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的显现与神的作工考察真道一百题问答

目录

在神的审判、刑罚中看见神的显现

与千千万万跟随主耶稣基督的人一样,我们也都持守着圣经的律法与诫命,享受着主耶稣基督丰富的恩典,奉主耶稣基督的名聚会、祷告、赞美、事奉,这一切都尽在主的看顾与保守之下。我们常常软弱,也常常刚强,自认为所做所行都按着主的教导,不言而喻,我们也自认为已经走在了遵行天父旨意的道路上了。盼望着主耶稣的再来,盼望着主耶稣的荣耀降临,盼望着在地生活的结束,盼望着国度的显现,盼望着一切都如《启示录》预言的一样:主来了,带来了灾难,赏善罚恶,将所有跟随他、迎接他重归的人都提到空中与主相遇。每每想到这些,心中不免感慨万分,庆幸自己生在了末世,能有幸看到主的降临,虽然遭受迫害,但却换来“极重无比永远的荣耀”,何等的福气啊!这一切的盼望与主所赐的恩典使得我们常常儆醒祷告,加紧聚会。或许明年,或许明天,又或是更短的人意想不到的时候,主会突然降临,显现在一班殷勤等候他的人中间。我们争先恐后,谁都不甘落后,为的是能成为第一班见到主显现的人,为的是能成为被提之人中的一员。为着这一天的到来,我们花费所有都在所不惜。有的人辞掉工作,有的人撇弃了家庭,有的人放弃了婚姻,甚至有的人捐献了所有积蓄。多么无私的奉献啊!如此的挚诚、如此的忠心想必是历代圣徒所不及的吧!因为主愿意恩待谁就恩待谁,愿意怜悯谁就怜悯谁,我们如此的奉献、花费相信主早已看在眼中了。我们的诚恳祈求也已达到了主的耳中,相信主会对我们的奉献给以回报,何况创世以前神就恩待了我们,神给我们的福气、应许是任何人都夺不去的。我们都在计划着将来,理所当然地将自己的奉献与花费作为被提在空中与主相遇的筹码与资本,更毫不犹豫地将自己放置在将来的宝座上,或管辖万国万民,或作王掌权,都是理所当然也是预料之中的事。

我们藐视所有与主耶稣敌对的人,他们的结局都将会是被毁灭。谁叫他们不相信主耶稣是救世主呢?当然有时也会学习主耶稣去怜悯世人,因为他们不明白,我们当宽容、饶恕他们。我们所作所为一切都遵照圣经所说,因为凡与圣经不相符的那就是异端、就是邪教,这样的信念在每个人心中深深地扎根。我们的主就在圣经里,不离开圣经就是不离开主,守住这样的原则我们就得救了。我们互相勉励,彼此扶持,在每次的聚会当中,我们都希望我们的所做所说都能合乎主的心意,都能蒙主的悦纳。虽然环境甚是恶劣,但我们的心里都充满了喜悦。想到触手可得的福气,我们还有什么放不下的?我们还有什么可留恋的?这一切一切都在不言中,一切一切又都在神的眼目中鉴察。我们这一小撮在粪堆中被提拔的穷乏人,与所有普普通通跟随主耶稣的人一样,做着被提的梦,做着得福的梦,做着管辖万国的梦。我们的败坏在神的眼中暴露无遗,我们的欲望、贪婪在神的眼目之中被定罪。但是这一切发生得都是那么的正常,又是那么的顺理成章,没有人怀疑我们的盼望是否正确,更没有人怀疑我们所持守的这一切的准确性。谁又能知道神的心意是什么?人究竟走的是什么样的道路,我们不知道寻求,不知道探讨,更没兴趣过问。因为我们只关心我们是否能被提,是否能得着祝福,天国里是否有我们的位置,生命河里的水、生命树上的果子是否有我们的份就足够了。信主、做主的跟随者不就是为了得着这些吗?我们的罪已得赦免,我们也已悔改,我们喝了苦杯的酒,也背了十字架。谁能说我们的代价不蒙主悦纳?谁能说我们没预备足够的油?我们不愿意做那愚拙的童女,也不愿意做那其中被撇弃的一个,更常常祷告,求主保守,不要被假基督迷惑,因为经上说:“那时,若有人对你们说:‘基督在这里’,或说:‘基督在那里’,你们不要信!因为假基督、假先知将要起来,显大神迹、大奇事,倘若能行,连选民也就迷惑了。”(马太福音24:23-24)这些圣经里的章节我们都铭记在心,倒背如流,我们把它当作至宝,当作生命,也当作是否得救、是否被提的凭据……

几千年来,活着的人走了,带走了盼望、带走了梦想,是否去了天国,没有人真真切切地知道;死去的人又来了,忘记了曾经发生的故事,依旧遵循着先人的教导、先人的道路。就这样年复一年,日复一日,没有人知道我们的主耶稣、我们的神究竟是否真的悦纳我们所做的这一切。我们只是在期待着一个结果,只是在猜疑着将要发生的一切。然而,神却一直都在沉默,从未向我们显现,也从未向我们说话。我们便肆无忌惮地遵照圣经、根据神迹来判断神的心意与神的性情。我们习惯了神的沉默;习惯了以我们的思维模式来衡量我们行为的对错;习惯了凭着我们的知识、观念、道德伦理观来代替神对我们的要求;习惯了享受神的恩典;习惯了神作我们随时的帮助;习惯了凡事都向神伸手索取,对神呼来喝去;也习惯了守规条,不用理会圣灵如何带领;更习惯了自己作自己的主的日子。我们信着这样一位从未谋面的神,他的性情如何,他的所有所是是什么,他的形像如何,他来了我们是否能够认识他,等等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我们心里有他,我们都在等待他,我们只要能够想象到他是如何如何就足够了。我们欣赏我们的信仰,我们宝爱我们的属灵,我们看万事如粪土,将万有都踏在脚下,因为我们是荣耀的主的信徒,纵有千山万水、艰难险阻都不能拦阻我们跟随主的脚步。每每唱起“一道生命水的河,明亮如水晶,从神和羔羊的宝座流出来。在河这边与那边有生命树,结十二样果子,每月都结果子,树上的叶子乃为医治万民。以后再没有咒诅。在城里有神和羔羊的宝座,他的仆人都要事奉他,也要见他的面。他的名字必写在他们的额上。不再有黑夜。他们也不用灯光、日光,因为主神要光照他们,他们要作王,直到永永远远”(启示录22:1-5),我们的心里便洋溢着无限的快乐与满足,眼里流出泪花。感谢主的拣选,感谢主的恩待,让我们今生得百倍,来世得永生,若是现在让我们死去,也绝无半点怨言。主啊!你快点来吧!看在我们苦苦巴望你的份上,看在我们为你撇下一切的份上,不要再拖延一分一秒。

神默不作声,也未向我们显现,但他的工作却从未停止过。他鉴察全地,掌管万有,目睹着人的一言一行、一举一动。他有计划有步骤地进行着他的经营,悄无声息,也未见惊天动地,而他的脚步却一步一步逼近人类,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在宇宙间展开了他的审判台,他的宝座也随即降在了我们中间。那是何等威严的场面,那是何等庄严肃穆的景象,那灵犹如鸽子,又如怒吼的狮子来在我们众人中间。他是智慧,他是公义威严,带着权柄、满载着慈爱怜悯悄悄地降临在我们中间。没有人察觉到他的到来,没有人迎接他的到来,更没有人知道他将要作的一切。人的生活如往常一样,平常的心、平常的岁月。神也如平常人一样生活在我们中间,作为一名最小的跟随者、一名普通的信徒。他有自己的追求,有自己的目标,更有常人没有的神性。没有人注意到他神性的存在,也没有人觉察到他的实质与人的区别。我们与他生活在一起,毫无拘束,也无惧怕,因为他在我们眼里只是一名小小的信徒。我们的举手投足都在他的眼目之中,我们的心思、我们的意念都在他前暴露无遗。没有人对他的存在产生兴趣,也没有人对他尽的功用有什么想象,更没有人对他的身份有任何的猜疑。我们只是在继续着我们的追求,似乎与他毫不相干……

偶然的一次机会,圣灵“借着”他发表了一篇说话,虽然感觉到很突然,但我们还是认定这是来自神的发声,我们都欣然地从神领受。因为无论这个发表话语的人是谁,只要是出于圣灵的我们都应接受,不能拒绝。下次的发声或许是借着我,或许是借着你,又或许是借着他,无论是谁都是神恩待,但不管是谁我们都不能崇拜这个人。因为这个人无论如何都不可能是神,我们也绝不会选这样一个普通的人作我们的神。我们的神是何等的高大,何等的尊贵,岂是一个小小的人能代替的?更何况我们都是期待神来提我们回天国的,这样一个小小的人岂能胜任如此重要而艰巨的任务呢?主若再来必会驾着白云,让万人看见。那是何等的荣耀!岂能悄悄地藏匿于一班普通的人中间呢?

然而,正是这个隐藏在人中间的普普通通的人,在作着拯救我们的新工作。他不向我们表白什么,也不向我们道明来意,只是按着他的计划、步骤作着他要作的工作。他的发声、说话越来越频繁,从安慰、劝勉、提醒、警示到责备、管教,从口气温柔、祥和到言词激烈、威严,无不让人备受怜悯,又心惊胆战。他的说话无不击中我们内心深处隐藏的秘密,他的说话刺痛了我们的心,刺痛了我们的灵,让我们无地自容,也让我们羞愧难当。我们开始怀疑这个人心里的那位神是否真的爱我们,他到底要作什么。或许受过这些苦我们才能被提?我们在心里盘算着……为以后的归宿,也为将来的命运。我们依旧没有人认为神已经穿上肉身作工在我们中间,尽管他已陪伴我们许久,尽管他已与我们面对面地说了许多话,但我们仍旧不甘心接受这样一个普通的人作我们未来的神,更不甘心将自己的前途命运都交给这个小小的人来掌管。我们从他的身上享受着源源不断的活水供应,我们借着他过着神与人面对面的生活,我们只感谢天上的主耶稣的恩待,却从来就不理睬这个带着神性的普通之人的感受。他依旧卑微隐藏在肉身中作着工作,发表着心声,似乎感受不到人类对他的弃绝,似乎他会永远饶恕人的幼小、无知,永远宽容人对他的无礼态度。

不知不觉之中,我们被这个小小的人带领进入了神一个又一个的作工步骤之中,我们经历了无数的试炼,经历了无数的责打,也经历了死的考验。我们得知了神的公义威严的性情,也享受了神的慈爱、怜悯,领略了神的大能与智慧,看见了神的可爱,看见了神拯救人的急切心意。在这个普通之人的说话之中,我们认识了神的性情、神的实质,明白了神的心意,也认识了人的本性实质,看见了蒙拯救、被成全的路。他的说话让我们死去,又让我们复活;他的说话让我们得安慰,也让我们倍感内疚、亏欠;他的说话给我们喜乐、平安,也让我们痛苦万分。有时我们犹如他手中的羔羊,任他宰割;有时我们犹如他眼中的瞳人,享受着他的怜爱;有时我们犹如他的仇敌,在他的眼目中被他的怒气化为灰烬。我们是他拯救的人类,我们是他眼中的蛆虫,我们又是他日思夜想要找回来的丢失的羊。他怜悯我们,他厌憎我们,他提拔我们,他安慰劝勉我们,他引导我们,他开启我们,他又责罚管教我们,甚至咒诅我们。他何尝不在日夜担忧我们,日夜看顾、保守着我们,不离我们左右,为我们倾注了所有的心血、所有的代价。我们在这个小小的普通肉身的话语中享受了神的全部,也看到了神赐给了我们的归宿。尽管这样,我们的虚荣心仍在我们心里作祟,仍旧不能甘心情愿地主动接受这样的一个人当作我们的神。虽然他给我们带来了许多吗哪、许多可享之物,但我们心中的“主的地位”不是这些东西能取代的。我们很勉强地尊重着这个人的特殊身份、特殊地位,只要他不开口让我们承认他是神,那我们是绝不会主动承认他就是那位即将要来,却早已在我们中间作工许久的神的。

神继续着他的发声,以各种方式、多种角度来告诫我们当做的,同时也表达着他的心声。他的话语带着生命力,给我们当行的道,也让我们领悟到了什么才是真理。我们开始被他的话语吸引,我们开始注意他的说话语气、说话方式,也开始下意识地关心起这个不起眼的人的心声。他为我们呕心沥血,他为我们寝食难安,他为我们哭泣,他为我们叹息,他为我们病中呻吟,为着我们的归宿,为着我们的蒙拯救,他忍受着屈辱,我们的麻木、我们的悖逆让他的心在流泪流血。这样的所是所有是一个普通人所没有的,也是任何一个败坏的人所不具备,也达不到的。他有常人没有的宽容、忍耐,他的爱是任何一个受造之物所不具备的。除了他,没有人能知道我们的所思所想,没有人能对我们的本性、实质了如指掌,没有人能审判人类的悖逆、人类的败坏,也没有人能代表天上的神与我们如此说话,对我们如此作工;除了他,没有人具备神的权柄、神的智慧、神的尊严,神的性情与神的所有所是在他身上发表无遗;除了他,再没有人能指给我们道路,带给我们光明;除了他,没有人能揭示神从创世到如今还未公开的奥秘;除了他,没有人能拯救我们脱离撒但的捆绑,脱离败坏性情。他代表神,他发表着神的心声、神的嘱托、神对全人类的审判之语。他开辟了新时代、新纪元,带来了新天新地、新作工,给我们带来了希望,结束了我们渺茫中度日的生活,让我们全人彻彻底底地看到了蒙拯救的路,他征服了我们全人,得着了我们的心。从那一刻开始,我们的心有了知觉,我们的灵似乎也复苏了:这个普通的人,这个小小的人,这个生活在我们中间,被我们弃绝了许久的人不正是我们朝思夜想、日夜盼望的主耶稣吗?是他!就是他!他就是我们的神!他就是真理、道路、生命!他让我们重生,让我们看见光明,让我们的心不再流浪。我们回到了神的家中,我们回到了神的宝座前,我们与神面对面,看见了神的容颜,看见了前方的道路。届时,我们的心已完全被他征服,不再怀疑他的身份,不再抵触他的作工、说话,全人仆倒在他的面前,只愿今生今世跟随神的脚踪,只愿被他成全,报答他的恩待,报答他对我们的爱,顺服他的摆布安排,配合他的作工,尽上所能完成他的托付。

被神征服的过程,犹如一场打擂表演。

神话处处都击中我们的要害,让我们伤心、惧怕。他揭示我们的观念,揭示我们的想象,揭示我们的败坏性情。从一言一行、一举一动,到每一个心思意念,我们的本性实质在他的话语之中被显明出来,使得我们恐惧战兢、无地自容。我们的所作所为、我们的存心目的,甚至连我们自己都从未发觉的败坏性情他都一一告知我们,让我们感觉体无完肤,更感觉心服口服。他审判我们对他的抵挡,刑罚我们对他的亵渎、定罪,让我们感觉到,在他的眼中我们一无是处,我们就是活撒但。我们的希望破灭了,我们对他再不敢有任何奢求企图,甚至我们的梦想在一夜之间就化为乌有。这是我们任何一个人都没想到也不能接受的事实。一时间,我们的心中失去了平衡点,不知道该如何继续前方的路,不知该如何继续我们的“信”。似乎我们的信仰又回到了原点,又似乎我们未曾与主耶稣“相遇相识”。眼前的这一切让我们迷茫,让我们彷徨。我们灰心,我们失望,我们内心深处有按捺不住的忿怒与屈辱。我们试图发泄、试图另找出路,我们更试图继续等待我们的救主耶稣,向他诉说衷肠。虽然有时我们的外表不卑不亢,内心却前所未有的失落;虽然有时我们的外表表现得异常冷静,内心却翻江倒海一样的倍受折磨。他的审判、刑罚夺走了我们所有的梦想、所有的希望,让我们不再奢望,也不愿相信他就是我们的救主、他能拯救我们;他的审判、刑罚让我们与他之间有了一条深深的鸿沟,甚至没有人愿意逾越;他的审判、刑罚让我们生平第一次受了这么大的挫折,这么大的屈辱;他的审判、刑罚让我们真真切切地感受到了神的不容人触犯与神的尊贵,相比之下,我们是多么的低贱、多么的污秽;他的审判、刑罚第一次让我们意识到了我们的狂妄、自大,也意识到了人永远是不能与神平起平坐、相提并论的;他的审判、刑罚让我们渴求不再活在这样的败坏性情里,尽快摆脱这样的本性实质,不再被他厌憎、恶心;他的审判、刑罚让我们甘心顺服听他的话,不再悖逆他的摆布、安排;他的审判、刑罚再次给了我们求生的愿望,让我们甘心接受他作我们的救主……我们从征服工作中走出来了,走出了地狱,走出了死阴的幽谷……全能神得着了我们这班人!他胜过了撒但,打败了众仇敌!

我们就是这样一班普普通通的有着撒但败坏性情的人,是神万世以前就预定好了的人,是神在粪堆中提拔的穷乏人。我们曾弃绝神、定罪神,但我们却被神征服。我们从神得着了生命,得着了永生的道。无论天涯海角,无论逼迫患难,我们都不能离开全能神的拯救。因他是我们的造物主,是我们唯一的救赎!

神的爱犹如泉水一样绵延流淌,赐给你,赐给我,也赐给他,赐给所有真心寻求真理、等候神显现的人。

神的作工犹如日月更替从未止息,作在你身上,作在我身上,也作在他身上,作在所有跟上神脚踪、接受神审判刑罚的人身上。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