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神话 《作工与进入 四》 选段191

道成肉身在中华大陆,也就是港台同胞说的内地,当神从天来在地的时候,天上、天下无人知晓,因这是神隐秘再来的真意。他来在肉身作工、生活许久却无人知晓,就是到了今天仍然无人认识,或许这永远是一个“谜”。神这次来在肉身,人谁也不可能知晓,不管灵作工的声势有多么浩大,但神始终不动声色、不露马脚,这步作工可说是在天界一样,虽然人都有目共睹,但人却都不认识,当神的这步工作结束以后,人都会从长梦中醒来一反常态的。记得神说过:“此次来在肉身犹如落入虎穴。”就是说,因为神这次作工是来在肉身,而且是降生在大红龙群居之地,所以神此次来在地上更是冒着极大的危险,面临的是刀枪、棍棒,面临的是试探,面临的是满脸杀气的人群,随时都有被杀的危险。神是带着烈怒来的,但他来了是作成全的工作的,也就是来接续救赎工作的第二部分工作的,为了作这一步工作神费尽了心思,千方百计避开试探的攻击,卑微隐藏从不炫耀自己的身世。耶稣将人从十字架上救下来,他只是为了完成救赎的工作,但并不是来作成全的工作,所以就这样,神的工作只是就绪一半,作完了救赎的工作,只是整个计划当中的一半工程。就在新时代即将开始旧时代即将远去之时,父神开始斟酌他的第二部分工作,为他的第二部分工作开始预备了。在以往并未明确预言过末世要道成肉身,所以为神这次来在肉身更加隐秘奠定了基础。当万人都不觉晓、天刚刚拂晓时,神便来在地上开始了他在肉身的生涯,这一时刻的到来,人并不知道,或许人都在酣睡,或许有许多儆醒的人在等待,或许有许多人在默祷天上的神,但在这许多人中,没有一个人知道神已来在地上。神这样作工是为了更顺利地开展工作,为了更好的工作果效,也为了免去更多的试探,当春眠拂晓之时,神的工作早已结束,他将离地而去,结束他在地流浪、寄居的生涯。因为神的工作必须得神自己亲自作、亲自说,人无从插手,所以神忍受了极大痛苦来在地上亲自作工,人代表不了神作的工作,因此神冒着高于恩典时代几千倍的危险降在大红龙群居的地方来作他自己的工作,费尽心思,救赎这班贫苦之民,救赎这班在粪堆里的人。人虽然都不知道神的存在,但神并不苦恼,因为这样为神的工作带来了极大的益处,人都是穷凶极恶,哪里容让神的存在?所以神来在地上总是默默无语,不管人怎样残酷已极,而神却毫不在意,只是在作着自己该作的工作,为了完成天上之父更大的托付。你们中间有谁曾认识神的可爱?有谁比子更贴着父神的负担?有谁能明白父神的旨意?父神在天之灵常担忧,在地之子为着父神的旨意常祈求,操碎了心,有谁知道父神爱子的心?有谁知道爱子想念父神的心?天、地之别难取舍,总是遥远相望、灵里相随。人类啊!何时体贴神的心?何时明白神的意?父与子本相依,何苦分隔天之上下?父恋子如子爱父,何苦痴痴等待、苦苦巴望?分隔之日虽然不久,但谁知父已苦苦巴望多少个日夜,久盼爱子早归,他观察,他静坐,他等待,无一不是为爱子早归,浪迹天涯海角何时相逢?虽然相逢时日到永远,但他怎忍分隔天上、天下几千个日日夜夜,地上几十年,恰似天上几千年,怎能不让父神担忧?神来在地上与人一样历尽人间沧桑,神本是无辜的,为何让神与人受一样的苦?难怪父神盼子的心如此急切,谁能明白神的心?神给人的太多了,人怎能报答够神的心?而人给神的太少了,神怎能不因此而担忧呢?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

基督徒如何才能摆脱罪的捆绑,得着洁净?欢迎联系我们,帮你找到路途。
通过Messenger与我们联系
通过WhatsApp与我们联系

相关内容

每日神话 《神的作工与人的实行》 选段155

经营工作是因着人类而才产生的,也就是因着有了人类而才产生的,并不是没有人类以先或是起初造好天地万物就有了经营的。所有的工作中若是没有有利于人的实行,也就是指神对败坏人类提出的合适要求(即神作的工作中根本没有适合人实行的路),那这工作就不能称为经营;若是所有工作中只是要求败坏的人类…

每日神话 《称呼与身份的说法》 选段163

以赛亚、以西结、摩西、大卫、亚伯拉罕、但以理他们这些人属于以色列选民中的领袖或先知,为什么不称为神呢?圣灵为什么不见证他们呢?耶稣一作工、说话圣灵为什么就见证他呢?为什么不见证别人呢?同样是人,是肉身,也都称为主,不论对其怎么称呼,他的作工代表他的所是与他的实质,他的所是、他的实…

每日神话 《被成全的人都得经受熬炼》 选段512

现在你该追求什么呢?就是借着你能不能把神的作工见证出去,你能不能成为神的见证,能不能成为神的彰显,是不是合神使用,你该追求这些。神在你身上到底作了多少工作?你看见多少,摸着多少?你经历多少,体尝多少?神在你身上试炼也好,对付、管教也好,不管怎么样,神的作为、神的工作是作在你身上了…

每日神话 《你当寻求与基督相合之道》 选段280

我在人间作了许多工作,在作工期间我也发表了许多言语,这些言语都是让人蒙拯救的言语,都是使人达到与我相合而发表出来的言语。但我在地上得到的与我相合的人并不多,所以我说人都并不宝爱我的言语,因为人都不是与我相合的。这样,我所作的工就不仅仅是为了让人能敬拜我,更主要的是让人能与我相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