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各国各方渴慕真理寻求神显现之人来考察
首页 各类书籍 末世基督经典话语 (主要根据《话在肉身显现》选编) 三 神道成肉身的真理奥秘方面的经典话语

三 神道成肉身的真理奥秘方面的经典话语

1 所谓道成肉身,就是神在肉身显现,神以肉身的形像来作工在受造的人中间,所以,既说是道成肉身,首先务必是肉身,而且是具有正常人性的肉身,这是最起码该具备的。其实神所道成的肉身的含义就是在肉身中作工、在肉身中生活的神,神的实质成了肉身,成了人。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神所在“肉身”的实质》

2 神道成肉身的称呼是基督,所以将能赐给人真理的基督称为神,这一点也不过分。因为他有神的实质,他有人所不能达到的神的性情与作工智慧,而那些不能作神的工作却自称为基督的人才是冒牌货。所谓的基督不仅仅就是神在地上的彰显,而是神在地上开展工作完成他在人中间作工的特有的肉身。这肉身不是任何人都能代替的,而是足可担当神在地上的工作的肉身,是可以发表神性情的肉身,是足可以代表神的肉身,是能供应人生命的肉身。那些假冒基督的人早晚都会倒下的,因为他们虽称基督却丝毫不具备基督的实质,所以我说真假不是人能定规的,而是由神自己来作回答,由神自己来作决定。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只有末后的基督才能赐给人永生的道》

3 道成肉身的神称为基督,基督就是神的灵所穿的肉身,这个肉身不同于任何一个属肉体的人。所谓的不同就是因为基督不属血气而是灵的化身,他有正常的人性与完全的神性,他的神性是任何一个人都没有的,他的正常人性是为了维护在肉身中的一切正常活动的,神性是来作神自己的工作的。不论是人性还是神性都是顺服天父的旨意的,基督的实质就是灵也就是神性,所以他的实质本身就是神自己的实质,这个实质是不会打岔他自己的工作的,他不可能作出拆毁自己工作的事来,也不可能说出违背自己旨意的话来。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基督的实质是顺服天父的旨意》

4 正因为他是有神的实质的一个人,所以,他高于任何一个受造的人类,高于任何一个可以作神工作的人。就因此,在与他有相同人的外壳的人中间,在所有的有人性的人中间,只有他是道成肉身的神自己,除他之外则都是受造的人类。同样具备人性,受造的人除了人性便是人性,而神道成肉身却不相同,在他的肉身中除了人性最主要的就是神性。人性是在肉身的外观上可以看到的,也是日常生活中可以发现的,而神性则不容易让人发现。正因为神性是在有人性的前提下才发表出来的,而且不像人的想象那样超凡,所以人最不容易发现的就是神性。到现在人最难测的就是道成肉身的神的实质到底是什么,其实在我说了这么多话之后想必你们多数人对此还是一个谜,这个问题很简单,既说是神道成了肉身,那他的实质就是人性与神性的结合,这个结合称为神自己,而且是在地的神自己。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神所在“肉身”的实质》

5 神所道成的肉身所说的话是灵的直接发表,发表的是灵已作过的工作,肉身没经历也没看见,但发表的仍是他的所是,因为肉身的实质是灵,发表的是灵的工作。即使不是肉身能达到的,但是灵已作过的工作,道成肉身之后就借着肉身的发表来达到让人认识神的所是,让人看见神的性情与他所作的工作。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神的作工与人的作工》

6 神既道成肉身他就将他的实质都实化在了他的肉身之中,使他的肉身能足够担当他的工作,因而在道成肉身期间基督的作工代替了神灵的一切作工,而且整个道成肉身期间的工作都以基督的作工为核心,其余不得掺有任何一个时代的工作。神既道成肉身他就以肉身的身份来作工,他既来在肉身就在肉身中完成他该作的工作,不管是神的灵,不管是基督,总之都是神自己,他都会作自己该作的工,尽自己该尽的职分。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基督的实质是顺服天父的旨意》

7 神在肉身之中作工仍不失去一个在肉身中的人该尽的本分,他能以真心来敬拜天上的神。他有神的实质,他的身份是神自己的身份,只不过他来在了地上,成了一个受造之物,有了受造之物的外壳,比原来多了一个人性,他能敬拜天上的神,这是神自己的所是,是人所模仿不了的。他的身份是神自己,他敬拜神是他站在肉身的角度上而作的,所以“基督敬拜天上的神”这话并不错误,他所要求人的也正是他的所是,在要求人以先他早已作到了,他绝对不会只要求别人而自己却“逍遥法外”的,因为这一切都是他的所是。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基督的实质是顺服天父的旨意》

8 神自己没有悖逆的成份,神的实质是善的,他是一切美与善的发表,也是所有爱的发表。即使是在肉身中的神也不会作出悖逆父神的事来,哪怕是献身他都心甘情愿,没有一点选择。神没有自是自高的成份,没有狂妄自大的成份,没有弯曲的成份。那些悖逆神的东西都来源于撒但,撒但是一切丑与恶的源头,人之所以有撒但一样的属性是因为人经过撒但的败坏与加工,基督是未经撒但败坏的,所以他只有神的属性而没有撒但的属性。神活在肉身之中时无论工作如何艰难,无论肉身如何软弱,他都不会作出打岔神自己工作的事来,更不会放弃父神的旨意而悖逆的,宁肯肉身受苦也不违背父神的旨意,正如耶稣祷告的“父啊,倘若可行求你叫这苦杯离开我,然而不要按着我的意思,只要按着你的意思”。人有自己的选择,但基督却没有自己的选择,虽然他有神自己的身份,但他仍站在肉身的角度来寻求父神的旨意,站在肉身的角度完成父神的托付,这是人所不能达到的。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基督的实质是顺服天父的旨意》

9 神的实质本身就是带有权柄的,但他又能顺服一切出于他的权柄,无论是灵的作工还是肉身的作工都不相矛盾。神的灵是万物的权柄,有神实质的肉身也带有权柄,但在肉身中的神又能作顺服天父旨意的一切工作,这是任何人都达不到的,是任何一个人又不可想象的。神自己是权柄,但他的肉身又能顺服他的权柄,这就是“基督顺服父神旨意”的内涵之意了。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基督的实质是顺服天父的旨意》

10 基督的工作、基督的发表决定了他的实质,他能用真心来完成自己肩上的托付,他能用真心来敬拜天上的神,他能用真心来寻求父神的旨意,这都是由他的实质决定的。他的自然流露也都是由他的实质决定的,之所以称为自然流露是因为他所发表的不是模仿的,不是人教育的结果,不是人培养多年的结果,不是他自己学来的,也不是他自己装饰的,而是原有的。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基督的实质是顺服天父的旨意》

11 神道成肉身只是为了完成肉身的工作,并不是来让人都看见他而已,他是让他作的工作来证实他的身份,让他的流露来证实他的实质。他的实质不是凭空而谈,他的身份不是自己抢夺的,而是他作的工作与他的实质决定的。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基督的实质是顺服天父的旨意》

12 虽然神道成肉身外表与人一模一样,也学人的知识,也讲人的语言,甚至有时候也用人的方式或引用人的说法去表达他的意思,但是他看待人类与看待事情的实质与败坏的人类是绝对不一样的,而且他所站的角度与高度是任何一个败坏的人类所不能及的,因为神是真理,他所穿戴的肉身同样具备神自己的实质,他的心思与他的人性所发表出来的同样都是真理。……无论神道成的这个肉身多么普通、多么正常、多么卑微,甚至人多么看不起,而他的心思与他对人类的态度是任何一个人都不具备也是模仿不了的,他永远都是站在神性的角度上,站在造物主的高度上来观察着人类,以神的实质、以神的心态来看待人类,他绝对不会以一个普通人的高度,以一个败坏的人的角度来看待人类。人看人类是用人的眼光,以人的知识、人的规条、人的学说等等作为衡量标准,这个范围是人肉眼能看得见的范围,是败坏人类能够得上的范围;神看人类是用神的眼光、以神的实质、神的所有所是为衡量标准,这个范围是人看不见的范围,这就是神所道成的肉身与败坏的人类截然不同的地方。这个不同是因着各自的实质决定的,而正是实质的不同决定了各自的身份与地位,也决定了各自看待事物的角度与高度。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续编)·神的作工、神的性情与神自己 三》

13 基督的神性高于所有的人,因此他是受造之物中的最高权柄,这权柄就是神性,也就是神自己的性情与所是,这性情与所是才决定了他的身份。所以无论他的人性有多么正常,但也不能否认他有神自己的身份;无论他站在哪一个角度上说话,无论他怎样顺服神的旨意都不能说他不是神自己。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基督的实质是顺服天父的旨意》

14 神的灵所穿上的肉身是神自己固有的肉身,神的灵是至高无上的,神的灵是全能的、圣洁的、公义的,那同样他的肉身也是至高无上的,也是全能的、圣洁的、公义的。这样一个肉身只能作出公义的事情,作出对人类有益的事情,作出圣洁的、辉煌的、伟大的事情,不可能作出违背真理、违背道义的事情,更不可能作出背叛神灵的事情。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一个很严重的问题——背叛(二)》

15 因着神是圣洁无污点的,神是实实在在的,所以其肉身是来自于灵,这是确定无疑的。不仅能够作神自己的见证,而且能够完全通行神的旨意,这是神实质的一面。所说的肉身是来自于有形像的灵,是指神的灵所穿的肉身与“人”中间的肉身有着本质的区别,区别点主要在于灵,而有形像的灵指的是因着正常人性的掩盖而神性在里面能够正常地作工,而且一点不超然,并不受人性的限制。所说的灵的形像是指完全的神性,而且是不受人性的限制,因而神本来的性情、原有的形像在道成的肉身身上能够完全活出来,不仅是正常稳定,而且也有威严、烈怒。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第九篇说话的揭示》

16 他道成肉身的生活与作工共分为两步:第一步是尽职分以先的生活,是生活在一个普通人的家庭中,生活在一个极其正常的人性里,有人的正常生活伦理,有人的正常生活规律,有人的正常需要(吃、穿、睡、住),有人的正常软弱,有正常人的喜怒哀乐,也就是第一步是生活在一个非神性的完全正常的人性里,从事正常人的一切活动;第二步是在尽职分以后的生活,仍是活在一个有正常人性外壳的普通的人性里,外表仍没有一点超然的东西,但是以尽职分为生,这时的正常人性完全是为了维持神性的正常作工,因为尽职分时的正常人性已成熟为一个足可尽职分的人性,所以,第二步的生活是在正常人性里尽职分的生活,也就是正常人性与完全神性的生活。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神所在“肉身”的实质》

17 道成肉身的意义就是一个普通正常的人作神自己的工作,也就是神在人性里作神性的工作,借此打败撒但。道成肉身就是神的灵成了一个肉身,也就是神成了肉身,肉身所作的工作就是灵作的工作,灵作的工作就实化在肉身,借着肉身发表出来,除了神所在肉身之外,谁也代替不了道成肉身的神的职分,也就是只有神所道成的肉身这个正常的人性能发表神性的作工,除他以外的人都代替不了。假如神第一次来了没有二十九岁以前的正常人性,生下来就显神迹奇事,会说话就说天上的话,生来就能看透天下事,凡是人心里想的,凡是人心里所存的,他都能看出来,这样的人就不能称为正常的人,这样的肉身也不能称为肉身,若基督是这样的一个人,那神道成肉身的意义与实质就都没有了。他有正常人性就证明他是神“道”成了“肉身”,他有正常人的成长过程更证明他是一个正常的肉身,再加上他的作工足可证实他是“神的话”,也是“神的灵”成了“肉身”。因着工作的需要神成了肉身,也就是这步工作务必要在肉身作,即在正常人性里作,这就是“道成肉身”“话在肉身显现”的前提,这是两次道成肉身的内幕。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神所在“肉身”的实质》

18 耶稣在世三十三年半,在这三十三年半中他始终保持着他的正常的人性,只不过因着他三年半的职分工作使人感觉到他特别超凡,而且认为他比以往超然得多。其实,耶稣尽职以先或以后他的正常人性是不改变的,他始终保持着一样的人性,只是因着尽职分先后的区别,人对他的肉身也产生了两种不同的看法。不管人怎么看,神道成肉身始终保持着他原有的正常人性,因为神既道成肉身就活在肉身中,而且是活在有正常人性的肉身中。不管他是否尽职分,他肉身的正常人性不能取缔,因为人性是肉身的根本。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神所在“肉身”的实质》

19 道成肉身的人性是为肉身的实质而有的,没有人性的肉身是不存在的,而且没有人性的人就是非人类,这样,肉身的人性就成了神道成的肉身的固有的属性。谁若说“神成为肉身只有神性没有人性”,那就是亵渎,因为这是根本不存在的说法,而且违背道成肉身的原则。就在他尽职分以后仍是活在一个有人性外壳的神性中来作工,只是这时的人性完全是为了维护神性能在这个正常的肉身中作工。所以,作工的是在人性中的神性,是神性作工,不是人性作工,但这个神性是在人性掩盖之下的神性,其实质仍是完全的神性在作工,并非人性在作工,但作工的是这个肉身,可以说是人也可以说是神,因为神成了活在肉身中的神,有人的外壳,有人的实质更有神的实质。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神所在“肉身”的实质》

20 神在人性里作工的时候,很多方式、很多语言、很多真理是以人性的方式来表达的,而神的性情、神的所有所是、神的心意与此同时也表达出来让人了解、让人认识,人了解到的、认识到的丝毫不差地是代表神自己原有的身份与地位所具备的实质与所有所是。这就是说,道成肉身的人子最大限度地、最准确地将神自己的原有性情与神的实质都发表出来,人子的人性不但不是人与天上的神交往、沟通的拦阻与障碍,反而是人类与造物的主能够联结的唯一渠道与桥梁。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续编)·神的作工、神的性情与神自己 三》

21 “神”在“肉身”显现就是神灵的一切作工说话,借着正常人性来作,借着道成的肉身来作,就是神的灵既支配人性作工,又在肉身中作神性的工作,在道成的肉身的神身上,你既能看见神在人性里的作工,又能看见完全的神性作工,这就是更实际的神在肉身显现的实际意义。你如果把这看透了,你就能够把神的各部分联于一了,就不过高地看重神性作工,也不过低地轻看在人性里的作工,不走极端,不走弯路。总的来说,实际神的含义就是受灵支配的人性作工与神性作工在肉身之中发表出来,让人看见活灵活现,实实在在。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你当认识到实际的神就是神自己》

22 道成肉身的人子将神的神性借着人性发表出来,将神的心意传达给人,同时也将在灵界中人看不见摸不着的神借着发表神的心意、神的性情显给人看,人看到的是有形有像、有骨有肉的神自己,所以,道成肉身的人子将神自己的身份、地位、形像、性情、所有所是等等都具体化、人性化了。虽然对于神的形像来说,人子的外表有一定的局限性,但人子的实质与所有所是可以完全代表神自己的身份与地位,只不过在发表的形式上有所区别罢了。无论是人子的人性还是神性,我们都不可否认地说他代表神自己的身份与地位,只不过神在此期间以肉身的方式作工,以肉身的角度说话,站在人子的身份与地位上面对人类,让人有机会接触到、体会到神在人中间实实际际的说话与作工,也让人见识到了神的神性与在卑微中的神的高大,同时也让人对神的真实与实际有了初步的了解,也有了初步的定义。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续编)·神的作工、神的性情与神自己 三》

23 神来在地上只作在神性里的工作,这是天上的灵对道成在肉身的神的托付,他来了只是在各处说话,以不同的方式站在不同的角度上说话发声,主要以供应人、教训人为目的,为作工原则,像人与人之间的关系或人的生活细节,他并不理睬,他的主要职分就是代表灵说话发声,就是神的灵实际地显现在肉身,他只供应人的生命,只释放真理,不插手人的工作,就是不参与人性的工作。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道成肉身的神与被使用的人在实质上的区别》

24 当神没有道成肉身的时候,神说的很多话人不明白,因为他的话来自于完全的神性,他说话的角度与背景是人看不见也够不着的,是从人看不见的灵界发表出来的,是活在肉体中的人所不能穿越的,但当神道成肉身之后,神站在人性的角度上与人对话就走出了、超越了灵界的范围,他会用人观念中想象的或人生活中看得见、接触得到的一些事情,或者是用人能接受的方式、人能领会的语言或者人类所掌握的知识来表达他在神性里的性情与心意还有他的态度,达到让人在人能够得上的范围里、能够得上的程度了解神、认识神,理解领悟神的意思与神的要求标准,这就是神在人性里作工的方式与原则。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续编)·神的作工、神的性情与神自己 三》

25 神道成了肉身,他以人的形像出现,在人性里用了一个很贴切的比喻来表达他的心声,这个心声代表神自己的心声,代表神在这个时代要作的工作,也代表神自己在恩典时代对待人的一个态度。从神对待人的这个态度来看,神把每一个人比喻成一只羊,如果有一只羊迷了路,他会不惜一切代价去寻找它,这就代表神此次道成肉身作工在人身上的一个原则,神用了一个这样的比喻来形容此次作工的决心与态度。这就是神道成肉身的“优势”:他可以利用人的知识、用人性的语言来向人说话,表达他的心愿,他将深奥的人难以理解的神性的语言用人性的语言与方式解释或“翻译”给人,这样有利于让人了解他的心意、明白他要作什么;另外,他也可以以人的角度与人对话,用人的语言与人对话,用人明白的方式与人对话,甚至可以用人的语言知识来说话作工,让人觉得神可亲可近,也让人看到神的心。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续编)·神的作工、神的性情与神自己 三》

26 他来在地上不是来过正常人的生活,不是有了正常人的生活之后再作工作,而是具备了从正常的人的家庭里出生就可以作神性的工作,不掺有人的一点意思,不带血气,更谈不上社会味道,不涉及人的思维、人的观念,更不联系人的处世哲学,这就是神道成肉身要作的工作,也是道成肉身的实际意义。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道成肉身的神与被使用的人在实质上的区别》

27 神所道成的肉身也有见识,也不缺乏理智,但他的人性特别正常,是普普通通的人,人的肉眼根本看不出他有什么特殊的人性,也看不出他与众有什么不同的人性,一点不超然,一点不特殊,在他身上没有高的文化,没有高的知识,没有高的理论。他所谈的生命、他所带的路并不是借着理论得出来的,不是借着知识得出来的,不是借着处世的经验得出来的,也不是借着家庭教养得出来的,都是灵直接作的工作,也就是道成的肉身作的工作。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道成肉身的神的职分与人的本分的区别》

28 道成肉身的人性是为了维持在肉身中的神性的正常作工的,而正常的大脑思维是维持正常人性的,正常的大脑思维又是维持肉身的一切正常活动的,可以说,正常的大脑思维就是为了维持在肉身中的神的一切作工的。若是这个肉身没有正常人性的思维,神就不能在肉身中作工,这样他在肉身中该作的工作就永远完不成。道成肉身的神虽有正常的大脑思维,但他的作工中并不掺有人的思维,他是在有正常思维的人性中作工,是在有思维的人性的前提下作工,并不是发挥正常的大脑思维来作工。无论他所在肉身的思维有多高,他的作工中仍不掺有逻辑学,不掺有思维学。也就是说,他的工作不是肉身的思维想象出来的,而是神性的作工在人性中的直接发表,他的作工都是他该尽的职分,没有一步是他的大脑琢磨出来的。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神所在“肉身”的实质》

29 基督的人性是受神性制约的,他虽在肉身之中,但他的人性并不完全与属肉体的人一样,他有他特定的性格,这性格也是受神性制约的。神性没有软弱,所说的基督的软弱是指他的人性说的,这个软弱在某种程度上来讲也限制神性,但是有范围、有期限的,不是无止境地限制,神性的工作到该作的时候那就不管人性如何了。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基督的实质是顺服天父的旨意》

30 基督的人性完全受神性的支配,除了人性正常的生活以外,其余人性的一切活动都受着神性的影响与熏陶,也受着神性的支配。基督之所以虽有人性但却不与神性的工作相搅扰,就是因为基督的人性是受神性支配的,这个人性虽是处世并不成熟的人性,但这并不影响其神性的正常工作。说其人性未经败坏是指基督的人性能直接接受神性的支配,而且有高于一般人的理智,他的人性是最适合神性支配作工的人性,是最能发表神性工作的人性,是最能顺服神性工作的人性。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基督的实质是顺服天父的旨意》

31 他来在地上的主要目的就是作工,要在地上作工就务必得具备正常的人性,否则无论神性的威力有多大都不会发挥其原有的功能。人性虽然非常重要,但人性并不是他的实质,他的实质是神性,所以当他开始在地上尽职分他就开始发表他的神性所是。他的人性仅是为了维持肉身的正常生活,以便神性在肉身中能正常地作工,而支配工作的全部则是神性。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基督的实质是顺服天父的旨意》

32 神是灵能作拯救的工作,神成了人也同样能作拯救的工作,无论怎么说神自己作自己的工作,他既不打岔也不搅扰,更不作互相矛盾的工作,因为灵与肉身所作工作的实质是相同的,或灵或肉身都是为了成就一个旨意,都是经营一项工作,虽然灵与肉身有两种互不相干的属性,但其实质都是相同的,都有神自己的实质,都有神自己的身份。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基督的实质是顺服天父的旨意》

33 在人性里作工是受灵的支配的,是为了满足人肉体的需要,让人好接触,让人看见神的实际、正常,而且还让人看见神的灵是来在了肉身,来在了人间,与人一同生活,与人接触。在神性里作工,是为了供应人的生命,一切从正面引导,变化人的性情,让人真实地看见灵就在肉身中显现。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你当认识到实际的神就是神自己》

34 神的灵在人性里作工,是有过渡阶段的,借着成全人性的一方面,使人性能够受灵的支配,之后能够供应牧养众教会,这是神作工正常的一方面表现。所以说,你如果把神在人性里作工的原则看透了,就不容易对神在人性里的作工产生观念,不管怎么样,神的灵不会错,都是正确无误的,他不会作错事。神性作工是直接发表神的心意,不受人性的搅扰,不是经过成全的,乃是直接来自于灵的。但是,就是在神性里作工,也是因着有正常的人性作出来的,一点不超然,似乎是正常人作的,神从天来在了地上,主要就是把神的话借着肉身发表出来,就是借着肉身来完成神灵的工作。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你当认识到实际的神就是神自己》

35 神道成肉身不管在什么时代,在什么地方,他在肉身中作工的原则不能变,他不能道成在肉身但又超脱肉身作工,他更不能道成肉身却又不在肉身的正常人性里作工。这样,神道成肉身的意义都归于乌有,“话”成为肉身的意义更没有一点了,更何况神道成肉身只有天上的父(即灵)知道,其余就连肉身自己也不知道,天上的使者也不知道。这样,神在肉身中的作工更为正常了,也更能显明确实就是“道”成了肉身,“话”成了肉身,肉身就代表“正常、普通”的人。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道成肉身的奥秘(一)》

36 当神道成肉身的时候,他随之带来一步工作,带来在这个时代要发表的性情与具体的工作项目,在这个时期人子所作的都围绕神在这个时代要作的工作范围,他不会多作,也不会少作,他所说的每一句话、所作的每一样工作都与这个时代有关。无论他是以人的方式、用人的语言来表达也好,还是用神性语言来表达也好,不管哪种方式、哪个角度,他的目的就是让人明白他要作什么,他的心意是什么,他对人的要求是什么,他会用多种方式、以不同角度让人明白、知道、了解他的心意,了解他拯救人的工作。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续编)·神的作工、神的性情与神自己 三》

37 第二次的道成肉身是以一个完全的肉身来作征服的工作,以一个完全的肉身来打败撒但。只有肉身是一个完全正常、实际的肉身才能作完全的征服工作,才能作出有力的见证。也就是说,征服人是借着在肉身中的神的实际与正常而达到果效的,不是借着超然的异能与启示而征服的。此次道成肉身的神所尽的职分就是说话,借着说话征服人、成全人,也就是灵实化在肉身中的工作就是说话,肉身的本职工作就是说话,借此达到完全征服人、显明人、成全人与淘汰人的目的。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神所在“肉身”的实质》

38 神的道成肉身就是为了开辟新时代,当然开展新时代的同时已结束了旧时代。神是初也是终,他自己开展工作,也得由他自己来结束旧时代,这就是打败撒但、战胜世界的证据。每次的亲自作工在人中间都是一次新的争战的开始,没有新工作的开始,当然就没有旧工作的结束,旧工作没有结束证明与撒但争战的工作就没有结束。只有神自己来了,又将新的工作作在人中间了,人才能彻底从撒但的权下出来得到解脱,人才能有新的生活、新的开头,否则,人永远活在旧的时代里,永远活在撒但老旧的权势之下。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道成肉身的奥秘(一)》

39 神之所以道成肉身是因为他作工的对象是被撒但败坏的属肉体的人,并不是撒但的灵,也不是任何一种不属肉体的东西,正因为是人的肉体被败坏了,所以他才将属肉体的人作为他作工的对象,更因为人是被败坏的对象,所以他无论作哪一步的拯救工作都是选用人作他唯一的作工对象。人是肉体凡胎,是属血气的,而神又是可以拯救人的唯一对象,这样,神作工作就有必要成为与人有一样属性的肉身来作工作,以便达到更好的作工果效。正因为人是属肉体的而且人并没有胜罪与摆脱肉体的能力,所以神作工作也就务必得成为肉身来作工。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败坏的人类更需要道成“肉身”的神的拯救》

40 人的肉体是受撒但败坏的,肉体被蒙蔽最深,肉体是受害至深的对象,神亲自在肉身作工最根本的原因就是因为拯救的对象是属肉体的人,而且撒但也利用人的肉体来搅扰神的工作,与撒但的争战其实就是征服人的工作,而人同时又是被拯救的对象,这样道成肉身来作工就太有必要了。撒但败坏人的肉体,人也就成了撒但的化身,成了神打败的对象,这样,与撒但争战、拯救人类的工作都在地上,神务必得成为人与撒但争战,这是最现实的工作。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败坏的人类更需要道成“肉身”的神的拯救》

41 人的肉体败坏最深,成了抵挡神的东西,甚至公开抵挡否认神的存在,败坏的肉体简直是顽固不化,肉体的败坏性情是最不好对付、最不容易改变的。撒但来在人的肉体中搅扰,利用人的肉体来搅扰神的工作,破坏神的计划,从而人也就成了撒但,成了神的仇敌。要拯救人先得将人征服,因此,神也不甘示弱,来在肉身中作他要作的工作,与撒但展开争战,目的是为了拯救被败坏的人类,打败、毁灭悖逆他的撒但。借着征服人的工作来打败撒但,同时拯救败坏的人类,这是两全其美的工作。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败坏的人类更需要道成“肉身”的神的拯救》

42 他在肉身中作工其实也是在肉身中与撒但争战,在肉身中作工就是作他在灵界的工作,他将他在灵界的工作全部实化在了地上,征服的是悖逆他的人,打败的是与他敌对的撒但的化身(当然也是人),到最终蒙拯救的还是人,这样,他更有必要成为一个有受造之物外壳的人,以便能与撒但作实际的争战,征服悖逆他而且与他有相同外壳的人,拯救与他有相同外壳的受害于撒但的人。他的仇敌是人,征服的对象是人,拯救的对象也是受造的人,所以他务必得成为人,这样,他的工作就方便多了,既能打败撒但,也能征服人类,更能拯救人类。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败坏的人类更需要道成“肉身”的神的拯救》

43 神拯救人,并不是直接以灵的方式、以灵的身份来拯救人,因为他的灵是人摸不着、看不见而且也是人不可靠近的。以灵的角度来直接拯救人,人就没法得着他的救恩,若不是神穿戴一个受造之人的外壳,人也没法得着这救恩。因为人根本没法靠近他,就如耶和华的云彩无人能靠近一样,只有他成为受造的人,也就是他将他的“道”装在他要成为的肉身中,才能将这“道”亲自作在所有跟随他的人身上,人才能亲自听见他的道、看见他的道,以至于得着他的道,借此人才能被完全拯救出来。若不是神道成肉身,凡属血气的无一人能得着这极大的救恩,也没有一个人能蒙拯救的。若是神的灵直接作工在人中间,那人都会被击杀的,或者会因着人没法接触神而被撒但彻底掳去。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道成肉身的奥秘(四)》

44 对被拯救的人来说,灵的使用价值远远不及肉身的使用价值:灵的作工能普及全宇、波及山河湖泊,而肉身的作工能更有效地涉及与他接触的每一个人,而且有形有像的肉身更能获得人的了解与信任,更能加深人对神的认识,更能加深人对神的实际作为的印象;灵的作工神秘莫测,肉眼凡胎难以预测,更难以看得见,只能凭空想象,肉身作工正常实际而且有丰富的智慧,是肉眼凡胎的人可以亲眼目睹的事实,人都可以亲自领略神作工的智慧,大可不必展开丰富的想象,这是肉身的神作工的准确性与实际的价值;灵只可以作一些人看不见又难以想象的事,例如灵的开启、灵的感动、灵的引导,但对于有大脑思维的人来说,灵的这些作工并不能给人以明确的意思,只能给一个感动或是大体相仿的意思,并不能用言语指示,而神在肉身的作工就与此大不相同了,肉身作工有准确的话语引导,有明确的心意,也有明确的要求目标,人不需摸索也不需想象更不需去猜测,这是肉身作工的明确性,与灵的作工大不相同;灵的作工只能适应一部分有限的范围,并不能代替肉身的作工,就肉身作工对人要求的准确目标与人得到认识的实际价值就远远超过灵作工的准确性与实际的价值。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败坏的人类更需要道成“肉身”的神的拯救》

45 对于每一个寻求真理渴慕神显现的人来说,灵的作工只能给人以感动或默示,只能给人以奇妙莫测、难以想象的神奇感,给人以伟大、超凡、人皆仰慕但又是人皆非达到、皆非够得着的感觉。人与神的灵只能是遥遥相望,似乎相隔很远很远,而且永远不能相同,似乎人与神有一种看不见的隔阂,事实上这只是灵给人的错觉,这错觉只是由于灵与人不是同类,灵与人永远不能同在一个世界之中的缘故,也由于灵并不具备任何一点人所具备的东西,因而灵对人来说并不是人的需要,因为灵并不能直接作人最需要的工作。肉身的作工给人实际的追求目标,给人明确的话语,给人“实际”“正常”的感觉,给人以“卑微”“平凡”的感觉。人虽感觉害怕但在多数人来看还是相当好接触的,人可看见他的面,可听见他的音,勿须遥遥相望,这一肉身给人的感觉是相近的,并不是遥远的,不是难测的,而是可以看得见、可以接触得到的,因为这一肉身与人是在同一个世界中的。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败坏的人类更需要道成“肉身”的神的拯救》

46 对于败坏的人来说,只有准确的说话,明确的追求目标,看得见、摸得着的作工才是最有价值的作工。只有现实的作工、及时的引导才能适合人的口味,只有实际的作工才能将人从败坏、堕落的性情中拯救出来,而这些只有道成肉身的神才能达到,只有道成肉身的神才能将人从败坏、堕落的旧性中拯救出来。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败坏的人类更需要道成“肉身”的神的拯救》

47 在肉身中作工的最长之处就是能给跟随他的人留下准确的说话、留下准确的嘱咐、留下他对人类准确的心意,之后跟随他的人才能更准确、更实际地将他在肉身中的全部工作与他对全人类的心意传给每一个接受此道的人。在肉身中的神作工在人中间才真正实现了神与人同在、同生活的事实,实现了人都看见神的面、看见神的作工、听见神的亲口说话这个愿望。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败坏的人类更需要道成“肉身”的神的拯救》

48 灵作的工作隐含、难测,而且令人心惊胆战不易接近,不适应直接作拯救的工作,不适应直接作人的生命供应。最适合人的还是将灵的工作变成另一种与人相近的方式,即最适合人的就是神成为一个普通、正常的人来作工作,这就得神道成肉身来代替灵的工作了,这个作工方式对人来说是最适合不过了。在这三步作工之中两步作工是肉身作的,而这两步作工又是经营工作的关键环节,两次道成肉身是互相补充、互相完善的,第一步道成肉身为第二步打基础,可以说两次道成肉身是成一体的,并不是格格不入的。这两步工作之所以以道成肉身的身份来作工,就是因为这两步工作对于整个经营工作实在是太重要了,几乎可以说没有两次道成肉身的作工,整个经营工作就会停滞不前,拯救人类的工作也就是无稽之谈了。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败坏的人类更需要道成“肉身”的神的拯救》

49 三步作工中只有一步作工是灵直接作的,而其余的两步作工则都是道成肉身的神作的,并不是灵直接作的。灵作的律法的工作并不涉及变化人的败坏性情,也不涉及人对神的认识。肉身作的恩典时代与国度时代的工作则都涉及人的败坏性情与人对神的认识,肉身作的工作都是拯救工作中重要、关键的工作。所以败坏的人类更需要道成肉身的神的拯救,更需要道成肉身的神的直接作工,人类需要道成肉身的神的牧养、扶持、浇灌、喂养、审判、刑罚,需要道成肉身的神更多的恩典、更大的救赎。只有在肉身中的神才能作人的知心人、作人的牧者、作人随时的帮助,这些都是如今与以往道成肉身的必要性。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败坏的人类更需要道成“肉身”的神的拯救》

50 因为神若不道成肉身就是人看不着而又不可接触的灵,而人都是属肉体的受造之物,人与神是在两个不同的世界,而且具有不同性质,神的灵与属肉体的人格格不入,根本没法“建交”,而人又不能成为灵,这样,只有神的灵成为一个受造之物来作他原有的工作,因为神能升到至高处也能降卑为一个受造的人,作工在人中间,与人同生活,但人却不能升为至高成为灵,更不能降到至低处,所以,非得神道成肉身作工作。就如第一次的道成肉身,只有神道成的肉身能钉十字架来救赎人,而神的灵根本没法钉十字架来作人的赎罪祭。神能直接成为肉身来作人的赎罪祭,但人不能直接上天去拿神给人预备的赎罪祭。这样,只有“让神天上、天下多跑几个来回”,也不能让人上天去取这救恩,因为人堕落了,而且人根本上不了天,更拿不着赎罪祭,所以,还得耶稣来在人中间亲自作那些人根本达不到的工作。每次道成的肉身都是太有必要了,若是其中有一步神的灵能直接达到,他也不会忍怨受辱而道成肉身的。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道成肉身的奥秘(四)》

51 因为审判的是被败坏的人,是属肉体的人,并不是直接审判撒但的灵,审判的工作不是在灵界进行,而是在人中间进行。对于审判人肉体败坏的工作,只有肉身中的神最适合作,只有肉身中的神最有资格作。若是神的灵直接审判那就不能面面俱到,而且人也难以接受,因为灵不能与人面对面,就这一点就不能达到立竿见影的果效了,更不能让人更透亮地看见神的不可触犯的性情。只有在肉身中的神审判人类的败坏才是彻底打败撒但,同样是有正常人性的人,在肉身中的神能直接审判人的不义,这是他本来就圣洁的标志,也是他与众不同的标志,只有神能有资格、有条件审判人,因为他有真理,他有公义,所以他能审判人,没真理、没公义的人是不配审判别人的。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败坏的人类更需要道成“肉身”的神的拯救》

52 若是神的灵作这个工作那就不是战胜撒但了,灵本来就比肉体凡胎高大,神的灵本来就是圣洁的,他本来就是胜过肉体的,灵直接作这个工作并不能审判人的全部悖逆,也不能显明人的一切不义,因为审判工作也是借着人对神的观念而作的,而人对灵本来就没有观念,所以灵不能更好地显明人的不义,更不能透彻地揭示人的不义。道成肉身的神是不认识他的所有人的仇敌,借着审判人对他的观念与抵挡就将人类的悖逆都揭示出来了,肉身作的工作比灵作的工作达到的果效更明显。所以,审判全人类的不是灵直接作而是道成肉身的神来作工。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败坏的人类更需要道成“肉身”的神的拯救》

53 对于每一个在肉身中活着的人来说,追求性情变化得有追求目标,追求认识神得看见神的实际作为、看见神的实际面目,而这两条只有神所道成的肉身才能达到,而且只有正常、实际的肉身才能达到,这就是道成肉身的必要性,是所有败坏人类的需要。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败坏的人类更需要道成“肉身”的神的拯救》

54 灵是人不可触摸的,也是人不可看见的,灵的作工不能给人留下更多的证据与作工的事实,人永远不会看见神的真面目,永远信仰渺茫的不存在的神,永远也不会见到神的面目,不会听见神的亲口说话。人想象的总归是空洞的,并不能代替神的本来面目,神的原有性情与他自己的作工是人扮演不出来的。只有神道成肉身来到人中间亲自作工,才能将天上看不见的神与他的作工带到地上,这是神向人显现,是人看见神、认识神本来面目的最理想的方式,是非道成肉身的神不能达到的。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败坏的人类更需要道成“肉身”的神的拯救》

55 因为我道成肉身,其目的主要是为了让所有信我的人都看见我的神性在肉身的作为,看见实际的神自己,从而消除“看不见、摸不着的神”在人心中的地位。因着有正常人的吃、穿、睡、住、行,有正常人的说、笑,有正常人的需要,而且又具备完全神性的实质,所以称为“实际的神”。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附加:第一篇说话》

56 神来在肉身主要就是为了让人能够看见神的实际作为,把无形无像的灵实化在肉身,让人能摸得着、看得见,这样,被他作成的人才是有他活出的人,才是被他得着的人,是合他心意的人。神如果只在天上说话发声,不实际地来在地上,人还是不能认识神,只能有空洞的理论来传说神的作为,并不能有神的话作实际。神来在地上主要是为神得着的人立一个标杆、作一个模型,这样,人才能实际地认识神、摸着神、看见神,才能真正被神得着。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你当认识到实际的神就是神自己》

57 神自己能作自己的工作,任何一个人不能代替,不论人的言语有多么丰富,都不能将神的实际、正常讲透,只有神亲自作工在人中间,将他的形像、他的所是全部公布于众,这样,人才能更实际地认识他,才能更清楚地看见他,这一果效是任何一个属肉体的人所达不到的。当然,这一作工果效也是神的灵所不能达到的。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败坏的人类更需要道成“肉身”的神的拯救》

58 若是神的灵直接向人说话,人就都顺服在“声音”之前了,不用说话揭示人就都仆倒了,就如保罗在大马色的路上仆倒在光中一样,若神仍那样作,人永远不能借着话语的审判来认识自己的败坏达到被拯救的目的。只有道成肉身才能将话语亲自送到每个人的耳中,使那些有耳朵的人都听见他的说话,都能接受他话语的审判工作,这样才是话语达到的果效,不是灵的显现来将人“吓倒”,借着这样实际而又超凡的工作才能够将人深处那些隐藏了多少年的旧性情完全揭露出来,达到让人都认识到,能够有变化。这些都是道成肉身的实际的工作,是实实际际地说,实实际际地审判,而后达到话语审判人的果效,这才是道成肉身的权柄,是道成肉身的意义。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道成肉身的奥秘(四)》

59 之所以道成肉身,就是因为肉身也能带有权柄,而且能实实际际地作工在人中间,让人看得见、摸得着,这样的作工比起拥有所有权柄的神的灵的直接作工实际多了,而且作工果效也明显。这就是因为道成的肉身能实际地说话、实际地作工,肉身的外壳还不带有权柄,人都可靠近,他的实质却带有权柄,但人谁也看不着他的权柄。当他说话、作工时人也发现不了他的权柄的存在,这更有利于他的实际作工。他这些实际的作工都能达到果效,尽管人都不知道他带有权柄,人也看不见他的不可触犯与他的烈怒,就借着隐秘的权柄、隐秘的烈怒、公开的话语来达到他说话的果效。这就是以说话的口气、说话的严厉、话语的所有智慧来让人心服口服。这样,人都顺服在似乎没有权柄的道成肉身的神的话语之下了,这就达到了神拯救人的目的。这也是道成肉身的另一方面意义:是为了更实际地说话,也是为了让他话语的实际在人身上达到果效,看见神话语的威力。所以说,这工作若不是借着道成肉身根本没法达到果效,不能将罪恶的人完全拯救出来。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道成肉身的奥秘(四)》

60 神道成肉身都是迫不得已的,都是有特别意义的,若只是为了让人看看、开开眼界,那他绝对不会轻易来在人间的。他来在地上是为了他的经营,为了他更大的工作,为了他能将人更多地得着,是来了代表时代,是来了打败撒但,而且是穿上肉身来打败撒但,更是为了带领全人类的生活,这都关乎到他的经营,是关乎全宇的工作。若神道成肉身仅是为了让人认识他的肉身,让人开眼界,那他何不到各国去周游一番呢?这不是极容易的事吗?但他却没有那样作,而是选择了合适的地方来落脚,开始了他该作的工作。就这一个肉身就相当有意义,他代表整个时代,他又开展了整个时代的工作,他是结束旧时代的也是开展新时代的,这些都是关乎到神的经营的大事,都是神来在地上所作的一步工作的意义。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道成肉身的奥秘(三)》

61 今天你能够敬拜这个人,实质上你是敬拜灵,这是人认识道成肉身的神最起码要达到的,借着肉身来认识灵的实质,认识灵在肉身中的神性作工、在肉身中的人性作工,以及接受在肉身中的一切说话发声,看见神的灵怎么支配肉身、怎么在肉身之中显明他的大能。就是借着肉身人对天上的灵有了认识;借着实际的神自己显现在人中间,除去了人观念之中的渺茫的神自己;借着人敬拜实际的神自己,加添了人对神的顺服成份;借着神的灵在肉身中的神性作工,在肉身中的人性作工,人得着启示、得着牧养,生命性情达到变化。这才是灵来在了肉身的实际含义,主要是让人接触神、依靠神,达到认识神。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你当认识到实际的神就是神自己》

62 神降卑到一个地步,也就是道成肉身,人才能做他的知己,才能做他的知心人。神原本是灵,那么高大,又那么难测,人哪有资格做他的知己呢?只有神的灵降在肉身之中,成为一个与人有相同外壳的受造之物,这样,人才能明白他的心意,才能被他实际地得着。他在肉身之中说话、作工,与人同甘苦、共患难,活在一个世界之中,保守人,带领人,让人都蒙洁净,得着他的拯救,得着他的祝福,人得着这些,真正明白神的心意了,这样,人才能做他的知己,这才实际,若人看不着他,摸不着他,怎么能做他的知己呢?这不是空洞的道理吗?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认识神与神作工的人才是神满意的人》

63 第一次道成肉身是将人从罪中赎出来,是借着耶稣的肉身来将人赎出来,就是将人从十字架上救了下来,但是撒但的败坏性情仍在人的里面存在。第二次道成肉身不再是作赎罪祭了,而是将那些从罪中赎出来的人彻底拯救出来,让那些罪得赦免的人能够脱离罪,得着完全的洁净,达到性情变化而脱离撒但的黑暗权势,归到神的宝座前,这样人才完全圣洁了。律法时代结束之后,从恩典时代神就开始了拯救的工作,一直到末世神作了审判刑罚人类悖逆的工作,使人类完全得着洁净之后,神才结束拯救的工作,进入安息。所以,三步工作中只有两次道成肉身来亲自作工在人中间,就是因为三步工作中只有一步是带领人生活的工作,其余的两步工作则都是拯救的工作。只有神道成肉身才能与人同生活,体尝人间痛苦,活在正常的肉身之中,这样,才可将受造的人所需的实际的道供应给人。人是因着神的道成肉身而得着神的全部救恩的,并不是人从天上直接祈求来的。因人都属血气,没法看见神的灵,更没法靠近神的灵,人能接触到的只有神道成的肉身,借此人才明白一切的道,才明白一切的真理,得着全部的救恩。第二次的道成肉身足够将人的罪脱去,足够将人完全洁净,所以,第二次的道成肉身就结束了神在肉身的全部工作,完全了神道成肉身的意义。从此,神在肉身中的工作就全部结束了,他不会在第二次道成肉身之后再作第三次道成肉身的工作。因为他的全部经营已结束了,末了的道成肉身已将他所拣选的人完全得着了,末了的人都各从其类了,他不会再作拯救的工作了,也不会重返肉身中作工了。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道成肉身的奥秘(四)》

64 当初,耶稣来的时候是男性,这次来的时候是女性,从这里你能看见神造男造女都能为着他的工作,而且在神那没有性别的划分。他的灵来了可以随便穿上一个肉身,这个肉身就可以代表他,不管性别是男是女,都可以代表神,只要是他道成的肉身。假如耶稣来了以一个女性的身份出现,就是说,当时圣灵感孕说是个女婴,不是个男婴,也照样完成那步工作。若是那样,现在这步工作就得换一个男性来作了,也同样完成工作,哪步作的都有意义,两步工作不重复但又不矛盾。当时耶稣作工称为独生子,一说“子”就是个男性,这步为什么不说独生子?因为按着工作的需要变换了不同于耶稣的性别。在神那没有性别的划分,他愿意怎么作就怎么作,他作工作不受任何辖制,特别自由,但哪一步都有实际意义。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两次的道成肉身完全了道成肉身的意义》

65 这一步道成肉身或者是受苦,或者尽职分都是为了完全道成肉身的意义,因这只是最后的道成肉身。神道成肉身只能有两次,不能有第三次。第一次道成肉身是男性,第二次道成肉身是女性,已完全了神的肉身在人心中的形像,更何况道成肉身的两次工作已将神在肉身中的工作结束了。第一次道成肉身是一个正常的人性,是为了完全道成肉身的意义,这步也是一个正常的人性,但与第一次的是意义不一样了,比第一步的意义更深了,他所作工作意义也更深了,之所以神第二次道成肉身就是为了完全道成肉身的意义。把这步工作彻底结束了,整个道成肉身的意义也就是神在肉身的工作就彻底结束了,再没有肉身要作的工作了,就是从此以后神不会再次来在肉身中作工。除了拯救人类、成全人类他不作道成肉身的工作,就是说,神若不是为了工作,他绝对不会轻易来在肉身中。来在肉身作工作就是让撒但看见神就是一个肉身,就是一个正常的人、一个普通的人,但他能战胜世界,能战胜撒但,能救赎人类,能征服人类!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神所在“肉身”的实质》

66 在耶稣那步作工之中,为什么说没完全了道成肉身的意义呢?就是道没完全成了肉身,他所作的工作只是神在肉身中的一部分工作,他只作了救赎的工作,并未作完全得着人的工作,所以,神在末世第二次道成了肉身。这一步工作也是在一个普通的肉身里作的,是一个极其正常的人作的,他没有一点超凡的人性,也就是神成了一个完全的人,是有神身份的人在作工,是一个完全的人在作工,是一个完全的肉身在作工。……三步工作中共是两次道成肉身,而且两次道成肉身所作的工作都是来开展时代,都是作新的工作,两次道成肉身是互相补充的。用人的肉眼根本看不出两个肉身竟是一个源头,当然,这是人的肉眼所不能及的,也是人的思维所达不到的,但其实质原本就是一,因为他们作的工作的来源本是一灵。看两次道成肉身的源头是否是一,并不能根据肉身的出生年代、出生地点,或肉身的其他条件来决定,而是根据肉身所发表的神性的工作而决定的。耶稣作的工作在第二次道成肉身的工作中就丝毫不作,因为神每次作工并不是按部就班而是另辟蹊径。第二次道成肉身不是为了加深或巩固第一次肉身在人心中的印象,而是为了补充、完善第一次肉身在人心中的形像,是为了加深人对神的认识,也是为了打破人心中的一切规条,取缔人心中之神的错谬形像。可以说,哪一步神自己的工作都不能让人对他有完全的认识,只是有一部分,但并不完全。因着人的领受能力有限,虽然他将他全部的性情都发表出来,但人对他的认识仍是不全。神的所有性情是无法用人的言语尽都说透的,更何况仅一步作工怎么能将神尽都说透呢?肉身的作工有正常人性的掩盖,人只能从他的神性发表来认识他,并不能从他肉身的外壳来认识他。他来在肉身借着不同的作工来让人认识,他的每步作工都不相同,这样,人对他在肉身的作工才能认识全面,而不定规在一个范围之内。虽然两次道成肉身所作的工作并不相同,但肉身的实质是相同的,工作的源头是相同的,只不过两次道成肉身是为了作两步不同的工作,而且两次道成肉身是在两个时代产生的,但不管怎么样,神道成的肉身的实质是相同的,他们的来源是相同的,这是任何一个人都不能否定的。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神所在“肉身”的实质》

67 耶稣作了一步工作,只应验了“道与神同在”的实质,就是神的真理与神同在,神的灵与肉身同在,不可分割,即道成的肉身与神的灵同在,更能证明道成肉身的耶稣是神的第一次道成肉身。这一步作工正应验了“话成了肉身”这话的内涵之意,更进深了“道与神同在,道就是神”的内涵之意,而且将“太初有道”这话也让你认准。就是说,创世神就有话,神的话与神同在,不可分割,末了时代更显明他的话的威力与权柄,让人看见他的所有的道,就是听见他的所有的话,这是在末了时代作的工作。你得将这些认识透,不是你怎么认识肉身,而是你如何认识肉身与话、肉身与道,这是该作的见证,是所有的人该认识的。因为这是第二次道成肉身的工作,也就是末了一次的道成肉身,即完全了道成肉身的意义,将所有的神在肉身的工作尽都作透发表出来,结束神在肉身的时代。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实行(四)》

68 所谓“神”不仅是圣灵、那灵、七倍加强的灵、包罗万有的灵,而且还是人,是普通的人,极其平凡的人;不仅是男性,而且还是女性,相同的是都从人生,不同的是圣灵感孕与从人生但直接来源于灵;相同的是道成肉身的神都担任父神的工作,不同的是救赎与征服的工作;同样代表父神,一个是满了慈爱怜悯的救赎主,一个是满载烈怒、审判的公义的神;一个是开辟救赎工作的大元帅,一个是成全征服工作的公义的神;一个是开头,一个是结束;一个是无罪的肉身,一个是完成救赎的、作接续工作的、本不属罪的肉身;同样是一位灵,但是在不同的肉身中居住又出生在不同的地方,而且时隔几千年,但所作的工作又不相矛盾、相辅相成,可同时相提并论;同样是人,但是男婴又是童女。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论到“神”,你怎么认识》

69 神的实质是信实的,既说必作,既作必成,他是信实的,他对人所作的一切都是诚恳的,不是光说话,说付代价,他就实际地付代价,说担当人的苦,说代替人受痛苦,他就实际地体尝体尝,来在人中间生活感受这些痛苦,亲眼目睹这些痛苦之后,让全宇之上下的万物都说神作的都对、都公义,神作的都现实,这是一个有力的证据。另外,以后有美好归宿,剩存下来的人都得赞美神,赞美神作的对人确实是爱。他来人间不是随便走一趟,作作工说说话之后就走了,乃是实实际际地体尝人间痛苦,来在人间成为人,降卑为一个正常的人来体尝人间痛苦,这些痛苦都体尝完了之后他才走,神作的工作就这么现实,就这么实际,剩存下来的人都得以这个来赞美神,让人看见神对人的信实,看见神善良的一面。在道成肉身这方面的意义里能看见神美善的实质,他作哪件事都是诚恳的,说每一句话都是诚恳的,都是信实的,他要作的事实实际际地都作,要付代价也实实际际地付代价,不是光说话。神是公义的神,神是信实的神。

摘自《基督的座谈纪要·道成肉身的第二方面意义》

70 道成肉身的神之所以来在肉身完全是因着败坏的人的需要,是人的需要并不是神的需要,这一切的代价与痛苦都是为了人类,并不是为了神自己的利益,在神没有得失与报酬之说,他得到的并不是他后来收获的,而是他原来就该有的。他为人类作的一切、付出的一切代价并不是为了他能得到更多的报酬,他仅仅是为了人类。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败坏的人类更需要道成“肉身”的神的拯救》

71 为什么道成肉身?以前说过神是不惜一切代价拯救人类。道成肉身这就包含着所有的爱了,这就让你们看见人类悖逆神到极点,已不可挽救到这个地步了,神才不得已而道成肉身来为人类献身,神把所有的爱都献出来了,他如果不爱人类,他不可能道成肉身,神可以在天上打打雷,直接发出神的威严烈怒,人类就瘫倒在地了,用不着道成肉身花这么大功夫,付这么大代价,受这么大屈辱,这就是明显的例子。他宁可自己受苦、受屈、受弃绝、受逼迫来拯救人类,这样的环境他还来拯救人类,这不是爱吗?如果光有公义,对人类充满无限的恨,那他就不会道成肉身作工作,神可以等人类败坏到极限的时候将人灭绝就完事了。就是因为神爱人类,他对人类有极大的爱,他才道成肉身来拯救这些败坏到极点的人类。

摘自《基督的座谈纪要·神对人类真实的爱》

72 在国度时代,道成肉身的神说出话来征服所有信他的人,这就是“话在肉身显现”了,神在末世就是来作这个工作的,就是来完成“话在肉身显现”的实际意义。他只说话,很少有事实临及,这就是话在“肉身”显现的实质,道成肉身的神说出话来,这就是话在肉身显现,也就是“话”来在了“肉身”。“太初有道,道与神同在,道就是神,话成了肉身”,神在末世就要作成这个工作(话在肉身显现这个工作),这是整个经营计划当中最末了的一项,所以神非得来在地上,把他的话语都显明在肉身中。今天作的是什么,以后作的是什么,神成全的是什么,末了人的归宿,哪些人得救,哪些人归于灭亡等等,这些末了该作的工作都说清楚了,这些都是为成就“话在肉身显现”的实际意义的。以往颁布的行政、颁布的宪法,哪些人归于灭亡,哪些人进入安息,这话都得应验。道成肉身的神末世主要是完成这个工作,让人明白神预定的人归哪,没预定的人归哪,子民、众子如何划分,以色列怎么样,埃及怎么样,以后这些话都要一一成就。神的作工步伐加快,把每一个时代要作的,末世道成肉身的神要作的、要尽的职分,都以说话的方式向人公开,这些话都是为了完成“话在肉身显现”的实际意义的。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话语成就一切》

73 神来在地上主要是来成就“话成了肉身”这一事实的,就是让神的话从肉身中发出(不像旧约摩西时代,神直接从天发出声音),然后在千年国度时代一一应验,作成人眼见的事实,让人亲眼目睹一丝一毫不差,这是神道成肉身的极大的意义。就是借着肉身作成灵的工作,而且是借着话语,这就是“话成了肉身,话在肉身显现”的真正含义。……神要用话来征服全宇,不是借着道成的肉身,乃是借着道成肉身之神口中的发声来征服全宇上下之人,这才是“道”成了肉身,才是“话”在肉身显现。或许在人来看神未作多大工作,但神的话一发出人都会心服口服的,都会目瞪口呆的。因着无事实人都大吵大嚷,因着神的话人都捂口,神必作成这一事实,因这是神早已定好的计划,作成话来在地上这一事实。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千年国度已来到》

74 这次道成肉身作工在地上,亲自作工在人中间,所作的工作都是为了打败撒但,借着征服人来打败撒但,也借着把你们作成来打败撒但,你们作出响亮的见证,这也是打败撒但的标志。人首先被征服最后彻底被成全这都是为了打败撒但,但实质上是在打败撒但的同时来拯救全人类脱离这虚空的苦海,不论是作全宇的工作或在中国作的工作都为了打败撒但,来拯救全人类进入安息之地。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恢复人的正常生活将人带入美好的归宿之中》

75 神从正面引导人,他的生命是活水,无限无量。撒但败坏人败坏到一个地步,最终,生命活水将人作成,撒但无法插手作工,这样,神就能把这些人完全得着了。撒但现在还不服气,一直跟神比试高低,但神并不搭理它,他说过:我必胜过撒但的一切黑暗势力,胜过一切黑暗权势。这就是现在在肉身中要作的工作,也是道成肉身的意义,就是来完成末了一步打败撒但的工作,把所有属撒但的东西都灭绝。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你当知道全人类是如何发展到今天的》

76 他在肉身中作工使人所得到的东西远远超过人对他正常人性所存观念的十倍、几十倍,而这些观念到最终都会被他作的工作淹没,工作达到的果效即人对他的认识远远超过对他的观念的数量。他在肉身中的工作是不可想象的,也是不可估量的,因为他的肉身并不是与任何一个属肉体的人一样的肉身,外壳虽相同但实质并不一样。因着他的肉身使人对神产生许许多多的观念,但他的肉身也能让人得着许许多多的认识,甚至他的肉身能征服任何一个与他有相似外壳的人,因他并不仅仅是一个人,而是有人外壳的神,没有人能完全测透他,也没有一个人能完全了解他。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败坏的人类更需要道成“肉身”的神的拯救》

77 基督来在地上虽能代表神自己作工,但他来在地上的目的并不是来让人都看见他肉身的形像,他不是让人都来见识他的,而是让人能有他亲自的带领,从而进入新的时代。基督肉身的功能就是为了神自己的工作,也就是为了神在肉身中的工作,并不是为了让人完全了解他肉身的实质。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基督的实质是顺服天父的旨意》

78 神的形像向人公开不是借着道成肉身的形像而公开的,而是借着道成肉身的有形有像的神所作的工来公开的,以他(她)作的工来向人显明他的形像,来公开他的性情,这才是他道成肉身所要作的工作的意义。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道成肉身的奥秘(二)》

79 向万人显现的只是他的公义的性情与他的所有作为,并不是他所道成的两次肉身的形像,因为神的形像只能用他的性情来显明,并不能用道成肉身的形像来代替。……向万人显现的是神的公义、神的全部性情,并不是神两次道成肉身的形像向人显现,不是仅一个形像向人显现,也不是两次的形像综合起来向人显现。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道成肉身的奥秘(二)》

80 道成肉身的神结束了“只有耶和华的背影向人类显现”的时代,也结束了人类信仰渺茫神的时代。尤其是最后一次道成肉身的神的作工把全人类都带入了一个更现实、更实际、更美好的时代。不仅结束了律法、规条的时代,更重要的是,将实际的正常的神,将公义的圣洁的神,将打开经营计划工作的、展示人类奥秘与归宿的神,将创造人类的、结束经营工作的神,将隐秘了几千年的神向人类公开,彻底结束了渺茫的时代,结束了全人类欲寻求神面却不能的时代,结束了全人类事奉撒但的时代,将全人类完全带入了一个崭新的时代,这些工作都是肉身中的神取代神的灵作工的成果。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败坏的人类更需要道成“肉身”的神的拯救》

81 正因为神道成肉身作工,神就成了有形有像、人可以摸得着可以看得见的肉身,并不是无形无像的灵,而是一个人可以接触、可以看得见的肉身,而人信的神大多数都是无形无像的、但又是有自由形像的一个非肉身的神。这样,道成肉身的神就成了大多数信神之人的仇敌,同样,那些不能接受神道成肉身这一事实的人就成了神的对头。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败坏的人类更需要道成“肉身”的神的拯救》

82 尽管因着这一肉身大多数人都成了神的仇敌,但是当这一肉身将他的工作都结束之际,那些与他敌对的人不仅不再是他的仇敌,反而成了他的见证人,成了被他征服的见证人,成了与他相合、与他难分难舍的见证人。他会让人知道肉身所作工作对人的重要性,人会知道这一肉身对人的生存意义的重要性,人也会知道肉身对人生命长进的实际价值,更会知道就这一肉身竟会成为人难以离开的生命活泉。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败坏的人类更需要道成“肉身”的神的拯救》

83 肉身中的神是人可以看得见、摸得着的,在肉身中的神能将人彻底征服。人对肉身中的神由抵挡到顺服,由逼迫到接受,由观念到认识,由弃绝到爱,这就是道成肉身的神的作工果效。人都是借着接受他的审判才得以被拯救的,都是借着他口中的话才逐步认识他的,都是在抵挡的过程中被他征服的,也都是在接受他刑罚的过程中而得着他的生命供应的,这一切的工作都是在肉身中的神作的工作,并不是神以灵的身份作的工作。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败坏的人类更需要道成“肉身”的神的拯救》

84 这个肉身之所以能作到人作不到的工作,就是因为他的内里实质并不同于任何一个人,他能拯救人是因为他的身份并不同于任何一个人。这个肉身之所以对人类太重要,是因为他是人,更是神,因为他能作一个平凡的肉身中的人作不了的工作,因为他能拯救与他一同生活在地上的败坏的人。同样是人,道成肉身的神对人类来说则比任何一个有价值的人更为重要,就是因为他能作神的灵作不了的工作,他比神的灵更能作神自己的见证,他比神的灵更能彻底得着人类,因此这个肉身虽普通正常,但说起他对人类的贡献、对人类生存的意义那就宝贝多了,这个肉身的实际价值与意义是任何一个人都不可估量的。肉身虽然不能直接毁灭撒但,但他能以作工的方式来征服人类、打败撒但,使撒但彻底服在他的权下。正因为神道成肉身,所以他能将撒但打败,也能拯救人类。他不直接毁灭撒但,而是道成肉身来作工征服撒但败坏的人类,这样能更好地在受造之物中间作他自己的见证,也能更好地拯救被败坏的人。神道成的肉身打败撒但比神的灵直接毁灭撒但更有见证、更有说服力。肉身中的神更有利于人对造物主的认识,更能在受造之物中作他的见证。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败坏的人类更需要道成“肉身”的神的拯救》

85 这次神来作工不是灵体而是很普通的身体,而且是神第二次道成肉身的身体,也是神重返肉身的身体,是一个很普通的肉身,你从他身上看不出与众不同的地方,但你能从他得着你从未听过的真理。就这样一个小小的肉身就是神所有真理的言语的化身,是神末世工作的承担者,也是人认识神全部性情的发表。你不是很想看看天上的神吗?你不是很想了解天上的神吗?你不是很想看看人类的归宿吗?他会告诉你这一切从未有人能告诉你的秘密,他还会将你所不明白的真理告诉给你的。他是你进入国度的大门,也是你进入新时代的向导。这样一个普通的肉身有很多人所不能测透的奥秘,他的所作所为能使你测度不透,但他所作工作的一切目标使你足以看见他并不是一个人所认为的简单的肉身。因为他代表神在末世的心意,他代表神在末世对人类的顾念。虽然你不能听见他的说话犹如惊天动地一般,虽然你不能看见他的双眼犹如火焰,虽然你不能受到他铁杖的管制,但你能从他的说话中听见神在发怒,又知道神在怜悯人类,看见神的公义性情,看见神的智慧所在,更领略神对全人类的顾念之情。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你知道吗?神在人中间作了很大的事》

86 神在末后作的工作就是让人能在地上看见天上的神在人中间生活,让人能认识神、顺服神、敬畏神、爱神,所以他才第二次重返肉身。虽然人今天所看见的是与人一样的神,人看见的是有鼻子有眼睛的神,看见的是一个很不起眼的神,但到最终神要让你们看见没有这个人的存在天地都要巨变,没有这个人的存在天上要昏暗,地上要混沌,人类都要活在饥荒瘟疫之中。让你们看见没有末世道成肉身的神来拯救你们,那神就早已将人都毁灭在地狱之中了,没有这个肉身的存在你们将是永远的罪魁,将是永远的尸体。你们应该知道没有这个肉身的存在整个人类都难以逃避一场大的浩劫,难以逃避末世神对人类的更重的惩罚。没有这个普通的肉身的降生你们都求生不得求死也不能,没有这个肉身的存活那你们今天就不能得着真理来到神的宝座前了,反而都因着罪孽深重而受到神的惩罚了。你们知道吗?若不是神重返肉身那任何一个人都没有机会蒙拯救了,而且若不是这个肉身的来到神早已将旧的时代结束了。这样,你们还能拒绝神的第二次道成肉身吗?既然这个普通的人对你们这么有益处,那你们何乐而不为呢?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你知道吗?神在人中间作了很大的事》

87 你们能有今天都是因着这个肉身而有的。你们是因着神在肉身中活着而得着了存活的机会,这一切的福气都是因着这个普通的人而得着的。不仅如此,最终万国都要敬拜这个普通的人,都要感谢这个小小的人,都要顺服这个小小的人。因为是他带来的真理、生命、道路拯救了全人类,缓解了人与神的矛盾,缩短了神与人的距离,沟通了神与人的心思,也是他为神得着了更大的荣耀,这样的一个普通的人不值得你相信、不值得你仰慕吗?这样的一个普通的肉身不配称为基督吗?这样的一个普通的人不能成为神在人中间的发表吗?这样的一个使人免去了灾难的人不值得你们爱恋、不值得你们挽留吗?你们若弃绝他口中发表的真理,又讨厌他在你们中间生存,那你们的下场会是什么呢?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你知道吗?神在人中间作了很大的事》

88 神在末世的工作都是凭借着这个普通的人,他会赐给你一切,他更能决定你的一切,这样一个人能是你们所认为的简单得不值得一提的人吗?他的真理不够使你们心服口服?他的作为不能使你们眼服?还是他所带领的道路不值得你们去走?到底是哪一样能使你们对他反感又对他弃绝、回避呢?发表真理的是这个人,供应真理的也是这个人,使你们有路可行的也是这个人,你们难道还不能从这些真理中间寻找神作工的踪迹吗?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你知道吗?神在人中间作了很大的事》

89 没有耶稣的作工人类不能从十字架上下来,但没有今天的道成肉身,从十字架上下来的人永远得不着神的称许,永远不能进入新的时代,没有这样一个普通的人的来到,你们就永远没有机会、没有资格看见神的本来面目,因为你们都是早该灭亡的对象。因着神第二次道成的肉身的来到,神宽恕了你们,神怜悯了你们,不管怎么样我最终要告诉你们的还是那一句话:道成肉身的这个普通的人对你们至关重要,这就是神已在人中间作过的很大的事。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你知道吗?神在人中间作了很大的事》

90 他为我们呕心沥血,他为我们寝食难安,他为我们哭泣,他为我们叹息,他为我们病中呻吟,为着我们的归宿,为着我们的蒙拯救,他忍受着屈辱,我们的麻木、我们的悖逆让他的心在流泪流血。这样的所是所有是一个普通人所没有的,也是任何一个败坏的人所不具备,也达不到的。他有常人没有的宽容、忍耐,他的爱是任何一个受造之物所不具备的。除了他,没有人能知道我们的所思所想,没有人能对我们的本性、实质了如指掌,没有人能审判人类的悖逆、人类的败坏,也没有人能代表天上的神与我们如此说话,对我们如此作工;除了他,没有人具备神的权柄、神的智慧、神的尊严,神的性情与神的所有所是在他身上发表无遗;除了他,再没有人能指给我们道路,带给我们光明;除了他,没有人能揭示神从创世到如今还未公开的奥秘;除了他,没有人能拯救我们脱离撒但的捆绑,脱离败坏性情。他代表神,他发表着神的心声、神的嘱托、神对全人类的审判之语。他开辟了新时代、新纪元,带来了新天新地、新作工,给我们带来了希望,结束了我们渺茫中度日的生活,让我们全人彻彻底底地看到了蒙拯救的路,他征服了我们全人,得着了我们的心。从那一刻开始,我们的心有了知觉,我们的灵似乎也复苏了:这个普通的人,这个小小的人,这个生活在我们中间,被我们弃绝了许久的人不正是我们朝思夜想、日夜盼望的主耶稣吗?是他!就是他!他就是我们的神!他就是真理、道路、生命!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在神的审判、刑罚中看见神的显现》

  • 话在肉身显现

    话在肉身显现(续编)

    末世基督的发表(选编)

    神的羊听神的声音(初信必读)

    末世基督经典话语

    国度福音全能神经典话语(选编)

    神三步作工的纪实精选

    见证神的二十项真理

    考察真道一百题问答

    国度福音经典答题(选编)

    跟随羔羊唱新歌

    听神声音看见神显现

    得胜者的见证

    基督台前的审判——生命经历的见证

    如何识破撒但的诡计

    我是怎么被神话语征服的

    圣灵引导人归向全能神的见证

    正义与邪恶的较量

    抵挡全能神遭惩罚的典型事例

    经历基督话语审判刑罚的见证

    神隐秘降临作工的见证汇编

    办事有原则的实行操练

    实行真理的操练

    生命进入的交通讲道经典选段

    讲道供应文选

    事奉之路

    分享至
    00:00:00
    00:0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