣的再来

    安徽省 汪洋 我原是贵池市因信称义派的一名带领。在没有接受全能神末世作工之前,我也和所有的弟兄姊妹一样,一直苦盼主耶稣的再来,但因着大带领的警告和圣经上末世必有许多假基督出现的预言,我成了一个抵挡、定罪神末世作工的人。每当想起这些,我的心里就十分内疚、悔恨,下面是我自己的亲身经历。 1999年9月的…

  • 昨日曾疯狂抵挡定罪 今日愿肝脑涂地效力

    我是贵池市因信称义派的一个带领,在我没接受全能神末世作工之前,也和所有的弟兄姊妹一样,一直苦盼主耶稣二次再来,但因着上面大带领时时敲“警钟”和圣经上“末世必有许多假基督出现”这话,使我成了一个抵挡、定罪神末世作工的人。想起这些,心里十分内疚,下面我把自己的亲身经历和弟兄姊妹说说,以便弟兄姊妹引以为戒,能早日回到神的家中。

  • 昨日的抵挡 今日的悔恨

    我原是恢复流的一名中层带领,1985年我蒙召归主后,就一直在主的恢复流里。我一直认为圣经是一本生命书籍,其中的每句话、每一个字都是神所默示的,神六千年来对人类的美善心意全在圣经里向我们显明了,因此我视圣经如自己的命根子,更对能给我们带来“拔高异象”的李弟兄崇拜有加。我总认为神借着李弟兄已将六十六卷圣经的奥秘揭示完了,所有的奥秘、精华全向我们显明了,什么时候敌基督定盟约,什么时候建圣殿,主什么时候回来,把我们提到哪里,时间、地点统统告诉了我们,我们只需聚会、顺服,只等启示应验时我们被提、作王掌权了。

  • 谣言差点使我成了撒但的殉葬品

    我原是召会的一名同工,2001年12月归到全能神面前,下面就是我由抵挡到接受全能神末世作工的一些片段回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