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各国各方渴慕真理寻求神显现之人来考察

我是怎么被神话语征服的

纯色背景

主题背景

字体设置

字号调整

行距调整

页面宽度

0个搜索结果

没有相关的搜索结果

140 只有全能神才能拯救我们

陕西省 安婷

我是1999年9月接受全能神末世新工作的,以前我是真耶稣教会的一名信徒,信主多年都很崇拜、仰望牧师长老。我把他们看得特别高,认为牧师长老信的时间长,懂的圣经知识多,能看透一切的事。所以无论什么事,牧师长老说怎么办我就怎么办,我把他们说的话当成圣旨,一切都听他们的。当全能神末世福音传给我的时候,我就按长老的意思执意抵挡、拒绝,还搅扰已经接受的弟兄姊妹,充当了撒但的帮凶。

1999年5月,我们本派别的一个姊妹请来一个弟兄,说是外地来的讲道人,让我与另外两个姊妹一起去听。当时,我外表虽然在听,可心里一直想:这弟兄不是我们教派的,长老经常给我们讲真耶稣教会是唯一能得救的教会,是“长子”,是“新妇”,是末后收割的天使,最后万教都得归真耶稣教,还说我们如果到别的教会去,就是妓女、淫妇。因着长老说的这些话,那天弟兄讲的什么我一点没听进去。临走时弟兄说:“如果你们有时间,咱下次再一起交通。”我嘴上说行,但心里却说:你传的是别的道,我以后再不听了。

过后,姊妹又来了好几次,我都推托说没时间。

两个月后,我听说和我一起听道的两个姊妹已接受了神的新工作,心里非常气愤,一边请长老帮忙,一边亲自找到她们家里劝说:“别走错了,长老都讲了,只有真耶稣教会是唯一能得救的。”我仗着自己仅有的一点圣经知识跟姊妹争辩,姊妹拿出全能神的话给我念,我捂着耳朵就是不听。后来,我索性住在其中一个姊妹家死缠活缠,用长老的话吓唬她。最后姊妹又让我看神的话,我把神的话扔到一边,抱着圣经,心想:长老说了,除了圣经之外都是异端,凭什么说这书是神的话呢?

可在这以后,我看到了一些事情,使我心里发生了巨大的变化。我所崇拜的长老在他妻子病死后,很快就同当时侍候他妻子的一个姊妹住在了一起。那时这个姊妹正和她丈夫闹离婚,长老不仅不劝阻,还帮助她去跟丈夫离婚。长老的做法使我产生了极大的反感,他在我心中也失去了原有的分量。又看到那些长老、执事们为争夺讲台吵得一塌糊涂,聚会也得不到享受,我开始感到教会的荒凉,信神的人怎么会这样呢?我心里很迷茫:去教堂吧,得不到供应,整天就是讲那些不要接待生人、防异端、防邪教的话,烦死了;不去教堂吧,信神的人怎么能不守安息日呢?我不知怎么办才好,就跪在主面前祷告说:“主啊!难道你真的来了,是我不认识吗?我很后悔当初没听那个弟兄传的道,若他传的是真道,若是你真的来了。主啊!求你再给我预备机会。”

过了两天,那个姊妹真的又领着两个传道的姊妹来到我家。我高兴地留她们住了几天。从与她们的接触中,我看到她们的活出端庄正派,谈吐文雅、谦和,根本不是长老讲的那样:“‘东方闪电’的人传道,你若不接受就割你的耳朵,挖的你眼睛,不放过你……”那几天中,凡我所不明白的问题她们都很耐心地跟我交通,我越听越透亮。尤其是她们给我讲的撒网的比喻:“信主耶稣的人都在网里,长老和你都是同类,谁能救谁呢?只有神才能救所有信他的人。”还有麦子的比喻:“信主耶稣的人好比是麦子,长得高的麦子能不能把长得低的麦子收割了呢?这是不可能的,只有种麦子的人才能把高的、低的、好的、坏的一起收割了。”我彻底明白了:长老也是一个信神的人,是一个受造之物,他连自己都救不了,又怎能救别人呢?我真恨自己信神不认神,错把牧师长老当神来敬拜,这不是亵渎神吗!

从那以后,我就接受了全能神末世的新工作。通过不断地读神的话,我更加明白了只有造物主——全能神才能洁净人、拯救人,而牧师长老只是一个受造之物,是一个普普通通的人,即便名望再高,权力再大,也没有能力主宰人的命运,更不能将人从罪中拯救出来,人谁也救不了谁。正如《认识三步作工是认识神的途径》中神的话说:“教主只能是一个统领,不能与神(造物的主)平起平坐,万物都在造物主的手中,到最终也都得归在造物主的手中,人类本是神造的,不管是什么教派都得归在神的权下,这是必然趋势。只有神是万物中的至高者,受造之物中最高统治者也得归在他的权下。人的地位再高也不能把人类带入合适的归宿里,谁也不能把万物都各从其类。耶和华自己造了人类让人都各从其类,末了还是他自己作他自己的工作,让万物也都各从其类,除了神以外,任何一个人都代替不了。”“工作的最终万教都归于一教,受造之物都归在造物主的权下,所有的受造之物都敬拜这一位真神……”(摘自《话在肉身显现》)

现在回想起我以往走过的那条抵挡神、亵渎神的死亡之路,悔恨的泪水不由自主地流了下来,我当初是多么愚味瞎眼啊!信主这些年,我竟然糊里糊涂的跟随了人,嘴上喊着信主,其实是在信带领,竟把长老的话当作真理,一次次听信牧师长老的传言,把神拒之门外,伤透了神的心。但全能神并没有放弃对我的拯救,仍是用他的话语感化我,把我带到了神家,我才走上了真正的信神之路。我深深地感到只有全能神才是人类唯一的拯救!

上一篇:是全能神拯救了我

下一篇:喜迎神重归

相关内容

  • 昨日曾疯狂抵挡定罪 今日愿肝脑涂地效力

    我是贵池市因信称义派的一个带领,在我没接受全能神末世作工之前,也和所有的弟兄姊妹一样,一直苦盼主耶稣二次再来,但因着上面大带领时时敲“警钟”和圣经上“末世必有许多假基督出现”这话,使我成了一个抵挡、定罪神末世作工的人。想起这些,心里十分内疚,下面我把自己的亲身经历和弟兄姊妹说说,以便弟兄姊妹引以为戒,能早日回到神的家中。

  • 谣言差点使我成了撒但的殉葬品

    我原是召会的一名同工,2001年12月归到全能神面前,下面就是我由抵挡到接受全能神末世作工的一些片段回顾。

  • 冲破网罗归向神

    91年夏天我信了耶稣,因着主的特别恩待,在教会读圣经,不久我就开始讲道了,后来又牧养教会、带领查经作奋兴的工作,就这样我便坐上了大带领的位置,接待我的家庭约有上百家,常去牧养的教会有70多处,交通范围有亳州市、怀远县、涡阳县、利辛县、宿县等地,因此我常常奔走在各处教会,同时,我也苦盼救主耶稣的二次降临。可是94年的春天,当两位姊妹把全能神末世作工传给我时,我不但不听还定罪、毁谤、亵渎,并把她们赶走。过了几天,她们又给我送来一本神话书——《救主早已重归》。当我看到书上说,主已经来到地上,而且还在中国作工时,我认为:不可能!便不假思索地把书烧掉了。

  • 一个罪孽之子的忏悔

    我原是三班仆人派的一名教会柱石,经过几番周折,终于在1999年5月跟上了神末世的新工作。回想自己以往的所作所为,我真是无地自容,愧对神的爱,愧对弟兄姊妹。同时,心里也充满了感激之情,感谢神在我最痛苦、最迷茫之时,向我伸出了拯救之手,使我灵得供应,重得复苏,终于认识了神末世的作工,认识了全能神就是耶稣的再来而回到了神家。下面是我对自己亲身经历的自述,望所有等待主重归的弟兄姊妹以及那些在十字路口徘徊的弟兄姊妹能从中有所启发,早日来到神的面前,因我曾是你们中的一员,也曾是受蒙蔽者中的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