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能神教会App

聆听神的声音,喜迎主耶稣重归!

欢迎各国各方渴慕真理寻求神显现之人来考察

我是怎么被神话语征服的

纯色背景

主题背景

字体设置

字号调整

行距调整

页面宽度

0个搜索结果

没有相关的搜索结果

126 全能神的话唤醒我的心

河南省 张练

我原是因信称义派的一名同工。1999年春天,长老在同工会上告诫我们:“现在有一个‘东方闪电’派,传说主已来在中国作工,这根本不可能!因撒迦利亚书14章4节记载:‘那日,他的脚必站在耶路撒冷前面朝东的橄榄山上。’他们传的是异端,是迷惑人的假道!听说他们传一个同工能得到两千元,传一个信徒能得三百元;他们是个黑组织,如果你听了不信,他们就挖你的眼睛,割你的耳朵,打断你的胳膊腿。所以,你们千万不要接待他们,否则后果不堪设想!”听了长老的一番话,我不禁毛骨悚然,对“东方闪电”又恨又怕,同时也从心里定规“东方闪电”是异端,因我认为中国是无神论国家,神绝对不可能来在中国作工。于是,我立即回到教会,将长老的话传达给弟兄姊妹,并规定不准接待陌生人,以免有人受“东方闪电”的迷惑。从此,我走上了抵挡神的罪恶道路。

2000年夏,我得知本教会的王姊妹接受了全能神,就立即赶到她家,连吓带骗硬是把她给拉了回来。接着,我又先后搅回好几个接受真道的弟兄姊妹。在这期间,信全能神的人也不断地来给我传福音,都被我视为洪水猛兽一般,要么避而远之,要么对其打骂、轰赶。

记得2002年9月的一天,本派别的一个接受全能神的姊妹来给我传福音。我一看见她就怒目厉吼:“快滚!”没等她张口,我冲上去朝她脸上就是一巴掌。而她却不恼不怒,捂着被打得发红的脸噙着泪说:“姊妹!这样做不合适吧。”“不合适?哼!这还是客气的呢,再敢来我让你爬着走!”吼罢,我又指使丈夫将她轰了出去。

2003年6月的一天,原来和我最知心的同工满头大汗地来到我家给我传神的末世作工。我看见她就气不打一处来,指着她的鼻子破口大骂:“你这个背叛主的叛徒!自己下地狱还来害我,快滚!”骂着就将她推出门外。当她扬手要说什么时,我猛地关上了大门,只听“啊”的一声惨叫,顿时她的手指被铁门夹得鲜血直流。看到此景,我不但没有丝毫的怜悯之意,反倒幸灾乐祸:活该!自找的,看你以后还来不来传我!可令我意想不到的是,两天后,她竟然包扎着受伤的手又来了。我咬牙切齿地说:“实话告诉你,你就是再来一百趟,我也不会接受的!”“姊妹,只要你愿意听听神的发声,我来多少趟都甘心乐意。”她擦着额头上的汗笑着说。我一听更恼火了,边骂边扛起锄头下地干活去了,谁知她也跟着到地里干了起来。到中午时,我也不管她,径自回家吃饭去了。原以为她一定是又热又累又饿,早就离开了,不料等我下午到地里一看,她还在那儿干着呢,身边有一个方便面袋,很显然那就是她的一顿午饭了。就这样,她一连帮我干了几天活,白天吃方便面,晚上睡在我家院子里,脸上被蚊子叮咬得全是红疙瘩,嘴上也起满了血泡。见此情景,我心中不免有些责备,暗自揣摩起来:“她这样受苦、受屈辱到底图什么呢?究竟是什么力量支撑着她呢?”这天正好下雨,我害怕她给我谈道,就躺在床上假装睡觉,但心里还在琢磨:“看她们的所作所为,也不像长老说的那样坏啊!就说这个姊妹吧,我最了解,以前她特别厉害,受不得半点委屈,可现在信了全能神简直是判若两人,她是怎么变的呢?……”想着想着,不知不觉便进入了梦乡:我走在一条羊肠小道上,忽然被一条大河拦住了去路,正当我愁得满头大汗时,忽听有声音说:“无知的人哪,快醒悟吧!”我急忙顺着声音望去,见前面有一座桥,我兴奋极了,高兴地跑到桥上一看,一条光明大道出现在我的眼前,我激动得忍不住跳了起来,并大喊道:“都来看啊!这真是好啊!”这时,我突然被人喊醒,才知刚才是在做梦。姊妹站在床边好奇地问:“你刚才说什么真好啊?”我就把梦中之事给她讲述了一遍。她高兴地说:“神真爱你呀!这是神在启示你,让你赶快醒悟,脱离绝境迈向光明之道呀!你看现在教会荒凉,带领、同工无道可讲,还嫉妒纷争、拉帮结伙,弟兄姊妹贪恋世界,人人消极软弱,无路可走,已陷入了绝境,就如你梦中所说的走到羊肠小道上了。今天神早已来到人中间开展了新的工作,发表了新的话语,给人带来了真理、道路、生命,赐给人可行之路。如果不跟上神作工的步伐,人怎能走出‘羊肠小道’踏上‘光明大道’呢?你梦中听到的声音就是圣灵的启示,是让你赶快醒悟,接受全能神的新工作。以往神多次差派人给你传福音,都被你拒之门外,今天神亲自启示你,你如果仍硬着颈项不寻求,不接受圣灵的呼召,是在拒绝神的拯救,也是愚昧之举呀!”姊妹的话打动了我的心,看看我们教会衰败、混乱的光景,也确如姊妹所言,再看看信全能神之人的劲头,却非同寻常,难道他们真的有真神的带领?难道神真的作了新工作,今天借异梦来呼召我?不然这一切又怎么解释呢?想到这里,我忘掉了长老的“谆谆教诲”,迫不及待地向姊妹提出了我心中的疑问:“你们说主回来是在中国作工,有什么圣经依据呢?圣经上说主来要脚踏橄榄山,神应该降在以色列,怎么会来在咱们这个最不相信、不承认他的国家作工呢?”姊妹看我态度有所转变,紧锁着的眉头也舒展开来,她微笑着谈道:“我们还是来看看圣经上的预言吧!马太福音24章27节:‘闪电从东边发出,直照到西边;人子降临,也要这样。’玛拉基书1章11节:‘万军之耶和华说:“从日出之地到日落之处,我的名在外邦中必尊为大。”’从这些经文可以确定,末世人子降临的地点是在世界的东方,而中国就在世界的东边,是著名的日出之地,这是世人皆知的。所以,末世神在中国作工,这是无可非议、不可否认的事实。正如全能神说:‘在预言书里说,耶和华的名必在外邦被尊为大,耶和华的名必传于外邦,为什么这样说呢?神如果只是以色列人的神,他就只在以色列作工,而且也不扩展这工作了,他也就不预言那话了,他既预言那话,必要在外邦、各国各方来扩展这工作,他既然说了就要作,这是他的计划,因他本来就是造天地万物的主,是所有受造之物的神。不管在以色列人身上作工,还是在犹太全地作工,他作的是全宇的工作,作的是全人类的工作。今天在大红龙国家作工,即在外邦中作他的工作仍是作全人类的工作,以色列可以是他在地作工的占据点,同样,中国也能成为他在外邦族作工的占据点,现在不就成就了“耶和华的名必在外邦被尊为大”这话了吗?’(摘自《话在肉身显现·神是所有受造之物的主》)”接着,姊妹又交通道:“神这次道成肉身来中国作工还有更深远的意义呢,我们来看几段神的话就清楚了。”说着姊妹打开神话书读道:“耶和华作的工作是创造世界,是开头,这步工作是结束工作,是结尾。开始在以色列选民中间作,在最圣洁的地方来开天辟地,最后一步是在最污秽的国家作,来审判世界,结束时代。第一步在最光明的地方作工,最后一步在最黑暗的地方作工,把这些黑暗驱逐出去,把光明带来,把这些人都征服。就最污秽、最黑暗的地方的人给征服了,所有人口里都承认了是有神,是真神,心服口服,用这一事实来作征服全宇的工作,这步工作是有代表意义的,这个时代的工作作完,六千年的经营工作就彻底结束了。最黑暗的地方的人已经征服了,其余的地方就更不用说了,所以只有中国的征服工作具有代表性意义。”(摘自《话在肉身显现·作工异象 二》)“末世的工作若还作在以色列,那就一点意义没有,为什么末世的工作在中国这最黑暗的地方、最落后的地方作?就是为了显明神的圣洁、公义,总之,越是黑暗的地方越能显明神的圣洁,其实作这一切就是为了神的工作。”(摘自《话在肉身显现·第二步征服工作是如何达到果效的》)“因为起初这些人都是心中无神的人,把心中无神的人作到顺服神、爱神这个地步,才是真正的征服,这样的作工果效最有价值,最有说服力,这才是得着荣耀了,这就是神末世要得着的荣耀。虽然这些人地位低下,但今天能得着这么大的救恩实在是神高抬,这工作太有意义……”(摘自《话在肉身显现·拯救摩押后代的意义》)神的话拨开了我心中的迷雾,使我豁然开朗,原来神此次来在中国作工不仅有圣经依据,而且还有这么深远的意义呀!越是在这最败坏、最黑暗、最不承认神的地方作工越能显明神的公义、圣洁,正因为如此,我们这班人才蒙了神极大的高抬和恩待啊!唉!以往我受牧师长老谣言的迷惑,还死守圣经字句,凭想象定规神作工的地点,真是太狂妄、太没有理智了!后来,姊妹又结合神的话给我交通了神的三步作工、道成肉身的奥秘、圣经的内幕等各方面真理,从而使我更定真了“东方闪电”就是真道,“东方闪电”就是神自己,就是主耶稣的显现、重归。

此时,看着眼前为把我带到神面前熬得满嘴起泡的姊妹,想想自己以往的恶行,我懊悔已极,泪如雨下,跪倒在神前,朝自己脸上连连狠扇,“全能神哪!我真是亏欠你太多,这些年来,我一直封锁教会,抵挡你的新工作,不知断送了多少灵魂,还搅扰几位已接受新工作的弟兄姊妹不信了,我真是一个故意搅扰人来到神面前的魔头!神哪!你多次差福音使者来拯救我,可我却瞎眼无知,悖逆抵挡,一次次驱逐、谩骂、污辱他们,还百般苦待与我最知心的姊妹,我的心地真是太恶毒了!神哪,我真不是个人,简直就是畜生、疯狗,实在不配活在你的面前!可你依然用你的话语唤醒我,把我带到你的宝座前。面对你这极大的救恩,我深感不堪不配,即使献出我的所有也报答不完你的大恩大德,只有竭尽全力与你配合,传扬末世福音见证你的圣名,安慰你的心!”

为了还报神的大爱,我很快投入到了扩展福音的大潮中。传福音时,我遭到了原派别同工和弟兄姊妹的羞辱、谩骂,甚至是毒打,但我不恼恨也不埋怨,因他们的今天就是我的昨天,遭此对待正是我该得的报应!同时,事实也让我看清了长老定罪神新工作的话完全是无中生有的捏造,是撒但拦阻人归向神使用的卑鄙伎俩。世间哪有这样的黑社会,无论人如何恶待,他们都是打不还手、骂不还口,一直以爱心来感化人?谁能有这般的忍耐?谁能有这么宽大的胸怀?提起“如果听了不接受就打断胳膊腿,挖眼睛”之说,我更觉惭愧,因我本村就有被我拉回来的弟兄姊妹,几年来他们都一切正常,平安无事,哪有一个被打遭害的,更不用说致残了。至于传福音发钱更是无稽之谈,像传我的那个姊妹,接受新工作已几年了,传了多少人都记不清了,可住的仍是以前的旧房子,如果像长老说的“传一个同工能得到两千元,传一个信徒能得三百元”的话,她早就该发财了,还会像以往一样生活非常简单、朴素吗?铁的事实让我更痛恨自己的愚昧无知,信神却听命于人,差一点被那些谣言葬送生命,若不是全能神极力地呼唤,瞎眼的我死都不知道是怎么死的,感谢全能神的拯救!

上一篇:在神的话中看见神的显现

下一篇:手捧着神话 我泪如雨下

相关内容

  • 昨日曾疯狂抵挡定罪 今日愿肝脑涂地效力

    我是贵池市因信称义派的一个带领,在我没接受全能神末世作工之前,也和所有的弟兄姊妹一样,一直苦盼主耶稣二次再来,但因着上面大带领时时敲“警钟”和圣经上“末世必有许多假基督出现”这话,使我成了一个抵挡、定罪神末世作工的人。想起这些,心里十分内疚,下面我把自己的亲身经历和弟兄姊妹说说,以便弟兄姊妹引以为戒,能早日回到神的家中。

  • 全能神就是主耶稣的再来

    安徽省 汪洋 我原是贵池市因信称义派的一名带领。在没有接受全能神末世作工之前,我也和所有的弟兄姊妹一样,一直苦盼主耶稣的再来,但因着大带领的警告和圣经上末世必有许多假基督出现的预言,我成了一个抵挡、定罪神末世作工的人。每当想起这些,我的心里就十分内疚、悔恨,下面是我自己的亲身经历。 1999年9月的…

  • 一个罪孽之子的忏悔

    我原是三班仆人派的一名教会柱石,经过几番周折,终于在1999年5月跟上了神末世的新工作。回想自己以往的所作所为,我真是无地自容,愧对神的爱,愧对弟兄姊妹。同时,心里也充满了感激之情,感谢神在我最痛苦、最迷茫之时,向我伸出了拯救之手,使我灵得供应,重得复苏,终于认识了神末世的作工,认识了全能神就是耶稣的再来而回到了神家。下面是我对自己亲身经历的自述,望所有等待主重归的弟兄姊妹以及那些在十字路口徘徊的弟兄姊妹能从中有所启发,早日来到神的面前,因我曾是你们中的一员,也曾是受蒙蔽者中的一个。

  • 冲破网罗归向神

    91年夏天我信了耶稣,因着主的特别恩待,在教会读圣经,不久我就开始讲道了,后来又牧养教会、带领查经作奋兴的工作,就这样我便坐上了大带领的位置,接待我的家庭约有上百家,常去牧养的教会有70多处,交通范围有亳州市、怀远县、涡阳县、利辛县、宿县等地,因此我常常奔走在各处教会,同时,我也苦盼救主耶稣的二次降临。可是94年的春天,当两位姊妹把全能神末世作工传给我时,我不但不听还定罪、毁谤、亵渎,并把她们赶走。过了几天,她们又给我送来一本神话书——《救主早已重归》。当我看到书上说,主已经来到地上,而且还在中国作工时,我认为:不可能!便不假思索地把书烧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