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 关于神道成肉身的奥秘方面的经典话语

75 所谓道成肉身,就是神在肉身显现,神以肉身的形像来作工在受造的人中间,所以,既说是道成肉身,首先务必是肉身,而且是具有正常人性的肉身,这是最起码该具备的。其实,神所道成的肉身的含义就是在肉身中作工、在肉身中生活的神,神的实质成了肉身,成了人。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神所在“肉身”的实质》

76 道成肉身就是神的灵成了一个肉身,也就是神成了肉身,肉身所作的工作就是灵作的工作,灵作的工作就实化在肉身,借着肉身发表出来,除了神所在肉身之外,谁也代替不了道成肉身的神的职分,也就是只有神所道成的肉身这个正常的人性能发表神性的作工,除他以外的人都代替不了。假如神第一次来了没有二十九岁以前的正常人性,生下来就显神迹奇事,刚会说话就说天上的话,生来就能看透天下事,凡是人心里想的,凡是人心里所存的,他都能看出来,这样的人就不能称为正常的人,这样的肉身也不能称为肉身,若基督是这样的一个人,那神道成肉身的意义与实质就都没有了。他有正常人性就证明他是神“道”成了“肉身”,他有正常人的成长过程更证明他是一个正常的肉身,再加上他的作工,足可证实他是“神的话”也是“神的灵”成了“肉身”。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神所在“肉身”的实质》

77 道成肉身的神称为基督,基督就是神的灵所穿的肉身,这个肉身不同于任何一个属肉体的人。所谓的不同就是因为基督不属血气而是灵的化身,他有正常的人性与完全的神性,他的神性是任何一个人都没有的,他的正常人性是为了维护在肉身中的一切正常活动的,神性是来作神自己的工作的。不论是人性还是神性都是顺服天父的旨意的,基督的实质就是灵也就是神性,所以他的实质本身就是神自己的实质,这个实质是不会打岔他自己的工作的,他不可能作出拆毁自己工作的事来,也不可能说出违背自己旨意的话来。所以说,道成肉身的神绝对不会作出打岔自己经营的工作,这是所有人都应该明白的。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基督的实质是顺服天父的旨意》

78 既是道成肉身就有神的实质,既是道成肉身就有神的发表。神既道成肉身就要带来他要作的工作,既是神道成肉身就要发表神的所是,既是道成肉身就能带给人真理,赐给人生命,指给人道路。若不具备神实质的肉身那就定规不是道成肉身的神了,这一点是确定无疑的。人要考察是否是神所道成的肉身,那就得从他所发表的性情与说话中来确定,也就是说,确定是否是神所道成的肉身,或确定是否是真道,必须得从他的实质上来辨别。所以说,是不是神所道成的肉身,关键在乎其实质(作工、说话、性情等等更多的方面),并不在乎其外表。人若因为考察其外表而忽视了其实质,那就是人的愚昧无知了。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写在前面的话》

79 神既道成肉身他就将他的实质都实化在了他的肉身之中,使他的肉身能足够担当他的工作,因而在道成肉身期间基督的作工代替了神灵的一切作工,而且整个道成肉身期间的工作都以基督的作工为核心,其余不得掺有任何一个时代的工作。神既道成肉身他就以肉身的身份来作工,他既来在肉身就在肉身中完成他该作的工作,不管是神的灵,不管是基督,总之都是神自己,他都会作自己该作的工作,尽自己该尽的职分。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基督的实质是顺服天父的旨意》

80 他道成肉身的生活与作工共分为两步:第一步是尽职分以先的生活,是生活在一个普通人的家庭中,生活在一个极其正常的人性里,有人的正常生活伦理,有人的正常生活规律,有人的正常需要(吃、穿、睡、住),有人的正常软弱,有正常人的喜怒哀乐,也就是第一步是生活在一个非神性的完全正常的人性里,从事正常人的一切活动;第二步是在尽职分以后的生活,仍是活在一个有正常人性外壳的普通的人性里,外表仍没有一点超然的东西,但是以尽职分为生,这时的正常人性完全是为了维持神性的正常作工,因为尽职分时的正常人性已成熟为一个足可尽职分的人性,所以,第二步的生活是在正常人性里尽职分的生活,也就是正常人性与完全神性的生活。第一步的生活之所以是生活在一个完全普通的人性里,是因为那时的人性并不能维持神性的全部作工,是不成熟的人性,务必等到人性成熟即能足够担当职分的人性才能尽他该尽的职分。既是肉身就得有成长与成熟的过程,所以第一步的生活只是正常人性的生活,而第二步的生活是因为人性已足够能担当工作、足够能尽职分,所以,道成肉身的神在尽职分期间的生活就是人性与完全神性的生活。若是神道成的肉身一降生就正式开始尽职分,而且都是超然的神迹奇事,那肉身的实质就没有了,所以说,道成肉身的人性是为肉身的实质而有的,没有人性的肉身是不存在的,而且没有人性的人就是非人类,这样,肉身的人性就成了神道成的肉身固有的属性。谁若说“神成为肉身只有神性没有人性”,那就是亵渎,因为这是根本不存在的说法,而且违背道成肉身的原则。就在他尽职分以后仍是活在一个有人性外壳的神性中来作工,只是这时的人性完全是为了维护神性能在这个正常的肉身中作工。所以,作工的是在人性中的神性,是神性作工,不是人性作工,但这个神性是在人性掩盖之下的神性,其实质仍是完全的神性在作工,并非人性在作工,但作工的是这个肉身,可以说是人也可以说是神,因为神成了活在肉身中的神,有人的外壳,有人的实质,更有神的实质。正因为他是有神的实质的一个人,所以他高于任何一个受造的人类,高于任何一个可以作神工作的人。就因此,在与他有相同人的外壳的人中间,在所有的有人性的人中间,只有他是道成肉身的神自己,除他之外则都是受造的人类。同样具备人性,受造的人除了人性便是人性,而神道成肉身却不相同,在他的肉身中除了人性最主要的就是神性。人性是在肉身的外观上可以看到的,也是日常生活中可以发现的,而神性则不容易让人发现。正因为神性是在有人性的前提下才发表出来的,而且不像人想象的那样超凡,所以人最不容易发现的就是神性。到现在人最难测的就是道成肉身的神的实质到底是什么,在我说了这么多话之后想必你们多数人对此还是一个谜,其实这个问题很简单,既说是神道成了肉身,那他的实质就是人性与神性的结合,这个结合称为神自己,而且是在地的神自己。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神所在“肉身”的实质》

81 道成肉身的人性是为了维持在肉身中的神性的正常作工的,而正常的大脑思维是维持正常人性的,正常的大脑思维又是维持肉身的一切正常活动的,可以说,正常的大脑思维就是为了维持在肉身中的神的一切作工的。若是这个肉身没有正常人性的思维,神就不能在肉身中作工,这样他在肉身中该作的工作就永远完不成。道成肉身的神虽有正常的大脑思维,但他的作工中并不掺有人的思维,他是在有正常思维的人性中作工,是在有思维的人性的前提下作工,并不是发挥正常的大脑思维来作工。无论他所在肉身的思维有多高,他的作工中仍不掺有逻辑学,不掺有思维学。也就是说,他的工作不是肉身的思维想象出来的,而是神性的作工在人性中的直接发表,他的作工都是他该尽的职分,没有一步是他的大脑琢磨出来的。就如他给人医病赶鬼、钉十字架不是大脑想出来的,也是所有有大脑思维的人不能达到的。今天的征服工作同样也是道成肉身的神该尽的职分,但这工作并不是人的意思,这都是神性该作的工作,是属血气的任何一个人所不能达到的。所以,道成肉身的神务必有大脑的正常思维,务必有正常的人性,因他务必得在有正常思维的人性里作工,这就是道成肉身的神的作工实质,也是道成肉身的神的实质。

耶稣没有作工作时只是在正常人性里生活,人根本看不出他是神,没有人发现他是道成肉身的神,人只知道他是一个最普通的人。这个最普通的正常人性就证实了神道成的是肉身,证实了恩典时代是道成肉身的神作工的时代,并不是灵作工的时代,证实了神的灵完全实化在了肉身里,证实了在神道成肉身的时代肉身将作灵的一切工作。有正常人性的基督就是灵实化的有正常人性、有正常理智、有大脑思维这样的一个肉身。所谓“实化”就是神成了人的意思,灵成了肉身的意思,说得再明白点,就是神自己住在一个有正常人性的肉身里,借着正常人性的肉身来发表他的神性作工,这就是“实化”,也就是道成了肉身。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神所在“肉身”的实质》

82 基督的人性是受神性制约的,他虽在肉身之中,但他的人性并不完全与属肉体的人一样,他有他特定的性格,这性格也是受神性制约的。神性没有软弱,所说的基督的软弱是指他的人性说的,这个软弱在某种程度上来讲也限制神性,但是有范围、有期限的,不是无止境地限制,神性的工作到该作的时候那就不管人性如何了。基督的人性完全受神性的支配,除了人性正常的生活以外,其余人性的一切活动都受着神性的影响与熏陶,也受着神性的支配。基督之所以虽有人性但却不与神性的工作相搅扰,就是因为基督的人性是受神性支配的,这个人性虽是处世并不成熟的人性,但这并不影响其神性的正常工作。说其人性未经败坏是指基督的人性能直接接受神性的支配,而且有高于一般人的理智,他的人性是最适合神性支配作工的人性,是最能发表神性工作的人性,是最能顺服神性工作的人性。神在肉身之中作工仍不失去一个在肉身中的人该尽的本分,他能以真心来敬拜天上的神。他有神的实质,他的身份是神自己的身份,只不过他来在了地上,成了一个受造之物,有了受造之物的外壳,比原来多了一个人性,他能敬拜天上的神,这是神自己的所是,是人所模仿不了的。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基督的实质是顺服天父的旨意》

83 道成肉身的人子将神的神性借着人性发表出来,将神的心意传达给人,同时也将在灵界中人看不见摸不着的神借着发表神的心意、神的性情显给人看,人看到的是有形有像、有骨有肉的神自己,所以,道成肉身的人子将神自己的身份、地位、形像、性情、所有所是等等都具体化、人性化了。虽然对于神的形像来说,人子的外表有一定的局限性,但人子的实质与所有所是可以完全代表神自己的身份与地位,只不过在发表的形式上有所区别罢了。无论是人子的人性还是神性,我们都不可否认地说他代表神自己的身份与地位,只不过神在此期间以肉身的方式作工,以肉身的角度说话,站在人子的身份与地位上面对人类,让人有机会接触到、体会到神在人中间实实际际的说话与作工,也让人见识到了神的神性与在卑微中的神的高大,同时也让人对神的真实与实际有了初步的了解,也有了初步的定义。虽然主耶稣所作的工作与他的作工方式、说话角度和在灵界中的神的真体有所区别,但他的一切都一点不差地代表那一位人从未看见的神自己,这是不可否认的!就是说,神无论以什么样的方式出现,无论以什么样的角度说话,以什么样的形像来面对人,神代表的只有神自己,他不可能代表任何的人,不可能代表任何的败坏人类,神自己就是神自己,这是不可否认的。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神的作工、神的性情与神自己 三》

84 今天所谈的实际的神自己既在人性里作工,又在神性里作工,借着实际神的显现,达到既有正常的人性作工,有正常的人性生活,又有完全的神性作工,人性与神性联于一体,而且都是借着话语来成全的,不管是在人性里还是在神性里都是说话发声。在人性里作工是说人性一类的语言,让人好接触、好明白,通俗易懂,能够供应所有的人,无论是有知识的,还是没文化的,都能接受过来;在神性里作工仍然是借着说话,但是满了供应、满了生命,不掺有人的意思,不涉及人性的嗜好,没有人性的限制,不受任何正常人性的辖制,同样还是在肉身之中作,但是灵的直接发表。人如果只能接受神在人性里的作工,只能局限在一个范围之内,需要常年的对付、修理、管教才能稍有变化,但是如果没有圣灵工作、没有圣灵同在的人还是老病重犯,借着神性作工来补足这个弊病、这个缺欠,使人达到完全。不需要长期的对付、修理,乃是从正面供应,用话语来补足一切缺欠,用话语来揭示人的一切情形,用话语来支配人的生活,人的一言一行、一举一动,点透人的存心目的,这就是实际的神作的实际工作。所以说,对实际的神的态度应是既要在他人性面前顺服下来,认清、定准,更要接受、顺服神性的作工说话。“神”在“肉身”显现就是神灵的一切作工说话借着正常人性来作,借着道成的肉身来作,就是神的灵既支配人性作工,又在肉身中作神性的工作,在道成肉身的神身上,你既能看见神在人性里的作工,又能看见完全的神性作工,这就是更实际的神在肉身显现的实际意义。你如果把这看透了,你就能够把神的各部分联于一了,就不过高地看重神性作工,也不过低地轻看在人性里的作工,不走极端,不走弯路。总的来说,实际神的含义就是受灵支配的人性作工与神性作工在肉身之中发表出来,让人看见活灵活现,实实在在。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你当认识到实际的神就是神自己》

85 神的灵是万物的权柄,有神实质的肉身也带有权柄,但在肉身中的神又能作顺服天父旨意的一切工作,这是任何人都达不到的,也是任何一个人不可想象的。神自己是权柄,但他的肉身又能顺服他的权柄,这就是“基督顺服父神旨意”的内涵之意了。神是灵能作拯救的工作,神成了人也同样能作拯救的工作,无论怎么说神自己作自己的工作,他既不打岔也不搅扰,更不作互相矛盾的工作,因为灵与肉身所作工作的实质是相同的,或灵或肉身都是为了成就一个旨意,都是经营一项工作,虽然灵与肉身有两种互不相干的属性,但其实质都是相同的,都有神自己的实质,都有神自己的身份。神自己没有悖逆的成分,神的实质是善的,他是一切美与善的发表,也是所有爱的发表,即使是在肉身中的神也不会作出悖逆父神的事来,哪怕是献身他都心甘情愿,没有一点选择。神没有自是自高的成分,没有狂妄自大的成分,没有弯曲的成分。那些悖逆神的东西都来源于撒但,撒但是一切丑与恶的源头,人之所以有撒但一样的属性是因为人经过撒但的败坏与加工,基督是未经撒但败坏的,所以他只有神的属性而没有撒但的属性。神活在肉身之中时无论工作如何艰难,无论肉身如何软弱,他都不会作出打岔神自己工作的事来,更不会放弃父神的旨意而悖逆的,他宁肯肉身受苦也不违背父神的旨意,正如耶稣祷告的“父啊,倘若可行,求你叫这杯离开我;然而,不要照着我的意思,只要照着你的意思”。人有自己的选择,但基督却没有自己的选择,虽然他有神自己的身份,但他仍站在肉身的角度来寻求父神的旨意,站在肉身的角度完成父神的托付,这是人所不能达到的。从撒但来的就不能有神的实质,只有悖逆抵挡神的实质,不能完全顺服神,更不能做到甘心顺服神的旨意。那些基督以外的人都能做出抵挡神的事来,而且没有任何一个人能直接担当神所托付的工作,没有一个人能将神的经营作为自己该尽的本分来做。顺服父神的旨意这是基督的实质,悖逆神这是撒但的属性,这两个属性是互不兼容的,凡有撒但属性的就不能称为基督。之所以人不能代替神的工作,就是因为人根本没有神的实质,人为神作工是为了个人的利益,是为了以后的前途,而基督作工则是为了遵行父神的旨意。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基督的实质是顺服天父的旨意》

86 虽然神道成肉身外表与人一模一样,也学人的知识,也讲人的语言,甚至有时候也用人的方式或引用人的说法去表达他的意思,但是他看待人类与看待事情的实质与败坏的人类是绝对不一样的,而且他所站的角度与高度是任何一个败坏的人类所不能及的,因为神是真理,他所穿戴的肉身同样具备神自己的实质,他的心思与他的人性所发表出来的同样都是真理。对败坏的人类来说,肉身所发表的都是真理的供应,也是生命的供应,这些供应不是只针对某一个人,而是针对全人类。对于任何一个败坏的人来说,他心里能容纳的只有与自己相关的那几个人,他所关心的所牵挂的人也只有那么几个,灾难临到他先想到自己家的孩子、自己的爱人或自己的父母,比较“博爱”的人顶多想想某一个亲戚或者某一个不错的朋友,他会想到更多吗?永远都不会!因为人毕竟是人,人只能站在人的角度与人的高度来看待一切,而神所道成的肉身与败坏的人类就完全不同了,无论神道成的这个肉身多么普通、多么正常、多么卑微,甚至人多么看不起,而他的心思与他对人类的态度是任何一个人都不具备也是模仿不了的,他永远都是站在神性的角度上,站在造物主的高度上来观察着人类,以神的实质、以神的心态来看待人类,他绝对不会以一个普通人的高度,以一个败坏的人的角度来看待人类。人看人类是用人的眼光,以人的知识、人的规条、人的学说等等作为衡量标准,这个范围是人肉眼能看得见的范围,是败坏人类能够得上的范围;神看人类是用神的眼光、以神的实质、神的所有所是为衡量标准,这个范围是人看不见的范围,这就是神所道成的肉身与败坏的人类截然不同的地方。这个不同是因着各自的实质决定的,而正是实质的不同决定了各自的身份与地位,也决定了各自看待事物的角度与高度。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神的作工、神的性情与神自己 三》

87 你是否经历过社会的事,在你的家庭中你到底是怎么生活的、如何经历的,都能在你的发表中看出来,而神道成肉身的作工中你就看不出他到底有没有社会阅历。他对人的本质了如指掌,各类人的各类作法他都能揭示出来,对人的败坏性情、悖逆行为他更能揭示出来,不在世人中生活但却知凡人的本性与世人的所有败坏,这是他的所是。他虽未处世,但却晓得处世的条条框框,因他对人的本性都已测透。他能知道人眼看不见、耳听不见的灵的作工,或今天或以往的他都知晓,在这里包含着并非是处世哲学的智慧与人难测的奇妙,这是他的所是,向人公开又向人隐秘,他发表的并不是一个超凡的人的所是,而是灵原有的属性、原有的所是。他并非周游列国但却知天下事;接触的是一些无知识、无见识的“类人猿”,但却发表出高于知识、高于伟人的言论;生活在一群并没有人性,不懂人性常规、人性生活的痴呆麻木的人中间,却能要求人类活出正常人性,同时也揭示了人类卑鄙、低贱的人性。这都是他的所是,都是他高于任何一个属血气的人的所是。对于他来说,勿须多此一举经历复杂、繁琐而又肮脏的社会生活就足可作他该作的工作,足可将败坏人类的本质揭示得淋漓尽致。肮脏的社会生活并不能“造就”他的肉身,他作工、说话仅是揭示人的悖逆,并不是供应给人处世的经验、教训,他供应人生命勿须调查社会,也不须调查人的家庭。揭示审判人并非是他发表自己肉身的经历,而是他早知人的悖逆、恨恶人类的败坏之后才揭示人的不义,他作的工作都是在向人公开他的性情,发表他的所是,这工作只有他自己才能作到,并非是属血气的人能够达到的。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神的作工与人的作工》

88 基督的工作、基督的发表决定了他的实质,他能用真心来完成自己肩上的托付,他能用真心来敬拜天上的神,他能用真心来寻求父神的旨意,这都是由他的实质决定的。他的自然流露也都是由他的实质决定的,之所以称为自然流露是因为他所发表的不是模仿的,不是人教育的结果,不是人培养多年的结果,不是他自己学来的,也不是他自己装饰的,而是原有的。人否认他的工作,否认他的发表,否认他的人性,否认他一切正常人性的生活,但谁也不能否认他是真心敬拜天上的神,谁也不能否认他是来完成天父的旨意的,谁也不能否认他寻求父神恳切的心。虽然他的形像并不悦人耳目,虽然他的言谈并不具备非凡的气度,虽然他的作工不像人所想象的那样天翻地覆或是震动天宇,但他的确就是真心成就天父旨意、完全顺服天父以及顺服至死的基督,因为他的实质就是基督的实质,这是人都难以相信但又是确实存在的事实。到基督的职分全都尽完之后,人就能从他的作工中看见他的性情、看见他的所是都代表天上的神的性情与所是,这时,综合他所作的全部工作就可确认他就是“道”成的“肉身”,不是与属血气的人一样的肉身。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基督的实质是顺服天父的旨意》

89 神道成肉身的称呼是基督,所以将能赐给人真理的基督称为神,这一点儿也不过分。因为他有神的实质,他有人所不能达到的神的性情与作工智慧,而那些不能作神的工作却自称为基督的人才是冒牌货。所谓的基督不仅仅就是神在地上的彰显,而是神在地上开展工作完成他在人中间作工的特有的肉身。这个肉身不是任何人都能代替的,而是足可担当神在地上的工作的肉身,是可以发表神性情的肉身,是足可以代表神的肉身,是能供应人生命的肉身。那些假冒基督的人早晚都会倒下的,因为他们虽称基督却丝毫不具备基督的实质,所以我说,真假不是人能定规的,而是由神自己来作回答,由神自己来作决定。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只有末后的基督才能赐给人永生的道》

90 神的灵所穿上的肉身是神自己固有的肉身,神的灵是至高无上的,神的灵是全能的、圣洁的、公义的,那同样他的肉身也是至高无上的,也是全能的、圣洁的、公义的。这样一个肉身只能作出公义的事情,作出对人类有益的事情,作出圣洁的、辉煌的、伟大的事情,不可能作出违背真理、违背道义的事情,更不可能作出背叛神灵的事情。神的灵是圣洁的,所以他的肉身也是不能经过撒但败坏的,他的肉身是与人有不相同实质的肉身,因为撒但败坏的是人而不是神,而且撒但也不可能败坏神自己的肉身。所以,尽管人与基督同样生活在一个空间,但是只有人能被撒但占有、利用、坑害,而基督却永远都不可能被撒但败坏,因为撒但永远都不能达到至高处,永远都是不可能靠近神的。今天你们都应明白,背叛我的只有被撒但败坏的人类,这个问题与基督永远无关无份。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一个很严重的问题——背叛 二》

91 神之所以道成肉身是因为他作工的对象是被撒但败坏的属肉体的人,并不是撒但的灵,也不是任何一种不属肉体的东西,正因为是人的肉体被败坏了,所以他才将属肉体的人作为他作工的对象,更因为人是被败坏的对象,所以他无论作哪一步的拯救工作都是选用人作他唯一的作工对象。人是肉体凡胎,是属血气的,而神又是可以拯救人的唯一对象,这样,神作工作就有必要成为与人有一样属性的肉身来作工作,以便达到更好的作工果效。正因为人是属肉体的而且人并没有胜罪与摆脱肉体的能力,所以神作工作也就务必得成为肉身来作工。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败坏的人类更需要道成“肉身”的神的拯救》

92 人经撒但败坏了,而人又是神造的最高的受造之物,所以人需要神的拯救。拯救的对象是人,并不是撒但,拯救的是人的肉体,是人的灵魂,并不是魔鬼。撒但是神毁灭的对象,人是神拯救的对象,而人的肉体叫撒但败坏了,所以务必得先拯救人的肉体。人的肉体败坏最深,成了抵挡神的东西,甚至公开抵挡否认神的存在,败坏的肉体简直是顽固不化,肉体的败坏性情是最不好对付、最不容易改变的。撒但来在人的肉体中搅扰,利用人的肉体来搅扰神的工作,破坏神的计划,从而人也就成了撒但,成了神的仇敌。要拯救人先得将人征服,因此,神也不甘示弱,来在肉身中作他要作的工作,与撒但展开争战,目的是为了拯救被败坏的人类,打败、毁灭悖逆他的撒但。借着征服人的工作来打败撒但,同时拯救败坏的人类,这是两全其美的工作。他在肉身之中作工、在肉身之中说话、在肉身之中担当一切工作,就是为了更好地与人接触,更好地征服人。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败坏的人类更需要道成“肉身”的神的拯救》

93 人的肉体是受撒但败坏的,肉体被蒙蔽最深,肉体是受害至深的对象,神亲自在肉身作工最根本的原因就是因为拯救的对象是属肉体的人,而且撒但也利用人的肉体来搅扰神的工作,与撒但的争战其实就是征服人的工作,而人同时又是被拯救的对象,这样道成肉身来作工就太有必要了。撒但败坏人的肉体,人也就成了撒但的化身,成了神打败的对象,这样,与撒但争战、拯救人类的工作都在地上,神务必得成为人与撒但争战,这是最现实的工作。他在肉身中作工其实也是在肉身中与撒但争战,在肉身中作工就是作他在灵界的工作,他将他在灵界的工作全部实化在了地上,征服的是悖逆他的人,打败的是与他敌对的撒但的化身(当然也是人),到最终蒙拯救的还是人,这样,他更有必要成为一个有受造之物外壳的人,以便能与撒但作实际的争战,征服悖逆他而且与他有相同外壳的人,拯救与他有相同外壳的受害于撒但的人。他的仇敌是人,征服的对象是人,拯救的对象也是受造的人,所以他务必得成为人,这样,他的工作就方便多了,既能打败撒但,也能征服人类,更能拯救人类。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败坏的人类更需要道成“肉身”的神的拯救》

94 神拯救人,并不是直接以灵的方式、以灵的身份来拯救人,因为他的灵是人摸不着、看不见而且也是人不可靠近的。以灵的角度来直接拯救人,人就没法得着他的救恩,若不是神穿戴一个受造之人的外壳,人也没法得着这救恩,因为人根本没法靠近他,就如耶和华的云彩无人能靠近一样,只有他成为受造的人,也就是他将他的“道”装在他要成为的肉身中,才能将这“道”亲自作在所有跟随他的人身上,人才能亲自听见他的道、看见他的道,以至于得着他的道,借此人才能被完全拯救出来。若不是神道成肉身,凡属血气的无一人能得着这极大的救恩,也没有一个人能蒙拯救的。若是神的灵直接作工在人中间,那人都会被击杀的,或者会因着人没法接触神而被撒但彻底掳去。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道成肉身的奥秘 四》

95 因为神若不道成肉身就是人看不着而又不可接触的灵,而人都是属肉体的受造之物,人与神是在两个不同的世界,而且具有不同性质,神的灵与属肉体的人格格不入,根本没法“建交”,而人又不能成为灵,这样,只有神的灵成为一个受造之物来作他原有的工作,因为神能升到至高处也能降卑为一个受造的人,作工在人中间,与人同生活,但人却不能升为至高成为灵,更不能降到至低处,所以,非得神道成肉身作工作。就如第一次的道成肉身,只有神道成的肉身能钉十字架来救赎人,而神的灵根本没法钉十字架来作人的赎罪祭。神能直接成为肉身来作人的赎罪祭,但人不能直接上天去拿神给人预备的赎罪祭。这样,只有“让神天上、天下多跑几个来回”,也不能让人上天去取这救恩,因为人堕落了,而且人根本上不了天,更拿不着赎罪祭,所以,还得耶稣来在人中间亲自作那些人根本达不到的工作。每次的道成肉身都是太有必要了,若是其中有一步神的灵能直接达到,他也不会忍怨受辱而道成肉身的。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道成肉身的奥秘 四》

96 道成肉身的神之所以来在肉身完全是因着败坏的人的需要,是人的需要并不是神的需要,这一切的代价与痛苦都是为了人类,并不是为了神自己的利益,在神没有得失与报酬之说,他得到的并不是他后来收获的,而是他原来就该有的。他为人类作的一切、付出的一切代价并不是为了他能得到更多的报酬,他仅仅是为了人类。在肉身之中作工虽然有许多人难以想象的困难,但到最终肉身作工达到的果效还是远远超过灵直接作工的果效。肉身作工虽然存在相当多的难处,并不能有灵一样伟大的身份,也不能像灵一样有超凡的作为,更不能有灵一样的权柄,但是就这一个不起眼的肉身的作工实质远远高于灵直接作工的实质,就这一肉身本身来说就是所有人的需要。对被拯救的人来说,灵的使用价值远远不及肉身的使用价值:灵的作工能普及全宇、波及山河湖泊,而肉身的作工能更有效地涉及与他接触的每一个人,而且有形有像的肉身更能获得人的了解与信任,更能加深人对神的认识,更能加深人对神的实际作为的印象;灵的作工神秘莫测,肉眼凡胎难以预测,更难以看得见,只能凭空想象,肉身作工正常实际而且有丰富的智慧,是肉眼凡胎的人可以亲眼目睹的事实,人都可以亲自领略神作工的智慧,大可不必展开丰富的想象,这是肉身中的神作工的准确性与实际的价值;灵只可以作一些人看不见又难以想象的事,例如灵的开启、灵的感动、灵的引导,但对于有大脑思维的人来说,灵的这些作工并不能给人以明确的意思,只能给人一个感动或是大体相仿的意思,并不能用言语指示,而神在肉身的作工就与此大不相同了,肉身作工有准确的话语引导,有明确的心意,也有明确的要求目标,人不需摸索也不需想象更不需去猜测,这是肉身作工的明确性,与灵的作工大不相同;灵的作工只能适应一部分有限的范围,并不能代替肉身的作工,就肉身作工对人要求的准确目标与人得到认识的实际价值就远远超过灵作工的准确性与实际的价值。对于败坏的人来说,只有准确的说话、明确的追求目标、看得见摸得着的作工才是最有价值的作工,只有现实的作工、及时的引导才能适合人的口味,只有实际的作工才能将人从败坏、堕落的性情中拯救出来,而这些只有道成肉身的神才能达到,只有道成肉身的神才能将人从败坏、堕落的旧性中拯救出来。灵虽然是神的原有实质,但就这样的工作只有借着肉身才能作到,若是仅让灵来单独作工那就不能达到作工果效,这是明摆着的事实。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败坏的人类更需要道成“肉身”的神的拯救》

97 神所道成的肉身虽然与他的身份、地位大不相同,与他的实际身价在人看似乎是格格不入,但就这一不带有神原有形像、没有神原有身份的肉身就能作出神的灵并不能直接作到的工作,这就是神道成肉身的原有意义与价值了,而这意义与价值也正是人所不能领受与承认的。尽管人都对神的灵采用仰视的态度,对神的肉身采取俯视的态度,不管人如何看,如何认为,肉身的实际意义与实际价值远远超过了灵的实际意义与实际价值,当然这只是对于败坏的人类而言的。对于每一个寻求真理渴慕神显现的人来说,灵的作工只能给人以感动或默示,只能给人以奇妙莫测、难以想象的神奇感,给人以伟大、超凡、人皆仰慕但又是人皆非达到、皆非够得着的感觉。人与神的灵只能是遥遥相望,似乎相隔很远很远,而且永远不能相同,似乎人与神有一种看不见的隔阂,事实上这只是灵给人的错觉,这错觉只是由于灵与人不是同类,灵与人永远不能同在一个世界之中的缘故,也由于灵并不具备任何一点人所具备的东西,因而灵对人来说并不是人的需要,因为灵并不能直接作人最需要的工作。肉身的作工给人实际的追求目标,给人明确的话语,给人实际、正常的感觉,给人以卑微、平凡的感觉,人虽感觉害怕但在多数人来看还是相当好接触的,人可看见他的面,可听见他的音,勿须遥遥相望,这一肉身给人的感觉是相近的,并不是遥远的,不是难测的,而是可以看得见、可以接触得到的,因为这一肉身与人是在同一个世界中的。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败坏的人类更需要道成“肉身”的神的拯救》

98 人现在看见道成肉身的神所作的工作确实不一般,有许多是人所达不到的,是奥秘也是奇事,因此,许多人便顺服了下来。有的人生下来就未服过任何一个人,但他看见今天神的说话,不知不觉就彻底服了下来,也不敢研究了,也不说什么话了,人都在话中倒下了,都在这话的审判下仆倒了。若是神的灵直接向人说话,人就都顺服在“声音”之前了,不用说话揭示人就都仆倒了,就如保罗在大马色的路上仆倒在光中一样,若神仍那样作,人永远不能借着话语的审判来认识自己的败坏达到被拯救的目的。只有道成肉身才能将话语亲自送到每个人的耳中,使那些有耳朵的人都听见他的说话,都能接受他话语的审判工作,这样才是话语达到的果效,不是灵的显现来将人“吓倒”。借着这样实际而又超凡的工作才能够将人深处那些隐藏了多少年的旧性情完全揭露出来,达到让人都认识到,能够有变化。这些都是道成肉身的实际的工作,是实实际际地说,实实际际地审判,而后达到话语审判人的果效,这才是道成肉身的权柄,是道成肉身的意义。就是为了显明道成肉身的权柄,显明话语带来的工作果效,显明是灵来在了肉身,借着说话审判人的方式来显明他的权柄。肉身虽然是普通正常人性的外壳,但就借着话语达到的果效来让人看见他满有权柄,看见他是神的自己,看见他的说话就是神自己的发表,以此来让所有的人看见他是神的自己,而且是道成肉身的神自己,谁也不可触犯,无人能胜过他的话语的审判,没有一样黑暗势力能胜过他的权柄。人顺服他都是因着他“道”成的肉身,都是因着他的权柄,因着他话语的审判。道成的肉身带来的工作也就是他所拥有的权柄。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道成肉身的奥秘 四》

99 之所以道成肉身,就是因为肉身也能带有权柄,而且能实实际际地作工在人中间,让人看得见、摸得着,这样的作工比起拥有所有权柄的神的灵的直接作工实际多了,而且作工果效也明显。这就是因为道成的肉身能实际地说话、实际地作工,肉身的外壳还不带有权柄,人都可靠近,他的实质却带有权柄,但人谁也看不着他的权柄,当他说话、作工时人也发现不了他的权柄的存在,这更有利于他的实际作工。他这些实际的作工都能达到果效,尽管人都不知道他带有权柄,人也看不见他的不可触犯与他的烈怒,就借着隐秘的权柄、隐秘的烈怒、公开的话语来达到他说话的果效。这就是以说话的口气、说话的严厉、话语的所有智慧来让人心服口服。这样,人都顺服在似乎没有权柄的道成肉身的神的话语之下了,这就达到了神拯救人的目的。这也是道成肉身的另一方面意义:是为了更实际地说话,也是为了让他话语的实际在人身上达到果效,看见神话语的威力。所以说,这工作若不是借着道成肉身根本没法达到果效,不能将罪恶的人完全拯救出来。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道成肉身的奥秘 四》

100 对于审判人肉体败坏的工作,只有肉身中的神最适合作,只有肉身中的神最有资格作,若是神的灵直接审判那就不能面面俱到,而且人也难以接受,因为灵不能与人面对面,就这一点就不能达到立竿见影的果效了,更不能让人更透亮地看见神的不可触犯的性情。只有在肉身中的神审判人类的败坏才是彻底打败撒但,同样是有正常人性的人,在肉身中的神能直接审判人的不义,这是他本来就圣洁的标志,也是他与众不同的标志,只有神能有资格、有条件审判人,因为他有真理,他有公义,所以他能审判人,没真理、没公义的人是不配审判别人的。若是神的灵作这个工作那就不是战胜撒但了,灵本来就比肉体凡胎高大,神的灵本来就是圣洁的,他本来就是胜过肉体的,灵直接作这个工作并不能审判人的全部悖逆,也不能显明人的一切不义,因为审判工作也是借着人对神的观念而作的,而人对灵本来就没有观念,所以灵不能更好地显明人的不义,更不能透彻地揭示人的不义。道成肉身的神是不认识他的所有人的仇敌,借着审判人对他的观念与抵挡就将人类的悖逆都揭示出来了,肉身作的工作比灵作的工作达到的果效更明显。所以,审判全人类的不是灵直接作而是道成肉身的神来作工。肉身中的神是人可以看得见、摸得着的,在肉身中的神能将人彻底征服。人对肉身中的神由抵挡到顺服,由逼迫到接受,由观念到认识,由弃绝到爱,这就是道成肉身的神的作工果效。人都是借着接受他的审判才得以被拯救的,都是借着他口中的话才逐步认识他的,都是在抵挡的过程中被他征服的,也都是在接受他刑罚的过程中而得着他的生命供应的,这一切的工作都是在肉身中的神作的工作,并不是神以灵的身份作的工作。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败坏的人类更需要道成“肉身”的神的拯救》

101 当神没有道成肉身的时候,神说的很多话人不明白,因为他的话来自于完全的神性,他说话的角度与背景是人看不见也够不着的,是从人看不见的灵界发表出来的,是活在肉体中的人所不能穿越的。但当神道成肉身之后,神站在人性的角度上与人对话就走出了、超越了灵界的范围,他会用人观念中想象的或人生活中看得见、接触得到的一些事情,或者是用人能接受的方式、人能领会的语言或者人类所掌握的知识来表达他在神性里的性情与心意还有他的态度,达到让人在人能够得上的范围里、能够得上的程度了解神、认识神,理解领悟神的意思与神的要求标准,这就是神在人性里作工的方式与原则。虽然神在肉身中作工的方式与原则更多的是借着或透过人性来达到,但却得到了神性直接作工所不能达到的果效。神在人性里的作工内容更具体、更真实、更有针对性,在方式上也灵活了许多,在形式上也超越了律法时代。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神的作工、神的性情与神自己 三》

102 神来在肉身主要就是为了让人能够看见神的实际作为,把无形无像的灵实化在肉身,让人能摸得着、看得见,这样,被他作成的人才是有他活出的人,才是被他得着的人,是合他心意的人。神如果只在天上说话发声,不实际地来在地上,人还是不能认识神,只能用空洞的理论来传说神的作为,并不能有神的话作实际。神来在地上主要是为神要得着的人立一个标杆、作一个模型,这样,人才能实际地认识神、摸着神、看见神,才能真正被神得着。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你当认识到实际的神就是神自己》

103 神降卑到一个地步,也就是道成肉身,人才能做他的知己,才能做他的知心人。神原本是灵,那么高大,又那么难测,人哪有资格做他的知己呢?只有神的灵降在肉身之中,成为一个与人有相同外壳的受造之物,这样,人才能明白他的心意,才能被他实际地得着。他在肉身之中说话、作工,与人同甘苦、共患难,活在同一个世界之中,保守人,带领人,让人都蒙洁净,得着他的拯救,得着他的祝福,人得着这些,真正明白神的心意了,这样人才能做他的知己,这才实际,若人看不着他,摸不着他,怎么能做他的知己呢?这不是空洞的道理吗?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认识神与神作工的人才是神满意的人》

104 对于每一个在肉身中活着的人来说,追求性情变化得有追求目标,追求认识神得看见神的实际作为、看见神的实际面目,而这两条只有神所道成的肉身才能达到,而且只有正常、实际的肉身才能达到,这就是道成肉身的必要性,是所有败坏人类的需要。要求人认识神就得将人心中那些渺茫、超然的神的形像除去,要求人脱去败坏性情务必得先认识这些败坏性情,若只是人来作这个工作,以便达到除去人心中渺茫神的形像,那就达不到应有的果效。人心中渺茫神的形像并不是用言语就可揭穿、就可摆脱以至于完全除去的,如果这样作,到头来仍不能将人根深蒂固的东西除去,只有用实际的神、用神原有的形像来取代人这些渺茫超然的东西,使人逐步认识,这样才能达到原有的果效。人认识自己以往追求的神是渺茫的、是超然的,达到这一果效并不是灵的直接带领,更不是某一个人的教导,而是因着道成肉身的神的缘故。正因为道成肉身的神的正常、实际与人想象中的渺茫、超然的神相对立,所以道成肉身的神正式作工之时就将人的观念都显露出来。借着道成肉身的神的衬托才将人原有的观念都显露出来了,若没有道成肉身的神的对照就显露不出人的观念,也就是没有实际的衬托就显露不出渺茫的东西。这工作是任何一个人用言语都不能代替的,也是任何一个人用言语不能说透的。神自己能作自己的工作,任何一个人不能代替,不论人的言语有多么丰富,都不能将神的实际、正常讲透,只有神亲自作工在人中间,将他的形像、他的所是全部公布于众,这样,人才能更实际地认识他,才能更清楚地看见他,这一果效是任何一个属肉体的人所达不到的。当然,这一作工果效也是神的灵所不能达到的。神能将败坏的人拯救出来脱离撒但的权势,但这一工作并不是神的灵能直接达到的,而是神的灵穿戴的肉身、是神所道成的肉身唯一能作的工作。这个肉身是人也是神,是有正常人性的人,也是有完全神性的神,所以,尽管这个肉身不是神的灵,而且与灵大不相同,但拯救人的仍是道成肉身的神自己,是灵也是肉身。不管怎么称呼,总归是神自己拯救了人类,因为神的灵与肉身是不可分割的,是肉身作的工作也是神的灵作的工作,只不过不是以灵的身份作工,而是以肉身的身份来作工。需要灵直接作的工作就不需道成肉身,需要肉身作的工作灵就不能直接作,只能以道成肉身的方式来作工,这都是工作的需要,是败坏的人类的需要。三步作工中只有一步作工是灵直接作的,而其余的两步作工则都是道成肉身的神作的,并不是灵直接作的。灵作的律法时代的工作并不涉及变化人的败坏性情,也不涉及人对神的认识,肉身作的恩典时代与国度时代的工作则都涉及人的败坏性情与人对神的认识,肉身作的工作都是拯救工作中重要、关键的工作。所以,败坏的人类更需要道成肉身的神的拯救,更需要道成肉身的神的直接作工,人类需要道成肉身的神的牧养、扶持、浇灌、喂养、审判、刑罚,需要道成肉身的神更多的恩典、更大的救赎。只有在肉身中的神才能做人的知心人,做人的牧者,做人随时的帮助,这些都是如今与以往道成肉身的必要性。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败坏的人类更需要道成“肉身”的神的拯救》

105 神来在地上把工作作在人中间,亲自向人显现,亲自让人看见,这是小事吗?不是简单的事!不是像人想象的,神来了让人看看,让人明白神就是实际的神,神不渺茫、不空洞,神能高大也能卑微,是这么简单的事吗?正因为撒但败坏的是人的肉体,而神要拯救的也是人,所以,他务必得穿上肉身来与撒但争战,穿上肉身来亲自牧养人,这样作才有利于工作。两次道成肉身就这两个肉身而言都是为了打败撒但而有的,也都是为了能更好地拯救人而有的,因为与撒但争战的对象只能是神,无论是神的灵,还是神道成的肉身。总之,与撒但争战的对象不能是天使,更不能是经撒但败坏的人,天使无能为力,而人更是无从插手。所以,要作人的生命,要亲临人间来拯救人,务必得神亲自道成肉身,即穿上肉身带着他原有的身份、带着他该作的工作来在人中间亲自拯救人。否则,若是神的灵作工或人作工,这场争战永远不会达到果效,而且永远不会结束。当神道成肉身来在人中间与撒但亲自交战的时候,人才有了被拯救的机会,而且撒但也自愧蒙羞,再无机可乘,无计可施。道成肉身的神所作的工作都是神的灵不能达到的,更是属血气的人所不能代替的,因为他作的工作都是为了人的生命,都是来改变人的败坏性情的。若人来“参加”这场争战,只能是丢盔卸甲,狼狈不堪,根本不能将人的败坏性情改变,既不能将人从十字架上救下来,也不能将悖逆的全人类都征服,只能作点不出原则的旧工作或作一些不关乎打败撒但的工作,这又是何苦呢?不能得着人更不能作将撒但打败的工作这又有何意义呢?所以说,与撒但争战只有神自己作,人根本达不到,人的本分就是顺服、跟随,因人根本作不了开天辟地的工作,更作不了与撒但争战的工作,只有在神自己的带领之下来满足造物的主,以此打败撒但,这是人唯一能做到的。所以,每次新的争战开始,也就是新时代的工作开始都是神自己亲自作,以此来带领整个时代,为整个人类开辟更新的出路。每一次更换新的时代都是与撒但争战的新的开端,由此人类也就进入一个更新更美好的境地,进入了一个神自己亲自带领的新的时代。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恢复人的正常生活将人带入美好的归宿之中》

106 第一次道成肉身是将人从罪中赎出来,是借着耶稣的肉身来将人赎出来,就是将人从十字架上救了下来,但是撒但的败坏性情仍在人的里面存在。第二次道成肉身不再是作赎罪祭了,而是将那些从罪中赎出来的人彻底拯救出来,让那些罪得赦免的人能够脱离罪,得着完全的洁净,达到性情变化而脱离撒但的黑暗权势,归到神的宝座前,这样人才完全圣洁了。律法时代结束之后,从恩典时代神就开始了拯救的工作,一直到末世神作了审判刑罚人类悖逆的工作,使人类完全得着洁净之后,神才结束拯救的工作,进入安息。所以,三步工作中只有两次道成肉身来亲自作工在人中间,就是因为三步工作中只有一步是带领人生活的工作,其余的两步工作则都是拯救的工作。只有神道成肉身才能与人同生活,体尝人间痛苦,活在正常的肉身之中,这样,才可将受造的人所需的实际的道供应给人。人是因着神的道成肉身而得着神的全部救恩的,并不是人从天上直接祈求来的。因人都属血气,没法看见神的灵,更没法靠近神的灵,人能接触到的只有神道成的肉身,借此人才明白一切的道,才明白一切的真理,得着全部的救恩。第二次的道成肉身足够将人的罪脱去,足够将人完全洁净,所以,第二次的道成肉身就结束了神在肉身的全部工作,完全了神道成肉身的意义。从此,神在肉身中的工作就全部结束了,他不会在第二次道成肉身之后再作第三次道成肉身的工作。因为他的全部经营已结束了,末了的道成肉身已将他所拣选的人完全得着了,末了的人都各从其类了,他不会再作拯救的工作了,也不会重返肉身中作工了。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道成肉身的奥秘 四》

107 在耶稣那步作工之中,为什么说没完全了道成肉身的意义呢?就是道没完全成了肉身,他所作的工作只是神在肉身中的一部分工作,他只作了救赎的工作,并未作完全得着人的工作,所以,神在末世第二次道成了肉身。这一步工作也是在一个普通的肉身里作的,是一个极其正常的人作的,他没有一点超凡的人性,也就是神成了一个完全的人,是有神身份的人在作工,是一个完全的人在作工,是一个完全的肉身在作工。人的肉眼能看到的就是一个没有一点超凡的肉身,一个能说天上语言的极其普通的人,既不显神迹,也不行异能,更不在大会堂里揭示宗教的内幕。第二次道成肉身作的工作在人看与第一次道成肉身所作的工作完全不同,甚至在人看他们俩没有一点相同之处,第一次作的工作在这次根本看不到一点。第二次作的工作不同于第一次作的工作,但这并不能证明他们的源头不是一,他们的源头是否是一根据肉身所作工作的性质而决定,不是根据肉身的外壳而定的。三步工作中共是两次道成肉身,而且两次道成肉身所作的工作都是来开展时代,都是作新的工作,两次道成肉身是互相补充的。用人的肉眼根本看不出两个肉身竟是一个源头,当然,这是人的肉眼所不能及的,也是人的思维所达不到的,但其实质原本就是一,因为他们作的工作的来源本是一位灵。看两次道成肉身的源头是否是一,并不能根据肉身的出生年代、出生地点,或肉身的其他条件来决定,而是根据肉身所发表的神性的工作而决定的。耶稣作的工作在第二次道成肉身的工作中就丝毫不作,因为神每次作工并不是按部就班而是另辟蹊径。第二次道成肉身不是为了加深或巩固第一次肉身在人心中的印象,而是为了补充、完善第一次肉身在人心中的形像,是为了加深人对神的认识,也是为了打破人心中的一切规条,取缔人心中之神的错谬形像。可以说,哪一步神自己的工作都不能让人对他有完全的认识,只是有一部分,但并不完全。因着人的领受能力有限,虽然他将他全部的性情都发表出来,但人对他的认识仍是不全。神的所有性情是无法用人的言语尽都说透的,更何况仅一步作工怎么能将神尽都说透呢?肉身的作工有正常人性的掩盖,人只能从他的神性发表来认识他,并不能从他肉身的外壳来认识他。他来在肉身借着不同的作工来让人认识,他的每步作工都不相同,这样,人对他在肉身的作工才能认识全面,而不定规在一个范围之内。虽然两次道成肉身所作的工作并不相同,但肉身的实质是相同的,工作的源头是相同的,只不过两次道成肉身是为了作两步不同的工作,而且两次道成肉身是在两个时代产生的,但不管怎么样,神道成的肉身的实质是相同的,他们的来源是相同的,这是任何一个人都不能否定的。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神所在“肉身”的实质》

108 第一次道成肉身的神并没有将道成肉身的工作作完全,只是作完了肉身该作的第一步工作。所以,为了完全道成肉身的工作,神第二次重返肉身,将肉身的全部正常、实际都活出,即让神的道在一个最正常、普通的肉身中显现,来完成神在肉身还未作完的工作。……耶稣是以肉身来钉十字架,以肉身来作赎罪祭,即以一个有正常人性的肉身来打败撒但,将人从十字架上完全救了下来。第二次的道成肉身是以一个完全的肉身来作征服的工作,以一个完全的肉身来打败撒但。只有肉身是一个完全正常、实际的肉身才能作完全的征服工作,才能作出有力的见证。也就是说,征服人是借着在肉身中的神的实际与正常而达到果效的,不是借着超然的异能与启示而征服的。此次道成肉身的神所尽的职分就是说话,借着说话征服人、成全人,也就是灵实化在肉身中的工作就是说话,肉身的本职工作就是说话,借此达到完全征服人、显明人、成全人与淘汰人的目的。所以说,神在肉身中的工作是在征服工作中彻底完全的。而第一次的赎罪工作只是道成肉身的起步工作,征服工作中的肉身才补充了道成肉身的全部工作。在性别上,一个是男性,一个是女性,完全了道成肉身的意义,让人对神没有一点观念,即神能成为男性也能成为女性,道成肉身的神的实质没有性别划分,他造了男人也造了女人,在他来看没有性别划分。这步工作不显神迹奇事,就是为了完成借着话语达到果效的工作,另一方面原因就是此次道成肉身的工作不是医病赶鬼而是借着说话来征服人,也就是说神此次道成的肉身的本能是说话,是征服人,不是医病赶鬼。他在正常人性里作的工作不是显神迹,不是医病赶鬼,而是说话,所以在人看,第二次道成的肉身比起第一次的肉身要正常得多,在人来看神道成了肉身这是不假,但是此次道成肉身与耶稣道成肉身又不一样,虽是道成了肉身,但是并不完全一样。耶稣是有正常的人性,有普通的人性,但是在他身上又有很多神迹奇事随着。这一次道成肉身人的肉眼看不出什么神迹奇事,或者给人医病赶鬼,或者在海面上行走,或者四十天禁食……他不作这些与耶稣相同的工作,不是他肉身的实质不同于耶稣,乃是因他的职分并不是医病赶鬼,他不拆毁他自己的工作,不搅扰他自己的工作。既用实际的话语来征服,就不用神迹来折服人,所以说这步是为了完全道成肉身的工作的。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神所在“肉身”的实质》

109 神所作的每步工作都有实际的意义。当初耶稣来的时候是男性,这次来的时候是女性,从这里你能看见神造男造女都能为着他的工作,而且在神那儿没有性别的划分。他的灵来了可以随便穿上一个肉身,这个肉身就可以代表他,不管性别是男是女,都可以代表神,只要是他道成的肉身。假如耶稣来了以一个女性的身份出现,就是说,当时圣灵感孕如果是个女婴,不是个男婴,也照样完成那步工作。若是那样,现在这步工作就得换一个男性来作了,也同样完成工作,哪步作的都有意义,两步工作不重复但又不矛盾。当时耶稣作工称为独生子,一说“子”就是个男性,这步为什么不说独生子?因为按着工作的需要变换了不同于耶稣的性别。在神那儿没有性别的划分,他愿意怎么作就怎么作,他作工作不受任何辖制,特别自由,但哪一步都有实际意义。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两次的道成肉身完全了道成肉身的意义》

110 耶稣作了一步工作,只应验了“道与神同在”的实质,就是神的真理与神同在,神的灵与肉身同在,不可分割,即道成的肉身与神的灵同在,更能证明道成肉身的耶稣是神的第一次道成肉身。这一步作工正应验了“话成了肉身”这话的内涵之意,更进深了“道与神同在,道就是神”的内涵之意,而且将“太初有道”这话也让你认准。就是说,创世神就有话,神的话与神同在,不可分割,末了时代更显明他的话的威力与权柄,让人看见他的所有的道,就是听见他的所有的话,这是在末了时代作的工作。你得将这些认识透,不是让你怎么认识肉身,而是你如何认识肉身与话、肉身与道,这是该作的见证,是所有的人该认识的。因为这是第二次道成肉身的工作,也就是末了一次的道成肉身,即完全了道成肉身的意义,将所有的神在肉身的工作尽都作透发表出来,结束神在肉身的时代。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实行 四》

111 神来在地上主要是来成就“话成了肉身”这一事实的,就是让神的话从肉身中发出(不像旧约摩西时代,神直接从天上发出声音),然后在千年国度时代一一应验,作成人眼见的事实,让人亲眼目睹,一丝一毫不差,这是神道成肉身的极大的意义。就是借着肉身作成灵的工作,而且是借着话语,这就是“话成了肉身,话在肉身显现”的真正含义。只有神能说出灵的意思,只有在肉身中的神能代表灵发声,神的话是显明在道成肉身的神身上,除此之外的人都在此引导之下,谁也越不了格,都在此范围内存活,从此发声人才知晓,不从此得着人休想得着从天来的发声,这是神道成在肉身所显示的权柄,让每个人都信服。就是最高的专家或宗教的牧师也说不出这话,都得归服在此话之下,谁也另外起不了头。神要用话来征服全宇,不是借着道成的肉身,乃是借着道成肉身之神口中的发声来征服全宇上下之人,这才是“道”成了肉身,才是“话”在肉身显现。或许在人来看神未作多大工作,但神的话一发出人都会心服口服的,都会目瞪口呆的。因着无事实人都大吵大嚷,因着神的话人都捂口,神必作成这一事实,因这是神早已定好的计划,作成话来在地上这一事实。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千年国度已来到》

112 道成肉身的神只是向一部分在他亲自作工期间跟随他的人显现,并不是向所有的受造之物显现,他道成肉身只是为了完成一步工作,并不是为了让人看见他的形像。但是他的工作必须他自己亲自作,所以他必须来在肉身中作工。当工作结束之时,他就脱离人间,不能在人间长期停留下去,以免拦阻以后的工作。向万人显现的只是他的公义的性情与他的所有作为,并不是神两次道成肉身的形像,因为神的形像只能用他的性情来显明,并不能用道成肉身的形像来代替。他的肉身的形像只是向一部分有限的人显明,只是向那些跟随他在肉身中作工的人显明,所以现在作工是隐秘作工。就如耶稣作工只是向那些犹太人显明,并未向犹太以外的任何一个邦族公开显明。所以他完成工作之后就及早地离开了人间,并不停留,以后也并不是他这个人的形像向人显现,而是圣灵直接作工。当道成肉身的神的工作全部结束时,他就离开人间,之后他不再作类似在肉身期间作的工作,以后的工作都是圣灵直接作。在这期间人将很难看见他在肉身中的形像,他根本不向人显现,而是永远隐秘。因着神道成肉身的工作时间是有限的,都是在特定的时代、特定的时间、特定的国家、特定的人中间作工,只代表神道成肉身期间的作工,是有时代性的,是代表神的灵在一个时代的作工,并不是代表神的灵的所有作工,所以,神道成的肉身的形像不会向万民显现的。向万人显现的是神的公义、神的全部性情,并不是神两次道成肉身的形像向人显现,不是仅一个形像向人显现,也不是两次的形像综合起来向人显现。所以,神所道成的肉身务必得在作完该作的工作之后离地,因为道成肉身只是来完成该作的工作,并不是向人显明他的形像来了。即使两次道成肉身已完全了神道成肉身的意义,神也不会向任何一个未见过他的邦族公开显现。耶稣不会再向犹太人作为公义的日头显现的,他也不会脚登橄榄山向万民显现的,犹太人看见的只是他在犹太之时的画像。因为道成肉身的耶稣的工作早在两千年以前就结束了,他不会再带着犹太人的形像重返犹太的,更不会再带着犹太人的形像显现在任何一个外邦家族中的,因为道成肉身的耶稣的形像只是犹太人的形像,并不是约翰看见的“人子”的形像。即使耶稣应许过跟随他的人他还要来,但他也不会就这样带着犹太人的形像向所有的外邦之民显现的。你们当知道,“道成肉身”的工作是开辟时代,是有限的几年的工作,并不能将神的灵的全部工作都作完。就如耶稣的犹太人的形像只能代表他在犹太作工的神的形像,只能作钉十字架的工作,耶稣在肉身期间并不能作结束时代、毁灭人类的工作。所以,他钉完十字架,结束了自己的工作之后便升到至高处向人永久地隐秘起来了。至此,那些外邦的忠心的信徒也看不着主耶稣的显现,只是看见他们贴在墙上的主耶稣的画像,这画像只是人画的,并不是神自己向人显现的形像。神不会用两次道成肉身的形像来向万人公开显现的,他作在人中间的工作是为了让人了解他的性情,这一切都是借着在不同时代的作工来向人显明的,是借着他公开的性情与他作的工作而达到的,并不是借着耶稣的显现而达到的。就是说,神的形像向人公开不是借着道成肉身的形像而公开的,而是借着道成肉身的有形有像的神所作的工来公开的,以他作的工来向人显明他的形像,来公开他的性情,这才是他道成肉身所要作的工作的意义。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道成肉身的奥秘 二》

113 在全宇之上、在全宇之下神最大,他用一个肉身的形像就能把他自己都说明吗?神穿上这个肉身是为了来作一步工作,肉身的形像并没有什么说法,与时代的变迁没有关系,不涉及神的性情。耶稣当时的形像,他怎么没留下来呢?他为什么不让人把他的形像画下来,好在以后流传万代呢?为什么他没有让人都承认他的形像就是神的形像呢?虽然人的形象是照着神的形像造出来的,但人的长相怎么能代表神的高大的形像呢?神道成肉身只不过是神从天来在了一个特定的肉身中,是他的灵降在肉身中,在肉身中作他灵的工作,是灵在肉身中发表出来,是灵在肉身中作工,肉身作的工完全代表灵,肉身是为了工作,但并不是让肉身的形像来取代神自己原有的形像,神道成肉身的目的、意义并不是这些。他道成肉身只是为了灵能找一个适合作工的居住之所,以便达到肉身的工作,达到让人看见他的作为,了解他的性情,听见他的言语,认识他的作工奇妙。他的名代表他的性情,他的工作代表他的身份,但他从未说他肉身的长相代表他的形像,这只是人的观念。所以说,神道成肉身的关键点就是他的名、他的工作、他的性情、他的性别,以这些来代表他这个时代的经营。他道成肉身的长相与他的经营无关,只是为了他当时的工作,但神道成肉身又不能没有一个特定的长相,所以他就选择合适的家庭来决定他的长相。若长相有代表意义,那凡是与他相仿的五官端正的都代表神,这不是大错特错吗?耶稣的画像是人给他画的,以便人来敬拜,当时圣灵也没作特别指示,人就将人想象的画像流传到了今天,其实,按照神的原意不应该这样做,只是人的热心才致使耶稣的画像留到今天。神是灵,人永远概括不了他到底是什么形像,只能用他的性情来代替他的形像。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作工异象 三》

114 神道成肉身并不是有意让人认识他的肉身,也不是为了让人分辨神道成的肉身与人的肉体有何区别,也不是为了操练人的善辨能力,更不是有意让人来敬拜神所道成的肉身,而神从此大得荣耀,这些都不是神道成肉身的原意,神道成肉身也不是为了定人的罪或有意显明人,或有意与人过不去,这都不是神的原意。他每次的道成肉身都是不可避免的工作,是为了他更大的工作、更大的经营他才这样作,并不是像人想象的那样。神来在地上都是工作的需要,都是必须的,并不是有意来到地上看看,而是来作他该作的工作,否则,他何必担这么重的担子、冒这么大的风险作这工作呢?神道成肉身都是迫不得已的,都是有特别意义的,若只是为了让人看看、开开眼界,那他绝对不会轻易来在人间的。他来在地上是为了他的经营,为了他更大的工作,为了他能将人更多地得着,他来了是代表时代,是来打败撒但,而且是穿上肉身来打败撒但,更是为了带领全人类的生活,这都关乎到他的经营,是关乎全宇的工作。若神道成肉身仅是为了让人认识他的肉身,让人开眼界,那他何不到各国去周游一番呢?这不是极容易的事吗?但他却没有那样作,而是选择了合适的地方来落脚,开始了他该作的工作。就这一个肉身就相当有意义,他代表整个时代,他又开展了整个时代的工作,他是结束旧时代的也是开展新时代的,这些都是关乎到神的经营的大事,都是神来在地上所作的一步工作的意义。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道成肉身的奥秘 三》

115 基督来在地上虽能代表神自己作工,但他来在地上的目的并不是来让人都看见他肉身的形像,他不是让人都来见识他的,而是让人能有他亲自的带领,从而进入新的时代。基督肉身的功能就是为了神自己的工作,也就是为了神在肉身中的工作,并不是为了让人完全了解他肉身的实质。他无论怎么作工都不超乎肉身能达到的范围,他无论怎么作工都是在有正常人性的肉身之中作,并不将神的本来面目全部显给人看,而且肉身作的工作从来不按人想象的那样超然或不可估量。尽管基督在肉身中代表神自己,而且亲自作着神自己该作的工作,但他并不否认天上的神的存在,而且也不大肆宣扬自己的作为,而是卑微隐藏在肉身之中。在基督以外的假称基督的人并没有基督的属性,从假基督的狂妄与自我高举的性情就可对比出到底什么样的肉身才是基督。越是假基督越能显露自己,而且越能行神迹奇事来迷惑人。是假基督就没有神的属性,是基督就不掺有一点假基督的成分。神道成肉身只是为了完成肉身的工作,并不是来让人都看见他而已,他是让他作的工作来证实他的身份,让他的流露来证实他的实质。他的实质不是凭空而谈,他的身份不是自己抢夺的,而是他作的工作与他的实质决定的。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基督的实质是顺服天父的旨意》

116 在肉身中作工的最长之处就是能给跟随他的人留下准确的说话,留下准确的嘱咐,留下他对人类准确的心意,之后跟随他的人才能更准确、更实际地将他在肉身中的全部工作与他对全人类的心意传给每一个接受此道的人。在肉身中的神作工在人中间才真正实现了神与人同在、同生活的事实,实现了人都看见神的面、看见神的作工、听见神的亲口说话这个愿望。道成肉身的神结束了“只有耶和华的背影向人类显现”的时代,也结束了人类信仰渺茫神的时代,尤其是最后一次道成肉身的神的作工把全人类都带入了一个更现实、更实际、更美好的时代,不仅结束了律法、规条的时代,更重要的是,将实际的正常的神,将公义的圣洁的神,将打开经营计划工作的、展示人类奥秘与归宿的神,将创造人类的、结束经营工作的神,将隐秘了几千年的神向人类公开,彻底结束了渺茫的时代,结束了全人类欲寻求神面却不能的时代,结束了全人类事奉撒但的时代,将全人类完全带入了一个崭新的时代,这些工作都是肉身中的神取代神的灵作工的成果。神在肉身中作工,跟随他的人才不再寻求摸索那些似有又似无有的东西,才不再猜测渺茫神的心意了。当神扩展在肉身中作的工作时,那些跟随他的人就会将他在肉身中作过的工作都传于各宗、各派,将他的全部说话都传于全人类的耳中,凡得到他福音的人所听到的都会是他作工的事实,是人亲眼目睹、亲耳聆听的,是事实不是传闻。这些事实都是他扩展工作的证据,也是他扩展工作的工具,若没有事实的存在他的福音是不会传遍各方各国的,没有事实只是人的想象那就永远不能作征服全宇的工作。灵是人不可触摸的,也是人不可看见的,灵的作工不能给人留下更多的证据与作工的事实,人永远不会看见神的真面目,永远信仰渺茫的不存在的神,永远也不会见到神的面目,不会听见神的亲口说话。人想象的总归是空洞的,并不能代替神的本来面目,神的原有性情与他自己的作工是人扮演不出来的。只有神道成肉身来到人中间亲自作工,才能将天上看不见的神与他的作工带到地上,这是神向人显现,是人看见神、认识神本来面目的最理想的方式,是非道成肉身的神不能达到的。工作作到现在这个地步已达到最好的果效了,作到这个地步已是事倍功就了。在肉身中的神他自己的工作已完成了他全部经营工作的百分之九十,这个肉身将他全部的工作都带入了一个更好的开端,这个肉身将他全部的工作都作了总结,也都作了公布,而且作了最后一次彻底的补充。至此,再不会有道成肉身的神来作第四步工作了,再也不会有神第三次道成肉身这个奇妙的工作了。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败坏的人类更需要道成“肉身”的神的拯救》

117 “肉身”虽然正常、实际,但并不是平凡的肉身,不是只有人性的肉身,而是有人性也有神性的肉身,这是他与人不同的地方,这是神的身份的标志。这样的肉身才能作他要作的工作,才能尽到肉身的神的职分,才能将他在人中间的工作完成得彻底,否则的话,他在人中间的工作将永远是一片空白,永远是一个漏洞,即使神能与撒但的灵争战而且得胜,但被败坏的人的旧性永远得不到解决,悖逆、抵挡他的人永远不能真实地服在他的权下,也就是他永远不能征服人类,永远不能得着全人类。地上的工作得不到解决,他的经营就不能结束,全人类就不能进入安息;神与所有受造之物不能进入安息,这样的经营工作将永远没有结果,神的荣耀也就随之消失了。虽然说他的肉身没有带着权柄,但是他所作的工作达到果效了,这是他工作的必然趋势,不管是带有权柄还是不带有权柄,只要是能作神自己工作的就是神自己,不管肉身多么正常、普通都能作他该作的工作,因为这个肉身是神并不仅仅是一个人。这个肉身之所以能作到人作不到的工作,就是因为他的内里实质并不同于任何一个人,他能拯救人是因为他的身份并不同于任何一个人。这个肉身之所以对人类太重要,是因为他是人,更是神,因为他能作一个平凡的肉身中的人作不了的工作,因为他能拯救与他一同生活在地上的败坏的人。同样是人,道成肉身的神对人类来说则比任何一个有价值的人更为重要,就是因为他能作神的灵作不了的工作,他比神的灵更能作神自己的见证,他比神的灵更能彻底得着人类,因此这个肉身虽普通正常,但说起他对人类的贡献、对人类生存的意义那就宝贝多了,这个肉身的实际价值与意义是任何一个人都不可估量的。肉身虽然不能直接毁灭撒但,但他能以作工的方式来征服人类、打败撒但,使撒但彻底服在他的权下。正因为神道成肉身,所以他能将撒但打败,也能拯救人类。他不直接毁灭撒但,而是道成肉身来作工征服撒但败坏的人类,这样能更好地在受造之物中间作他自己的见证,也能更好地拯救被败坏的人。神道成的肉身打败撒但比神的灵直接毁灭撒但更有见证,更有说服力。肉身中的神更有利于人对造物主的认识,更能在受造之物中作他的见证。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败坏的人类更需要道成“肉身”的神的拯救》

118 这次神来作工不是灵体而是很普通的身体,而且是神第二次道成肉身的身体,也是神重返肉身的身体,是一个很普通的肉身,你从他身上看不出与众不同的地方,但你能从他得着你从未听过的真理。就这样一个小小的肉身就是神所有真理的言语的化身,是神末世工作的承担者,也是人认识神全部性情的发表。你不是很想看看天上的神吗?你不是很想了解天上的神吗?你不是很想看看人类的归宿吗?他会告诉你这一切从未有人能告诉你的秘密,他还会将你所不明白的真理告诉给你的。他是你进入国度的大门,也是你进入新时代的向导。这样一个普通的肉身有很多人所不能测透的奥秘,他的所作所为能使你测度不透,但他所作工作的一切目标使你足以看见他并不是一个人所认为的简单的肉身,因为他代表神在末世的心意,他代表神在末世对人类的顾念。虽然你不能听见他的说话犹如惊天动地一般,虽然你不能看见他的双眼犹如火焰,虽然你不能受到他铁杖的管制,但你能从他的说话中听见神在发怒,又知道神在怜悯人类,看见神的公义性情,看见神的智慧所在,更领略神对全人类的顾念之情。神在末后作的工作就是让人能在地上看见天上的神在人中间生活,让人能认识神、顺服神、敬畏神、爱神,所以他才第二次重返肉身。虽然人今天所看见的是与人一样的神,人看见的是有鼻子有眼睛的神,看见的是一个很不起眼的神,但到最终神要让你们看见,没有这个人的存在天地都要巨变,没有这个人的存在天上要昏暗,地上要混沌,人类都要活在饥荒瘟疫之中。让你们看见没有末世道成肉身的神来拯救你们,那神就早已将人都毁灭在地狱之中了,没有这个肉身的存在你们将是永远的罪魁,将是永远的尸体。你们应该知道,没有这个肉身的存在整个人类都难以逃避一场大的浩劫,难以逃避末世神对人类的更重的惩罚;没有这个普通的肉身的降生你们都求生不得求死也不能;没有这个肉身的存活那你们今天就不能得着真理来到神的宝座前了,反而都因着罪孽深重而受到神的惩罚了。你们知道吗?若不是神重返肉身,那任何一个人都没有机会蒙拯救了,而且若不是这个肉身的来到神早已将旧的时代结束了。这样,你们还能拒绝神的第二次道成肉身吗?既然这个普通的人对你们这么有益处,那你们何乐而不为呢?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你知道吗?神在人中间作了很大的事》

119 最终万国都要敬拜这个普通的人,都要感谢这个小小的人,都要顺服这个小小的人,因为是他带来的真理、生命、道路拯救了全人类,缓解了人与神的矛盾,缩短了神与人的距离,沟通了神与人的心思,也是他为神得着了更大的荣耀。这样的一个普通的人不值得你相信、不值得你仰慕吗?这样的一个普通的肉身不配称为基督吗?这样的一个普通的人不能成为神在人中间的发表吗?这样的一个使人免去了灾难的人不值得你们爱恋、不值得你们挽留吗?你们若弃绝他口中发表的真理,又讨厌他在你们中间生存,那你们的下场会是什么呢?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你知道吗?神在人中间作了很大的事》

120 神在末世的工作都是凭借着这个普通的人,他会赐给你一切,他更能决定你的一切,这样一个人能是你们所认为的简单得不值得一提的人吗?他的真理不够使你们心服口服?他的作为不能使你们眼服?还是他所带领的道路不值得你们去走?到底是哪一样能使你们对他反感又对他弃绝、回避呢?发表真理的是这个人,供应真理的也是这个人,使你们有路可行的也是这个人,你们难道还不能从这些真理中间寻找神作工的踪迹吗?没有耶稣的作工人类不能从十字架上下来,但没有今天的道成肉身,从十字架上下来的人永远得不着神的称许,永远不能进入新的时代,没有这样一个普通的人的来到,你们就永远没有机会、没有资格看见神的本来面目,因为你们都是早该灭亡的对象。因着神第二次道成的肉身的来到,神宽恕了你们,神怜悯了你们,不管怎么样,我最终要告诉你们的还是那一句话:道成肉身的这个普通的人对你们至关重要,这就是神已在人中间作过的很大的事。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你知道吗?神在人中间作了很大的事》

121 不凭着基督口中的真理而想得着生命的人是世上最荒谬的人,不接受基督所带来的生命之道的人是异想天开的人,所以我说,不接纳末世基督的人永远是神厌憎的对象。基督是末世人进入国度的大门,任何人都不能逾越,任何人都不可能不通过基督而被神成全的。你是信神的人就得接受神的话,就得顺服神的道,不要只想着得福却不能领受真理,不能接受生命的供应。基督末世来到是要向所有凡是真心相信他的人来供应生命的,这工作是为了结束旧时代进入新时代而有的工作,是所有进入新时代的人的必经之路,你不能承认而且还定罪或亵渎或加以逼迫,那你定规就是永世都被焚烧的对象,是永远不能进入神国中的人。因为这基督本是圣灵的发表,是神的发表,是神在地之工作的托付者,所以我说,你若不能接受末世基督所作的一切,那你就是亵渎圣灵的人,亵渎圣灵的人该有的报应那是每一个人都不言而喻的。我还要告诉你,你若是抵挡了末世的基督,弃绝了末世的基督,那你的后果是无人能替你承担的,而且从此以后你就再也没有机会获得神的称许了,甚至你想挽回时也不能使你再见到神的面,因为你抵挡的不是一个人,你弃绝的不是一个小小的人,而是基督,这样的后果你知道吗?你做的事不是犯了一个小错误,而是犯了弥天大罪。所以,我劝每一个人都不要在真理面前张牙舞爪,信口雌黄,因为只有真理才能将生命带给你,除此以外没有什么能使你得以复生再见神面的。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只有末后的基督才能赐给人永生的道》

上一篇: 二 关于神末世审判工作的经典话语

下一篇: 四 关于神显现作工方面的经典话语

基督徒如何才能摆脱罪的捆绑,得着洁净?欢迎联系我们,帮你找到路途。
通过Messenger与我们联系
通过WhatApp与我们联系

相关内容

与基督不合的人定规是抵挡神的人

人都想看见耶稣的真面目,都愿与耶稣同在一起,我想没有一个弟兄或姊妹会说他不愿见到耶稣,不愿与耶稣在一起。在你们未见到耶稣之前,也就是你们未见到道成肉身的神之前,你们会有很多想法,例如耶稣的长相如何,他的说话如何,他的生活方式如何,等等,但当你们真见到他的时候,你们的想法就会急剧地…

道成肉身的奥秘 四

你们对圣经的内幕、圣经的形成都得知道,这些都是没接受神新工作的人所没有的,他们不知道,你把这些实质的东西说透了,他们就不与你抠圣经了。他们总好抠那些预言的东西:那句话应验了吗?这句话应验了吗?他们接受福音是按着圣经来接受,他们传福音是按着圣经来传的,他们都是靠着圣经的字句来信神,…

神是所有受造之物的主

以前两个时代的工作一步是在以色列作的,一步是在犹太作的,总的来说,两步工作都没离开以色列,都是在最初的选民身上作工。所以,对于以色列人来说,耶和华神只是以色列人的神,又因着耶稣在犹太作工,完成了钉十字架的工作,所以在犹太人来看,耶稣就是犹太人的救赎主,他只是犹太人的王,他不是别人…

独一无二的神自己 八

神是万物生命的源头(二)我们还接着上次的话题交通,回顾一下我们上次交通了什么话题?(神是万物生命的源头。)“神是万物生命的源头”,这个话题对你们来说是不是很遥远呢?还是你们心里也有了一些粗浅的认识呢?谁能说说上次交通这个话题的内容的重点是什么?(通过神创造的万物看到了神养育万物、…

设置

  • 文本设置
  • 主题背景

纯色背景

主题背景

字体设置

字号调整

行距调整

行距

页面宽度

目录

搜索

  • 本篇搜索
  • 本书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