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你们见证主耶稣末世再来更换新名了,叫全能神,这怎么可能呢?圣经上明明说:“除他以外,别无拯救;因为在天下人间,没有赐下别的名,我们可以靠着得救。”(徒4:12)“耶稣基督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来13:8)我们认为主耶稣的名永远不会变,主再来不会再叫别的名。

参考圣经:

“得胜的,我要叫他在我神殿中作柱子,他也必不再从那里出去。我又要将我神的名和我神城的名(这城就是从天上、从我神那里降下来的新耶路撒冷),并我的新名,都写在他上面。”(启3:12)

“主神说:‘我是阿拉法,我是俄梅戛(阿拉法、俄梅戛乃希腊字母首末二字),是昔在、今在、以后永在的全能者。’”(启1:8)

“我听见好像群众的声音,众水的声音,大雷的声音,说:‘哈利路亚!因为主——我们的神,全能者作王了。’”(启19:6)

相关神话语:

有人说神的名不变,那为什么耶和华的名又变成耶稣呢?说弥赛亚要来,怎么来了一个名叫耶稣的呢?神的名怎么会变呢?这些不是早已作过的工作吗?难道神今天就不能作更新的工作了吗?昨天的工作都可更换,耶和华的工作可由耶稣来接续,耶稣的工作就不能再有另外的工作来接替吗?耶和华的名可变为耶稣,耶稣的名不也可以更换吗?这都不是稀奇的事,只是因人头脑太简单造成的。神总归是神,不管他的工作怎么变,也不管他的名如何变化,他的性情、他的智慧永远也不变,你认为神只能叫耶稣这个名,那你的见识就太少了。你敢说耶稣永远是神的名,神永远就叫耶稣了,再也不会改变吗?你敢定准“耶稣”这个名是结束律法时代又是结束末了时代的吗?谁能说耶稣的恩典能将时代结束呢?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将神定规在“观念”中的人怎能获得神的“启示”呢?》

神在地上来一次得换一次名,来一次换一次性别,来一次换一个形像,来一次换一步工作,他不作重复工作,他是常新不旧的神。他以前来了叫耶稣,这次来了还能叫耶稣吗?他以前来了是男性,这次来还能是男性吗?以前来是作恩典时代钉十字架的工作,这次来还能救赎人脱离罪恶吗?还能钉十字架吗?这不是作重复工作了吗?神是常新不旧的你不知道吗?有的人说神是永恒不变的,这话也对,但是指神的性情、神的实质是永恒不变的,他的名变了、工作变了,并不能证明他的实质变了,就是说,神永远是神,这是永恒不变的。若你说神的工作永恒不变,那神六千年的经营计划能结束吗?你单知道神是永恒不变的,但神还是常新不旧的你知道吗?若他的工作是永恒不变的,他能将人类带到今天吗?他是永恒不变的为什么他已作了两个时代的工作了呢?他的工作不断向前,也就是他的性情逐步向人显明,显明的都是他原有的性情。因为起初神的性情向人是隐秘的,他从不公开向人显明,人根本不认识他,他就借着作工来逐步向人显明他的性情,他这样作工并不是每个时代都改变性情。不是神的心意不断变化因而神的性情也不断变化,而是因着工作时代的不同,神将他原有的所有性情逐步向人显明,让人来认识他,但这并不能证明神原来没有特定的性情,随着时代的不同他的性情才逐步变化,这是错谬的领受。他是将原有的特定的性情,即他的所是来向人显明,是按着时代的不同来显明的,不是一个时代的工作能将神的全部性情都发表出来的。所以,“神是常新不旧的”这话是针对他的工作而言的,“神是永恒不变的”这话是针对神的原有的所有所是而言的。无论如何,你不能将六千年的工作定在一个点上,或套在一句死的话上,这是人的愚昧,神不像人想象得那么简单,他的工作不能停留在一个时代中,就如耶和华这个名不能永远代替神的名,神还能叫耶稣这个名来作工,这就是神的工作在不断向前发展的标志。

神永远是神不能变成撒但,撒但永远是撒但不能变成神。神的智慧、神的奇妙、神的公义、神的威严,这是永远不能改变的。神的实质、神的所有所是这是永远不变的,但神的工作是不断向前发展、不断进深的,因为神是常新不旧的。在每一个时代都要换一个新的名,在每一个时代神都要作新的工作,在每一个时代神要让受造之物看见他的新的心意、新的性情。如果在新的时代,人看不见新的性情发表,人不就把神永远钉在十字架上了吗?这不是把神定规了吗?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作工异象 三》

恩典时代的开始是以耶稣的名为开端,耶稣开始尽职分时圣灵便开始见证耶稣的名,耶和华的名再也不被提起,圣灵而是以耶稣的名为主来作新的工作。信他的人所作的见证是为耶稣基督所作的,所作的工作也是为耶稣基督。旧约律法时代的结束就是以耶和华这个名为主的工作结束了,从此以后,神的名再不叫耶和华,乃叫耶稣,从此圣灵就开始作以耶稣这个名为主的工作。那人现在仍吃喝耶和华的话,还按照律法时代的工作来套,你这不是套规条吗?这不是守旧吗?现在你们也知道已经到末世了,难道耶稣来了还能叫耶稣吗?耶和华当时告诉以色列众百姓,以后弥赛亚要来,结果来了没叫弥赛亚,而叫耶稣。耶稣说他还要来,他怎么走他就怎么来,耶稣的话是这么说的,但你看见耶稣是怎么走的了吗?耶稣驾着白云走,难道他还能亲自驾着白云来在人中间吗?那他不是还叫耶稣吗?当耶稣再来早已更换时代,他还能叫耶稣吗?难道神的名只能叫耶稣吗?就不能再在新的时代叫新的名吗?就一个“人”的形像、一个特定的名就是神的全部吗?神在每个时代都作新的工作,都叫新的名,他怎么能在不同的时代作相同的工作呢?他怎么能守旧呢?“耶稣”这个名是为了救赎工作而叫的名,末世耶稣再来还能叫这个名吗?还能作救赎的工作吗?为什么耶和华与耶稣是一,但他们却在不同的时代叫不同的名呢?不都是因为工作时代不同吗?就一个名能将神的全部都代表了吗?这样,只有在不同的时代来叫不同的名,以名来更换时代,以名来代表时代,因为没有一个名能将神自己代表得完全,只能将神的具有时代性的性情代表出来,只要能将工作代表出来即可。所以,神能选用任何一个适合他性情的名来代表整个时代。不论是耶和华时代还是耶稣时代,都是以名来代表时代的。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作工异象 三》

假如神在每一个时代作的工作都一样,都叫一个名,人会怎么认识呢?神就得叫耶和华,除了名叫耶和华的是神,叫其余名的就不是神,或者说神只能是耶稣,除了耶稣的名以外神不能再叫别的名,除了耶稣以外耶和华不是神,全能神也不是神。人认为“神是全能的这不假,但神是跟人同在的神,他得叫耶稣,因神是跟人同在的神”,你这就属于守规条了,把神限制在一个范围里。所以说,在每一个时代神所作的工作、所叫的名、所带的形像,所作的每步工作以至于到现在,不守一点规条,不受一点限制。他是耶和华,但他也是耶稣,也是弥赛亚,也是全能神,他的工作能逐步变化,他的名也相应地变化,没有一个名能将他代表得完全,但凡是他叫的名都能代表他,在每一个时代他所作的工作都代表他的性情。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作工异象 三》

人若总是称呼我为耶稣基督,却并不知道我在末世又开辟了新的时代,开展了更新的工作,而是一直痴痴地等待着救主耶稣降临,这样的人我都称其为不信我的人,是不认识我的人,也是假冒相信我的人。就这样的人怎能看见“救主耶稣”从天而降呢?他们所等待的并不是我的降临,而是犹太人的王的降临,也并不是盼望我能够将这个污秽的旧世界彻底灭绝,而是盼望耶稣再次降临将其救赎,就是盼望耶稣重新救赎全人类脱离污秽不义之地,就这样的人怎能成为成全我末世工作的人类呢?人所愿意的并不能了结我的心愿,也不能成就我的工作,因为人只是仰慕或怀念我作过的工作,人并不知道我是常新不旧的神自己,只是知道我是耶和华、我是耶稣,却并不知道我是结束人类的末后的那一位。人所盼望的、人所知道的是人观念中的,也仅仅是人肉眼所看见的,与我所作的工作并不是相合而是分散的。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救主”早已驾着“白云”重归》

耶稣这一个名,即“神与我们同在”,就能代表神的所有性情吗?就能把神说透吗?人若说神就只能叫耶稣,再不能有别的名,因神不能改变他的性情,这话才是亵渎!你说就“耶稣”一个名——神与我们同在,就能将神代表得完全吗?神能叫许多名,但在这许多名中,没有一个名能将神的一切都概括出来,没有一个名能将神完全代表出来,所以说,神的名有许多,但就这许多的名也不能将神的性情全都说透,因神的性情太丰富了,简直让人认识不过来。人没法用人类的语言把神尽都概括,人类也只能用一些有限的词汇来概括人所认识到的神的性情:伟大、尊贵、奇妙、难测、至高无上、圣洁、公义、智慧等等。太多了!就这几个有限的词也不能将人所看见的有限的神的性情都描述出来。后来,又有许多人加添了一些更能表达人内心激情的词:神太伟大了!神太圣洁了!神太可爱了!到现在,类似这些人类的语言也达到顶峰了,人仍然无法表达清楚。所以,在人看神有许多名,但神又没有一个名,这是因为神的所是太多了,但人的语言又太贫乏了。就一个特定的词、一个特定的名根本不能将神的全部代表出来,那你说神的名还能固定吗?神如此伟大、如此圣洁,你就不容他在每个时代来更换他的名吗?所以,在每个时代神自己要亲自作工的时候,他就用符合时代的名来概括自己要作的工作,以这个具有时代意义的特定的名来代表他本时代的性情,是神将神自己的性情用人类的语言表达出来。但就这样,许多有属灵经历的、亲眼看见神的人仍感觉到就这一个特定的名也不能将神的全部都代表出来,无奈,人也就不称呼神的名了,就直接称呼“神”。似乎人的内心充满了爱,但又似乎人的内心矛盾重重,因人都不知如何解释“神”。神的所是太多了,简直没法形容,但没有一个名能概括神的性情,没有一个名能将神的所有所是都描述出来。若有人问我“你到底用什么名?”我就告诉他:“神就是神!”这不是神的最好的名吗?不是神性情的最好的概括吗?这样,你们何苦再追究神名的事呢?何必再总为一个名吃不下、睡不着而苦思冥想呢?到有一天,神也不叫耶和华,不叫耶稣,也不叫弥赛亚,他就是“造物的主”,那时,他在地所取的名就都结束了,因他在地的工作结束了,随之他的名也就没有了。万物都归在了造物主的权下,他还用叫一个非常恰当但又不完全的名吗?现在你还追究神的名吗?你还敢说神就叫耶和华吗?你还敢说神只能叫耶稣吗?亵渎神的罪你担当得起吗?你要知道,神原本没有名,只是因着要作工作,要经营人类,他才就此取一个名,或两个名,或更多的名,他叫哪个名不都是他自己自由选择的吗?还用你——一个受造之物来定规吗?神自己的名是按照人所能领受到的,是按照人类的语言来叫的名,但这名人概括不了。你只能说天上有一位神,他叫神,是大有能力的神自己,太智慧、太高大、太奇妙、太奥秘而且太全能,再说就说不下去了,就能知道这么一点儿,这样,就耶稣一个名能把神自己代替了吗?来到末世,虽然仍是他作工,但是他的名得换一换,因为时代不一样了。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作工异象 三》

人若在末世仍然盼望救主耶稣降临,而且还是带着他在犹太的形像降临,那么整个六千年的经营计划就停留在救赎时代,再不能向前推移,而且永远不会有末世来到,也不会结束时代。因为“耶稣救主”只是救赎人类、拯救人类的,我取“耶稣”这个名只是为了恩典时代所有的罪人而有的,并不是为了结束整个人类而有的名。虽然耶和华、耶稣、弥赛亚都是代表我的灵,但这几个名只是代表我的经营计划中的不同时代,并不代表我的全部。在地之人所称呼的我的名,并不能把我的所有性情与所是尽都说透,只是在不同的时代对我有不同的称呼。因此在末了的时代,就是最后的一个时代来到之时,我的名仍然要改变,不叫耶和华,也不叫耶稣,更不叫弥赛亚,而是称为大有能力的全能的神自己,以这个名来结束整个时代。我曾经叫过耶和华,也曾经被人称为弥赛亚,人也曾经爱戴我叫我救主耶稣,今天我已不再是人以往所认识的耶和华和耶稣,而是在末世重归的、结束时代的神,满载着我的所有性情,而且满有权柄、尊贵、荣耀地兴起在地极的神自己。人并没有接触过我,也不曾认识我,不曾知道我的性情,从创世到如今,无一人见过我,这就是末世向人显现的但又隐秘在人中间的神,活灵活现住在人的中间,如烈日,又如火焰,充满能力,满带着权柄,无一人一物不在我的话中被审判,在火的焚烧之下无一人一物不被洁净。最终,万国必因着我的话而得福,也因着我的话而被砸得粉碎,让末世所有的人都看见我是救世主的重归,我是征服全人类的全能神,也让人都看见我曾经作过人的赎罪祭,但在末世我又成了焚烧万物的烈日之火,也是显明万物的公义的日头,这是我末世的工作。之所以我取这名又带有这样的性情,就是为了让所有的人都看见我是公义的神,是烈日,也是火焰,让所有的人都敬拜我——独一真神,也让人都看见我的本来面目:并非只是以色列人的神,也并非只是救赎主,而是天上地下和沧海中的所有受造之物的神。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救主”早已驾着“白云”重归》

上一篇: 9 以色列人世世代代信耶和华,信主耶稣的人更是遍布全球,既然耶和华、主耶稣和全能神是一位神,你们为什么说不管是信耶和华还是信耶稣,只要不接受全能神的末世审判工作都会被淘汰呢?

下一篇: 2 你们见证神末世再来叫全能神,我们认为“全能神”这个名是指神是全能的,并不是指神的新名,你们为什么说“全能神”是神的新名呢?

万物的结局近了,你想知道主再来是怎么赏善罚恶,定人结局的吗?欢迎联系我们,帮你找到路途。

设置

  • 文本设置
  • 主题背景

纯色背景

主题背景

字体设置

字号调整

行距调整

行距

页面宽度

目录

搜索

  • 本篇搜索
  • 本书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