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能神教会App

聆听神的声音,喜迎主耶稣重归!

欢迎各国各方渴慕真理寻求神显现之人来考察

我是怎么被神话语征服的

纯色背景

主题背景

字体设置

字号调整

行距调整

页面宽度

0个搜索结果

没有相关的搜索结果

121 只有信全能神才能彻底蒙拯救

河南省 李明

自从1976年高考落榜后,我便走上了事奉主的道路,并向主许下诺言:做一个拿细耳人,终生服事神。此后,我就尽心尽意地扶持教会,很快便成为因信称义派的一名主要同工。那时,教会呈现出一派复兴的景象:弟兄姊妹之间彼此相爱,一人有难,众人相帮;同工们齐心协力、争先恐后地为主作工;教会人数越来越多,主的福音也达到了空前盛况。面对此景,我心倍感欣喜,同时也满怀希望地等待着主耶稣的重归。

自从1997年以来,不知什么原因,教会光景每况愈下,不仅福音传不出去,同工们也无道可讲,聚会时弟兄姊妹不是拉家常就是打瞌睡,相处时都是专顾自己,没有一点爱心可言,甚至有很多弟兄姊妹都下了世界。面对这种令人痛心的情景,我便和众同工一起痛哭流泪祷告,求主作工在我们中间,使教会的光景能恢复如初,与此同时我们还采用各种方法扭转,但无论怎样祈求和努力,都没能挽回这种局面。后来,同工之间也开始勾心斗角、嫉妒纷争、互相排挤。在一次同工会上,两名同工因教会钱财的开支竟吵得不可开交,甚至动手打了起来,从此两人各拉一帮,教会便一分为二。更令人想不到的是,众人都仰望的刘带领竟和一个半家信的姊妹搞起了淫乱,有的同工还偷花教会的钱……面对这一切,我一直苦苦思索,但始终也没找出问题的根源所在,实在是束手无策。

1998年,我听外地一同工说:“现在有一班传‘东方闪电’的人,他们说主耶稣已经回来了,作了新的工作,名叫全能神,这纯属异端,千万不能受他们的迷惑……”听后,我感到非常可笑,心想:“这些人也太蠢了,信主耶稣就已经得救了,还需要什么新的拯救工作?简直是贻笑大方。”为防止弟兄姊妹被偷走,我赶紧把这些话传达下去,并再三交代:“我们一次得救就永远得救了,根本不需要什么新的拯救工作。以后凡是陌生人一律不准接待,若遇见‘东方闪电’的人绝对不要客气!”

2000年秋,原派别的王弟兄来给我传神的新工作,我嘲笑道:“先生!你太嫩了点,等羽毛长丰满了再来传吧!”2001年春,原派别的一位小弟兄多次来给我传福音,我冲他怒吼道:“你这主耶稣的叛徒,快滚!以后再来有你好看的!”同年夏天,一位老姊妹满头大汗地来给我传福音,我指着她气呼呼地嚷道:“主耶稣你不信却信起了异端,再不走我非踹你两脚不可。”说着我一把将她推出门外,老姊妹打个趔趄,差点栽倒在地。最后,她只好流着泪离开了。

2001年7月,我突然患上了风湿病,双腿从膝关节以下都疼痛不止。我怎么也想不通,三伏天怎么就得了风湿病呢?我整天恳切地祈祷主,药没少吃,偏方也用了好多,可病情不仅没有好转反而腿疼得更厉害了。为此我苦不堪言,就把这火气发泄到了传全能神末世福音的人身上。一天,那位小弟兄提着水果笑盈盈地来到我家,一进门就热情地和我打招呼:“弟兄,听说你身体不好,我过来看看你!”我怒目圆睁,手指着他大吼道:“都是你们这些人害得我病魔缠身,我恨不得将你们碎尸万段以解我心头之恨,今天你这个恶魔竟然又来缠我,快滚!”“弟兄,我来没什么恶意,只是想把神的现时作工与心意告诉你,神真的已回来作了新工作,求你听听吧!”听他这么说,我更是气不打一处来,命令儿子用棍把他打走。儿子立即抄起一根手腕粗的木棍朝他劈头盖脸就是一阵乱打。小弟兄没有躲闪也没有反抗,眼含着泪水坚决地说:“弟兄,只要你愿意听真道,就是打死我也值得!”这时的我早已失去了人性理智,恶毒地说:“给我狠狠地打,打得他以后不敢再来!”不多时,小弟兄的头就被打破了,血随之流了出来。妻子怕闹出人命,才把他拉出门外。看到他泪流满面、步履艰难地离开时,丧心病狂的我还得意地说:“看你还敢不敢来!”可谁知从第二天开始,我的腿就疼得像刀扎一样,原来还能动一动,现在竟然疼得连路也不能走了。

转眼到了秋收季节,由于我的腿不能动弹,全部活计就落在了妻子一个人身上,每天她都累得疲惫不堪,回到家后还要照顾我。想想自己简直成了一个废人,我心中痛苦到一个地步,真是生不如死!直到有一天,妻子从地里干活回来,一改往日的疲惫,心情显得格外好。我心中纳闷,便问道:“今天干活不累吗?这么高兴!”“有人帮咱干活!”妻子笑着说。我感到非常意外,大忙天竟有人来帮忙,真是主的大爱,主在顾念他所爱的人,便责怪妻子怎么不留人家吃饭。妻子说:“你知道是谁帮了咱们吗?是王弟兄和被咱儿子打的那位小弟兄,他们干到天黑才走,说明天还来。”啊!怎么会是他们?我一下子惊呆了,我那样对待他们,他们还来帮我干活,是什么力量支撑着他们呢?妻子接着说:“唉!咱真对不起那个小弟兄,听王弟兄说他回去后花了好多钱,二十多天后头上的伤口才愈合,但人家还不怪你,说你只是不明白才那样做的。想想咱们把人家打伤了,人家还来帮咱,不是真神的带领谁能做到呢?”此时,我心里再也无法平静了:“是啊!我对他们又打又骂,可他们不但不记恨我,还在我最需要帮助的时候来给我干活,世上除了真神带领的人,谁能有这么宽大的胸怀与爱心呢?圣经上曾说,圣灵所结的果子是仁爱、忍耐、良善、温柔、包容,神就是爱!难道他们真有真神的带领?他们信的真是真道?”我又想到自己每次只要一抵挡全能神病情就加重,不由得冒出了一身冷汗……最后我决定,明天他们再来一定得弄个明白。

第二天中午,两位弟兄随妻子从地里回来,看到他们浑身上下都被玉米秸弄得脏兮兮的,脸上也被汗水冲出了一道道灰痕时,愧疚、敬意一齐涌上我的心头,泪水也止不住地流了下来。他们洗过脸来到我面前亲切地说:“大哥,腿好些了吗?你别着急,只管在家安心养病,地里活儿我们帮你干!”“是什么力量支撑着你们这样做呢?”“是全能神的大爱激励着我们,如果我们不把神末世作的拯救工作告诉你,就对不起爱我们的神,我们的良心也总感觉不安……”弟兄一番真诚的话深深地打动了我的心,于是我就把心中的疑问提了出来:“我们一信主就得救了,你们怎么说还需要神再作拯救的工作呢?”弟兄诚恳地说:“弟兄,你说人信主就已经得救了这不假,但这能代表人完全脱离罪了吗?”我回答:“主耶稣的宝血已经赦免了我们的罪,我们犯罪后只要向主认罪悔改,主就不再定我们为罪了。”弟兄交通道:“弟兄,罪得赦免和完全脱离罪是两个不同的概念,罪得赦免之后并不代表人再不犯罪了,相反,人还能常常犯罪抵挡神。你看咱们教会中带领乱搞淫乱、偷吃祭物,同工之间嫉妒纷争、拉帮结伙,弟兄姊妹普遍贪爱世界,享受罪中之乐,这些事实不都说明人还没有完全脱离罪吗?”对啊!小弟兄说的确实是实情,也很在理,再想想自己不是也活在罪中行不出主耶稣的教导吗?只听弟兄继续说道:“人心里相信就可以称义,口里承认就可以得救,这里的‘得救’是指主耶稣的宝血把人从罪中救赎出来了,人因着信,神称人为义了,但并非是人真正成为义人了。事实上,两千年来,所有信主的人没有一人完全脱离罪达到洁净,因人的罪性仍然存在,所以人都活在不断犯罪、认罪的恶性循环中无法摆脱,就连使徒保罗都说出这样的话:‘因为立志为善由得我,只是行出来由不得我。故此,我所愿意的善,我反不作,我所不愿意的恶,我倒去作。’(罗7:18-19)圣经上还记着:‘亲爱的弟兄啊,我们现在是神的儿女,将来如何,还未显明;但我们知道,主若显现,我们必要像他,因为必得见他的真体。凡向他有这指望的,就洁净自己,像他洁净一样。’(约壹3:2-3)这里为何说‘将来如何,还未显明’呢?如果人一信主耶稣就永远得救了,那这节经文又如何解释?从中可以看出,我们信主耶稣仅仅是罪得赦免不被定罪了,并未达到得洁净、蒙拯救。因此,要达到脱离罪的捆绑彻底蒙拯救,不仅需要主耶稣的救赎,还需要神末了作一步审判洁净的工作。”我越听心里越感觉亮堂,不由得直点头。

接着,小弟兄念了几段全能神的话:“人虽然都经过了救赎,人的罪都得着了赦免,这只能说神不记念人的过犯,不按着人的过犯来对待人,但人活在肉体之中没有脱离罪,只能是继续犯罪,不断地显露撒但的败坏性情,这就是人所过的不断地犯罪也不断地得着赦免的生活。多数人都是白天犯罪、晚上认罪,这样,即使赎罪祭对人来说永远有效,也不能将人从罪恶中拯救出来,这只是完成了拯救工作的一半,因人还有败坏性情……”(摘自《话在肉身显现·道成肉身的奥秘 四》)“你只知道耶稣末世要降临,到底他如何降临?就你们这样一个罪人,刚被救赎回来,不经变化,不经神成全,你能合神心意吗?就你现在的老旧人,耶稣把你拯救回来了这并不假,你不属罪这是因着神的拯救,但并不能证明你没罪、没污秽,你没经变化如何能圣洁呢?你里面还尽是污秽,又自私又卑鄙,你还想跟耶稣一同降临,有那么美的事吗?你信神少一步过程,只是被救赎,没经变化。要合神心意非得神亲自作工来变化洁净你,否则你只被救赎不可能达到圣洁,这样你就没资格与神同享美福,因你在神经营人的工作中落下了一步,就是变化、成全的关键一步,所以,你一个刚被救赎的罪人不能直接承受神的产业。”(摘自《话在肉身显现·称呼与身份的说法》)“人的罪是得着赦免了,但人究竟怎样才能脱去里面的撒但败坏性情,这些工作在人身上还没有作,人只是因信得救,因信罪得赦免,但人犯罪的本性仍没有除去,仍在人的里面存在。人的罪是借着神的道成肉身而得着赦免的,并不是人的里面就没有罪了。人犯罪能借着赎罪祭而得着赦免,但究竟如何能使人不犯罪,使人的罪性完全脱去,使人的罪性能够有所变化,对这个问题人没法解决。人的罪是得着了赦免,这是因着神钉十字架的工作,但人仍旧活在老旧的撒但败坏性情之中,这样,就得把人从撒但的败坏性情之中完全拯救出来,让人的罪性完全脱去,而且不再发展,使人的性情都能达到变化。这就需要让人明白生命长进的路,让人明白生命之道,明白性情变化的途径,而且让人都按着这路去实行,达到人的性情逐渐变化,活在光的照耀之下,让人所做的凡事都合乎神的心意,让人脱去撒但的败坏性情,让人脱离撒但的黑暗权势,达到人能完全从罪中出来,这样,人才得着了完全的救恩。”(摘自《话在肉身显现·道成肉身的奥秘 四》)听着弟兄读的全能神的话,我才如梦方醒:人信了主耶稣并非一次得救就永远得救了,主耶稣只是把人从罪中赎回来了,不再记念人的罪了,但并不代表人被洁净了,人里面的败坏、不义还需要神来审判洁净才能彻底脱去,人才能完全被神得着。想到这里,我真是羞愧难当,信主二十多年自以为早已得救进保险箱了,从不寻求圣灵作工的动向,也不考察神话真理,结果将神的新工作错谬地定罪为异端,我真是太狂妄无知了!不仅如此,我还封锁教会,拦阻弟兄姊妹接受真道,实在是一个标准的敌基督!神一次次地差派使者来拯救我,而我对他们不是讥笑、污辱,就是谩骂、驱赶,甚至还将小弟兄殴打致伤,血流不止,而自己还洋洋得意,我哪有一点点人性?狗还不咬主人,我却打伤了主人差来的仆人,真是禽兽不如!我悔恨不已,向神忏悔:“全能神哪!今天临到我身上的病痛正是你的公义性情临到了我,是我该得的惩罚,而你并没有放弃我,依然差派人将我带到你的面前,给了我蒙拯救的机会。神啊!你的爱太大,太实在,我这个大逆不道的恶仆深感亏欠你,也对不起来给我传福音的弟兄姊妹。对以往的恶行我追悔莫及,真不知道该怎样做才能弥补我的滔天罪行,只有献上我的全心全人,传扬你的末世福音,把更多在黑暗中的弟兄姊妹带到你的面前,接受你亲自的拯救,以此来还报你的大爱、安慰你心!”

接受神的新工作一个多星期后,我的腿就能正常走路了,不久就投入到了扩展国度福音的大潮中。现在我们一家五口及教会的弟兄姊妹全都回到了神的宝座前,吃上了新的吗哪,享受着神话语的甘甜,教会从此不再是以往的死沉光景,弟兄姊妹唱新歌、献新舞,单纯敞开交通神的话,特别释放自由,遇到事时结合神的话认识神的所是,认识自己的败坏性情,追求明白真理达到逐步脱离撒但的黑暗权势,活在神的面光中,真正踏上了蒙拯救之路!

上一篇:全能神的话唤醒了我的心灵

下一篇:全能神的爱太实在

相关内容

  • 全能神就是主耶稣的再来

    安徽省 汪洋 我原是贵池市因信称义派的一名带领。在没有接受全能神末世作工之前,我也和所有的弟兄姊妹一样,一直苦盼主耶稣的再来,但因着大带领的警告和圣经上末世必有许多假基督出现的预言,我成了一个抵挡、定罪神末世作工的人。每当想起这些,我的心里就十分内疚、悔恨,下面是我自己的亲身经历。 1999年9月的…

  • 冲破网罗归向神

    91年夏天我信了耶稣,因着主的特别恩待,在教会读圣经,不久我就开始讲道了,后来又牧养教会、带领查经作奋兴的工作,就这样我便坐上了大带领的位置,接待我的家庭约有上百家,常去牧养的教会有70多处,交通范围有亳州市、怀远县、涡阳县、利辛县、宿县等地,因此我常常奔走在各处教会,同时,我也苦盼救主耶稣的二次降临。可是94年的春天,当两位姊妹把全能神末世作工传给我时,我不但不听还定罪、毁谤、亵渎,并把她们赶走。过了几天,她们又给我送来一本神话书——《救主早已重归》。当我看到书上说,主已经来到地上,而且还在中国作工时,我认为:不可能!便不假思索地把书烧掉了。

  • 谣言差点使我成了撒但的殉葬品

    我原是召会的一名同工,2001年12月归到全能神面前,下面就是我由抵挡到接受全能神末世作工的一些片段回顾。

  • 一个罪孽之子的忏悔

    我原是三班仆人派的一名教会柱石,经过几番周折,终于在1999年5月跟上了神末世的新工作。回想自己以往的所作所为,我真是无地自容,愧对神的爱,愧对弟兄姊妹。同时,心里也充满了感激之情,感谢神在我最痛苦、最迷茫之时,向我伸出了拯救之手,使我灵得供应,重得复苏,终于认识了神末世的作工,认识了全能神就是耶稣的再来而回到了神家。下面是我对自己亲身经历的自述,望所有等待主重归的弟兄姊妹以及那些在十字路口徘徊的弟兄姊妹能从中有所启发,早日来到神的面前,因我曾是你们中的一员,也曾是受蒙蔽者中的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