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能神教会App

聆听神的声音,喜迎主耶稣重归!

欢迎各国各方渴慕真理寻求神显现之人来考察

我是怎么被神话语征服的

纯色背景

主题背景

字体设置

字号调整

行距调整

页面宽度

0个搜索结果

没有相关的搜索结果

117 没有全能神就没有我的今天

内蒙古自治区 张雪楼

我原是灵恩派的一名教会带领,也曾是一个悖逆、抵挡全能神的人。因我没有分辨,听信谣言,对长老所说的反面宣传的话深信不疑,认为“东方闪电”是异端,就拼命抵挡、亵渎,直到遭神惩罚重病在床才醒悟过来。如果神不这样严厉地管教,我仍受着谣言的愚弄与蒙蔽。是全能神末世所发表的真理打开了我的灵眼,唤醒了我沉睡的心灵,使我全人仆倒在神的光中。

1999年4月的一天,长老召开紧急同工会,告诉我们说:“现在有一个‘东方闪电’派,他们是异端,说神已作了新的工作,千万不能信,更不能与他们接触,他们的道讲得特别高,听了就进去,进去就出不来,若出来就割鼻子、剜眼睛,打断胳膊腿。”我听了长老的话就像领到圣旨一样,一字不落地传达给弟兄姊妹,走到哪儿讲到哪儿,并再三嘱咐弟兄姊妹:“没有我的许可,绝对不许接待外来人。”

同年5月,教会里一个姊妹来到我家对我说:“告诉你一个好消息,神来作新的工作了,某姊妹家来了两个弟兄,讲得可好了,你也去听听吧!”我一听就火了,指责她说:“你怎么擅作主张私自接待外来人?你忘了我们教会的规矩了吗?”随后我便急匆匆地赶到某姊妹家,一进门就气势汹汹地问那两个弟兄:“你们怎么这么不懂规矩,没经我们的同意就随随便便到弟兄姊妹家胡说八道,你们怎么知道神来作新工作了?难道神只启示你们而不启示我们吗?”他们毫不介意我的态度,心平气和地对我说:“姊妹,你消消气,我们坐下来交通交通好吗?”我心想:“我绝不会上你们的当!”可转念又想:“也好,听听你们到底讲些什么,好掌握一些证据,让弟兄姊妹都有分辨。”一个弟兄交通说:“尼尼微城的人因听了约拿的话而悔改得救,罗得因接待两个天使得以生存,妓女喇合因接待两个探子全家得救,这些人不都是因接待并听了‘陌生人’的话而得救了吗?难道到了今天接待‘陌生人’就错了吗?希伯来书13章2节中说:‘不可忘记用爱心接待客旅;因为曾有接待客旅的,不知不觉就接待了天使。’不让接待陌生人,这不是违背圣经的教训了吗?”弟兄的看似简单但又很尖锐的几句话让我无言以对。接着弟兄又谈起了现在教会的光景,他说:“现在教会里同工之间嫉妒纷争,争权夺势,分帮分派,互相排挤,互相论断;聚会没道讲,弟兄姊妹得不到生命的供应,消极软弱,信心、爱心冷淡。回想律法时代末期,律法下的以色列民没有了敬畏神的心,将瞎眼、瘸腿的牛羊献在祭坛上,他们守不住律法,犯罪无管教,但他们却没有发现圣灵工作转移了,仍在圣殿里一味地持守耶和华神作过的工作,没跟上主耶稣现实的作工,所以失去了圣灵作工,得不到生命的供应,没路可行,因此就都处于荒凉之中。”听了弟兄的一番话,我觉得很有道理。弟兄又说:“今天教会荒凉的光景同那时一样,神的作工又向前发展了,神又作了新的工作,带来了国度时代,这新工作就是末世全能神借着话语来作征服、成全、洁净的工作,也就是除罪的工作。神已亲自展开小书卷,也就是圣灵向众教会的说话,你想看看吗?”听他说到这儿时,我突然想起了长老的“忠告”:“‘东方闪电’的人道讲得特别高,圣经背得滚瓜烂熟,还有一本书。”此时,我断定他们就是传“东方闪电”的,不愿再和他们多谈什么,就找个借口离开了姊妹家,急忙把这事告诉了两位同工。她们得知后便风风火火地赶去,还说要把他们告到派出所,就这样,我们把两个弟兄赶出了姊妹家,并把十多个弟兄姊妹都搅了回来。打这以后,我把教会封得更严了,经常在聚会中提醒、警告每个信徒:“不许接待‘东方闪电’的人,也不能听他们的道,谁若违背就开除出教会。”

一次,一个姊妹来我家,劝说我考察全能神的新工作,无论她怎么说我都没有为之所动。姊妹看我态度坚决就哭着恳求我:“姊妹呀!为了你自己,为了教会那么多弟兄姊妹的生命,你好好考察考察吧!再不抓住机会就晚了!”我恶狠狠地说:“少来这一套,别在这儿装模作样了,我是不会被你们迷惑的!”当时我不信的丈夫在一旁看不过去了,气愤地对我说:“你怎么这样没有一点人性?亏你还是个信主的呢!”我仍是毫不留情地把她赶走了,姊妹边走边擦眼泪。

还有一次,我看见曾给我传过全能神末世福音的两个姊妹进了某姊妹家,我马上找来两个同工,一同闯进了姊妹家。当时我气得浑身发抖,冲着她们大喊大叫:“你们到底想干什么?我正要找你们算账呢!你们是披着羊皮的狼,赶快滚!这里没有你们的立足之地,再不走,就报告派出所把你们抓起来!”我就像发疯似的把她们轰走了。

从那以后,传全能神末世福音的弟兄姊妹又先后四次到我家,我一看是他们就干脆不开门,在院子里大声喊:“滚!你们怎么这么没脸没皮呢?滚!快滚!”

6月的一天,两个弟兄一大早就来到我家,我一看就知道又是“东方闪电”那伙人,气得火冒三丈冲他们喊:“你们是不是‘东方闪电’的?马上给我滚!你说什么我也不会听的,赶快滚!”我丈夫在一旁看不过去就说:“你们不都是信主的吗?有什么话好好说,干嘛大吵大嚷的?”我又冲着他大声吼道:“你知道什么!他们是迷惑人的,黏黏糊糊的,好像赖皮狗一样。”我走到厨房把盆、勺摔得“叮当”响,可他们还是不走,我就拿起锁头假装锁门赶他们走。这时一个弟兄含着眼泪恳切地对我说:“姊妹,我们来你家没有别的意思,目的就是想把神的新工作告诉你。求你听我们把话说完,觉得对,你就听,如果觉得不对,我们也不强迫你。”我气忿忿地说:“你们别再废话了,说什么我也不会听的!”两个弟兄含着眼泪无可奈何地离开了我家。望着他们远去的背影,我心里翻江倒海,他们一次次地到我家来,到底图个什么呢?他们怎么能有这么大爱心呢?无论我怎么讥笑、辱骂,他们都默默地忍受,只有神是爱,他们这股劲儿莫非真的是从神来的?可是长老的话又在我耳边响起:“说什么也不能上当,对他们绝不能手软,一定要为主看好这个家。”我的心又一次刚硬起来。

就在我抵挡神末世新工作达到丧心病狂、失去理智的时候,神的惩罚临到了我。

6月24日上午,我正在院子里站着,突然觉得心里难受,眼前一片漆黑,顿时晕了过去。丈夫急忙开车把我送到医院,经诊断得的是心肌缺血,血压是60/40mmHg,医生马上给我挂上了吊针。我躺在病床上觉得天旋地转,不敢睁眼,一连七天不吃不喝,还呕吐不止,折腾得我死去活来,简直生不如死。连续七天输液,血压一点儿没上升,到第八天的时候,我的胳膊竟然肿得像腿那么粗,没办法只好往腿上扎,可腿又肿得像檩条那么粗,而且皮肤变黑。医生也感到奇怪,说从来没见过这样的病状,实在看不出是什么病,告诉我去沈阳市或是去找巫医看看。一时间,我不知如何是好,心想:“这下我可完了,肯定是得了绝症。”回到家后,我躺在床上反复思想:“主啊!我怎么得了这么重的病呢?以前每次得病一祷告就好,这次你怎么不管我了呢?难道你不要我了?还是我哪儿得罪你了呢?求你救救我吧!”这时,我突然想起自己与“东方闪电”的人接触以及把他们赶走的一幕一幕,莫非“东方闪电”是真道?我赶他们、骂他们是触犯了神?我是抵挡神遭了惩罚?我与丈夫一说,丈夫也说:“我看就是报应,你看那些人多好啊!”这时我惊恐害怕起来,心中默默地向神祷告:“神啊!我的病你是知道的,如果‘东方闪电’是真道,是你的作工,求你向我显明,如果他们是对的,你就让我再见到他们,如若不是就让我永远不再看见他们。”

神垂听了我的祷告,就在我准备去沈阳市看病的头一天(从医院回家后的第二天),传全能神末世福音的两个姊妹一大早就来到了我家。我一看见她们就像见到了大救星一样,心情无比激动,泪水模糊了我的双眼,两个姊妹也激动得泪流不止,我们都说不出话来,好像久别了的亲人重逢一样,一股暖流涌上心头,我知道这是神的爱使我们的心灵碰撞在一起。过了一会儿,我们的心情都平静下来,姊妹拿出神话书读道:“如今神作了新的工作,这话你可能接受不了,也可能感觉稀奇,但我还是劝你先不要暴露你的天然,因为只有真正在神面前饥渴慕义的人才能得着真理,只有真正虔诚的人才能得着神的开启与引导。寻求真理不是争争吵吵就能得着结果的,而是心平气和地寻求才能得着结果的。我所说的‘如今神又作了新的工作’就是指神又重返肉身这事说的。或许你并不介意这话,或许你很讨厌这话,也或许你对这话很感兴趣,不管怎么样,我还是希望所有真心渴慕神显现的人都能面对这一事实,而且都能慎重地考察这一事实,最好不要轻易下断案,这才是明智之人该做的。”(摘自《话在肉身显现·写在前面的话》)“耶稣在耶和华的作工以后道成肉身作工在人中间,他的工作是在耶和华作工的基础上,不是独立成一体的,是神在结束了律法时代以后所作的新时代的工作。同样,在耶稣的工作结束以后神仍在继续着他下一个时代的工作,因为神的整个经营是一直向前发展的,旧的时代过去就要有新的时代来取代,旧的工作结束就要有新的工作来接续神的经营。此次道成肉身是继耶稣的作工之后神的第二次道成肉身,当然,此次道成肉身也不是独立成一体的,而是继律法时代、恩典时代以后的第三步作工。神每开展一步新的工作总要有新的起头,总要带来新的时代,而且神的性情、神的作工方式、神的作工地点、神的名都要有相应的变化,这也难怪人都不容易接受神在新时代的作工。但不管人如何抵挡,神总是在作着他的工作,总是在带领全人类不断地向前。耶稣来在人间带来了恩典时代结束了律法时代,在末世,神又道成了肉身,这次道成肉身结束了恩典时代带来了国度时代,凡是能接受第二次道成肉身的人就被带入国度时代之中,而且能亲自接受神的带领。耶稣来在人中间作了许多工作,但他只完成了救赎全人类的工作,只是作了人的赎罪祭,并未将人的败坏性情都脱去。要将人从撒但的权势之下完全拯救出来,不仅需要耶稣作赎罪祭来担当人的罪,而且还得需要神作更大的工作将人被撒但败坏的性情完全脱去。所以在人的罪得着了赦免之后,神又重返肉身带领人进入新的时代,开始了刑罚审判的工作,这工作将人类带入了更高的境界。凡是顺服在他权下的人将享受更高的真理,得着更大的祝福,真正活在了光中,得着了真理、道路、生命。”(摘自《话在肉身显现·写在前面的话》)听了全能神的话,我心中百感交集,眼泪止不住地流。神的话句句抓住了我的心,犹如慈祥的母亲在循循善诱地引导我,使我明白了神为什么要重返肉身来作新的工作,才知神的的确确来在了人间。

神的话真是救命的良药,顿时我的病好像减轻了一大半。接着,姊妹又给我唱了一首生命经历诗歌:“数起神恩泪花流,口儿未开泣咽喉泣咽喉,当我饥饿无力时,你拿精品来滋喂。神啊!神啊!神啊!当我寒冷颤栗时,你的温暖又加给。当我伤心颓丧时,是你手抚去我腮边泪……神啊!神啊!神啊!当我困苦潦倒时,你施怜悯来抚慰。当我孤独彷徨时,你用昵语来安慰来安慰,当我百病缠身时,灵丹妙药你来配。神啊!神啊!神啊!当我自高狂妄时,你的刑杖永不退。……千言万语我挂心头,望断云山我心相随心相随,神的恩典重如山,献上性命难报答。神啊!神啊!神啊!你的恩情深似海,倾尽笔墨难描绘。”(摘自《跟随羔羊唱新歌·神的恩情深似海》)听完这首歌,我已泣不成声,感激之情无法用语言表达,此时才明白疾病临到是神的爱,我因听信谣言抵挡全能神差点把命搭上,今天是神借着病痛把我带到了神的面前,没有全能神就没有我的今天。我恨恶自己瞎眼、无知,没有分辨,随帮唱柳,盲目定罪亵渎神的工作,成了拦阻人接受真道的法利赛人,成了抵挡神的罪魁祸首。我犯下了如此的滔天大罪,但神并没有放弃对我的拯救,还一次次地差派弟兄姊妹给我传福音。神啊!像我这样可咒可诅的人实在不配你来爱,不配让你付这么大的代价来拯救。你的救恩浩大,我就是献上所有也报答不完。神啊!我愿痛改前非,重新做人,豁出性命也要把受谣言蒙蔽至深的弟兄姊妹带到你的面前,以此来还报你的爱。

接受全能神的新工作五天后,我的病就彻底痊愈了,全家人惊喜万分,我不信的丈夫和儿子也因此跟随了全能神。如今,我跟随全能神已经四年多了,在经历之中我看到了神的爱,也亲身体尝了神在地作工的艰辛。

上一篇:无知的我充当了撒但的差役

下一篇:一个悖逆之子的忏悔

相关内容

  • 昨日曾疯狂抵挡定罪 今日愿肝脑涂地效力

    我是贵池市因信称义派的一个带领,在我没接受全能神末世作工之前,也和所有的弟兄姊妹一样,一直苦盼主耶稣二次再来,但因着上面大带领时时敲“警钟”和圣经上“末世必有许多假基督出现”这话,使我成了一个抵挡、定罪神末世作工的人。想起这些,心里十分内疚,下面我把自己的亲身经历和弟兄姊妹说说,以便弟兄姊妹引以为戒,能早日回到神的家中。

  • 谣言差点使我成了撒但的殉葬品

    我原是召会的一名同工,2001年12月归到全能神面前,下面就是我由抵挡到接受全能神末世作工的一些片段回顾。

  • 冲破网罗归向神

    91年夏天我信了耶稣,因着主的特别恩待,在教会读圣经,不久我就开始讲道了,后来又牧养教会、带领查经作奋兴的工作,就这样我便坐上了大带领的位置,接待我的家庭约有上百家,常去牧养的教会有70多处,交通范围有亳州市、怀远县、涡阳县、利辛县、宿县等地,因此我常常奔走在各处教会,同时,我也苦盼救主耶稣的二次降临。可是94年的春天,当两位姊妹把全能神末世作工传给我时,我不但不听还定罪、毁谤、亵渎,并把她们赶走。过了几天,她们又给我送来一本神话书——《救主早已重归》。当我看到书上说,主已经来到地上,而且还在中国作工时,我认为:不可能!便不假思索地把书烧掉了。

  • 全能神就是主耶稣的再来

    安徽省 汪洋 我原是贵池市因信称义派的一名带领。在没有接受全能神末世作工之前,我也和所有的弟兄姊妹一样,一直苦盼主耶稣的再来,但因着大带领的警告和圣经上末世必有许多假基督出现的预言,我成了一个抵挡、定罪神末世作工的人。每当想起这些,我的心里就十分内疚、悔恨,下面是我自己的亲身经历。 1999年9月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