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能神教会App

聆听神的声音,喜迎主耶稣重归!

欢迎各国各方渴慕真理寻求神显现之人来考察

我是怎么被神话语征服的

纯色背景

主题背景

字体设置

字号调整

行距调整

页面宽度

0个搜索结果

没有相关的搜索结果

128 是全能神的惩罚挽救了我

河南省 李美荣

我叫李美荣,原是礼拜会的一名讲道员。因我信神时间长、资格老,所以赢得了“李道高”的美名,弟兄姊妹对我的评价:学问不高却能通背圣经,权力不大在教会却能呼风唤雨。我也常常以此为资本,到处炫耀自己。当全能神的福音传到我们这里时,我为了表示对主“忠心”,便疯狂地抵挡、定罪,充当了敌基督的角色,致使国度福音的扩展一度在我们这一带受到了拦阻。直到全能神的惩罚将我唤醒,我才停止作恶的脚步,俯伏在全能神面前。回首幕幕往事,我悔断肝肠……

那是1999年10月,带领在同工会上宣讲:“现在出来一个假道‘东方闪电’派,可厉害啦!他们信的是女基督,是黑组织,用各种手段到处拉拢人,如果你听了他们的道不接受,就会被剜眼睛、割鼻子、打断腿。以后凡是陌生人一律不准接待,谁接待开除谁!”听了带领的话,我对此道又恨又怕,心想:“‘东方闪电’是个黑组织,以后与他势不两立!”回来后,我立即把带领的话传达下去,又制订了一系列防“东方闪电”的措施,还一再叮嘱弟兄姊妹:“只要发现传‘东方闪电’的,马上向我报告或者打110报警。”

2000年5月的一天,我刚从地里干活回来,一姊妹跑来告诉我她家来了两个传“东方闪电”的。听后我火速赶去,见有两个陌生弟兄,便厉声呵斥:“你们来这儿干什么?想偷我的小羊,做梦!”“姊妹,我们是来传神末世福音的,并没有什么恶意,再说羊都是神的……”“别在这儿跟我胡扯,快滚!不然我打110了!”我怒吼着把他们轰走了。

2000年8月7日早晨,有两位陌生的姊妹来给我传福音,我张口便骂:“你们真不要脸,快滚!别脏了我家的门槛!你们自己信了女基督,还想拉我下水,妄想!”一姊妹严肃地说:“姐,你不分辨分辨就盲目定罪神的工作,难道就不怕神吗?”我顿时火冒三丈,抓起扫帚朝她劈头盖脸地猛打,嘴里还恶狠狠地骂着:“你这个魔鬼,神惩罚的是你们这一号人!”她们无奈地流着泪走了。而我就像打了胜仗的英雄一样,心里得意极了。

然而神的性情如同烈火,岂能容我这样肆意地抵挡他呢?9月的一天,我正在家做饭,突然感到头晕目眩、腿发软,一下子栽倒在地,昏死了过去,过了很长时间我才被邻居发现送进医院。经医生诊断,我患的是脑血栓,之后住院一个多月,医疗费花去五千多元。可悖逆的我并没认识到这是神的惩罚,出院后我仍竭力封锁教会,妄图拦阻神末世福音的扩展。

2001年初春,我女儿接受了神的新工作,并带着一位姊妹来给我传福音,我气急败坏地冲女儿吼道:“你竟然背着我信了异端,真是把我的脸丢尽了!你以后少进我的家门,我不是你妈,你也不是我闺女,咱们从此一刀两断,好好信你的神去吧!”那姊妹忙劝我说:“大妈,咱信的不是一位神吗?神还能有几位呢?”我气呼呼地说:“谁和你们信的是一位神?你们信的是异端,是黑组织!”“大妈,是真是假你听听,分辨分辨嘛!”女儿也哭着恳求我:“妈,你就听我一次劝,坐下来听听吧!”“我讲道多年,岂能被你们哄骗住!”说完就绝情地把女儿和姊妹赶了出去。

因着我一再抵挡不知回头,全能神的惩罚再次临到我。2001年2月的一天晚上,我突然感到肚子胀痛,原以为是饭吃多了,揉揉就好了,可谁知越揉越疼,最后疼得我在床上直打滚。医生检查后说我肚子里长了一个拳头大的瘤子,还不能动手术,一动手术人就完了,丈夫只好把我从医院拉了回来。此后,在病榻上的几个月里,我整日疼痛难忍,真正尝到了生不如死的滋味。在极度的痛苦中,我不停地反思自己为何会临到这么大的病患,我心想:“我事奉主多年,忠心护教,为什么主不保守我呢?莫非我抵挡、定罪的‘东方闪电’是真道?莫非我抵挡的是真神?……”想到这儿,我感到非常害怕,这才有了寻求之心。

同年5月的一天,女儿和那位姊妹又来看望我。因着病的缘故,我不敢再抵挡了,开门见山地问道:“主耶稣是男性,你们怎么说他再来是女性呢?”姊妹反问我:“神的实质是什么?”“神的实质是灵。”“既然神的实质是灵,那灵有性别吗?性别只是针对受造之物而言的,神不道成肉身根本就不分性别,他道成肉身穿戴人的外壳才有了性别的划分,但因着他的实质是灵,是神的灵实化在肉身,所以他无论是穿戴男性或女性的外壳都能作他的工作,都能代表神自己。”接着,她打开神话书读道:“神所作的每步工作都有实际的意义。当初耶稣来的时候是男性,这次来的时候是女性,从这里你能看见神造男造女都能为着他的工作,而且在神那儿没有性别的划分。他的灵来了可以随便穿上一个肉身,这个肉身就可以代表他,不管性别是男是女,都可以代表神,只要是他道成的肉身。假如耶稣来了以一个女性的身份出现,就是说,当时圣灵感孕是个女婴,不是男婴,也照样完成那步工作。若是那样,现在这步工作就得换一个男性来作了,也同样完成工作,哪步作的都有意义,两步工作不重复但又不矛盾。……如果就作耶稣那一步工作,末世不补足这一步,那在人的观念中会永远认为只有耶稣是神的独生子,也就是神只有一个儿子,以后再来一个名就不是神的独生子,更不是神自己。……还有人认为凡来的是男性的就可称为神的独生子,也就是代表神……若在末了的时代不来作这步工作,整个人类对神就笼上了一层阴影,这样,男人就自认为比女人高,而女人就永远也抬不起头,那时,凡是女性将没有一个得救的。人总认为神是男的,而且认为神总是厌憎女人,神也不会让女人得救的,这样,所有的耶和华所造又同样经败坏的女人不就永远没有被拯救的机会了吗?那耶和华造女人就是造夏娃不也成了没有意义的事了吗?女人不也就永远灭亡了吗?所以,末世这步工作是为了拯救全人类的,不是只为了拯救女人……”(摘自《话在肉身显现·两次的道成肉身完全了道成肉身的意义》)听后,我心里亮堂了,以往我对神道成肉身成为女性有观念,其实是自己太愚昧、太瞎眼,不认识神的实质,不明白神拯救人的良苦用心。然而,一想到带领说“东方闪电”如何的话,我心中又有了顾虑,就问道:“听说你们是黑社会组织,这是真的吗?”姊妹说:“大妈,如果我们真是黑社会组织,那些抵挡神作工的人对我们又打又骂,那我们能容忍吗?不早就报复他们了吗?你见过有这样忍屈受辱的黑社会吗?再说,如果你们带领所说的是真的,受害人会不报官吗?政府会不管吗?而事实上全国各地哪有一个因不接受全能神的道而被剜眼、割耳的,这不都是别有用心之人凭空捏造的吗?”听后我心想:“是啊,如果他们是黑组织的话,那我一次次驱赶、辱骂、殴打他们,我还能这样好好地活着吗?”接着,姊妹又念了一段全能神的话:“每个时代的工作都是神亲自来开头,但你该知道神无论怎么作工都不是来搞运动,不是来给你们开‘特会’,也不是来给你们成立什么组织,仅仅是来作他该作的工作,他作工不受任何人的限制,他愿意怎么作就怎么作,不管人怎么看,不管人怎么认识,他只管作他的工作。从创世到现在已是三步工作,从耶和华到耶稣,从律法时代到恩典时代,神从未给人召开一个特会,也从未将所有的人类都召集在一起来召开一次‘世界工作特会’,以此来扩展他的工作。他只是在适当的时间、合适的地点作他整个时代的开始工作,以此来开展时代,来带领人类生活。”(摘自《话在肉身显现·道成肉身的奥秘 三》)此时,我如梦方醒,恍然大悟。面对神的句句真理,悖逆的我终于仆倒在神前,我听出了神的声音,欣然接受了全能神的新工作。

通过读全能神的话语,我明白了许多以往不明白的真理,定真了全能神的末世作工。想起自己对神的悖逆抵挡,我悔恨万分,多次痛哭流泪地向神忏悔:“全能神哪!这么多年来,我信你却抵挡着你,充当了法利赛人的角色,还自认为对你忠心,实在是瞎眼无知!我真恨自己盲目听信带领之言,大肆散布谣言封锁教会,极力拦阻你的末世福音在我们这一带的扩展,并且还羞辱、谩骂、殴打给我传佳音的弟兄姊妹。我真是罪该万死,禽兽不如!可你只是以惩罚来惊醒我,又用你那满有威力、权柄的话语唤醒我,今天我能蒙你的拣选,实在是你的恩待和高抬!你的恩情我无以回报,愿献上我的全人来见证你的作为。”

之后,我便开始传福音,很快教会的三十多人都接受了全能神的末世作工,更令我想不到的是,几个月后,我肚子里的瘤子竟奇迹般地消失了,而且其他的病也完全好了,这更让我看到神的奇妙,我从心底里感谢神,赞美神!

上一篇:手捧着神话 我泪如雨下

下一篇:相信谣言使我悔恨终生

相关内容

  • 冲破网罗归向神

    91年夏天我信了耶稣,因着主的特别恩待,在教会读圣经,不久我就开始讲道了,后来又牧养教会、带领查经作奋兴的工作,就这样我便坐上了大带领的位置,接待我的家庭约有上百家,常去牧养的教会有70多处,交通范围有亳州市、怀远县、涡阳县、利辛县、宿县等地,因此我常常奔走在各处教会,同时,我也苦盼救主耶稣的二次降临。可是94年的春天,当两位姊妹把全能神末世作工传给我时,我不但不听还定罪、毁谤、亵渎,并把她们赶走。过了几天,她们又给我送来一本神话书——《救主早已重归》。当我看到书上说,主已经来到地上,而且还在中国作工时,我认为:不可能!便不假思索地把书烧掉了。

  • 谣言差点使我成了撒但的殉葬品

    我原是召会的一名同工,2001年12月归到全能神面前,下面就是我由抵挡到接受全能神末世作工的一些片段回顾。

  • 昨日曾疯狂抵挡定罪 今日愿肝脑涂地效力

    我是贵池市因信称义派的一个带领,在我没接受全能神末世作工之前,也和所有的弟兄姊妹一样,一直苦盼主耶稣二次再来,但因着上面大带领时时敲“警钟”和圣经上“末世必有许多假基督出现”这话,使我成了一个抵挡、定罪神末世作工的人。想起这些,心里十分内疚,下面我把自己的亲身经历和弟兄姊妹说说,以便弟兄姊妹引以为戒,能早日回到神的家中。

  • 一个罪孽之子的忏悔

    我原是三班仆人派的一名教会柱石,经过几番周折,终于在1999年5月跟上了神末世的新工作。回想自己以往的所作所为,我真是无地自容,愧对神的爱,愧对弟兄姊妹。同时,心里也充满了感激之情,感谢神在我最痛苦、最迷茫之时,向我伸出了拯救之手,使我灵得供应,重得复苏,终于认识了神末世的作工,认识了全能神就是耶稣的再来而回到了神家。下面是我对自己亲身经历的自述,望所有等待主重归的弟兄姊妹以及那些在十字路口徘徊的弟兄姊妹能从中有所启发,早日来到神的面前,因我曾是你们中的一员,也曾是受蒙蔽者中的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