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各国各方渴慕真理寻求神显现之人来考察

我是怎么被神话语征服的

纯色背景

主题背景

字体设置

字号调整

行距调整

页面宽度

0个搜索结果

没有相关的搜索结果

153 信神不认神伤透神心

内蒙古自治区 鲍坤山

我原是重生派的讲道人,曾认为自己有了得救的印记,是最爱主的人,一心追求做个合主心意的好牧人。但当我苦盼多年的主耶稣回来时,我却不认识他,充当了瞎眼的领路人,真是伤透了神的心。

1990年夏天,我回老家看望母亲时,母亲把主耶稣的福音传给了我。回到加格达奇后,我进入了悔改重生派。1998年12月,我参加了一级柱石(教会负责人)培训,从此我为主作工的热心就更大了。那时的教会也很兴旺,信徒的热心也特别大,都能彼此相爱,特别是生命会上得救的人数最低也在半数以上。但近几年来,不知什么原因,我们传福音同样地忙碌,但得救的人数却寥寥无几。同工和我们几个讲道人心急如焚,多次跪下来泪流满面地祷告主,求主复兴我们的教会。可任凭我们怎么努力,教会仍然处在一片荒凉凄惨的景象之中,就连平时敬虔的同工也放荡地讲究起了吃穿,作为讲道人的我总是老调重谈,讲不出什么亮光来,以往我们靠着所讲的“一次得救,永不灭亡”这话就有力量攻克己身,可现在我们却到了活在罪中不能自拔的地步。我心里备受煎熬,常常想:“主啊!像我这样一个不洁净的人还能见到你吗?我该怎么办呢?我们教会中的弟兄姊妹该怎么办呢?”

就在我们处在困惑、无奈的地步时,2002年7月,“东方闪电”传到了我们地区,我们教会有几个姊妹接受了,还有的人已听了他们的道。这时,我想起了在1997年夏天的一次大片同工交通会上,有同工曾讲过:“从南方过来一个叫‘东方闪电’的派别,这个派别发展得特别快,他们的人个个都很厉害,对圣经都特别熟,人只要沾上就死,挨上就亡。”想到这儿,我赶紧找了几个同工,一起赶到接受“东方闪电”的姊妹家中把她们开除出教会,并把本教会发给她们的歌本、磁带给没收了,对于听过“东方闪电”道的姊妹,让她们停止聚会在家省察。从这以后,我简直像疯了似的,为了“保护”群羊,我放下家中所有的活儿,到处跟踪、监视、寻找接受“东方闪电”的人,真是豁出命来抵挡,心里还认为:我这样做保证是主最喜悦的,因为我们才是最纯正的生命之道,在这关键时刻我必须得尽上忠心守住主道。

后来,上面的同工又发下来很多抵制“东方闪电”的小册子,册子上说:“‘东方闪电’说神第二次道成肉身成为女性,专门到生命道拉人,拉过去一个讲道人能得一千五百元,拉一个同工能得八百元,拉一个普通信徒能得五百元。他们先收买人心,叫你为他们效力,你不听就对你下毒手,不是折断你的胳膊,就是打断你的腿,要不就是挖你眼睛、割你耳朵……”听了这些危言耸听的传言,我心里对“东方闪电”更加反感,心想:“主一次道成肉身受了那么多苦,还第二次道成肉身,这样下去不没完没了了?还说是女性,这就更不对了。他们用那么凶残的手段来威胁人,太狠毒了。”之后,我赶紧把小册子的内容念给弟兄姊妹听,大肆宣扬“宁可错杀一千,也不放过一个‘东方闪电’的人”。那时我如同走火入魔了一样,全力以赴地奔忙在抵挡全能神新工作的第一线。

一次聚会时,教会里来了一个到本地串亲戚的姊妹,我一进大门,聚会所的姊妹就赶紧把这事告诉了我。我一听就立刻进屋,一把抓住那个姊妹的后脖领子把她拽到院子里,严厉地审问她:“你是从哪里来的?是谁叫你来的?你有介绍信吗?(我们派别各个教会都有联系,无人介绍一律不接待。)”姊妹一一作了回答,但因她没有介绍信,来路不明,我就连推带搡地把她赶出了大门,并插上了门。

没过几天,教会又来了三个传神末世新工作的人。我听说后怒气冲冲地奔向教会,进屋后就大声地吼道:“赶紧滚出去!”其中一个弟兄说:“我们来是要把神末后的新工作传给你们……”我不等他说完就用力把他们推了出去。从那以后,我就专门派一个弟兄看门,任何生人都不许进教会。

为了把守好“羊圈”的门防备“东方闪电”的人来偷羊,牢笼住弟兄姊妹,我又加了一道防线:每次聚会前都要咒诅“东方闪电”。散会后,我又嘱咐弟兄姊妹:“如果‘东方闪电’的人再来,对他们绝对不能客气,不要给他们好脸,还要狠狠地臭骂他们一顿,坚决不能让他们进屋,他们说什么你们都不要听。”就在我疯狂抵挡之时,我信主后已痊愈的心脏病、胃病、高血脂全犯了,打了一个月的点滴丝毫不见好转。我不知道原因出在哪儿,于是我时常来到主前省察:是不是我没有忠心,没有看好主的群羊?……但我一直没有找到答案。

2003年4月23日,我去外地要账时遇见了一个传末世福音的姊妹,姊妹所交通的内容深深地吸引了我。姊妹说:“神拯救人类的工作共分为三步,拯救人类的工作是从人类败坏之后开始的,神每一步的作工在人身上都要达到一定的果效。虽然神每一步的作工不同,在人身上达到的果效不同,但神作工都是常新不旧、不符合人观念的,而且无论神怎么作,都是为了拯救人,让人类有美好的归宿。”但当她交通到神作第三步工作要道成肉身时,我一下子就意识到她传的就是“东方闪电”,我坚决不相信神还会道成肉身,并且还是女性。她无论怎么交通我也听不进去了。后来一看她要交通,我就假装睡觉,但我眯缝的眼睛从未停止观察她的一举一动。我“睡觉”时,姊妹好几次跪在神前祷告,次次痛哭流涕。面对她做的一切,我心里开始犯了嘀咕:她也没给我钱引诱我呀!仔细想想,她所交通的不也都符合圣经吗?另外,从几天来的接触看得出,她也是个十分敬虔的人,也没有一丝一毫不正常的表现呀!小册子的话在我心里的地位开始动摇了,我再也装不下去了,于是我“醒”了。见状,姊妹走了过来,说:“姊妹呀!我谈的太有限了,你有哪些想不通的,咱们就看看全能神的话是怎么说的,好吗?”但我怕这道是假的,仍有顾虑,还在刚硬。这时,姊妹又跪在神面前流泪祷告,我的心被感动了:我们非亲非故,她能如此有爱心地为我代祷,这不就是从神而来的吗?她所做的一切是我这个“有生命”的人远远没做到的,她在用爱心对我,而我所做的却都是恨是咒诅,我这哪像是信神的人哪!她祷告完后,我说:“那你就念念吧!”姊妹一听,高兴地抹了抹挂在脸上的泪水,翻开神话书念道:“神道成肉身是代替人受痛苦,之后换来人以后美好的归宿。主耶稣作的那步工作只是成为罪身的形像钉了十字架,作了赎罪祭,赎回了全人类,为人类以后进入美好的归宿打下了基础。他代替了人类的罪钉了十字架,作了赎罪祭,把人类救赎回来了,就是作了人没有罪最后能来在神面前的一个证据,是与撒但争战的一个筹码。到了末世,神要结束工作,结束旧时代,要把剩存下来的人类带入美好的归宿,神又一次道成肉身,在征服人的同时代替人受一些痛苦,以这个证据、以这个事实免去人的一切痛苦,就是神自己作自己的见证,他用这个证据、这个见证来打败撒但,来羞辱魔鬼,换来人类美好的归宿。”(摘自《基督的座谈纪要·神体尝人间痛苦的意义》)神对人无限的爱在这些话中体现得淋漓尽致。此时此刻,我在这话中领受到的对神爱的认识胜过以往所开的那么多次的生命会及各种培训所得到的,我从中明白了神两次道成肉身对人的拯救及在人身上要达到的果效。神第一次道成肉身成为罪身的形像钉了十字架,是为了将人从罪中赎回来,神第二次道成肉身亲自体尝人间的各种痛苦,神是以这个证据来免去人以后的痛苦,从而将人带入美好的归宿中。神为了人类能不惜一切两次道成肉身,神实在是太伟大、太可爱了!虽然这样,但我仍是不敢确信这是真道。

姊妹说:“姊妹呀!咱人对神真实的认识太少了,仅仅是在自己能接触、想象到的范围之中信仰神的存在,然而,神到底是一位什么样的神,怎么认识神的实质,关于这方面的真理我们再来念两段神的话。全能神说:‘当初耶稣来的时候是男性,这次来的时候是女性,从这里你能看见神造男造女都能为着他的工作,而且在神那儿没有性别的划分。他的灵来了可以随便穿上一个肉身,这个肉身就可以代表他,不管性别是男是女,都可以代表神,只要是他道成的肉身。假如耶稣来了以一个女性的身份出现,就是说,当时圣灵感孕是个女婴,不是男婴,也照样完成那步工作。若是那样,现在这步工作就得换一个男性来作了,也同样完成工作,哪步作的都有意义,两步工作不重复但又不矛盾。’(摘自《话在肉身显现·两次的道成肉身完全了道成肉身的意义》)‘在人中间,我原本是人所看不见的灵,是人所未能接触到的灵,因着我在地的三步工作(创世、救赎、毁灭)而在人中间按着不同时候向人显现(从未公开),作我在人中间的工作。我第一次来在人间是救赎时代,当然是在犹太家族中,所以说,第一次看见“神”来在地上的是犹太民。这步工作之所以我自己亲自作,是因为我要将道成的肉身当作赎罪祭来作救赎工作,所以,最先看见我的人是恩典时代的犹太人,这是我的第一次在肉身中的作工。在国度时代,我要作征服成全的工作,所以仍是在肉身中作牧养的工作,这是我的第二次在肉身中的作工。在最终两步作工中人接触的不再是看不着、摸不着的灵,而是灵实化在肉身中的人。所以在人看,我又成了人,并没有一点儿神的味道,而且人所看见的神不仅仅是男性,而且也是女性,就这最令人吃惊,令人不解。多少年的老旧的信法都叫我的一次又一次的不同凡响的作工给打破了,人都惊呆了!所谓“神”不仅是圣灵、那灵、七倍加强的灵、包罗万有的灵,而且还是人,是普通的人,极其平凡的人;不仅是男性,而且还是女性,相同的是都从人生,不同的是圣灵感孕与从人生但直接来源于灵;相同的是道成肉身的神都担任父神的工作,不同的是救赎与征服的工作;同样代表父神,一个是满了慈爱怜悯的救赎主,一个是满载烈怒、审判的公义的神;一个是开辟救赎工作的大元帅,一个是成全征服工作的公义的神;一个是开头,一个是结束;一个是无罪的肉身,一个是完成救赎的、作接续工作的、本不属罪的肉身;同样是一位灵,但是在不同的肉身中居住又出生在不同的地方,而且时隔几千年,但所作的工作又不相矛盾、相辅相成,可同时相提并论;同样是人,但是男婴又是童女。多少年来,人看见的不仅是灵,不仅是人,是男人,而且还看见许多不合人观念的事,叫人对我总是测不透,对我总是半信半疑,似乎我的确存在,但又似乎是一场不存在的梦,所以人走到今天仍不知什么叫神。你真能将我用一句简单的话而概括了吗?你真敢说“耶稣就是神,神就是耶稣”吗?你真敢说“神就是灵,灵就是神”吗?你敢说“神就是穿上肉身的人”吗?你真敢说“耶稣的形像就是神伟大的形像”吗?你能用你的文才将神的性情、形像都说透吗?你真敢说“神只照着神的形像造了男性,却并没有照着神的形像造了女性”吗?若你这样说,那凡是女人都不是我拣选的对象,更不是人类中的一类。现在你真知道什么叫神吗?神是人吗?神是灵吗?神真是男人吗?只有耶稣能完成我要作的工作吗?你若选择这其中的一种来概括我的实质,那你属于太无知的忠诚的信徒了。若我仅仅作一次道成肉身的工作,那你们会不会将我定规?你真能将我一眼望穿吗?就你有生之年中接触到的真能将我概括透吗?假如我在肉身中作两次工作都相同,你们又将怎样看我?能不能将我永远钉在十字架上?神就像你说的那么简单吗?’(摘自《话在肉身显现·论到“神”,你怎么认识》)”听着神的话我泪如雨下,神话语句句带着权柄威力,开启了我的灵眼,使我听出来这真是神的声音,使我真正认清楚了我所抵挡的全能神就是我日思夜想的救主耶稣。我不禁仆倒在神面前:“神哪!我是何等的败坏,与法利赛人没有区别,可我还总认为自己是最爱神、最忠于神的人,今天才认识到我是一个愚昧、无知、瞎眼的人,信神不认神,伤透了神的心。回想自己抵挡神时的口号‘宁可错杀一千,也不放过一个“东方闪电”的人’,那与当年希律王为杀害主耶稣而下令屠杀伯利恒两岁以内男婴的恶行相比是有过之而无不及,我真是太毒辣了!若按我犯下的滔天大罪,我该死该灭亡,可神你却以极大的爱饶恕了我,拯救了我这罪该万死的人。神啊!我不能再让你伤心失望,我愿在你的家中做牛做马任你使用,无论我的结局是福是祸,我都愿跟随你走到路终,用余生来弥补以往留下的亏欠。”

在神莫大的救恩面前,我忽然明白了自己重犯不愈的病就是因我抵挡了全能神,是因我的恶行遭到了神的管教,现在我知道我这命是神给的,神怎么作都是公义,神哪怕是让我死,我也没有丝毫的怨言。在我找到了根源向神悔改后,全能神宽赦了我,我身上的疾病不知不觉都痊愈了。我看到了神的公义性情,认识到了神给人恩典是爱人,给人管教更是爱人,是对人极大的保守。

全能神说:“你是信神的人就得接受神的话,就得顺服神的道,不要只想着得福却不能领受真理,不能接受生命的供应。基督末世来到是要向所有凡是真心相信他的人来供应生命的,这工作是为了结束旧时代进入新时代而有的工作,是所有进入新时代的人的必经之路,你不能承认而且还定罪或亵渎或加以逼迫,那你定规就是永世都被焚烧的对象,是永远不能进入神国中的人。因为这基督本是圣灵的发表,是神的发表,是神在地之工作的托付者,所以我说你不能接受末世基督所作的一切,那你就是亵渎圣灵的人,亵渎圣灵的人该有的报应那是每一个人都不言而喻的。我还要告诉你,你若是抵挡了末世的基督,弃绝了末世的基督,那你的后果是无人能替你承担的,而且从此以后你就再也没有机会获得神的称许了,甚至你想挽回时也不能使你再见到神的面,因为你抵挡的不是一个人,你弃绝的不是一个小小的人而是基督,这样的后果你知道吗?”(摘自《话在肉身显现·只有末后的基督才能赐给人永生的道》)

上一篇:我是这样定真全能神的

下一篇:糊涂的我终于醒悟

相关内容

  • 谣言差点使我成了撒但的殉葬品

    我原是召会的一名同工,2001年12月归到全能神面前,下面就是我由抵挡到接受全能神末世作工的一些片段回顾。

  • 全能神就是主耶稣的再来

    安徽省 汪洋 我原是贵池市因信称义派的一名带领。在没有接受全能神末世作工之前,我也和所有的弟兄姊妹一样,一直苦盼主耶稣的再来,但因着大带领的警告和圣经上末世必有许多假基督出现的预言,我成了一个抵挡、定罪神末世作工的人。每当想起这些,我的心里就十分内疚、悔恨,下面是我自己的亲身经历。 1999年9月的…

  • 冲破网罗归向神

    91年夏天我信了耶稣,因着主的特别恩待,在教会读圣经,不久我就开始讲道了,后来又牧养教会、带领查经作奋兴的工作,就这样我便坐上了大带领的位置,接待我的家庭约有上百家,常去牧养的教会有70多处,交通范围有亳州市、怀远县、涡阳县、利辛县、宿县等地,因此我常常奔走在各处教会,同时,我也苦盼救主耶稣的二次降临。可是94年的春天,当两位姊妹把全能神末世作工传给我时,我不但不听还定罪、毁谤、亵渎,并把她们赶走。过了几天,她们又给我送来一本神话书——《救主早已重归》。当我看到书上说,主已经来到地上,而且还在中国作工时,我认为:不可能!便不假思索地把书烧掉了。

  • 昨日曾疯狂抵挡定罪 今日愿肝脑涂地效力

    我是贵池市因信称义派的一个带领,在我没接受全能神末世作工之前,也和所有的弟兄姊妹一样,一直苦盼主耶稣二次再来,但因着上面大带领时时敲“警钟”和圣经上“末世必有许多假基督出现”这话,使我成了一个抵挡、定罪神末世作工的人。想起这些,心里十分内疚,下面我把自己的亲身经历和弟兄姊妹说说,以便弟兄姊妹引以为戒,能早日回到神的家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