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的显现与神的作工考察真道一百题问答

目录

33 经上记着说:“天下人间没有赐下别的名,唯有耶稣是救主,并且昨日、今日直到永远是一样的。”而你们今日为什么又信了全能神?这不是背叛主耶稣的名吗?

参考圣经:

“得胜的,我要叫他在我神殿中作柱子,他也必不再从那里出去;我又要将我神的名和我神城的名(这城就是从天上、从我神那里降下来的新耶路撒冷),并我的新名,都写在他上面。”(启3:12)

神话答案:

“神的智慧、神的奇妙、神的公义、神的威严,这是永远不能改变的。神的实质、神的所有所是这是永远不变的,但神的工作呢,是不断向前发展、不断进深的,因为神是常新不旧的。”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作工异象(三)》

“有的人说神是永恒不变的,这话也对,但是指神的性情、神的实质是永恒不变的,他的名变了、工作变了,并不能证明他的实质变了,就是说,神永远是神,这是永恒不变的。”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作工异象(三)》

“‘耶和华’这名是在以色列当中作工我所取的名,其原意就是能怜悯人、能咒诅人,又能带领人生活的以色列人(即神的选民)的神,是大有能力、满有智慧的神;‘耶稣’本是以马内利,原意是满有慈爱、满有怜悯的救赎人的赎罪祭,他是作恩典时代工作的,是代表恩典时代的,只能代表经营计划当中一部分工作。就是说,只有耶和华是以色列选民的神,是亚伯拉罕的神、以撒的神、雅各的神、摩西的神,也是所有以色列众百姓的神。所以当代的以色列人除了犹太邦族以外,人都敬拜耶和华,为他献祭在祭坛上,在圣殿里穿祭司袍事奉耶和华,他们所盼望的是耶和华的再现。只有耶稣是人类的救赎主,是将人类从罪中救赎出来的赎罪祭,就是说,耶稣这个名来自于恩典时代,也是因着恩典时代的救赎工作而有的。耶稣这个名是为着恩典时代的人能够重生得救而有的,也是为了救赎整个人类而固有的名。所以‘耶稣’的这个名是代表救赎工作的,也是代表恩典时代的,‘耶和华’这个名是为着律法下的以色列民而固有的名。每一个时代每一步作工,我的名都有代表意义,不是无根无据的,就是每一个名都代表一个时代。‘耶和华’代表律法时代,是以色列人对他们所敬拜的神的尊称;‘耶稣’是代表恩典时代,是恩典时代所有的被救赎之人的神的名。人若在末世仍然盼望救主耶稣降临,而且还是带着他在犹太的形像降临,那么整个六千年的经营计划就停留在救赎时代,再不能向前推移,而且永远不会有末世来到,也不会结束时代。因为‘耶稣救主’只是救赎人类、拯救人类的,我取‘耶稣’这个名只是为了恩典时代所有的罪人而有的,并不是为了结束整个人类而有的名。虽然耶和华、耶稣、弥赛亚都是代表我的灵,但这几个名只是代表我的经营计划中的不同时代,并不代表我的全部。在地之人所称呼的我的名,并不能把我的所有性情与所是尽都说透,只是在不同的时代对我有不同的称呼。因此在末了的时代,就是最后的一个时代来到之时,我的名仍然要改变,不叫耶和华,也不叫耶稣,更不叫弥赛亚,而是称为大有能力的全能的神自己,以这个名来结束整个时代。我曾经叫过耶和华,也曾经被人称为弥赛亚,人也曾经爱戴我叫我救主耶稣,今天我已不再是人以往所认识的耶和华和耶稣,而是在末世重归的、结束时代的神,满载着我的所有性情,而且满有权柄、尊贵、荣耀地兴起在地极的神自己。人并没有接触过我,也不曾认识我,不曾知道我的性情,从创世到如今,无一人见过我,这就是末世向人显现的但又隐秘在人中间的神,活灵活现住在人的中间,如烈日,又如火焰,充满能力,满带着权柄,无一人一物不在我的话中被审判,在火的焚烧之下无一人一物不被洁净。最终,万国必因着我的话而得福,也因着我的话而被砸得粉碎,让末世所有的人都看见我是救世主的重归,我是征服全人类的全能神,也让人都看见我曾经作过人的赎罪祭,但在末世我又成了焚烧万物的烈日之火,也是显明万物的公义的日头,这是我末世的工作。之所以我取这名又带有这样的性情,就是为了让所有的人都看见我是公义的神,是烈日,也是火焰,让所有的人都敬拜我——独一真神,也让人都看见我的本来面目:并非只是以色列人的神,也并非只是救赎主,而是天上地下和沧海中的所有受造之物的神。”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救主”早已驾着“白云”重归》

“耶稣这一个名,即‘神与我们同在’,就能代表神的所有性情吗?就能把神说透吗?人若说神就只能叫耶稣,再不能有别的名,因神不能改变他的性情,这话才是亵渎!你说就‘耶稣’一个名——神与我们同在,就能将神代表得完全吗?神能叫许多名,但在这许多名中,没有一个名能将神的一切都概括出来,没有一个名能将神完全代表出来,所以说,神的名有许多,但就这许多的名也不能将神的性情全都说透,因神的性情太丰富了,简直让人认识不过来。人没法用人类的语言把神尽都概括,人类也只能用一些有限的词汇来概括人所认识到的神的性情:伟大、尊贵、奇妙、难测、至高无上、圣洁、公义、智慧等等。太多了!就这几个有限的词也不能将人所看见的有限的神的性情都描述出来。后来,又有许多人加添了一些更能表达人内心激情的词:神太伟大了!神太圣洁了!神太可爱了!到现在,类似这些人类的语言也达到顶峰了,人仍然无法表达清楚。所以,在人看,神有许多名,但神又没有一个名,这是因为神的所是太多了,但人的语言又太贫乏了。就一个特定的词、一个特定的名根本不能将神的全部代表出来,那你说神的名还能固定吗?神如此伟大、如此圣洁,你就不容他在每个时代来更换他的名吗?所以,在每个时代神自己要亲自作工的时候,他就用符合时代的名来概括自己要作的工作,以这个具有时代意义的特定的名来代表本时代的他的性情,是神将神自己的性情用人类的语言表达出来。……你要知道,神原本没有名,只是因着要作工作,要经营人类,他才就此取一个名,或两个名,或更多的名,他叫哪个名不都是他自己自由选择的吗?还用你——一个受造之物来定规吗?神自己的名是按照人所能领受到的,是按照人类的语言来叫的名,但这名人概括不了。你只能说天上有一位神,他叫神,是大有能力的神自己,太智慧、太高大、太奇妙、太奥秘而且太全能,再说就说不下去了,就能知道这么一点,这样,就耶稣一个名能把神自己代替了吗?来到末世,虽然仍是他作工,但是他的名得换一换,因为时代不一样了。”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作工异象(三)》

“有人说神的名不变,那为什么耶和华的名又变成耶稣呢?说弥赛亚要来,怎么来了一个名叫耶稣的呢?这神的名怎么会变呢?这些不是早已作过的工作吗?难道神今天就不能作更新的工作了吗?昨天的工作都可更换,‘耶和华’的工作可由‘耶稣’来接续,‘耶稣’的工作就不能再有另外的工作来接替吗?‘耶和华’的名可变为‘耶稣’,‘耶稣’的名不也可以更换吗?这都不是稀奇的事,只是因人头脑太简单造成的。神总归是神,不管他的工作怎么变,也不管他的名如何变化,他的性情、他的智慧永远也不变,你认为神只能叫耶稣的名,那你的见识就太少了。”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将神定规在“观念”中的人怎能获得神的“启示”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