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各国各方渴慕真理寻求神显现之人来考察
首页 各类书籍 圣灵引导人归向全能神的见证 (万例中仅选百例) 一 中国大陆基督教天主教信徒因得异梦、圣灵启示而归向全能神的典型见证事例

一 中国大陆基督教天主教信徒因得异梦、圣灵启示而归向全能神的典型见证事例

(仅选186例)

1 河南省姬××,女,56岁,原因信称义派带领。自1996年起,就有人多次给我传全能神的末世作工,但我一直不接受。2000年底,神的救恩再次临到我,我虽接受,但仍心存疑惑。不久,原派别的几个带领又来找我聚会,我不知如何选择,便向神祷告,求神指引我前面的路。当夜,我梦见自己走在大街上,突然看见有许多人穿着人的服装,可长的都是狼、虫、虎、豹、吊死鬼的脸……我吓得飞快地跑进一家旅店,服务员迎上来:“你回来了,还住你原来住的房子吧!”我进了房子,拉电灯,灯不亮。我忙喊:“服务员,这灯怎么不亮?”“对不起!忘记告诉你,店里早就没光了!”“光呢?”我不解地问。“总经理早把光带到新开发区,建新工程了!”“是往常走的路,还是现在走的路?”服务员说:“是他自己又开了一条新路,你去吗?”“我去!”话音刚落,只听门外传来怪声:“哈哈!可又见到你了……”吓得我赶紧用桌子顶住门,忽然有一只大黑手从窗口伸进来,我急忙大喊:“主耶稣啊!快救我!……”那怪物狞笑道:“哈哈!真是个大笨蛋!现在还喊主耶稣呢,咱不怕!”我忙改口:“全能神啊!快救我!……”门外的怪物惊慌地说:“快跑!她喊全能神了!”随即,那只大黑手也不见了。这时我醒了,浑身是汗,也彻底醒悟了。从此,我完全定真了神末世工作,并将自己以往搅下去的那4个弟兄姊妹又重新带回全能神的教会。

2 河南省刘××,女,49岁,原召会小带领。2002年12月,我虽接受了神的末世作工,但因家人的拦阻不久便退出了全能神教会。2003年3月上旬的一天晚上,我刚入睡,就听到有声音对我说:“你是神家中的一员,给你起名叫‘追求’。”我说:“我不是神家中的一员,我不追求。”此声音又说:“你看神的作工多么艰辛,比开天辟地还难!”说着就伸手比划个三角形说:“这个小角角结束了就降瘟疫。”连说两遍后又说了一些话。早上醒来时,梦中的情景仍很清晰。当天下午,就有一位弟兄来给我读神话,我刚说“不听”,浑身就感到很不舒服,嘴控制不住还一直乱说,我急忙跪下大声呼喊:“耶和华、耶稣快来救我,我不信全能神……”谁知,越这样呼喊身子哆嗦得越厉害,甚至连跪都跪不住了。弟兄看到此景忙告诉我:“快呼喊全能神,只有全能神能救你!”我忙改口:“全能神啊!求你救我,我信你,我再也不听别人的话了!”随即,身体便恢复了正常。从此,我坚信全能神就是末后的基督,是独一真神!当我将此事告诉给本派别的弟兄姊妹时,当场就有14人接受了全能神的作工。

3 河南省李××,女,38岁,原华雪和派工人。2001年期间有人多次到我家来传神末世的工作,都被我拒绝。2001年11月17日晚上我做个梦,梦见与自己年龄相仿的人都有了合适的家庭,自己却孤身一人,没找到对象,当时心里很不是滋味。醒后感到奇怪,想起圣经上说“新郎迎娶新妇”,莫非神真的来了?他们传的是真道?2002年2月我又做了个梦:我孤身一人在地里干活时,看见本村已死去的两个人从坟墓里出来,一晃一晃向我走来,当时我心里很害怕,赶紧祷告神,他俩还是朝我走来,我心里更害怕了,一回头看见以往给我传神末世作工的弟兄来了,我还没来得及跟他说话,那俩鬼就都不见了。我被惊醒,反复琢磨这个梦:我信的是真神,为何鬼不怕我呢?那弟兄一来鬼就不见了,莫非是神启示我,他们信的是真道?过了几天,又来了一个姊妹,我因着神在梦中的启示,静下心来听她交通三步作工,这才心如明镜,定真了神的末世工作。

4 河南省邓××,女,49岁,原因信称义派信徒。自2000年以来,有很多弟兄姊妹给我传神的末世作工,因我一直持守“信耶稣就能得救”,便一一拒绝了。2003年4月6日夜,我做了一个梦,梦见有很多信神的人在一起聚大会,一个男子拿着点名册正在点名,点完也没有我的名字。我不解地问:“我报名最早,为什么没有我的名字?”他说:“老底儿上有你的名字,但那是以前的事了,如今已不算数了。不过你现在报名还不算晚。”我一高兴便醒了。醒后我想:我信主多年,信到最后却没有我的名,难道只信耶稣真不能得救?早饭后,我便去找经常来给我传神末世作工的姊妹,并将此梦告诉她,她惊喜地说:“这是神借梦启示你,信耶稣那时是有你的名,可今天神又作了新的工作,你不愿意跟随就没有你的名了……”听了姊妹的交通,我恍然大悟:是啊!以往信得再好,若跟不上神的新工作还得被撇弃。于是,我不再迟疑赶快接受了神的新工作。

5 河南省陈×,男,48岁,原华雪和派工人。自1999年以来,弟兄姊妹就多次给我传神的末世作工,因我受带领蒙蔽,一直不敢接受。2002年3月3日夜,我梦见自己站在一个岔路口不知该朝哪个方向走,而路旁的田野里全是金黄色的麦子,正在我犹豫之时,一把镰刀突然从空中落在我面前。我猛地被惊醒了,心想:莫非这是神启示我?莫非神真的来收割庄稼了?于是我便抱着试试看的态度接受了神的新工作,但仍不敢定真。就在同年7月7日,我又梦见自己在荒草丛中找不到出路,而有好几百人却在前面一座山岭上向东方招手欢呼,我便用尽全力攀登上去,只见天空中有五个大字——“全能神拯救”,像五朵云彩排列成“一”字形(“神”字约70厘米见方,其它四个字约50厘米见方)。我激动地也挥起双臂高呼全能神……醒后,我将这个梦告诉给妻子,她高兴地说:“神真的在启示我们,不能再疑惑了!”此时我想起弟兄姊妹一次次地来传,神又两次在梦中启示我,这不正是神对我的拯救吗?于是我便正式接受了神的新工作,定真了全能神就是末后来“收割”的那一位。

6 河南省陈××,女,37岁,原三自教堂信徒。2002年2月,有三位姊妹给我传全能神末世作工,因对神的名有观念,我没有接受。不久,我做了一个梦,梦见自己坐着花轿出嫁,途中迎面来了一群人抬着棺材,说什么也不让道,双方打了起来。这时,我就向神祷告:“全能神啊,今天是我大喜的日子,求你赶走魔鬼撒但!”祷告后双方都不打了,棺材也滚到路边的树林里去了,我坐着花轿欢欢喜喜地到了婆家。醒后,我明白这是神给我的启示:只有呼喊全能神的名,接受神末世作工,才能蒙拯救!第二天,我连忙去找给我传末世福音的姊妹,从此跟随了全能神。

7 河南省闫××,男,38岁,原华雪和派带领。自1999年以来,弟兄姊妹多次给我传神末世作工,我因对神道成肉身是女性有观念,一直不接受。2002年9月,又有一位弟兄来给我传末世福音,我虽接了神话语书,但仍心存疑惑。10月中旬的一天夜里,我梦见自己刚出门,一位邻居就神秘地对我说:“告诉你一件最稀奇的事,也是最真的事,老天爷变成女的了,也就是好多人给你传福音让你信的那位全能神,她要作王,并要审判世界,别再犹豫了,赶快信吧!”我惊奇地问:“你听谁说的?”“大家都在议论这事呢!”这时,另一个邻居也来到我们面前说:“你们看,如今什么都变了,连老天爷也变成女的了!”说完,就往前走了。她走到不远处的十字路口,突然冲我们大喊:“来!来!快来看!”我们连忙跑了过去,只见许多人排着整齐的长队自东向西走来,他们一边走一边不停地高呼:“全能神作王了!全能神作王了!……”右手还随着喊声有节奏地一举一落。这时,我突然醒了,意识到这是神给我的启示,便将这梦告诉了妻子,她听了内疚地说:“以往弟兄姊妹给咱谈神道成肉身是女性,咱们不信,今天神在梦中启示咱们,咱们不能再定规神了。”从此,我们完全定真了全能神的末世作工。

(仅选186例)

8 河南省李××,女,48岁,原三自教堂执事。1998年12月16日,姊妹给我传神末世的工作,我不但不接受,还说不进教堂的都不对。1998年12月27日晚,我做了个梦:我正在桥头休息,有个大约30岁的男子走近我说:“你不是回娘家吗?”我说:“是,你是谁?”他说:“我叫天军。”我一听很惊奇:天军是从天而来的吧!随后又听他说:“走吧,我送你。”桥的另一头是个又高又陡的坡,往下看是万丈深渊,他拉着我往上走,边走边说:“不要往下看。”上去后,发现去娘家的路变成了金光闪闪的金路,我被惊醒了。第二天,传末世福音的弟兄来了,使我感到震惊的是,来的人与我梦中所见的天军一模一样。我想这是神的启示,于是就认真听了他的交通,当即就接受了神的新工作。

9 河南省常××,女,37岁,原华雪和派信徒。2001年9月,我感觉灵里没路就在神前祈求。几天后的一个晚上,梦见我回家的路被大石头堵死了,正在不知所措时,看见一位中年妇女,我便问:“大嫂,回家的路往哪走啊?”她指给我一条路,我朝她指的方向一看,两行大树中间有一条很窄的路,心想:这么窄的路怎么走啊!醒后我不明其意。几天过后,来了一个姊妹给我传全能神末世的作工,一见她我惊呆了:这不是梦中给我指路的妇女吗?我更定真她所谈的正是神让我走的路。

10 河南省李××,女,38岁,原三赎派执事。2002年8月有两个姊妹来给我传全能神的工作,因上层执事的捆绑,我虽觉得姊妹传的也对,但不敢接受。当晚做了一个梦,梦见我和传福音的姊妹一同去作工,路过一个山坡,我掉进了一个陷阱里,她们俩用竹竿把我救了上来。醒后我就想:难道她们传的是真道?后来又做个梦,梦见三个陌生人来给我传神末世的工作。梦后第二天正好来了三个姊妹给我传三步工作,我想起主在梦中给我的启示,就毫不疑惑地接受了。

11 河南省溥××,女,53岁,原赞美派信徒。从2002年11月12日起,弟兄姊妹连续几次给我传神末世作工,我因对神道成肉身有观念,心中疑惑,就祷告求神给我个凭据。11月27日夜,在梦中我清楚地看见空中有六个金光闪闪的大字:神已道成肉身。醒后,我又惊又喜,感谢神的启示!第二天我就找到传末世福音的弟兄姊妹,通过吃喝神话,我定真了全能神的新工作。

12 河南省王××,女,29岁,原华雪和派小带领。2002年5月,有人给我见证神末世作工,我心里抵触没有接受。7月又有人来传,我虽接受但心存疑惑,便向神祷告:“神啊!如果他们传的是真道,求你启示我。”当夜,我在梦中听见有声音说:“你或向左、或向右,你必听见后边有声音说:‘这是正路,要行在其间。’”我刚答应“好”就醒了,这时正是凌晨两点。我急忙查看《圣经》,正如梦中所说。我激动得再也没有睡意,就翻开神话书合订本《话在肉身显现》,一直看到天亮。从此,我定真了这道,并把原教会的8位弟兄姊妹也带到了全能神面前。

13 河南省王××,女,59岁,原天主教信徒。1997年至1999年期间,有人多次给我传全能神的工作,我分辨不清真假,便祷告:若是真道,求神在梦中向我显现。1999年9月上旬的一天晚上,我真做了个梦:我在教堂守瞻礼,有许多人正低头念经,我忽然听见有声音说:“神来了!”我顺着声音抬头一看,见在讲台上说话的是一女子,大约30多岁,长相一般,高个,黑瘦脸,穿的衣服也挺朴素,她从东往西走,边走边摆着手说:“神来了你们还念什么经呢?”看样子她很着急。过了两天,有个姊妹来叫我去听道,那讲道的与我梦中见到的女子长相穿戴一模一样,她也讲神来了,我心里更觉奇妙,这才明白,梦是神对我的启示,于是我毅然接受了全能神末世工作。

14 河南省江××,男,54岁,原华雪和派信徒。从1999年下半年开始,有人给我传了几十次神的新工作,都被我拒绝了。直到2002年8月有人再来传时,听着也有路,但我对神道成肉身是女性接受不了。9月12日晚上我做了个梦:梦中有一位教书先生(我们称华雪和为华老师),在我面前坐着,还有一位女子也在我面前坐着,此女子就像母亲一样的慈祥,又像父亲一样威严。女子对教书的先生说:“先生,你该退去了吧!这是我的儿女!”梦醒后我感动得直流泪,知道是神在梦中启示我,从此就对神的新工作完全定真不疑惑了。

(仅选186例)

15 河南省陈××,女,34岁,原天主教信徒。1999年12月份,有人将神的新工作见证给我,我听完后一直疑惑。在2002年1月份的一天晚上,我做了个梦:见有一座瓦房改建过的平房,突然间陷到地底下,成了一片浑水,这时从下陷处又冒出一座白色的楼房,非常美丽,在此同时就看见东方有闪电发出,并听见有打雷的声音,我心惊胆战,马上跪下喊:“全能神救我!”随后就醒了,意识到是神在梦中启示我,东方发出的闪电就是神的新工作,因此我就不疑惑了。

16 河南省赵×,男,25岁,原生命道工人。2002年12月26日,信全能神的人给我送神话书,当时我不愿意接。到了晚上,我梦见一个女的身穿紫色棉袄,30多岁,中等身材,来给我传福音。这时我醒了,心想可能是这两天事多才做梦,就没在意。第二天早上8点多,突然有人敲门,我开门一看,大吃一惊,眼前站着一位30多岁的女人,穿着打扮、身材与我梦中所见竟是一模一样,就坐下来与她交谈起来。听着她交通神末世的工作,我心里特别踏实亮堂,定准了这梦完全是出于神的带领,我便高兴地接受了全能神的新工作。

17 河南省赵×,女,40岁,原大赞美派的讲道员。自2000年以来有人多次给我传神末世作工,我不但不接受,而且还抵挡。

2001年10月份的一天,教会差派我去外地牧养。凌晨3点多钟,我做了个梦,梦见两口一模一样的井,其中一口已经枯干了。我问身旁的人:“这口井怎么没水呢?”有人说:“这井不用了,以后不会有水了。”我转身看另外一口井,井口用大石头砌成,井水满满的,顺渠而流,我就下到水中去洗澡了。醒来之后我对梦中的情景不太明白,带着疑虑来到了牧养的地方。这时正好来了一个信全能神的姊妹和我们一起交通圣经,她谈到现在恩典时代的教会都是没有活水的供应,弟兄姊妹都软弱冷淡、饥饿干渴。又给我读了全能神的话语《只有末后的基督才能赐给人永生的道》。听完姊妹的交通与听了她读的神话,我猛地一下想起了黎明前做的梦:那口井里像泉源一样往上冒的水,不正是全能神口中的话吗?而那口枯干的井不就是我所在的教会吗?这时我才如梦方醒,赶紧接受了神新的工作。

18 河南省张××,男,31岁,原华雪和派信徒。1998年夏天的一个晚上,我做了个梦:我在大坑旁边玩,坑里的水满满的,有很多鱼在跳跃,一时兴起便跳下去摸鱼,一条也没摸到。钻出水面,此时看到一种奇怪的现象,东边的水清澈见底,西边的水却是浑浊不清,而我正处在两种水的交界处。任凭我怎样搅,清水依然是清水,浑水仍旧是浑水。于是我便往东游去,心想:人间哪有这么清的水?难道是进神的国了?游着游着抬头一看,好像看见了什么,但又记不起来了。此时梦结束了。4个月后,一个传末世福音的弟兄让我去他家,在去的路上过一个大坑,到坑底时,感觉这个地方好熟悉,突然想起了几个月前的那个梦,此时眼前所看到的景物与梦中的一模一样,心中的感觉也是一样的,我站在坑底,抬头就看到了弟兄家的大门,也是在大坑的东边,和梦一样,梦就是在这个地方结束的。我知道这是神给我的启示,通过弟兄的交通,那晚我定真了神这步新工作。

19 河南省郭××,女,44岁,原生命道信徒。1998年6月20日,我做了个梦:有两个姊妹从井里打出一罐水,我看见罐里的水是圣水就想喝,没等开口,她俩突然不见了。第二天,在路上我看见两个人长相、穿戴与我梦中所见一模一样,顿觉奇怪,马上意识到从她们那能找到活水,便近前与她俩说话,才知道她们是跟上神新作工的人,心想:这是神的启示,让我借着她们认识神新的作工。通过她们的交通,我接受了神末世的作工。

20 河南省张××,女,61岁,原因信称义派带领。弟兄姊妹曾多次给我传神的新工作,我不接受还把传福音的人赶走。2001年1月20日和26日,我两次梦见一个胖胖的女人站在我家门口。2月2日晚,我又梦见一个年轻女人进到我家。2月7日,有两个信全能神的姊妹来给我传福音,我一看到她俩就惊奇地说:“我做梦都见过你们了。”因着梦我耐心地听两个姊妹给我交通,听后就高兴地接受了神的新工作。

21 河南省宋××,男,67岁,原真耶稣教会信徒。2003年1月,有人给我传神末世福音,说神来了,揭开了小书卷,还颁布了国度时代的十条行政,我怀疑是假的,便把他们撵走了。他们临走留下一本神话语书,我怕被迷惑,便一直祷告神,求神开启我,给我分辨,指引我道路。1月27日晚,我梦见自己背国度行政,十条背完后,看见前几条发光了,心想这是神的书。可又发现后面几条没发光,莫非是因我对这书还有怀疑?于是,我又背了一遍,奇妙的是,第二遍背完以后,十条行政全部发光了,而且光很亮、很强。这时我醒了,我高兴地说:“这道是真的!真神向我显现了!”我赶紧向神献上感谢赞美的祷告,随即翻开神话语书,如饥似渴地看了起来。从此,我越来越定真神的新工作。

(仅选186例)

22 河南省董××,女,48岁,原自由团体派信徒。2001年我接受了神末世的作工,跟随了一段时间,因着对神话有观念就不跟了。在2002年的12月17日夜里,我做了一个梦,梦见我和我女儿去我妈家,当路过一座木桥时,我女儿走在前面过去了,我却掉进了河里的一个树杈上,我使劲喊救命,可我女儿连头也不回就走了。就在这时,河对面走过来三个女的,她们扔到我跟前一个塑料桶,桶上有三根绳子,她们把我从河里救了上来。做梦后没几天,先后有三个姊妹到我家又来给我传全能神的福音,这三个姊妹和梦中救我的三个人长得一模一样,我便再次接受了真道,定真全能神是独一真神。

23 河南省李××,男,50岁,其妻王××,46岁,原季三宝派小带领,全家信。1998年我接受了全能神的作工,后因原派别人的搅扰,我又返回原派别。2002年6月的一天,我妻子梦见A弟兄来给我们传福音,第二天,A弟兄果真来了。但他给我交通后,我心仍是刚硬如初。几天后,我妻子又梦见B姊妹给我们传福音,第二天,B姊妹真的来了。通过她的交通,我们的心有些回转。8月我妻子又做了一个梦,梦见C姊妹给她一个地瓜,接住一看却是个白萝卜,一头白一头青。第二天,梦又一次应验了:C 姊妹和她丈夫来给我们送了本神话语书《真理的号声》,而这本书书皮的颜色正是一面白一面青。当时我和妻子马上反应过来,感动得泪流满面,由衷地说:“感谢神没丢弃我们,还一次次启示引导我们,我们愿意跟上神的作工。”

24 河南省金××,女,35岁,原真耶稣教信徒。2002年10月16日晚,我做了个梦:我妈给我送了一盒生日蛋糕,还嘱咐我让我自己吃。醒后不解其意。第二天早上有个姊妹给我传神新作工,并送我一本神话语书。当她将装神话语书的盒子拿出来时,我惊奇地发现,这个盒子与梦中我妈送的盒子一模一样,只是蛋糕变成了神话,她拿出盒子的同时也说让我自己看。此时,我欣喜若狂,知道是神的引导,就愉快地接受了神末世工作。

25 河南省禹××,女,36岁,原三自教堂信徒。1998年10月,有人来传神末世福音,我当时接受了,后因原派别带领搅扰返回。2002年8月,又有人来给我传,此时我心中犹豫不决,便祷告神给启示,使我能看清是非。几天后我做了个梦:有两块麦田,一块大一块小,在大块田里有猪、有牛,把麦田践踏得不像样子,到处是粪便,也没有人看管;另一块田面积虽然小,但麦子已经成熟,麦穗很长呈金黄色,且颗粒饱满,周围有人看守,有人正拿镰刀收割。醒后反复揣摩梦中情节,心里豁然开朗:教堂虽大人又多,但没有神的作工,我可不能再犹豫了。又有人来给我传神末世工作时,我便高高兴兴地接受了。

26 河南省姬××,女,60岁,原三自教堂信徒。2000年有人给我传神末世的工作,我半信半疑,于是在神面前祈求神给我指明方向。11月的一天晚上,我和儿媳都做了同样的梦:见空中有三层楼,第一第二层看不清,室内也没有灯,第三层看得特别清,只是还没完全建好,但外面轮廓已是相当壮观。醒后想:这个梦神让我明白什么呀?经过交通才知道神的前两步工作已经过去,神又作了一步新的工作。从此我就更加定真了第三步工作。

27 河南省申××,女,46岁,原天主教信徒。2002年1月有人给我传神已道成肉身来在地上作工,我无论如何也不相信。1月下旬的一天晚上我做了一个梦:一个穿白衣的人对我说:“信地上的神吧!神已来在了地上。”醒后我觉得这个梦很奇怪,难道神真的来在地上了?因此我才决定看全能神话语书。从全能神的说话中我看见这是神的说话,我便定真了神的作工。

28 河南省乔××,女,53岁,原三自教堂信徒。1998年10月有两个姊妹给我传了神末后的新工作,我接到书后犹豫不决,我们原派别的带领一搅,我又退出了全能神教会。2001年10月的一天晚上,我做了一个梦,梦见我去刨花生,刨出两个宝盒,盒上有一张纸条写着:要打开这两个宝盒,必须扛起基督的大旗。盒上还有4张纸,上面写了4个号。梦醒后我也不知是啥意思。到2002年6月的一天晚上,梦中有声音说:“你妹妹让你去的,你的号被录取了。”我觉得这梦奇怪。过了4天,我妹妹来我家说:“姐,以后来你家的人可要接待,东方闪电是真道,前4天我就想来,有事没来成。”我一想:我做的那个奇怪的梦正是4天前做的,莫非这梦是神在启示我?又过了3天,我中午睡觉时又做了一个梦,梦见我正站在一个危险的地方,脚下是空的,我还拉着一个女的,惊险极了,我大声吆喝:“别动,一动咱俩都没命了,赶紧给我扔个东西,让我拉住。”有一个人就给我扔过来两根绳子,两根绳绑在一起我们拉着就上去了。醒后就觉得这个梦里一定隐含着什么。不一会儿,我妹妹就来了,给我带来了一本神话语书。我拿起书翻到一篇《两次的道成肉身完全了道成肉身的意义》,看完后我的心里顿时亮堂了,想起梦里是两根绳子绑在一起救了我,神话说两次道成肉身才能将人彻底拯救,两根绳子不就是指神两次道成肉身吗?又想起以前梦中的两个宝盒,也是指神两次道成肉身说的,当时我心里就这么想的。通过读神话我接受了全能神。后来我去聚会,刚好有4个新人,想起梦中的4个号被录取了,不就是我们这4个刚接受的人吗?从那以后,我完全定真了全能神的作工。

(仅选186例)

29 河南省刘××,女,40岁,原召会信徒。从1999年6月起就有好多信全能神的弟兄姊妹来给我传福音,我都怕假,有时把弟兄姊妹给赶走,但过后心里还受责备。2002年1月1日晚上,我梦见一个白胡子老头对我说:“以后和你在一起聚会的弟兄姊妹你都不认识。”醒来,我思前想后不明其意。3月4日晚,我又梦见白胡子老人对我说:“明天有个姊妹要带你去一个地方听神的三步工作。”说完就不见了。第二天上午,果真有一姊妹找我去听道,讲的也正是神的三步作工。我定准这两个梦都是神的启示,因此,我甘心乐意地接受了全能神的末世工作。

30 河南省申××,男,51岁,原召会信徒。2002年9月有人给我传神末后审判洁净的工作,起初我勉强接受,后经人搅扰开始徘徊不定。11月20日晚,我做了个梦,梦见本派别的一个弟兄对我说:“全能神与那灵是一。”醒来后感觉非常奇怪:莫非这是神给我的启示?但还不敢确定。就这样一直到2003年1月6日晚又做了一个梦:看见一个弟兄和一个姊妹在呼喊全能神的名。我醒来后又惊奇又害怕,感到这是神又一次道成肉身来到地上了。想想神两次梦中启示,我不能再执迷不悟,决心接受全能神末世工作,不再疑惑。

31 河南省靳××,女,52岁,原赞美派信徒。2001年7月,在我住院期间,姊妹多次给我谈末世的工作,我迟疑不定,便到神面前祷告:“若东方闪电是真道,求你启示我。”7月30日晚梦见我向东走到一块麦地前,看见一位女牧人,领了一群羊,忽然有一道闪电一闪而过,同时有声音说:“掩耳不听真道,患难里面没恩典。”梦中醒来,反复思索:莫非东方闪电是真道?在病中神要向我显现?正踌躇不定时姊妹又来给我谈三步工作,这次听得很透亮,才明白那梦的确是神的启示,在病中让我接受神的拯救。从此,我对神的新工作不再存有疑惑。

32 河南省李××,女,26岁,原自由团体派信徒。2002年4月我妈让我信全能神,我没在意,当晚我就做了个梦,梦中有声音对我说:“灾难就要来临,不接受就要灭亡。”一连3个晚上都做同样的梦,这时我才醒悟,唯有信全能神才能蒙拯救。经过交通神末世工作,我完全接受了。

33 河南省耿××,女,42岁,原三自教堂信徒。1999年2月有人几次给我传全能神的道,我都怕假不敢接受,给我的书也不敢看。3月份,我独自一人在家,忽然看见那本神话语书金光闪闪,并且还有“全能神是真神”的字样,我揉揉眼再看时,光和字都不见了,我就拿起书仔细观看,看完后观念很多。当晚我做了个梦,梦见我走在大街上,忽然看见一红色条幅,从天一直通到地,上面还写着“全能神是真神”几个大字,我一见就说:“神既能在天也能在地,因天地都是神的。”醒后难以入睡,随手翻《圣经》,首先映入眼帘的是这样一句话:“我要引瞎子行不认识的道,领他们走不知道的路……并不离弃他。”再回想刚才做的梦,突然觉醒,感谢神几次启示我,从此完全定真了全能神作的工作。

34 河南省崔××,女,35岁,原季三宝派信徒。2002年12月有一姊妹来给我传神的新工作,当时我根本不相信,并且还说些讽刺挖苦的话。2003年1月3日晚,我梦见天灰灰的,雨下得特别大,我躲在两间快塌的房子里,听见外边有喊救命的声音,还有房塌的声音,我害怕极了,就赶紧跪下祷告,这时,我想起传福音那姊妹说:“只有全能神能救人。”当我这样想时就不由自主地脱口而出:“我愿意信。”话音刚落,雨就停了,随之天也晴了。这时我见人就说:“你们都去吧,××姊妹信的神能救人!”醒后是个梦,知道是神在引领我前面的路。第二天,我就急不可待地去找那个给我传末世福音的姊妹,耐心听她的交通,最后接受了全能神的工作。

35 河南省李××,女,50岁,原召会信徒。2002年6月的一天晚上我做了个梦:我走进一座大房子,穿过一个小门,又进入第二个小门,再往前走好像没有门了,可转了个弯,发现里面还有个门,我伸头一看,见里面窗明几净,漂亮非凡,正中间坐着一位像慈祥的母亲一样的人,身穿白衣,面带微笑地看着我。我心里一惊,想转身往外走,听见她说:“快回头进来,这就是给你预备的。”一连说了好几遍。梦醒后不知是什么意思。7月的一天,有人来给我传神的新工作,我听后再结合那个梦才恍然大悟:神已经启示我有第三步工作,而且还在呼召我。因此,我就兴高采烈地接受了。

(仅选186例)

36 河南省张××,女,69岁,原赞美派信徒。2000年11月的一天晚上,我做个梦:一个姊妹从远方回来了,她对我说:“主摆好了丰盛的宴席,等着我们去吃呢!”正说着有人喊:“你们快上来。”我抬头一看,有一人正在山上站着,我说:“我上不去。”那姊妹说:“我拉你。”她就拉着我上去了,见有许多人,旁边放着一张桌子,桌子上并没有饭菜,却有一本册子,这个姊妹对我说:“这是生命册,我们的名字都签上了,你赶快把你的名字签上吧!”我就顺手签上了我的名字。第二天,有一个姊妹来给我传末世福音,令我吃惊的是,这姊妹正是我梦中所见。这时我才醒悟,才明白那梦是神给的启示,只有跟上神末后的工作,生命册上才能有名,于是我就接受了全能神的这步工作。

37 河南省靳××,女,35岁,原赞美派信徒。2002年8月,我姐多次给我传神末世工作,我总是疑惑不愿接受,从此家中出现许多不平安的事,无奈只好勉强接受,但心里仍不定真。2003年1月20日晚上,在朦胧之中看见床上躺着许多鬼,其中一个鬼指着我对它们说:“咱们走吧,她的名字已经在册子上了,咱不敢再理她了!”接着它们就陆续出去了。醒来后,我才认识到全能神是真神,一正压百邪,从而更定真了这步新工作。

38 河南省李××,女,35岁,原真耶稣教信徒。2001年10月期间,我做了两个梦。第一个梦:有一列火车停在我面前,从上面下来几个弟兄强行把我拉上火车,拿一件洁白的婚纱给我穿上,我扭动着身躯特别高兴。第二个梦:有一胖一瘦两个男人来给我介绍对象,我想:我有丈夫为什么还给我介绍对象呢?醒后感到可笑。谁知没过几天,有两个弟兄来给我传末世福音,他们的长相与我在梦中见到的一模一样。回想两个梦,更认识到这是神的启示,正应验了耶稣所说的新郎来娶新妇。时候到了,我要作聪明童女,迎接新郎的来到。

39 河南省张××,女,40岁,原安息日派带领。在1998年至1999年期间,有人多次给我传神末世福音,我都没接受,即使是我弟弟带人来谈,也未能让我回心转意。1999年4月11日晚,我做了个梦:地里的麦子熟了,不知什么时候收割完了,只剩下地边上的几颗仍在地里长着。紧接着又梦见一座高山,山的南边有一条光明大道,我弟弟从道上正往山上走,我却在山下一个大污水坑里站着。醒来之后,我想:莫非神在启示我,弟弟走的是正道?第二天,弟弟又带人来给我见证,当谈到一节经文“末后的日子……奔耶和华的山,登雅各神的殿”时,我更加定真他们信的是真神,于是,我就高兴地接受了神的末世作工。

40 河南省程×,女,55岁,原三自教堂信徒。2002年3月上旬,有人给我传全能神末世的工作,我听后不相信。3月21日,我女儿又来给我传,我说:“你信你的神,我信我的神,谁也别管谁!”4月12日,我去女儿家,她给我看全能神话语书,我看了几页也不明白,就还给她了。第二天,我回到自己的家。晚上7点多时,我抱着孙女坐在床边上看电视,也没心思,我便低头打了一个盹,仿佛我进了另一个境界(其实也不是睡着了):我看见一道白光从窗户斜射过来,我手里拿着一本书,上面写着“全能神”三个字,光正好照在这三个字上,当我睁开眼时,这一切都消失了。当时我觉得很奇怪:我手里没有书啊,为什么有光照?人家传让我信全能神,正好光照在“全能神”三个字上,这不是大光普照吗?我激动得一夜没睡着觉。第二天一早,我把这一切向传我末世福音的姊妹说了一遍,通过她的交通,我认识到是神给我的特别启示,我是有福的人,应赶快接受才是。从此以后我不再疑惑,便正式接受了全能神。

41 河南省贾××,女,37岁,原生命道派信徒。2002年4月的一天,有两个姊妹给我传神末世作工,我听她们交通也对,但对跳舞献祭有观念。2002年5月的一天晚上我做了个梦:有两个人,一个站在床边,用两只手死死卡住我的一条腿,使我不能动弹,他的指甲很长,另一个人跪在地上说:“把你下到地狱里。”我就急忙大声呼喊:“全能神与我同在!全能神与我同在!”那两个人立即就不见了。起床后我把梦告诉丈夫说:“神借着梦启示我了,这工作确实是神作的,全能神就是真神。”正好第二天,两个姊妹来给我送全能神话语书,我明白这是神的引导,就把书接住,从此便跟随了全能神。

42 河南省郭××,女,80岁,原召会信徒。2003年1月的一天,一个姊妹给我传神的末世作工,我夫妻俩不听也不让说,因是熟人勉强留其住下。夜里我做了一个梦,梦见有一白衣人对我说:“全能神是真神!”醒来后我认识到是神在梦中给我的启示。第二天姊妹再给我交通,我就耐心地听,最后,我们夫妻俩都接受了全能神的新工作。

(仅选186例)

43 河南省孙××,女,50岁,原召会信徒。弟兄姊妹曾多次给我传神的新工作,我都不接受。2003年1月的一天晚上,我梦见一个信全能神的姊妹家的房顶上有个天梯直通到天上,醒后心想:这个姊妹信的全能神肯定是真神。几天后,姊妹又来给我传末世福音,我就不再犹豫,痛快地接受了。

44 河南省李××,女,35岁,原因信称义派信徒。有人多次给我传全能神的新工作,我都不相信。2002年2月的一天晚上,我做了一个梦,梦见床上睡了许多人,其中有我死去的嫂子,我说:“奉主名赶鬼。”嫂子说:“主不管了,你奉主名我也不走。”这时,有声音说:“全能神作王了!”我说:“奉全能神的名你们快走!”话音刚落,鬼都顺墙溜走了,床上没人了。梦醒之后,我想:看来弟兄姊妹给我传的全能神是真神。后来,又有姊妹来给我传末世福音,我就接受了。

45 河南省任×,女,44岁,原三自教堂信徒。1999年5月上旬,有姊妹给我传神的末世作工,我听后心中疑惑就祷告说:“神啊!若真是你又作了新的工作,求你今夜在梦中启示我,让我明白。”当夜,梦中有清晰的声音对我说:“万古磐石为你开,容你藏身在神怀。”我醒后,激动得泪水涌流而出,心里说:“神啊!感谢你的开启,使我定准了你的道。”因着这梦,我接受了神的末世作工。

46 河南省郭××,女,55岁,原重生派信徒。2002年10月有人给我传全能神的新工作,我当时接受,后因原派别人的搅扰又疑惑了。11月的一天晚上,我做了个梦,梦见一片白光将我罩住,有声音对我说:“基督耶稣、全能神是一位神,神又作了一步新的工作,快跟上,你就像风中的一棵树,左右摇摆,看着你外表聪明,其实是糊涂信,魔鬼的话你相信,神的话你一点也记不住……灾难马上临到,再不往前走,将死在半路上。”因着这梦,我定真了神的末世作工。

47 河南省谢××,女,69岁,原自由团体派信徒。2000年1月,有姊妹给我传神的新工作,并给了我一本神话语书,当时定不真,没有看。一天黎明时,我在梦中听见有声音说:“末后的基督是生命!”梦醒后我立即把书拿出来,当看到书中有篇话《只有末后的基督才能赐给人永生的道》时,心中高兴极了,觉得真是神恩待我,叫我明白了这真是神的作工,我就欢快地接受了神的末世救恩。

48 河南省李×,女,47岁,原三自教堂信徒。1998年11月,弟兄姊妹曾多次给我传神末世福音,我都不接受,姊妹给我一本神话语书,我勉强把书留下,但未看一眼。同年12月20日晚上,我做了个梦:有声音带着怒气叫着我的名字:“你听见神的声音了吗?”第二天早上我急忙拿出那本书,封面上几个醒目的大字映入眼帘:你听见神的声音了吗?正和我梦中听见的话一模一样。当时我感动极了,真是神又来在地上,还这样恩待我、开启我,我就放心地接受了神的新工作。

49 河南省郭×,男,69岁,原不信派,妻子是重生派信徒。2002年3月有姊妹多次来给我妻子传全能神的新工作,她都不接受,我看传福音的人难过得直流泪,就说:“这样吧,你们把神话语书留下让我看看。”就在我看书期间,有天晚上我梦见我在自家窑洞上边闲转,看见地里好像刚下过雨,麦苗顶着露珠,青翠喜人……突然,一脚踩空,正危急时,我想起妻子对我说过遇到难处时就叫:“耶稣你与我同在!”我刚要开口,突然想起全能神,就急忙呼叫:“全能神啊!你与我同在!”刹那间,眼前出现一根粗绳,我赶紧抓住,就像坐电梯一样平安落地。醒后,我赶紧把梦告诉妻子,她说:“这是神开启你,麦苗代表神的信徒,露水珠代表神的生命水。”我连忙说:“那我们还不赶紧接受全能神?!”从此,我们夫妻携手并肩走上爱神路。

(仅选186例)

50 河南省张××,男,49岁,原蒙头派执事。2002年7月16日晚,我梦见和妻子在一座没有人烟的大荒山上找不到回家的路,天色灰蒙蒙的,正不知怎么办时,我看见一个穿着白色裤子的女子向我们走来,空中有声音说:“这是穿白衣的!”第三天,有三个姊妹来我家传神的新工作,令我惊奇的是,其中一位就是我梦中看见的穿白色裤子的女子,我知道这是神在引导我,就高兴地接受了。

51 河南省陈××,女,32岁,原三班仆人派信徒。2002年12月11日晚上,我做了一个梦,梦见自己死了,肉体停在床上,灵魂到了阴间,阴间有声音说:“你不是在这儿,你是信神的。”我又到天上,天上有声音说:“你没跟上神的脚踪……”两天后,有人来给我传神的新工作,我想:我得赶紧跟上神的脚踪。于是,我当时就接受了。

52 河南省张××,女,50岁,原大赞美派工人。从1998年开始,弟兄姊妹多次给我传全能神的作工,我一直抵挡不接受。2001年12月,又有人来传福音,我当时勉强接受,但仍持怀疑态度。就在这期间,我做了一个梦,梦见我和原派别的人走在路上,天特别黑,而一个信全能神的弟兄手里拿着一个手电筒,特别亮。梦醒后,还是定不真。几天后,又有姊妹对我说:“神回来了!”我一听就说:“神要是回来了,太阳从西边出来。”当天晚上,我就做了个梦,梦见太阳真是从西边出来了。因着这梦,我再也不疑惑了,高兴踏实地接受了全能神的新工作。

53 河南省马××,女,42岁,原家庭教会信徒。2001年7月我母亲接受全能神工作后,多次给我传我都不接受。2002年11月底的一天晚上,我做了个梦:我和母亲还有好多人都在村东头的十字路口,突然天空乌云滚滚,天昏地暗,我想这可能是神要来的预兆,心里害怕极了。只见众人都往村里跑,这时我想起圣经中说耶稣再来时在田里的不要回去,我就用力拉住母亲不让她回家。正当我们惊慌失措时,听到村里的高音喇叭上喊:“神来了!”随着声音血水从村里流了出来。随后,又有姊妹来给我传神末世作工,我想神在梦中已启示我神来了,我就接受了。

54 河南省张××,男,34岁,原华雪和派信徒。2002年5月上旬,我听了神末世作工的见证,因带领的搅扰、妻子的逼迫,我没接受。5月中旬的一天夜里,我做了一个梦:在一间光线昏暗的屋子里,我被困在一张网中,怎么也出不去。正不知所措时,旁边两个信全能神的姊妹(曾给我传过末世福音)说:“你要想出去,必须冲破这张网!”于是,我就奋力挣脱了出来。后又想从屋内出去,却找不到门,正着急时,看见三个地洞,其中两个洞往外冒水,两个姊妹指着另一个洞口说:“我们帮你从这个洞口出去。”在她们的帮助下,我下到洞底沿着地洞往前走,走着走着眼前亮堂起来,太阳出现在洞外。醒后我明显地感到这是神的启示:让我摆脱带领、妻子的捆绑辖制,接受神的最新亮光。于是,我不再迟疑,选择跟从全能神。

55 河南省杨×,女,27岁,原天主教信徒。2002年5月30日,我嫂子和叔叔来给我传末世福音,问我心里还有没有神,我没有回答,他们就走了。当天夜里,我做了一个梦,梦见外面风雨交加,电闪雷鸣,我急忙下床关门,忽然看见一位女子站在屋内,她问我:“你心里还有神吗?还想信神吗?”我说:“我心里有神,还想信!”这时,我转过身看见堂屋中间的墙上有四个金光闪闪的大字:神在人间。随后,女子也不见了。第二天,我就去找嫂子和叔叔,他们告诉我:“神已道成肉身来在人间,并作了话语的工作……”这时,我才明白是神在梦中启示我,于是,我毫不犹豫地接受了这步工作。

56 河南省周××,女,40岁,原灵恩派信徒。2002年11月,我姐姐将神的末世作工传给我,因听了带领的谣言,当时我不敢接受。12月28日夜,我梦见一位弟兄穿着绿色的上衣,并听见有声音说:“明天这位弟兄来给你传福音!”第二天,果真有一位弟兄来传福音,长相与梦中的人一样,也穿着绿色的上衣。于是我欣然接受了神末世作工。

(仅选186例)

57 河南省竹××,女,45岁,原三自教堂信徒。2002年10月3日,两个姊妹给我传神末世作工,听后,我心中疑惑就没接受。第二天夜里,我做了个梦,梦见自己趴在坑沿上,眼看就要掉入深坑,吓得我连喊:“救命……”这时,突然出现两个人对我说:“我们来救你!”话音未落,她们抓住我的手将我拉了上来。醒后,我一直揣摩此梦,但还是不明其意。时隔一天,又有两位姊妹来给我传神的末世工作,我看到她俩的长相、身材很像在梦中救我的那两个人,这时我才明白她们是神差派来救我的。感谢神借着梦中的启示让我定真了这道。

58 河南省胡××,女,58岁,原生命派信徒。近年来,多次有人给我传神末世救恩,因带领的捆绑,我一直不敢听。2002年5月13日,我的头开始发晕。16日夜,我梦见一面大圆镜中有一个漂亮女孩,她的面前有一簇鲜花,镜面上有一个“收”字,醒后我不明白是什么意思。第二天,我家来了一位传福音的姊妹,我发现她和梦中的女孩长得很像,通过她的交通,我知道神在末世早已作了收割、拣选的工作。于是我高兴地接受了全能神,之后我的头晕病也好了。

59 河南省陈××,女,63岁,原华雪和派信徒。以往多次有人给我传神末世作工,因着自己听信带领的话,一直没有接受。2002年12月15日夜,我梦见两位姊妹各牵一头驴进到我家的院子里,把驴头对头地拴在一起,然后,拿草料喂它们。醒后,我突然想起圣经上记载着主骑毛驴进耶路撒冷,人人都欢喜迎接,心想:这梦是不是预表主要来接我呢?第二天,我就到带领的家想问个明白。没想到他家正好来了两位传福音的姊妹,长相和我梦中见到的那两位姊妹一样,我很惊讶,便坐下来听见证,当我听到主真的来了时,激动得跳了起来。感谢神奇妙的带领,使我得着了神末世救恩!

60 河南省郑××,女,56岁,原安息日派信徒。以往有人多次给我传神末世新工作,因怕走错路,我都没接受。2002年8月4日夜,我做了一个梦,梦见有位弟兄拉着我在飞,飞到一个有许多人的地方停下,我一看,这么多人我一个也不认识,便问那弟兄:“你怎么把我拉到这里?”他说:“这是神的家,这些人是神在末世作工中所拣选的一班人。”正在这时我醒了,心想:难道这是神在启示我?第二天,果真有位弟兄来到我家给我见证了神的三步作工,我便欢喜地接受了。感谢神的启示!使我归回到全能神的家中。

61 河南省刘××,女,40岁,原使徒派信徒。1999年4月的一天夜里,我梦见一位女子喊着:“神来了!神来了!”第二天,果真有两位姊妹给我传福音说:“神来了!”当时我很高兴,但后来听说神这次道成肉身是女性,我又接受不了,还把姊妹赶走。不久,我又梦见自己在人群中行走,突然有一位弟兄走到我跟前说:“你信神到底是为了啥?”我随口答道:“是玩的!”他转身就走了。可是话一出口,我就懊悔,心想:我跟随神到现在不就是盼神来接我吗?我为什么信口胡说呢?我急忙在人群中寻找那弟兄,当我找到他时,他向我微微一笑,我就醒了。第二天,我梦中见到的那弟兄真的来了。通过交通,使我明白了神第二次道成肉身的意义,于是我放下了观念,接受了全能神末世作工。

62 河南省薛××,男,33岁,原地方召会工人。2001年3月以来,一位姊妹曾多次给我传全能神末世福音,因我不相信神会道成肉身,再加上贪恋钱财,便一直不接受。2002年2月8日夜,我妻子(杨××,28岁,不信派)做了一个梦,梦中我夫妇俩正在买羊,一位天使对妻子说:“你们还买羊呢?还不快回家,国度近了!”她醒后把梦告诉我,并劝我赶紧寻找传国度福音的人。几天后,那姊妹又来传我,我立即接受了,我妻子也因神的启示而走上跟随全能神的道路。

63 河南省张××,女,17岁。我以前随母亲信主,母亲接受全能神后,我没跟着信。2002年5月,我连续做了几个可怕的梦。第一次,我梦见自己在上课,突然,什么也看不见了,并感觉自己只剩下白眼珠了,我被吓醒;第二次,同样梦见自己看不见东西。不久,我又梦见自己在一个晴朗的日子和几个同学围坐在草地上做游戏,天突然黑了,伸手不见五指,我急忙去抓同学却抓不着,心里一阵恐慌,正在这时,一双枯干的手从背后卡住我的脖子,顿时,我呼吸困难,挣扎中我扭头一看是一个无头的黑影,“啊——”我一声尖叫,从梦中醒来,吓得一身冷汗。妈妈听见叫声,忙跑过来,我喘着气把梦告诉了她,并求妈妈为我祷告,妈妈说:“你要自己去求告神,只有神能帮你……”我琢磨着妈妈的话,又睡下了,不一会儿,那双手又向我伸来,我慌忙喊:“全能神,救我!”那手立即不见了。当我再一闭眼时,无头黑影又向我逼近,就这样反复了二三次。于是我便连连祷告:“全能神!全能神!求你别离开我!……”此后,我再也没做过这样的恶梦。我也因此随母亲信了全能神。

(仅选186例)

64 河南省贺××,男,40岁,原不信派。2003年1月的一天早上,我还在睡梦中,看见一道白光闪过,很快又变成了两个人站在空中,一个是男子,高大魁梧,身穿白衣,黄头发,不像中国人;另一个是女子,是中国人的长相。男子指着女子对我说:“这就是你们的神!”说完就走了。我被惊醒后,迫不及待地问妻子(她已接受了新工作并未告诉我):“你们这几天听道是不是讲神来了?还是女性?”妻子吃惊地问:“你咋知道的?”我就把梦说给她听,她笑了笑,没说什么,随手递给我一本神话书,我看了一遍,心里认定这就是真理,是真道!2月7日,我又梦见一个穿白衣的人,手拿神话语书,站在我家院子里,表哥扛着一袋面站在一旁,我就问他:“你扛一袋面干啥?”他说:“给你们吃的。”这时我就醒了。早上9点多钟,表哥领着一个人来到我家,我一见到他俩大吃一惊,这不正是我梦中那个穿白衣的人吗?当我听到他们来是给我谈神的新工作时,才恍然大悟,怪不得梦见表哥送面,原来是给我送“灵粮”的,是神要拣选我。于是,我高高兴兴地接受了神的新工作。

65 河南省吕××,男,37岁,原季三宝派信徒。因我家极度贫困,从来没有人看得起我们母子二人,就连信神我们也不敢和其他人一样大胆地信,处处受到人的歧视。我也曾听说有人传神末世的福音,但也没勇气去听。2002年12月25日那天,我在山上拾柴,到下午大约4点多钟,我又饥又累,就躺在山坡上。朦胧之中看见,从东边闪出一道白光迎面扑来,有一个白衣人黑头发黑眼睛像风一样朝我刮来,落在对面的树梢上对我说:“你还不赶紧信吗?你不知道不会去问问,不明白不会去听听!”我猛然惊醒,非常害怕。回到家,就把看见的向母亲说了,母亲说:“你到沟里××家问一问。”我就到这家去了,刚好碰见两个传福音的姊妹在那里,我告诉了她们我的来意,她们毫不保留地把神末后的福音传给了我。我明白了是神不嫌弃我,拣选了我这个又傻、又穷、没人看得起的人,我心里有说不出的感激,赶紧接受了神末后的工作。

66 河南省韩×,女,34岁,原华雪和派信徒。自华雪和死后,我对信神就失去了信心,再也不想聚会了。2003年2月3日夜,我梦见一位面容慈善的老人来到我家,好像要对我说什么,可就在我想听他说话时一下子醒了。醒后我怎么也琢磨不透梦中的情景,只感到有一种吉祥的预兆。第三天,原派别的带领与一位老弟兄来到我家,我一见那位老弟兄简直惊呆了,他的年龄、身高、长相、穿着竟和我梦中见到的那位老人一模一样。当时,我又惊又喜,接着他就给我见证了全能神的末世作工。听后,我激动万分,高兴地接受了神的末世福音。

67 河南省班××,女,28岁,原华雪和派信徒。2002年4月21日,我接受了神的末世作工,但没有定真,后因丈夫的拦阻,我便想退出全能神教会。5月上旬的一天夜里,我做了一个梦,梦见华雪和与一位女子都面向东站着,东方天空中有一行字——“属天的怎样,凡属天的就怎样;属地的怎样,凡属地的就怎样。”接着,飞来一只鹰,两只眼睛闪闪发光,直瞪着华雪和。突然,华雪和的肩被什么东西射中,鲜血直流,他用手捂着伤口慢慢倒下,嘴里说着:“现在我痛恨自己不该站在这个位置上,我是人不是羔羊,最终倒下的还是我自己。”随后,他的尸体被鹰叼走了。这时,我从梦中惊醒,认识到自己太愚昧无知了,被假基督迷惑至今仍不知晓,由此,我定真了神的末世作工。

68 河南省邵××,女,48岁,原华雪和派平信徒。2002年7月26日,一个姊妹来给我们传全能神末世的作工,我听了之后,心里抵触不愿接受。8月6日黎明时,我似睡非睡,听到耳边有声音说:“人家都进国度了,起来!你也赶快进国度!”我一下被惊醒了,却不知是怎么回事。第二天,那个姊妹又来给我传,想着昨天的梦我听了起来。听着听着,我恍然大悟:姊妹今天传的不正是国度的福音吗?神在梦中已经启示我了,我还犹豫什么?于是,我爽快地接受了全能神末世的作工。

69 河南省刘××,女,38岁,原使徒派信徒。2002年以来,我姐姐一直给我传神末世的工作,我抵触很大,说什么也不愿接受。

2003年7月的一天晚上,我做了一个梦:我与一个姊妹一起拉着车子往东走,忽然我看到左边有一棵大树,树边有一口大井,清凉凉的井水溢满了井口,井沿上还放着一个很干净的碗。这时一个女的走来,我问她:“这儿放一个碗干什么呢?”她说:“谁渴了,谁就可以用这碗舀井里的水喝。”我一转身看见还有一口小井,井口被石头盖住了,我从石缝里看到这井里也有水,就又问:“这井咋被石头盖上了?”她说:“这井是过时的,现在不用它了。”这时我忽然醒了,回想梦中的情景:大井的水那么清而且专供人饮用,不就是指我姐给我传的神的话吗?那这口大井就应该是神的新工作,小井用石头盖起来肯定是说恩典时代的工作已经过时了。想到这儿,我心中豁然一亮,确定我姐给我传的就是神的工作。于是,我高高兴兴地接受了神的末世作工。

70 河南省郑××,女,40岁,原生命道信徒。1998年11月20日晚上,我做了一个梦,梦见我穿着一件特别脏的孝衣和几个人一起从坟墓里走出来。正走着,我忽然看见空中有七星发亮,又听见天上有声音朝着我说:“审判她!审判她!”吓得我赶紧低下了头。这时与我同行的几个人都吓跑了,他们口里还喊着说:“哎呀!不好了!神来审判人了!”正在这时,我被吓醒了,心里一直不解:神来审判人了!难道是主耶稣开始作审判的工作了?主啊!若真是你来审判我,那我到哪里才能找到你呢?

两天后,我带着这个百思不解的问题来到聚会点。刚坐下就听见两个陌生的小姊妹说:“现在神已经回来了,并且又在人间作了一步审判、洁净的工作……”然后拿出一本名为《审判从神家起首》的神话书。这时,我才明白神是用异梦来启示我,让我接受神的审判工作。我激动地接受了。

(仅选186例)

71 河南省多××,女,34岁,原华雪和派信徒。2002年6月,我们本村的带领接受了全能神的工作,她来给我传时,我不敢接受。她走后我就祷告:“神啊!如果她传的是真道,你就给我个异梦吧!”当天晚上我就做了个梦:我正在家门口站着时,走过来五个男的,其中一个人走到我家门前,从砖头堆里把我的《圣经》刨出来,往我怀里一放,说:“给你一个善行小孩,你再不接受就没有机会了,你若要了就是个有福的人。”我一看,我的《圣经》变成了一个男孩,就高兴地接住了。醒后,我觉得这个梦好稀奇,就想:难道这梦真是神的启示?

第二天,我就装着到她家里玩,刚好有个传福音的弟兄也在她家。我仔细一看,大吃一惊!他的长相及穿着打扮与在梦里给我善行小孩的那个人一模一样。于是,我就坐下来与弟兄搭话,弟兄给我交通了神的新工作。我这才断定昨天晚上的梦就是神启示我的,我便高兴地接受了全能神。

72 河南省王××,男,38岁,原三自教堂平信徒。以往有人多次给我传神末世福音,我总是拒绝不听。2002年9月5日晚,我做了一个梦,梦见我在一个大坑中,坑的周围都有人居住,我在坑中走来走去就是没有出路,我看到坑中的人对我有敌意,我很着急,却又找不到能帮我的人,情急之下我就大喊:“救我,快救我!”话音刚落,就过来两个男的,架着我的胳膊一用劲就把我架了出来。来到路上我看见一个女的,便和她一起走了。第二天,我哥对我说:“从远处来了两个弟兄传福音,你听不听?”我本不想听,可一听说是两个弟兄,就想起了梦中的事,便答应去听听。听完弟兄的交通,我才知道神是要借着这两个弟兄拯救我。于是,我便爽快地接受了全能神的末世福音。

73 江苏省杜××,男,49岁,原华雪和派小带领。2001年10月中旬的一天晚上,我做了一个梦,梦见公路旁有一排用泥巴砌成的二层楼式的教堂,一个连着一个,破烂不堪。当时我想不通,教堂为什么会是这样呢?此时我带着一班信徒正准备离开教堂回家,这时从东边开来一辆客车停在了我们面前,车牌上写着“神国”两个大字,于是我们都上了那辆车。客车将我们带进了一个招待所,在那里接受了部队式的训练。醒来后我一直思想,这梦是什么意思呢?但怎么也不明白。

过了不久,有人把全能神末世作工传给了我,我才恍然大悟,原来神早已作了新工作,并且很多弟兄姊妹正在接受国度的操练。兴奋之余我将本教会的信徒都召来听真道,之后我们一起接受了神末后的工作。

74 江苏省孙××,男,64岁,原华雪和派中层带领。1998年12月,神末世的福音临到我,但我怕是假道不敢定真。几天后的一个夜晚,我梦见自己被人追杀,跳下山崖后感觉特别口渴,一个姊妹递给我一杯水说:“你喝了这杯水就永远不渴了。”醒后我想:只有神赐的水喝了才永远不渴,莫非是神启示我那末世的福音就是神赐给的生命活水吗?第三天晚上,我又梦见从南边来了两个弟兄,当时有一种直觉,他们是神差来的。醒后我向神祷告:“神哪!如果真是你来救我,愿你向我显明,若真有两个弟兄来给我传道就是你给我的印证,我不再疑惑。”第二天果真有两个弟兄来给我传神末世福音,听后我欢喜地接受了。

75 江苏省黄××,女,47岁,原华雪和派片带领。2000年有人给我传神末世作工,我没接受。2001年2月19日,一弟兄又来给我传,我仍没敢接受。之后的一星期里,我天天祷告求神给我启示。第七天夜里我梦见一本书,书的外皮是用七人画像的纸包着的。醒后,我并不明白是什么意思。第二天,那弟兄又来找我,并带来一本书,我一看书的外皮也是用七人画像的纸包着的,和我梦中看见的一模一样。此时我明白了昨晚的梦是神给我的启示,于是我欢喜地接受了神的新工作。

76 江苏省夏××,女,56岁,原三自教堂堂委。2001年1月14日早6时许,我刚醒来就有声音对我说:“神来了,是女性。”当时心想:耶稣是男的,怎么会是女性?3月中旬,我在镇江的女儿家,有两个姊妹把全能神的福音传给了我,当她们谈到神来了,且是女性时,我想起了两个月前听到的那个声音,于是我毫不犹豫地接受了真道。

77 江苏省刘××,女,40岁,原三自教堂信徒。2000年11月份,有个姊妹两次传神末世福音给我,我不仅拒绝而且还说了些抵挡神的话。10多天后的一个夜里我做了一个梦:看见一个没有水的鱼塘里,数百条红尾大鲤鱼浑身沾满污泥,嘴巴一张一合,奄奄一息,我望着快要死的大鲤鱼,焦急地说:“怎么没有水呢?”话音刚落,就听见有柔和的声音说:“你翻过大堰就是清泉,鱼就得救了!”当我吃力地爬上堰顶后:啊!一望无边的清泉水。我情不自禁地大声喊:“鱼有救了!鱼有救了!……”

次日,我把这个梦说给本派别的一姊妹听,她一听高兴地说:“咱们不就是鱼塘里的鱼吗?神不就是清泉水吗?说明我们现在教会已没有生命活水,若再不寻求,只有死路一条了!”2001年6月的一天,神再次给了我们机会,我俩都接受了神的新工作。

(仅选186例)

78 江苏省鲁××,女,41岁,原因信称义派信徒。2002年上半年,我们教会里的弟兄姊妹嫉妒纷争、争权夺利,我一人在家里感到走投无路,便来到主面前祷告:“主啊!求你不要离开我,我不能没有你,求你帮助我为我开辟出路。”我一直在主面前这样祷告。

2002年12月3日晚上,我在梦中看见一个人亲切地对我说:“跟我走吧!”我惊醒后一看没人,这时我就向神祷告:“神啊,你叫我上哪儿去呢?我不明白你的意思。”第二天一早,我家来了一姊妹,我一看愣住了,这人和昨天晚上梦中的那个人一模一样,衣服的颜色、说话的声音都一样。那姊妹对我说:“神已作了新工作,为你开辟了新出路,你想听见神的声音吗?”我说:“我已向神祷告许久了。”“那好,你跟我走吧。”之后,她让一位弟兄把神的新工作讲给我听,我心里万分高兴,终于有了新的出路!

79 江苏省高××,女,46岁,原赞美派信徒。1999年2月初的一天,有人将全能神末世作工传给我,当时我觉得挺好,可回到家后却想起我们带领的话:“出了圣经就是异端,撒但能装成光明的天使,传全能神的这班人也会装,专门牢笼无知的妇女……”想到这,我疑惑不知怎么办,于是就向神祷告,求神开启让我明白。

就在当天夜里我做了一个梦:看到我们带领在我家门前的河中,带着众多的船只由东向西缓缓划来。当船队来到我家门前时,突然整个河面被大光分开,向西看,河面上光芒四射,碧青的河水一望无际;向东看,则是漆黑一片。就在这时,教会带领将自己的船迅速横在河中央,挡住了其它船只的航行。我一看,就在岸上急忙呼喊,让带领快把船头调过去,但他就是不听,发疯似的在船上来回跑并大喊:“就是我说了算,谁也不许过去……”惊醒后我反复琢磨:还说这个假那个假,你这个带领才假呢!要不然你那边怎么那么黑呢?自己不过去也不让别人过去,这不是“牢笼无知的妇女”吗?想到这我决心跟从全能神。

80 江苏省田××,女,51岁,原约瑟派大带领。2002年3月28日,一姊妹来给我传神末世作工,因我听信谣言,害怕是假的、迷惑人的,所以没有听完我就不听了。但过后心里又觉得不安,晚上我就向神祷告:“神啊!如果姊妹传的是真道,求你开启我让我明白。”夜里,我梦见一位身穿白衣的女子面带微笑地对我说:“全能神是全能的、完完全全的真神,过去的事没有显明,那是神没有公开显现,今天神亲自作工带领人类。”这时,我猛然醒来,心想:这是神给我的启示吗?但我不能确信。时隔4天,又有两个姊妹来给我传末世福音。当我知道全能神这次道成肉身是女性时,我不禁流下自责的泪水,悔恨自己愚昧、瞎眼,信神却不认识神,从此我接受了神的末世作工。

81 江苏省权××,女,45岁,原华雪和派信徒。2000年5月至2001年8月,一姊妹曾5次给我传全能神末世作工,都被我拒之门外。2002年2月7日晚,我做了一个梦,梦见我与教会的几个姊妹正站在村头的路上唱歌。唱完后,忽然发现身边站着一位40来岁的陌生姊妹,她身穿一件紫红色的上衣,微笑着问我:“姊妹,如果有人给你传全能神的道你相信吗?”我回答:“相信。” ……醒后我急忙跪下祷告:“神啊!难道你真的来了?如果再有人给我传,我一定相信!”

3天后,我们带领约我去她家听道,刚进门我便惊奇地发现,在带领家的那个姊妹正是我梦中看见的陌生人,她穿着一件紫红色的上衣,同样朝我微笑着问道:“姊妹,神亲自发声带领咱了,你相信吗?”我立刻想起梦中那姊妹的问话,就急忙说:“相信,你快讲给我听吧!”听了见证后我毫不犹豫地接受了全能神的新工作。

82 江苏省耿××,女,36岁,原因信称义派信徒。2001年上半年,弟兄姊妹曾多次给我传神末世作工,我都不接受还说了些抵挡神的话,并认定名不叫耶稣就是假基督。同年7月的一天晚上,我梦见邻居家正举行婚宴,突然天空中霹雳一声响,两个头戴金冠、身穿白衣的天使从一道白光中慢慢出现,他们手持生命册向世人宣布神已降临人间,并且要在“南场”召集信徒进国度。当我拿着《圣经》跑到“南场”拼命敲门时,里面却有声音说:“经上不是告诉你,凡喊主啊主啊的人不一定都进天国吗?”我忙问为什么,回答说:“因你没接受神末世的道,要想进来必须得接受末世的道!”醒后,我恐惧战兢,整日思想:到底什么是末世的道?没过几天,我表姐就来到我家给我传神末世作工,听后我不禁潸然泪下,接受了神末世的道。

83 江苏省李××,女,46岁,原因信称义派信徒。1997年11月的一天,有几个人到我家给我传全能神的末世作工,我听后感到有享受,但又疑惑不定,怕是异端。正当我为难之时得到了神的开启:你们要用爱心接待客旅,不知不觉就接待了天使。末世有天使传永远的福音给这地上的人。我心想:难道他们真是天使?事隔1天,又有两弟兄来给我和另一姊妹唱赞美全能神的新歌,就在我闭目倾心听歌时,突然发现眼前的两位弟兄衣服变成了白色,更令我吃惊的是他俩身后还站着一位头发洁白、身穿白衣的圣者。我赶紧睁开眼睛,发现一切都没变,而我一闭上眼睛,刚才的情景又重新出现。这时我碰碰那姊妹,让她也闭上眼睛听歌,我问她看见什么了,她说:“我看见两位弟兄身穿白衣,身后还站着一位头发洁白、身穿白衣的圣者。”此时我激动万分,毫不犹豫地跟随了全能神。之后还有几位姊妹也因着这一异象,接受了神的新工作。

84 江苏省朱××,男,54岁,原因信称义派信徒。2002年5月,一姊妹把神末世福音传给我,我听了觉得很好,但不敢定真。弟兄姊妹一次次给我交通,并告诉我,若跟不上这一步,以后就要落入灾难之中。而我心想:现在风调雨顺的,有什么灾难!6月的一天晚上,我做了一个梦,梦中有人大喊:“地震了!震后将有大瘟疫!你们赶快离开这座城!”我听了非常害怕,赶紧坐车离开了那城。就在我离开的刹那间,真的地震了,只听风声、雨声、呼救声、房屋的倒塌声连成一片,我又看见火车车轨震断了,火车冲到了车站上。就这样,一座美丽的城市顷刻间变成了一堆废墟。当我从梦中惊醒时,马上想到弟兄姊妹给我交通的“灾难”,又想到启示录中预言的“末世大灾难”,我越想越害怕,不敢再怀疑神的新工作了。

(仅选186例)

85 江苏省王××,男,47岁,原因信称义派信徒。我没接受神的末世福音之前,曾逼迫已接受真道的妻子,藏匿她的磁带,还去她的聚会点搅扰。2002年5月2日夜里,我做了个梦:梦中有一人推我,并说:“死人哪!为什么逼迫我的教会、出卖我的子民?把东西给她吧!”醒来后,我认识到这是神的启示,在神眼中我虽信神,但还是一个死人,没有生命气息,妻子信的是真神。从此我再也不敢抵挡了,并与妻子一同走上了全能神带领的生命之道。

86 江苏省田××,女,40岁,原三自教堂信徒。1998年12月10日夜,我梦见天空中有两个金光闪闪的大字——审判。醒后我不明白是什么意思。不久,有两个姊妹给我传神末世作工,但我没用心听。2000年9月的一天夜里,我又梦见从东北方向突然来了一个大光,天连着地,地连着天,直向我扑来,等光到我面前却是个姊妹,她说:“我是来打扫羊圈的。”梦后约10天,我又梦见一个羊圈非常干净,且四面放光,里面还有几个姊妹在聚会,当时我满身污秽不敢进去。醒后我一直琢磨这事,但不明白。10月初,当我再次听了神末世作工后,方才明白3次梦境之意:末后的基督是用真理来作审判的工作,凡被神洁净的必归回到神的家中……于是我欣然接受了真道。

87 江苏省李××,女,53岁,原三自教堂信徒。2002年3月中旬,我听了神的新作工,但因丈夫的搅扰没有定真。就在3月底的一天夜里,我梦见耶稣驾着白云从天上飘过来,后又看见一位“女圣者”也驾着白云飘过来,接着,天空中并排飘下来三条红色的彩带,上面均写着一行黄色大字,只见最后一条彩带上写着“末日的审判”。醒后,我细细琢磨,突然想到这“末日的审判”不就是神的第三步工作么!于是,我因着这个梦定真了神的新工作。

88 江苏省杨××,女,40岁,原华雪和派信徒。1999年1月24日,我回云南老家过春节。2月5日夜,我做了一个梦,梦中有声音对我说:“神来了!”醒后,我便急切地想回家。2月7日,我顾不得母亲的挽留回到家中。3天后,就有姊妹把神的末世作工传给我,当她说到“神来了”时,我说:“知道。”那姊妹惊讶地看着我,当时我就把得到的启示说给她听,并且高兴地接受了神的新工作。

89 江苏省周××,女,69岁,原华雪和派信徒。2001年12月24日晚,我做了一个梦,梦见一个身穿米灰色上衣的女子向我走来,她微笑着对我说:“你整天寻求真理,今天将真理倒在你身上。”说完那女子就不见了。醒后我并不明白梦的意思。两天后,我外甥媳妇与另一姊妹来我家给我传神末世福音,我一眼就看出那个姊妹正是我梦中所见的女子,当时我就明白了,原来神早在梦中给我启示,于是我毫不犹豫地接受了真道。

90 江苏省谢××,女,55岁,原召会信徒。2000年12月10日,有姊妹到我家传全能神的末世福音,我不接受还说是假的。后来姊妹又来给我传两次,我仍疑惑。就在姊妹第三次来我家的当天夜里,我梦见两个人,前面一个人走到我身边说:“我们信的是真神,赶紧跟上真神脚步走!”后面一个人拉住我的胳膊,在我胳膊上写了几个字:真神已来到!次日,我就接受了全能神的末世福音,是神借着这个梦唤醒了我。

91 江苏省孙××,女,31岁,原三自教堂信徒。1999年1月的一天夜里,我梦见自己骑着一辆三轮车,正骑着,突然一女子飘过来坐在我车上问道:“你知道我是谁吗?”我说不知道,她说:“我是人子。”我愣了,心想:人子是谁?当我再问时,那女子不见了。这时,我又遇见一老姊妹就问她:“人子是谁?”她说:“人子就是咱们的主耶稣。”醒后,我反复琢磨:主耶稣不是男性吗?怎么梦中的人子是女性呢?2月上旬,当我听了神的末世作工后,才知道神末世道成肉身是女性,于是我高兴地接受了真道。

(仅选186例)

92 江苏省赵××,男,47岁,原无派别,自己在家看圣经。2002年12月初,有人给我传神末世作工,我不敢定真。当夜,我就梦见一人左手拿着一本闪闪发光的书卷,右手举着两把金钥匙,他对我说:“我是所罗门,给你两把金钥匙,这书卷也给你!”说完他两手打开了书卷,当时,我急切地想看看书卷上写的是啥,但所罗门一笑便消失了。惊醒后,我特别激动,明白这是神给我的启示:神已展开书卷。因此我再也不疑惑了。

93 江苏省孙××,女,61岁,原三自教堂信徒。1999年5月17日,有姊妹把神末世福音传给我,我因怕信错不敢接受,于是就向神祷告求神开启。一天夜里,我梦见一个教堂,有一个窄门,一个宽门,窄门里闪闪发光,我好奇地向窄门走去,因门窄路陡,好不容易才进到里面,只见一人微笑着坐在金光闪闪的宝座上,我感觉是神就连忙跪下来说:“神啊!我愿意跟随你,求你收下我吧!”说罢我便起身向东走去,只见许多天使正在吃生命果,我问:“我能吃吗?”一个天使回答说:“这是神为我们预备的,当然可以吃。”说着他就给了我一个,我吃了感到特别香甜可口。醒后我才明白这是神给我的启示,我再也不能拒绝神为我们预备的生命果了。

94 江苏省孙××,男,35岁,原约瑟教五十夫长。2002年9月下旬的一天,我妻子将全能神末世福音传给了我,但我听后疑惑,无法抉择,于是就向神祷告,求神给我分辨。就在祷告后的当天夜里,我似睡非睡时,忽听有声音在我耳边说:“全能神是真的!赶快进去!”连说三遍,声音非常清楚。过了三天,又有两姊妹给我传末世福音,我便毫不犹豫地接受了真道。

95 江苏省阚××,女,57岁,原因信称义派信徒。2002年10月我们教会荒凉,讲道人讲不出道,信徒之间嫉妒纷争,没有爱心。就在这时,我的胳膊摔断了,而教会里却没有一个人来扶持我,于是我就把自己的软弱向神祷告。11月22日晚,我躺在床上,朦胧中听到有声音对我说:“过两天打发有爱心的姊妹去照顾你。”果然两天过后,来了两位传全能神末世作工的姊妹,她们对我关怀备至,并且将神的末世作工讲给我听。听后我想到前两天神给的启示,于是就高兴地接受了真道。

96 江苏省胡××,女,60岁,原生命派信徒。从2002年7月以来,有很多弟兄姊妹给我传神末世福音,都被我拒绝。2003年1月的一天夜里,我做了一个梦,梦见一位身穿紫色棉袄、四方脸的姊妹手拿号筒在我家门前来回吹,号声非常嘹亮。醒后,我想:圣经里有七号吹响,这是不是从神来的呢?事隔3天,就来了一位和我梦中所见的一模一样的姊妹,她给我讲了神末世的新工作。因我提前已从梦中得到了神的引领,便不再犹豫,立即接受了神的末世福音。

97 江苏省王××,女,33岁,原华雪和派信徒。2002年2月9日,有人给我传神末世福音,我因疑惑没敢接受。之后的一个月内,我连续做了三个梦:第一次梦见自己陷在淤泥中。第二次梦见自己参加一个婚宴,看见宴桌已坐满了宾客,我因去晚了没赶上。醒后我想:是不是自己没跟上神的新工作呢?第三次我又梦见以前和我一起的两个姊妹变得更年轻了,像个新人似的。此梦过后仅有三四天,我梦中所见的那个姊妹就来给我传神的末世福音。因神借着梦一次次启示,我再也不敢疑惑,立即接受了真道。

98 江苏省程××,女,41岁,原灵恩派信徒。2002年12月下旬,曾有一位姊妹欲把全能神的末世福音传给我,被我拒绝并将她赶出了家门。2003年1月下旬,我梦见有人对我说:“教会带领是魔鬼!”同时我又看见带领的身体深深陷在池塘的淤泥中,只有头露在上面。梦醒后,我已吓得浑身直冒冷汗,但并不知是什么意思。事隔半月,被我赶出家门的那个姊妹又来给我传福音,当她讲到神已不在教会里作工,现在是有许多魔鬼撒但坐在高台上控制人时,我突然想起那个梦,便毫不犹豫地接受了神的新工作。

(仅选186例)

99 安徽省陈×,男,45岁,原召会带领。1997年9月20日上午,有弟兄姊妹给我见证神的末世作工,因对神道成肉身有观念,我没有接受。9月28日夜,我做了一个梦,梦见三位姊妹站在我面前,其中一位姊妹问我:“你认识我吗?”我看看她说:“不认识。”她就从腰间拿出一块长方形的金牌给我看,上面写着三行大写的外语字母,我都不认识。她便对我说:“你以后必须与有神的人在一起。”第二天醒来,梦中的情景非常清晰,我却不解其意。于是我打开恢复本《圣经研谈》,正好看到耶稣在各各他被钉十字架的情景,他背上插着一个牌子,上面写着“这是以色列人的王”,是用希腊文、希伯来文、罗马文三种文字写的,与我在梦中看到的金牌上的字一样。这时我的心情难以平静,就对妻子说:“传末世基督的可能是真道。”但因我放不下地位,碍于面子,不好意思去找传福音的人,把这事就搁下了。直到2002年8月14日上午我实在感到无路可走,便恳切地向神祷告,求神给我开辟出路。第二天上午,奇迹出现了,原来给我传末世福音的姊妹真的又来找我。当我接过《基督的发表》时,我激动的心情难以言表,真痛恨自己为什么如此悖逆。谁是以色列人的王,只有接受全能神的人才知道。

100 安徽省李××,男,42岁,原华雪和派小带领。2002年4月6日,有人给我传神的末世作工,我看神话后放不下观念,认为“离开圣经就不是真道”,便否认了这道。4月16日夜,我做个梦,梦见我与教会大带领苌××的父亲(已死)在一座桥上相遇,他叫我讲一段经文,我讲不出来,他就把我扔到河里。原本干涸的河底突然冒出水来,水越涨越高,快到我的嘴了,他叫我喝口水尝尝,我不喝,就往岸上爬。他抓住我说:“传给你的是真道,你为何不接受?你把书看完一切都明白了!……”第二天早上,我将此梦告诉苌××,我俩一致认为这是神的启示,因此我俩都愿意看神话,借着神话解决了我们的观念,于是我俩都接受了真道,并把原教会的110名信徒都带到了全能神面前。

101 安徽省张××,女,27岁,原华雪和派工人。1999年以来,教会中没道讲,没路走。2002年2月,我到杭州打工,3月至4月期间,我做了3次一样的梦,梦见自己与以前的同工李××一起牧养教会。此后,我再也无心干活,心想:教会可能有新工作了。于是,2002年4月26日,我从杭州返回,直接去了我大姐家,在我大姐家正碰上李××来找我,她正要把神的新工作传给我。我听完了见证,心里特别激动,这不正是神在呼召我吗?我立刻接受了神末世的道。

102 安徽省黄××,女,57岁,原华雪和派管家。2002年9月下旬,我接受了全能神,原教会的人得知后,就不断地来搅扰,我被搅得晕头转向。于是,我来到神面前祷告,求神加给我分辨能力。祷告后的一天夜里,我梦见搅我的那人手拿一本《圣经》,是旧的;给我传真道的弟兄手拿一本神话书,金光闪闪。他们站在我面前,好像在争辩……醒后,我心里踏实了一些。过了几天,我又在梦中听见有声音说:“你跟那位弟兄走没错!以前你信的是人,现在你信的是实际神!”话音刚落,有人递给我一支笔,叫我写“人、子、地”三个大字。通过这两次梦中启示,我完全相信神已道成肉身来在地上作工了。于是我定真了这道,并把本村的3位弟兄姊妹也带到了神面前。

103 安徽省苑××,男,40岁,原灵恩派信徒。2002年11月18日,有两个姊妹给我传全能神,我没接受。20日她们又给我听磁带、读神话,我心里矛盾不能定真。第二天晚上,我在临睡前祷告,求神给我引导。夜间我似睡非睡之时,突然听到门外传来一声很重的叹息,我起身去看,却无人影。第二天晚上也是如此。我想:这是不是神在启示我,让我接受新工作呢?我便把神话书《基督的发表》拿来与《圣经》对照,当天晚上神又在梦中启示我说:“你必须接受全能神作工的真理。”醒后我联想起这一连串的启示,再也不敢疑惑了。

104 安徽省李××,女,57岁,原灵恩派信徒。2002年10月中旬的一天夜里,我做了一个梦,梦中有一个声音对我说:“田姊妹(我们教会的)来找你信主,你就去!”梦中田姊妹果然来找我去听道,我就跟她去了一个地方,有许多人坐在那里听道,我也坐下听,道讲得特别好,是我从来没听过的,我激动地拍起手来……醒后我还沉浸在喜悦之中。11月中旬,田姊妹真的来找我,给我传神末世的新工作,我欢喜接受。

105 安徽省吴××,女,35岁,原灵恩派信徒。2002年12月20日,有人给我传神末世救恩,我不敢定真。21日我祷告神,求神引导我,当晚我做个梦,梦中我站在一座要拆迁的楼房上,突然楼房晃动,砖头直往下掉,我害怕极了,便祷告:“全能神啊!求你来救我。”刚祷告完,好像有人抬着楼板放在了地上。我睁开眼看见全能神显现在空中,他面目发光,腰间系着金光闪闪的东西,手攥火焰,脚踏白云……我激动地跪在楼板上呼喊:“全能神,欢迎你来地上作王……”醒后,我非常激动,恨不得让大家都来信全能神。2003年1月上旬,原派别的带领来搅我,晚上我梦见她拉我走进一间屋子,屋子里有一张床,床下是一座坟墓,我吓得撒腿就跑。醒后,我知道神在启示我,如果我跟随了原派别的带领就走进了坟墓。这事更加固了我跟随全能神的信心。

(仅选186例)

106 安徽省潘××,女,53岁,原使徒派执事。2001年3月10日,我到一个弟兄家听人见证神末世的作工,因家中有事,没听完就走了。第二天晚上我做了一个梦,梦见我去码头乘船,走到一个岔路口,出现一高一低两条路,正不知道该怎么走,高路上出现了两个女人,一个穿紫红色棉袄,一个穿绿色羊皮上衣,我问她们我去乘船该走哪条路,她们说:“跟我们走!”我就跟她们走了。醒来时我感觉很希奇。第二天有两个姊妹来给我传末世福音,她们身上衣服的颜色和我梦中看到的一模一样,这时我才明白那梦是神在启示我,于是我高兴地接受了全能神。

107 安徽省胡××,女,60岁,原被立派信徒。2002年11月以来有人多次给我传神末世作工,我都不接受。12月19日夜里,我做了一个梦,梦见自己正处在悬崖陡壁上,两手紧抠住陡壁边缘,身子悬在半空中,往下一看是无底深坑,我害怕极了,便连声呼喊:“救命!救命啊!……”正在我绝望之时,来了两个人将我拉了上来。梦醒后的第二天,就有两弟兄来我家传福音,此时,我才豁然醒悟,原来那梦是神在启示我:若不接受末世救恩就会落入无底深坑。于是我欣然接受。

108 安徽省赵××,女,32岁,原灵恩派信徒。2002年11月底,我听了神的末世作工的见证后,不敢定真,我就求神给个启示。没几天,我做了一个梦,梦见一人身穿长袍端坐在白云之上,有一声音喊着:“神来了!神来了!……”醒后,我心里特别亮堂,这不是神给我的启示吗?我不敢疑惑,赶紧接受了神的新作工。

109 安徽省李××,男,52岁,原因信称义派信徒。2002年11月,有人将神末世工作见证给我和我妻子,但我们一直定不真。2003年1月18日夜晚,我做了一个梦,梦见自己和本村的一姊妹(已接受全能神)在田里掰玉米,忽然,狂风呼啸,铺天盖地的麻雀向我们扑来,我吓得急忙藏在草丛里,但背和胳膊都被麻雀啄得鲜血淋漓,妻子和孩子都不见了,但那位信全能神的姊妹却平安无事。醒后我心有余悸,反复揣摩,意识到只有跟随全能神才能蒙保守,于是我和妻子再也不疑惑了。

110 安徽省陈××,女,67岁,原因信称义派信徒。2002年4月我接受了神末世救恩。此后原派别的人多次来搅扰,我就有些疑惑。5月的一天夜里,我三次做了同样的梦。梦见一个怪物,身子像狗,头脸极像原派别的一个带领,那怪物披头散发,伸着长舌头,说要吃掉我,样子很可怕!一连三次我都被吓醒。第二天,这个带领果真一天三次来我家搅扰。感谢神的启示,使我看清了带领的真面目,更使我定真了全能神的末世作工。

111 安徽省李××,男,34岁,原重生派信徒。2000年以来,多次有人给我传神末世救恩,我一直拒绝。2001年10月10日夜,我梦见自己在无边的洪水中拼命挣扎,眼看就要被淹没,正绝望之际,听见有声音说:“赶快回头信全能神吧!世界马上就要毁灭了!”惊醒后,我非常害怕,认定这是神给我的启示:如果再不接受真道,就没命了。次日,我赶紧去找信全能神的人,接受了神的末世救恩。

112 安徽省李××,男,39岁,原华雪和派小带领。近年来,有人多次给我传神末世福音,我都不接受。2002年7月13日夜,我梦见一位穿白衣的人用粉笔在方桌上写字,他说:“这是神的三步作工,第三步是全能神用话语来作审判的工作……”第二天下午,果真有一位传福音的弟兄来到我家,长相与梦中人一样。我和妻子听了他谈的见证,毫不疑惑地接受了神的末世作工。

(仅选186例)

113 安徽省陈××,女,78岁,原华雪和派信徒。2001年12月10日夜、15日夜、18日夜我先后做了3个同样的梦。梦见一群人追杀我,我吓得四处躲藏,正当我不知所措时,从南边来了5个人,当她们来到我面前时,追杀我的那群人就不见了。其中一位女子和颜悦色地对我说:“人杀你,你咋不信神呢?”我说:“我已信10多年了。” 她说:“跟我一起走吧!”于是我就跟她们一起走了……此后我仔细回想这3次奇怪的梦:为什么总有人追杀我?而每次都是在危难之时这5个人出现?梦中的女子为什么总让我信神呢?我困惑不解。12月25日下午,一位姊妹给我见证了神末世作工,听后我才明白是神3次在梦中启示我,让我赶快跟随全能神。万万没想到年近80的我还蒙神如此的恩待与高抬,我眼含热泪,激动地接受了全能神末世救恩。

114 安徽省刘××,女,55岁,原召会信徒。自1998年以来,有人多次给我传全能神的末世作工,因原教会带领的迷惑,我分辨不清真假,一直不敢接受。2003年1月24日,又有两位姊妹来给我传末世福音,我却对神的名有观念,仍不接受。第二天夜里,我梦见一个灰色毛绒绒的怪物朝我走来,并且越来越大,最后像人一样,坐在我的床头。我毛骨悚然,连忙喊:“主耶稣快救我!”那怪物不但不跑,反而向我扑来。危急之中我又大喊:“全能神啊!可怜可怜我!快救我!”那怪物立刻不见了。惊醒后,我清楚地知道这是神给我的启示:神的工作确实转了!名也变了!当时就想:如果再有人来传,我一定接受!几天后,一位弟兄又来给我传,我毫不迟疑地接受了神的末世作工。

115 安徽省曹××,女,40岁,原灵恩派信徒。近年来,我因受钱财的辖制,信神一直软弱。2003年1月,我突然有一种强烈的愿望:想好好信神!但又感到无路可行。1月20日左右,我在梦中听见有声音说:“你得信全能神!”醒后,我不明白这话的意思。几天后,有人给我传神末世福音,当我得知末世神的名叫“全能神”时,我才知道那话是神在呼召我,我非常高兴,立即接受了神的末世工作。

116 安徽省屈××,女,48岁,原不信的。2003年4月下旬的一天夜里,我做了一个奇怪的梦,梦见一位白胡子老人对我说:“你赶快信全能神!……”连说了三遍。醒后,我反复琢磨也没明白这梦的意思。于是,我就去找附近的一位信主的老人,把梦讲给他听。他一听就吃惊地问:“真的吗?”我说:“一点不假!”老人说:“哎呀!多少人传我信全能神,我都怕假,没有信,原来全能神就是真神,那我可要信!”当时,我也很高兴地说:“是真神我也信!”由此,那位老人接受了全能神,还传过来十几个人,而且我全家人也都信了全能神。真是感谢全能神的破例高抬!

117 安徽省杜××,女,56岁,原天主教信徒。2001年6月,我和母亲及另两个姊妹先后接受了神末世作工,刚开始特别有劲,后被人搅扰,我们便有些疑惑了,没有了分辨和主见。为了信个明白,信得踏实,我和母亲就一起向神祷告:“天主耶稣啊!我们分辨不清这道是真是假,求你引导我们,让我们有个分辨。”当夜,我梦见有一人站在我面前,长发披肩,深灰色长衣直垂到脚,他指着给我传福音的姊妹对我说:“她信的神就是你奶奶(我奶奶信耶稣)信的神,也是末世作工的神。”说完就不见了。第二天一早,我忙把这梦讲给母亲和那两个姊妹听,她们听了都非常激动,都说这是神的启示。因着这梦,我们不再疑惑,从此踏实地跟随了全能神。

118 安徽省吕××,女,40岁,原华雪和派信徒。自1999年以来,多次有人给我传全能神的末世作工,但我因听信带领的谣言,一直不敢接受。2002年5月4日夜,我梦见自己走进一座宽敞的房子里,看见两个姊妹正在对话:“神不偏待任何人,晚来的也和我们一样吃喝神话,享受着同样的赐福。”话音刚落,一姊妹手指着天空惊呼起来,我急忙抬头,看见东南方的天空中有一道光,像一把巨大的利剑,有一女子,身着洁白的衣服,目光柔和,正缓缓地向我飘来。这时,我猛然想起传福音的弟兄姊妹给我谈的见证“神这次道成肉身是女性”,我立刻意识到这是救赎主向我显现。我既激动又害怕,正不知所措时,突被一阵敲门声惊醒,原来,天已大亮,一传末世福音的姊妹再次来到我家。吃过早饭,我便随着姊妹去听见证。当我们来到接待家庭时,我惊呆了,这里的摆设与我梦中所见到的几乎一样!这时,我完全明白,这一切都是神奇妙的带领。因此,我毫不犹豫地接受了神的末世工作。

119 安徽省李×,女,27岁,原地方召会信徒。2003年3月21日,我舅舅来给我见证神的三步作工,听后,我就接受了。一个月后,我因听信别人的谣言又不敢信了。5月14日夜,我梦见自己来到大海边,看见许多人都争先恐后地要过海到对岸去,并听见有人说:“不信全能神的人不许过。”正当我要过时,有人对我说:“你不信,不能过!”我说:“我信。”“你没信。”“我刚不信的。”“那你回去,以后好好地信吧!”听了这话,我好后悔,心想:如果我坚持信到底,现在不就过去了吗?……醒后,我意识到这是全能神在梦中启示我,叫我赶快跟上,如果再听信谣言就会被撇。于是,我立下心志:永远跟随全能神,再也不三心二意了!

(仅选186例)

120 安徽省赵××,女,32岁,原因信称义派信徒。以前,我从来没听人见证过神的末世福音。2003年6月中旬的一天夜里,我做了一个奇怪的梦,梦见有一大群人都在向一个巨大的画像跪拜,我也在人群中,仿佛有人叫我跪拜。我刚想跪拜,忽听有声音对我说:“你不要跪拜!去找张姨。”这时,我醒了,但不明白梦的意思。起床后,我突然想回娘家,于是,我顾不得吃早饭就坐车去了娘家,没想到,刚下车就看见了张姨,想起昨晚的梦,我便急忙喊住了她,并把梦的原委告诉了她,张姨听后非常高兴。几天后,张姨就带来一个姊妹给我见证了神的末世作工。我这才明白梦中之意,原来神已作了新的工作,再去原教会就是跪拜偶像。于是,我欣然接受了神的新工作。

121 安徽省秦××,男,51岁,原不信的。2003年8月份,我得了脑瘤病,花掉1.2万多元钱做手术也没治好。出院后,我的病情加重,头疼得吃不下睡不着,喉咙也像被堵住似的不能说话,我被折磨得痛苦不堪。一天晚上,我忽然想起以往有人劝我信神的事,就对妻子说:“咱们信神吧!也许信了神我的病能好。”于是,妻子就到村里找来20多个信耶稣的到我家为我祷告,让我认罪悔改。可我的头疼不但没减轻,反而疼得更厉害了。第二天,我岳母和弟媳正好来看望我,听说了此事,弟媳便说:“神又作了新的工作,只有跟上神新工作的人才能蒙拯救,得着那永远的生命!……”她见我听不明白又说:“等我把神话书送来,你一看就明白了。”过了一个星期,弟媳还没送来神话书,村里一个信耶稣的人却送来一本《圣经》。我还没来得及看,当夜就做了个梦,梦见自己坐在椅子上正聚精会神地看《圣经》,忽然,面前站一女子,一手提着小黑包,一手指着我手中的《圣经》说:“你那《圣经》别看了,《圣经》过时了。”随即,她把黑包递给我说:“你要信这,这是全能神的新工作。”说完她就不见了,我也猛然惊醒,但却不明白梦中的意思。第二天一早,弟媳就手提黑色方便袋把神话书送来了,而且她说的话和梦中之人所说的话一模一样,我惊奇地把做梦的事告诉她,她听了激动地说:“这是神给你的启示呀!我上次从你这回家后,每天都在神面前为你祷告,求神拣选你、启示你。”听了弟媳的一番话,我才知道是神的大爱临到了我,便毫不迟疑地接受了真道。后来通过吃喝神话、交通,我明白了神拯救人的心意,知道临到病痛是神的爱,就不再受病的辖制,心情舒畅了,病情也逐渐好转。第一个星期,弟媳来带我们吃喝神话时,我还躺在床上;第二个星期,我就可以走着去聚会了;第三个星期,我已能骑自行车了;现在我的病全好了。看见了全能神的奇妙作为,我不由从内心发出对神的赞美,感谢神拯救了我,给了我新的生命。

122 安徽省付××,女,40岁,原因信称义派带领。1997年以来,有人多次传福音给我,我都不接受。2002年4月初,我得知母亲和女儿都接受了神末世作工,就去搅扰,并把女儿搅回。2002年4月17日夜里,我梦见天上有个圆圆的月亮,特别明亮,月亮下面有两行清晰的字:耶稣基督作王,话在肉身显现。但我当时并不明白“话在肉身显现”是什么意思。事隔不久,又有人给我传神末世作工,当我接到神话书看到封面上“话在肉身显现”的字样时,我恍然大悟,原来那天夜里的梦是神给我的启示,因此我接受了全能神的新工作。

123 安徽省高××,男,35岁,原三自教堂信徒。1999年春天,我妻子接受了全能神,我不但不接受反而拦阻妻子,并闹教会。2002年10月的一天晚上,我做了一个梦,梦中我去赶集,集上人很多,突然从东方涨起洪水,像泥沙一样。此时听到有人大喊:“洪水来了,神要灭人了!”人都慌作一团。又听有人喊:“全能神你真好!全能神你真公义……”这时水面上有一根木头向我漂来,我将小孩放在木头上,可我仍在水里,眼看水要将我淹没,我喝了一口水,吓醒了。醒后我才知道我妻子信的全能神是真神,我后悔当初没接受,现在我也跟从了全能神。

124 山东省翟××,男,35岁,原华雪和派中层带领。2003年2月10日,我被两个朋友(已接受全能神)带到一姊妹家听神末世作工。当时,因我对神道成肉身是女性有观念,不敢接受,并对他们说:“全能神若亲自显现,我就相信。”

次日晚(我们都在那姊妹家没走),我就做了一个梦,梦见自己和其他人刚吃完早饭,女主人便领着一女子进了院,只见那女子上身穿一件浅黄色西服,约30岁左右,齐肩短发、白皮肤、四方脸,表情很是温和,右手提着黑色方便袋,方便袋里的东西好像挺沉。那女子只在院里与王姊妹(给我作见证的人)说了一会儿话,便将方便袋交给了王姊妹,之后就走了。醒来后我觉得很奇怪,心想:这难道是神给我的启示?

第三天早晨(仍在姊妹家),我们正在谈论信神的事,忽传来一女子的声音:“家里有人吗?”女主人听后忙去开门,进来一女子将手中的黑色方便袋递给王姊妹便走了,方便袋里的东西好像挺沉。这时,我忽然想起了昨天梦中的情景,就慌忙跑出去看个究竟,当我看到那女子的长相、穿着打扮、发型、肤色全都和我梦见的那女子一模一样时,我激动地对他们说:“我夜里梦见的就是她!”高兴感激之余,我毫不犹豫地接受了神的新工作。

125 山东省孟××,男,59岁,原大赞美派同工。2003年9月中旬,有人给我家姊妹传神的末世作工,并留下了一张三步作工图,我看了感觉都对,就是对神是女性有些观念,再加上带领的搅扰,他儿媳还把这张图给撕碎了,我有些害怕,不由得对这步工作产生了抵触,但我家姊妹和同村的那个姊妹听了,都说是真道,这时我陷入了进退两难的境地。于是我就向神祷告,若神真来了,求神给我一个异象或启示。

9月16日夜里,我做了一个梦,梦见有人说:“买出国证出国,得先上火车。”我看见检票口有很多人,只剩下几个座位了,我家姊妹和同村的那个姊妹都进去了,我也想跟着进去,两个检票的姊妹不让进,我说:“我和她们是一伙的。”一个说:“拿出证来!”我边掏钱边说:“我买票!”她严肃地说:“不要票也不要钱。”于是我急忙掏出那张三步作工图(虽被撕碎,但在梦中是完整的)说:“我有这个。”那个检票员接过来看了一下,态度缓和了,说:“正是要这个。”她对另一个说:“这是天父应许他进去的。”我刚进去就听里面的人喊:“快看,天父来了!”我们看见天上一位身穿白衣的人坐在一块七彩云上(没看见脸面),我哭了。醒后心想:这真是神给我的启示,接受三步作工是进天国的凭据。我激动得久久没能入睡。

第二天,借着与弟兄交通,我当时就定真了神的末世工作。

126 山东省孙××,男,52岁,原家庭教会小带领。自1999以来,先后有六七十位弟兄姊妹来给我传末世福音,但我却持守着圣经,抵挡神的新工作,并毁谤说:“你们全是邪灵,我不相信你们传的……”还封锁教会,不准弟兄姊妹接待生人。

2003年3月13日晚上,我做了一个梦,梦中我与两个不认识的姊妹在一起聚会,我拿着《圣经》,而这两个姊妹却拿着一本很厚的书(不是《圣经》),书皮是软的,书皮上还有一个放金光的日头,其中一个姊妹正在读书中“圣灵的见证”第4页:“‘神的显现’在众教会中间已经出现了,是那灵说话发声,他是烈火,他带着威严,他在审判;他是人子身穿长衣直垂到脚,胸间束金带,他的头与发皆白如羊毛,眼目如同火焰,脚像在炉中锻炼光明的铜,声音如同众水的声音,右手拿着七星,口中有两刃利剑,面貌如同烈日放光!”姊妹读完了,我也醒了。打开灯看表是凌晨2点10分。之后,3月28日、4月20日我又做了同样的梦,而且做梦的时间都一样。我心想:主啊,为什么我做了三次一样的梦?必定有你的美意在其中,为什么在梦中姊妹拿的书和我的不一样呢?求你开启引导我。困惑不解的我天天祷告寻求主耶稣的开启。

4月29日,有一位弟兄带着两个姊妹到我家来传神这步新工作,并拿来了一本《基督的发表》,我接过来一看,和我梦中见到的书是一样的,我赶紧又翻到在梦中姊妹读的那页,果然是一样。我明白了,这三次梦是神特别的开启与引导,因我持守圣经,神借梦启示我:快放下圣经,跟上圣灵的作工,看神所发表的话语。真是感谢神!我明白了神的心意,当即就接受了全能神的末世福音。

(仅选186例)

127 山东省宗××,男,52岁,原天主教副会长。2002年7月以来,多次有人来给我和教友传神末世福音,并给我们送来神话语书。因我认为只有天主教才是正教,所以一直抵挡不接受,而且还在教堂里封锁,不让教友看神的话语书。同年10月下旬,一位姊妹又来传,听后我仍有疑惑,便向天主祷告:“天主啊!难道你真不在堂内作工了吗?若是这样,求你显个神迹让我看见。”12月23日(圣诞节前两天),我和教友们在布置会堂,把贴好的字匾“女中独美子尤美,恩宠圆满主同在”分别挂在了圣母像的两侧,突然右匾上的“主”字中的“王”掉了下来,反复几次用胶水都贴不上。这时,大家都感到惊慌失措,而我的心里却很踏实,因我明白这是神给我的启示:“王”已来在了地上,天主真的不在堂里作工了!从此,我定真了这道,还把十几位教友带到了全能神面前。

128 山东省由××,女,60岁,原因信称义派信徒。1997年,有人给我见证神末世作工,当时我接受了,后因带领的搅扰、丈夫的逼迫,我弃绝了真道。2002年底,又有姊妹来传末世福音给我,我仍不接受并把她赶走。事后,我心里受责备,于是便祷告神:“神哪!我没有分辨,不知道谁对谁错,求你开启我!”2003年1月10日夜,我梦见自己提着一个桶,桶里放着一件白衣服,我走进一间大房子,看见里面有许多年轻人,他们都穿着洁白的衣服,在快乐地唱歌跳舞。这时,我又看见原教会的带领穿着黑色的衣服从屋里向外走,我也跟着出来……醒后,我明白这是神的启示,叫我赶快回头,若再跟着带领的走,只能走进黑暗,永远享受不到天国的福气。1月25日下午,传福音的姊妹又来了,通过吃喝神话,我再次回到了全能神的怀抱。

129 山东省孙××,女,47岁,原因信称义派信徒。2000年4月底,我虽然听了神的末世作工,但心里仍不踏实,总还想找原派别带领交通交通。就在几天后的一个晚上,我梦见两个人扶着原教会带领(梦中带领的脸肿胀厉害,两眼直流血水)来到我家,这时带领问我是否有人给我传过福音,我不承认,她就说我撒谎并上前来抓我……我吓得拔腿就跑,跑着跑着不知不觉到了半空中。这时我再往下一看,带领早变成了一条龙,张牙舞爪仍然要来抓我……我被吓醒了。醒后我认识到,原来我所崇拜的带领是个撒但,我再也不能依靠她了。果然没几天,带领便和两个人一同来我家搅扰、咒骂我,她们正好就是我梦中所见的三个人。从此我心踏实极了,完全定真了神的末世作工。

130 山东省纪××,女,41岁,原因信称义派信徒。自从2001年5月份以来,弟兄姊妹曾多次给我传神的末世作工,我因听信带领的谣言不敢接受,为此我多次祷告求神开启、引领我。2002年9月26日夜,我做了一个梦,梦见一位面带笑容的女子正抱着一捆很整齐的金黄色的麦子,当时我想:这可能就是末世道成肉身的神,她此时正作着收割的工作,并且她已将麦子打成了捆。我正想着的时候,突然发现从女子的左上方徐徐降下一副对联,左右联上都写着:神已第二次道成肉身。我非常惊讶,感觉神已来到地上,并且是女性。我正高兴地看着这位女子和她身上的对联时就醒了。醒后我特别高兴,感谢神用这个异梦来启示我,使我知道神现在已经将“麦子”快收割完了,“麦子”也快要被神收进仓里了,如果我再不接受神的末世作工,那恐怕就来不及了!于是我便急切地盼望着弟兄姊妹能再来给我传福音。感谢神的恩待,3天后,一姊妹就将神话书给我送来了,我也毫不犹豫地接受了神的新工作。

131 山东省王××,女,57岁,原华雪和派信徒。两年来,我虽然信神,但一直没有聚过会,只是在家看圣经、做祷告。2003年5月2日夜,我梦见一位很精神的老太太,她和善地问我:“你家附近有信神的人吗?”我说:“有,巧莲信着哩,她信得挺好,就是她丈夫老逼迫她。”老太太说:“逼迫她不要紧,到时候神要惩罚他,你告诉她叫她好好地信,她信的是真道。”又问:“你还信吗?”“信着呢!”“你会唱歌吗?”“会!”老太太又说:“那你唱给我听。”我想唱,却怎么也唱不出来,一着急就醒了。醒后我想:老太太为什么说巧莲信的是真道呢?莫非神借着这梦让我去找巧莲?第二天早上,我赶紧跑到巧莲家将这个梦告诉她,并要求要和巧莲一同信神。原来巧莲已接受了全能神的作工,真是感谢神,借异梦来引领我投入他的怀抱。

132 山东省孔××,女,66岁,原华雪和派普通信徒。2003年1月以来,信全能神的弟兄姊妹多次来给我传末世福音,我都拒绝不接受。2003年4月18日,又有人来给我传末世福音,我不但不接受,还说了些抵挡的话。当天晚上,我早早地就上床睡觉了。不知过了多长时间,我感觉口渴,便下床到外屋去倒水喝。可当脚踩在地上时,觉得地是软的,就像踩在软泥上,脚欲拔不能,越动整个身子越往下陷,我急忙用左手抓住床腿,右手抓住被子,没想到,连床也开始歪斜、下沉,我害怕极了,大声喊:“来救人啊!来救人啊!”这时,从外屋进来一个人,像约翰看到的人子的形像,他的眉与发皆白,如同白羊毛,如雪,眼目如同火焰……转眼间人子又成了一位女性,身穿白衣,我没看见她的面貌,只听见她用普通话温和而又恳切地对我说:“快上来,把手伸过来。”我把右手给她,左手仍旧抓着床腿,恐怕掉下去,这时,那位女性拉住我的右手,严厉地说:“把左手松开。”我松开左手,她用双手把我拉了上来,我感激地说:“多亏你拉住我,要不我就掉下去了。”我往下一看,那坑虽不大,但深不见底,吓得我心中一惊,更加感激那位女性,我想拉她坐下,可手抓空了,什么也没摸着。睁眼一看,我还在床上,原来是一个梦,回想刚才的梦境,仍心有余悸。

感谢神的开启,使我认识到:耶稣那步工作已结束,神又一次道成肉身成为女性的形像,是为了拯救我们脱离撒但的黑暗权势,只有完全依靠神,接受神末世作工的人才能蒙拯救、被洁净,不至于落入无底深坑。感谢全能神通过这个异梦启示了我,2003年4月19日,我高兴地接受了全能神的新作工,跟上了神的脚踪。

133 山西省房××,女,41岁,原天主教信徒。1992年夏季的一天中午,午休时我梦见:我走出大门外看见圣母脚踩白云向我飘来,圣母穿一身白衣,左手腕挂一串玫瑰念珠,右手拿着十字架。我马上跪下说:“圣母,我要升天堂!”圣母将十字架向我投过来,落在我手中,我说:“凭这能升天堂?”圣母又问:“你多大了?”“29岁。”圣母说:“10年后来救你。”说完就不见了。醒后我想:我等着10年后的救恩。2001年有个姊妹来给我传全能神的新工作,我想起了10年前的梦,明白神的启示今朝应验了,我就欢快地跟上了全能神的新工作。

(仅选186例)

134 山西省王××,女,49岁,原天主教的接待家庭。1998年,有人来给我传神末世的作工,本派别的人提醒我小心点,防备传末世福音的姊妹,我踌躇不决,不知该如何是好。一天凌晨我做了一个梦:在半空中坐着一位女者,两边有很多人,有男有女,一层一层的,女者上面有红纸黑字写着的七个大字:救世主已经诞生。醒来后我不明白怎么回事。直到1999年春天,有姊妹传福音给我,说神已二次道成肉身在中国,我才恍然大悟,明白了梦中的启示,从此,接受了神的新工作。

135 山西省马××,女,47岁,原季三宝派教会执事。2002年3月,姊妹给我传全能神的新工作,我反对并疑惑不敢定真,怎么交通都不行。2002年7月份的一天晚上,我梦见有一条大路,路边站两个人守着一锅饭,我感觉很饿,想过去吃,那两个人不让我吃,还骂我。我大声喊:“主啊!神啊!哈利路亚!”但那两个人一动不动。我突然想起姊妹说的全能神已来到地上作王了,便急忙呼求全能神。奇怪的是,那两个人越变越小,逐渐成了两条小狗,卧下不动了,我就过去吃饭。紧接着第三天又梦见我家旧房子摇晃着要倒塌,我说不要了,旧的拆了盖新的,我就把旧房子拆了。醒来,感觉奇怪。后来,神让我明白:这不是神的新工作吗?旧的工作结束了,新工作开始了。经过神两次梦中启示,我不再犹豫,接受了神的新工作。

136 山西省任××,女,33岁,原真耶稣教讲道员。2002年2月初,弟兄姊妹多次给我传神末世的工作,我始终不接受。后来有一姊妹一连几天来我家传,我想:如果不是神作的,为啥这些人能有这么大爱心?于是,我决定考察、听见证。就在听见证的当天晚上(2002年6月的一天),我梦见在一间房子里有一电视正在播放律法时代,有很多人拿石头打那些罪人,我不禁向前走了几步,眼前突然出现一条河,河边还有许多人。忽然耶稣出现在河中间,他面容慈祥,一双炯炯有神的眼睛好像要告诉人什么奥秘似的,人们都惊喜地呼喊:“主耶稣向我们显现了!”这时,我又向前走了几步,又有一条河出现了,奇怪的是,河中间出现的竟是一位女子,许多人说这就是神,我一听说是神,就对她说:“神啊!要是你,让我能游到你跟前。”她笑着说:“那你就过来吧!”我高兴得就像彼得见了耶稣一样,不顾一切地跳下水游到她跟前,正在这激动万分的时刻,我醒了。我终于明白这是神给我的开启,我如此不认识神神还一直眷顾着我,我由衷地感谢神对我的大爱,抓住这千载难逢的好机会,接受了全能神的新工作。

137 山西省贾××,男,73岁,原华雪和派信徒。以前有弟兄姊妹给我传神的新工作,我不接受。2001年10月上旬的一天,我做了个梦,在一个房子里点着很多蜡烛,照得家里特别亮堂,听见有声音说:“明天有人给你谈新工作,你要好好听。”醒来后我就琢磨:明天会有什么人来呢?会谈什么工作呢?果真,第二天就有人给我传神末世工作,当时我特别高兴,梦应验了。因此,我就定真了神的末世工作。感谢神!

138 山西省石××,女,39岁,原因信称义派小带领。1999年12月,我接受了全能神的工作,不久,我被原派别的人搅扰,又返回了原派别。2002年3月中旬,一个姊妹又把我带出去听道,一听又是谈神的新工作,我不想听,第二天说什么也要回去。在回去的晚上吃饭时,我突然头疼加心绞痛,连饭也吃不下,就赶快进屋休息了一会儿,之后我就向神祷告:“主啊!要是弟兄姊妹讲的对,你就在梦中启示我,我没分辨,真假你启示我。”我没想到主垂听了我的祷告,在晚上睡觉时忽然听见一个声音说:“这路是对的,你往前走,手扶着犁向后看的人不配进神的国。”我猛然被这声音惊醒,这不是神的启示吗?第二天我欣然接受了神末世的新工作。

139 山西省张××,女,48岁,原天主教信徒。2002年9月,有姊妹几次给我传神末世的新工作,我总是定不真。后来梦见有一个人告诉我说:“你跟上现时的。”醒后我感到这是神在梦中给我的启示,于是,我就接受了神的新工作。

140 山西省吴××,女,45岁,原大赞美派的中层带领。1998年就听人毁谤全能神这步工作,当时我也跟着抵挡亵渎,作了不少搅扰的工作。就在2001年10月底的一天晚上,我做了一个梦,梦中看见有两个接受这步工作的姊妹,一个在左边讲道,一个在右边举手祷告,我跪在中间,特别软弱无力地祷告,有一个非常清晰的声音说:“东方闪电是真神。”早上起来心中挺惊奇,一直想着神的启示。

2002年3月中旬的一天晚上,又梦见有一片地,中间好像有撑开的一块布像墙一样挡着风,使庄稼不能成长。我急忙上前要拿掉挡着的东西,刚一往前走,两条腿就陷进湿透的土地里,我用力拔出来走到台阶上,一看雪白的新裤子沾满了泥,当时就想:这下完了,洗不干净了。醒来后回想梦中的情景,感觉得罪神了,心中特别害怕。当时心里就想:以后不管是谁给我传福音,什么派别,都不能定罪。

2002年5月10日,本派别的弟兄叫我去听道。我听了3天的见证,又回想梦中神给的启示,心中明白了我们的神真的回来了,我高兴地接受了全能神末世的作工。神实在太爱人了,我这么悖逆,但神没有放弃我,还是把我这逆子给寻找回来了,我愿积极尽本分报答神。

(仅选186例)

141 山西省孙××,女,42岁,原因信称义派的普通信徒。我母亲2002年2月接受全能神的工作后,多次劝我接受真道,但我认为母亲年纪太大糊涂了,她能信上真神?因此,我一直持守着自己的想法,不听母亲的劝告。2003年2月26日晚上,我梦见自己在天空中走着,忽然天开了一个窟窿,耶稣直接向我显现对我说:“我是耶稣,我到回来的时候了,你得好好信神,好好传道救人,我走啦,让你丈夫给你说吧!”我丈夫(已死)忽然出现在我面前说:“你在人间你啥也不知道,你整天去你妈家,我都随着你,你妈信的是真神,圣经是死的,你赶快跟你妈信,信了能得救,别担心我,我灵魂得救了,你让月月(我的女儿)也好好信,还要告诉我父母亲,让他们也跟上,千万要告诉他们……”后来就醒了,这个梦清晰地刻在我的脑海中。我想:母亲多次劝我,我不信,这次耶稣让我丈夫亲自跟我说,肯定母亲信的是真道。正好第二天母亲来我家,我把晚上的梦向她说了一遍,母亲高兴地说:“这不是神对你的启示吗?”随后给我谈了全能神的工作。我因得启示就立刻接受了这步工作,跟随了全能神,我立志好好地尽本分还报神爱。

142 山西省王××,女,48岁,其家是原季三宝派的接待家庭。2002年7月的一天晚上我做了个梦,梦见自己和女儿在地里锄小麦时,看见有两个女的走过来,女儿说:“妈,你看有两个记者来了。”我说:“那不是记者,是两个传道人。”我刚说完,忽然大片的麦子被割倒了,只剩下零碎的麦子。第二天下午,正如昨晚梦中所见的一样,果然来了两个传全能神末世作工的姊妹,说:“神早已把大片麦子收了,现在是路得女拾麦穗颗粒归仓的时候。”我听了这些话之后,心里感到是神爱我,不愿丢弃我,才在梦中启示让我接受真道。于是我接受了全能神的工作。

143 山西省赵××,女,32岁,原因信称义派信徒。2001年1月24日晚上,我梦见空中有一位身穿白衣双手拿着打开的书卷的圣者,并听见有声音说:“书卷打开了!”并看见圣者右手的小书卷上有得救人的名单,左手的小书卷上有受惩罚人的名单。29日我妹妹把我带到另外一个姊妹家去听道,讲道人谈到了全能神的新工作时说:“小书卷打开了。”这时我泪流满面地说:“小书卷就是打开了。”我妹妹问我:“你是怎么知道的?”我激动地说:“前几天梦见过,是神启示的。”通过神的启示和姊妹的交通,我满心欢喜地接受了神的新工作。

144 山西省张×,男,41岁,原因信称义派信徒。2000年1月10日,有位姊妹到我家传福音说神已来到地上,是女性,在中国作新工作了。我不但不接受还拦阻妻子接受真道。几天后的一个晚上,梦中有声音对我说:“明天你要赶快去找那个信全能神的姊妹。”第二天早上我把梦告诉了妻子,当天中午这位姊妹(梦中让找的人)就来找我一块儿去听道,此时,昨晚梦中的话一直在耳边回响,我便答应她并出去听了一天多,但我还是悖逆不接受。又过了六七天的一个晚上,我在朦胧中一边哭一边喊:“主真来地上了,世人不认识她。”喊完之后我和妻子同时被惊醒,这话我记得特别清楚,当时看表是深夜十二点。我妻子说:“主真的来了。”我和妻子带着满腹的亏欠一同回到了全能神的家中。

145 山西省刘××,女,66岁,原天主教信徒。早在2002年8月有人多次给我传全能神末世的工作,但我一直拒绝接受。2002年8月21日晚,我梦见一个弟兄又给我传全能神的工作。第二天,来了一个弟兄,正是我梦中之人,当时我没抵挡但也没接受。24日他又来给我传,我家有一条连邻居都咬的狗,但这弟兄来了狗却一动不动,我很惊奇。因着这些我的心就动了,但还是没有接受。等弟兄走后,我晚上又做了一个梦:我走了一天的路又饥又渴,想找地方休息,这时就看见前面有人家,走到跟前往里一看,这院子不知多少年没人住了,里面杂草丛生,门上的锁都生锈了;我又向第二个院子靠近,门大开着,但里面却没有人,叫了几声也无人回应;我又向第三个院子走去,进门一看里面有很多人在欢歌跳舞,有说有笑,像到了另一个世界,我真想永远生活在那里。这时,梦醒了,我觉得这梦是从神来的,是神给我的启示,我便想起弟兄交通的三步工作,明白这三个院子正预表神的三步工作。当时心里特别激动,眼泪也流出来了,感觉神太爱我了!26日,弟兄又一次来传,我就高兴地接受了神末世的新工作。

146 黑龙江省徐××,女,35岁,原旷野派同工。1998年以来,我们教会讲道的一年半载才来一次,来了也讲不出道来,教会越来越荒凉,人心越来越冷淡。1999年7月,我看着教会这种光景,心里很着急,但自己又没什么可讲的,就天天向神祷告,求神帮助我们这些可怜的、迷失的小羊。这样祷告了一个月,8月中旬的一天凌晨,我做了一个梦:我出门赶火车,火车就要开动了,我好不容易上了火车。到了终点站,有很多人来接我,似乎曾相识,又似乎不认识,但感觉都很亲。有人问我:“你怎么才来?”我说:“差点赶不上车,急坏我了!”这时我看见有好多好多的人在围着一个人,这个人特别高大、威严,又很和蔼,我看不清他的面目,觉得他离我似乎很近,又似乎很远,我无法接近他。于是我就问:“这是谁呀?”有声音告诉我:“这是人子!人子已经来了,他要审判这蛇!你看!”我抬头望去,看见了三座大山,都被蛇盘绕得有很深的痕迹,蛇正在一座山上盘着,很大很粗,有蟒一样的花纹,人子要审判的就是这蛇。这时我就醒了。

醒来后,我很兴奋,聚会时把这个梦讲给姊妹们听,我们坚信这是神在启示我们神已经来了!我继续坚持祷告,半个多月后,有人给我传全能神末世福音,说神已经二次道成肉身作了新的工作,我一下子就接受了,我们教会还有4个姊妹也和我一起接受了。若不是神事先给我这个异梦,我们这败坏的人是不会这么轻松地接受真道的,太感谢神了!

147 黑龙江省刘××,女,50岁,原因信称义派信徒。2003年10月初,有人给我传全能神末世新工作,并给了我一本《审判在神家起首》的神话书。看了几页我觉得这不像是神的亲自发表,同时对神隐秘作工也有观念,再加上本派别人对神新工作的毁谤,我心中疑惑,定不准这道。

2003年10月23日清晨5点钟左右,我做了一个梦,梦见在我身边叠放着三本书(每本书约有1厘米厚),这三本书直放光,有一只手在迅速地翻这三本书,边翻边有声音说:“有这几本书的人不算有福,看哪,有那本书的人有福了!”我顺着那只手指的方向一看,在门口的右上方有一本书,我仔细一看,啊,是《审判在神家起首》!心想:我有的正是这本书,我有福了!我又兴奋又激动,一翻身从梦中醒了。

我仔细地琢磨刚才的梦,知道这是神在梦中启示我,告诉我这本书真是神的说话,是神的亲口发声。我双手捧起神的话一口气读了十几页,从此以后我每天都读神的话,通过吃喝神的话对神的隐秘作工没有观念了。神的话语直接光照、开启我,句句都点到我的心里面,使我心服口服。我已定真神末世的工作,并在神面前立下心志,愿把余下的光阴全部献给全能神,为全能神作那响亮的见证,不辜负神的期望。

(仅选186例)

148 辽宁省田××,女,37岁,原安息日会信徒。1999年3月15日,有两个弟兄给我传神的新工作,当时我接受了,后因原派别带领的搅扰,就开始疑惑,不知是真是假。几天后的一个晚上,我梦见自己在一个大黑洞里,带领拿着一条金链子说是给我的,我一看是镀金的,就说:“是假的。”她说:“是真的。”我拿过链子的一头一拽,链子就断了。这时,传全能神福音的弟兄说:“我的是真的。”我拽着那弟兄的金链子跟他走出了黑洞,只见洞外宽敞明亮。醒后我想:难道那弟兄传的是真道?

第二天晚上,我又梦见自己走在路上,越走眼前越亮,当我往天上看时,只见蓝色的天空中出现“公义日头审判”六个红色大字,两字一组呈三角形排列着,“审判”二字正在我的头顶上空。回头我又看见天空中降下十多平方米的红火,将离我五六十米处的人几乎烧尽了,只有三四个人没烧着。醒后,我非常害怕,明白那弟兄传的是真道,并且毫无顾虑地接受了全能神的审判工作。

149 辽宁省周××,女,33岁,原真耶稣教信徒。2001年11月我接受了神的新工作,后因受人搅扰,我疑惑了。12月10日晚,我梦见一大一小两个像蛇状的怪物,它们趴在离我很近的地方,随后站起来用爪子拽我,大的说:“跟我回去!”我很害怕,拼命和它们厮打。这时,大的用一把寒光闪闪的利剑,左一下右一下朝我胸口刺来,我躲过两剑后,第三剑又向我刺来,我急忙捂住胸口大喊:“神啊!快救我!神啊!快救我!”不料,利剑刺在我手上,我没觉得疼,也没出血,而剑却弯了九十度,再一看两个怪物也不见了。醒后,我不明白是咋回事。次日早,原派别一高一矮的两个人来到我家,要拉拢我回原派别,并说了一些亵渎神的话,还扬言要找传东方闪电的人算账。我看到她们那凶巴巴的样子,顿时想到昨晚的梦是神给我的启示:这两个人不就像梦中的那两个怪物吗?跟她们回去就是死亡。我不能再疑惑了,不能再错过神拯救我的机会,从此我定真了神的新工作。

150 辽宁省赵××,男,45岁,原因信称义派信徒。弟兄姊妹曾多次给我传神末世福音,我都不接受。2002年11月1日晚,我做了一个梦,梦见三个亲属给我送鱼,我都收下了。梦醒后的第二天就有三个人来给我传神的新工作,当时我收下了他们给的神话语书,但还是疑惑不定真。于是我就祷告:“主啊!你已来了,这是真的吗?求你指点我。”三个星期后的一天清晨,我似睡非睡中听见有声音说:“是信神的人都盼神来,神都来了还不知道。”当听到那声音说到第三遍时,我一下子坐起来醒悟到:这不是神给我的启示么!神啊!你实在太爱我了。从此,我定真了神的新工作。

151 辽宁省陆××,女,42岁,原因信称义派信徒。2001年12月有人给我传神的新工作,我虽接受了,但一直定不真,总是疑惑神的作工。就在2002年1月的一天晚上,我做了一个梦,梦见有几个小女孩在跳皮筋,边跳边说:“独一真神已显现,耶稣降在人中间。刑罚审判人悖逆,得着应许和成全。”醒来之后,我意识到这是神在启示我,从此我对全能神充满信心,不再疑惑。

152 辽宁省周××,女,42岁,原复临安息日会信徒。2002年10月有人给我传全能神末世福音,我虽接受但对神道成肉身总疑惑。就在2002年12月的一天夜里,我梦见天空有两朵白云,白云中间夹着一朵特别蓝的云彩。一会儿,这朵蓝云变成水,而且特别清澈,水中还有鱼,之后空中出现“神道成肉身在中国”几个大字,当时我高兴极了。因着这梦,我对神道成肉身再也不疑惑了。

153 辽宁省崔××,女,34岁,原三自教堂信徒。1999年7月,我接受了神的新工作,但总是疑惑定不真。两个月后的一天晚上,我躺在床上正要睡着,头部突然嗡嗡作响,眼前随即出现了七八个鬼脸,有黑脸、白脸、灰脸……个个龇牙咧嘴,丑态怪异,那些鬼围着我的头哈哈大笑,想要吞吃我。我害怕极了,使劲睁眼也睁不开,浑身就像被什么东西捆住了,动又动不了,喊也喊不出声,这时我只有在心里喊:“主啊,快来救我!”喊了三遍鬼仍未离开。我心想:怎么办?我不能就这么死呀!此时,我忽然想到了全能神,急忙在心里喊:“全能神救我!全能神救我!……”连喊三遍,鬼立刻不见了。睁眼后我特别激动,知道耶稣的工作已经过去了,现在是全能神作工,只有全能神能救我!从此我不再疑惑神的新工作,愿意坚定不移地跟随全能神。

154 内蒙古自治区牛××,女,50岁,原召会信徒。2001年7月份有姊妹连续两次给我传全能神的新工作,我不愿接受,勉强留下神话书。过了两天,我做了一个梦:我一个人在山上走路,但脚下石头瓦块很多,无落脚之地,前面山上高低不平无路可走,我向山上的人呼求帮忙找通往山顶的路也无人知道,危难之时,突然好像有人往前面扬了一把像沙土的东西,一下子开了一条路直通山顶。当时醒来我想:确实是走投无路了,难道是神差姊妹传福音为我开的路?但我仍是疑惑不敢定真。又过了两天,我又做了一个梦,梦见一群羊,有的往前面走,有的往回走,有的在路旁吃草。我好奇地问一姊妹:“这是怎么回事?”梦中的姊妹说:“主的羊能听懂主的声音,人家就跟上主人往前走。”我醒来揣摩梦中情景只觉好奇。过了几天,我特别想看看姊妹送给我的神话书封面,打开一看,《审判从神家起首》封面上画的羊这么熟悉,好像在哪儿见过,原来是在梦中。这时我才恍然大悟,这是神借着这两个梦启示我,使我这只迷途之羊能有机会归回神家。从此,我高兴地接受了神的新工作,相信神话是全能神的发表。

(仅选186例)

155 内蒙古自治区刘××,女,35岁,原灵恩派讲道同工。2002年9月18日,我接受全能神的新工作,10月中旬,我被原宗派带领搅扰而弃绝真道。10月下旬的一天下午,我返回原宗派聚会,但却遭到他们的横加指责和无理谩骂,我倍受煎熬。回家后,晚上俯伏在神前呼求:“神啊!求你帮助我给我分辨的能力,全能神的工作是不是真道?……”祷告后含泪入睡了。睡梦中看见:本派别的人恶狠狠地拉着一名女子,并强行要将她钉十字架。我哭喊着:“不能钉……不能钉……”就在这时,那女子仍神态自若,慈祥地对我说:“你不要哭,他们不能把我怎么样,我不作重复的工作,我是来作成全工作的。”我从梦中惊醒,顿时醒悟:全能神果然作了新工作。此时我受梦中启示的激励,发誓:“无论何人搅扰,我决不能再离开全能神。”

156 内蒙古自治区张××,女,55岁,原天主教信徒。2002年3月下旬的一天,我做了一个梦:梦中双手紧抠住悬崖边的薄石板,即将往下掉,下面是万丈深渊,万分紧急之时,石板旁走来两人伸手将我救了上来。我从梦中惊醒,两天后,有两个传全能神末世拯救工作的姊妹来我家给我传福音,我勉强接受。又过了两天,我的丈夫梦见家里有个特别好的宝,村里面的人都来抢,并说因我家不珍惜这宝。我丈夫告诉我后,我醒悟过来:神差两个姊妹来救我,但我不珍惜神话书,神又借着丈夫做的梦再次启示我。从此,我定真神的末世工作了。

157 内蒙古自治区李××,男,50岁,原灵恩派信徒。经过弟兄姊妹多次交通,我于2003年1月4日接受了神末世的新工作,由于本派别的人多次搅扰,1月28日将全能神话语书退还,否认了这步工作,其后弟兄姊妹又来了5次给我传全能神的新工作,我都拒绝不接受。2月16日黎明,我醒来正要开口祷告,好像有声音说:“你就是撒该,撒该看见耶稣是因为站在了桑树上,如果你不接受神的新工作,你就是当代的法利赛人。”当时一辈子轻易不哭的我失声痛哭,懊悔自己的所作所为——把神拒之门外。第二天,当姊妹再次给我传神的新工作时,我既高兴又激动,老泪纵横:“为了我你们跑了多少次,我真后悔以前的所作所为……”

158 内蒙古自治区赵××,男,55岁,原家庭教会信徒。2001年夏天的一天晚上,我梦见和家人在汽车站,当时是傍晚,突然天上乌云一片,天空马上被乌云遮盖,在这时,空中东北角一道从东北到西南的无声闪电把乌云一分为二,乌云随闪电自动分开,露出一座五颜六色的城,城门前有一条黄色道路,两边全是红色的、金黄色花草。这时从城门出来一位女者,她头戴金黄色冠冕,并伸出一只手默默向我们招手,像是让我们上去,我当时就拉着家人(妻子、女儿、母亲)往前跑,在这时我已死去的父亲在旁边喊:“领着我!”就在我父亲喊完后我醒来了,当时正是深夜一点半,我再也睡不着了,心想:这不是神的启示吗?2002年8月13日,姊妹给我传全能神的新工作并给我送来书时,我一看是神的亲口发声,又结合上次我梦中的启示,方才醒悟,是神已作了新的工作,通过梦中启示来拣选我,我马上就接受了,同时我的妻子、母亲也接受了新工作。

159 内蒙古自治区李××,女,40岁,原家庭教会普通信徒。2003年2月初,因家庭重担所迫,终日愁烦。2月14日,我13岁女儿做了个梦:朦胧中看见空中走过来一个女子,脚踩着白云来到她面前,亲切地说:“以往有难处我替你担了,不顺利的事我也替你担了,让你妈妈赶快好好信神!不要让你妈妈愁烦,以后必能得到祝福,我已来到地上,你长大了也信!”早上起来我女儿将所做之梦清楚地告诉我,我甚觉惊讶。3天后,一个姊妹到我家传全能神末世的工作。她说:“救主已道成肉身来拯救我们这些苦难深重的人类……”这时想起了前几天女儿做的梦,我一下子醒悟过来,看到神恩浩大,眷顾我这贫苦之民,使我蒙神的启示,能早日回归神家,当时我就欢天喜地地接受了神的新工作。

160 内蒙古自治区王××,女,60岁,原天主教信徒。2000年7月5日,妹妹给我传末世全能神新的工作,由于是亲妹妹不好意思拒绝,我留下神话语书勉强接受,但心里一直疑惑神的工作,加上教友们经常来搅扰,我在徘徊痛苦中度过了一年。

2001年7月20日中午,我吃过午饭,拿起神话语书来看,但看不进去,就上床睡着了。睡梦中我看见已去世一年多的母亲(天主教信徒)出现在我面前说:“你要好好跟随神,好好看三步作工!”我急忙点头答应,母亲却突然消失不见了。我从梦中惊醒,反复思考母亲在梦中所说的话,顿时醒悟:神爱我借梦提醒我,坚定我的信心!现在我的丈夫、孩子都已接受了神新的工作。直到今天,我每当想到这梦,仍感恩不尽。看到神对我的拯救,我发誓要好好跟随神、爱神!

161 内蒙古自治区李××,女,45岁,原灵恩派信徒。2001年夏天,信全能神的一个姊妹先后给我传了两次神末世的新工作,我都没接受。在2001年11月中旬的一天,梦见我领了一个小孩儿随便走着,看见黑压压的一片人,忽然有个人说:“看!耶稣。”我情不自禁抬头观看,果然是我盼望多年的主耶稣,我激动地流出了眼泪,高兴地大声呼叫。只见东方的天空中耶稣站的地方金光耀眼,照亮了天,也照亮了地,更照亮了黑暗中的人们。我仔细观看,只见主耶稣笑容满面,转眼间主耶稣变成了身穿洁白衣、头上金光闪闪、光芒四射的一位女子,惊讶之余我醒了……这个梦常常闪现在我脑海中。没过几天,有个姊妹再一次来给我传全能神末世的工作,说神道成肉身是女性,我听了高高兴兴地接受了。感谢神对我的爱,给我特殊的启示。

(仅选186例)

162 内蒙古自治区张××,女,40岁,原天主教信徒。2003年6月上旬的晚上,我梦见一个穿灰衣服和一个穿红衣服的两个女教友,给我讲了许多道理,这道理从未听过,听得我很激动、兴奋,浑身是劲,越听越想听……第二天梦中情景仍清晰可见,我一直回想梦中那两个姊妹给我讲的道理……正在这时,有两个姊妹来到我家,所穿衣服与梦中所见一样,她们给我讲了天主作了新的工作。当我听到两姊妹讲天主拯救人的心意,天主的三步作工,天主要把信靠他的人带入国度时代时,我非常激动地说:“这的确是天主的新工作,与我梦中听到的一样。我真感谢天主对我的拯救,他不但在梦中启示我,还亲自差人来告诉我,真是看到了天主对我的爱长阔高深。”于是我高高兴兴地接受了神的新工作。

163 内蒙古自治区李××,女,56岁,原大光派信徒。我是2003年9月份来沈阳探亲期间接受了全能神末世新工作。因自己不识字很少看神话,回家3天后被原派别的人搅扰,都说不是真道,于是我回到亲属家将书退回不信了。后因姊妹不断地找我交通,11月26日我再次接书,但仍信不实,不能定真。因为恩典时代主耶稣给我医治好很多疾病,现在就怕信的不是以前的神,于是我就祷告神,求神给我异梦开启我,让我辨明真假。

在我二次接书5天后的一个晚上,我做了一个梦:我仿佛是站在一个农家的大院里,这院里站满了信主的人,我无意间望见西边淡蓝色的天空中出现了一片银白色的汉字,因我不识字,不知写的什么,但我看见每个字约有半尺见方,上下行间的距离约两寸多,从西一直延伸到北边,一望无边,镶在天空中那一片字的宽度约有两至三米宽。我大喊:“快看天上有字!”屋里屋外的人都跑过来向天空望去,都看见了大字,但谁也不念字的内容。这时我看见从天空的南边有一个人脚踏白云从空中降下来,很多人同时喊:“神来了!”约两分钟这个人落到了地面上,我仔细一看是个中国女子模样,个头不高,身穿普通深色衣服,表情严肃。这时,这个女子对我说:“给我找个住处。”我找了三家也没找到,我回来对她说:“把我的房子倒出来你住一夜吧。”然后我就到邻居家去住。这时我醒了,感觉到神真的给我异梦了,梦中这些我不认识的字就是天书,就是神现实的说话;“中国女子”就是明明白白告诉我神道成肉身在中国是女性,神是在启示我这是真道。通过这个异梦我不再疑惑了,认定这个神就是我以往信的耶稣,也立下心志好好跟从全能神。

164 河北省张××,女,51岁,原赞美派信徒。2001年12月的一天晚上,我梦见有一个人手里提着包袱来到我家,当时我问那个人:“你包袱里装的是什么?”梦中那人说:“是奥秘、是神话。”我说:“让我看一看行吗?”那人说:“行!”说着就把包袱放在炉台上。我刚要看时醒了。第二天,我的老姑背着书包来到了我家。我便随即问道:“书包里装的是什么?”我老姑说:“是奥秘、是神话,你看吗?”我答应了,于是老姑就把神话留下走了。第三天,有个姊妹来找我交通。之后,我明白了是神在呼召我,因着神的启示,我欢快地接受了神的新工作。

165 河北省赵××,女,34岁,原因信称义派信徒。2002年11月底,我妹妹给我传全能神的福音,我并不相信,说这是假的。我听说我妹妹是在得着神梦中启示后接受的,所以我说如果让我也梦到神,我就信。12月底我妹妹又给我传全能神的福音,我的心开始矛盾了,不知怎么办才好。2003年1月31日晚,我怀着矛盾的心情进入了梦乡,我梦见我和几个朋友在一起走路,走着走着前面突然洪水涌了过来,天上也下起好大好大的雪,遍地都结了冰,还有火烧着。然后,水球和火球在我们后面紧追不舍,于是我们几个人赶紧跑。不知跑了多长时间,我们累得一点力气也没了,可前面一座山挡着,无别路可行,我说:“这下我们可完了,死定了!”这时突然从后面出现了一个人,那人说:“别灰心,爬上这座山你们就得救了。”于是那人就拉着我和另一个朋友的手往上爬,另外两个朋友不信,被水和火吞噬了。我们费了好大的劲才爬了上来,那人也就不见了。展现在我们眼前的是一幅美景:那里的人们都穿着夏装唱歌跳舞……于是我们也脱掉了冬装换上了夏装,和他们一起唱歌跳舞。第二天醒来时,我把这个梦赶紧告诉了妹妹和妈妈,她们说:“感谢神!是神在梦中启示了你,你快接受神这步工作,好好信神吧!”这时我才醒悟,是神给了我当走的路,神费这么大的劲拯救我,不让我做那沉沦灭亡之子,把我带到那美好的归宿里,真是感谢全能神!愿弟兄姊妹都能跟上神新的作工步伐,一同进入到美好的归宿中。

166 河北省宗×,女,18岁,原启示派信徒。因母亲信全能神,我也看神话语书、听诗歌,但我对神话半信半疑。2002年11月13日,我出门打工,没几天我做个梦,梦见一条南北流向的河,两岸长着青青的草,河面上躺着一个女孩,我一看,正是自己。河东有一位老者,须发洁白,身穿一套白西装,手拿鞭子,面带微笑,正在牧放一大群白绵羊;河西有群山羊,有白色、黑色和黑白相间的,它们看见草却不吃,互相乱抵,无人看管。这时,老者突然和蔼地对我说:“山羊、绵羊本不是一类。”说完就不见了。接着,我听到东方不远处有一女子威严地对我说:“你相信我第二次道成肉身吗?如果不相信定规是灭亡的子孙!你不要把钱财看得比自己生命还宝贵,赶快把黑暗邪恶的东西放弃吧!来追求真理、道路、生命。相信真理的人就有福,不相信真理的人是灭亡的种类。”话音刚落,地上立即出现许多死尸:有的躺着,有的趴着,横七竖八,面目狰狞,离我很近有一个男尸,骨瘦如柴,有一女尸龇牙咧嘴,还有一具骷髅架。看到这恐怖的场面,我吓得直哭。这时,我又听见从东方传来那女子温柔的声音:“相信神二次道成肉身的有福了,是我预定拣选的,我一个也不撇下!”醒后,我第一个意念就是赶紧把这梦告诉家里信神的人。当天我便辞工回家了。通过这梦,我完全相信神第二次道成肉身,并立志永远跟随全能神。

167 北京市张××,男,64岁,原家庭教会普通信徒。2002年12月10日晚上我做了一个梦,梦见我老同学的爱人把主带到了我家。梦醒后我一下子坐起来了,觉得很奇怪。第二天,我老同学的爱人真的来了,告诉我神作了新的工作,问我愿不愿意跟上。我当时特别高兴,知道这是神来拯救我,就这样我接受了全能神的工作。是全能神启示了我,使我蒙了极大的拯救。

168 上海市海××,女,57岁,原因信称义派信徒。2001年8月11日下午1点多钟,我正在家祷告,突然,清楚地听到有声音喊着我的名字,并说:“你去找唐×!”当时我很惊奇:家中只有我一个人,从哪来的声音呢?我与唐×已多年没有来往,难道她出什么事了吗?整个下午我一直忐忑不安,心中总琢磨那句话。第二天早晨我急忙赶到唐×家,把昨天发生的事告诉她,她听后高兴地对我说:“今天你到我家来,完全是神的引领。”于是,她把神末世作工传给了我,我听后非常激动,立刻接受了神的新工作。

(仅选186例)

169 上海市方××,女,52岁,原华雪和派信徒。1995年2月5日上午9点多钟,我乘坐在南京-上海的火车上,带着亏欠默默地向神祷告,这时,耳边突然有清楚的声音对我说:“以后不用看圣经了,我要亲自给你们说话。”我看看身边并没有人对我说话,就觉得奇怪:这话是谁说的呢?之后,我一直把这话深深记在心里,并不时地琢磨。直到1999年4月16日,一姊妹把神末世作工传给我时,我才恍然大悟:原来那句话是圣灵的引导。于是我毫不犹豫地接受了神的新工作。

170 浙江省刘××,女,66岁,原蒙头派带领。2002年4月下旬的一天,有弟兄把全能神末世作工传给了我,当时我收下了神话语书,但并没定真。第二天凌晨4点,我向神祷告,求神带领,突然有清晰的声音对我说:“律法时代过去了,恩典时代过去了,新的时代来到了!”高兴之余,我还是举棋不定。几天后的一个清晨,我背对着床,心事重重地向神祷告:“主啊!我到底该怎么办?弟兄给我的书我该不该看呢?……”祷告后我惊奇地发现:原本叠放在床头的神话书与《圣经》已不在原处,神话书放在我面前,而《圣经》却在脚边,当时心里还有个声音对我说:“看神话,看神话!”于是,我打开神话书一直看到下午2点,心里特别亮堂有享受。感谢神的引领使我定真了神的新工作。

171 浙江省叶××,女,33岁,原蒙头派信徒。2001年10月中旬,有姊妹给我传全能神末世福音,因着对全能神的名通不过,我没接受。当天晚上,我梦见自己在一条斜坡上往下走,控制不住地越走越快,而且越走越黑,好像到了阴曹地府。我意识到自己走错了路,就赶紧往回跑,突然一个庞大的黑东西拦住了我的去路,我进退两难,心提到了嗓子眼。“全能神救救我!全能神救救我!”我脱口而出,一连喊了好几声,当时那个黑东西慢慢移开了,前方出现了一道光,我便朝光走去。醒来后,我反复琢磨,知道这是全能神的开启,就再也不敢疑惑了。

172 江西省熊××,女,49岁,原蒙头派信徒。2002年10月下旬,我去杭州打工,到了那里就想找个聚会点聚会,没想到跑了很多教会,他们都以种种理由拒绝了我,当时我极度痛苦、忧伤。回到住处的当天晚上,就跪在神前失声痛哭,求神不要丢弃我。不知哭了多长时间,我就睡着了,朦胧中听见一个很清晰的声音对我说:“我不会丢弃你!我已经不在这里作工了!”听到这话,我惊醒了。非常感谢神在梦中给我启示,可是我又该怎么做呢?想着想着我又睡着了,这时又梦见一个20多岁的女孩向我走来,她对我说:“三天以后,我带你去玩,你一定要去!”过了三天,果真来了个女孩要带我去玩,我一看她竟是梦中的那个女孩,于是我明白这是神的安排,很乐意地跟她去了。之后,我听到了神末世的新工作,并高兴地接受了。

173 江西省汪××,女,40岁,原天主教信徒。2002年8月下旬,一弟兄给我传神末世的新工作,我听后有观念,就去问神父、修女,他们都说是假的,但我心里还是不踏实,不知如何是好。两个月后的一天,又有一姊妹给我传,我听后还是不定真。后来,那姊妹让我把自己的想法如实地向神诉说。当晚,我就跪在神前恳切祷告:“神啊!如果是真道,求你启示我!……”祷告后我就睡了,梦中有个洪亮的声音对我说:“这是真道!全能神就是真理,你只管往前走!”醒来后我非常激动,感谢神给我指明了方向,我立志永远跟随全能神。

174 江西省朱××,女,65岁,原蒙头派信徒。1998年8月下旬,有弟兄把全能神末世作工传给了我,但因带领的搅扰,我便疑惑不敢接受。后来我在进退两难中向神祷告,求神引领。12月中旬,我女儿接受了神的新工作,可我仍不敢接受。1999年2月上旬的一天夜里,我梦见自己在一个陌生的地方追赶女儿,边追边大声喊女儿的名字,可她就是不理我,正着急时,一条大河挡住了我的去路,女儿也不见了。这时,有声音对我说:“你女儿已被耶稣提去了,还不赶紧跟上去,在这里等什么!”醒后,我反复琢磨:对呀,神若来了,我还不跟上去,那不是太傻了么!一个月后,有姊妹再次把全能神末世作工传给我,我便毫不迟疑地接受了真道。

175 江西省刘××,女,70岁,原三自教堂普通信徒。我信主20年了,近年来我看到教会里的长老、牧师争权夺位,嫉妒纷争,每次聚会讲的都是让我们不能接待任何人,更不能接受全能神的道,一点生命供应也没有。于是我就一直祷告,求主带领我,让我能找到真正有生命供应的教会。

2003年4月4日晚,我做了一个梦,梦见我在去做礼拜的途中,突然摔倒在离家有两里远的铁轨中间的坑里,当时我非常害怕火车会开过来,于是挣扎着爬到了铁轨上。我全身疼痛,无法挪动,于是就一个劲地呼求主耶稣救救我。不一会儿,我看见西面有两个妇人朝我走来,一个年龄约70岁,个头不高(约1.5米),身穿蓝色小花衣,黑色长裤;另一个约40来岁,个头稍高一些(约1.6米),身穿白色小花衣,黑色长裤。她们都是短发,面目和善。她们扶起我,说:“老人家,别坐在铁路上,很危险,跟我们到全能神面前来吧!我们明天还会到你家里来找你的。”这时,我醒了,琢磨着:是不是主在梦中启示我全能神是真神?

第二天上午9点钟,果然有两位姊妹来到我家,我见她们就是我梦中的那两个妇人时,就认定了这是主在梦中启示我。那个40来岁的姊妹还很认真地跟我谈了教会荒凉的原因以及神的三步工作,我听后高兴地接受了神的末世作工。

(仅选186例)

176 湖北省李××,女,39岁,原生命粮派带领。1997年12月的一天晚上,我做了一个梦,梦见一个大操场有1000多人,中间有个讲台,并没有讲道人,我也领着手下的信徒站在人群中。突然天上有声音说:“李××,接旨!”我没去接,过了一会儿又叫一遍,我还是没去。这时,有两个弟兄把我拉到讲台前让我跪下,我赶快伸手去接旨,只见从空中降下来一本书,我一看是《审判从神家起首》,我慌忙站起来把书往讲台上一放,对着人群大喊:“审判开始了!”之后便醒了。1998年5月的一天,有两个姊妹拿着神话来给我传福音,当我接过书一看是《审判从神家起首》,我就毫不犹豫地接受了神末世工作。

177 湖北省周××,男,56岁,原赞美派讲道人。从1999年开始,就有好多弟兄姊妹到我们教会传神末世福音,都被我赶走。有一次一姊妹来我们教会传福音,当时我就恶狠狠地将她赶出教会,叫她以后再也不要来了。2001年12月的一天晚上,我在梦中看见有好多人在喊:“太阳掉下来了!”当我过去看时,太阳就像旋风一样将我缠住,吓得我直喊:“独一的真神哪!你在哪里?快来救我!”话未落音,又看见半空中掉下一张大白纸,白纸上写着两行字:“神已来到,神已作王。若是不信,最终灭亡。”我突然惊醒,好激动,这就是神来救我了!第二天早晨,我就去找被我赶走的那个姊妹给我传福音,第三天我就完全接受了神的新工作。

178 湖北省张××,女,61岁,原因信称义派信徒。2000年有人传神末世福音,我怕假不敢听,也不愿听,可心里却忐忑不安,于是,我在神前祷告求神开启我。当晚,睡梦中有大声音对我说:“神已来到,赶快接受!”那声音震耳欲聋,我被惊醒,赶紧跪地祷告。在神的特别开启下我明白了这是真道,于是我和其他十几个弟兄姊妹一同接受了神的新工作,再也不疑惑了。

179 湖北省王××,女,65岁,原季三宝派信徒。2002年3月中旬的一个晚上,我做了一个梦,梦见一位白胡子老人从我家对面的山上下来,对我说:“你可以到陈家庙去信神。”我说:“晚上我一个人害怕。”老人说:“有神与你同在,神的光不会离开你,你只管往陈家庙去,那有人等你。”当时我拒绝了,老人突然不见了。第二天,我把这个梦讲给我儿子听,谁知他竟和我做了同样的梦。于是我儿子就按着梦中老人说的地方找,果真找到了接受全能神新工作的姊妹。随后,我与儿子一起跟随了全能神。

180 湖南省麻××,男,34岁,原因信称义派信徒。2002年10月28日,我梦见一位白胡子老人,手里拿着一本红色封面的书对我说:“快醒!我送你一本书,你要相信,对你大有好处!”说完就不见了。接着又看见一个人从天上下来,面带微笑地对我说:“你要好好读这本书,对你的生命有益处!”醒后,我不明白是什么意思。半月后,有人来给我见证神末世作工,当他们送给我一本神话语书时,我才明白那梦是神的启示!于是我接受了全能神。

181 湖南省麻××,男,42岁,原因信称义派信徒。2003年2月,因家庭的重担使我感到活着很累就信了主耶稣,信后我有了盼望,盼望主早日回来,拯救我脱离这苦海。2003年3月12日夜,我做了一个梦,梦见天空中出现一幅红绿相间的中国地图的轮廓(长约5米,宽约4米),约2分钟后,地图里面显现出6个金光闪闪的正楷大字——“全能神要作王”(长约1尺,宽约7-8寸)。约8分钟后地图和字一起消失。醒后,我心中纳闷:这是好事还是坏事呢?今年是不是要发生什么事?也许会有什么事临到我吧!……两个月后,我找到与我关系很好的一位弟兄(当时我不知道这个弟兄已接受了全能神),问他圣经中有没有说到与梦有关的事,弟兄就把神的末世作工传给了我。当听到神已在中国作了新工作时,我不禁回想起梦中所见的“中国地图”和那6个金光闪闪的大字,心中豁然开朗:我的梦中之谜不是解开了吗?原来这是神在梦中向我启示。于是,我高兴地接受了神的新工作。

182 湖南省肖××,男,44岁,原大赞美派信徒。2002年11月初,有人到我家传全能神的末世作工,我妻子(原大赞美派同工)当时就接受了,我却对主来有观念,不接受还极力反对。11月22日夜,我做了一个梦,睡梦中有一位白胡子老人对我说:“全能神来了,时间不长了,信靠的人有永生,不信的人要落入火湖之中,赶快信全能神吧!神的三步工作马上就要结束了。”惊醒后,我意识到这是神给我的启示,懊悔自己太瞎眼愚昧了,信神却不认神。于是,我赶紧接受了神的末世作工。

(仅选186例)

183 广东省郭××,女,57岁,原因信称义派信徒。2002年12月29日夜,我梦见西江河畔停泊着一艘小木船,船上坐着一个妇人,头带一顶毛线帽,身穿枣红色的羽绒服,手里拿着木桨。我6岁的女儿在岸边玩耍,突然,听见江面上大浪翻滚的声音,放眼望去,海浪掀起有10多米高,随着浪声我转身望岸边,呀!女儿不见了!这时,只见一妇人怀抱我的女儿朝岸上走来。第二天中午,一姊妹来给我传福音,我发现她的穿着打扮、长相正是我梦中见到的那个妇人的模样,我惊奇地说:“在梦里,就是你把我女儿从江中救上来的。”于是,我高兴地接受了神的末世救恩。

184 重庆市汪××,女,58岁,原生命粮派信徒。我和丈夫信了几个月“生命粮”后觉得没什么意思就不想信了。在2002年12月19日夜里,我梦见一个中年男人对我说:“你们信的那个神走不出去,你要立即去找你们本村龙××和张××,她们信的那个神才是真的,才能得到永生……”从梦中惊醒后梦里的情景还记得清清楚楚,其实我早就知道龙××和张××已接受全能神的新工作,我决定天亮后就去找这梦里所说的二人谈谈。正好第二天早晨8点钟,张姊妹就到我家来了,她给我们谈了神的三步工作,我和丈夫都听得入了神,认定全能神就是末世的基督,我和丈夫一同接受了神的这步工作。

185 重庆市何××,女,36岁,原家庭教会信徒。2001年1月17日凌晨1点多钟,我做了一个很奇怪的梦,梦见一阵大风吹得大树哗啦啦地响,树叶全部被吹落在地,风大得让人睁不开眼,我拿着扫帚去扫地,扫完后就问我大嫂倒在哪里,她手一指说:“倒在那边。”我就顺着她指的方向走去,看到悬崖边上有三个人,一个身穿黑衣服的男子正在讲道,另外两个女的是我的亲戚和邻居正在听他讲。看到他们听得津津有味,我想:你们在悬崖边上讲,不要命了吗?我把树叶倒在他们的背后,看见树叶变成了泥土,我正准备回去,但脚下的泥土往下滑,回头一看吓了我一跳,下面是万丈深渊,水流湍急,我想这下只有死路一条了。在这最关键的时候,我突然感觉脚下有人支撑着我,把我往上抬,这时我才爬了上去没有掉进深渊,回头一看原来是他们三人救了我。醒来后,我感到很奇怪。17日早上,我大嫂对我说:“你相不相信神来在了地上?”接着她又叫我到××家去听道,当时我觉得莫名其妙本不想去,但想起昨晚看见别人讲道的梦,好奇心又驱使我想去看个究竟。于是我赶紧把东西收拾好,吃过饭就去了。一进门就看到一个穿黑衣服的弟兄在讲道,我的一个亲戚和一个邻居正在听,这场面和我梦中的一模一样,此时我感觉异常的惊奇,于是我就坐了下来听他讲。弟兄讲了神拯救人的六千年经营工作……听了之后,我才知道神已重返肉身,正作他末后刑罚审判、结束时代的工作。过后一想,便明白了,是全能神借着这个奇怪的梦把我带到了他的面前。

186 重庆市代××,女,51岁,原呼喊派信徒。2001年2月中旬,有个姊妹来给我传全能神末世福音,说神已来到,正作征服、刑罚、审判的工作,我当时听了大吃一惊,不敢相信这是真的。因我认为神应该驾着白云来,又想到圣经上说末后有假基督、假先知出来,于是我没有接受神的新工作。后来,有一天晚上11点多,我躺在床上,半梦半醒之间突然听到有人在我耳边说:“你为什么不信我呢?难道我就不能走出圣经吗?我是神能造男造女,道成肉身就不能成为女性吗?你好好想想吧!”等我清醒过来想看看是谁在和我说话,但又什么也没看见。我感觉很奇怪,难道神真的道成肉身成为女性来到人间了吗?神是在启示我吗?……第二天,我就把这梦告诉给了一个与我要好的姊妹,她听后说:“如果真是这样,我想神是不会撇弃我们的。”过了几天,传福音的那个姊妹又来了,叫我一块儿去听道,我想:去就去吧,若是真的,错过机会就晚了。3月18日我去听了见证,听后我一下明白了,这的确就是真道。真是感谢全能神爱了我,再次来拯救我,我愿尽到一个受造之物的本分来还报神的爱。

  • 话在肉身显现

    话在肉身显现(续编)

    末世基督的发表(选编)

    神的羊听神的声音(初信必读)

    末世基督经典话语

    国度福音全能神经典话语(选编)

    神三步作工的纪实精选

    见证神的二十项真理

    考察真道一百题问答

    国度福音经典答题(选编)

    跟随羔羊唱新歌

    听神声音看见神显现

    得胜者的见证

    基督台前的审判——生命经历的见证

    如何识破撒但的诡计

    我是怎么被神话语征服的

    圣灵引导人归向全能神的见证

    正义与邪恶的较量

    抵挡全能神遭惩罚的典型事例

    经历基督话语审判刑罚的见证

    神隐秘降临作工的见证汇编

    办事有原则的实行操练

    实行真理的操练

    生命进入的交通讲道经典选段

    讲道供应文选

    事奉之路

    分享至
    00:00:00
    00:0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