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能神教会App

聆听神的声音,喜迎主耶稣重归!

欢迎各国各方渴慕真理寻求神显现之人来考察

我是怎么被神话语征服的

纯色背景

主题背景

字体设置

字号调整

行距调整

页面宽度

0个搜索结果

没有相关的搜索结果

119 全能神的话唤醒了我的心

辽宁省 柳凤

我叫柳凤,原是真耶稣教会的一名支会执事。我能接受全能神的末世作工来到神面前,是全能神的极大恩待与怜悯。回顾以往,我对全能神的末世工作定罪、亵渎,对传神新工作的人跟踪、盯梢,妄图阻止全能神福音工作的扩展,将传神新工作的人都置于死地。按我的所作所为该遭神咒诅,但全能神并没有放弃对我的拯救,反而最大限度地拯救了我,使我这个在罪恶之中苦苦挣扎的人,终于回到神的家中。

记得1998年5月,我随支会检查工作时,教会反映有个姊妹被“东方闪电”的人拉走了,教会作了大量的挽救工作,她也不回来。于是我们研究决定:派人盯梢,发现“东方闪电”的人马上去抓。就这样一个罪恶的计划形成了,上层带领又嘱咐我们说:“遇见‘东方闪电’的人千万要小心,不要看他们的书,否则就会被迷进去,进去就出不来了,也不能和他们面对面地说话,只要眼光一对上,你就被他们的眼神勾进去了,他们所传的道是假道,不能信……”身为支会执事的我,赶紧把这些话照搬无误地传达给弟兄姊妹,不厌其烦地强调:只有真耶稣教会才是唯一得救的方舟,1999年主必回来接我们,一定不要离开真耶稣教会。并且加紧了对弟兄姊妹的“看护”,无论什么时候总是千叮咛万嘱咐:不能接待外人,不能接受“东方闪电”。我很快就成了抵挡神新工作的罪魁,为捍卫真耶稣教会不惜付任何代价派人跟踪、盯梢传神末世新工作的人,自认为这样做就是最忠于主的人。

不久,派去盯梢的人告诉我,“东方闪电”的人去了一个姊妹家,我们立即行动,下决心一定要抓住他们。我坐在车上心里特别高兴:能为教会排除异端的搅扰而冲锋在前,真是太荣幸、太自豪了!心中不住地祷告,求主咒诅传“东方闪电”的人,把他们都灭了,免得小羊被偷走,教会受亏损……但我们到那儿却扑了个空,我感到非常遗憾!此后,我们每次抓他们都是空劳无获,白费了很多财力、物力。只听说他们个个都非常厉害,想亲眼看看他们到底长得什么样,是怎样的三头六臂,却从未见过他们的踪影。到了2000年初,因着上层带领讲的“1999年主必来”没应验,教会混乱不堪,我们去问长老,长老却说:“谁叫你们信得那么实诚呢!”我因此不再相信“只有真耶稣教会才是唯一得救的方舟”这话了,并带一部分人离开了真耶稣教会。在那段时间里我感到灵里枯干,内心痛苦,于是开始下海做起了生意。尽管这样,我对全能神的末世工作仍是亵渎、抵挡。

2001年8月的一天,我们教会一位被怀疑接受“东方闪电”的姊妹来到我的商店,还领着一位陌生人。我认定她们就是“东方闪电”的人,心想:“以前只听说你们个个都很厉害,甚至我亲自去抓都没抓到,今天你们自己送上门来了,那我就会会你们,看看你们到底怎么个厉害法。”打定主意,我就祷告求主保守我,为真道竭力争辩,不受“迷惑”。为了压倒对方,交通时我故意大声说话,不等姊妹把话说完就抢话说。姊妹看我这架势笑着说:“真理不是争争吵吵能得着的,而是心平气和地寻求才能得着。姊妹,咱们从马太福音开始交通行吗?”我自知理亏,心想:让你先说,我好抓把柄。想到这儿,我点头表示同意。姊妹问我:“马太福音开头部分记载的是主耶稣的家谱,你说主耶稣能有家谱吗?”经她一问,我马上想到主耶稣是圣灵感孕,是神自己,根本就没有家谱,马太福音记载的是约瑟的家谱!我非常震惊,心想信主耶稣这么多年,怎么就没发现这个明显的错误呢?本想静下心来听她说,好抓把柄,谁知她才问了一个问题我心就动了,她们真厉害。主啊!我该怎么办?……这道太厉害了!不行!我不能和她们谈了。因此,她们再说什么我也听不进去了,我又开始胡搅蛮缠起来,并恶狠狠地说:“你们就是装作光明天使的,主耶稣对你们真是太仁慈了,按照你们所说所行早该把你们都灭了,打入无底深坑,永世不得翻身……”然后我又开始亵渎全能神,怎么解恨怎么说。最后,我气势汹汹地说:“若不是看某某的面子,我早就打110报警了。”说着就赶她们走。姊妹含着泪拿出一本神话书恳切地说:“姊妹,你可以考察考察,看看是不是神说的话,千万别再听信谣言,错过蒙神拯救的机会……”放下神话书,俩姊妹流着泪走了。我却认为自己得胜了,心中非常高兴。此后,姊妹又几次来给我传,都被我无情地拒绝了。那段时间,虽然我外面强撑着,但里面的光景越来越黑暗。想想以往所走的路,看看今天的苦境,心中非常忧伤,极度的痛苦使我来到主面前呼求:“主啊,我信神怎么信得这么累呀!到底哪个是真道啊?主啊!我想和你站在一边,但你现在究竟在哪儿呢?求你把真道显明给我……”

2001年11月30日,我们原教会的一个弟兄(原总会监委会负责人)来到我的商店,给我传神的新工作。我气愤地说:“你也来骗我?我都被真耶稣教骗得活不下去了,我是‘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现在我连草叶都怕。如果是我一个人走错,那无所谓,教会里还有那么多弟兄姊妹,若带错了,我可担不起这个责任哪!以前咱们还一起去抓‘东方闪电’的人,你也大讲特讲‘东方闪电’是假道,今天你怎么也被‘迷惑’进去了?”弟兄面带愧色地说:“唉!以往我太愚昧了,轻信谣言,信神不认神,因怕假怕错盲目抵挡全能神,成了撒但的帮凶,没想到抵挡的却是真神,回想起来特别懊悔。”弟兄又说:“当初主耶稣作工时,保罗也是极力地抵挡反对,当主被钉十字架升天以后,保罗更加疯狂逼迫,抓捕主的门徒。他认为主耶稣所传的道离开了圣经,违背了耶和华神的律法,是假道、异端,他才敢大胆地毁谤、亵渎、逼迫。后来在大马色路上被主光照仆倒,他才相信他所逼迫的耶稣是神,才一百八十度大转弯去传主耶稣十字架的救恩,并在巡抚面前见证说:‘但有一件事,我向你承认,就是他们所称为异端的道,我正按着那道事奉我祖宗的神,又信合乎律法的和先知书上一切所记载的……’(徒24:14)今天我们所传的全能神正应验了圣经上先知书、启示录的预言,他就是主耶稣的再来,作了新的工作,人却以为全能神的道离开了圣经、离开了主耶稣的教训而不敢接受,其实真道不是哪个教派、哪个人能有的,而是神带来的。在律法时代,信耶和华神就是真道,而当主耶稣来作工之后,信耶和华神而不跟随主耶稣的所有派别就成了宗教。同样,今天全能神来了,带来了新的工作,圣灵的作工都转移到了跟随全能神的一班人身上,而那些在各宗各派持守主耶稣的作工不接受神新工作的人,他们就成了宗教。全能神的末世作工是继律法时代、恩典时代后的第三步工作,即国度时代的工作,这三步工作是一步一步接续下来的,是一位神作的。国度时代的工作是用话语审判洁净人,把被撒但败坏的人拯救回来……”弟兄交通了一天,虽然我听着都对,但我的心门却一直关着,最后对他说:“不管你说的话怎么对,这道怎么真,我也不会轻易接受的。你今天给我书,看在以前我们的交情上,我先接过来,但不证明我信了‘东方闪电’,等我考察考察再说吧。”

弟兄走后,我立即祷告:“主啊!求你开启我,带领我看这本书,是真道我就接受,也把弟兄姊妹带到你面前,否则我继续等候你……”我拿起神话书,开始看没觉得怎样,可是越看越觉得这话说得好,对神六千年经营计划、神经营人类的宗旨一下子透亮了。我信神这么多年所明白的,不如看这本书一小会儿明白的多。等我把神话书看完后,我终于明白了为什么反面宣传中说“进去就出不来”的秘密,因为全能神的话是神的声音,是真理的发表,谁得着了真理还愿意放弃呢?带领说“与信全能神的人眼光一对上就会被勾进去”,这纯属造谣、毁谤。我以前与他们多次面对面地争辩,并没被他们的眼神勾进去,我能接受全能神的新工作,能够服下来完全是全能神的话语征服了我,是神话大光使我仆倒。借着真理与事实的对照,我又一次识破了带领的话是谎言,是牢笼人的,是拦阻人接受真道的极大障碍。同时我也认识到,人信神应该跟随神,不能跟随人,人考察真道只应听神的声音,绝对不能听信谣言,否则就会走错路、抵挡神,断送自己的生命。

全能神的话使我终于明白了什么是真道,我也从此找到了真道,有了分辨真假道的原则,再也不用害怕被人迷惑了。全能神说:“区别是否是真道,首先得看有无圣灵工作,其次就是看这道有无真理。……若是有真理,就能将人带入正常实际的经历中去,而且人越来越正常,人的人性理智越来越完全,人的肉体生活、灵生活越来越有规律,人的喜怒哀乐越来越正常,这是其次的一条。还有一条就是人对神是否越来越有认识,经历这样的作工与真理是否能激发人爱神的心,使人与神的关系越来越近,这就能衡量出是否是真道。最基本的就是这道是否是现实的而且是不超然的,是否能作人的生命供应。具备这几条便可断定这道是否是真道。……神不作重复的工作,不作不现实的工作,对人不作破格的要求,不作人理智以外的工作,所作的工作都是在人的正常理智的范围之内的,不超过正常人性的理智,他的工作是按着人的正常需求而作的。是圣灵的工作人就越来越正常,而且人性越来越正常,人对撒但败坏的性情、对人的本质越来越有认识,对真理越来越渴慕。也就是人的生命能越来越有长进,人的败坏性情能越来越有变化,这是神作了人的生命的原意。若是这道不能将人本质的东西揭露出来,也不能将人的性情变化,更不能将人带到神的面前,不能使人对神有真实的认识,甚至人性越来越低下,理智越来越不正常,那这道就不是真道,或许是邪灵作工或许是旧道,总之就不是圣灵的现实作工。”(摘自《话在肉身显现·认识神与神作工的人才是神满意的人》)

全能神的话语解决了捆绑我已久的观念,消除了我长时间对全能神末世工作的怀疑和恐惧。从此,我定真了这本书就是启示录预言的“小书卷”,是末世道成肉身的全能神亲自发表的真理,是圣灵向众教会的发声说话。此时,我才如梦初醒,认识到自己以往的所作所为都是对全能神的抵挡、亵渎,我痛恨自己的愚昧,懊悔自己的恶行,为自己轻信谣言成为敌基督而痛心疾首。我捶胸顿足,狠狠地抽打了自己一顿耳光,跪在神前泣不成声:“神哪!我是可咒可诅的人,我信你不认识你,却跟随人,多少次将你的拯救之手推开,还毁谤、亵渎、定罪你,逼迫信你的人。神啊!我如此作恶,你还这样宽容我,我就是为你死,为你做牛做马,也无法弥补对你的亏欠!……”

接受全能神的末世作工后,随即我便加入到了扩展福音的行列中,竭力把那些还被各宗各派首领散布谣言、谬论所迷惑、捆绑的弟兄姊妹带到神的面前,以此来弥补对神的亏欠。

上一篇:一个悖逆之子的忏悔

下一篇:全能神的话唤醒了我的心灵

相关内容

  • 昨日曾疯狂抵挡定罪 今日愿肝脑涂地效力

    我是贵池市因信称义派的一个带领,在我没接受全能神末世作工之前,也和所有的弟兄姊妹一样,一直苦盼主耶稣二次再来,但因着上面大带领时时敲“警钟”和圣经上“末世必有许多假基督出现”这话,使我成了一个抵挡、定罪神末世作工的人。想起这些,心里十分内疚,下面我把自己的亲身经历和弟兄姊妹说说,以便弟兄姊妹引以为戒,能早日回到神的家中。

  • 谣言差点使我成了撒但的殉葬品

    我原是召会的一名同工,2001年12月归到全能神面前,下面就是我由抵挡到接受全能神末世作工的一些片段回顾。

  • 全能神就是主耶稣的再来

    安徽省 汪洋 我原是贵池市因信称义派的一名带领。在没有接受全能神末世作工之前,我也和所有的弟兄姊妹一样,一直苦盼主耶稣的再来,但因着大带领的警告和圣经上末世必有许多假基督出现的预言,我成了一个抵挡、定罪神末世作工的人。每当想起这些,我的心里就十分内疚、悔恨,下面是我自己的亲身经历。 1999年9月的…

  • 一个罪孽之子的忏悔

    我原是三班仆人派的一名教会柱石,经过几番周折,终于在1999年5月跟上了神末世的新工作。回想自己以往的所作所为,我真是无地自容,愧对神的爱,愧对弟兄姊妹。同时,心里也充满了感激之情,感谢神在我最痛苦、最迷茫之时,向我伸出了拯救之手,使我灵得供应,重得复苏,终于认识了神末世的作工,认识了全能神就是耶稣的再来而回到了神家。下面是我对自己亲身经历的自述,望所有等待主重归的弟兄姊妹以及那些在十字路口徘徊的弟兄姊妹能从中有所启发,早日来到神的面前,因我曾是你们中的一员,也曾是受蒙蔽者中的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