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各国各方渴慕真理寻求神显现之人来考察
首页各类书籍你听,这是谁在发声!

你听,这是谁在发声!

周 丽

作为教会的讲道人,最大的痛苦莫过于灵里枯干、无道可讲。眼看着来聚会的弟兄姊妹越来越少,我却束手无策,为此我不知多少次来到主面前恳切地祷告,求主坚固弟兄姊妹的信心,但教会荒凉的光景丝毫没有得到改善,连我自己也陷入了软弱中……

有一天,我正在屋里干活,教会的王弟兄和林弟兄突然来了,我高兴地把他们让进屋。寒暄了一会儿,王弟兄说:“周姊妹,不知你现在灵里光景咋样啊?”我叹了一口气,说:“别提了,我现在是灵里软弱,无道可讲啊!弟兄姊妹也都消极软弱,教会都没有几个人了。”林弟兄问道:“周姊妹,你知道为啥咱们无道可讲,教会又为啥没有几个人了吗?”我一听,心想:这正是我想知道的,难道他们知道原因?我急忙问:“为啥呀?”王弟兄说:“因为主已经回来了,第二次道成肉身发表话语作了新工作,好多弟兄姊妹已经接受了神国度时代的工作,活在圣灵现时作工的流里,光景越来越好,那些没有跟上神新工作的就失去了圣灵作工,所以才无道可讲、消极软弱。咱们得赶紧跟上神的脚踪啊!”听到这儿,我一下子想起上层同工说的话:“如果有人传神来作新工作了,还发表了新的话语,那就是离开圣经了,离开圣经就不是信神,就是离开主的道,就是离道反教。”想到这儿,我很严肃地说:“上层同工不是经常给咱们讲离开圣经就不叫信神吗?这个你们应该都知道啊,离开圣经就是离开了主的道。你们的胆子也太大了,还敢来传我。”我边说边生气地站了起来。这时林弟兄说:“周姊妹,你先别激动,我们知道你是一个真心信神的人,平时也很追求,所以才把神的新工作传给你,咱们信主这么多年,不一直在盼着主回来吗?如今主已经回来了,作了末世的审判工作,这是天大的喜讯哪,咱们可得好好寻求考察,别错过了迎接主来的机会呀!……”没等林弟兄把话说完,我就把手一扬,大声阻止:“停!停!停!你们别说了,离开圣经我是不会信的,你们不守主的道,我可得守住主的道。”他俩看我实在不听,就无奈地走了。之后,他们又来了几次,但我始终没有搭理他们。

后来,王弟兄和林弟兄又带着两个姊妹来到我家给我传福音。那天,我正在屋里拣豆子,丈夫在外面干活,看到他们来了,就把他们让进了屋。我一见他们,心里“咯噔”一下:怎么又来了?还搬来两个救兵?他们四人进屋和我打了招呼,之后就和我丈夫交通了起来。我心里更急了,心想:他们讲的道离开了圣经,我可得看住丈夫,千万别让他听进去!我有心想把他们撵出去,可又怕丈夫不乐意,没办法我只好先不吱声,但对他们所讲的我一句也没听进去。可丈夫却听得直点头,口里还不住地说:“嗯!对、对!是、是!是这么回事,你们说得太好了!”我看到丈夫这么投入,心里顿时火冒三丈,用手指着丈夫没好气地说:“对什么呀!你才看了多少圣经,你才信几天神哪!你祷告主了吗,你就‘对、对、对’的,你懂多少?”被我这么一吵,屋里顿时鸦雀无声,他们互相看了看。丈夫赶紧对我说:“别吵了,先听着,对咱有好处,不听怎么能知道对错呢?”我一看也拦阻不了了,就生气地用双手使劲来回地扒拉豆子,故意弄出“哗啦哗啦”的响声,心里堵着一股气:让你听!我让你啥也听不着,把你们搅散了才好呢!但我这样做并没有拦阻住丈夫听他们交通,他反而和他们四个人有说有笑,交通得非常融洽。又过了一会儿,丈夫高兴地对我说:“小丽呀!主真的回来了,这书上的话是神的亲口发声啊!太好了!小丽,你去做饭吧。”我白了他一眼,没搭理他。后来林弟兄他们给我丈夫留下了磁带、诗歌本,还有一本《话在肉身显现》就走了。我实在忍不住了,就跟丈夫说:“以前上层同工跟咱讲过多少次了,人信神不能离开圣经,离开圣经就不是信神,你都忘了?你怎么一点立场都没有!”丈夫不慌不忙地说:“他们讲的并没有离开圣经,而是在圣经的基础上拔高了,而且他们所传的神的新工作都应验了圣经中主的话和启示录的预言,听了他们的交通,我对圣经中很多不明白的地方都明白、透亮了,他们见证的全能神的福音就是真道,你睁眼看看,现在咱们教会还剩几个人了,教会都荒凉成这样了,你还守着上层同工的话不放,你这不是太愚昧了吗?你呀,也赶紧考察考察吧。”我听了这话生气地说:“你知道个啥?离开圣经就是背叛主,你不守圣经我守!”

此后,丈夫每天一有时间就看林弟兄留下的那本《话在肉身显现》。一天凌晨三点多,丈夫又起来看书,朦胧中我听丈夫念道:“难道你忘了吗?……你真忘了吗?”(摘自《话在肉身显现·彼得认识“耶稣”的过程》)听他念出了声,我有些生气,心想:这一大早的,还让不让人睡觉了!过了一会儿,我又依稀听到“因为耶稣在没有钉十字架以前向他说过这话:‘我不属世界,你也不属世界。’”(摘自《话在肉身显现·彼得认识“耶稣”的过程》),奇怪!这书里怎么还提到主耶稣呢?难道我听错了吗?接着我又清晰地听到“难道你忘了吗?……你真忘了吗?”听到这儿,我心里一动,再也睡不着了,我在心里说:这话是谁说的呢?神哪!是你在问我吗?这话就像你在对我说似的,咋这么温柔啊!我得赶紧起来做早饭,吃完饭好看看那本书里到底说的是啥,到底离没离开圣经,这些话到底是不是神的话。

吃完早饭,丈夫又去看书了。我心想:他怎么就不叫上我一起看呢?我在门口站了半天,可丈夫一直埋头看书,并没有注意到我。我就在厨房走来走去,心里特别着急,很想看看这书里的话。于是,我把头探到屋里,看到丈夫还在那儿埋头看书呢。我也想进去看,可是一想到弟兄姊妹多次来传我,都被我拒绝了,我要是主动去看,丈夫会不会说我呢?如果他说我,我的脸往哪儿放啊!想到这儿,我又把头缩了回来。我在外屋来回踱步,想起丈夫早上读的话,就更着急了,心想:不行,我还得进去,看看那书里面到底讲的是什么内容。可我走到门口又退了出来,我如同热锅上的蚂蚁一样不知如何是好。最后一狠心:唉!他说就说吧!谁让我那时把话说得那样绝,还不听丈夫的劝呢!于是,我硬着头皮走进屋里,鼓足勇气尴尬地说:“咱俩看呗!”他抬头看了我一眼,显得很惊讶,喜出望外地说:“来!来!咱俩一起看。”此时,我的心特别受感动,丈夫也没像我想象的那样说我啊!我一颗悬着的心终于落了地,高兴地和丈夫一起看书。可是,我看到书里说的也不是我早晨听到的话呀!就在这时,丈夫出去了,我急忙把书一页一页地往回翻,一下子看到了,我高兴地读出声:“彼得因为耶稣的那些话特别受激励,因为耶稣在没有钉十字架以前向他说过这话:‘我不属世界,你也不属世界。’后来彼得痛苦到一个地步,耶稣提醒他:‘彼得,难道你忘了吗?我不属世界,只因为工作我早走一步。你也不属世界,你真忘了吗?我对你说过两次你就不记得了吗?’彼得听了说:‘我没有忘!’耶稣又说:‘你曾经与我在天上有过欢聚的时候,在一起同在过一段时间。你也思念我,我也思念你,虽然说受造之物在我眼中不值得一提,但天真、可爱的人我怎能不爱呢?你忘了我的应许了吗?你在地要接受我的托付,我在你身上的托付你应该完成,到有一天我必定把你带到我的身边。’”(摘自《话在肉身显现·彼得认识“耶稣”的过程》)我反复读了几遍,越读越觉得这些话也没有离开圣经啊!只是比圣经里说得更清楚、透亮了。可是上层同工却说,“凡是传神来作新工作了,神又发表新说话了,就是离开圣经,离开圣经就是离开主道”,这话也不符合事实啊?我在心里祷告:“神哪!这是咋回事啊,愿你开启引导我,使我能明白你的心意……”

后来,我看到全能神的话说:“多少年来,人的传统信法(就是世界三大教派中基督教的信法)就是看圣经,离开圣经就不叫信主,离开圣经就是邪教,就是异教,即使看别的书也务必是在解释圣经的基础上的书。就是说,你若说信主就得看圣经,你就得吃喝圣经,不可在圣经以外再崇拜别的不涉及圣经的书,否则,就是背叛神。自从有了圣经以来,人信主就成了信圣经。与其说人信主了,不如说人信圣经了;与其说人开始看圣经了,不如说人开始信圣经了;与其说人归在主的面前,不如说人归在了圣经的面前。这样,人就把圣经当作神来拜,当作自己的命根子,若没有了圣经,相当于没有了生命。人把圣经看得与神一样高,甚至人把圣经看得比神还高。”(摘自《话在肉身显现·圣经的说法(一)》)神的话触动了我的心,这说的不正是我吗?回想自从信主以来,我就是这么守的,我把圣经当成命根子,每次看完都要放到高处,生怕孩子碰着。我把圣经看得高于一切,甚至认为离开圣经就是背叛主,我这样做错了吗?带着寻求的心我继续往下看,从《圣经的说法(一)》一直看到《圣经的说法(四)》,越看我心里越亮堂,全能神的话让我彻底明白了,原来圣经只是神作工的历史记载,是神前两步作工的见证,就如圣经旧约记载的是从创世到律法时代结束时耶和华神所作的工作,新约记载的则是主耶稣在恩典时代的工作。神的作工常新不旧,一直往前发展,如今在圣经以外神又作了一步新的工作——国度时代的工作,这步工作是神拯救人类的最后一步工作,从律法时代到恩典时代再到末了的国度时代,三步工作都是一位神作的。看了全能神的话语,让我大开眼界、大饱眼福,我惊叹了!是啊!神是如此全能、智慧,怎么可能只作圣经中记载的那点有限的工作呢?而且在全能神的话中我实际地看到,神末世的说话作工并没有否认圣经,而是在圣经所记载的律法与恩典时代工作的基础之上拔高、进深了,所作的更符合人现时的需要了。正如其中一段神的话说:“你得明白现在为什么不让你看圣经,为什么在圣经以外又另有工作,为什么不在圣经里找着更新、更细的实行,而是在圣经以外又有了更大的工作,这些都是你们当明白的。你得知道新旧工作的对比,虽然不看圣经,但你得会解剖圣经,否则,你仍会崇拜圣经的,那你就不容易进入新的作工里,就不容易有新的变化。既然有了更高的道,何必研究那低的过时的道呢?既然有了更新的说话、更新的工作,何必还活在老旧的历史记载里呢?新的说话能供应你,证明这是新的工作,旧的记载不能使你得饱足,满足不了你的现时的需求,证明这是历史,不是现时的工作。最高的道也就是最新的工作,有了新的工作,以往的道再高也都成了人回忆的历史了,再有参考价值也是旧道。旧道是历史,尽管在‘圣书’里记载;新道是现实,尽管在‘圣书’里没有一页的记载。这道能拯救你,这道能变化你,因为这是圣灵的工作。”(摘自《话在肉身显现·圣经的说法(一)》)此时的我恍然大悟:为什么我一直持守圣经,但灵里的光景却越来越消极,甚至无道可讲,为什么我带领弟兄姊妹不要离开圣经,但弟兄姊妹却越来越软弱,连聚会都不来参加了,而那些接受全能神国度福音的弟兄姊妹却是信心十足,无论我怎么对待他们,他们都不消极气馁,依然多次来给我传福音,原因就是我守住的是神以往的作工,是旧道,早已失去了圣灵的作工,而全能神教会的弟兄姊妹接受了神新作工的带领,得到了神现时说话的供应,获得了圣灵的作工。这就是新道与旧道的区别啊!就是宗教界越来越衰败、全能神教会越来越兴旺的根源啊!主啊,现在我终于明白了,你真的回来了,你又赐给了我们新的道、新的生命的供应。我感谢你!

此时我的心情特别复杂,既高兴又难受。高兴的是,我这么悖逆抵挡,神都没有丢弃我,还用丈夫读神的话这种特殊的方式让我听见了神的声音,这真是神对我的爱、对我的拯救啊!难受的是,我苦盼主回来多年,没承想当主回来向我叩门时,我却将主拒之门外,弟兄姊妹大老远的一次次来给我传福音,我却不搭理,他们跟我丈夫交通,我还在一旁冷言冷语、故意搅扰……想到这儿,我心里一酸,眼泪止不住地流了下来,我跪在神面前向神祷告:“全能神啊!我知道错了,这么多年来,我一直持守圣经,以为离开圣经就不叫信神,把圣经当神来对待,一次次拒绝你的新工作,拒绝你的到来,我真是太瞎眼了!现在我愿意放下圣经,跟上你的新工作,聆听你新时代的话语,决不再做与你敌对的人,不愿将自己的一生断送在自己的观念想象里。神啊!我愿立下心志,与你配合,把教会中那些真心信你的人带回你的家中,来弥补我对你的亏欠。感谢神!愿将一切荣耀归给全能神!”

  • 话在肉身显现

    话在肉身显现(续编)

    末世基督的发表(选编)

    神的羊听神的声音(初信必读)

  • 末世基督经典话语

    国度福音经典神话(选编)

    神三步作工的纪实精选

    见证神的二十项真理

  • 考察真道一百题问答

    国度福音经典答题(选编)

    跟随羔羊唱新歌

    得胜者的见证

  • 基督台前的审判——生命经历的见证

    如何识破撒但的诡计

    我是怎么被神话语征服的

    圣灵引导人归向全能神的见证

  • 正义与邪恶的较量

    抵挡全能神遭惩罚的典型事例

    经历基督话语审判刑罚的见证

    神隐秘降临作工的见证汇编

  • 办事有原则的实行操练

    实行真理的操练

    生命进入的交通讲道经典选段

    讲道供应文选

  • 事奉之路

    分享至 :
    00:00:00
    00:0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