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各国各方渴慕真理寻求神显现之人来考察

纯色背景

主题背景

字体设置

字号调整

行距调整

页面宽度

0个搜索结果

没有相关的搜索结果

23 争 战

中国 张辉

我叫张辉,1993年我们全家人都信了主耶稣。由于我热心追求,很快便成为一名讲道人,我常到各处教会作工讲道。几年后,我就辞掉了工作,全职事奉主。可不知什么原因,教会弟兄姊妹的信心、爱心逐渐冷淡,同工之间嫉妒纷争,我也感到灵里枯干,无道可讲。2005年,我的妻子得了癌症,不久就去世了,这对我打击很大,我更加软弱了。一天,我去表妹家做客,在那里遇到了两个传全能神国度福音的姊妹。经过几天的交通辩论,我确信主耶稣已经回来了,就是道成肉身的全能神。通过读全能神的话语,我干渴的心灵得到了浇灌供应,享受到了圣灵作工的甘甜,也明白了许多以往不明白的真理奥秘。然而,正当我沉浸在与主重逢的喜悦中时,各种撒但的试探、围攻却一步步向我逼近……

一天下午,我正在家里灵修,突然门外传来敲门声,开门一看是宗派牧师李扬和同工王军来了。我心里不由得“咯噔”一下,心想:“他们怎么来了?难道我信全能神的事他们知道了?之前教会里那些比较追求的弟兄姊妹信了全能神后,他们又是造谣恐吓,又是挑唆家人逼迫,千方百计地拦阻人跟随全能神,今天不知道他们会用什么手段来搅扰我。”我招呼他俩坐下。不一会儿,我的女儿小燕和儿子大勇也都回来了。我有些纳闷:孩子们说这段时间上班很忙,怎么这个时候他俩都回来了?难道是李扬让他俩回来的?看来,李扬他们今天是有备而来呀!我赶紧在心里向神祷告:“全能神啊,今天他们来肯定得拦阻、搅扰我,神哪,我身量太小,不知如何面对他们,求你带领我,帮助我,我愿为你站住见证!”祷告后,我的心平静了下来。这时,李扬假惺惺地笑着说:“张弟兄,听说你信‘东方闪电’了?有这回事吗?‘东方闪电’再有真理,咱也不能接受。张弟兄,我们都是信主多年为主传道作工的人,应该知道,是主耶稣钉十字架作了赎罪祭把我们从罪中救赎出来,我们都享受了主赐给的丰富恩典与平安喜乐,所以无论到什么时候我们都应该持守主的名,守住主的道,绝不能再信别的神。现在你离开主耶稣去信全能神,这不是背叛主吗?”我镇定地说:“李弟兄,我们说话得客观实际、有根有据,不能随意定罪啊。你考察过‘东方闪电’的道吗?你读过全能神的话吗?你从来没有考察过,怎么就论断我接受‘东方闪电’是背叛主呢?你知道真理是从哪儿来的,发表真理的是谁吗?主耶稣说‘我就是道路、真理、生命’(约14:6),真理就是神哪!你怎么能说‘东方闪电’再有真理也不接受呢,这不是故意抵挡真理、抵挡神吗?要是那样,咱还算是信主的人吗?说实话,因着宗教界牧师长老公开抵挡定罪全能神的末世作工,一开始我信全能神也害怕自己信错了,走错了路。可后来我读了全能神的话,发现全能神的话都是真理,揭开了很多真理奥秘,比如神六千年经营计划的奥秘、三步作工的内幕、神道成肉身的奥秘,还有圣经的内幕实情,等等,我信主多年的困惑和难处也都在全能神的话中得到了解决,我越读神的话越觉得这就是圣灵的发声说话,是神的声音,我认定这就是主耶稣回来了,是主向我们显现了!李弟兄,王弟兄,全能神与主耶稣就是一位神,信全能神就是迎接到主了啊!我们想想看啊,当初主耶稣来作工时,那些从圣殿里走出来跟随主耶稣的人,当时肯定也有许多人论断他们,说他们背叛耶和华,离道反教了。现在我们都知道,虽然主耶稣作的救赎工作与耶和华神颁布律法的工作不一样,神的名也变了,但主耶稣与耶和华就是一位神,人信主耶稣不是背叛耶和华,而是跟上了神的脚踪,得到了神的拯救。相反,那些只信耶和华却不跟随主耶稣的人,才是真正离弃神、背叛神的人呢。今天也是一样,虽然全能神作的末世审判工作与主耶稣的救赎工作不一样,神的名也变了,但全能神与主耶稣就是一位神,这是不可否认的。在恩典时代,主耶稣作救赎工作只是赦免了人的罪,并没有赦免人的撒但性情与犯罪本性,末世全能神作审判工作就是来解决人的撒但性情与犯罪本性,彻底拯救人脱离撒但权势被神得着。可见,这两步工作相辅相成,步步进深,一环紧扣一环,的的确确就是一位神作的。今天我信全能神不是背叛主耶稣,而是跟上了羔羊的脚踪,如果我们只信主耶稣却拒绝接受全能神,就跟当初的法利赛人只信耶和华神却拒绝主耶稣一样,会失去神的救恩,而且还会遭到神的惩罚。这才是真正的抵挡主、背叛主啊!你们说是不是啊?”

李扬听我这么说一脸尴尬,王军忙打圆场,说:“张长老,李牧师这样劝你,也是对你的生命负责任,怕你走错路啊,毕竟你们信主多年,又在一起事奉主,风风雨雨这些年走过来多不容易啊。你是咱们教会的长老,为教会工作付出很多,弟兄姊妹都尊重你、信任你,而你却离开教会信了全能神,这让弟兄姊妹多失望啊!张长老啊,你赶快回来吧!”

李扬接过话引诱道:“王弟兄说得没错,你这么多年劳苦作工,在教会很有威望、地位,难道就这么轻易放弃了,这多可惜呀,你快回头吧,大家都盼着你回来呢!咱们教会现在已经成立了敬老院,还与外国宗教联合,得到他们的资助,你只要回来,教会马上就给你配一辆车;你愿意管理敬老院,还是管理教会,或者是继续管理教会的财务,任你选择,你想在哪里都行!”我越听越觉得不对劲,这些话根本不像个信主的人说的。我想到圣经上记载的魔鬼撒但试探主耶稣的话:“魔鬼又带他上了一座最高的山,将世上的万国与万国的荣华都指给他看,对他说:‘你若俯伏拜我,我就把这一切都赐给你。’”(太4:8-9)刚才李扬他们说那番话的味道,不正和撒但说话的口气一样吗?这不是撒但的试探吗?他们用这些名誉、地位、金钱来引诱我,目的就是让我背叛全能神,离开真道,这是撒但的诡计啊!我信主十多年,好不容易盼到主回来了,我可不能中了撒但的诡计,否则,我会后悔一辈子的。我意识到这是神在带领我、引导我,使我对他们的诡计有了分辨。想到这儿,我义正辞严地说:“我信主这些年,不就是为了盼望主回来吗?现在主耶稣已经回来了,我只选择跟神走,你们不用再劝我了,我不会再回宗教的。”

这时,女儿流着泪对我说:“爸,你就听我们一句劝吧!我妈刚去世不久,我们心里已经很难受了。你现在又要信‘东方闪电’,以后我们还怎么面对教会的弟兄姊妹啊?到时弟兄姊妹不都得弃绝我们呀!”看着眼泪汪汪的孩子,我心里很痛苦、难受,想想孩子刚失去母亲,已经很伤心,很难过了,现在又要因为我信全能神的事被讥笑,被弃绝,我真不忍心再让他们受苦了。我心里激烈地争战着:如果我答应李扬他们的条件回到宗教,我们一家人还能和和睦睦地一起生活,但是神最后一次道成肉身来人间拯救人,我要是不跟随,那就是背叛神,还会失去蒙拯救的机会啊。我陷入两难之中,不知道该怎么选择……痛苦之中,我只能向神呼求:“神啊,我现在进退两难,心里很软弱,求你加给我信心和力量,使我不受他们的搅扰,能坚定信心跟随你。”祷告后,我想起几天前看的神的话:“你们务要时刻儆醒等候,多在我面前,对撒但的各种阴谋诡计要识透,要认识灵、认识人,会分辨各种人、事、物……撒但的各种丑恶的嘴脸一一地摆在你们面前,是停止退步,还是站起来靠我而行?彻底揭露撒但的败坏丑相,不讲任何的情面,毫不客气!与撒但决一死战!”(摘自基督起初的发表与见证)全能神的话给了我力量,也警醒我要学会分辨,今天我所临到的这些事,里面都有撒但的阴谋诡计,他们用情感、地位和金钱来诱惑、攻击我,搅扰我的心,目的就是让我背叛神,我绝不能上撒但的圈套,中了撒但的诡计!于是,我对孩子们说:“小燕,大勇,爸已经考察清楚了,全能神就是真神,全能神的说话作工就是真理、真道。这么多年我们苦盼主的再来,如今找着神的脚踪、找到真道比一切都宝贵,咱们不能因为害怕被人弃绝就放弃真道啊。人弃绝我们,不要我们,这不可怕,人离开谁都可以活下去,如果我们信神不寻求考察真道,错过主来被提的机会,被神的末世作工撇弃、淘汰,那我们可就有大祸了,肯定得落入灾难中受惩罚啊!那样我们活着还有什么意思呢?小燕,大勇,你们现在不明白,如果你们能好好考察全能神的作工,会看见全能神就是主耶稣的再来。”李扬他们看我态度坚决,就无奈地走了。

没过几天,李扬、王军他们又来了。这次他没有劝我回教会,而是利用婚姻来试探我,李扬说:“张弟兄啊,你看你妻子去世了,女儿出嫁了,儿子又不在家,你孤零零一个人,又没人做饭,咱们教会王姊妹现在也是单身,家里条件也不错,要不教会给你俩撮合撮合,到时一起事奉主,你看怎么样?你好好考虑一下。现在教会弟兄姊妹都为你祷告,都盼望你回头,你不能一条道走到黑啊!”当天晚上,王姊妹就给我打电话,一直劝我回原教会,还说我儿子结婚要是缺钱,十万二十万的只管吱声……听到这些话,我心里一动:哎呀!这还真像一家人说的话了!回想王姊妹对我们家一直很好,还经常照顾我的女儿,我心里一直很感激她。此时,我心里很纠结,我知道王姊妹是好心来劝我,我真不想说话伤着她,心情沉重地说:“王姊妹,我知道一直以来你对我家很照顾,谢谢你。”挂断电话后,我心里开始争战了,王姊妹可是我一直尊重的人,今天我把她也给伤了,心里真不是滋味!但因着神的保守,我没有被她的话引诱背叛全能神。

一天,我正在地里干活,李扬找到地里对我说:“张弟兄,你不为自己着想,也得为孩子们想想吧,你家大勇刚刚订婚,女方全家都是信主的,如果她们家知道你信全能神了,还能把女儿嫁过来吗?那大勇的婚事不就黄了吗?你得好好考虑考虑啊。”听着李扬的一番话,我心想:“这些人为了把我拉回宗教,还拿孩子的婚事来威胁我,我信神接受神的末世作工,与孩子的婚事有什么关系?再说了,两个孩子情投意合,怎么可能因为我信全能神婚事就不成了呢?”于是,我很镇静地告诉他:“孩子的婚事成不成都在神的手中,跟我信全能神没有关系。我既然认定了全能神就是主耶稣的再来,就要跟神走到底。即使儿女现在不明白,对我有误解,但总有一天他们会理解我的。”

一天,我来到儿子的电焊店,见儿子大白天躺在床上没干活,不解地问他怎么回事。儿子一脸忧愁,低沉地说:“爸,我对象打来电话,说你要是铁了心信‘东方闪电’,她就不和我结婚了。”儿子的话让我很震惊,也很气愤,心想:“李扬他们仇恨我信全能神,攻击我个人也就罢了,怎么能拿儿子的婚姻大事来威胁我呢?”看着儿子垂头丧气的样子,我心里很难受,眼泪在眼圈里直打转。儿子又对我说:“爸,我对象说了,如果你不回咱们教会,我要想结婚的话,就要答应她三条要求:第一,断绝父子关系;第二,不养老;第三,断绝一切亲属关系。爸,为了我们,你就回教会吧。”听到儿子说这些话,我心如刀绞,心想:“就因为我信真道,他们就逼着儿子跟我断绝父子关系,信真道咋这么难呢?”我强忍着眼泪对儿子说:“儿子,全能神我是信定了,我答应你对象提出的要求,以后我不会连累你们的,你们好好过日子吧。”说完,我就转身离开了电焊店,一路上,我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泪水,回到家后我跪在地上大声哭诉:“全能神啊!我现在心里太苦了!神啊,我知道这是真道,是你来了,我不能不跟随,但自从我接受了你的末世作工,总有人来搅扰我,今天儿子也要与我断绝父子关系。神啊!我身量太小,凭我自己实在胜不过去,求你带领我,加给我信心,使我能站立得住……”祷告后,我打开诗歌本看到一首神话语诗歌:“你虽给我许多试炼,但我知道我身量小,求你时时引导我,按我身量供应我。让我无论经历什么痛苦都能明白你的心意,不背叛你,不发怨言,能完全顺服达到你满意。无论是重的痛苦还是轻的痛苦,只要是你的安排我愿顺服,没有一点怨言,我愿永远称颂你。”(摘自《跟随羔羊唱新歌·在痛苦熬炼中看见了神的手》)读着神的话,我感受到神在安慰我、鼓励我,加给我信心,也让我明白了神的心意:神期盼我不管临到什么环境试炼都能依靠神,持守住对神的信,不背叛神。回想这段时间原宗派同工一次次加重对我的搅扰、逼迫,但每次在我最痛苦的时候,只要我真心祷告神、依靠神,神的话就开启引导我,加给我力量,给我指出实行的路。原来我并不孤单,神一直在我身边陪伴着我。此时我心里又有了力量,愿意忍痛割爱满足神,决不背叛神走回头路。

第二天,全能神教会的高姊妹和赵姊妹来到我家,我把这几天发生的事跟她们说了。高姊妹问我:“弟兄,你对临到的这些事是怎么看的?”我想了想,说:“刚开始我觉得李扬他们是为我好,毕竟他们没考察全能神的末世作工,不明白,但我真没想到他们能用儿子的婚姻大事来威胁我,真让我难以理解。”赵姊妹说:“弟兄,咱们来看一段神的话吧。全能神说:‘神在人身上所作的每一步工作,在外表看到的好像是人在与人接触,好像是出于人的安排,或出于人的搅扰,但是背后每一步工作、每一件事都是撒但在神面前打的赌,都需要人为神站住见证。就像约伯受试炼的时候,背后是撒但与神在打赌,而临到约伯的是人的作为,是人的搅扰。在你们身上神所作的每一步工作,背后都是撒但与神在打赌,背后都有争战。……做每一件事,都需要付出一定的心血代价,没有实际的受苦,达不到满足神,根本谈不到满足神,只不过是空喊口号!’(摘自《话在肉身显现·爱神才是真实的信神》)神的话把灵界争战的实情揭示出来了,咱们临到这些事,外表看是宗教首领在搅扰,实际上是一场灵界的争战,是撒但在与神争夺人。其实,很多宗派首领心里都承认全能神发表的话是真理,但因着神末世作的话语的审判工作太不合他们的观念想象,打破了他们只想得福上天堂的美梦,所以他们顽固地对抗、拒绝接受神的新工作。另外,他们害怕更多的人接受全能神的作工会令他们失去地位和饭碗,才不择手段地逼迫、拦阻人归向全能神,让人放弃真道背叛神。事实上,他们就是灵界撒但的化身,他们搅扰人归向神实际上就是撒但在吞吃人。咱们只要分辨他们所作所为的存心动机,就能看透他们的实质了。约伯受试探时,人凭肉眼看是强盗把约伯的家产夺走了,但在灵界是撒但与神在打赌。约伯当时虽然不知道这是灵界的争战,但他宁可受尽一切痛苦,甚至咒诅自己的生日也不埋怨神,依然称颂耶和华的名,为神站住了见证,羞辱了魔鬼撒但,得着了神的称许。咱今天在撒但围攻时,虽然遭受些逼迫、弃绝之苦,也失去了肉体暂时的享受,但是咱持守住了真道,为神站住了见证,获得了神的称许,这苦受得太值了!”听了全能神的话和姊妹的交通,我心里亮堂了,说:“是啊,以往我愚昧,没看透原宗派同工的实质,还以为他们是为我好,今天才明白,他们就是现实生活中的撒但。借着这么交通,我对灵界争战的实情才有了一些看见,虽然我还不明白真理看不透事,但在这个过程中我亲身经历了神对我的带领与保守,这都是神对我的祝福啊。”两个姊妹高兴地说:“真是感谢神哪,如果他们下次再来搅扰,咱们多多祷告,多寻求神的话语,靠着神得胜撒但!”我满有信心地点点头。

一天上午,原宗派的几个同工又来了,我赶紧在心里祷告,求神加给我信心、智慧、胆量。李扬张口就威胁我说:“张弟兄,如果你不离开‘东方闪电’,教会就弃绝你,不允许你再接触弟兄姊妹。”我说:“你弃绝我可以,但希望你们能为教会一千多名弟兄姊妹的生命负责,你们不接受主的再来,也别拦阻弟兄姊妹考察接受真道。看看咱们教会现在的光景,弟兄姊妹软弱消极,有的打工,有的退去不信了,还经常发生被鬼附的事,明显已经失去了主的看顾和保守;再看看我们讲道人的光景,聚会讲道没有一点新的亮光,总讲那些老旧的东西,弟兄姊妹根本就得不到供应。难道这些不值得我们反省、深思吗?不值得我们寻求吗?”说到这里,我心里受了感动,真诚地对他们说:“在座的都是教会的主要同工,大家可以想想:我们口口声声喊着要牧养好主的羊,可主再来作了新工作,发表了新话语,我们却丝毫不寻求考察,不带领弟兄姊妹接受神话语的浇灌喂养,还千方百计拦阻弟兄姊妹考察真道,这不是让弟兄姊妹渴死、困死在宗教吗?能这样做的人究竟是善仆还是恶仆呢?这样做的后果是什么你们想过吗?……”这时,李扬气急败坏地大声说:“我们今天来你家说这些都是为你好,你倒教训起我们来了。”我义正辞严地说:“你们一次次来搅扰我,明知全能神教会有真理却不让我接受,不让我得生命,这是为我好吗?你们给我造谣,还挑拨我和儿女之间的关系,叫我儿子与我断绝父子关系,这就是你们所说的爱吗?你们这么处心积虑真是为我好还是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目的啊?”听我这么说,李扬的脸立马就变了,怒气冲冲地对我喊道:“你可真是不知好歹!”我大声说:“以后咱们各走各的路,我的生命有神负责,不用你们管!”李扬他们听我这么说,一个个灰溜溜地走了。从此以后,再没有人来搅扰我了。

经历这一场属灵争战,我对撒但的诡计有了一些分辨,也看透了宗教界首领抵挡神的实质,再也不受宗教邪恶势力的辖制,终于能自由释放地跟随全能神了!

上一篇:“虎口”逃生

下一篇:如此较量,我获益很多!

你可能喜欢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