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各国各方渴慕真理寻求神显现之人来考察
首页 各类书籍 抵挡全能神遭惩罚的典型事例 从一万余例中只挑选了有代表性的八百七十余例 山西省基督教天主教各宗各派抵挡全能神受惩罚的典型事例

山西省基督教天主教各宗各派抵挡全能神受惩罚的典型事例

(仅选31例)

749 大同县的华南派执事闫××,女,47岁。2000年12月中旬,她接受了神末世作工,但她为了以往捐给华南派教会的3000元钱与该派别藕断丝连。圣诞节时去左云县参加宣誓会,当时她里面有引导,不能这样做,但她怕人知道她接受了全能神,又怕要不回3000元钱,最后立下血书:“我要放下一切家庭、丈夫、儿女等忠于华南派,至死不变。”在回家的路上闫××就觉着身体难受,2001年2月1日(春节期间)病情加重,经医院检查是肝癌晚期,病情急速恶化,于3月15日死亡。治病共花3万余元,死前闫××告诉丈夫:“你好好地信神吧,全能神是真神。”闫××以背叛神否认真道为代价换取3000元钱,以致受到惩罚,望弟兄姊妹引以为戒。

750 吉县王××,男,58岁,华雪和派骨干。1999年4月12日,他的女婿(华雪和派骨干)接受了全能神末世作工,并且带着见证人召集他们27个执事、工人听见证,当时都认为挺好的,王××却极力搅扰,还威吓弟兄姊妹说:“任何人不能看神话书,书上有药,一看就被迷惑;三步作工不能听,一听就跟他们跑。”就这样封锁教会半个月后,王××得意洋洋地到他的女婿家说:“这些人不都是你管的吗?你一个也别想拉走!”说这话没几天,他的声音嘶哑,饭量减少,不久他喉咙疼痛,气短咳嗽。王××原来左边有一个甲状腺瘤,此时右边又长出一个,几天后他浑身无力,自行车也不能骑,就这样他还不醒悟。他又差派侄子等3人把远处(他亲戚所在教会)已接受真道的50余人拉回该派。之后,王××到医院检查得知是肺癌晚期,已无法医治,他悲观失望,病情一天比一天加重,8月17日他呼吸困难,用氧气才能维持生命,每天都用杜冷丁来解除浑身疼痛。9月24日他打发人把他的女婿叫来说:“让人赶紧归向全能神,到时候了,我这病是抵挡全能神太厉害而受到了惩罚,你们替我祷告祷告吧,我实在受不了了!”当时他已经面无血色,皮包骨头,浑身臭气,到9月26日中午懊悔地死去。死到临头才懊悔,太晚了!

751 吕梁地区离石市韩××,女,51岁,因信称义派的讲道人。2000年7月,她接受了神末世的福音,时隔半月,经该宗派恶仆的搅扰便否认了真道,还加以亵渎、定罪说:“那不是真道,是鬼道,完全是骗人的。”同年10月15日,韩××在教会讲道时又说一些毁谤神的话,正讲着她的肚子突然疼了起来,痛得她不能再往下讲,被送回家,一直痛到凌晨3点钟还止不住痛,没办法住进了医院,经查是胰腺炎、胆结石,这一次治病大约花了两万元,病还没彻底根除,于2001年1月23日(腊月廿九)病情又加重,二次住进医院。别人高兴地过大年,她却在医院经受病魔的折磨,就这样她仍不醒悟。2001年2月18日开奋兴会时,她祷告咒诅东方闪电。9月24日,她再次住进医院做胆结石手术,又花去5000多元,手术后病情仍未好转。现在,韩××长期吃药,又加关节炎疼痛、肿胀,还在针灸,自己不能做饭、干活,只能慢慢走路。抵挡神受了惩罚!

752 潞城市成家川办事处郭××,男,70岁,因信称义派的小带领。1999年上半年,有人给他传神末世作工,他拒绝接受,还定罪神作工是邪教、异端。1999年9月上旬,有一个弟兄(以往与他在一处教会)给他再次传神作工,他说:“女儿也带着书让我看过,我当时就把她的书扔在地上,如果是神的话,我把书扔在了地上,神也没把我怎么样啊!这纯属异端东方闪电,神根本不会成为女的来在地上,这些人是打着信神的旗号拉拢人心!”并且事后还封锁教会说:“不要乱听、乱接待,假的太多,只要守住圣经就能蒙拯救。”这样一来导致神的福音工作受到极大拦阻,80多个弟兄姊妹受他的影响不能接受神的作工。之后,2000年11月上旬,郭××的妻子患有脉管炎,病情加重,去医院治疗无效就把手截掉了。在他妻子出院后,于2000年11月下旬的一天,郭××去医院买药的途中骑着摩托车和汽车相撞,当场撞得把舌头差点咬断,疼得昏了过去,急忙送往医院,抢救6个小时无效,于当天下午6时结束了他抵挡神的罪恶生涯。

(仅选31例)

753 长子县慈林镇杨××,男,61岁,因信称义派乡级讲道人。1998年10月下旬,有人给他传神末世的作工,他说:“我就是下地狱、你上天堂我也不信。”后来他又和本村教会管账的杨××到处搅扰、封锁教会说:“这就是圣经上说的假基督,不是从门来就是狼、是贼。”他这些话致使50多个弟兄姊妹不能来到神面前。2000年2月上旬(春节前后),杨××的双膝肿大,剧烈疼痛,不能弯曲,不能行走,经检查是滑膜炎,出院后不定期到医院抽积水,但他仍不醒悟。2001年12月至2002年元月曾3次给他送神话书,他站在讲台上说:“这不是神话,是骗人的。”还亵渎神的肉身。2002年元月下旬,姊妹又去给他传,他鞋也没来得及穿,就随手拿起火钩打传福音的姊妹,一边打一边赶传福音的姊妹走。2001年冬天到2002年3月下旬这段时间,先后给他传过10次,他都拒绝接受。2002年4月5日晚上,杨××的妻子浑身抽搐,直翻白眼,喉咙也憋闷,到医院检查,由原来的心脏病、颈椎骨质增生又加上了肺炎与甲亢病,这些病一直缠磨着她,使她经常躺在床上,苦不堪言。当月8日,杨××在地里干活时滑膜炎再次发作,回家后支撑不住,叫人送到医院时,疼得下车都下不了,以往抽完水腿没肿过,这次抽完却下肢肿大,鞋也穿不进去,病情加重,马上转到太原医院看病。杨××腿疼,他老婆浑身骨头疼,全家人惶恐不安,真是罪有应得!

754 灵丘县夏××,男,62岁,懊悔派工人。1997年7月起有人曾4次给他见证全能神末世的作工,还有他妻子的弟媳先后到他家30余次给他见证全能神,每次他都拒绝听道,最后将传福音人的长相、特征全通知给该派别的人,让其提防,还说不准接待外来人,并将已接受全能神的6个人拉回到该宗派。1998年1月12日,有一姊妹最后一次传福音给他,他说:“我看你传的怎么也不对,神怎么也不可能第二次道成肉身。”并且报告该派别的大带领把姊妹赶出家门。就在1月底,夏××突然得肝癌病,不久便卧床不起,生活难以自理,吃不下饭,骨瘦如柴,痛苦折磨了他8个月,于1998年9月26日命归黄泉了。

755 灵丘县赵北乡习××,女,34岁,三自教堂的信徒。1998年9月,她丈夫接受了全能神末世作工,她就极力抵挡,还气势汹汹地阻止丈夫看神话书,也不许丈夫参加聚会。1998年冬天,习××趁她丈夫看神话书之机把神话书撕毁,传福音的弟兄对她说:“那是神话,撕毁了神要惩罚你。”但她根本不当一回事,直到把她丈夫拉回教堂。1999年4月,习××患神经病,时常想方设法寻死,只好叫人看着。1999年6月20日,习××偷着在闲房悬梁自尽。

756 朔州市朔州城区贾庄乡申××,女,37岁,三自教堂的讲道员。1999年3月,有人给她传全能神末世作工,她听完见证后的第二天,和该教堂的人说:“这道出了圣经了,你们都不要接受。”致使本村60多人不敢接受真道。从此后,一向热心讲道的申××突然变得脸色苍白,参加聚会不说话,低头走路,喃喃自语,两个月后,她不仅不能讲道,聚会也不能参加了,不出家门,不干活,和丈夫、女儿也不说话,常独自在闲房里跪着。到2001年春天,申××已完全失去劳动能力,浑身瘫软在床上,像没骨头一样,只能摇摇晃晃上个厕所,直到现在仍是这样。她拦阻了多人得救,怎能逃脱神的惩罚呢?

757 怀仁县宋×,男,76岁,天主教协会总会长。1999年8月,有人给该聚会点的弟兄姊妹传全能神末世的作工,他们都接受了,宋×怀恨在心,就报告统战部说:“信全能神的人来了,他们是邪教。”并带大队干部去那个传福音人的家找麻烦。1999年11月,宋×突然患肺癌,瘫痪不能说话,2000年1月15日就死亡了。他是因抵挡全能神、卖主求荣受惩罚而死。

(仅选31例)

758 右玉县元堡子镇龚×,女,35岁,生命道派工人。2000年4月底,有人将神末世的作工传给她时,她就大骂:“让你和你的全家都遭咒诅,你走吧,不要再来了。”而且公开讲道定罪神的作工,导致右玉、山阴等地的福音工作受到拦阻。2001年3月28日,龚×的丈夫因车祸身亡,奇怪的是,其丈夫与司机及另一人同坐153拉货车上,并且龚×的丈夫坐在两人中间,当与迎面驶来的中巴相撞时,其丈夫被撞得腿断、胳膊断,下巴碰进头颅,后脑勺碰个窟窿,当场毙命,其余两个人却安然无恙。龚×听到噩耗,痛苦万分。咒诅别人,灾祸却临到了自己!

759 五台县刘××,男,74岁,因信称义派教会带领。1997年10月下旬,当神的末世作工传到他那里时,他听完见证说:“谁给我传的耶稣,他跟我就跟,他不跟我就不跟。”(“他”指原宗派带领。)说完这话之后于1998年1月28日(正值大年初一),刘××突然气喘吁吁、大汗淋漓,经医院检查是肺气肿和心脏病。1998年秋,有人多次和他交通,他说:“你们所谈的都合乎圣经,是真理,你信你的神,我信我的神,人家能下地狱,我也能下地狱。”说完这话刘××病情更加恶化。1998年10月18日,正好是星期天聚会时,他坐在椅子上就再也没起来,谁知他已命赴黄泉了。这是跟从人的下场!神成全了他下地狱的要求。

760 岚县王××,49岁,男,当地三赎派的大带领。1997年12月份,他听说有4个弟兄姊妹接受了神末世的福音,便去搅扰说:“你们不要听他们的,他们的不对,是哭派。”但这4人没有听信他的话。1998年9月,有人再次给该派别的人传福音,他便拦阻说:“不认识的人别接待。”同年10月27日在去参加聚会的路上,有一辆无人操作的矿车在一斜坡上停着,当王××快走过去时,看见这车倒滑下来,他急忙躲到旁边的排水沟侧,但这车却像是有意追他似的,滑到他身边时就拐弯向他直撞过来,车马槽立时大开,车上的矿石像无情的冰雹稀里哗啦倾倒在他身上,砸得王××当时脑浆都流了出来,和他一起的两个该派别的姊妹还愚昧地为他祷告,但却无济于事。神要惩罚恶人谁能挽回呢?

761 阳泉市赵××,男,49岁,三自教堂的执事。1999年4月给他传全能神末世的作工,他极力抵挡,口出亵渎神的话,又到处封锁教会,搅扰其他人听见证。他还在同工中散布说闪电派势力很大,是异端,是邪说,煽动弟兄姊妹不要接受。1999年10月3日,赵××在一次讲道时忽然急病发作,口吐白沫,当场不省人事,1999年10月9日死亡。这完全应验了圣经的话:作假见证的必灭亡。

762 临县陈××,女,43岁,三班仆人派大带领。1998年6月,她听了神末世道成肉身的见证后,当时定真接受,后因该宗派使女、工人搅扰返回该宗派,并四处封锁教会,毁谤、亵渎神说:“这哪里是神的话?这跟《红旗》杂志差不多,我也能写出来。”2001年1月16日,有一弟兄去发给她赞美全能神的诗歌磁带及歌本,她不珍惜这次机会,反而更加疯狂地抵挡。2001年1月18日(腊月廿四),她拿着抵挡全能神的材料伙同工人、使女共6人开一辆吉普车到一镇上封锁教会,晚上8点左右,途经拐弯处,车突然撞到山壁上,由于车速太快,致使车反弹出去,整部车像一颗炮弹似的坠下山崖,车尾随即栽进崖下的冰窟窿里,再也动不了了。当地村民听见声音,赶来把他们从车窗里拉出来,陈××头部受重伤,口中吐血,另一名外地工人刘××,男,20岁,也被碰得浑身是血,其余的1个重伤,3个轻伤。当时村民便把他们送当地医院,因伤势过重医院不敢接收,此时陈××已断气,刘××送另一医院抢救无效于2001年1月19日(腊月廿五)死亡。他们合伙抵挡神的作工,怎能逃脱神的惩罚呢?正如圣经所说:恶人虽然连手,必不免受罚!

(仅选31例)

763 洪洞县山头乡笔架庄村任××,女,39岁,因信称义派信徒。1999年春天至1999年冬天,弟兄姊妹给她传了4次神末世的作工,她说:“我家祖祖辈辈是信耶稣的,我宁愿死在这里也不离开,你们信的是假的,即使对我也不接受!”2000年5月上旬,任××感觉眼睛模糊,嘴里发苦而且咳嗽得厉害。同年7月21日去医院检查是肝炎,但她自己不在乎,过了一段时间病情越来越严重,眼睛发黄,睡觉起来嘴边有血丝,无奈在同年10月24日又去医院检查,结果已成为肝硬化腹水,肚子膨胀得厉害,不能吃饭,住院花了一万多元医治无效,于12月24日回到家中。之后,她的病情不断恶化,脸色黑青而且脸上起泡,吐血两三次都是血块,经常肚子胀痛得大声喊叫,卧床不起,后来人都不敢上前看她。最后任××受尽了折磨,于2001年1月24日(正值大年初一)命归黄泉。

764 曲沃县杨谈乡李××,女,59岁,三自教堂的信徒。1999年7月上旬,有人传神末世福音给她,她亵渎说:“她们传的是邪教。”并拦阻别人接受神的作工。同年10月31日做午饭时,李××感觉头晕,差点晕倒在地,被家人扶住,后送到医院,治疗一个月花去1.2万元钱,成了偏瘫。2001年8月下旬的一天,李××感觉自己不对劲,叫了女儿两声就失去知觉,昏迷了一天一夜,住院治疗又花去4000元,现在胳膊失去知觉,让别人扶着才能走动。事后她反省说:“我是不是得罪了神?”真是明白人做鬼事,遭了惩罚才醒悟。

765 乡宁县董××,男,51岁,华雪和派头目。1999年4月21日,他接受了全能神,带领74人归回神的家中,半月后他的上司来搅扰说:“女王道是假的,不能跟,你们把书交回去,不然就报告派出所。”他听了上司的话,也开始封锁、抵挡,下令说:“把人手中的书全部收回,不能看也不能听,你们看书,小心出了祸,谁撒的种让他收呢?这书我也能写出来!”于是69个人跟着他背叛了真道。2000年3月22日,董××打直井矿窝时,站在筐子里抓着轱辘上的绳往下滑,绳断了,他掉到井底,当场摔断两根肋骨,至今不能康复,腰部也留下后遗症,一干活气就短,不能干重活。背叛神的人受了惩罚!

766 乡宁县王××,男,46岁,因信称义派的带领。2000年1月26日,有人将神末世作工传给他,他不接受,还到教会抵挡、亵渎说:“他们是东方闪电,他们信的是邪教,千万别跟他们,离他们远一点,他们是迷惑人的。”弟兄姊妹传到哪,他就跟着拦阻到哪,不许别人接受全能神。2000年9月20日,有人又传神末世作工给他,他还是拒绝。2001年1月11日,王××感觉头痛,浑身无力,话也不愿说,老想睡觉。2001年1月30日(正值春节期间)早上,王××突然流鼻血不止,第二天到县医院治疗几天,未查出病因,后来病情不断加重,头痛难忍,脸色发白。2月7日(元宵节),他又到地区医院检查是白血病,治疗一周花了2000多元钱无效,这时他的病更加厉害,滴水不进,他呻吟着:“我受不了了,难受死了。”只能用杜冷丁解除一时的疼痛。2月16日,王××在痛苦中死亡,真是罪有应得!

767 潞城市魏××,男,38岁,因信称义派工人。1999年3月下旬,魏××受当地带领张××差派,对当地接受全能神的姊妹进行监视,在监视期间还往姊妹的院里扔石头、砖块,并和带领张××等人到接受全能神的姊妹家强行搜书,还找传福音的弟兄姊妹。就这样,魏××从1999年3月下旬一直监视到1999年底。2001年的2月中旬(正月里),魏××到玉米地里的电线杆上作业时,拔旧电线杆的吊车倒车时把他工作的电线杆正好撞断,魏××随同电线杆一齐倒下,被地里的玉米茬穿进肛门,流血不止,浑身疼痛难忍,送往医院经抢救无效,于当天晚上就见阎王了。恶人终遭报了!

(仅选31例)

768 潞城市店上镇张××,男,66岁,三自教堂头目。1998年7月份,他听说有一姊妹接受了全能神,就上门去搅扰,姊妹劝他听见证,他说:“你跟上异端了,是假的,我不听。”1999年2月底,张××又把接受全能神的12个弟兄姊妹拉回教堂,并收了他们的书。1999年3月12日,他伙同教堂的几个人租车到接受全能神的弟兄姊妹家去抓人,到了之后就到处搜查,并当场抓住一个姊妹说:“你跟上假基督了,我奉主的名把你抓回送到公安局去。”后又把姊妹带到孙××家,强迫姊妹弃绝真道,一直从上午11点监禁到晚上10点多钟才放姊妹回家。张××仍不罢休,还继续派人监视信全能神姊妹的行踪。1999年3月底的一天晚上,张××带着几个人再次闯入姊妹家中进行非法搜查,并威胁姊妹说:“把传异端的人交出来,我要把他送到公安局。”1998年7月至1999年4月,姊妹8次给他传神的末世作工,每次他都像上述所说一样抵挡,最后一次姊妹给他传时他说:“我宁死在这个家也不接受你们传的异端。”1999年4月28日,张××在吃饭时感觉食道疼痛。2000年3月,他到长治中院诊断,结果是贲门癌,手术后仍没有减轻他进食的痛苦,但他仍不放弃抵挡神的作工,还对同伙说:“你们看管好教堂,任何人不准接待假基督,免得受迷惑。”说罢此话,2001年12月中旬,张××病情加重,咳嗽、气喘,吐痰时带着血丝,浑身发冷。2002年2月13日(大年初二),张××舌头疼得厉害,不能进食,严重时水也不能喝,疼得直喊叫。张××因作恶多端难逃神的惩罚,最后在病痛中喊着说:“我实在受不了啦,天父快让我死吧!”因无法忍受病痛的折磨,2002年3月17日,张××又到长治中院检查,经查他又得了肺癌,病上加病。到最后他被病痛折磨得只有七八十斤重,临死前三天吐血块吐得厉害。2002年3月29日,张××在病痛的折磨中死亡。此人抵挡神到了一个地步,真是死有余辜!

769 武乡县贾豁乡赵××,女,52岁,三自教堂的信徒。1999年4月下旬,有人给她传神的末世作工,她不接受还给传福音的人说:“你们都走错了,我不跟你们走,我有我的教会。”1999年6月至7月份,又有人两次到她家给她传,她比以往的态度更坏,并祷告说:“假基督又来迷惑我了,现在假的太多,是迷惑人的,我不上假基督的当。”赵××抵挡神后,原来已好的子宫肌瘤于1999年8月中旬又突然复发,她赶快到太原肿瘤医院检查,经查子宫肌瘤转为子宫癌,她在医院化疗两个月后,病情不但没好转,反而扩散为淋巴癌,又得了肠癌,疼得她直冒汗,大便自己不能排出,得靠人帮助,吃什么便什么,原封未动。2000年2月下旬,赵××病情更加恶化,疼痛难忍,只好靠着注射杜冷丁来度日。临死前半个月不能吃东西,卧床不起,于2000年4月30日死亡。

770 平顺县于××,男,64岁,因信称义派的带领。1998年10月,神末世的作工传到平顺县时,他不接受还诽谤说:“狼来了,弟兄姊妹要提高警惕,他们是异端、邪教,是东方闪电、迷惑人的假基督。”有一次,于××碰见传福音的一个弟兄,当场就质问弟兄说:“你是什么地方的?我看看你的身份证。”还说:“我祖辈三代信神,我还不知道对错?这个肯定是假的。”并且还拿着《天风》报四处封锁教会说:“谁要是听后受了迷惑,到时候别埋怨我没告诉你们。”在1998年过圣诞节时,他站在讲台上,边讽刺边挖苦地说:“有的是真信的,有的是假信的,他们传福音是为了挣钱。”还拽着自己的衣领对天发誓说:“要是我说错了,让神惩罚我!”说话后没几天,于××感觉身体不舒服,于1999年2月13日(腊月廿八)检查是食道癌,1999年3月2日(元宵节)到北京检查是贲门癌,做完手术后,病情不见好转,整天卧床,疼得他在床上缩成一团,一直哭泣,还用毛巾蒙住脸,不愿见人,每天疼痛得不能吃饭,只能靠着喝点牛奶维持生命。就这样病痛把他折磨得骨瘦如柴,卧床6个月之久,于1999年8月25日死亡,正应验了他在神面前所立下的誓言。神除去了这个拦路虎!

(仅选31例)

771 黎城县上遥镇高××,男,53岁,因信称义派工人。1998年2月中旬,两个弟兄去传神末世福音,刚好高××也在场,他就赶传福音的弟兄走,并且怒气冲冲地骂道:“东方闪电是邪教、异端,你们的书是人捏造的,不是神话。”还讽刺挖苦传福音的弟兄。1999年3月上旬,高××拿着他和他哥编写的抵挡全能神的反面材料到处迷惑人,并在感恩会上宣读说:“他们信的是一个人,不是神,是迷惑人的,是假的,都是狼子狼孙,绝对走错了。”还严重地亵渎神的肉身,话语难以入耳。紧接着在1999年3月下旬,他又一次招聚同工会,还是利用抵挡神的材料封锁教会,导致至少300个弟兄姊妹受其影响,给福音扩展造成极大的拦阻。1999年4月8日,刚吃过午饭,一向身体健壮的高××突然栽倒在地,当场就不会说话,还没来得及上医院抢救就一命呜呼了。这个恶魔终受惩罚而死!

772 阳城县凤城镇邢××,女,50岁,因信称义派信徒。1999年6月,两个姊妹去她家传全能神的末世作工给她,她说:“你们信你们的,我信我的。”事后她还帮助带领打听、查访传福音人的去向。2000年11月下旬,她去别处聚会碰见一个传福音的弟兄,就把弟兄骗到带领那里,经过带领一番查问后,才把弟兄放走了。事后,邢××还吩咐接待家庭说:“来人不准接待,这些人都是狼进入羊群了。”2001年1月29日(正值春节期间),邢××早上吃饭时突患脑溢血,急忙送往医院抢救,住院期间她浑身使劲,乱蹬乱动,几个人都按不住,而且浑身发烧,嘴角流着血。就这样邢××疼痛两天时间,于1月31日(正值春节期间)死亡。死时嘴唇黑青,叫人看了害怕,真是恶魔显形了!

773 阳城县凤城镇赵××,男,65岁,因信称义派信徒。1999年5月,几位弟兄给他传神末世作工,他不听,还说:“你们传的是邪教、异端。”2000年3月,一姊妹又给他传福音,他不接受,说:“你们是东方闪电,是邪教异端。”就在当月他家盖房子时,预制板掉下来,将一个木匠脑袋砸扁,当场死亡,赵××只得赔偿死者家2.3万元。2001年元月15日,姊妹再次给他传神作工,他仍不接受,还说:“出了圣经就不是神,是邪道,不医病赶鬼就不是神。”回家后两天,他儿子骑摩托车时被汽车撞翻,将手腕撞折了。同年6月,他的女儿也得了神经病,被关在家中,整天哭哭笑笑,长达两个月。他家的灾祸接连不断,神咒诅了这个恶人的家庭。

774 沁水县龙港镇因信称义派信徒张××,女,55岁。1999年2月24日,有姊妹给她传神末世福音,她拒绝接受,说:“离开十字架就不对。”3月中旬又给她传,她再次拒绝,5月下旬姊妹又给她传,她仍是拒绝,并且还说:“带领听过都说不对,我也不接受,神不可能现在就来,你们说神来了,在哪?”她三番五次拒绝接受,还告诉弟兄姊妹:“别听他们瞎说,根本不对,是异端。”2001年2月中旬,姊妹又去给她传,她仍旧不接受。2001年2月下旬,张××突然感觉头疼,经检查是高血压。5月8日下午,她突然疼痛难忍,两手抱头大叫:“疼死我了!”难受得她浑身冒汗,两只手乱动乱抓,一句话也说不出来,经医治无效,到天亮6时便伸腿瞪眼了。

775 运城市张××,女,55岁,真耶稣教会(属三自)讲道人。1999年9月,两次给她传神末世福音,她都不接受,并在该教会散布谣言说:“他们传的道是异端,是迷惑人的,不要听他们的。”2000年7月,传福音的人第四次去给她传,她说:“东方闪电是人间理学。”还拿着该派别印的抵挡神的材料说:“我不相信女基督。”并且高捧她的带领。2000年8月下旬,她儿子开车撞死1个人,赔偿3.5万元。2000年11月4日,她守完安息日过马路时被两辆车夹在中间,连自行车带人被挂倒在车轮下,后脑骨碾碎,脑浆流出,在送往医院的路上气绝身亡。正如圣经的话:祸患追赶罪人。

(仅选31例)

776 运城地区临猗县北辛乡姚××,男,78岁,三自教堂讲道人。1999年4月上旬,他听到有人传全能神末世作工,就在该教堂及周围各村到处散布谣言说:“东方闪电是异端,他们说神回来了,尽是胡说,咱绝对不能接受,再有人来传道把他赶走,神不可能是女性,因为耶稣是男的。”1999年4月下旬,姚××得病到医院检查是胃癌,已到晚期,2000年7月31日死亡。

777 长治县荫城镇韩××,男,34岁,因信称义派讲道人。2001年10月,有人给他传神末世作工,他说:“你别来这一套,你们传的是假的,这儿绝对不接受,你在这个村里妄想传开这个福音。”11月,又有姊妹到聚会场所给他传神的末世作工,他说:“走!这儿不许你礼拜。”还怒气冲冲地拽着姊妹的胳膊往外拖。2002年元月29日,又给他谈一些因抵挡全能神遭惩罚的例子,他说:“你瞎说,我不想听,简直是迷惑人的。”2002年2月15日(大年初四),韩××和两个不信的弟弟(一个27岁,一个31岁)早上4点开着大卡车往河北送炭,在开车返回家的途中行至武安大桥时,车把桥栏撞倒,掉到1丈多深的桥下,弟兄3人当场死亡。韩××与他的小弟弟脑浆迸裂,惨不忍睹。抵挡全能神遭到了惩罚!

778 长治市平顺县阳高乡任××,男,46岁,因信称义派小带领。1998年12月,有人给他传神末世的作工,他说:“你们是异端、邪教,东方闪电是迷惑人的假基督,我不听,你们赶快走吧。”后又多次给他传,他仍是拒绝接受。1999年12月25日,任××的妻子神经病突然发作,从30米深的悬崖跳了下去,摔得七窍流血,当场毙命。2002年1月上旬,两个姊妹去给该派的弟兄姊妹传神作工,他发现后马上赶到现场,骂道:“你们是魔鬼的儿女,是拆散教会的,都是假的。你们说神来了,在什么地方?让我看看!”紧接着恶狠狠地抓住两个姊妹,从家里拖到大门外。从1998年12月以来一共给他传过30多次,但他都拒绝接受,死不悔改。2002年3月29日,也就是他女儿出嫁的大喜日子,他万万没想到喜事变成了丧事。在开车送亲的途中发生了车祸,汽车从100米高的悬崖上飞了下去,车上的7人全部被摔死,其中他14岁的大儿子和10岁的小儿子摔得血肉模糊,面目全非,他嫂子的脑袋也摔得找不着了,他的外甥女、外孙女、侄女还有司机都是面目全非,场面惨不忍睹。面对这样的残局,任××心里十分痛苦,家里亲人也没有人理解他,就连他唯一的哥哥也不理解他,还拿着棍子打他。任××抵挡神遭了咒诅!

779 平遥市岳北乡罗××,女,52岁,重生派讲道人。2000年春天,有姊妹给她传全能神末世作工,她不接受还将姊妹赶出家门。2000年11月,另一姊妹又去给她传,她还是亵渎说:“七灵派是邪灵,进去就出不来,死也不跟你们的神。”事后,2001年8月,罗××的儿子得病,经检查,她儿子脑子里长了虫子,头疼,发高烧,医治共花两万余元也没治好,后于2002年1月6日死亡,死时26岁。罗××的儿子死后,儿媳妇也带着孩子走了。罗××的丈夫因儿子的死受到很大的打击,于2002年2月18日(正值春节期间)因思念儿子得病住进医院,治疗无效随他儿子去了。罗××受着精神上的折磨,好端端的家竟家破人亡。她作恶多端遭到了该有的报应。

  • 话在肉身显现

    话在肉身显现(续编)

    末世基督的发表(选编)

    神的羊听神的声音(初信必读)

    末世基督经典话语

    国度福音全能神经典话语(选编)

    神三步作工的纪实精选

    见证神的二十项真理

    考察真道一百题问答

    国度福音经典答题(选编)

    跟随羔羊唱新歌

    听神声音看见神显现

    得胜者的见证

    基督台前的审判——生命经历的见证

    如何识破撒但的诡计

    我是怎么被神话语征服的

    圣灵引导人归向全能神的见证

    正义与邪恶的较量

    抵挡全能神遭惩罚的典型事例

    经历基督话语审判刑罚的见证

    神隐秘降临作工的见证汇编

    办事有原则的实行操练

    实行真理的操练

    生命进入的交通讲道经典选段

    讲道供应文选

    事奉之路

    分享至
    00:00:00
    00:0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