话在肉身显现

目录

第 四 十 七 篇 说 话

为了使人的生命长大,为了使人与我能在共同的理想上有成果,我一直在迁就着人,使人在我的话中得到我的滋补和营养,得到我的一切丰富。我不曾给人难堪,但人对我总是不留情面,因人并无情感,而是“恨恶”在我以外的一切东西。因人的缺乏,我对人甚是同情,所以在人的身上我没少下功夫,让人在地期间都能尽情地享受在地的一切丰富,我并不亏待人,看在人跟随我多年的份上,因此在跟随我多年的人身上我的心软了下来,似乎我不忍心在这些人身上着手我的工作。所以,眼看着爱我如爱己的瘦小的人,我的心里总有一种说不出的难受滋味,但谁能因此而打破常规呢?谁能因此而扰乱自己呢?但我将我的一切丰富都赐给人,让人尽情地享受,并不在此事上委屈人,所以人看到的仍是我的慈容善面。我一直在忍耐,一直在等待,当人都享受够了,人都厌烦了,那时,我便开始“满足”人的要求了,让所有的人都脱离虚空的人生,不再与人打交道。在地之上,我曾以海水来侵吞人,曾以饥荒来控制人,曾以虫灾来威胁人,曾以大雨来“浇灌”人,但人未曾觉着人生的虚空,直至现在,人仍不认识在地活着的意义。难道活在我前就是人生的最深刻的意义吗?在我的里面就能逃脱灾难的威胁吗?在地之上的肉体中曾有几个是活在自我享受的自由境地之中了?谁曾逃脱在肉身中的虚空呢?但谁又能认识到呢?从我造人类到如今,还不曾有谁在陆地之上能活出最有意义的人生,所以人类一直在毫无意义的人生之中虚度着,却无一人愿意摆脱此种困境,无一人愿意回避这种虚空而又令人厌烦的人生。在人的经历之中,凡活在肉体之中的人,即使以享受我为资本,但不曾有谁脱离人间的风土人情,而是一直在顺其自然,一直在自我糊弄着。

当我将人类彻底灭绝时,便再无人活在地之上忍受地的“迫害”了,此时我的大功才可说成是彻底告成。在末世道成肉身,我所要成就的工作就是让人认识在肉身中的虚空,借此我将肉体灭绝,从此以后,地上再无人类,无人再喊地之虚空,无人再说肉体的不易,无人再埋怨我不公平,所有的人与物都进入安息。从此之后,人再也不奔波忙碌,再也不在地上寻寻觅觅了,因人找着了自己合适的归宿,此时,人都露出了笑脸,我也不再要求人做什么,我与人再无纠纷,在我们之间再无和约存留。我在地之上生存,人也在地之上生活,我与人一同生活、起居,人都觉着我同在的享受,因此人都不愿无缘无故地离去,而是让我再停留片刻,我怎能忍心看着地之凄凉之景而袖手旁观呢?我本不属地,因着我的忍耐,我勉强在地之上存留至今,若不是人不断地恳求,我早已离地而去了。如今,人都能自理了,便不需我的帮助了,因人都成熟了,不需我的喂养了,所以我打算与人一起开一个“庆功大会”,之后,与人一起告别,免得人不知道,当然,这样不欢而散也不好,因我们之间无冤无仇,所以我们之间的友谊永存。我希望人在我们分手之后能继承我的“遗传”,不要忘记我生前的教导,不要做那些羞辱我名的事,应牢记我的话语,我希望人都能在我走后好好满足我,以我的话语为生存的根基,不要辜负我的希望,因在我的心中一直牵挂着人,一直在恋着人。我与人曾在一起同相聚,享受在地如在天的福分,我与人在一起同生活、同起居,人永远爱着我,我也永远爱着人,我们之间情投意合。回想起我与人相聚的情景,在我们相聚的日子里,有欢声、有笑语,更有争吵,但我们之间的爱却建立在此地步之上,我们之间从未断绝来往。在多年的交往之中,人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我也给予人大量的享受之物,人一直在加倍地感谢着我。如今,我们的相聚再也不比以往,谁能逃脱我们分手的时刻呢?人与我情意深长,我与人情思绵绵,有何办法呢?谁敢违背天上之父的要求呢?我要回我的居所了,在那里完成我的另一部分工作,或许我们还有见面的机会,我希望人都不要过分悲伤,在地满足我,我在天之灵会常常施恩于人的。

从创世我就预言过,我在末世作成一班与我同心合意的人,预言在末世在地立下标杆之后返回我的居所。当所有的人都满足我之时,便达到我所要求的,从此我便不再要求人再做什么了,而是与人一起叙述旧情,之后我们之间便分手。我开始着手这个工作,让人在精神上都有一个准备,让所有的人都明白我的意思,不要误解我,或认为我太无情,或认为我太无义,这些都不是我的意思。难道人爱我,就不愿让我有一个合适的安息之地吗?难道人就不愿为我而求告在天上的父吗?人不是曾经也为我而流下了同情的泪水吗?不是也曾成全我们父与子早日相聚吗?为何如今却不愿意呢?我在地的职分已尽完,我在与人分手之后会继续帮助人的,这样不好吗?为了更好的工作果效,为了我们双方都得益处,所以我们只好忍痛割爱就此分手,让我们的眼泪都默默地流,我不会再责备人的。以往,我对人的言语说了不少,处处都扎在人的心上,使人都伤心流泪,我在此向人赔礼道歉,敬请人原谅,不要嫉恨我,因我都是为了人好,所以我希望人都理解我的心。在往日的岁月里,我们之间也曾有过争吵,现在看来,我们双方都得造就,在神与人中间因着争吵搭起了一座友谊的桥梁,这不正是我们双方共同努力的结晶吗?我们都应以此而为享受,以往我的“过错”求人饶恕,人的过犯我也不记念,只要人都在以后能还给我一个“爱”,那我在天之灵会得到安慰的。不知人的心志如何,是否愿意在我所提出的最后一个要求上而满足我,我不求人做什么,只求人都爱我即可,这个能达到吗?在我们之间让那些不快的事都过去,让爱永存在我们中间,因我给人的爱不少,人爱我也曾付了不少代价,所以,我愿人都珍惜在我们中间的单一、纯洁的爱,使我们的爱遍及人间,流传到永远。当我们再次重逢之时,仍以爱让我们互相联结,使我们的“爱情”永远存留,让所有的人都作为佳话来颂传,这样我就满足了,我便以笑脸显现给人,希望人切记我的嘱托。

一九九二年六月一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