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能神教会App

聆听神的声音,喜迎主耶稣重归!

末世基督的发表(选编)

风景图
末世基督的发表(选编)

选择分类

Recital-daily-words-of-God0917
每日神话
Recital-latest-expression
全能神的发表(认识神之路)
Recital-god-word-selected-passages
经典神话语

在肉身作的工作最有意义,这是根据工作而言的,最终结束工作的是道成肉身的神,并不是灵。有些人还认为神说不定什么时候来在地上向人显现,亲自审判全人类,一个一个过关,谁也别想落下,有这种想法的人是对这步道成肉身的工作没有认识的人。神审判人不是一个一个地审判,不是一个一个地过关,这样作并不叫审判工作。所有人类的败坏不都一样吗?人的实质不都一样吗?审判的是人类败坏的实质,是撒但败坏人的实质,是审判人的所有罪孽,并不是审判人身上小来小去的毛病。审判的工作是有代表性的,不是专为某一个人而作的工作,而是借着审判一部分人来代表审判全人类的工作。肉身作的工作是借着在一部分人身上的亲自作工来代表全人类的工作,之后再逐步扩展。审判工作也是如此,不是审判某一类人或某一部分人,而是审判全人类的不义,例如人抵挡神、不敬畏神、搅扰神的工作等等。审判的是人类抵挡神的实质,这个审判的工作就是末世的征服工作。人所看见的道成肉身的神的作工、说话,就是以往人观念中的末世白色大宝座前的审判的工作,现在道成肉身的神所作的工作也正是白色大宝座前的审判。今天道成肉身的神,就是末世审判全人类的神,这个肉身与肉身的作工、说话、所有性情是他的全部。虽然肉身作的工作范围是有限的,不是直接涉及全宇的,但就审判工作的实质则都是直接审判全人类的,并不单单为了中国,也不仅仅是为了几个人而展开审判的工作。在肉身的神作工期间,虽然作工范围不能涉及全宇,但他作的是代表全宇的工作,而且在他将他肉身作工范围的工作结束以后,他就立即将此工作扩展全宇各地,就如耶稣复活升天以后福音扩展全宇各地一样。不管是灵的作工还是肉身的作工都是作在有限的范围中却代表全宇。末世的工作是以道成肉身的身份出现来作工作的,那肉身中的神就是白色大宝座前审判人的神,不管他是灵还是肉身,总之作审判工作的那就是末世要审判人类的神,这是根据他的作工而定的,并不是根据外貌或其他几方面确定的。尽管人对这一说法存有观念,但道成肉身的神审判、征服全人类这一事实是谁也否认不了的,不管人如何评价,事实总归是事实,谁也不能说“工作是神作的,但肉身不是神”,这是错谬的说法,因为这工作是非肉身的神以外的人能作到的。既然工作已经作完,在这工作以后就不会再出现第二次神审判人的工作了,第二次道成肉身已将整个经营的工作全部收尾,不会再有第四步作工了。因为审判的是被败坏的人,是属肉体的人,并不是直接审判撒但的灵,所以审判的工作不是在灵界进行,而是在人中间进行。对于审判人肉体败坏的工作,只有肉身中的神最适合作,只有肉身中的神最有资格作,若是神的灵直接审判那就不能面面俱到,而且人也难以接受,因为灵不能与人面对面,就这一点就不能达到立竿见影的果效了,更不能让人更透亮地看见神的不可触犯的性情。只有在肉身中的神审判人类的败坏才是彻底打败撒但,同样是有正常人性的人,在肉身中的神能直接审判人的不义,这是他本来就圣洁的标志,也是他与众不同的标志,只有神能有资格、有条件审判人,因为他有真理,他有公义,所以他能审判人,没真理、没公义的人是不配审判别人的。若是神的灵作这个工作那就不是战胜撒但了,灵本来就比肉体凡胎高大,神的灵本来就是圣洁的,他本来就是胜过肉体的,灵直接作这个工作并不能审判人的全部悖逆,也不能显明人的一切不义,因为审判工作也是借着人对神的观念而作的,而人对灵本来就没有观念,所以灵不能更好地显明人的不义,更不能透彻地揭示人的不义。道成肉身的神是不认识他的所有人的仇敌,借着审判人对他的观念与抵挡就将人类的悖逆都揭示出来了,肉身作的工作比灵作的工作达到的果效更明显。所以,审判全人类的不是灵直接作而是道成肉身的神来作工。肉身中的神是人可以看得见、摸得着的,在肉身中的神能将人彻底征服。人对肉身中的神由抵挡到顺服,由逼迫到接受,由观念到认识,由弃绝到爱,这就是道成肉身的神的作工果效。人都是借着接受他的审判才得以被拯救的,都是借着他口中的话才逐步认识他的,都是在抵挡的过程中被他征服的,也都是在接受他刑罚的过程中而得着他的生命供应的,这一切的工作都是在肉身中的神作的工作,并不是神以灵的身份作的工作。神道成肉身所作的工作这是最大的工作,是最深奥的工作,三步作工的关键就在乎这两步道成肉身的工作。道成肉身作工拦阻太大,因为人败坏至深,尤其末世在这些人身上作的工作更是相当困难,外界环境的恶劣,各种人的素质又相当差,但到工作终止时还是达到了应有的果效,而且一点不差,这是肉身作工的果效,这个果效比灵作工更有说服力。三步作工的终止是在肉身中结束的,而且必须是道成肉身的神来结束。最重要、最关键的工作都是在肉身作,而且拯救人又务必得肉身来亲自作,尽管人类都感觉肉身中的神似乎与人无关,但事实上就这个肉身关乎到了全人类的命运,关乎到全人类的生存。

神作哪一步工作都是为了全人类,他作的工作都是面向全人类的,即使是在肉身中的作工也是面向全人类的,他是整个人类的神,是所有受造之物与非受造之物的神。在肉身中的作工虽是在有限的范围中,作工的对象也是有限的,但他每次道成肉身作工时选择的作工对象都是极有代表性的,并不是选择一批“简单、平凡”的人作工,而是选择一批能做他在肉身中作工的代表作为他作工的对象。这一班人是因着他在肉身中的作工范围有限而才选择的,是专为他所道成的肉身而预备的,也是为他在肉身中的作工而特选的。选择作工对象也是有原则的,不是无根无据的,作工的对象必须是对在肉身中的神的作工有益处的,是能代表全人类的。就如:犹太人能代表全人类接受耶稣的亲自救赎,中国人能代表全人类接受道成肉身的神的亲自征服;犹太人代表全人类是有根据的,而中国人代表全人类接受神的亲自征服也是有根据的;在犹太人中间作救赎的工作最能显明救赎的意义,在中国人中间作征服的工作最能显明征服工作的彻底与成功。在肉身中作工、说话看上去只是针对一小部分人,其实是在这一小部分人中间作全宇的工作,面向全人类说话,当他在肉身中的工作结束之后,那些跟随他的人就开始扩展神在他们中间的工作。在肉身中作工的最长之处就是能给跟随他的人留下准确的说话,留下准确的嘱咐,留下他对人类准确的心意,之后跟随他的人才能更准确、更实际地将他在肉身中的全部工作与他对全人类的心意传给每一个接受此道的人。在肉身中的神作工在人中间才真正实现了神与人同在、同生活的事实,实现了人都看见神的面、看见神的作工、听见神的亲口说话这个愿望。道成肉身的神结束了“只有耶和华的背影向人类显现”的时代,也结束了人类信仰渺茫神的时代,尤其是最后一次道成肉身的神的作工把全人类都带入了一个更现实、更实际、更美好的时代,不仅结束了律法、规条的时代,更重要的是,将实际的正常的神,将公义的圣洁的神,将打开经营计划工作的、展示人类奥秘与归宿的神,将创造人类的、结束经营工作的神,将隐秘了几千年的神向人类公开,彻底结束了渺茫的时代,结束了全人类欲寻求神面却不能的时代,结束了全人类事奉撒但的时代,将全人类完全带入了一个崭新的时代,这些工作都是肉身中的神取代神的灵作工的成果。神在肉身中作工,跟随他的人才不再寻求摸索那些似有又似无有的东西,才不再猜测渺茫神的心意了。当神扩展在肉身中作的工作时,那些跟随他的人就会将他在肉身中作过的工作都传于各宗、各派,将他的全部说话都传于全人类的耳中,凡得到他福音的人所听到的都会是他作工的事实,是人亲眼目睹、亲耳聆听的,是事实不是传闻。这些事实都是他扩展工作的证据,也是他扩展工作的工具,若没有事实的存在他的福音是不会传遍各方各国的,没有事实只是人的想象那就永远不能作征服全宇的工作。灵是人不可触摸的,也是人不可看见的,灵的作工不能给人留下更多的证据与作工的事实,人永远不会看见神的真面目,永远信仰渺茫的不存在的神,永远也不会见到神的面目,不会听见神的亲口说话。人想象的总归是空洞的,并不能代替神的本来面目,神的原有性情与他自己的作工是人扮演不出来的。只有神道成肉身来到人中间亲自作工,才能将天上看不见的神与他的作工带到地上,这是神向人显现,是人看见神、认识神本来面目的最理想的方式,是非道成肉身的神不能达到的。工作作到现在这个地步已达到最好的果效了,作到这个地步已是事倍功就了。在肉身中的神他自己的工作已完成了他全部经营工作的百分之九十,这个肉身将他全部的工作都带入了一个更好的开端,这个肉身将他全部的工作都作了总结,也都作了公布,而且作了最后一次彻底的补充。至此,再不会有道成肉身的神来作第四步工作了,再也不会有神第三次道成肉身这个奇妙的工作了。

在肉身中的每步作工都是代表他整个时代的工作的,并不是与人一样是代表某一个时期的,所以他最后一次道成肉身的工作结束并不是指他的工作就全部进行完了,因他在肉身作的工作是代表整个时代的,并不是只代表他在肉身中作工这个期间的,只不过是他整个时代的工作在他在肉身期间都作完了,之后再向各方扩展。道成肉身的神尽完他的职分以后,他将他以后的工作托付给跟随他的人,这样,他整个时代的工作才能接连不断,当工作扩展到全宇各地的时候,道成肉身整个时代的工作才算是完全结束。道成肉身作的工作是开展新时代的工作,接续他工作的是被他使用的人,人作的工作都是在肉身的神的职分以内的工作,并不能超出这个范围,若没有神道成肉身来作工,人就不能结束旧的时代,也不能带来新的时代。人作的工作只不过是一些分内的即人力所能及的工作,并不能代表神来作工,唯有道成肉身的神来完成他该作的工作,除此以外谁也代替不了他的工作,当然我所说的话都是针对道成肉身的工作而言的。这次道成肉身首先来作一步不合人观念的工作,之后再作更多的不合人观念的工作,这些工作的目的就是为了征服人。一方面道成肉身本来就不合人的观念,再加上他作的更多的不合人观念的工作,人对他的看法就更不一般了,而他就在这些对他有重重观念的人中间作征服的工作,不管人如何对待他,当他的职分尽完以后所有的人还是都服在了他的权下。这一作工事实不仅在中国人中间表现出来,而且代表全人类被征服的经过将会都是如此,在这些人身上达到的果效也就是在全人类身上的果效的预表,甚至他以后的作工果效会越来越超过在这些人身上的作工果效。肉身中的神作工并不是轰轰烈烈,也不是烟雾缭绕,而是实实际际,一是一,二是二,不向任何人隐藏,也不欺骗任何一个人,人所看见的都是货真价实的东西,人所得着的也都是实实际际的认识与真理。到工作结束之时人都对他有了新的认识,而且那些真心追求的人都没有观念了,这不仅是他在中国人身上的作工果效,也代表他征服全人类的作工果效,因为这个肉身、这个肉身的作工、这个肉身的一切都是最有利于全人类的征服工作的。在今天有利于他的工作,在今后也有利于他的工作,这个肉身是征服全人类的,也是得着全人类的,他的作工是全人类看见神、顺服神、认识神的最好的作工。人作的工作只代表有限的范围,神作工作并不是向某一个人说话,是面对全人类说话,是面对所有接受他话的人说话,宣布结局是宣布所有人的结局,不是说某一个人的结局,他不偏待任何一个人,也不与任何一个人过不去,他是对全人类作工、说话,所以说,这次道成肉身已将全人类都各从其类,已审判了全人类,为全人类都安排了合适的归宿。虽然说神只在中国作工作,但事实上他已经把全宇的工作都解决了,他不能等到全人类的工作都扩展开了再一步一步地说、一步一步地安排,那不太晚了吗?现在就足可提前完成以后的工作。因为作工的是在肉身中的神,他将无限范围的工作作在有限的范围中,之后让人去尽人该尽的本分,这是他作工的原则。他只能与人同生活一个时期,并不能陪人一直到整个时代的工作都结束。正因为他是神他才预先将以后的工作都预言出来,以后就按这话将全人类各从其类,按他的话全人类进入他一步一步的作工中,谁也逃脱不了,都得按着这个去实行,所以说,以后是话语引导时代,并不是灵引导时代。

在肉身中作的工作就务必得在肉身作,如果神的灵直接作那就达不到果效了,即使作了也没有太大的意义,到最终还是没有说服力。所有的受造之物都想知道造物的主作的工作到底有没有意义,作的工作到底代表什么,作的工作到底是为了什么,想知道神作的工作到底是不是满有权柄、满有智慧,他作的工作是不是最有价值、最有意义的工作。他作工作是为了拯救全人类,为了打败撒但,也是为了他在万物中作他自己的见证,所以他作的工作务必是相当有意义的。人的肉体是受撒但败坏的,肉体被蒙蔽最深,肉体是受害至深的对象,神亲自在肉身作工最根本的原因就是因为拯救的对象是属肉体的人,而且撒但也利用人的肉体来搅扰神的工作,与撒但的争战其实就是征服人的工作,而人同时又是被拯救的对象,这样道成肉身来作工就太有必要了。撒但败坏人的肉体,人也就成了撒但的化身,成了神打败的对象,这样,与撒但争战、拯救人类的工作都在地上,神务必得成为人与撒但争战,这是最现实的工作。他在肉身中作工其实也是在肉身中与撒但争战,在肉身中作工就是作他在灵界的工作,他将他在灵界的工作全部实化在了地上,征服的是悖逆他的人,打败的是与他敌对的撒但的化身(当然也是人),到最终蒙拯救的还是人,这样,他更有必要成为一个有受造之物外壳的人,以便能与撒但作实际的争战,征服悖逆他而且与他有相同外壳的人,拯救与他有相同外壳的受害于撒但的人。他的仇敌是人,征服的对象是人,拯救的对象也是受造的人,所以他务必得成为人,这样,他的工作就方便多了,既能打败撒但,也能征服人类,更能拯救人类。“肉身”虽然正常、实际,但并不是平凡的肉身,不是只有人性的肉身,而是有人性也有神性的肉身,这是他与人不同的地方,这是神的身份的标志。这样的肉身才能作他要作的工作,才能尽到肉身的神的职分,才能将他在人中间的工作完成得彻底,否则的话,他在人中间的工作将永远是一片空白,永远是一个漏洞,即使神能与撒但的灵争战而且得胜,但被败坏的人的旧性永远得不到解决,悖逆、抵挡他的人永远不能真实地服在他的权下,也就是他永远不能征服人类,永远不能得着全人类。地上的工作得不到解决,他的经营就不能结束,全人类就不能进入安息;神与所有受造之物不能进入安息,这样的经营工作将永远没有结果,神的荣耀也就随之消失了。虽然说他的肉身没有带着权柄,但是他所作的工作达到果效了,这是他工作的必然趋势,不管是带有权柄还是不带有权柄,只要是能作神自己工作的就是神自己,不管肉身多么正常、普通都能作他该作的工作,因为这个肉身是神并不仅仅是一个人。这个肉身之所以能作到人作不到的工作,就是因为他的内里实质并不同于任何一个人,他能拯救人是因为他的身份并不同于任何一个人。这个肉身之所以对人类太重要,是因为他是人,更是神,因为他能作一个平凡的肉身中的人作不了的工作,因为他能拯救与他一同生活在地上的败坏的人。同样是人,道成肉身的神对人类来说则比任何一个有价值的人更为重要,就是因为他能作神的灵作不了的工作,他比神的灵更能作神自己的见证,他比神的灵更能彻底得着人类,因此这个肉身虽普通正常,但说起他对人类的贡献、对人类生存的意义那就宝贝多了,这个肉身的实际价值与意义是任何一个人都不可估量的。肉身虽然不能直接毁灭撒但,但他能以作工的方式来征服人类、打败撒但,使撒但彻底服在他的权下。正因为神道成肉身,所以他能将撒但打败,也能拯救人类。他不直接毁灭撒但,而是道成肉身来作工征服撒但败坏的人类,这样能更好地在受造之物中间作他自己的见证,也能更好地拯救被败坏的人。神道成的肉身打败撒但比神的灵直接毁灭撒但更有见证,更有说服力。肉身中的神更有利于人对造物主的认识,更能在受造之物中作他的见证。

末世基督的发表(选编)

经历神的作工才是真实信神 神的显现带来了新的时代 神主宰着全人类的命运 在神的审判、刑罚中看见神的显现 人信神当存什么观点 败坏的人不能代表神 当取缔宗教的事奉 信神就当顺服神 对被成全之人的应许 恶人必被惩罚 如何事奉才能合神心意 对 “ 实 际 ” 当 如 何 认 识 千 年 国 度 已 來 到 你当认识到实际的神就是神自己 对神现时作工的认识 神的作工像人想象得那么简单吗? 你既信神就应为真理而活 七雷巨响——预言国度的福音将扩展全宇 道成肉身的神与被使用的人在实质上的区别 信神要注重实际不是搞宗教仪式 认识神现时作工的人才可事奉神 认识神的最新作工跟上神的步伐 真心顺服神的人必能被神得着 国度时代就是话语时代 话语成就一切 爱神才是真实的信神 “千 年 国 度 已 来 到” 小 议 认识神的人才能为神作见证 彼 得 认 识 “耶 稣” 的 过 程 爱神的人永活在神的光中 你是活过来的人吗? 性情不变化就是与神为敌 不认识神的人都是抵挡神的人 作 工 与 进 入 一 作 工 与 进 入 二 作 工 与 进 入 三 作 工 与 进 入 四 作 工 与 进 入 六 作 工 与 进 入 七 作 工 异 象 一 作 工 异 象 二 作 工 异 象 三 圣 经 的 说 法 一 圣 经 的 说 法 二 圣 经 的 说 法 三 圣 经 的 说 法 四 道成肉身的奥秘 一 道成肉身的奧秘 二 道成肉身的奥秘 三 道成肉身的奥秘 四 征服工作的内幕 一 征服工作的内幕 二 征服工作的内幕 三 征服工作的内幕 四 两次的道成肉身完全了道成肉身的意义 三 位 一 体 的 神 存 在 吗? 彼得的经历——对刑罚、审判的认识 论到以后的使命,你当怎么对待 论到“神”,你怎么认识 真正的“人”指什么 论到“信”,你怎么认识 凡属血气的无人能逃脱那忿怒的日子 “救主”早已驾着“白云”重归 扩展福音的工作也是拯救人的工作 律法时代的工作 救赎时代的工作内幕 你当知道全人类是如何发展到今天的(上集) 你当知道全人类是如何发展到今天的(下集) 称呼与身份的说法(上集) 称呼与身份的说法(下集) 被成全的人才能活出有意义的人生 将神定规在“观念”中的人怎能获得神的“启示”呢? 认识神与神作工的人才是神满意的人 道成肉身的神的职分与人的本分的区别 神是所有受造之物的主 成功与否在于人所走的路 神的作工与人的作工(上集) 神的作工与人的作工(下集) 认识三步作工是认识神的途径(上集) 认识三步作工是认识神的途径(下集) 败坏的人类更需要道成“肉身”的神的拯救(上集) 败坏的人类更需要道成“肉身”的神的拯救(下集) 神所在“肉身”的实质 神所在“肉身”的实质(下集) 神 的 作 工 与 人 的 实 行(上集) 神 的 作 工 与 人 的 实 行(下集) 基督的实质是顺服天父的旨意 恢复人的正常生活将人带入美好的归宿之中(上集) 恢复人的正常生活将人带入美好的归宿之中(下集) 神与人将一同进入安息之中(上集) 神与人将一同进入安息之中(下集) 当你看见耶稣灵体的时候已是神重新更换天地的时候了 与基督不合的人定规是抵挡神的人 被召的人多,选上的人少 你当寻求与基督相合之道 你真是信神的人吗? 基督用真理来作审判的工作 你知道吗?神在人中间作了很大的事 只有末后的基督才能赐给人永生的道 当为你的归宿预备足够的善行 你到底是忠于谁的人呢? 告 诫 三 则 了解神的性情很重要 到底怎样认识地上的神 你们当思想自己的所作所为 神是人生命的源头 全能者的叹息 人在神的经营中才能蒙拯救 神向全宇的说话·第四篇 神向全宇的说话·第五篇 神向全宇的说话·第六篇 神向全宇的说话·第七篇 神向全宇的说话·第八篇 神向全宇的说话·第九篇 神向全宇的说话·第十篇 神向全宇的说话·第十一篇 神向全宇的说话·第十二篇 神向全宇的说话·第十三篇 神向全宇的说话·第十四篇 神向全宇的说话·第十五篇 神向全宇的说话·第十六篇 神向全宇的说话·第十七篇 神向全宇的说话·第十八篇 神向全宇的说话·第十九篇 神向全宇的说话·第二十篇 神向全宇的说话·第二十一篇 神向全宇的说话·第二十二篇 神向全宇的说话·第二十三篇 神向全宇的说话·第二十四篇 神向全宇的说话·第二十五篇 神向全宇的说话·第二十六篇 神向全宇的说话·第二十七篇 神向全宇的说话·第二十八篇 神向全宇的说话·第二十九篇

0个搜索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