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能神教会App

聆听神的声音,喜迎主耶稣重归!

欢迎各国各方渴慕真理寻求神显现之人来考察

我是怎么被神话语征服的

纯色背景

主题背景

字体设置

字号调整

行距调整

页面宽度

0个搜索结果

没有相关的搜索结果

127 手捧着神话 我泪如雨下

——棺材前的懊悔

河南省 刘杰

我转脸看到外面的棺材、寿衣都操办齐了,只等我一口气上不来就装进棺材里,绝望、凄凉之感一齐袭上心头:完了!完了!我才四十多岁,我不甘心这样死去呀!我眼巴巴地望着窗外蓝蓝的天空,泪水早已浸透了枕头……就在我生命垂危、奄奄一息之时,全能神向我伸出慈爱的双手,用他那带有权柄、威力的话语将我征服,使我的身心都得以复苏,获得了新生。面对神的特大宏恩,我痛恨自己悖逆太大、抵挡太严重,纵有千言万语也难以表达我对神的万般亏欠。感谢全能神今天给我这个见证神的机会,我愿把自己抵挡神遭神惩罚又蒙神拯救的亲身经历交通出来,希望弟兄姊妹都能从我的经历中吸取教训,不要再步我的后尘。

我原是因信称义派的一名牧养同工。早在1996年3月,上级带领就告诉我:“现在有个异端‘东方闪电’派,他们说主已经回来了,发表了数百万字的话语,不用再看圣经了;他们是黑组织,有枪有炮、有刑具,并且还搞淫乱……”当时我心想:“人信神就得看圣经,离开圣经就是异端!说什么也不能信这道!”从此,我便极端仇视信全能神的人,到处散布带领的话封锁教会,警告信徒:“以后任何人都不许与‘东方闪电’的人接触,否则后果不堪设想!……”他们听后都心惊胆颤,不敢与信全能神的人接触,致使神的末世福音在我们当地受到了极大拦阻。

1999年2月上旬的一天,邻居叫我到他家听道。一个弟兄谈了神在律法时代和恩典时代的作工内幕,我觉得他讲得特别好,但当他谈到神末世又作了新的工作,不用再看圣经了,要看神末世的发声说话时,我猛然想起带领的话,心中一惊:此刻我听的不正是“东方闪电”的道吗?我不禁毛骨悚然,便慌忙离去。不久,一个弟兄又来给我传神的末世福音,并让我听神话语朗诵磁带,我怒气冲天,恶狠狠地说:“我绝对不会接受你们的道!快滚!”说着一把将他推出了门外。随即我又到教会里趾高气扬地说:“如果以后有人再来传‘东方闪电’,就来找我,我来对付他们!”期间我一共搅回了五个接受全能神作工的弟兄姊妹,还在主面前发誓:决不让信全能神的人再从我教会中拉走一人。此后,我抵挡神的气焰更加嚣张了,干脆吃住在教会里,每天四处奔波封锁教会,散布谣言、传播谬论迷惑信徒,还振振有词地说:“你们没有圣经知识,没有一点分辨,不知不觉就上当受骗了。看圣经上保罗怎么说的,‘若有人传福音给你们,与你们所领受的不同,他就应当被咒诅’(加1:9),‘东方闪电’所传讲的道超出圣经,是标准的异端!你们是听保罗的,还是听他们的?”众信徒纷纷表态:“听保罗的,决不接受‘东方闪电’!”就这样,我将弟兄姊妹牢牢地笼络在自己的权下,凡是我走过的教会,没有一个接受神新工作的。当我看到自己的“劳动成果”时,脸上露出了得意的笑容,便更加肆无忌惮地封锁教会。那时的我并不知自己早已触犯了神的性情,还以为自己是主忠实的仆人。

然而,多行不义必自毙!2001年11月,我突然患病,开始还以为是感冒,谁知后来越来越严重,跑遍大小医院治疗都无效,最后医生诊断说是“心肌缺氧”。我恳切地祷告求主医治,并且一连打了半个月的吊针,药也没少吃,可病情非但没有好转,反而一天天恶化。医生见状无可奈何地直摇头,也不愿在我身上花费心血代价了,我只好回家等着死亡之期的到来。回家后,我便感到呼吸困难,只得在下巴底下垫上很高的东西把脖子抻直,后脑勺死死地抵着墙,常常憋得我张着嘴瞪着眼,双手直拍胸口,双脚直蹬,难受得几次都昏死过去。仅仅一个多月,我就被折磨得瘦骨嶙峋,躺在床上再也起不来了。在极度的痛苦中,我向主哭诉:“主啊!难道是我对你不够忠心吗?难道是我没把弟兄姊妹带好吗?主啊!我已到了人见人烦、医生都不给治的地步,我实在受不了了!……”当时我悲痛欲绝、泣不成声,又看到外面的棺材、寿衣都操办齐了,一阵绝望、凄凉之感袭上心头,泪水浸透了枕巾。正在这时,突然仿佛有声音在我耳边响起:“只有神能加给你力量!”顿时,我心头一震,又惊又喜,犹如在黑暗里发现了大光,使我看到了一丝生还的希望,难道神还没有离弃我?此时我心中有股力量很想起来,但身子却不能动弹。

第二天,我的弟弟(已接受神的新工作,曾多次给我传福音)来看望我,我气喘吁吁地说:“弟弟,我死了有点亏……你看我在世上都是凭着良心待人,又信了二十多年的主,一直忠心耿耿地跑教会、牧养群羊……今天却落得这样的下场……”我越说越伤心,哽咽道:“我……我是……得罪谁了?”“二哥,你不是得罪哪个人了,而是得罪神了呀!神的末世作工发表的性情不再是以怜悯慈爱为主,而是以公义、威严、烈怒、咒诅为主的狮子的性情,触犯即死!你好好想想,这几年来神差多少人给你传神的新工作,你不但不接受,还拦阻那么多弟兄姊妹都不能接受真道,害了多少条人命啊!现在落到这地步,不正是神对你的惩罚吗?但神的心意仍是最大限度地拯救人,你若能迷途知返接受神的末世救恩,或许神还能饶恕你,你的病还能好。”一语唤醒梦中人!我心里既紧张又害怕:“难道‘东方闪电’就是真道?难道真是我抵挡了全能神才遭到这样的惩罚?若不然,我一直为主忠心护教、看顾群羊,主应该称许才对呀,怎会落得这般下场呢?”这时神开启我想起圣经中说:“深哉,神丰富的智慧和知识!他的判断何其难测!他的踪迹何其难寻!谁知道主的心?谁做过他的谋士呢?”(罗11:33-34)是啊!神是奇妙难测的神,我一个小小的人怎能随意定规神呢?又怎能做神的谋士呢?又想起昨天所听到的那个声音——“只有神能加给你力量”,我有所醒悟,泪水止不住地往下流,便哭着问弟弟:“那我……我还有机会信……信全能神吗?”他拿出神话书给我读道:“不管人以前如何抵挡神,但当人明白神作工的宗旨而且能努力去满足神的时候,神就将人以往的罪一笔勾销。只要人能去寻求真理而且能实行真理,那人所做的一切神都不记念……”(摘自《话在肉身显现·不认识神的人都是抵挡神的人》)“当人在悖逆我时,我使其在悖逆之中认识我,因着人的旧性,也因着我的怜悯,我并不将人置于死地,而是让人悔过自新;当人在饥荒之中时,即使人有一口气,我也将人从死亡之中夺过来,不让其中了撒但的诡计。”(摘自《话在肉身显现·神向全宇的说话·第十四篇》)我默默地听着全能神的话,真切地感受到了神那颗善良仁慈的心,神真是爱人至极!立时我心中燃起了希望之火,抹去眼泪继续聆听神的话语。弟弟针对我的“超出圣经就是异端”这一观念,又读了一段神的话:“圣经属于历史书籍,你如果把圣经的旧约拿到恩典时代吃喝,你拿着旧约时代所要求的在恩典时代实行,耶稣要弃绝你,耶稣要定你的罪,你用旧约来套耶稣作的工作,那你是法利赛人。你如果现在把新约和旧约套在一块儿吃喝、实行,今天的神要定你为罪,你跟不上今天圣灵的作工,你吃喝旧约,还吃喝新约,你是属于圣灵的流以外的人!在耶稣时代,耶稣按照当时圣灵在他身上所作的工作来带领那些犹太人,带领所有跟随他的那些人,他所作的并不以圣经为根据,而是按着他的工作来说话,他不管圣经如何说,也不在圣经里找路来带领跟随他的人。他刚开始作工就是传悔改的道,而‘悔改’这两个字眼在旧约那么多预言里根本提都没提到,他不仅不是根据圣经作,他又带出了更新的路,作更新的工作。他从不参考圣经来传道,他医病赶鬼的异能在律法时代从未有人能作,他的工作、他的教训、他说话的权柄与能力也是在律法时代无人能达到的,他只是作他更新的工作,尽管有许多人用圣经来定他的罪,以至于用旧约圣经来将他钉在了十字架上,但他的工作却超乎圣经旧约,若不是这样,人又怎么能把他钉在十字架上呢?还不都是因为他的教训、他医病赶鬼的能力在旧约里从未有过记载吗?他作的工作都是为了带出更新的路,并不是有意来与圣经‘打仗’,或有意来废掉旧约圣经,他只是来尽他的职分,将新的工作带给那些渴慕、寻求他的人。他不是来解释旧约或来维护旧约的工作,他作工不是为了让律法时代继续发展下去,因他作工根本不考虑有无圣经根据,只是来作他该作的工作,所以,他不解释旧约预言,也不按着旧约律法时代的话来工作。他不管旧约怎么说,或与他所作的相合或不合,他都不关心,他不管别人如何认识他的工作,如何定罪他的工作,他只是在一直作他该作的工作,尽管有许多人用旧约先知预言来定他的罪。在人看他作工没有一点根据,而且有许多不符合圣经的记载,这不都是人的错谬吗?神作工还用套规条吗?神作工还得根据先知的预言吗?到底圣经大还是神大?为什么神作工非得根据圣经呢?难道神自己就没有任何权利来超脱圣经吗?神就不能离开圣经另外作工吗?为什么耶稣与他的门徒不守安息日呢?若说他按照安息日、按照旧约那些诫命实行,他为什么来了不守安息日,还洗脚、蒙头,还掰饼、喝酒呢?这些不都是旧约没有的诫命吗?他要是按照旧约,为什么打破这些规条呢?你该知道,先有神还是先有圣经!他能是安息日的主就不能是圣经的主吗?”(摘自《话在肉身显现·圣经的说法 一》)听后我心里更亮堂了,以前自己把神定规在圣经中,总认为信神不能离开圣经,离开圣经就是异端,却不知神的作工是一直向前发展的,圣经只不过是神前两步作工的记载,末世神又根据人的需要作了审判洁净人的新工作,这一步又新又奇的工作怎么会提前记载在圣经里呢?怪不得主说:“你们查考圣经,因你们以为内中有永生,给我作见证的就是这经。然而,你们不肯到我这里来得生命。”(约5:39-40)这时神又开启我想起了当初的法利赛人死守旧约圣经,将主耶稣钉在十字架上,最后遭到神的咒诅、惩罚,而我今天不也是死守圣经疯狂抵挡神的新工作,将神重钉十字架吗?我这不就是当代的法利赛人吗?从神话中我才认识到保罗在加拉太书1章9节中所说的话只是他针对当时加拉太教会受传律法的人搅扰而写的,并不是针对传神末世福音的人说的,而自己却拿这节经文与神的新工作瞎套胡套,真是愚昧至极!

此时的我双手捧着神的话,禁不住再次泪流满面。我痛恨自己太狂妄无知了,信神不认识神,还竭力抵挡神,不但多次将神拒之门外,还不择手段地将那么多无辜的灵魂死死控制在自己手中,并搅回已接受真道的弟兄姊妹,成了撒但的帮凶、同盟。我就是一个披着羊皮的恶狼,是一个挂着信神的招牌却吞吃人灵魂的魔头!按着我的恶行,实在是罪该万死、死有余辜!神今天这样惩罚我正是神的公义,是我该得的报应,就是咒诅我立时死去也一点不冤!正如启示录22章12节所说的:“看哪,我必快来!赏罚在我,要照各人所行的报应他。”想到这里,我更是痛心疾首,禁不住失声痛哭:“全能神啊!感谢你怜悯我,使我这个罪大恶极之人听到了你的拯救之音,这实在是你的恩待和高抬!我愧对曾多次传福音于我的弟兄姊妹,更无颜来到你的面前,即使把我碎尸万断,也难以弥补我犯下的滔天罪行。神哪!我不求能活下来,只求在气息尚存之日悔过自新,以弥补万一……”此后的几天里,我如饥似渴地读神的话,神话解决了我以前所有不明白的问题,我心里越来越亮堂。

神的话真是医治百病的特效药,不仅医治我灵里的疾病,而且我肉体的病也逐渐减轻了,到了2002年2月2日,我就能下床走路了,一星期后,我的病竟奇迹般地痊愈了!不信的邻居都惊奇地说:“这真是奇迹啊!肯定是你信的神医治了你的病!”这更让我体尝到全能神对人是拯救而不是击杀!不知多少次我俯伏神前感激涕零:“神哪!是你的大爱将我这个行将就木之人从死亡的边缘上拉了回来,使我有了重新做人的机会。面对你这无限无量的大爱,我只愿将自己的余生献上,积极传扬你的国度福音,哪怕是献出性命,也要把那些仍在黑暗中摸索的弟兄姊妹早日带到你的宝座前,以此来还报你的大爱,弥补我的罪行!”

参加全能神教会的教会生活后,我看到弟兄姊妹言谈举止端庄正派,说话有分寸、有原则,有时唱诗赞美神,有时手捧着神话交通真理,交通如何传福音拯救人,如何忠心尽本分,如何追求达到性情变化满足神,等等。后又看到《国度时代神选民必须遵守的十条行政》第四条明文规定:“人有败坏性情,更有情感,所以配搭事奉一律禁止异性单独配搭,若发现一律开除,谁也不行。”(摘自《话在肉身显现》)圣洁、忌邪的神怎能容忍污秽之人存留在教会里呢?此时我彻底明白了,带领散布的“东方闪电”是黑社会组织,有刑具、有枪有炮等话,全是无中生有,纯属是撒但迷惑人凭空捏造的鬼话!都是对真道的攻击、亵渎和诬蔑!我更悔恨自己当初没有分辨,迷信带领的话,以讹传讹,坑害了那么多的弟兄姊妹,但通过这事我更看清楚了带领们蛊惑人心、混淆黑白,打着护卫真道的幌子来维护自己地位的险恶用心。这就是我因抵挡神遭神惩罚濒临死亡,又蒙了神极大怜悯重获新生的真实经历。

上一篇:全能神的话唤醒我的心

下一篇:是全能神的惩罚挽救了我

相关内容

  • 冲破网罗归向神

    91年夏天我信了耶稣,因着主的特别恩待,在教会读圣经,不久我就开始讲道了,后来又牧养教会、带领查经作奋兴的工作,就这样我便坐上了大带领的位置,接待我的家庭约有上百家,常去牧养的教会有70多处,交通范围有亳州市、怀远县、涡阳县、利辛县、宿县等地,因此我常常奔走在各处教会,同时,我也苦盼救主耶稣的二次降临。可是94年的春天,当两位姊妹把全能神末世作工传给我时,我不但不听还定罪、毁谤、亵渎,并把她们赶走。过了几天,她们又给我送来一本神话书——《救主早已重归》。当我看到书上说,主已经来到地上,而且还在中国作工时,我认为:不可能!便不假思索地把书烧掉了。

  • 一个罪孽之子的忏悔

    我原是三班仆人派的一名教会柱石,经过几番周折,终于在1999年5月跟上了神末世的新工作。回想自己以往的所作所为,我真是无地自容,愧对神的爱,愧对弟兄姊妹。同时,心里也充满了感激之情,感谢神在我最痛苦、最迷茫之时,向我伸出了拯救之手,使我灵得供应,重得复苏,终于认识了神末世的作工,认识了全能神就是耶稣的再来而回到了神家。下面是我对自己亲身经历的自述,望所有等待主重归的弟兄姊妹以及那些在十字路口徘徊的弟兄姊妹能从中有所启发,早日来到神的面前,因我曾是你们中的一员,也曾是受蒙蔽者中的一个。

  • 全能神就是主耶稣的再来

    安徽省 汪洋 我原是贵池市因信称义派的一名带领。在没有接受全能神末世作工之前,我也和所有的弟兄姊妹一样,一直苦盼主耶稣的再来,但因着大带领的警告和圣经上末世必有许多假基督出现的预言,我成了一个抵挡、定罪神末世作工的人。每当想起这些,我的心里就十分内疚、悔恨,下面是我自己的亲身经历。 1999年9月的…

  • 谣言差点使我成了撒但的殉葬品

    我原是召会的一名同工,2001年12月归到全能神面前,下面就是我由抵挡到接受全能神末世作工的一些片段回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