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篇

历代以来,不曾有人进过国度,因此,不曾有人享受国度时代的恩典,也不曾有人看见国度君王。虽然有许多人曾在我灵的光照之下预言过国度美景,但只是知道其外表,却不知道内在的含义。当今天国度正式实现在地时,多数人仍不知在国度时代究竟要作成什么,究竟把人带到什么境界,这个,恐怕所有的人都处于“混沌”状态,因为国度完全实现的那一天还未完全达到,所以人都是迷迷糊糊不透亮。我在神性里的工作正式开始于国度时代,因着国度时代的正式开始,我的性情才开始逐步向人显明,所以,在此时神圣的号角正式开始响起并公布于众。当我在国度里正式作王掌权之时,众子民也随着时间的流逝而被我作成;当世界各国分裂之时,也正是我的国度建造成形之时,也就是我改变形像面向全宇之时,那时,所有的人都看见了我的荣脸,看见了我本来的面目。从创世到如今,从撒但败坏人类到今天这个程度,因着人的败坏,所以,对于人来说,我越来越隐藏,而且对于人来说,我越来越是深不可测。人未曾看见我原来的面目,未曾直接与“我”打交道,只是在传说中、在神话故事当中有人想象中的“我”,所以,我按着人的想象,即按着人的观念我对付人心中的“我”,以扭转多少年来人心中的“我”的状态。这是我作工的原则,不曾有一个人能够认识透。虽然人曾给我俯伏,在我前敬拜我,但我并不欣赏人的这些举动,因为在人的心底并没有我的形像,是我以外的形象。所以,因着人的心目中并没有我的性情,人对我的本来面目并不认识;所以,在人认为是抵挡我,或触犯我的行政,但我却并不理睬;所以,在人的记忆当中我是怜悯人却并不是刑罚人的神,或者我是说话不算数的神自己。这些都是人在思维中的想象,并不与事实相合。

我天天站在宇宙之上观望,我又卑微隐藏在我的居所经历人生,仔细观察人的所作所为,不曾有一个人是真为我摆上的,不曾有一个人追求真理,不曾有一个人为我求真的,不曾有一个人在我前立心志而守住本分的,不曾有一个人让我在里面居住的,不曾有一个人注重我犹如注重自己的生命一样,不曾有一个人在实际当中看见我神性的全部所是,不曾有一个人愿意接触实际的神自己。当水淹没人的全身之时,我将人从死水之中救出,给人重得生命的机会;当人在失去信心生活之时,我将人从死亡的边缘中拉上来,给人生活的勇气,让人以我为生存之本;当人在悖逆我时,我使其在悖逆之中认识我,因着人的旧性,也因着我的怜悯,我并不将人置于死地,而是让人悔过自新;当人在饥荒之中时,即使人有一口气,我也将人从死亡之中夺过来,不让其中了撒但的诡计。多少次人看见我的手;多少次人看见我的慈容,看见我的笑脸;多少次人又看见我的威严,看见我的烈怒。人虽不曾认识我,但我并不因着人的软弱而“趁机无理取闹”,我体察人间之苦,因此,我也体谅人的软弱,只因着人的悖逆、人的忘恩负义,所以我才不同程度地给人以刑罚。

我在人的忙碌之时隐藏,在人的空闲之余向人显明。在人的想象当中,我是“万事通”,我是有求必应的神自己,因此,多数人来我面前只是为了找神“帮忙”,并不是有心在我前认识我。当人在病危之时,就迫不及待地想请我来给予资助;当人在患难当中之时,人就竭力向我诉说其苦衷,以便脱离苦境,但没有一个人在安逸之中也能爱我,没有一个人在平安、幸福之中来找我与其同乐。当人的“小家庭”幸福美满之时,人就早把我撂在一边,或者把我关在门外禁止入内,从而享受全家欢乐之福,人的心胸太狭小,竟然就连我这样慈爱、怜悯,令人好接触的神也容不下。多少次在人欢笑之时,我被人弃绝;多少次在人摔跤之时,我被人拿来当拐杖;多少次在人处于病痛之时,我被人找去当“医生”。多么残忍的人类啊!简直是没有理智、不讲道义,就连人所具备的“人情”在人身上也不曾看见一点儿,几乎没有人的一点儿味道。想想过去,对比今天,是否在你们身上有所变化?过去的成分在今天是否是减少了?是否是仍然没有更新?

我历尽山山水水,历尽人间的坎坎坷坷,在人中间走来走去,在人中间与人一起生活了多少年,但人的性情似乎没有多少变化,而且犹如旧性在人的里面生根发芽一般,人的旧性一直是不能改变,只是在原有的基础上改进了一番。犹如人所说的,本质并没有变,而是方式变化了不少,似乎是人都在糊弄我,想令我眼花缭乱,以便蒙混过关来博得我的欣赏。我对人的“花招”并不欣赏,也并不理睬,我并不因此而大发雷霆,而是采取视而不理的态度,我要把人放松到一个地步,之后,将所有的人一块儿“处理”,因为人都是不自爱的贱货,自己对自己并不宝爱,难道还需我再一次地施怜悯、慈爱吗?人都不认识自己,不知道自己到底够几斤,应都拿到天平上去称一称。人对我不理睬,所以我对人也不认真,人不注重我,也不需要我对人多下功夫,这不是两全其美的事吗?作为子民的,你们不也是这样的光景吗?有谁曾在我面前立心志却并不废去?有谁在我前立长志而不是常立志呢?人都是在顺境之时在我前立心志,在逆境时将其一笔勾销,过后再次重新将心志捡起来送在我前,难道我就是那样的不尊贵,随便接受人在垃圾堆中捡来的废品吗?在人之中,很少有人持守自己的心志,很少有人是守节的,很少有人把自己的最宝贵的献于我,当作自己为我献的祭,你们不也是这样吗?若作为国度子民中的一员,不能守住自己的本分,将会被我厌弃!

一九九二年三月十二日

上一篇: 第十三篇

下一篇: 第十五篇

基督徒如何才能摆脱罪的捆绑,得着洁净?欢迎联系我们,帮你找到路途。
通过Messenger与我们联系
通过WhatApp与我们联系

相关内容

败坏的人类更需要道成“肉身”的神的拯救

神之所以道成肉身是因为他作工的对象是被撒但败坏的属肉体的人,并不是撒但的灵,也不是任何一种不属肉体的东西,正因为是人的肉体被败坏了,所以他才将属肉体的人作为他作工的对象,更因为人是被败坏的对象,所以他无论作哪一步的拯救工作都是选用人作他唯一的作工对象。人是肉体凡胎,是属血气的,而…

信神就当顺服神

信神到底是为了什么?对这个问题多数人还是稀里糊涂,对实际的神、天上的神总是采取两种截然不同的看法,说明人信神并不是为了顺服神,而是为了获得某种利益,或者逃脱灾难之苦,人才有了一点点顺服的成分,这种顺服都是有条件的,都是以个人前途为前提而顺服的,都是迫不得已的。那么你信神到底是为了…

当你看见耶稣灵体的时候已是神重新更换天地的时候了

你想看见耶稣吗?你想与耶稣同生活吗?你愿听见耶稣说的话吗?那么你将怎样迎接耶稣的再来呢?你预备好了吗?你将以什么样的方式迎接耶稣的重归呢?我想每一个跟随耶稣的弟兄姊妹都愿以一个好的方式来迎接耶稣的再来,但你们是否想过:耶稣再来的时候你真会认识吗?他口中所说的话你们真能领会吗?他所…

神的作工、神的性情与神自己 二

上次聚会我们交通了一个很重要的话题,这个话题是什么呢?你们记住没有?我再重复一遍,上次交通的话题是:神的作工、神的性情与神自己。这个话题对你们重不重要?哪一部分对你们来说最重要呢?是神的作工,神的性情,还是神自己?你们对哪一方面的话题最感兴趣呢?神的作工、神的性情与神自己,哪一部…

设置

  • 文本设置
  • 主题背景

纯色背景

主题背景

字体设置

字号调整

行距调整

行距

页面宽度

目录

搜索

  • 本篇搜索
  • 本书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