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 摩押后代的试炼

中国黑龙江 专一

全能神说:“今天所作的这一切的工作都是为了让人能够得洁净,让人能够有变化,借着话语的审判刑罚,借着熬炼,脱去败坏得着洁净。这步工作与其说是拯救的工作,倒不如说是洁净的工作。实际上,这步也是征服的工作,也是第二步拯救的工作。人被神得着是借着话语的审判刑罚达到的,借着话语熬炼、审判、揭示,把人心里所存的那些杂质、观念、存心或者个人的盼望都给显明出来了。(摘自《话在肉身显现·道成肉身的奥秘 四》)今天在这摩押后代的身上作工作,就是把落在最黑暗当中的人拯救回来,这些人虽然遭咒诅了,但是神愿意从这些人身上得着荣耀,因为起初这些人都是心中无神的人,把心中无神的人作到顺服神、爱神这个地步,才是真正的征服,这样的作工果效最有价值,最有说服力,这才是得着荣耀了,这就是神末世要得着的荣耀。虽然这些人地位低下,但今天能得着这么大的救恩实在是神高抬,这工作太有意义,是借着审判来得着这些人,并不是有意来惩罚这些人,而是来拯救这些人。如果末世还在以色列作征服的工作,这就没什么价值了,即使达到果效了也没什么价值,没太大的意义,不能得着所有的荣耀。(摘自《话在肉身显现·拯救摩押后代的意义》)读了神的话,我就想起二十多年前在摩押后代的试炼中那段难忘的经历。

记得那是1993年,全能神发表了《征服工作的内幕 二》还有《人的实质与人的身份》这两篇话语,揭示中国神选民都是摩押的后代。当时,我看到神的话说:“摩押的后代是世界当中最低贱的人,有的人说,含的后代不是最低贱的人吗?大红龙的子孙与含的后代代表意义不相同,含的后代又是一回事,他们不管怎么被咒诅仍属于挪亚的后代,摩押不是从正根上来的,是从淫乱来的,这里面有区别。(摘自《话在肉身显现·征服工作的内幕 二》)我拯救的是早已被我预定、曾经我救赎的人类,而你们本是破例放在人类当中的可怜的灵魂,要知道你们本不属大卫家,也不属于雅各家,而是属于摩押家族中的,是外邦家族中的成员。因我未与你们立约,而只是在你们中间作工说话带领你们,我的血并未为你们而流过,仅仅是为了我的见证而作工在你们中间,你们不曾晓得吗?(摘自《话在肉身显现·人的实质与人的身份》)读完神的话,我特别诧异,“我们是摩押的后代?这是真的吗?摩押可是罗得和他女儿生的,是从淫乱来的,不是从正根上来的,我们咋能是他的后代?以往信主时常说,我们是以色列的后裔、雅各家的后代,神怎么说我们是摩押的后代呢?”我实在接受不了,可又一想,“神的话都是真理,神揭示的都是事实,是不会有错的!唉!我咋是摩押的后代,咋就生在中国了呢?本以为自己最先经历神的审判刑罚,是神末世作工第一批审判洁净的对象,是神在灾前要作成的得胜者、模型标本,那身份、地位肯定比各国的神选民都高。没想到现在却成了摩押的后代,遭神咒诅不说,还是从淫乱来的,身份地位在整个人类中是最低下、最卑贱的,这要让外邦人知道该咋看我呢?家里不信的人又会咋说呀?信神撇家舍业、受苦花费,到最后就得了个摩押后代的身份,太羞辱、太丢人了,唉,真是哑巴吃黄连——有苦难言哪!”那个时候,只要一想到自己是摩押的后代,是从淫乱来的,就感觉羞耻,没脸见人,好多天都不想出门,吃不下饭、睡不着觉,里里外外的家务活也没心思打理,在心里一个劲儿埋怨:“我咋能是摩押的后代呢?我的出身、身份咋就这么低贱呢?”当时的我就像是一个在富贵家庭里长大的孩子,感觉出身高贵,特别自豪,可突然有一天得知自己是被捡来的,根本就不属于这个家族,里面那种悲伤、无奈、失落交织在一起,根本就接受不了这个事实,里面有许多的不满,还消极误解,认为自己是摩押的后代,是遭神咒诅的,神肯定不拯救了。我越想越觉得委屈,心里就像压了块大石头一样,憋闷得喘不过气,只好一个人躲进卫生间里偷偷流泪。那时候,大家心里都很痛苦,有的人一提摩押后代就抹眼泪。

就在我们痛苦煎熬时,全能神发表了《拯救摩押后代的意义》这篇话语,揭示了我们的情形,也把神的心意告诉给我们。神的话说:“刚开始给你们子民的地位你们都蹦起来了,比谁都蹦得欢,一说是摩押的后代,怎么样?都倒了吧!你们的身量在哪儿?你们的地位观念太重!……你们受了什么苦竟这样地委屈?你们认为神把你们折腾到一个地步神就高兴了,好像神是来有意定你们罪的,给你们定罪,再把你们灭了,他的工作就结束了。我那么说了吗?这不就是因为你们的瞎眼吗?是你们自己不争气还是我有意定你们的罪?我什么时候也没那么作,那是你们自己想出来的,我根本没那么作工作,我也没那个意思,要真想灭你们我还用受这么大的苦吗?若真想灭你们还用苦口婆心地跟你们这么说话吗?我的心意是:什么时候把你们这些人拯救出来我什么时候安息。越是低贱的人越是我拯救的对象,你们越能积极进入我越高兴,你们越趴下我越难受。你们总想大摇大摆地登宝座,告诉你们,这不是拯救你们脱离污秽的路,登宝座的幻想不能把你们成全,这不现实。(摘自《话在肉身显现·拯救摩押后代的意义》)看了神的话,我心里特别受责备。想到之前神把我们转为国度子民,还说要把我们作成得胜者、模型标本,我就狂起来了,不知道自己半斤八两,就认为我最先接受神的审判刑罚,属于第一批被神成全的人,身份、地位肯定比各国神选民都高,就洋洋自得,欣赏自己。当神揭示我们是摩押的后代,我看见自己出身低贱、地位低下,而且是被神咒诅的,就认为神肯定不拯救我了,消极得爬不起来。我的地位心实在太重,身量太小了。其实,神虽然揭示我们是摩押的后代,但神并没有说不拯救我们了,神仍然道成肉身降生在大红龙国家,发表真理审判刑罚、浇灌供应我们,使我们这些最污秽、最低贱的人有机会蒙神拯救,这里面饱含着神多少良苦用心啊!我却不明白神的心意,认为自己是摩押的后代,这么污秽败坏,神最恨恶、厌憎,肯定不能蒙拯救了,就活在消极中误解埋怨神,跟神讲理对抗,我真是不可理喻啊!紧接着,我又看到神的话说:“不说你们是摩押的后代,就你们的本性、你们的出生地点就是最高级的了吗?不说你们是摩押的后代,你们不也是地地道道的摩押的子孙吗?事实的真相还能改变吗?今天揭露你们的本性是委屈事实的真相了吗?看看你们的奴隶性,看看你们的生活,看看你们的人格,你们不知道你们是最低贱的下等人类吗?还有什么可夸的?看看你们所处的社会地位,你们不是社会中最下层的人吗?你们以为是我说错了吗?亚伯拉罕献以撒,你们献过什么?约伯献所有,你们献过什么?多少人为寻求真道而献身,抛头颅,洒热血,你们付过这代价吗?你们与这些人相比根本就没资格享受这么大的恩典,今天说你们是摩押的后代就委屈你们了?别把自己看得太高了,你没有什么可夸的,这么大的救恩、这么大的恩典白白地赐给你们,你们什么都没献上,而是白白享受恩典,你们就不觉得惭愧吗?(摘自《话在肉身显现·拯救摩押后代的意义》)神的问话一句句敲打在我的心上,我特别蒙羞、惭愧。想到历代的圣徒他们对神有忠心、有顺服,临到大的试炼也不埋怨神,站住了见证,蒙神称许祝福。就像亚伯拉罕听从神的吩咐,把他最心爱的儿子以撒献上给神,他不跟神讲任何条件、理由,而是绝对地顺服;还有约伯,临到那么大的试炼,失去了万贯家产和满堂儿女,自己也浑身长毒疮,他还赞美神,说“赏赐的是耶和华,收取的也是耶和华;耶和华的名是应当称颂的”(伯1:21)。而我呢,我生在大红龙国家,从小就接受无神论、进化论还有唯物论的教育,根本就不知道有神,更不知道怎么敬拜神,信神也是为了得到神的恩典祝福,为了以后能进天国有个好归宿,临到试炼没有地位、得不到福分,就误解埋怨,跟神消极对抗,对神根本没有真实的顺服,没有把神当神待。信神这些年,我白白享受着神话语的供应,享受着神的一步步作工带领,不但没尽好本分还报神爱,还给神的都是误解埋怨、悖逆抵挡,这哪是信神的人哪!就这样我还把自己当成是神眼中的瞳人,是神看重的对象,身份、地位高于各国的神选民,最有资格得到神的赏赐、祝福,我真是狂妄得不知道天高地厚,太没有自知之明!如果神不把我的败坏与低贱的身世揭示出来,我还认为“我是雅各十二支派的,是以色列的后裔,大卫的后代”,真是不知羞耻啊!现在我知道自己的身份、地位,能低调一些了,不再像以往那么张狂,在神面前有点理智了,这是神对我的拯救啊。我不该对神存有什么奢侈的欲望、要求,就是到最终真的没有结局归宿了,我也应顺服神的摆布,赞美神的公义。

后来,我又看了一些神的话,对神在摩押后代身上作工的意义明白了一些。神的话是这样说的:“今天在这摩押后代的身上作工作,就是把落在最黑暗当中的人拯救回来,这些人虽然遭咒诅了,但是神愿意从这些人身上得着荣耀,因为起初这些人都是心中无神的人,把心中无神的人作到顺服神、爱神这个地步,才是真正的征服,这样的作工果效最有价值,最有说服力,这才是得着荣耀了,这就是神末世要得着的荣耀。虽然这些人地位低下,但今天能得着这么大的救恩实在是神高抬,这工作太有意义,是借着审判来得着这些人,并不是有意来惩罚这些人,而是来拯救这些人。如果末世还在以色列作征服的工作,这就没什么价值了,即使达到果效了也没什么价值,没太大的意义,不能得着所有的荣耀。……今天在你们这摩押的后代身上作工并不是有意侮辱你们,乃是为了显明作工的意义,是对你们极大的高抬,如果是有理智的人、有看见的人,他会说:我是摩押的后代,今天能得着神这么大的高抬,这么大的祝福,我真是不配,就我所做的、所说的,就我这个人的身份、身价,我根本就不配得神这么大的祝福。以色列人多爱神,他们享受神的恩典那是神赐给他们的,但他们的身份比我们高多了,亚伯拉罕对耶和华多么忠心,彼得对耶稣多么忠心,他们的忠心大过我们忠心的百倍,按我们所行的根本不配享受神的恩典。(摘自《话在肉身显现·拯救摩押后代的意义》)摩押的后代是经咒诅的,而且又生在这落后的国家里,无疑摩押后代是黑暗权势下地位最低的一类人。因着这些人以前的地位最低下,所以说作在这些人身上的工作是最打破人观念的工作,也是对整个六千年的经营计划最有益处的工作。把工作作在这些人身上最能打破人的观念,以这个开展时代,以这个打破一切人的观念,以这个来结束整个恩典时代的工作。起初作工作是在犹太,是在以色列范围以内作,根本没在外邦之中作开展时代的工作,最后一步工作不仅是作在外邦人身上,更是作在被咒诅过的人身上,就这一条是最能羞辱撒但的证据,从而神便成了全宇之下所有受造之物的神,成了万物的主,是所有有生机之物敬拜的对象。(摘自《话在肉身显现·神是所有受造之物的主》)以往在我的观念中认为,神拯救的对象应该都是神预定的,是神的选民,中国人是摩押的后代,身份、地位最低下,是最不承认神、最抵挡神的人,是被神咒诅、弃绝的对象,神肯定不拯救了。可神却没有这样作,神没有因着我们身份低贱嫌弃我们,也没有因着我们污秽败坏放弃对我们的拯救,而是亲自道成肉身忍受着天大的屈辱、痛苦,在我们这班摩押的后代身上作工,一次次地用话语审判刑罚、试炼熬炼,都是为了洁净、拯救我们,看到神的爱太伟大了。就像主耶稣与罪人同坐席一样,我们越是污秽、低贱,越看到神的拯救、神的爱太大了。最终,神要将我们这些败坏最深、最污秽低贱的人从撒但的权势下彻底拯救出来,成为神荣耀的见证,这最能羞辱撒但。这都是神在摩押后代身上作工的意义。另外,神末世在摩押的后代身上作工,也打破了我们所有人的观念,让我们看到神不单单是以色列人的神,神是所有受造之物的神。神不看我们的出身如何,不看我们是哪个邦族,不管是以色列人还是摩押的后代,不管是蒙神祝福的还是遭神咒诅的,只要是受造之物,只要追求真理,顺服神的作工,都是神拯救的对象。神对每一个受造之物都是公平、公义的,神给每一个人都有蒙拯救的机会。我越揣摩神的话越感到神在摩押后代身上作工的意义太大了,神对败坏人类的爱与拯救太真实了。可惜我素质太差,对神作工的认识太有限,只能谈一点自己的感受认识,不能把神见证好,实在亏欠神太多。

现在回过头来想想,经历摩押后代的试炼,当时是受了一些苦,但却让我认识了自己的身份、身价,对神拯救人的工作、对神的公义性情也有了一些认识,不再那么张狂、洋洋自得了,就觉得自己这么低贱败坏,不配神这样的爱与拯救,不敢再对神有什么奢侈要求了,不管神怎么对待、怎么摆布安排,都愿接受顺服,老老实实接受神话语的审判刑罚,追求生命性情变化,就是摩押后代也要追求真理,为神作见证。正如诗歌里唱的:“虽然我们不是以色列民,我们是被弃绝的摩押的后代,我们也不是彼得,也不够那个素质,也不是约伯,就保罗为神受苦、花费的心志我们都够不上,我们太落后,所以说我们不够那个资格来享受神的祝福。但是今天既然神高抬了我们,我们就得满足神,虽然我们不够那个素质、那个条件,但是我们愿意满足神,我们有这个心志。我们是摩押的后代,是遭咒诅的,这是命定好的,这没法改变,但就我们的活出、我们的认识可以改变,我们有心志满足神。(摘自《跟随羔羊唱新歌·摩押后代该有的心志》)

上一篇: 3 衬托物的试炼

下一篇: 5 因“祸”得“福”

基督徒如何才能摆脱罪的捆绑,得着洁净?欢迎联系我们,帮你找到路途。

相关内容

1 在中共监狱的日日夜夜

在撒但黑暗魔狱的反面衬托下,只有神才是真理、道路、生命,只有神才是最高权柄的象征,是正义的象征,是一切敌势力与黑暗所不能压倒与侵害的象征,只有神在主宰一切、摆布一切,在以他的大能和智慧带领着我一步步胜过群魔的围攻,胜过肉体的软弱、死亡的辖制,使我在这黑暗魔窟中顽强地活着。揣摩着神的爱与拯救,我的心倍受鼓舞,立定心志与撒但争战到底,即使把牢底坐穿也得站住见证满足神。

27 患难激发了我爱神的心

神的话给了我力量,也给我指明了实行的路——追求爱神、把心归给神!此时我心里顿时明如水晶:今天神允许这样的苦难临到我,不是为了折磨我、故意让我受苦,而是让我在这样的环境中操练把心归向神,能够不受撒但黑暗势力的辖制,心仍能亲近神、爱神,无论何时都不发怨言,接受顺服神的摆布安排。想到这我不再害怕了,不管撒但怎么对待我,我只管把自己交给神,尽其所能地追求爱神、满足神,绝不向撒但低头。

7 无法抹去的烙印

中国内蒙古 赵亮 十九岁那年,我因为信神被共产党抓捕,警察为了逼我放弃信仰,出卖弟兄姊妹,对我酷刑折磨、洗脑转化六十天。那次经历深深地烙在我的心里,让我终生难忘。 记得那天早上我去聚会,快到聚会点,发现附近有三辆汽车,我心里有些不踏实,平时也没停这么多车啊?到聚会点不一会儿,就有…

13 狱中的花季

人都说花季雨季是人生中最灿烂、最纯真的时光,也许很多人的花季雨季都充满了美好的回忆,可是,令我自己都没有想到的是,我的花季年华却是在监狱中度过的,也许你会投来异样的目光,但是我不遗憾。虽然在狱中度过的花季充满了苦涩、充满了泪水,但却是我生命中一份最珍贵的礼物,我从中收获了很多。

设置

  • 文本设置
  • 主题背景

纯色背景

主题背景

字体设置

字号调整

行距调整

行距

页面宽度

目录

搜索

  • 本篇搜索
  • 本书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