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各国各方渴慕真理寻求神显现之人来考察

我是怎么被神话语征服的

纯色背景

主题背景

字体设置

字号调整

行距调整

页面宽度

0个搜索结果

没有相关的搜索结果

154 糊涂的我终于醒悟

黑龙江省 秦敏

我从小随母亲信了主耶稣。1989年我进入三班仆人派,聚会时讲道人常讲仆人、使女走的路就是主耶稣走过的受苦的道路,仆人就是当代的摩西、保罗。渐渐地,我对仆人的爱胜过父母,甚至超过了主,认为只有借着仆人、使女的带领我们才能进天国,顺服仆人、使女就是顺服主了。1990年我退了学,因着愿意追求,仆人对我十分器重,不久他带我出去作工。后来我被提升做守望,负责湖南、广东两个省的工作,治理的同工约有三十人,牧养的弟兄姊妹有五千人。因着仆人、使女的熏陶,我越来越热心地服事主,我认为自己这样努力到最终一定能得着更大的福气。

教会在几年的兴旺之后,不知什么原因逐渐荒凉了。1997年10月的一天,仆人给我打电话说:“小赵(三班使女)离道反教了,不但这样,还有许多同工也跟着走了。以后不许接待她,要守住咱们的真道。”我听了大吃一惊:赵姊妹对仆人那么忠心,还天天给仆人作见证,说仆人怎么受苦,她怎么会离开呢?后来有一天,一个很熟悉的同工打电话偷偷地告诉我:赵姊妹离开是因为仆人让她做犯法的事。我听了之后陷入极度的困惑中,我不相信我们众人仰望、万人跟随的仆人会是这样一个人。

此事还未消停,教会又有了紧急通知,仆人把我和同工召集到一起,说:“现在出来了一个叫‘东方闪电’的派别,说主耶稣回来了,他们这伙人很厉害,到处偷羊,有不少人被他们给偷走了,你们要小心,千万要守住真道。”听了仆人的讲道,又查了很多的圣经章节,糊涂的我认为这些是应验了圣经的话,小赵他们的离去,也是应验了“在后来的时候,必有人离弃真道”(提前4:1)。于是我又持守以往常讲的“认道不认人”,心想:只要道对,谁无过犯呢?这样,仆人犯法的阴影渐渐地在我心中消失了。我带着同工到处封锁教会,不许弟兄姊妹随便接待,不准他们和外人交通,就是亲爹亲妈都不行,走到哪儿都强调“唯有我们是真道,仆人、使女为我们流泪下监,我们得跟随仆人到底,要顺服主的旨意”。虽然我和同工天天把守教会,但也没能挡住传全能神末世作工之人的脚步。

一天,柱石(管一片教会的负责人)告诉我,某姊妹接受“东方闪电”了。于是我们立即找到这个姊妹家,我质问她:“你是不是接受‘东方闪电’了?”她说:“是的,因为神是常新不旧的神,他的工作能停止不前吗?”我气势汹汹地说:“我不管什么向前不向前,但主来仆人、使女得先知道,仆人、使女都不知道,主怎么能回来呢?”和我同来的柱石也劝说:“姊妹呀,赶紧回头吧!真道就一条,仆人就是我们肉身的主人,没有仆人的带领我们不能进天国。”我们交通了许多,这个姊妹也无动于衷,我们认为这个姊妹中毒太深已经不可救药了。

没过几天,同工给我来电话,告诉我柱石领了二十多个弟兄姊妹信了“东方闪电”。我以为自己耳朵有毛病,听错了,心想:“临来之前我还见过她,她在这条路上立场很坚定,说剩一人她也要跟仆人、使女走到底,她怎么变得这么快?是什么力量使她离开仆人呢?”我恨柱石没有立场,随风倒,我更加憎恨“东方闪电”,恨他们来我们教会偷羊。于是我们立即采取行动,凡是这个柱石知道的地方都通知了一遍,告诉弟兄姊妹不许接待她,不许给她开门,若她来了就把她赶走。我们又开始为教会禁食祷告,求主拦阻“恶人”的脚步,看顾羊群。但这一切都无济于事,还是有许多跟随主多年的人让“东方闪电”给偷走了。听仆人说,这些人进“东方闪电”是因他们得到许多钱,他们要什么,“东方闪电”的人就给什么。当时我想:“信这么多年为那么点钱就离开了,不白信主了吗?这怎么可能呢?”但又一想,仆人说的不会错,便又听信了仆人的话。为了捍卫真道、笼住人心,我无论走到哪里都大肆宣传:“东方闪电”用金钱拉拢人,他们根本不是信神的。

1998年6月,我被调到河北、北京这一带作工,我还没有把该走的地方走上一圈,就听说仆人和各地的主要负责人全部被抓。我虽因此而软弱,但我想仆人不在,我得守住阵地保护好羊群,于是我变本加厉地抵挡全能神的作工。这时,北京有几个姊妹也信了“东方闪电”,我听说后领着一个同工去和她们交通。但无论我们怎么交通,她们也不回转,还说:“终于找着真神了,再也不受人的牢笼和辖制了。”我一看救她们是没指望了,就把她们开除出了教会,并让所有的人弃绝她们。

自从仆人和一些主要同工被抓后,“东方闪电”的人到教会把好羊都偷走了。当时整个三班仆人派简直乱作一团,同工之间为了争权夺位相互勾心斗角,弟兄姊妹大都软弱无力,有的不聚会了,有的看电视、玩麻将,教会几乎成了社会。面对此情此景,我感到惶恐不安,空虚无助充满了我的心,我也想离开教会回世界了,但又怕主来把我撇弃了,心想:“走了十分之九,剩下十分之一不走了,岂不白信了吗?多年的追求岂不是成空了?我不成了雇工了吗?”此时我作工服事没有路,前方暗淡无光,又不敢回世界。就在我左右为难最无助的时候,神的大爱再次临到我这悖逆、狂妄、愚昧无知的人。

那是1999年3月,我刚到下面的教会,就遇见了传神末世福音的弟兄姊妹,我开始并不知情,便与他们一起交通。他们谈起教会的荒凉,谈到现在已到末世……这些我都认可。但当姊妹说末后还有一步合一的工作需要主再来亲自作时,我起了疑心,因为只有“东方闪电”的人讲主已来在了地上,于是我对他们有了戒备,说话也小心起来。姊妹问我:“你对主来怎么看的?”我为了探明虚实,看他们到底是不是“东方闪电”的人,就不怀好意地反问她:“你说主怎样来?”我心想:“只要你说主道成肉身来,那必是‘东方闪电’。”姊妹柔和地对我说:“我看应该是道成肉身来。”她的回答证实了我的判断,我想:“你说主来了,可仆人怎么没说?你这分明是假的!”又想起有许多弟兄姊妹被他们偷走了,我更加来气,原本融洽的交通气氛骤然充满了火药味,我再也不想跟他们往下交通了。这时,姊妹说:“主回来这不是小事,姊妹,咱们应该寻求寻求,不能轻易下断案。”不管他们怎么劝说,我如同听耳旁风,我想:“想来拉拢我跟你们信,没门儿!”姊妹又交通说:“法利赛人为什么抵挡主耶稣,将主耶稣钉十字架?就是因神的作工不符合他们的观念,而他们却顽固守旧,也不寻求考察。今天的人不也一样吗?”我强压住心中的怒火反问道:“那你说我就是法利赛人?”我再也忍不下去了,彻底翻了脸将姊妹赶了出去。为了“保护”好群羊,我准备阵守在这里,直到“东方闪电”的人退去不再来。但他们根本没有退去的意思,还不断地来找我交通。后来有一位姊妹给我谈了她自己的亲身经历——以前是怎么抵挡,又怎么被神的话征服接受全能神的作工的,她说着说着禁不住流出了悔恨的眼泪。看着她诚恳的样子,我想:“虽然我们道不相同,但他们的爱心是我身上所没有的,可是仆人都没接受,我自然也不会接受的。我今天也不说你们是真是假,咱们井水不犯河水,你走你们的阳关道,我过我的独木桥,想让我离开主的道,这不可能。”传福音的弟兄姊妹看我听不进去,就劝我看神的话考察考察,别错过机会。我心想:“反正不会接受,看看也无所谓,看书上到底写些什么,‘东方闪电’到底是怎么回事,借此机会抓些把柄,找些证据出来给弟兄姊妹讲讲。”这时,姊妹特别嘱咐我:这话是道成肉身的神发表的话语,看的时候得有寻求的心才能获得开启。但我心里自有主张不听她那套,心想:“我看书可不是要跟你们信,我压根儿也没相信主已经回来了。”可后来我把书看了一半也没抓住什么把柄,觉得有些地方说得也对,便认为这书无非也就是一个属灵人的经历,就把书扔在一边继续读圣经。没过几天,我听说又有几千人接受“东方闪电”了,其中有一部分人是我们三班仆人派的。我心想:“这些糊涂虫怎么这么没分辨,这么容易就上当!”转念又想:“明知‘东方闪电’是假的,怎么还有这么多人跟随呢?一两个人上当还说得过去,难道这么多人都上当了?也许主真的回来了?可是真如此的话,仆人会不知道吗?不,不可能!”为了弄清“东方闪电”的内幕,我还得祷告求主帮助,保守我不受他们的搅扰,求主赐给我聪明智慧,能把受搅扰的弟兄姊妹给拉回来。我决定精心策划让“东方闪电”的人相信我,于是我假装积极地学歌、看全能神的话。一天,我里面有个特别清晰的意念——“圣灵要离弃你了”。我感到很害怕:主耶稣如果不要我了,我不就完了吗?我又跪在主面前痛哭流泪地祷告:“主啊,我不知我做错了什么,求你掩面不看我的罪。主啊,现在我软弱,不知当怎样做,面对这些弟兄姊妹的灵魂,我不知该把他们带向何方,求你引领我,向我显明你的旨意,我愿顺服你,按着你的旨意去行。”祷告完,我的心里十分坦然。我翻开放在身边的神话书,看到全能神的话说:“神来在地上作工这么多年,始终是借用人来作,但这并不能说是道成肉身,只能说是被神使用的人。但今天的神他能直接站在神性的角度上说话,发表灵的声音,代表灵作工,同样是神的灵在肉身之中作工,为什么在历世历代以来那么多人被神使用不能称为神?而今天也是神的灵直接在肉身中作工,耶稣也是神的灵在肉身作工,但这后两者就称为神,这有什么区别?历代以来被神使用的人都有正常的思维,都有正常的理智,懂得为人处事的原则,有正常人的观念,具备了所有正常人该具备的东西,多数都是才华出众,天生聪明,神的灵在这些人身上作,就是以他们的才华来作,都属于恩赐,是神的灵在这些人身上借题发挥,利用他们的长处为神效力。”(摘自《话在肉身显现·道成肉身的神与被使用的人在实质上的区别》)“在神性里作工是代表神,但在人性里作工就是神使用,就是说,‘道成肉身的神’与‘被神使用的人’在实质上并不相同,道成肉身的神能作神性的工作,但被神使用的人不能作神性的工作。在每一个时代的开端,神的灵都亲自说话,开始新的时代,把人带入新的起点,在他说话结束以后,就是神在神性里的工作结束了,以后人都随着被神使用的人的带领进入生命经历。同样,这一步也是神把人带入新的时代,让人都有了新的起点,这时,神在肉身之中的工作就结束了。”(摘自《话在肉身显现·道成肉身的神与被使用的人在实质上的区别》)“有一部分人不喜欢真理,更不喜欢审判,而是喜欢势力、喜欢钱财,这样的人称为势力派。他们专门找那些在世上有势力的派别,专门寻找从神学院出来的牧师、教师,即使是接受了真理的道也是半信半疑,不能全身心投入,口里说着为神花费的字句,眼睛却专注着大牧师、大教师,对基督则是不屑一顾。他们的心里充满了名利、荣誉,他们根本就不相信这样一个小小的人就能将这么多人征服,这样一个不起眼的人能将人成全,他们根本就不相信这些尘土粪堆中的小人物就是神的选民。他们认为若是这些人是神拯救的对象,那天地就颠倒了,那人就都笑掉大牙了。他们认为若是神拣选这些人来成全,那么那些大人物就都成了神自己了。他们的观点中掺杂着不信的成分,岂止是不信,他们简直是不可理喻的禽兽。因为他们只看重地位、名望,看重势力,他们看重的是庞大的集团、派别,对于基督所带领的人他们根本就不放在眼里,他们根本就是那些与基督、与真理、与生命背道而驰的背叛者。”(摘自《话在肉身显现·你真是信神的人吗?》)“你仰慕的不是基督的卑微,而是崇尚那些地位显赫的假牧人;你并不喜爱基督的可爱、基督的智慧,而是喜欢那些与世界同流合污的淫荡之人;你只是嗤笑基督无枕头之地的痛苦,而佩服那些猎取祭物的在花天酒地中生活的死尸;你并不愿意与基督同受苦难,而是愿意投入那些任意妄为的敌基督的怀中,尽管他们供应你的只是肉体,只是字句,只是管制。就现在你的心仍然向着他们,向着他们的名誉,向着他们的地位,向着他们的势力,对基督的作工你仍是采取难以接受而且是不肯接受的态度。这样我才说你并没有承认基督的‘信’。你能跟随到今天完全是被迫无奈,在你的心中一个个高大的形象永远屹立着,你忘不掉他们的一言一行,忘不掉他们那带有权势的言语、带有权势的双手,他们在你们心中永远是至高无上的,永远是英雄。而今天的基督就不然了,他永远是你心中的渺小者,永远是你心中并不值得敬畏的人,因为他太普通了,因为他的权势太小了,因为他太不高大了。”(摘自《话在肉身显现·你真是信神的人吗?》)当我读到这些话语的时候,感到这些话带着权柄、威严,好似利剑刺透我的心,我听出来了,这些话不是任何人能说出来的,这就是神的声音!我一边流泪一边问自己:“为什么把神的说话当成人的说话呢?”一直在睡梦中的我这时突然醒悟过来,才明白这是因为我心中有一个偶像存在,仆人成了我心中的圣者,甚至我见他时都跪着见,把他当神敬拜,我真是糊涂、愚昧、无知到了极点,信神却不认识神。仆人怎么能与神相提并论呢?他不也是一个受造之物吗?此时,仆人的所做所行一幕幕浮现在我的眼前:他开了许多服装店、发廊、修配厂,搞传销,还买了好几部轿车。更令我难以启齿的是,仆人让姊妹给他洗澡,让姊妹睡在他的身旁,还与个别的姊妹亲嘴问安。对这些事他还给我们查些圣经章节来掩盖事实真相。这些事都是我亲眼目睹的,但当别人说仆人不好的时候,我还竭力维护他,死心塌地地跟随他。如今,我才明白我上了恶仆的当,被他外表的伪装蒙蔽得不见天日,不知什么是真理、什么是正义,竟帮着撒但摇旗呐喊,成了撒但的帮凶、傀儡。此时,泪水模糊了我的双眼,我心中思绪万千,有激动,更有悔恨。激动的是,我日夜盼望的主耶稣他真的回来了,而且是又一次道成肉身来在了污秽之地拯救我们;悔恨的是,我竟如此瞎眼,做了许多悖逆抵挡神的事,因着我蓄意散播的谎言致使那些不知真相的弟兄姊妹不能来到神面前,仍活在撒但的网罗之中,过着不见天日的生活。信神多年,我竟成了一个刽子手,我真不配神的拯救,我该受神的惩罚与咒诅!然而,神的怜悯、慈爱再次临到我这麻木的人身上。面对神的可亲可爱,我再也无法控制自己,仆倒在全能神的面前:“全能神啊,你真是我的救命恩人!全能神啊,我感谢你把我从沉睡中唤醒,从黑暗中救出,使我的心灵得以苏醒,重见天日与光重逢。神啊,我感谢你!我要尽上自己的全力将你重归的消息叩门送给那些盼你来却被恶仆人蒙蔽的弟兄姊妹,让你的心稍得一点安慰。全能神啊,感谢你对我的拯救,你对我的爱实在是太大,太实在了!我不能辜负你在我身上付的心血代价,我愿把自己奉献给你,无论前方的路是崎岖还是坎坷,我愿跟随你走到底!”

得到了全能神的救恩,我深知我们这将死的教会有救了。于是,我怀着无比激动的心情把这个大好消息传给我们教会盼主重归的弟兄姊妹。我找来了一个同工,把神末世福音传给她,令我感到意外的是,她听完却恼羞成怒地离去,并四处散播我已进入“东方闪电”,说我是被“东方闪电”用钱收买走的,说仆人培养我这么多年,我竟然跟假的跑了,真没良心。我又到了一个接待家,她不但不给我开门,还说再不走就打110报警。眼前的事实让我痛心疾首,我想起自己曾吩咐弟兄姊妹不准给“东方闪电”的人开门,要把他们赶走,这不都是我一手造成的吗?我真是后悔呀!此时我才看到神作工是多么艰辛,神为了拯救我们受尽了屈辱,主耶稣所遭遇,今日又重现。神啊,我要珍惜、宝爱这美好的重逢,因我来得那么迟,又那么不容易。

以上是我信神生涯中走的一段弯路,更是我最大的悲哀——信神不认神。现在我才明白,以往那些曾坚持“谁离开仆人、使女,我也不离开”的弟兄姊妹为何一去不复返了,不是他们收了“东方闪电”的钱财或得了某种利益,而是遇见了救主的显现,回到盼望了几千年的家乡——流奶与蜜的迦南美地。全能神为苦难深重的人伸冤,为受蒙蔽的麻木无知的人拨开了迷雾,让他们重见天日,脱离了撒但的黑暗权势,他们怎愿舍神而再回到恶仆的权下呢?

上一篇:信神不认神伤透神心

下一篇:我持守圣经成了当代的法利赛人

相关内容

  • 全能神就是主耶稣的再来

    安徽省 汪洋 我原是贵池市因信称义派的一名带领。在没有接受全能神末世作工之前,我也和所有的弟兄姊妹一样,一直苦盼主耶稣的再来,但因着大带领的警告和圣经上末世必有许多假基督出现的预言,我成了一个抵挡、定罪神末世作工的人。每当想起这些,我的心里就十分内疚、悔恨,下面是我自己的亲身经历。 1999年9月的…

  • 谣言差点使我成了撒但的殉葬品

    我原是召会的一名同工,2001年12月归到全能神面前,下面就是我由抵挡到接受全能神末世作工的一些片段回顾。

  • 一个罪孽之子的忏悔

    我原是三班仆人派的一名教会柱石,经过几番周折,终于在1999年5月跟上了神末世的新工作。回想自己以往的所作所为,我真是无地自容,愧对神的爱,愧对弟兄姊妹。同时,心里也充满了感激之情,感谢神在我最痛苦、最迷茫之时,向我伸出了拯救之手,使我灵得供应,重得复苏,终于认识了神末世的作工,认识了全能神就是耶稣的再来而回到了神家。下面是我对自己亲身经历的自述,望所有等待主重归的弟兄姊妹以及那些在十字路口徘徊的弟兄姊妹能从中有所启发,早日来到神的面前,因我曾是你们中的一员,也曾是受蒙蔽者中的一个。

  • 冲破网罗归向神

    91年夏天我信了耶稣,因着主的特别恩待,在教会读圣经,不久我就开始讲道了,后来又牧养教会、带领查经作奋兴的工作,就这样我便坐上了大带领的位置,接待我的家庭约有上百家,常去牧养的教会有70多处,交通范围有亳州市、怀远县、涡阳县、利辛县、宿县等地,因此我常常奔走在各处教会,同时,我也苦盼救主耶稣的二次降临。可是94年的春天,当两位姊妹把全能神末世作工传给我时,我不但不听还定罪、毁谤、亵渎,并把她们赶走。过了几天,她们又给我送来一本神话书——《救主早已重归》。当我看到书上说,主已经来到地上,而且还在中国作工时,我认为:不可能!便不假思索地把书烧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