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神话 《论到“神”,你怎么认识》 选段205

你们当为我的工作献出一切,当作于我有益的工作,我愿将你们所不明白的都告诉你们,让你们从我得着一切你们所无有的东西,尽管你们的缺欠不计其数,但我愿继续对你们作我该作的工作,将我最后的怜悯赐给你们,让你们从我得着益处,得着你们无有的、世人未曾看见的荣耀。我作工多少年,人不曾有认识我的,我愿将我未曾告诉给别人的秘密告诉给你们。

在人中间,我原本是人所看不见的灵,是人所未能接触到的灵,因着我在地的三步工作(创世、救赎、毁灭)而在人中间按着不同时候向人显现(从未公开),作我在人中间的工作。我第一次来在人间是救赎时代,当然是在犹太家族中,所以说,第一次看见“神”来在地上的是犹太民。这步工作之所以我自己亲自作,是因为我要将道成的肉身当作赎罪祭来作救赎工作,所以,最先看见我的人是恩典时代的犹太人,这是我的第一次在肉身中的作工。在国度时代,我要作征服成全的工作,所以仍是在肉身中作牧养的工作,这是我的第二次在肉身中的作工。在最终两步作工中人接触的不再是看不着、摸不着的灵,而是灵实化在肉身中的人。所以,在人看我又成了人,并没有一点儿神的味道,而且人所看见的神不仅仅是男性,而且也是女性,就这最令人吃惊,令人不解。多少年的老旧的信法都让我的一次又一次的不同凡响的作工给打破了,人都惊呆了!所谓“神”不仅是圣灵、那灵、七倍加强的灵、包罗万有的灵,而且还是人,是普通的人,极其平凡的人;不仅是男性,而且还是女性,相同的是都从人生,不同的是圣灵感孕与从人生但直接来源于灵;相同的是道成肉身的神都担任父神的工作,不同的是救赎与征服的工作;同样代表父神,一个是满了慈爱怜悯的救赎主,一个是满载烈怒、审判的公义的神;一个是开辟救赎工作的大元帅,一个是成全征服工作的公义的神;一个是开头,一个是结束;一个是无罪的肉身,一个是完成救赎的、作接续工作的、本不属罪的肉身;同样是一位灵,但是在不同的肉身中居住又出生在不同的地方,而且时隔几千年,但所作的工作又不相矛盾、相辅相成,可同时相提并论;同样是人,但是男婴又是童女。多少年来,人看见的不仅是灵,不仅是人,是男人,而且还看见许多不合人观念的事,让人对我总是测不透,对我总是半信半疑,似乎我的确存在,但又似乎是一场不存在的梦,所以人走到今天仍不知什么是神。你真能将我用一句简单的话而概括了吗?你真敢说“耶稣就是神,神就是耶稣”吗?你真敢说“神就是灵,灵就是神”吗?你敢说“神就是穿上肉身的人”吗?你真敢说“耶稣的形像就是神伟大的形像”吗?你能用你的文才将神的性情、形像都说透吗?你真敢说“神只照着神的形像造了男性,却并没有照着神的形像造了女性”吗?若你这样说,那凡是女人都不是我拣选的对象,更不是人类中的一类。现在你真知道什么是神吗?神是人吗?神是灵吗?神真是男人吗?只有耶稣能完成我要作的工作吗?你若选择这其中的一种来概括我的实质,那你属于太无知的忠诚的信徒了。若我仅仅作一次道成肉身的工作,那你们会不会将我定规?你真能将我一眼望穿吗?就你有生之年中接触到的真能将我概括透吗?假如我在肉身中作两次工作都相同,你们又将怎样看我?能不能将我永远钉在十字架上?神就像你说的那么简单吗?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

基督徒如何才能摆脱罪的捆绑,得着洁净?欢迎联系我们,帮你找到路途。
通过Messenger与我们联系
通过WhatApp与我们联系

相关内容

每日神话 《怎样认识道成肉身的神》 选段579

什么是认识神?就是人能了解神的喜怒哀乐,这是认识神。你说你见过神,但是你并不了解神的喜怒哀乐,不了解他的性情,对他的公义也没有认识,对他的怜悯也没有认识,对他喜欢什么、恨恶什么也没有认识,这就不是认识神。所以说,有些人能跟随神,但是不一定能真实地信神,区别就在这儿。你认识他了,你…

每日神话 《神向全宇的说话・国度礼歌》 选段59

众民在向我欢呼,众民在向我赞美,万口在称独一真神,万人都在举目远眺,观看我的作为。国度降临在人间,我的本体丰满全备,有谁不为此庆幸?有谁不为此欢舞?锡安哪!举起你那得胜的旗帜来为我庆贺!唱起你那得胜的凯歌来传扬我的圣名!地极的万物啊!赶紧洗刷净尽来为我献祭!天宇的众星啊!赶紧归复…

每日神话 《神向全宇的说话・第二十一篇》 选段369

多少人想真心爱我,但因着人的“心”并不属自己,所以人都身不由己;多少人在我所给试炼之中真心爱我,但人总摸不着我的确实存在,人只是在空虚之中爱我,并不能因着我的确实存在而爱我;多少人将心摆在我前不去理睬,因而被撒但随机而夺走,之后人便离我而去;多少人在我话供应其时来真心爱我,但并不…

每日神话 《神向全宇的说话・第九篇》 选段239

既然是在我家中做子民的,既然是在我国度中尽忠的,那所作所为必须要合乎我要求的标准,不是只让你作飘荡之云,而是让你作皑皑白雪,既有其实质,更有其价值,因我本来自于圣洁之地,并不像荷花,只有其名,而并无其实,因它本是来自于淤泥,并非来自圣地。当新天降在地上之时,当新地铺洒穹苍之时,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