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各国各方渴慕真理寻求神显现之人来考察

我是怎么被神话语征服的

纯色背景

主题背景

字体设置

字号调整

行距调整

页面宽度

0个搜索结果

没有相关的搜索结果

133 我心中的悔恨

河南省 李强

我原是三自教堂的一名讲道员。1999年初,全能神的末世作工传到我们这里,带领立即召集聚会,告诫我们说:“‘东方闪电’是迷惑人的假道,他们到各宗各派传讲说什么主回来作了新工作、圣经已经过时了等等。现在有很多长老、牧师都被迷惑了,我们决不能当离道反教的叛徒!”为抵制“东方闪电”,我们还研究并制定了不准接待陌生人、不准私自听道、设立防范小组看守教会等五条防范措施。散会后,我便马不停蹄地赶到各聚会点传达“会议精神”,并捏造谣言说:“信全能神的用色情引诱人,谁若接受就会被终身监禁,不得自由!”另外,我还组织信徒早晚定时祷告咒诅“东方闪电”。就这样,我疯狂地抵挡着全能神的末世作工。

1999年2月,当我得知一名副讲道员接受了神的新工作时,就火速赶到他家,劈头盖脸地将他训斥了一顿。为了杀一儆百,聚会时我又拿他当作典型来批斗,把他揪到讲台上逼他向主认罪,还令他写下“不再信全能神”的保证书,这才放过他。同月下旬,一姊妹送来神话书让我看,我狂傲地说:“谁看你的书!超出圣经的都是谬论邪说!”说完,我一把夺过她手中的书一撕两半,摔在地上并用脚狠跺,还恶狠狠地吼道:“看你还来不来迷惑我!”姊妹哭着扒开我的脚拼命地夺过撕烂的神话书。看着她心痛难过的样子,我的良心没有丝毫责备,无情地把她赶了出去。几天后,又有一位弟兄带来一部装有神话语朗诵磁带的录音机让我听,不容他打开,我便兽性大发,夺过录音机朝墙上狠狠地摔去。弟兄惊呼一声“你!”眼泪便夺眶而出。可我仍不肯罢休,像疯子一样从摔坏的机子里抽出磁带乱扯乱拽。看着我的野蛮行径,弟兄痛苦万分,但他仍流着泪求神饶恕我的罪过。即便这样,刚硬的我还是毫不客气地将他轰了出去。

到了1999年3月,全能神的末世福音在我们这一带如火如荼地迅猛扩展,一批批的弟兄姊妹都接受了新工作。随之我的抵挡也达到了最高峰,每天不是到东村“劝化”,就是到西村“挽回”,忙得不可开交,累得筋疲力尽,最后我干脆吃住在教会,日夜加紧“看护”群羊。尽管如此,但教会光景仍没能扭转乾坤。为此,我百思不得其解:为什么我如此奔波,教会却一天天趋于瓦解呢?于是,我就去寻访我最崇拜的老牧师,以前我常听他讲如何防范“东方闪电”,相信他一定能解开我心中的谜团,哪知他却患了哑巴症卧病在床,我的一丝希望也破灭了。这时教会的情况更糟糕了:财务执事与教会会计结账时因一百元钱大打出手,损坏了教堂里的桌子;几天后,会计又动用教会的钱买了一辆机动四轮车;同月,上面来的布道员在吃饭时竟毫不顾忌地抽烟、喝酒。更让我感到可怕的是附近教会中发生的事:邻庄陈长老在礼拜天讲道时大肆定罪、亵渎、毁谤全能神的作工,下讲台时立马摔断了胳膊,造成严重骨折。后庄教会会计李姊妹把几名接受神新工作的姊妹逐出教会,并侮辱她们,还赌咒发誓:“你们信的全能神若是真神,就叫我死在大晌午天!”结果,第二天中午她和她婶子吵架时,一口气没上来竟真的死了!这正应了她自己的话。还有另一处教会的带领平时封锁教会也很卖力,而其女儿在外打工时腿被轧断了。再想想自家近段时间发生的祸患:上初中的儿子身上长满了脓胞疮;我开车时撞到了石墩上,险些酿成大祸……想到这里,我浑身直打冷颤,周围的人都遭遇了灾祸,难道下一个临到大祸的是我?此后,我整天精神恍惚,做什么都没心思,禁不住暗自思量:以往我们都有主的恩典、平安、喜乐伴随,今天为什么主耶稣不保守我们了?为什么灾祸偏偏临及我们这些对主“赤心赤胆”的人身上呢?难道我们抵挡的“东方闪电”是真神?否则,谁又能将这些灾祸降在我们身上呢?谁又能将人的性命从神手中夺走呢?此时我又想起了圣经上说的“他们所谋的、所行的,若是出于人,必要败坏;若是出于神,你们就不能败坏他们”(徒5:38-39)。尽管我们大肆抵挡“东方闪电”,但归到全能神名下的弟兄姊妹却越来越多;而我们的各处教会日益荒凉、堕落、衰败,甚至趋于瓦解。莫非“东方闪电”就是真神?如果真是这样,那我不就成了抵挡神的恶人了吗?我不由得懊悔自己以前不寻求就妄下论断,做事太鲁莽,太欠考虑,简直没有一点信神人的样式,唉!再后悔也来不及了。于是我暗暗拿定主意:若再有人来传,我一定要认真听一听。

不久,一位弟兄又来给我传福音,我静下心来认真地听了他的交通。弟兄从创世记一直谈到启示录,把神六千年的经营计划详细地给我谈了一遍,使我明白了神作工分时代、分阶段,不重复且不符合人的观念,但每步作工都是根据人的需要作的。随后,弟兄又针对我的观念“超出圣经的都是谬论邪说”读了一些神的话:“圣经属于历史书籍,你如果把圣经的旧约拿到恩典时代吃喝,你拿着旧约时代所要求的在恩典时代实行,耶稣要弃绝你,耶稣要定你的罪,你用旧约来套耶稣作的工作,那你是法利赛人。你如果现在把新约和旧约套在一块儿吃喝、实行,今天的神要定你为罪,你跟不上今天圣灵的作工,你吃喝旧约,还吃喝新约,你是属于圣灵的流以外的人!在耶稣时代,耶稣按照当时圣灵在他身上所作的工作来带领那些犹太人,带领所有跟随他的那些人,他所作的并不以圣经为根据,而是按着他的工作来说话,他不管圣经如何说,也不在圣经里找路来带领跟随他的人。他刚开始作工就是传悔改的道,而‘悔改’这两个字眼在旧约那么多预言里根本提都没提到,他不仅不是根据圣经作,他又带出了更新的路,作更新的工作。他从不参考圣经来传道,他医病赶鬼的异能在律法时代从未有人能作,他的工作、他的教训、他说话的权柄与能力也是在律法时代无人能达到的,他只是作他更新的工作,尽管有许多人用圣经来定他的罪,以至于用旧约圣经来将他钉在了十字架上,但他的工作却超乎圣经旧约,若不是这样,人又怎么能把他钉在十字架上呢?还不都是因为他的教训、他医病赶鬼的能力在旧约里从未有过记载吗?他作的工作都是为了带出更新的路,并不是有意来与圣经‘打仗’,或有意来废掉旧约圣经,他只是来尽他的职分,将新的工作带给那些渴慕、寻求他的人。他不是来解释旧约或来维护旧约的工作,他作工不是为了让律法时代继续发展下去,因他作工根本不考虑有无圣经根据,只是来作他该作的工作,所以,他不解释旧约预言,也不按着旧约律法时代的话来工作。他不管旧约怎么说,或与他所作的相合或不合,他都不关心,他不管别人如何认识他的工作,如何定罪他的工作,他只是在一直作他该作的工作,尽管有许多人用旧约先知预言来定他的罪。在人看他作工没有一点根据,而且有许多不符合圣经的记载,这不都是人的错谬吗?神作工还用套规条吗?神作工还得根据先知的预言吗?到底圣经大还是神大?为什么神作工非得根据圣经呢?难道神自己就没有任何权利来超脱圣经吗?神就不能离开圣经另外作工吗?为什么耶稣与他的门徒不守安息日呢?若说他按照安息日、按照旧约那些诫命实行,他为什么来了不守安息日,还洗脚、蒙头,还掰饼、喝酒呢?这些不都是旧约没有的诫命吗?他要是按照旧约,为什么打破这些规条呢?你该知道,先有神还是先有圣经!他能是安息日的主就不能是圣经的主吗?”(摘自《话在肉身显现·圣经的说法 一》)全能神的话句句是真理,一针见血地点透了圣经与神的关系,告诉我们神从来不根据圣经作工,而是按着他自己的计划、按着人类的需要不断地作更新更高的工作。而我持守“超出圣经的就是谬论邪说”,这不是把神定规在圣经之中了吗?这不是用圣经给神定罪吗?没想到我信神多年却成了抵挡神的法利赛人,还自以为是对神忠心耿耿,真是瞎眼无知!此时我“扑通”一声跪在地上,悔恨的泪水夺眶而出,“全能神啊!我盲目定罪、亵渎你的工作,并捏造、散布谣言封锁教会,还搅扰已接受你工作的弟兄姊妹,使他们不能来到你面前,我实在是个地地道道的恶仆、畜生不如的败类!你差派弟兄姊妹多次传福音给我,可我却把你的拯救视为假基督的迷惑,百般驱赶他们,更令你不能容忍的是我还毁坏录有你话语的磁带,撕毁你的亲口发声,犯下了亵渎圣灵的滔天大罪,我实在是一个十恶不赦的大罪人,是名副其实的敌基督啊!按我的所做所行早该受咒诅,早该打入十八层地狱永世不得超生,可你并没有放弃对我的拯救,仍以极大的爱宽容了我。面对你如此宏恩,我自愧蒙羞、悔断肝肠!全能神啊!对你的万般亏欠我无法弥补,我不愿再说什么好听的话语,只愿悔过自新,将自己的全人献上,竭尽全力与你配合,把以往被我捆绑的及更多的在黑暗中摸索的弟兄姊妹带到你的面前,以此来安慰你心!”

来到全能神教会,我过上了丰富多彩的教会生活,弟兄姊妹在一起尽情唱诗赞美神,交通真理释放自由,无论是聚会还是平时相处,都是规规矩矩的,弟兄坐一边,姊妹坐一边,说话有分寸,言谈举止端庄正派,没有一点放荡的表现。我还看到《国度时代神选民必须遵守的十条行政》第四条中说:“人有败坏性情,更有情感,所以配搭事奉一律禁止异性单独配搭,若发现一律开除,谁也不行。”(摘自《话在肉身显现》)从中看到神恨恶人的邪恶、败坏,所以用行政严格要求所有跟随他的人,这充分体现了神公义、圣洁、不容人触犯的性情。回想自己以往所捏造的“用色情引诱人”“若接受就会被终生监禁”的谣言,全是对神的亵渎、对真道的诬蔑!不知蒙蔽、坑害了多少弟兄姊妹,我真是罪该万死,死有余辜!感谢全能神给了我这个赎罪的机会,我愿将自己的罪恶行径公布于众,以此来弥补我的罪过。

上一篇:全能神的话语使我起死回生

下一篇:悔恨的泪

相关内容

  • 冲破网罗归向神

    91年夏天我信了耶稣,因着主的特别恩待,在教会读圣经,不久我就开始讲道了,后来又牧养教会、带领查经作奋兴的工作,就这样我便坐上了大带领的位置,接待我的家庭约有上百家,常去牧养的教会有70多处,交通范围有亳州市、怀远县、涡阳县、利辛县、宿县等地,因此我常常奔走在各处教会,同时,我也苦盼救主耶稣的二次降临。可是94年的春天,当两位姊妹把全能神末世作工传给我时,我不但不听还定罪、毁谤、亵渎,并把她们赶走。过了几天,她们又给我送来一本神话书——《救主早已重归》。当我看到书上说,主已经来到地上,而且还在中国作工时,我认为:不可能!便不假思索地把书烧掉了。

  • 谣言差点使我成了撒但的殉葬品

    我原是召会的一名同工,2001年12月归到全能神面前,下面就是我由抵挡到接受全能神末世作工的一些片段回顾。

  • 全能神就是主耶稣的再来

    安徽省 汪洋 我原是贵池市因信称义派的一名带领。在没有接受全能神末世作工之前,我也和所有的弟兄姊妹一样,一直苦盼主耶稣的再来,但因着大带领的警告和圣经上末世必有许多假基督出现的预言,我成了一个抵挡、定罪神末世作工的人。每当想起这些,我的心里就十分内疚、悔恨,下面是我自己的亲身经历。 1999年9月的…

  • 一个罪孽之子的忏悔

    我原是三班仆人派的一名教会柱石,经过几番周折,终于在1999年5月跟上了神末世的新工作。回想自己以往的所作所为,我真是无地自容,愧对神的爱,愧对弟兄姊妹。同时,心里也充满了感激之情,感谢神在我最痛苦、最迷茫之时,向我伸出了拯救之手,使我灵得供应,重得复苏,终于认识了神末世的作工,认识了全能神就是耶稣的再来而回到了神家。下面是我对自己亲身经历的自述,望所有等待主重归的弟兄姊妹以及那些在十字路口徘徊的弟兄姊妹能从中有所启发,早日来到神的面前,因我曾是你们中的一员,也曾是受蒙蔽者中的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