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能神教会App

聆听神的声音,喜迎主耶稣重归!

欢迎各国各方渴慕真理寻求神显现之人来考察

神要用洪水灭世,嘱咐挪亚造方舟

895

创6:9-14 挪亚的后代记在下面。挪亚是个义人,在当时的世代是个完全人。挪亚与神同行。挪亚生了三个儿子,就是闪、含、雅弗。世界在神面前败坏,地上满了强暴。神观看世界,见是败坏了;凡有血气的人,在地上都败坏了行为。神就对挪亚说:“凡有血气的人,他的尽头已经来到我面前,因为地上满了他们的强暴,我要把他们和地一并毁灭。你要用歌斐木造一只方舟,分一间一间地造,里外抹上松香。”

创6:18-22 “我却要与你立约,你同你的妻,与儿子、儿妇,都要进入方舟。凡有血肉的活物,每样两个,一公一母,你要带进方舟,好在你那里保全生命。飞鸟各从其类,牲畜各从其类,地上的昆虫各从其类,每样两个,要到你那里,好保全生命。你要拿各样食物积蓄起来,好作你和它们的食物。”挪亚就这样行。凡神所吩咐的,他都照样行了。

……

挪亚造方舟

来到这个时代,神要呼召挪亚做一件很重要的事。为什么要做这个事呢?因为在此时神的心里有了一个计划,他的计划是要用洪水灭世。为什么要灭世呢?这里说了:“世界在神面前败坏,地上满了强暴。”“地上满了强暴”这话让人看到了什么?就是当世界、当人类败坏到极处的时候,地上有一个现象,那就是“地上满了强暴”。“满了强暴”拿现在的话来说就是乱套了。在人看,就是各行各业都没有秩序,挺混乱,不好管理。在神眼中,就是这个世界的人类太败坏了,败坏到什么程度了呢?败坏到了神不能再看的程度、神不能再忍耐的程度,败坏到了神定意要毁灭的程度。当神定意要灭世界的时候,神就计划寻找一个人来造一个方舟,然后神选定了挪亚来做这样一件事情,就是让挪亚造一个方舟。为什么要选挪亚呢?挪亚在神眼中是个义人,而且凡神所吩咐的他都照样行,就是说神告诉他做什么他就做什么。神要找这样的人来配合他的工作,来完成他的托付,完成他在地上要作的工作。那在那个时代除了挪亚还有没有第二个人选能完成这样的工作呢?肯定是没有!挪亚是唯一的人选,是唯一的能完成神托付的人选,所以神选了他。但是在那个时代,神要拯救人的范围与标准跟现在一样不一样?答案是肯定有区别!为什么问这话呢?在那个时代,虽然在神眼中的义人只有挪亚一个,言外之意,他的儿女与他的妻子都不是义人,但是神还是让这些人因着挪亚的缘故剩存了下来,神并没有按现在对人的要求来要求他们,而是把挪亚一家八口人都留了下来,他们是因着挪亚的义而蒙了神的祝福。因为没有挪亚,他们中间的任何一个人都不可能完成神的此次托付,所以,此次的灭世挪亚才是唯一应该剩存下来的人选,而其他人只是偏得。可见,在那个神还未正式开展他经营工作的时代,神对待人、要求人的原则与标准是相对“宽松”的。在现在人的眼里,神如此对待挪亚一家八口,似乎有失“公允”,若论及神在现在的人身上所作工作量之大与所说话语之多来说,神给挪亚一家八口的“待遇”,只不过是神在当时的作工背景之下所采取的一个作工原则罢了。相比之下,现在的人与挪亚一家八口谁从神得的更多呢?

挪亚蒙召一事虽然是一个简单的事实,但是我们要讲的重点是在这段记载中神的性情、神的心意与神的实质却并不简单。要了解神的这几方面,首先要了解神要呼召的人是什么样的人,通过了解神要呼召什么样的人来了解神的性情、神的心意与神的实质,这是至关重要的。那神呼召的这个人在神眼中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呢?这个人必须是能听他的话、能照他吩咐行的人,同时这个人也是一个有责任心的人,是一个能够把神的话当成自己应尽的责任与本分来完成的人。那这个人是不是必须是认识神的人呢?不是。在当时那个时代,挪亚并没有听过太多神的教导,也没有经历神的任何作工,所以,挪亚对神的认识是很少的。虽然这里记载了挪亚与神同行,但是他有没有见过神的本体啊?可以肯定地说,没有!因为在那个时代临到人的只是神的使者,他们虽然可以代表神说话、做事,但只是传达神的旨意、神的意思,而神的本体并没有亲自向人显现。在这段经文里基本上看到的都是挪亚这个人要做的事与神对他的吩咐,那么在这里神所发表的实质是什么呢?神所作的每一件事都是有精密计划的,当他看到一件事或者一个现象发生的时候,在他眼中有一个衡量的标准,这个标准决定他是否开始计划处理或如何对待这样的事情与现象。他不是对任何事都无动于衷,没有感觉,而是恰恰相反。这里有一句神对挪亚说的话:“凡有血气的人,他的尽头已经来到我面前,因为地上满了他们的强暴,我要把他们和地一并毁灭。”在这次神的话里,神说了神要毁灭的只是人吗?不是!神说了凡有血气的所有的活物,神都要毁灭。为什么神要毁灭呢?这里又有神的性情的流露:在神眼中,他对待人类的败坏,对待凡属血气的人的污秽、强暴还有悖逆,他的忍耐有一个限度。他的限度是什么呢?那就是神说的“神观看世界,见是败坏了;凡有血气的人,在地上都败坏了行为”。“凡有血气的人,在地上都败坏了行为”这话是什么意思呢?就是凡是活物,包括跟随神的人,包括口称神名的人,包括曾经对神献燔祭的人,包括口头承认神甚至赞美神的人,他们的行为一旦满了败坏,达到神的眼中,神就要毁灭他们,这就是神的极限。就是说,神忍耐人类、忍耐凡有血气的人的败坏到什么程度呢?到了所有无论是跟随神的人还是外邦人都不走正路了,到了这个人类不是仅仅道德败坏了、都满了邪恶的程度,而是没有一个人相信神的存在,更没有一个人相信这个世界是神主宰的,是神能给人带来光明,带来正路,到了人类恨恶神的存在、不容许神存在的地步。人类的败坏一旦到了这个程度,神就不再忍耐了。取而代之的是什么呢?那就是神的怒气、神的惩罚即将临到。这是不是神性情的一部分流露呢?现在这个时代,在神眼中还有没有一个义人呢?在神眼中还有没有一个完全人呢?这个时代是不是在神眼中凡有血气的人在地上都败坏了行为的时代呢?在这个时代除了神打算要作成的人,除了这些能够跟随神、接受神拯救的人类以外,是不是所有凡属血气的人都在挑战神的忍耐极限呢?在这个世界上,每天就你们身边发生的事,你们眼睛看到的、耳朵听到的、亲身体验到的每一件事是不是都满了强暴呢?在神眼中,这样一个世界、这样一个时代是不是应该结束了呢?虽然现在的时代背景与当时挪亚时代的那个背景完全不一样,但是对于人类的败坏,神的心情、神的忿怒与当时是一模一样的。神之所以能忍耐,那是因为他的工作,但是按着各种情况与条件来说,这个世界在神眼中早已该灭了,与洪水灭世那个时候的情况相比是有过之而无不及。

……

在这种背景之下,神最关心的是什么?不是那些根本不跟随他或者是本来就与他作对的人怎么对待他、怎么与他对抗,或者是人类怎么毁谤他,而只是关心跟随他的人、关心在他经营计划中他的拯救对象是否被他作成了,是否达到他满意了。而对于跟随他以外的人,他只是不时地给予小小的“惩戒”,以示他的烈怒,比如:海啸、地震、火山爆发等等。与此同时,他也在极力地保守、看顾着跟随他即将蒙他拯救的人。这是神的性情:一方面,神能对他要作成的人类给以极大的忍耐、宽容与最大限度的等待;另一方面,神又极度地恨恶、厌憎那些不跟随他与他敌对的撒但的种类。虽然他不在乎这些撒但的种类是否跟随他,是否能够敬拜他,但他还是在心里忍耐的同时恨恶着这些撒但的种类,也在定规这些撒但种类的结局的同时等待着他经营计划的步骤的到来。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

相关内容

  • 第六关 人的离世

    人一生都在追求金钱、名利,人把这二者当作救命稻草,当作唯一的依靠,似乎拥有了金钱与名利人就能持续地活着,就会免去一死,但是当死亡临近的时候,人才发现金钱与名利离人是那么遥远,而人在死亡面前是如此的软弱无力,如此的不堪一击;人在死亡面前是如此的孤独、无依无靠,如此的无助;原来人的生命不是金钱与名利能换来的,不管人拥有多少财富、多高地位,在死亡面前都是一样的贫穷与渺小;金钱不能买来生命,名利不能免去人一死;无论是金钱还是名利都不能使人的寿命延长一分一秒。

  • 神对亚伯拉罕的应许

    亚伯拉罕仅仅因为听从了神的话,神就给了他如此大的祝福。虽然表面看这个事很正常,也是顺理成章的事,但是在这里让我们看到了神的心:神特别宝爱人对他的顺服、珍惜人对他的理解与真心。

  • 约伯称颂神的名,不问祸福

    约伯跟神不搞交易,他对神没有任何要求,也没有索取,他称颂神的名是因着神主宰万物的大能与权柄,而不是根据自己得福或受祸。他认为无论人从神得福还是受祸,神的大能与权柄是不会改变的,所以,无论人身处何境,神的名都是应当称颂的。人从神得到赐福是因着神的主宰;人受祸也是因着神的主宰;神的大能与权柄主宰安排着人的一切,人的旦夕祸福都是神大能与权柄的彰显,无论从哪个角度上来看神的名都是应当称颂的,这是约伯有生之年经历与认识到的。

  • 撒但首次试探约伯(牲畜被掳,儿女遭灾)

    他表现得异乎寻常的冷静:起来,撕裂外袍,剃了头,伏在地上下拜。“撕裂外袍”意指他赤身露体、一无所有;“剃了头”意指他如新生的婴儿归到神的面前;“伏在地上下拜”意指他赤身露体来到世上,如今仍是一无所有,如新生的婴儿归还给神。

  • 耶和华神为亚当和他妻子用皮子做衣服给他们穿

    神造了这两个人,神把他们当作伴侣,作为他俩唯一的亲人,照顾他们的生活,也照顾他们的衣食住行。在这里神是以亚当、夏娃的父母亲的身份出现的。在神作的这件事情当中,在人眼中看不到神的高大;看不到神的至高无上;也看不到神的神秘莫测;更看不到神的烈怒威严;只看到了神的卑微、神的慈爱,看到了神对人的牵挂、对人的责任与呵护。神对待亚当、夏娃的态度与方式就如人的父母牵挂他们的儿女一样,也如人类的父母疼爱、照顾、关心他们的儿女一样,实实在在,看得见、摸得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