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各国各方渴慕真理寻求神显现之人来考察
首页 各类书籍 圣灵引导人归向全能神的见证 (万例中仅选百例) 请您细听,这是谁的声音

请您细听,这是谁的声音

当东方发出闪电之时,也正是我开始发声说话之时,当闪电发出之时,整个天宇都被照明,所有的众星都发生变化。全人类犹如被清理一般,所有的人都被这道来自东方的光柱照得原形毕露,两眼昏花,不知所措,更不知如何遮盖自己丑恶的嘴脸,又犹如动物一样从我的光中逃入山洞之中去避难,但不曾有一物能从我的光中被抹煞。所有的人都在惊讶,所有的人都在等待,所有的人都在观望,所有的人都因我光的来到而庆幸自己的生日,所有的人又都在咒诅自己的生日,矛盾的心理难以表达,自责的泪水涌流成河,被阵阵急流冲走,片刻便不见踪影。我的日子又一次逼近了全人类,又一次将人类唤起,使人类又有了一个新的起点。我的心在波动,山随着我心也在有节奏地欢跳,水在欢舞,浪花拍打着礁石,我心难以表达,我要让所有的不洁之物在我的眼中化为灰烬,我要让所有的悖逆之子从我的眼前消逝,永不存留。我不仅在大红龙居住之处有了新的起头,更在全宇之下开展了新的工作,很快,地上之国便会成为我的国,地上的国将永远因着我的国而不存在,因我已得胜,我已凯旋归来。大红龙千方百计来破坏我的计划,想将我在地的工作取消,但我能因着它的诡计而泄气吗?我能被它的威胁而吓得失去信心吗?天地之中,不曾有一物不在我的手中掌握,更何况大红龙这一衬托物呢?不也在我手中受我的摆弄吗?

选自《话在肉身显现》第二部分的《第十二篇说话》

当我道成肉身来在人间时,人不知不觉便都在我的引领之下来在了今天,不知不觉中都认识了我,但以后的路程究竟怎么走,谁也不知,谁也不晓,以后的路指向何方更无人知晓,只有在全能者的看顾之下方能走到路终,只有在东方闪电的引导之下方能迈进我国之门。人不曾有谁见过我的面貌,不曾有人看见东方的闪电,更何况来自宝座的发声呢?实际上,从古以来,没有一个人直接接触我的本体,今天来到世上,人才有机会看见我,但是到如今人却仍然不认识我,正如只见我面、只听我声却不明我意一样,人都是这样。作为子民中的一员,你们不因着见我面而甚感自豪吗?不因着不认识我而自觉羞愧吗?我在人中间行走,在人中间生活,因我道成在肉身,我来在人世,我的目的不只限于只让人看见我的肉身,更重要的是让人认识我,而且我要因着道成的肉身来定人的罪,要因着道成的肉身来打败大红龙,来毁灭大红龙的巢穴。

选自《话在肉身显现》第二部分的《第十二篇说话》

作为整个人类的每一个都当接受我灵的鉴察,都当细察自己的一言一行,更当观望我的奇妙作为。当国度降临在地之时,你们有何感想?当众子、子民都流归我的宝座之时,我正式开始了白色大宝座前的审判。也就是说,当我在地开始亲自作工之时,当审判时代进入尾声之时,我开始面向全宇说话,面向全宇释放我灵之声。我要将天地万物中所有的人与物都因我话而洗刷净尽,不再是污秽、淫乱之地,而是圣洁之国。我要将万物都重新更换,供我使用,不带有泥土气息,不沾有属地味道。人曾在地摸索我说话的目的、说话的根源,曾在地观察我的作为,但未曾有一人真知道我说话的根源,未曾有一人真看见我作为奇妙之处。今天,当我亲临人间,当我亲口发声之时,人对我才略有认识,在人的思维当中除去了“我”的地位,而在人的意识当中塑造了“实际的神”的地位。作为有观念的人,作为满载好奇心的人,有谁不愿意看见“神”呢?有谁不愿意接触神呢?但在人心中占有一定地位的只是令人感到抽象、渺茫的神,若我不明说,谁能觉察到呢?有谁真认为我是确实存在的呢?真是没有一点疑惑吗?在人心中的“我”和在实际当中的“我”简直是相差好远,无人能比拟。若我不道成肉身,人永远不认识我,即使是认识了,难道还不是人的观念吗?我天天行走在川流不息的人中间,我天天运行在所有人的里面,当人真看见我时,人就都能在我说的话当中来认识我,摸着我说话的方式,摸着我的心意。

选自《话在肉身显现》第二部分的《第十一篇说话》

国度的生活是子民与神自己的生活,人都在我的看顾、保守之下,都在与大红龙展开了生死战,为了打好末后这一仗,为了结束大红龙,所有的人都应在我的国度之中为我献上你的全人。所说的国度,是指在神性直接支配下的生活,所有的人都直接接受我的牧养,直接接受我的训练,使所有人的生活都是在地犹如在天,真正实现在三层天的生活。我虽活在肉身之中,但我不受肉身的辖制,多少次我来在人中间垂听人的祷告,多少次我行走在人的中间享受人的赞美,虽然人不曾觉察我的存在,但我仍是这样作着我的工作。在我的居所,才是我隐秘之地,但在我的居所,我又打败了众仇敌;在我的居所,我对地上的生活才有了实际的经历;在我的居所,我又观察着人的一言一行,观察、指挥着全人类。若是人类能够体贴我的心意,来满足我心,供我享受,那我必会祝福全人类的,这不正是我对人的心意吗?

选自《话在肉身显现》第二部分的《第十三篇说话》

历代以来,不曾有人进过国度,因此,不曾有人享受国度时代的恩典,也不曾有人看见国度君王。虽然有许多人曾在我灵的光照之下预言过国度美景,但只是知道其外表,却不知道内在的含义。当今天国度正式实现在地时,多数人仍不知在国度时代究竟要作成什么,究竟把人带到什么境界。这个,恐怕所有的人都处于“混沌”状态,因为国度完全实现的那一天还未完全达到,所以人都是迷迷糊糊不透亮。我在神性里的工作正式开始于国度时代,因着国度时代的正式开始,我的性情才开始逐步向人显明,所以,在此时神圣的号角正式开始响起公布于众。当我在国度里正式作王掌权之时,众子民也随着时间的流逝而被我作成;当世界各国分裂之时,也正是我的国度建造成形之时,也就是我改变形像面向全宇之时,那时,所有的人都看见了我的荣脸,看见了我本来的面目。从创世到如今,从撒但败坏到今天这个程度,因着人的败坏,所以,对于人来说,我越来越隐藏,而且对于人来说,我越来越是深不可测。人未曾看见我原来的面目,未曾直接与“我”打交道,只是在传说中、在神话故事当中有人想象中的“我”,所以,我按着人的想象,即按着人的观念我对付人心中的“我”,以扭转多少年来人心中的“我”的状态。这是我作工的原则,不曾有一个人能够认识透。虽然人曾给我俯伏,在我前敬拜我,但我并不欣赏人的这些举动,因为在人的心底并没有我的形像,是我以外的形像。所以,因着人的心目中并没有我的性情,人对我的本来面目并不认识;所以,在人认为是抵挡我,或触犯我的行政,但我却并不理睬;所以,在人的记忆当中我是怜悯人却并不是刑罚人的神,或者我是说话不算数的神自己,这些都是人在思维中的想象,并不与事实相合。

选自《话在肉身显现》第二部分的《第十四篇说话》

我天天站在宇宙之上观望,我又卑微隐藏在我的居所经历人生,仔细观察人的所作所为,不曾有一个人是真为我摆上的,不曾有一个人追求真理,不曾有一个人为我求真的,不曾有一个人在我前立心志而守住本分的,不曾有一个人让我在里面居住的,不曾有一个人注重我犹如注重自己的生命一样,不曾有一个人在实际当中看见我神性的全部所是,不曾有一个人愿意接触实际的神自己。当水淹没人的全身之时,我将人从死水之中救出,给人重得生命的机会;当人在失去信心生活之时,我将人从死亡的边缘中拉上来,给人生活的勇气,让人以我为生存之本;当人在悖逆我时,我使其在悖逆之中认识我,因着人的旧性,也因着我的怜悯,我并不将人置于死地,而是让人悔过自新;当人在饥荒之中时,即使人有一口气,我也将人从死亡之中夺过来,不让其中了撒但的诡计。多少次人看见我的手;多少次人看见我的慈容,看见我的笑脸;多少次人又看见我的威严,看见我的烈怒。人虽不曾认识我,但我并不因着人的软弱而“趁机无理取闹”,我体察人间之苦,因此,我也体谅人的软弱,只因着人的悖逆、人的忘恩负义,所以我才不同程度地给人以刑罚。

选自《话在肉身显现》第二部分的《第十四篇说话》

在国度之中,不仅是我的口在发声,我的脚也正式踏遍各地,因而胜过了所有的肮脏污秽之地,所以,不仅天在变,而且地也在变化,而且随之更新。全宇之下,都因着我的荣光而焕然一新,呈现出一派喜人的场面,令人赏心悦目、心旷神怡,似乎在人想象的天外之天的环境中生存,没有撒但的搅扰,没有室外之敌的侵袭;全宇之上,众星都在我的指挥之下站在自己的位上在黑暗之时照亮星空,不曾有一物敢有不服之意,因此,因着我的行政的本质,所以整个宇宙都安排得有层有次,井然有序,不曾出现骚乱之况,而且不曾有过分裂全宇之事。我在众星之上飞跃,在太阳发热之时将热一扫而光,因而从我手中飘下鹅毛大雪,但当我改变心志时,所有的雪又都融化成河,顿时在天之下春暖花开,在地翠绿遍及山山水水之间,我在天空之上游荡,顿时地因着我的身影而被遮蔽得漆黑一团,霎时,便到了“晚上”,整个世界伸手不见五指,所有的人都因着光的消失而趁机互相残杀,你争我夺,整个在地之国四分五裂,因而处于“混浊”之状,甚至不可挽回。人都在痛苦中挣扎,都在痛苦中呻吟,在痛苦中哀号,盼望光能突然再次亲临人间,以结束黑暗之日,重新恢复原有的生气,但我早已甩袖离人而去,再不因世间的不平而施下怜悯,因我早将整个世间之人厌弃,我早已闭目不观在地之状况,我早掩面不看人的一举一动,我早已不因着人的幼小、天真而得以享受了,我已另立计划,重新将世界更换,以便使新世界早日复兴,不再被淹没。在人之中,多少的怪态在等待着我去纠正,多少的失误等着我去亲自避免,多少的尘埃等着我去清扫,多少的奥秘等着我去打开,人都在等待着我,都在盼望着我的到来。

选自《话在肉身显现》第二部分的《第十五篇说话》

在地之时,我是人心中实际的神自己,在天之际,我是万物的主宰者,我曾跋山涉水,我也曾飘然在人中间行走,有谁敢公开抵挡“实际的神自己”?有谁敢脱离全能者的主宰?谁敢说我确定无疑是在天?又有谁敢说我一点不差是在地?人,谁都不能把我所在之处尽都说透,当我在天之时,难道我就是超然的神自己了吗?当我在地之时,难道我就是实际的神自己了吗?难道我是主宰万物的,或是体尝人间之苦的,就能决定我是否是实际的神自己吗?这样,人不就是愚昧得不可挽救了吗?我在天,又在地,我是在万物其间的,也是在万人之中的,人天天都能接触到我,而且天天又能看到我。对人来说,我似乎是时隐时现,似乎是实际存在着的,但又似乎是不存在的,在我身上,有人测不透的奥秘,似乎人都在用显微镜来窥视我,以发现在我身上更多的奥秘,从而除去心中的“难受滋味”,即使是人用透视镜,但又怎能发现在我身上的秘密呢?

选自《话在肉身显现》第二部分的《第十五篇说话》

当众子民因着我的作工而与我同得荣耀之时,大红龙的巢穴随即被挖掘,所有的淤泥都将被全部清除出去,多少年来沉积的污水都被我的焚烧之火而烤干,不再存留,大红龙随之被灭在硫磺火湖之中。你们真愿意在我爱的看顾之下而不被大红龙抓去吗?你们真恨恶它的诡计吗?有谁能为我作刚强的见证?为我的名,为我的灵,为了我整个的经营计划,谁能献上自己在身之力呢?今天,国度在人间,是我亲临人间之时,若不是这样的话,有谁能为我亲临战场而不畏惧呢?为着国度的成形,为着我的心得满足,更为着我日的来到,为着万物重得复苏之时,为着万物繁茂之日,为着把人从苦海之中拯救上来,为着明天的到来,为着明天的美好、明天的欣欣向荣,更为着将来的享受,所有的人都在奋力拼搏,不惜自己的一切而为我在牺牲着自己,这不正是我已得胜的标志,不正是我已完成计划的记号吗?

选自《话在肉身显现》第二部分的《第十五篇说话》

国度在人中间扩展,在人中间成形,在人中间站立起来,没有任何势力能将我的国度摧毁。在今天国度中的子民,你们有谁不是人中间的一个?有谁是人以外的情形呢?在我新的起点公布于众时,人的反应又会是如何呢?人间之状,你们曾亲眼目睹,难道还不打消在世长存的念头吗?我现在是行走在众子民之中,是生活在众子民之间,今天对我有真实的爱,这样的人有福了;对我顺服之人有福了,必在我国中存留;对我认识的人有福了,必在我国度之中掌权;对我追求的人有福了,必从撒但的捆绑之中逃脱出来,而享受在我之福;能够背叛自己的人有福了,必被我占有,承受我国中之丰富。为我跑路的我纪念,为我花费的我悦纳,向我献上的我给予其享受之物,享受我话的我祝福,必是我国中的栋梁之柱,在我家中必然丰富无比,无人能相比。为你们的祝福你们可曾接受?为你们的应许你们可曾去追求?你们必在我光的引领之下而冲破黑暗势力的压制,必在黑暗之中不失去光的引领,必在万物之中做主人,必在撒但之前做得胜者,必在大红龙的国垮台之际,而站立在万人之中作我的得胜之证据,在秦国之地你们必坚强不动摇,因着所受之苦而承受在我之福,必在全宇之下闪现出我的荣光。

选自《话在肉身显现》第二部分的《第十九篇说话》

  • 话在肉身显现

    话在肉身显现(续编)

    末世基督的发表(选编)

    神的羊听神的声音(初信必读)

    末世基督经典话语

    国度福音全能神经典话语(选编)

    神三步作工的纪实精选

    见证神的二十项真理

    考察真道一百题问答

    国度福音经典答题(选编)

    跟随羔羊唱新歌

    听神声音看见神显现

    得胜者的见证

    基督台前的审判——生命经历的见证

    如何识破撒但的诡计

    我是怎么被神话语征服的

    圣灵引导人归向全能神的见证

    正义与邪恶的较量

    抵挡全能神遭惩罚的典型事例

    经历基督话语审判刑罚的见证

    神隐秘降临作工的见证汇编

    办事有原则的实行操练

    实行真理的操练

    生命进入的交通讲道经典选段

    讲道供应文选

    事奉之路

    分享至
    00:00:00
    00:0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