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样追求真理(十七)

上次聚会交通了放下来自家庭的包袱,涉及到放下父母的期望这个话题。父母的期望对每一个人来说都是一种无形的压力,是吧?(是。)这是来自于家庭包袱的其中一项。放下父母的期望,就是放下父母对你的生活、生存以及所走的道路形成了压力、包袱的这些内容,就是当父母的期望影响到你选择人生道路,影响到你尽本分,影响到你走正道,影响到你的自由、你的权利还有你的本能时,父母的期望对你来说就形成了一种压力、包袱,这些包袱就是人在生活、生存还有信神的过程中应该放下的一些东西。这是不是之前交通的内容?(是。)当然,来自于父母的期望涉及到很多内容,比如学习、工作、婚姻、家庭,甚至人的事业,人的前途、未来等等这些。对于父母来说,他们对儿女所期望的每一件事都是顺理成章的,也是合情合理的,没有任何一个父母对儿女是没有期望的,父母都会或多或少、或大或小,或在一个特殊时期对儿女有一些不同的期望,期望儿女学习能够有好的成绩,工作能够顺利,有好的收入,在婚姻方面也能够顺利、幸福,甚至在家庭、事业、前途等等各方面,父母对儿女都有不同的期望。从父母的角度来说,这些期望都是正当的,但是从儿女的角度来说,父母在各个方面的期望很大程度上干扰到了儿女的正确选择,甚至干扰到了儿女的自由,以及儿女作为正常人的权利或者权益,同时也干扰到了儿女的素质的正常发挥。总之,不管从哪个角度上来说,不管从父母的角度还是从儿女的角度上来说,父母对儿女的期望如果超出了正常人性能承受的范围,超出了正常人性本能能够达到的范围,或者超出了正常人性所该拥有的人的权利或者是神赋予人的本分、义务等等,那父母的期望就属于不正当、不合理的,当然也可以说是不应该有、不应该存在的。从这点上来看,父母的这些期望,儿女都是应该放下的。就是父母站在父母的角度上或地位上,似乎有权利期望儿女做这个做那个,走什么道路,选择怎样的人生,选择怎样的学习环境或者工作、婚姻、家庭等等,但是,作为一个正常的人来说,父母不应该站在父母的角度上或者地位上,不应该以父母这个身份要求儿女做任何儿女义务范围以外、人性能力范围以外的事,甚至不应该干涉儿女在各方面的选择,不应该将自己的期望,自己的喜好,自己的不足、不满,或者自己的某种兴趣强加在儿女身上,这是父母不应该做的事情。当父母有了这些不应该有的期望时,儿女就应该正确对待,更重要的是能分辨从父母来的这些期望的性质到底是什么。如果能很清楚地看到父母的这些期望对你来说是一种人性权利的剥夺,是对你选择正面事物、正确道路的一种干涉或者干扰,那你就应该放下,不去搭理它,因为这是你的权利,这是神赋予任何一个受造人类的权利,父母不应该因着他们生了你,是你的父母,就认为他们有特权干涉你的人生道路、干涉你的人权。所以,任何一个受造之物都有权利对父母任何不合理、不恰当甚至不正当的期望说“不”,完全可以拒绝承担他们对你的任何期望。你能够拒绝接受、承担他们对你的任何期望,这就是你放下父母对你不正当的期望的实行方式。

在放下父母的期望这件事上,人应该明白的真理是什么?就是你放下父母的期望的真理根据是什么,所遵行的真理原则是什么,这个知不知道?如果你认为父母是你在这个世界上最亲近的人,父母是你的顶头上司、是你的老大,父母是生你养你的人,是供应你吃穿住行的人,他们把你养大,是你的恩人,那对父母的期望你好不好放下?(不好放下。)如果你有这些认为,那你就很容易站在肉体的角度上对待父母的期望,你就不容易放下父母对你任何一种不恰当、不合理的期望,你只能被他们的期望捆绑、压制,即使内心有所不满、不愿意,但是也没有能力去挣脱,你只能顺其自然。为什么要顺其自然呢?因为如果放下他们对你的期望,不搭理或者拒绝他们对你的任何期望,你会觉得自己是个不孝子,自己忘恩负义,辜负了父母,不是好人。站在肉体的角度上,你会尽其所能地发挥你良心的作用报答父母的恩情,让父母为你所受的苦不白受,而且还要实现父母对你的期望,努力去做到他们让你做的每一件事,不让他们对你失望,能够对得起他们,还会下定决心为他们养老,让他们有快乐的晚年,甚至想得更远一点,为他们送终,满足他们的同时也满足自己做一个孝子这样的愿望。人活在这个世界中,被社会的种种舆论、风气还有社会流行的种种思想观点影响着,人如果不明白真理,只能站在肉体情感的角度上看待这些事,同时也只能站在肉体情感这个角度上来处理这些事。虽然在此期间,你觉得父母做的很多事不像是一个父母该做的,甚至父母的有些所做所行,他们的人性、人格,还有他们做事的方式、方法,让你内心深处鄙视、厌恶,但你还是要做一个孝子来孝顺他们、满足他们,不敢有任何的怠慢。这样做一方面是为了不被社会唾弃,另一方面也满足自己良心的需要。这些观点都是这个人类、这个社会带给你的,所以,你对父母的期望、对父母与你之间的这层关系,你很难理性地去处理,你只能被迫做一个孝子来对待他们,对父母所做的一切听之任之,你没有别的选择,你只能这么做,这样一来,对于父母的期望你更是不容易放下。如果你真从内心放下,那你还要背负另一种包袱或者压力,那就是来自社会、来自家族、来自家庭的谴责,甚至是来自于你内心深处对自己的谴责,对自己的痛斥、唾骂、鄙视,说自己不是东西,说自己不是孝子,说自己忘恩负义,甚至会像社会上的人所说的“你是白眼狼,你是个忤逆的东西,你是有娘生没娘养”,就是什么难听的话都有。如果你不明白真理,你就会陷入这样一种窘境。就是说,对于父母的期望,当你从内心深处理性地放下它的时候,或者是你很勉强地放下它的时候,在你内心深处就会产生另一种包袱或者压力,这个压力就是来自于社会、来自于你良心的作用。那怎么才能放下父母的期望?要解决这个问题还是有路途的,不难,需要人在真理上下功夫,来到神面前寻求真理、明白真理,这个问题就解决了。那人应该明白哪方面真理,才能在放下父母期望的时候,不再害怕背负社会舆论的谴责,还有自己内心深处良心的谴责,以及父母对你的痛斥、咒骂?(在神面前我们就是一个受造之物,在这个世界上,我们不仅仅是对自己的父母尽责任,更重要的是得尽好自己的本分、尽到自己的义务,如果能把这个看透,可能再放下父母的期望时就不会太受父母和社会舆论谴责的影响。)谁再说说。(上次神交通到,我们离开家尽本分,一方面是因为有客观的环境,是为了尽本分必须离开父母,不能照顾他们,而不是为了躲避尽责任才选择离开父母的,另一方面是因着神的呼召要尽本分,就不能陪伴他们了,但心里对父母是有牵挂的,这和不想尽责任、不孝是两种不同的情况。)这两方面原因都是人应该明白的真理、应该明白的事实真相。人明白了这两方面,放下父母期望的时候内心深处稍稍会感觉平安、平静一些,但是能不能从根源上解决这个问题呢?如果没有大环境的影响,你的命运就能与父母联系在一起吗?如果你不信神,你正常地工作、过日子,你就一定能陪伴在父母身边吗?你就一定能尽孝吗?你就一定能够在父母身边还报他们的恩情吗?(不一定。)哪个人一辈子做的所有事情就是为了还报父母的恩情?(没有。)没有这样的人。所以,这件事得从另一个角度上来认识,从另一个角度上来看透它的实质,这就是人应该明白的这里面更深层次的真理,这也是一方面事实,更是一方面事物的实质。对于放下父母的期望,这里面人应该明白的真理是什么呢?一方面人得明白,父母不是你的债主;另一方面人应该明白的是,父母不是你生命与命运的主人。这是不是真理?(是。)你明白了这两方面真理,对于父母的期望是不是就更容易放下了?(是。)

先来说“父母不是你的债主”这一方面真理。父母不是你的债主,这是针对什么说的?是不是针对父母对你的养育之恩说的?(是。)父母对你有养育之恩,所以你很难放下与父母的这层关系。你认为你必须要还报他们的恩情,否则的话你就是不孝子,你必须孝顺他们,必须对他们言听计从,必须满足他们的任何愿望、要求,而且不能辜负他们,这就是还报他们的恩情。当然,有一些人有好的工作、好的收入,还会给父母一些物质的享受、好的物质生活,让父母能跟着自己沾光,能生活得更好。比如,会给父母买房、买车,带着父母去豪华餐厅吃山珍海味,到旅游胜地去旅游、住豪华酒店,让他们开心,让他们享受。你所做的这一切都是在还报父母的恩情,让父母觉得没有白养你、没有白疼你,你没有辜负他们。一方面做给父母看,另一方面也做给周围的人看,做给这个社会看,同时也在尽力地满足自己良心的需要。不管从哪方面看,不管你在满足什么,总之,你做的这一切很大程度上是在还报父母的恩情,你做这些事情的实质是在还报父母对你的养育之恩。那为什么你能有还报父母的恩情这样的思想呢?就是你认为父母生了你,把你养大不容易,父母无形中就成了你的债主,你欠他们的,你必须要还报,还报才是有人性,还报才是真正的孝顺,还报才是作为一个人该有的道德水准。那你这些思想观点、这些做法的产生,实质上就是你认为欠了父母的,必须要还,从很大程度上来说,父母就是你的债主,就是你欠了他们对你的恩情,你现在有能力报答了,有能力偿还了,你就根据你的能力来报答、偿还,用金钱、用情感来偿还。那这么做到底是不是真正的人性?是不是真正的实行原则?(不是。)为什么说父母不是你的债主?既然“父母不是你的债主”这是真理,那你把父母当成恩人、当成债主,你所做的一切都是为偿还他们的恩情,这个思想观点对不对?(不对。)这句“不对”说得是不是很勉强啊?“父母不是你的债主”与“父母是你的恩人,你必须偿还”,哪句话是真理?(“父母不是你的债主”这句话是真理。)既然“父母不是你的债主”是真理,那“父母是你的恩人,你必须偿还”这句话是不是真理?(不是。)这是不是与“父母不是你的债主”这句话相抵触?(是相抵触的。)不管哪一句话让你的良心受到谴责,这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什么?重要的是哪一句话是真理。是真理的那一句话,即使让你感觉良心不舒服、受控告,那你也应该接受,因为他是真理。“父母是你的恩人,你必须偿还”这句话虽然符合人的人性道德水准,也符合人的良心知觉,但它不是真理,即便它让你良心感觉满足、舒服,你也应该放下它,这就是你接受真理应该有的态度。那“父母不是你的债主”与“父母是你的恩人,你应该偿还”哪句话让你听起来更舒服一些,更合乎人性良知,更合乎人性的道德水准?(第二句更符合。)为什么第二句更符合?它迎合了人的情感需要,满足了人的情感需要。但是,它不是真理,它是神所厌憎的。那“父母不是你的债主”这句话是不是让人感觉心里不舒服?(是。)人听完这句话什么滋味、什么感觉?(感觉有点没良心。)有点没有人情味,是吧?(是。)有人说:“人没有人情味还是人吗?”没有人情味是不是人?“父母不是你的债主”这句话听起来是没有人情味,但这是事实。如果你理性地去对待你与父母的这层关系,你会发现,“父母不是你的债主”这句话从根源上把每个人与父母之间的关系说清楚了,把人与人之间的实质、根源说清楚了,即使让你良心感觉不舒服,没满足你的情感需要,但这句话却是一个事实,也是一条真理。这条真理能够让你理性地、正确地对待父母对你的养育之情,也能够让你理性地、正确地对待父母对你的任何期望,当然更能让你理性地、正确地对待你与父母之间的关系。你能正确地、理性地对待与父母之间的关系,那你就能理性地处理你与父母之间的关系。有些人说:“这真理说得是挺好,慷慨激昂的,但是人听完之后怎么觉得有点够不上呢?尤其是‘父母不是你的债主’这一条,人听完之后怎么觉得与父母之间的关系越来越疏远,不亲近了呢?怎么觉得与父母之间没有情感这层关系了呢?”真理是不是有意让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变疏远了?是不是有意让人与父母之间断绝关系呢?(不是。)那明白这一真理能达到什么果效啊?(明白这条真理可以让我们看透与父母之间的关系到底是什么,把这个事实真相告诉我们。)对了,让你看清这个事实真相,让你能够理性地对待这些事、理性地处理这些事,而不是活在情感里,也不是活在人与人之间的这一层肉体关系里,是吧。

咱们来说说“父母不是你的债主”这事到底怎么解释。父母不是你的债主,这是不是事实?(是。)既然是事实,咱们就应该名正言顺地把这里面的事说清楚。从父母生你这件事上来看,是你选择了让他们生你,还是他们选择了生你?是谁选择了谁?如果从神的角度上来说,双方都不是,不是你选择了父母生你,也不是他们选择了生你,从根源上来说,这是神的命定。这个话题咱们先放在一边不说,这个事人好理解。从你的角度上来说,你是被动的、没有任何选择权利地被他们所生。从父母的角度上来说呢,是他们主观愿意生你的,是吧。就是抛开神的命定来说,生你这件事是父母这一方占主动权的,他们选择生下你,他们占主动权,你没有选择让他们生你,你是被动地被他们生下来,你没有选择的权利。所以,父母既然是占主动,他们选择生你,那就有义务、有责任养你,把你抚养长大成人,供你读书也好,供你吃穿、花钱也好,这是他们的责任与义务,是他们该做的。而你在被抚养期间一直是被动的,你没有选择的权利,只能被他们抚养。因为你小,你没有能力自己抚养自己,你只能被动地被父母养大。父母怎么养你,你就怎么被养,父母让你吃好的喝好的,那你就吃好的喝好的,父母给你的生存环境是吃糠咽菜,那你就吃糠咽菜,不管怎样,在你被抚养期间,你是被动的,父母是在尽责任。就像父母养了一盆花,他既然愿意养,那他就应该施肥、浇水,应该让它接受阳光。那对于人来说,父母对你不管是无微不至地照顾还是精心地呵护,总之,都是在尽责任、尽义务。不管他们抚养你的目的是什么,这是他们的责任,因为他们生了你,他们就应该对你负责任。从这点上来看,父母对你所做的算不算恩情?算不上,是吧?(是。)父母对你尽这个责任不算恩情,那对一朵花、一棵草要尽责任,浇点水、施点肥,那算恩情吗?(不算。)就更不算了。小花、小草在外面长得更好,放到地里风吹日晒雨淋,长得更茁壮,放家里栽在盆里还不如在外面养呢,在哪儿不是活着呀?不管在哪儿都有神的命定,你是有生命的人,神会对任何一个生命负责,让他生存下去,遵循所有受造之物所遵循的一个规律。只不过作为一个人来说,你生活在父母养育你这样的环境里,那你就应该在这样的环境中长大,就应该生存在这样的环境里。生存在这样一个环境里,从大环境来说是神的命定,从小的环境来说是父母养育你,是吧。不管怎么说,父母养育你这是尽责任、尽义务,他们把你养大成人,这是他们的义务与责任,这不算什么恩情。如果不算什么恩情,那能不能说这是你应该享受的?(可以。)这是你应该享受的一种权利,你就应该被抚养,因为你在未成年期间,你所扮演的角色就是被抚养的角色。所以,你只是接受了父母对你尽的一种责任,但并不是接受了父母的恩惠与恩情。任何一种生物,生儿育女、繁衍后代、抚养后代都是一种责任,比如小鸟、牛、羊,甚至老虎,繁衍了后代之后都要抚养,没有一种生物是不抚养后代的,也可能有例外,但很少,这是生物生存的一种自然现象,是生物的一种本能,它归结不到恩情这里面去,这只是在遵循造物主给动物、给人类制定的一种规律。所以,父母抚养你这并不是一种恩情。从这一点上可以说,父母并不是你的债主,他们对你尽了责任,在你身上花了多少心血、花了多少钱,不应该让你偿还,因为这是他们作为父母的责任。既然是责任、义务,那就应该是免费的,不应该来索取报酬。父母抚养你只是在尽责任、尽义务,应该是无偿的,不应该是一场交易,所以你不必用偿还的思想来对待父母,来处理与父母之间的关系。如果用偿还的思想来对待父母、还报父母,来处理与父母之间的这层关系,这反倒是不人道的,同时也让人很容易被肉体的情感所限制,被肉体的情感捆住手脚,很难从肉体的情感纠葛里走出来,甚至会迷失方向。父母不是你的债主,所以父母对你的期望你没有义务一一都实现,没有义务为他们的期望买单。就是他们期望他们的,你有自己的选择,也有神为你制定的人生道路、为你制定的命运,与父母没有关系。所以,当父母说,“你这个不孝子,多少年也不回来看我一眼,多少天也不给我打一个电话,我有病了都没人管,我养你真是白养了,你真是个白眼狼,真是一条喂不熟的狗啊!”如果你不明白“父母不是你的债主”这一条真理,听到这些话,你心里就会像刀扎一样难受,良心会受谴责,父母所说的字字句句都扎在你的心上,让你感觉无颜面对父母,让你感觉对父母满了亏欠、满了内疚。当父母说你白眼狼的时候,你就真感觉,“可不是咋地,父母养我这么大,都没有跟我沾上什么光,如今父母病了,希望我能够在床前伺候他们、陪伴他们,需要我还报恩情的时候我却不在他们身边,我真是个白眼狼啊!”你把自己定成白眼狼,这合不合理啊?你是不是白眼狼啊?你如果不离家在外尽本分,能够守在父母身边,你就能保证父母不得病吗?(不能。)父母的生死你能掌握吗?穷富你能掌握吗?(也不能。)父母得任何的病都不是因为抚养你累的,也不是因为想你想的,尤其得那些大病、重病、能死人的病,都不是因为你得的,这是他们的命,跟你没关系。你再孝顺,达到的顶多就是让他们的肉体减轻点痛苦、减轻点负担,但是他们什么时候得病,得什么病,什么时候死,死在哪儿,跟你有关系吗?跟你没关系。你说你孝顺,你不是白眼狼,你成天守在他们身边,你成天看着他们,他们就不得病了?他们就不死了?那该得病不也得得病吗?该死不还得死吗?是吧。父母说你白眼狼的时候,说你没良心、说你是喂不熟的狗的时候,你心里会不会难受?(会。)现在还会难受吗?(现在不会了。)那问题是怎么解决的?(因为神交通了,父母得不得病、他们的生死都跟我们没有关系,都是神命定好的,我们就是在他们身边也不能做什么,所以,他们说我们是白眼狼,这话跟我们没有关系。)不管你是不是父母口中的白眼狼,最起码你在造物主面前尽上受造之物的本分,在神那儿看你不是白眼狼就行了。人怎么说没用,父母说你是什么不一定就是什么,他说的不管用,得根据神怎么说,神说你是合格的受造之物,人再骂你是白眼狼也没有用,他成就不了什么。人只不过是因着良心的作用,或者当人不明白真理、身量小的时候,会受这些骂名的影响,心情会有点不好,情绪会低落,但是当回到神面前的时候,这一切就都解决了,就都不是问题了。对于还报父母的恩情这件事是不是解决了?对这事是不是明白了?(明白了。)这里人要明白的一个事实是什么?父母养育你是他们的责任,是他们选择了生你,那他们就有责任、有义务抚养你,他们把你养大成人是在尽责任、尽义务,你不欠他们什么,所以你不需要偿还。那你不需要偿还,这就摆明了父母不是你的债主,你不需要因为父母的恩情对他们做任何的事情。如果你有条件尽点责任,那你就尽点责任;如果环境、客观条件都不许可你对他们尽义务,那你就不要想太多,不要觉得亏欠父母,因为父母不是你的债主。不管你是孝顺父母也好,还是对父母尽责任也好,也只是站在子女的角度上对曾经生你养你的父母尽点责任,但并不能站在偿还的角度上去做这件事,也不是站在“父母是你的恩人,你必须得偿还、必须得还报他们的恩情”这种角度上去做这件事情。

外邦世界有一个什么说法,“乌鸦反哺,羔羊跪乳”,还有什么“人若不孝,禽兽不如”,这套说法说得多么高大上!其实,他们说的“乌鸦反哺,羔羊跪乳”这些现象还真有,是事实,但仅仅是生物界中的现象而已,是神给各种生物所制定的一种规律而已,各种生物包括人都在遵循这种规律。各种生物都在遵循着这种规律,更证实了各种生物是由神造的,这个规律没有任何生物能打破,没有任何生物能超越。你看,狮子、老虎都是比较凶残的肉食动物,但是在幼崽没有成年之前,它们也在抚养,也不会咬,这就是动物的本能。不管是哪类动物,不管是凶残的还是善良温柔的,都有这个本能,各种生物只有遵循了这样一种本能、这样一种规律才能繁衍生息下去,包括人类。如果各种生物不遵循这个规律,或者没有这个规律、没有这个本能的话,那各种生物就不会繁衍生息下去,生物链就不存在了,这个世界也就不存在了。是不是这样?(是。)乌鸦反哺,羔羊跪乳,这恰恰证实了生物界在遵循着这样一种规律,各种生物都有这种本能,在生养下一代之后,在幼崽未成年之前都是在雌性或者雄性的呵护、抚养之下长大。各种生物都能对自己的下一代尽责任、尽义务,尽心尽责地抚养自己的下一代,更何况人了,人被人类称为是高级动物,如果都不能遵循这种规律,如果都没有这种本能的话,那人类还不如动物呢。所以,父母不管在养育你期间给了你多少的抚养,尽了多少的责任,他们只是在做一个受造人类能力范围内该做的一件事,这是他们的本能。你看,那小鸟到繁殖的季节提前一个多月就不停地找安全的地方垒窝,雄鸟、雌鸟轮班出去,叼着各种小草、羽毛、树枝在比较茂密的树上就开始筑巢了。各种鸟筑的那个小巢都特别结实,特别的精细。为了下一代,鸟就花费这么多功夫筑巢、垒窝。窝垒好了之后,到孵蛋的时候,那窝里就总有鸟,雄鸟、雌鸟一天二十四小时换班,特别的殷勤,不一会儿这个飞回来了,不一会儿那个飞走了。没过多少日子,有的小鸟就出壳了,露头了,你就听着树上小鸟“咿呀咿呀”开始叫,大鸟一会儿飞回来喂点虫子,一会儿又飞回来喂点什么东西,特别的殷勤。一两个月以后,有的小鸟就长大点了,能站在巢檐上面扇翅膀了,大鸟就飞来飞去的,轮班给小鸟喂食,守护着小鸟。有一年,我看到在空中有只乌鸦,嘴里衔着一只雏鸟,那雏鸟叫得特别凄惨,大约是求救的意思。乌鸦在前面叼着雏鸟飞,后面就有一对成鸟在追,那一对成鸟叫得也挺凄惨的,最后乌鸦飞远了。不管能否追上乌鸦,小雏鸟可能也死了。那一对成鸟在后面连哭带嚎的,把地上的人都惊动了,你说那叫声得多凄惨吧。其实,它们哪是只有那一个孩子啊,它们一窝就得有三四个,但一个被叼跑,它们就在后边连哭带嚎地追。你看,动物界、生物界就是这样,能不厌其烦地抚养子女。那些鸟年年都会飞回来,年年都重新筑巢,年年都做同样的事情,孵小鸟、喂小鸟,还教小鸟练飞。练飞的时候,小鸟飞不高,有时候就掉地上了。我们还救过几回呢,赶紧又把它放到巢里。大鸟就天天教,不一定哪天这些小鸟就全部都出巢了,飞走了,那个巢就空了。到第二年又来一对新的大鸟来筑巢、孵蛋,抚养小鸟。各种生物或者动物都有这些本能、规律,它们遵循得特别好,实行得特别到位,没有人能打破。还有一些特殊的动物,像老虎、狮子,它们到成年的时候就和父母分开了,甚至有的雄性之间就成为对手了,该咬就咬,该争就争,该斗就斗,很正常,这是规律。它们不讲情感,也不像人类那样活在情感里,“得报恩啊,得偿还啊,得听父母的呀,不孝顺父母别人会谴责、会骂,戳脊梁骨,我可受不了这个!”动物界就没有这些说法。为什么人能有这些说法?因为在社会上、人群中有各种各样错误的思想、舆论,人受了这些错误思想、舆论的影响、侵蚀、腐蚀之后,人就对儿女与父母这层关系有了不同的解读、不同的处理,最后就把父母当成了自己的债主,一辈子怎么还也还不完。甚至有的人父母死了,他因为一件事做得没让父母高兴、如愿,一生都觉得愧疚,觉得愧对父母的恩情。你说这多不多余啊?人活在情感里,只能被来自情感的各种思想所侵扰。人活在败坏人类思想渲染的环境之下,人会被各种错谬的思想所侵扰,所以人就活得很累,不像其他生物那么简单。但是,今天因着神作工,神发表真理让人知道这一切事实的真相,让人明白真理,当人明白了真理之后,这些错谬的思想观点就不再成为你的包袱,也不再让你以错谬的思想观点为指导来处理与父母的这一层关系,那你就活得轻松了。活得轻松,并不是说不知道人的责任、义务是什么,同样知道人的责任与义务,就看人选择以什么观点、什么方式来对待了。一条路是走情感路线,按着情感的方式去处理,按照撒但所指引给人的方式与思想观点去处理;一条路是按照神所教导给人的话语去处理这些事情。人凭撒但的这些错谬的思想观点处理这些事的时候,人只能活在情感的纠葛里,总也分不清对与错,人在这种情况下只能活在一个网罗里,总纠缠“你对了,我错了,你给我的多了,我给你的少了,你忘恩负义了,你做得过分了”等等这些事,就没有说清楚的时候。但是,当人明白了真理之后,人从错谬的思想观点与情感的网罗里跳脱出来的时候,这些事情就简单了。如果你遵循了正确的、从神来的一个真理原则、一种思想观点,那你就活得很轻松。社会舆论也好,良心知觉也好,情感包袱也好,都不再成为你处理与父母这层关系的拦阻,反之会让你能理性地、正确地面对与父母的这层关系。你按着神给人的真理原则这么做,即便有人在背后戳你脊梁骨,你内心深处也是平安的、平静的,不会受它的影响,最起码你自己不在内心深处骂自己是白眼狼,内心深处不再有良心的控告。因为你知道你所做的这一切是按照神所教导给你的方式做的,你是在听神的话、在顺服神的话、在遵循神的道。听神的话、遵循神的道是人最该有的良知,你做到了那才是真正的人,你没做到你就是白眼狼。是不是这样?(是。)这点是不是看清楚了?看清楚了是一方面,人能逐步地看透它,能实行出来,这又是一方面。要达到看清楚得需要经历一段时间,要看清楚这个事实与实质,达到办事有原则,时间太短不行,因为人首先要摆脱各种错谬的、邪恶的思想观点的影响,另一方面,更重要的是能解决自己里面良心与情感的束缚、影响,尤其是过你自己情感这一关。如果你在理论上承认神的话是真理、是对的,撒但灌输的那些错谬的思想观点是不正确的,理论上知道了,但你就是过不了情感这一关,你总觉得父母可怜,父母对你的恩情太大,父母为你付出的太多、为你做的太多,受苦太多,父母为你做每件事的那个身影,他们所说的话,甚至他们为你所付的每一样代价,在你心里都是历历在目,这一关一关对你来说都是一个个重要的关头,都不容易过。其实,最难过的是你自己这一关。如果一关一关地过去了,你就从心里彻底放下对父母的情感了。交通这方面的话,不是让你背叛父母,更不是让你与父母划清界限,咱们不搞运动,不需要划清界限,只是让你在心里对这些事有一个正确的认识,让你能接受一个正确的思想观点,另外,当这些事情临到你的时候,你能不被它困扰,也不被它捆住手脚,更重要的是,临到这些事情的时候,它不会影响你尽受造之物的本分,这就达到目的了。当然,活在肉体中的人能不能达到思想里没有一点儿这些东西,与父母之间没有任何的情感纠葛?不可能。人在这个世界上,除了父母就是自己的儿女,这是人肉体关系中最亲近的两方,父母与儿女的关系这是割舍不掉的,不是让你在形式上宣告与他们断绝关系,生死不相往来,而是让你能够正确地处理与他们之间的关系。这些事是不是有难度?这些难度随着人明白真理的进深,也随着人年龄的增长,逐渐地会减轻、降低。你看,人在二十来岁对父母的依恋是一个程度,到三十岁、四十岁又是一个程度,到五十岁以后就更淡了,六七十岁那就不用说了,就更轻了,它会随着年龄的增长而转变。

“父母不是你的债主”这方面真理,是人应该明白的对待父母的正确实行原则。另一方面的实行原则是什么呢?(父母不是你生命与命运的主人。)“父母不是你生命与命运的主人”,这是不是比“父母不是你的债主”容易明白、容易放下一些?外表看,你的肉体生命是父母生下来的,是父母给了你生命,但是从神那儿来看,从根源上来看,你肉体的生命不是父母给你的,因为人创造不出生命。简单地说,就是人的这口气息没有任何一个人能创造出来,每个人的肉体之所以能成为人,是因为他有一口气息,这口气息就是人的生命所在,就是有生命之人的象征。一个人有了这口气息,有了生命,他的源头、来源不是父母,只不过是借着父母生育的途径产生了你,根源上是神赐给的,所以,父母不是你生命的主人,你生命的主人是神。神创造了人类,创造了人类的生命,神给了人类生命的气息,这是人生命的来源。所以,“父母不是你生命的主人”这一条是不是很好理解?你的气息都不是父母给的,那你气息的延续就更不是他们给的了。神照顾着你的每一天,神主宰着你的每一天,你每一天生活得怎样,你每一天是否顺利、是否快乐,你每一天都遇到哪些人、生活在怎样的环境里,这都不是父母能够决定的,只不过神借着你父母来照顾你,他们只是神打发来照顾你的对象而已。你生下来,你的生命都不是父母给你的,那你活到现在,你的生命是不是父母给你的?依然不是,你生命的源头依然是神,不是父母。如果你的父母生了你,但在你一岁或者五岁的时候,神要夺走这个生命,父母有没有办法呀?父母的办法是什么?父母怎样挽救你的生命?就是将你送到医院交给医生,为你治病,抢救你的生命,这是他们的责任。但是,如果神说这条生命、这个人不应该活着了,应该让他另投他家,那父母也没有任何的能力与办法来抢救你的生命,他们也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这个小小的生命从这个世上离开。在一个生命失去的时候,他们也无能为力,他们所能做的只是尽到父母的责任,把你交给医生,为你医治,抢救你的生命,但是这个生命是否能够继续都不是他们说了算。如果神说让你继续活着,那你这个生命就存在;如果神说这个生命不应该存在,那你这个生命就没了。父母有任何的办法吗?他们也只能听天由命。说白了,他们就是普通的受造之物,只不过在你那儿,他们对你来说有着一种特殊的身份,他们生了你、养了你,他们是你的顶头上司,是你的父母,但在神那儿,他就是个普通的人,就是败坏人类中的一员,没什么特殊性。他们的生命他们自己都做不了主,还做你的主呢。他们虽然生了你,但是你这个生命是怎么来的,他们都不知道,他们也决定不了这个生命什么时候来、在哪个时辰来、来到哪儿,来的这个生命是怎样的,他们一律不知道。对他们来说,也都是被动地等待,等待神的主宰、等待神的安排。不管他们愿不愿意,不管他们相不相信,然而这一切都在神手中摆布、发生着。父母不是你生命的主人,这事是不是好理解?(好理解。)父母生了你的肉体,但你肉体的生命可不是父母生下来的,这就是事实,甚至你这个肉体长多高,身体的体质怎么样,头发是什么颜色、是不是浓密,你的爱好怎样,等等,父母能掌握吗?(不能。)你的皮肤好不好,五官长得什么样,父母都决定不了。有的父母长得肥头大耳,生的孩子又瘦又小,小鼻子、小眼,人一看,“这孩子像谁啊?也不像他父母啊。”像谁都不是父母说了算,是吧。有的父母身体很强壮,生的孩子很瘦弱;有的父母身体很瘦弱,生的孩子却特别强壮,壮得像牛似的;有的父母胆小如鼠,生个孩子胆大包天;有的父母谨小慎微,生的孩子野心可大了,最后有的当皇帝了,有的当总统了,有的当土匪、流氓头子了;有的父母就是农民,但是生的孩子当大官了;还有的父母很诡诈,生的孩子老实巴交;有的父母就是不信派,甚至拜偶像、拜魔鬼,生的孩子就要信神,不信神就活不成。有的父母告诉孩子:“你给我好好上大学。”孩子说:“不行啊,我是受造之物,我得尽本分啊!”父母就告诉他:“你岁数小不用尽本分,我们老了没出息了尽点本分,以后给咱们家挣点福气,你就不用了。你得好好上学,大学毕业以后出去当大官,妈妈跟你沾点光。”孩子说:“不行,我是受造之物,尽本分最关键。”当然,也有的父母信神撇家舍业,但生的儿女说什么也不信神,就是个外邦人,怎么看儿女跟父母也不像一家人,虽然长相、生活习惯甚至有些性格看着是一家人,但是爱好、兴趣、追求与所走的道路完全不一样,简直就是两类人,走两条路的两类人。所以说,人的生命是有区别的,不是由父母决定的。人有怎样的生命,人生在一个什么样的环境里,这些都不是由父母决定的,父母既不是你生命的主人,也不是你命运的主人。生命都不是父母给的,那命运这个事比生命大还是小啊?对于人来说,这两件都是大事。为什么呢?这不是人的本能与人的能力、素质能够得上、能达到、能掌控得了的,人的命运、生命轨迹都是由神来决定、来主宰的,没有任何一个人能对这两件事有任何的选择。你这一辈子生在什么家庭中,有什么样的父母,不是你选择的,也不是父母选择的,父母也是被动地生了你。那你命运的轨迹是什么,你这一生是大富大贵,还是贫穷低贱,还是平庸之人,这一辈子都去哪儿、都生活在什么地方、有怎样的婚姻、有怎样的后代、有怎样的物质生活环境,等等这些父母都决定不了。有的人没出生的时候,父母的家族都兴旺发达,有衣有食,钱都花不完,结果生了一个孩子长大成人后把家产都败光了,父母怎么挣钱也抵不住这样一个败家子的挥霍。还有的父母家里贫穷,生了儿女之后,没几年家里生意兴旺了,日子也好了,越来越平顺,周围环境也越来越好了。你看,这都是父母想不到的事,是吧。儿女的命运不是父母能决定的,当然儿女的命运与父母也没有关系,你走什么样的道路,你这一生都去哪儿、都遇到哪些人,这一生中有多少灾难,有多少大喜事、大富大贵的事,都与父母没有关系,与父母的期望也没有关系。没有父母不期望自己的儿女一生飞黄腾达的,但是都如愿以偿了吗?未必。就是有的儿女如父母所愿飞黄腾达了,当大官、发大财了,日子过好了,但父母却得病了,没两年就死了,没享上福,没沾上光。儿女的命运跟父母有关系吗?没有关系。不是父母期望你做什么你就能做成什么的,人的命运与父母没有关系,父母也决定不了人的命运。即使是父母生了你,甚至父母为你的前途、为你的理想、为你未来的命运做了很多铺垫的事情,但是你的命运、你未来的人生路到底是怎样的,父母决定不了,这跟父母也没有关系。所以说,父母不是你命运的主人,他们改变不了你什么。如果你是大富大贵的命,那父母再穷、再没有能耐,你该发达也能发达;如果你命中注定是穷人、普通人、下层的人,那父母再有能力也帮衬不了你。如果你是神拣选的对象,是神的选民,这是神命定好的,那你的父母再有本事、再有能耐,想拦阻你信神也拦阻不了,你注定是神家的人,你注定是神的选民,那你就跑不了。人的命运只与神的主宰、神的命定有关系,与父母的意愿、期望没有任何关系,当然与个人的兴趣、爱好、性格、志向还有人的素质、能力也没有关系。所以,根据“父母不是你生命与命运的主人”这条真理来看,对于父母的期望,你应该怎么对待?是全盘接受,还是置之不理,还是理性地对待?在涉及你的生命或者命运的这件事上,父母作为一个正常的人,他想怎么期望就怎么期望,他想怎么说就怎么说,他说他的,你行你的,没必要争执,因为事情的真相是怎样那就是怎样,这不是在争辩中产生的,也不是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你自己都决定不了你的命运,更何况是父母呢!是吧?(是。)父母再是你的长辈,他们与你的命运也没有任何的关系、没有任何的关联,父母不应该因为比你年长多少岁、比你高一个辈分就对你的命运指手画脚,这是不理性的,也是令人厌恶的。所以,当父母对你人生所走的道路或者对你的期望有什么说法的时候,你应该冷静地、理性地对待,因为他们不是你命运的主人。你说:“我的命运在神的手中掌握,没有哪一个人能改变我的命运。”没有一个人能掌握人的命运、掌握自己的命运,父母也没有资格,老祖宗都没有资格,更何况父母了。只有谁有资格?(只有神。)只有神有资格主宰人的命运。

有的人在理论上承认,“父母干涉不了我的命运,我虽然是从父母生,但是我的命不是他们给的,是神给的,我的一切也都是神给的,只不过借由他们把我抚养长大成人,让我活到现在,事实上是神抚养我长大成人”,这话说得挺好听、挺明白,但是在一些特殊的环境之下,人就胜不过亲情,也不能确认“父母不是你生命与命运的主人”这句话了。在一些特殊的环境之下,人会受情感支配陷入一些试探中,或者人会软弱。你看,有些人信神因为遭受政府、宗教界迫害、定罪被抓入狱坐监了,他就下决心坚决不当犹大,无论受任何酷刑,绝对不出卖任何弟兄姊妹,也绝对不出卖教会的任何情况,自己宁可死也不做犹大。这样一来,被酷刑折磨得就没有人样了,眼睛肿成一条缝了,看不清了,耳朵也聋了,牙也被打掉了,嘴角也破了,出血了,腿脚也不好使了,浑身浮肿,身上青一块紫一块的,但不管怎么被折磨也不出卖,就是坚决不当犹大,为神站住见证。到现在为止,看着是不是挺坚强的,有见证?经过酷刑都不当犹大,经过恐吓也不当犹大,多少个日日夜夜就被这么折磨。魔鬼一看,“这家伙真能挺啊,中毒不浅啊,真是神化分子,年轻轻的被折磨成这样了都不交代一字一句,这怎么办呢?看这家伙是个重要人物,应该知道教会不少信息,要是从他嘴里能撬出一些信息,我们又能抓不少人、捞不少钱!”魔鬼就下功夫琢磨,“怎么能撬开他的嘴,让他出卖一些信息、交代一些人?多坚强的人都有软肋,就跟练武功的人似的,不管练的武功多么上乘,最后还是有一个死穴。是人就有弱点,那咱们就专门攻击他的弱点。他的弱点是什么呢?听说他父母就这一个独生子,从小娇生惯养,父母对他特别地呵护、特别地疼爱,他对父母也挺孝顺,如果把他父母找来,让他父母做做他的思想工作,可能他父母说的话能管用。”接着就把他父母找来了。他一看到父母,你猜怎么样?没看到父母的时候,他想,“神哪,我坚决站住见证,我绝对不做犹大!”但是当看到父母第一眼的时候,他内心已经垮了一半了。他的第一感觉就是,“我对不起父母,让父母看到我这个样子,父母肯定特别地心疼”,他就瘫倒了。虽然心里还在坚持,“我不做犹大,我得为神站住见证。我没走错路,我走的是人生正道,我得羞辱撒但为神作见证!”心里一再坚持,硬挺,但是情感却受不了了,第一时间就垮掉一半了。当父母看到子女被折磨成这样,你说父母内心什么感觉?当爹的就不说了,当母亲的心就碎了,一看自己的孩子被折磨得都没人样了,心疼、难受、痛苦,颤颤巍巍走到你跟前,那个时候你会怎样?你不敢看,是吧?你看,到现在为止,你没说话,父母没说话,你就已经垮了,你在情感上就胜不过去了。你心想:“父母年龄大了,身体还不好,老两口在家相依为命,生我这么个孩子,到现在没指望上我什么,我还给他们添这么大麻烦,丢这么大的人,还要让他们来看我受苦受罪的样子。”内心深处无形中就觉得自己是个不孝子,让父母伤心、失望了,让父母牵挂了,对不起父母。你和父母都特别痛苦,各有各的原因:父母是心疼你,看不了你受苦的样子;你呢,是看到父母心疼你、难过,你看不了父母为你难过、为你担心的样子。这是不是都是情感的作用啊?到现在为止,这些还都算正常,还没影响你站住见证。接下来,如果父母说,“好端端的一个人被打成这样,你从小在家里,我们把你当成手心里的宝,一个手指头都没动过你,你怎么把自己过成这样了?我们从来舍不得打你,都是疼你、爱你,‘含在嘴里怕化了,捧在手上怕摔了’,都不知道怎么疼你好了,你不照顾父母也就罢了,但是现在你因为信神为神作见证,什么也不交代,受这么多苦,被折磨成这样也不放弃,你怎么就这么固执,非要信神呢?‘身体发肤,受之父母’,你把自己过成这个样子,你对得起我们吗?你如果真有个三长两短,你让我们老两口以后怎么活?我们也不指望你养老送终,就希望你好好的。你是我们的一切,你要是不好了,要是没了,我们这下半辈子怎么过?我们还有谁?还有什么指望?”父母的这番话,每一句都击中你的要害,既满足了你情感的需要,也刺激了你的情感、你的良心。当父母没说这些话的时候,你内心深处还在坚持着自己的信仰、在坚持着自己的立场,但是当父母的这番责备说出口的时候,你内心深处的那道防线会不会崩塌呢?“‘身体发肤,受之父母’,好好的工作你辞掉,大好的前途你放弃,好好的日子你不过,你非得要信神,把自己作践成这个样子,你对得起我们吗?”听着这番话,有没有人能不哭的?有没有人听完这些话能不自责的?有没有人听完这些话能不感觉对不起父母的?有没有人听完这些话能感觉这是撒但的试探呢?有没有人听完了这些话只是有情感的作用,但还能理性地对待的?有没有人听完了这一番话,能依然坚持相信“父母不是你生命与命运的主人,也不是你的债主”这句话?有没有人听完了这番话,虽然在情感上有所软弱,但是对自己的本分、义务,对受造之物应该站住的见证依然能够不离不弃?你们能做到哪一条?如果你只是在情感上有那么些许的难受,甚至你会掉泪,会心疼父母,但是你依然相信神的话,依然坚持你该站住的见证,依然坚持你该尽的本分,你不会失去一个受造之物在造物主面前的见证、责任与本分,那你就站立住了。但是,如果当你看到母亲流着泪责备你的时候,你深深地陷入到情感里,觉得自己不孝,觉得自己选择错了,你后悔了,不愿意再这样过了,想放弃受造之物该有的见证,放弃受造之物该尽的本分、责任与义务,回到父母身边,还报父母的恩情,不让他们再为你受苦,不让他们再为你担心,那你的见证就没了,你就不配跟随神。神对跟随他的人怎么说的?(神,是不是“人到我这里来,若不爱我胜过爱自己的父母、妻子、儿女、弟兄、姐妹和自己的性命,就不能做我的门徒”〔路14:26〕?圣经里有这一句话。)你疼爱父母超过了爱神,那你不配跟随神,你不是神的跟随者。不是神的跟随者,也可以说你不是得胜者,神不要你。就这一个试炼,你就被显明了,你没站住见证。撒但的酷刑都没让你屈服,父母的几句责备的话却让你屈服了,那你是个软骨头,你背叛了神,你不配跟随神,你不是神的跟随者。父母常常说,“我不要求你别的,不要求你大富大贵,就希望你这一生健健康康、平平安安,看着快快乐乐的就行了”,所以当你受酷刑的时候,你就觉得对不起父母,“父母要求也不高啊,我却辜负他们了。”这想法对不对?你辜负他们了吗?(没有。)撒但迫害你,这是你的错吗?你被严刑拷打、酷刑对待、残酷地迫害,这是你的错吗?(不是。)是撒但迫害你,不是你自己作践自己。你这是在走正道,做真正的人,你的选择、你所做的是为神作见证,是在尽受造之物的本分,这是任何一个受造之物都该有的选择、该走的道路,这是正道,这不叫作践自己。即便肉体受了酷刑,受了很多非人类的残酷对待,但这都是为了正义的事业,这不是走歪道,不是作践自己。你肉体受了苦,遭受了酷刑,被折磨得不成人样,这也不是对不起父母,你不用向他们交代什么,这是你自己的选择,你走的是人生正道,他们只不过不理解罢了,他们只不过是站在父母的角度,出于情感总想保护你,不想让你受皮肉之苦。那他们想保护你又能怎样呢?他们能代替你作见证吗?能代替你尽受造之物本分吗?能代替你遵行神的道吗?(不能。)你的选择是对的,你应该坚持,你不应该受父母那几句话的蛊惑、迷惑,你不是作践自己,你是在走正道,你所做的一切、你的坚持是在坚持真理,顺服神的摆布、顺服神的安排,在撒但面前为神作见证,荣耀神的名,只不过你受了肉体被残酷迫害的痛苦而已,这是人应该受的苦,这是人应该向造物主献上的,也是人应该付的代价。你的生命不是来源于父母,父母无权决定你走怎样的道路,无权决定你怎样对待自己的肉体、你为站住见证付怎样的代价,他们只不过是出于肉体情感的需要、站在肉体情感的角度不想让你受皮肉之苦而已。但是作为一个受造之物,不管肉体受多少苦,这是人应该受的。人为了蒙拯救、为了尽好受造之物的本分,人就得付出诸多的代价,这是人的义务与责任,也是一个受造之物向造物主所应该奉献的。因为人的生命本来自于神,人的肉体也来自于神,这是人该受的苦,所以,对于人该受的苦,无论肉体受了什么皮肉之苦,都不应该向父母作任何的交代。他们说“身体发肤,受之父母”,受之父母又怎样?虽然人是从父母那儿生的,是父母养活大的,但人的一切也不是父母给的,也不等于人要走怎样的道路、付怎样的代价就应该受父母的要挟、受父母的辖制,不等于人走追求真理的道路、向造物主尽受造之物的本分得经过父母的同意。所以,你用不着向父母交代,你应该交代的对象是神,无论你受苦还是不受苦,你应该将你的这一切交给神。另外,如果你是在走正道,那你所付的代价神悦纳、神纪念。神纪念、神认可,这代价就付得值。肉体虽然受点皮肉之苦,但这代价最终让你站住了见证,获得了神的称许,蒙了拯救,在神那儿神纪念,这用什么都换不来。父母所谓的期望也好,还是指责你的那几句话也好,比起你在神面前该尽的本分、该作的见证都微不足道,不值得一提,因为你所受的苦太有价值了,太有意义了!作为受造之物来说,这是人一生中最有意义、最有价值的事,所以,人不应该因为父母那几句话而软弱、消沉,陷入试探,更不应该因为父母那几句话而后悔,感觉愧疚,对不起父母,应该为自己所受的这些苦而感觉荣幸,说“神选择了我,让我肉体付这样的代价,被撒但残害,因此我能有机会为神作见证”。神在众多的选民中能选中你,这是你的荣幸,你不应该感觉难过。如果你站住见证了,羞辱了撒但,这是一个受造之物一生中最荣幸的事。无论你的肉体被残酷迫害之后有什么病痛,有什么后遗症,亲人、父母看了多么痛心,你都不要为此而感到羞愧、难过,感觉对不起父母,因为你所做的一切都是为正义的事在付代价,这是善行。没有任何人有资格指责你的善行,没有任何人有资格、有权利对你信神跟随神、尽本分说三道四,作任何的评判,只有造物主有资格评判你的行为、你的代价、你的选择,其余没有任何的人有资格评判,包括父母都没有资格指责你。他们如果是你最亲的人,他们应该理解你,应该鼓励你、安慰你,应该支持你继续坚持,站住见证,不向撒但妥协,不向撒但屈服,应该为你感到自豪、感到高兴。因为你为了站住见证能够坚持到现在,不向撒但屈服,他们应该鼓励你,而不是拖你的后腿,更不是责备你。你做了错事,他们有资格指责你,你走了错误的道路,你羞辱神,你背叛了正面事物、背叛了真理,他们有资格指责你,但是你所做的是正面的,是神悦纳的、神纪念的,他们如果指责你,那就是他们不分好赖,就是他们的不对了。你信神走正道、做好人他们难过,那撒但迫害你,他们为什么不指责撒但呢?他们出于情感指责你,你做错什么了?你不就是不当犹大吗?你为了站住见证,不当犹大,拒绝配合撒但,拒绝向撒但妥协,而遭受了如此酷刑、如此非人类的对待,这有什么错?你没有错,在神那儿,神为你感到庆幸,为你感到荣耀。而父母却为你感到羞耻,还指责你的善行,这是不是颠倒黑白了?这是好的父母吗?他们为什么不指责撒但,不指责迫害你的恶人、魔鬼?你从他们不但得不到任何的安慰,任何的鼓励、支持,反倒被他们指责、被他们责怪,而撒但无论怎么作恶,他们都不定罪、不咒诅,连骂一句、责备一句都不敢,他就不说“好好的人怎么折磨成这样?不就是信神走正道吗?没偷没抢,也没触犯任何法律,为什么你们这么折磨他?你们应该鼓励这样的人才对啊。如果社会上人人都信神走正道,这个社会就不需要法律了,就没有任何的犯罪事实了”。他为什么不这么指责呢?他怎么不敢指责迫害你的魔鬼撒但呢?你走正道他们责备你,恶人行恶他们却默认,这父母怎么样?你该不该心疼?该不该孝顺?该不该在心里爱他们?他们值不值得你孝顺?(不值得。)不值得。他们是非不分,善恶不分,就是一对浑人,除了情感以外,别的什么都不懂,不懂得什么叫正义,不懂得什么叫走正道,不懂得什么叫反面事物,不懂得什么叫邪恶势力,就知道维护情感、肉体,除了最浅薄的这一层肉体关系以外,他们心里所存的就是,“只要儿女好好的、平平安安的,我就烧高香了”,就这点事。人生正道,正义事业,人这一生中做什么事最有价值、最有意义,对这些事他们都不懂。他们不懂,你走正道他们还责怪你,这真是糊涂到家了。这样的父母怎么样?是不是一对老魔鬼啊?你心里得琢磨:“这一对老魔鬼,我熬到现在挨了多少打、受了多少酷刑,这些天我日日夜夜祷告神,神看顾保守我,我才走到现在,好不容易站住了见证,你们两句话就全给我否了。我走正道不对吗?我尽受造之物的本分不对吗?我不做犹大难道还错了吗?这一对老魔鬼!什么‘身体发肤,受之父母’,我的一切明明是从神来的,那是你们给的吗?只不过神命定你们生养了我,经你们的手把我养大。你们心疼我,你们痛苦、难过,只不过是为了满足情感需要,怕我死了没人给你们养老送终,怕人笑话,觉得我给你们丢人了。”你如果因为犯罪,偷、抢、坑、骗,进监狱了,他们可能还会为你争取,说,“我孩子是好孩子,没做什么坏事,孩子本性还是不坏的,天性善良,就是被世界这个邪恶潮流影响坏了,希望政府宽大处理”,他们还替你争取呢,但你走信神的路,走正道,他们从内心深处就鄙视你。怎么鄙视?“看看你过成什么样了?你对得起我们吗?”你心里想:“什么叫过成什么样了,我这是走人生正道,这才叫真正的人!这叫有善行、有见证,这是刚强,这才是真正有良心、有理智的人,不是怂人,不是窝囊废,不是犹大。成什么样了?成真正的人样了!你们不但不为我高兴,还责备我,这是什么父母?你们不配当人父母,该遭咒诅!”你要是这么想的话,你听到父母说的那几句话,“身体发肤,受之父母,你怎么把自己作践成这样?”你还能哭出来吗?(不能。)听完这一番话,你心里怎么想?“什么乱七八糟的,真是老糊涂虫!什么‘身体发肤,受之父母’,你那个身体是谁给的你都不知道,还用这话责备我,糊涂到什么地步了!分明是魔鬼撒但在迫害我,你怎么颠倒黑白说我的不是呢?我犯法了吗?我是偷了抢了还是坑人骗人了?我犯什么法律了?什么法律都没犯,就因为我走正道,就被撒但迫害成这样。到现在我都没出卖一字一句,没当犹大,谁有我这个刚强劲?你不但不夸奖我、不鼓励我,还责备我,你就是个魔鬼!”这么想是不是就不会哭出来,也不会软弱了?他们是非不分,黑白颠倒,是因为他们不信神,他们不明白真理,而你明白真理,你就不应该受他们说的那些鬼话、那些谬论的影响,而是应该继续你所坚持的真理,这样你就真站住见证了。是不是这样?(是。)

你们说,站住见证容不容易?首先得从情感里跳脱出来,其次,你得明白真理,才能在这种特殊的环境之下没有任何的软弱,才能站住见证,才能被神悦纳、被神认可,神才会承认你是得胜者,承认你是神的跟随者。你得胜了,你没有辜负神,而不是没有辜负父母,那父母对你任何的期望你就可以放下了,是吧。父母的期望不重要,无所谓,不辜负神的期望,为神站住见证,这是最重要的,这是受造之物该有的态度与该有的追求。是不是这样?(是。)当人软弱的时候,当人迷失方向的时候,尤其是当人走正道被撒但围攻、迫害的时候,或者是被世人唾弃、嘲笑、弃绝的时候,你周围的亲人、朋友或者认识你的人都觉得你做了丢人的事,没有人理解你,没有人鼓励你,没有人支持你,也没有人给你安慰,更没有人因此扶持你,给你指引方向,给你指明实行的路,包括你的父母。因为你信神尽本分没在他们身边尽孝,或者不能让他们过上好日子,不能还报他们的恩情,所以他们也不理解你,他们与世人的观点一样,觉得你给他们丢人了,他们白白养活了你,没从你身上捞着什么好处,没指望上你,你辜负了他们,你是白眼狼。父母都不理解你,也不能给你任何正面的引导,那些亲戚朋友就更不用说了。在你走正道的时候,只有神在不厌其烦地鼓励你、扶持你、安慰你、供应你。当你坐监被酷刑折磨的时候,只有神的话、神给你的信心支撑着你度过每一分、每一秒、每一天,所以在你经受严刑拷打的时候,你依然能够因着神的话、因着神赐给你的信心,而坚持要为神站住见证,坚持不当犹大,坚持要荣耀神的名、羞辱撒但。你能做到这些,一方面是因为你的心志,另一方面更重要的是因为神的引导、神的保守、神的带领。而父母呢,在你最需要安慰、最需要帮助的时候,他们依然想的是自己,说你是白眼狼,说这一辈子是指望不上你了,白养活你了,他们依然不忘记他们养育了你,要指望你让他们过上好日子,指望你给他们光宗耀祖,指望你让他们在亲戚朋友面前能够趾高气扬、能够以你为骄傲。没有一对不信的父母因着你信神了而感觉光彩、荣幸,反之,他们都因为你信神、尽本分忙碌,抽不出时间去看望、照顾他们而常常责备你,不但责备你,还常常骂你“白眼狼”“喂不熟的狗”。你就这样背负着骂名走正道,是不是也感觉很不容易,感觉很委屈啊?是不是在经历这些事的时候也需要父母的支持、鼓励与理解?是不是也常常感觉是自己辜负了父母?所以,有的人甚至有些愚蠢的想法,“这辈子无缘孝顺父母,无缘与父母生活在一起,下辈子再孝顺他们吧!”这想法愚不愚蠢?(愚蠢。)不应该有这想法,应该解决你这个愚蠢想法的根源。你走正道,你选择尽受造之物的本分,你选择来到造物主的面前接受神的拯救,这是人世间唯一的正道,你的选择是对的。无论不信的人,包括父母在内,他们多么不理解、多么的失望,都不应该影响你选择走信神这条道路或者影响你尽本分的心志,也不应该影响你对神的信心,你应该坚持,因为你走的是正道。对于父母的期望,你更应该放下,它不应该成为你走正道的一种包袱。你走正道,你作出人生最正确的选择,父母如果不支持,如果总骂你是白眼狼,那你更应该对他们有分辨,应该在情感上放下他们,不应该受他们的辖制。如果他们不支持你,不给你鼓励,也不给你安慰,那你也无所谓,多他们这一份不多,少他们这一份也不少,最重要的是神对你有期望,神在鼓励你、在供应着你,神在引导着你,你不孤单。没有了父母的期望,你照样能尽好受造之物的本分,你在尽好受造之物本分的基础上照样是一个好人。放下父母的期望不等于你丧失了伦理道德,更不等于你背弃了人性、背弃了道义。你辜负了父母的期望,是因为选择了正面事物,选择了尽受造之物的本分,这是没错的,这是最正确的道路,你应该坚持,也应该坚信。或许因为你信神、尽受造之物的本分没得到父母的支持,更没得到父母的祝福,这无所谓,这都不是最重要的,你没有失去什么,最重要的是在你选择走信神、尽受造之物本分这条道路时,神对你有期望,神看好你。人在世上活着,离开朋友、离开亲戚照样活得好,当然离开父母也一样能正常地活着,唯独离开了神的引导、神的祝福,人就会陷入黑暗。比起神对人的期望、神对人的引导来说,父母的期望简直就是微不足道,不值得一提。无论父母在情感上期望你做怎样的人、活得怎样,都不是在引导你走正道,不是引导你走向蒙拯救的路,所以,你应该扭转你的观点,从内心深处、在情感上放下父母对你的期望,不要继续背负这样的包袱,也不要因为选择了尽受造之物的本分而对父母有任何的负罪感。你没做对不起任何人的事,你选择了跟随神,选择了接受神的拯救,并不是对不起父母,相反,父母应该因为你选择了尽受造之物的本分、选择了接受造物主的拯救而为你感到骄傲、自豪、荣幸才对。如果父母做不到这一点,这样的父母就不是什么好人,就不值得你尊重,更不值得你孝敬,当然更不值得你牵挂他们。是不是这样?(是。)

人世间最值得尊重的人是哪类人?是不是走正道的人?这正道是指什么?是不是追求真理,接受神的拯救?走正道的人是不是跟随神、顺服神的人?(是。)如果你是这样的人,或者你追求做这样的人,父母不理解,还总咒骂你,在你软弱、消沉的时候,在你迷失方向的时候,不但不支持你、安慰你、鼓励你,还常常要求你回去孝顺他们,挣大钱养活他们,不辜负他们,让他们跟你沾沾光,跟你过上好日子,那这样的父母是不是应该弃绝?(是。)这样的父母值不值得人尊重?值不值得你孝敬?值不值得你为他们尽责任?(不值得。)为什么?因为他们厌烦正面事物,这是不是一方面事实?(是。)因为他们恨恶神,这是不是一方面事实?(是。)因为他们鄙视你走正道,这是不是一方面事实?(是。)他们鄙视从事正义事业的人,因为你跟随神尽本分,他们小瞧你、看不起你,这是什么样的父母?是不是卑鄙、龌龊的父母?是不是自私的父母?是不是邪恶的父母?(是。)你信神被大红龙追捕、通缉,四处逃亡,不能回家,甚至有的到了海外,周围的亲戚、朋友还有你的同学都说你成通缉犯了,父母就因为外面这些谣传、谣言,觉得你让他们蒙受不白之冤,给他们丢人了,他们不但不理解你、不支持你、不同情你,不但不责怪那些造谣的人,那些歧视你、鄙视你的人,反而还恨你,跟那些不信的人还有执政掌权的用同样的说法对待你,这样的父母怎么样?好不好?(不好。)那你们还觉得亏欠他们吗?(不亏欠。)你要是偶尔给家里打个电话,他们都觉得是跟通缉犯打电话,是蒙受了极大的耻辱,觉得你连家都不敢回,像过街老鼠一样,这一辈子有你这孩子都觉得丢人。这样的父母值不值得尊重?(不值得。)他们不值得尊重。那他们对你的期望是什么性质?值不值得你们放在心里啊?(不值得。)他们对你的期望主要目的是什么?真是让你走正道,最终蒙拯救吗?他们是希望你随从社会潮流飞黄腾达,给他们脸上添光,让他们出去有面子,能成为他们的骄傲。还有什么?让他们能跟着你沾光,吃好的喝好的,穿名牌、穿金戴银,坐豪华游轮,去世界各国旅游。如果你飞黄腾达了,在这个世界上有名有利,让他们跟着沾光了,他们到哪儿都提你的名字,“我儿子,我姑娘,是谁谁谁”。现在他们提不提你啊?(不提。)你走正道了,他们反倒不提了,他认为你是一个穷光蛋,给他丢人了,提你等于给自己脸上抹黑,他就不提。所以,父母的期望到底是为了什么?是为了跟着你沾光,不是单纯的为你好。他能沾光了他才高兴,你现在归到了造物主面前,你接受了神,接受神的拯救,接受神的话,尽上了受造之物的本分,走上了人生正道,他们从你身上没捞着利,没得着好处,他们觉得这一辈子养你亏了,就像做买卖似的,亏本了,他们就后悔了。有些父母常常说:“养你还不抵养条狗呢,把狗养大了,狗还知道见了主人摇尾巴,见到主人特别亲,养你指望上啥了?成天信神尽本分,不做买卖,不上班,连铁饭碗你也不要,最后周围邻居还笑话。从你那儿捞着啥了?一点儿好处也没捞上,一点儿光都沾不上。”你如果随从世界邪恶潮流,在世界上追求出人头地,受了苦或者有病痛、难过,父母可能会支持你,会鼓励你、安慰你,但是你信神有蒙拯救的希望了,他们却不会为此而感到高兴、庆幸,反倒恨你、咒骂你,这样的父母从实质上来说,那就是仇人,是冤家对头,跟你不是一类人,走的不是一条道。虽然外表上是一家人,但从实质上,从追求上,从喜好上,从所走的道路上,从对待正面事物和对待神、对待真理的种种态度上来说,他们与你不是一类人。所以,你不管怎么说“我有蒙拯救的希望了,我走上人生正道了”,他们都不为所动,不为你感到庆幸与高兴,反而为此感到耻辱。这样的父母从情感上来说是你的亲人,但从本性实质上来说,他们不是你的亲人,是仇敌。你看,儿女回家的时候,如果又带礼物又带钱,又让父母吃好的、住好的,那父母可乐了,高兴得都不知说啥好了,心里一个劲儿说,“我儿子好,我姑娘好,没白养,没白疼,我孩子懂事了,知道孝顺爸爸妈妈了,心里有爸爸妈妈,这是好孩子”。你要是因为信神尽本分,两手空空没买东西就回家了,你跟他们交通交通真理、讲讲神的话,说说你走上了追求真理的道路,父母一看,“都讲的什么呀?听不懂。养活你这么大,啥也没指望上,好不容易回来一趟,哪怕买双袜子、买点水果呢,啥都没有,空着手回来了。”他们就不会说,“听你讲这些,你变化挺大,以前年轻、狂妄,这次回来大变样了,所说所讲的一听都是正事啊,有长进,我孩子有出息了,看到希望了,能走正道,能跟随神得着救恩,这是个好孩子。孩子在外面受苦了,得给他做点好吃的,家里养了几只鸡,平时舍不得杀,等着吃鸡蛋,现在孩子回来了,给孩子杀只鸡,炖个老母鸡汤。孩子选择走的道路是对的,能蒙拯救了,真为你高兴啊!走这三五年挺想你的,虽然没联系上,但是现在回来一看,放心了,孩子长大了,比以前成熟了、懂事了,说的话、做的事都是正事。”看到孩子走正道了,有正确的思想观点了,让父母也得益处、长见识了。这孩子能尽本分,能追求真理,父母得支持,孩子以后蒙拯救、进国度了,再也不用受撒但败坏性情的残害了,那就太好了。父母虽然年龄大了,领受真理慢了,听不太懂这些事,但是感觉“这孩子能走正道,挺好,是好孩子。这比他当多大官、挣多少钱都好、都值!”你们说这样的父母好不好?(好。)这样的父母值不值得尊重?(值得。)值得你尊重。那你怎么尊重他们?在心里为他们祷告,如果他们是信神的,求神引导他们、保守他们,在试炼、试探中能够站住见证,如果他们不信神,也尊重他们的选择,希望他们生活能够安定,别做坏事,少作恶,死后最好少受惩罚,而且能尽其所能地跟他们交通一些正面的东西、正面的思想观点,这就叫尊重,这也叫最好的孝顺、最好的尽责任。这能不能达到?(能。)在心灵上、精神上给他们鼓励,给他们支持,在肉体上呢,在家陪伴他们期间尽其所能地帮他们干点活儿,交通一些你明白的、他们能达到的事,让他们看开点儿,别太累,在钱财上、在各个方面别太计较,要顺其自然,这就叫尊重。把他们当好人、当正经人对待,尽点责任,尽点孝心,尽点义务,这叫尊重。只有这样理解、支持你信神的父母才值得尊重,除此之外,没有任何一对父母值得尊重,他们除了让你挣钱,就是让你飞黄腾达,再就是让你出名,让你做这个、做那个,这些都是不务正业的父母,不值得尊重。

对于放下父母的期望,现在都明白了,都能放下了,那还有什么放不下的东西?涉及到父母的生活或者父母本人,还有什么东西是你最挂心的,就是在情感上最难以割舍、难以放下的?“父母不是你的债主,父母不是你生命与命运的主人”,这个话题是不是基本交通完了?是不是明白了?(是,明白了。)父母不是你的债主,就是你别总琢磨,父母把你养这么大,你得报答父母,要是报答不了,没机会、没条件报答,你心里就总难受,总有负罪感,甚至看到谁跟父母在一起,照顾父母,或者有一些孝顺父母的举动,你就会难受。神命定父母养大你,让你长大成人,不是为了让你这一生来报答父母的,你有你这一生要尽的责任、义务,要走的路,你有你的生活,你这一生不应该把所有精力都放在还报父母恩情这件事上。这件事只是在你人生道路上伴随你生活的一件事,在人性与情感关系上避不开的一件事,但是至于你与父母之间有怎样的缘分,你的下半辈子是能与父母住在一起,还是分开,没缘在一起,那就看神的摆布安排了。如果神摆布安排你这一生与父母是分隔两地,距离很遥远,没法常在一起生活,那尽这个责任对你来说也就是一种念想了。如果你这一生神安排你与父母住得很近,能守在父母身边,那对父母尽点责任、尽点孝这也是你这一生该做的,这个没有什么可指责的。但是,如果你与父母分隔两地,你没有机会、没有条件去尽孝,那你也没必要把这件事当成一件耻辱的事,你尽不上孝也不是愧对父母,只不过是因为条件不许可。作为儿女都应该明白:父母不是你的债主,你一生要做的事情很多,这些事都是造物主交给一个受造之物该做的事,与你还报父母的恩情没有关系。孝顺父母、报答父母、还报父母的恩情与你一生的使命没有任何的关系,也可以说,孝顺父母、报答父母、对父母尽任何的责任不是必须的,话说白了就是,有条件就做点儿,尽点责任,没条件也不用强求。你尽不了孝敬父母的责任,这不是什么大错,只是违背点良心,违背点人的道义、观念,但最起码不是违背真理,在神那儿也不定罪,当你明白真理的时候,你的良心就不受责备了。明白了这方面真理,你们心里是不是踏实了?(是。)有些人说:“虽然神不会定罪我,但我这个良心还是过不去,不踏实。”那你就是身量太小,你还不明白、还看不透这事的实质。你不明白人的命运,不明白神的主宰,你也不愿意接受神的主宰安排,你总有人意、总有情感,你的人意与情感作主导占有了你,成为了你的生命。你选择人意与情感,那你就不是选择真理,你就不是在实行真理,也不是在顺服真理;你选择人意与情感,那你就是在背叛真理。明明条件、环境都不许可,你还总觉得,“我亏欠父母,我没有孝顺父母,父母这么多年也见不着我,白养活我了”,总是在内心深处放不下这些,那就证明了一件事,你不接受真理。你在道理上承认神的话是对的,但是你不把神的话当成真理来接受,来作你行事的原则,那起码在对待父母这件事上你不是追求真理的人。因为在这件事上你不是根据真理来做,不是以神的话语为根据来实行,而是要一味满足你的情感需要、满足你的良心需要,要孝顺父母,要还报父母的恩。虽然说你这样的选择神不定罪,这是你自己的选择,但是最终吃亏的,尤其是生命方面受亏损的是你自己。你常常被这件事捆绑,总觉得自己愧对父母,没有还报父母的恩,有一天神一看,你还报父母恩情的这个意愿这么大,那干脆给你摆设一个环境,你回家去吧。你不是认为父母高过一切、高过真理吗?你为了孝顺父母、为了满足自己的良心与情感需要,你宁可不要神,宁可放弃真理、放弃蒙拯救的机会,那好,这是你的选择,神不定罪,神给你摆设一个环境,在神这儿就给你除名了,神放弃你了。你选择回家孝顺父母,不尽本分了,这就是从神交给你的本分中逃脱、走开了,背弃神对你的托付、对你的期望,背弃神给你的本分,也放弃了你尽本分的机会。回去与父母团聚,满足你的良心需要,满足父母的期望,那也可以,你可以选择回去。你实在放不下父母,可以主动举手报名,说,“我想父母想得不行了,天天良心受控告,情感不能得到满足,心里痛苦,思念父母、惦记父母,觉得这辈子如果再不回去孝顺父母的话,怕以后没有机会了,怕留下什么遗憾”,那你就可以回去。父母是你的天、是你的地,父母比你的命还大,父母是你的一切,那你可以选择不放下,没有人强求你,你可以选择回去孝顺他们、陪伴他们,让他们过上好日子,报答他们的恩。只不过你可想好了,你今天作出这样的选择,最后你失去了蒙拯救的机会,这样一个结果只有你自己承受,没有人能够替你承受这样的后果,这是你自己应该承受的。明白了?(明白了。)你宁可放弃尽本分的机会、放弃蒙拯救的机会,也要甘愿让父母做你的债主,还父母的债,这是你的选择,没有人强求你。如果教会里谁提出要求说,“我在外面太苦了,太思念父母了,心里放不下他们,常常梦到他们,脑海里、心里想的全是他们的身影,对他们为我所做的一切越来越感觉愧疚。现在他们年纪越来越大了,我越觉得父母养育儿女的不易,我应该还报他们,给他们一些快乐,让他们能因为我的陪伴而得到安慰,度过余生,我宁可放弃自己蒙拯救的机会也要回去孝顺他们”,那你们就可以申请,说:“报告!我想回去孝顺父母,我不想尽本分了。”教会就该批准,谁也别给他做工作,别给他交通,多说一句话都是愚蠢的。人在什么都不明白的时候,你可以多说点话,把真理交通明白,你若没把真理交通明白,让他作出错误的选择,那是你的责任,但是,他在道理上什么都明白了,就不需要别人做任何的工作了。就像有的人说,“我啥都明白,你不用跟我说”,那正好,不用跟他白费口舌了,正好想省点心呢。对这样的人,赶紧让他回去。第一,不拦着;第二,支持;第三,给点安慰、鼓励,说“回去好好孝顺父母,别让父母生气,也别惹他们不高兴。要想孝顺父母、还报父母就得做个孝子,但是到最后没蒙拯救你也别后悔。祝你一路顺风、一切顺利!”好不好?(好。)想回家孝顺父母,这可以,别憋在心里,尽本分都是自愿的,没有任何人强求你,你不尽本分也不定罪。你尽本分就一定能蒙拯救吗?也不一定,这只是对尽本分的态度问题。那不尽本分就灭亡了吗?谁也没这么说,总之你蒙拯救的希望可能就没了。有人说:“孝顺父母这是好事还是坏事?”不知道,反正你想孝顺就孝顺,咱们不评价,评价那个没意义。这就是人性、情感的事,是选择怎样的生存方式的问题,与真理根本没有关系。谁想回家孝顺父母可以自由选择,神家不强求,也不干涉,教会带领或者身边的人都别拦着,别给这样的人做工作,也别给他交通真理。你想回家那就回吧,大家给你送行,吃顿饺子,祝你一路顺利。

父母对儿女最大的期望,一方面是希望儿女能过上好日子,另一方面是希望年老的时候儿女能在身边守候。比如,父母有病痛了或者生活上遇到什么难处了,儿女能够为他们排忧解难,能够为他们分担;父母告别人世的时候,儿女能够陪在他们身边,让他们看儿女最后一眼。一般就是这两方面,人不容易放下。父母在临到病痛或者遇到难处的时候,如果你没听说,也可能这事就这么不了了之了,但是如果你得知了这些事,人一般是很难胜过去的,尤其是父母得了大病、重病的时候,人更不容易放下。在你内心深处感觉父母还是十年、二十年前印象中的身体状况、生活状况或者工作状况的时候,你觉得他们能够自理,生活一切如常,还是健健康康、年轻健壮的样子,在你的印象中他们不需要你的时候,你在心里还不会有那么大的牵挂;当你得知父母已经迈入老年,身体虚弱,需要人照顾、陪伴的时候,你如果人在外地,你可能就会难过、会受影响,甚至有些人会放弃本分,想回去看望。有些情感重的人还会作出一些更不理性的选择,他们说:“如果能让父母增寿十年,我宁可自己减寿十年。”还有的人一心为父母祈福,为父母买各种保健品、营养品,当得知父母病重时,人便会身不由己地陷在情感里,想在第一时间飞奔到父母身边。有的人说,“哪怕让父母这个病挪在我身上”,他就不考虑自己该尽什么本分,不理睬神的托付。所以,在这种情况下,人很容易软弱,陷入试探。你们在听到父母得重病的时候,会不会掉眼泪?尤其有的家里传来信说,医院已经下通知书了。下通知书是什么意思?这话很容易解读,就是活不了几天了。你就想:“父母才五十来岁,不应该啊,得的啥病啊?”说得了癌症,你一听,“怎么得的呢?是不是这些年我不在身边,父母思念我,再加上生活劳苦得的?”你就一股脑儿地把责任往自己身上揽,“父母生活劳苦,我也没有替他们分担,父母思念我、牵挂我,我也没守在他们身边,我对不起他们,让他们成天受思念之苦。父母养我这么大有啥用啊?尽让他们受苦了!”越想越觉得对不起他们,越想越觉得亏欠他们。又琢磨琢磨,“不对,我是在信神,尽受造之物本分,完成神的托付,我没对不起任何人。”但又琢磨琢磨,“父母这么大年龄,身边也没儿女照顾,那养我是干啥的?”翻来覆去怎么想还是胜不过去,不但会掉泪,而且会深深地陷入与父母的情感纠葛里。这种情况好不好放下?你说:“父母生我养我,没指望我大富大贵,也从来没对我提出什么过分的要求,就是希望在他们生病需要我的时候,我能守在他们身边、陪伴他们左右,减轻他们的痛苦,这我也没做到啊!”从接到父母病危的消息那一天就开始哭,一直哭到父母死。你们遇到这类事难不难受?会不会哭?会不会流泪?(会。)你的心志、愿望会不会在此刻动摇?会不会有不顾一切、不管三七二十一赶紧回到父母身边这样的冲动?会不会在内心深处想自己是白眼狼,父母白养活你了?会不会一再觉得自己愧对父母?会不会一再怀念父母对自己的养育之恩、父母对自己的好?(会。)会不会放弃本分?会不会想尽一切办法从朋友那儿或者从弟兄姊妹那儿得着父母最近的消息?这些表现人都有,是吧?那这事好不好解决?怎么认识这些事?你对父母临到病痛、临到什么大难这些事怎么看?你看透了,你就放下了,你看不透,你就放不下。你总认为父母所经受的一切、所面临的一切与你有关系,你应该分担,你总把责任往自己头上揽,总认为与自己有关系,总要掺和进去,这个想法对不对?(不对。)为什么不对呢?怎么看待这些事啊?哪些表现是正常的?哪些表现是不正常的,是不理性、不合乎真理的?咱先说正常的。人都是从父母生的,人属肉体有情感,情感是人性的一部分,没有人能躲开,每个人都有,包括小动物都有,何况人呢!只不过有的人严重一些,有的人稍微轻一些,但不管是什么情况,人都会有。听说父母生病或者临到大难、临到痛苦的时候,不管是出于情感、出于人性、出于理性,人都会难过,没有不难过的。难过这很正常,这就是人的本能,是人性里、情感里具备的一种东西,这种东西表现出来就很正常。因为父母生重病或者临到大难,人难过,会哭,会压抑,也会想办法解决,替他们分担,这都很正常,甚至有一些人影响到身体,吃不下饭,心里堵得慌,成天郁郁寡欢,这都是情绪方面的表现,这些表现都很正常。正常就是人不应该指责,你也不应该回避,更不应该接受任何人的指责,就是你有这些表现,证明你与父母之间的情感是真实的,你是有良心知觉的人,你是一个正常的普通人,你有这些情感的流露,也有这些情感的需求,这个任何人不应该指责,这些都属于理性、良心范围里的东西。那不正常是什么表现?不正常就是超出理性,一临到这事人就冲动,想立马放弃一切回到父母身边,想一股脑儿地把所有责任都堆到自己头上,想放弃自己曾经有的理想、愿望、心志,甚至在神面前发的誓,这是不正常的,这超出理性了,太冲动了!人选择一条道路,那不是脑袋一热就能选择准、选择对的,你选择走尽本分这条路,选择尽受造之物的本分,那不是一个简单的事,不是任何一件事能代替的,更不是脑袋一热就作出选择的,而且这是一条正道,你不应该因为周围的环境、人事物而改变你选择走人生正道,这个是你应该有的理性。不管是父母还是任何大的变动,都不应该影响你尽受造之物本分这个最重要的事情。这是一方面。另一方面,至于父母的病是怎么得的,从什么时候开始得的,这个病到底能造成怎样的后果,是不是你能决定的?也可能你会说:“还是因为我不孝,我这些年如果好好挣钱、工作,钱宽裕的话,父母就能及早治疗,病情就不会严重到现在这种程度,这是我不孝。”这个想法对不对?(不对。)有钱就一定能买来健康达到不生病吗?(不能。)世上有钱的人都不得病吗?一个人从感觉要得病到发病,到最后死亡,神都命定好了,哪是哪个人决定的,哪是因为有钱没钱决定的,哪是因为环境决定的,都是因着神的主宰安排而决定的。所以,在父母得重病或者碰到什么大难的事上,你不用过多分析、研究,更不应该牵扯你的精力,这没用。人的一生中生老病死,临到各种大事小情,这是很正常的。如果你是个成年人,你的思想就应该成熟,冷静地正确对待这件事,“父母生病了,有的人说是想我想的,那可能吗?想是肯定想,自己的孩子哪有不想的?我还想他们呢,我咋没生病呢?”任何人得病都是思念儿女导致的吗?不是这回事。那父母临到这些大事是怎么回事?只能说神在他们的一生中摆设了这样的事,这是神手摆布的,不能强调客观原因、客观理由,他们到这个年龄就该临到这个事,就该得这个病。你在跟前就能避免吗?如果神在他们的命运中没有安排生病这件事,那你不在他们跟前他们也不会有事。如果他们一生中注定要临到这样的大难,那你在跟前又能起什么作用呢?他们还是躲不开,是不是?(是。)你看那些不信神的人,一家人一年一年不都在一起吗?父母临到大难的时候,家族成员、子女不都在跟前吗?父母临到病痛或者病情加重,都是因为子女离开父母造成的吗?不是这回事吧,那就是命该如此。只不过作为儿女,因为你与父母有这层血缘关系,别人听了无感,你听了就难受,这很正常,但是你没必要因为父母临到了这样的大难,你就又分析又研究,又琢磨怎么摆脱、怎么解决。父母都是成年人了,他们在社会上经历这些事不是一两件了,如果神安排环境让他们摆脱这些事的话,那这些事早晚会烟消云散;如果这件事是他们一生中的一个坎,他们必须经历,那该经历多长时间都是神说了算,是他们必须经历的,他们躲不过。你想凭一己之力去解决这个事,去分析、研究这个事的源头、前因后果,那是愚蠢的想法,没用,多余。你不应该这么做,又分析,又研究,又琢磨联系同学、朋友帮忙,给父母联系医院,联系最好的医生,安排最好的病床,没必要绞尽脑汁地做这一切事。你如果真有多余的精力,应该把你现在该尽的本分尽好,父母有他们自己的命运,到什么年龄该死,谁也逃不掉。父母不是你命运的主人,同样你也不是父母命运的主人,如果他们命该如此,你又能做什么呢?你着急、你想办法能起到任何的作用吗?起不到任何的作用,你得看神的意思。如果神要挪去他们,让你能安安静静地尽本分,那你还能干涉吗?你还能跟神讲条件吗?这个时候应该怎么做?绞尽脑汁地想办法,又研究,又分析,又把责任往自己头上揽,觉得愧对父母,这些是不是人不应该有的想法与举动?这都是不顺服神、不顺服真理的表现,是不理性、不明智的,是悖逆神的,人不应该有这些表现。明白了吧?(明白了。)

有的人说:“我知道在父母得病或者遇到大难的事上不应该分析、研究,分析、研究也没用,应该按真理原则对待,但不分析、不研究我也克制不住啊。”那咱们就解决克制的问题,让你不用克制。怎么不用克制呢?人这一辈子,身体好的从五六十岁开始出现这些老年症状,筋骨不好了,也没力量了,睡觉也睡不着了,吃饭也吃不多了,干活、看书、做什么工作精力都不足了,各种疾病都爆发出来,像高血压、糖尿病、心脏病、心脑血管等疾病就都来了。身体好一点的,虽然有这些老年症状,但是该做什么做什么,没影响正常的工作与生活,这就算好的。身体差一点的就影响到正常的工作与生活了,他就会时不时地上医院看医生。有的是感冒、头疼;还有的是肠炎,闹肚子,一闹肚子就得躺两天;还有的血压高,晕得走不了路、坐不了汽车,也出不了远门了;还有的得了尿失禁,出门不方便,就很少跟亲戚朋友出门旅游了;还有的吃东西总过敏;还有的睡觉睡不好,不能到嘈杂的地方,一换地方就更睡不着了:这些就严重地影响到生活和工作了。甚至有的人连续坚持工作三四个小时就不行了。还有些更严重的,就是五六十岁就会出现绝症,比如癌症、糖尿病、风湿性心脏病、老年痴呆症,还有什么帕金森氏症,等等这些病。这些病不管是因为吃东西引起的也好,还是因为环境、空气、水被污染造成的也好,总之,人肉体的这个规律就是,女性四十五岁以后、男性五十岁以后身体就越来越不行。每天说这儿不舒服、那儿难受,上医院一查,癌症晚期,最后医生说“回家吧,治不好了”。这些肉体的病痛人都会临到,今天是他们,明天是你们、我们,按照不同年龄段、按照次序,人都会由年轻变老,由老变病,由病变死,生老病死,就是这么个规律。只不过你听到父母得病的消息,因为父母是你最亲的人、是你最牵挂的人,也是养育你的人,你就过不了情感这一关,你就认为,“别人的父母死我没感觉,我的父母就不能得病,因为他们得病我难过,我受不了,我心疼,情感上过不去啊!”就因为他们是你的父母,就不应该老、不应该得病,更不应该死,这理说得通吗?这道理说不通,这不是真理。明白了吧?(明白了。)任何一个人都会面临父母衰老、得病,甚至有的严重瘫痪在床,有的成了植物人,还有的是什么高血压、偏瘫、脑溢血,甚至得重病死亡。每一个人都会亲眼见证、看到、听到父母衰老、生病然后死去这个过程,只不过有的人在父母五十来岁时就早早听到了,有的人在父母六十来岁时听到这些消息,有的人在父母八九十、上百岁的时候才听到,但是不管在什么时间听到,作为子女,你早晚有一天都会接受这样一个事实。你如果是个成年人,你的思想应该成熟,对待人的生老病死应该有正确的态度,而不应该冲动,一听到父母生病的消息,一听到父母接到医院病危通知的消息,你就受不了。生老病死这些事每一个人都得接受,你凭什么就受不了?这是神命定好的人的生死规律,你为什么就想违背?为什么就不接受?你是什么意思?你不想让你的父母死,不想让你的父母按照神所制定的生老病死这样的规律活着,你想让父母不得病,也不死,那成什么了?那不成塑料人了吗?那还是人吗?所以,这个事实你必须接受。在还没有听到父母衰老、生病、死去这样的消息时,你应该心里有所准备。早晚有一天,人都会老,人都会衰弱,人也都会死,你的父母既然是正常人,为什么就不能经历这一关呢?他应该经历这一关,你应该正确对待。这事是不是解决了?你是不是就能理性地对待这些事了?(是。)那再临到父母得重病或者父母临到什么大难的时候,你怎么对待?置之不理也不对,人说,“你是蛤蟆还是蛇啊?怎么这么冷血呢?”你是正常人,你就应该有反应。你琢磨琢磨,“父母这一辈子也真不容易,早早就得这个病了,也没享啥福,他信神了也不好好信,这一辈子就这样了,啥也没明白,也不走正道,也不追求真理,就是过日子,这跟畜生没啥区别,和老牛老马没啥区别,现在得了重病只能自求多福吧,但愿神能让他们减轻一些痛苦”,心里为他们祈祷就可以了。人能做什么?你不在父母身边你做不了什么,你就是在他们身边你能做什么?亲眼看着自己的父母从年轻到衰老,从衰老到得各种病,从得各种病到医治无效、宣告死亡、推到太平间的人有多少?不乏少数。这些做儿女的都守在身边了,但他们能做什么?什么也做不了,只能眼睁睁看着。现在你没看着倒省事了,不看更好,看着对你来说也不是什么好事。是不是这样?(是。)在这事上,一方面得看透人的生老病死是神制定的规律,另一方面,对人该尽的责任、对人的命运这些事都应该看清楚,别不理性,别做冲动、愚蠢的事。为什么不做呢?就是你做了也没用,反倒显得你很愚蠢。更重要的是,你做愚蠢事的同时,你是在悖逆神,神不喜欢,神厌憎。对这些真理在道理上你都明白了、你都清楚了,但是你还要一意孤行,硬着颈项人为地做一些事,那神就不喜欢你,神就厌恶你。厌恶你什么?厌恶你愚顽,厌恶你的悖逆。你觉得自己有人情味,可是神说你是愚顽的,你愚顽、愚蠢、刚硬,不接受真理,不顺服神的摆布安排。神明明告诉你这里面的实质、根源与具体实行的原则,但你还要用情感来处理这一切事,那神就不喜欢你。最终,父母的病如果神不给挪去,那他们该得重病依然得重病,该死还得死,这个事实没有人能改变。如果你想改变,那只能证明你想用你的手、用你的方式来改变神的主宰,这是最大的悖逆,你这是在与神对抗。如果你不想与神对抗,当听到父母发生这些事的时候,你就应该冷静,找个没人的地方哭一哭、想一想、祷告祷告,或者与身边的弟兄姊妹表达表达自己的思念之情,就可以了,别想改变什么,更别做愚蠢的事,别祷告神让神因为你信神的缘故,看在你这么多年撇家舍业尽本分的份上,挪去父母的病痛,让他们多活两年,或者是宁可自己少活两年,把这两年的寿数加给他们,别做这样的事,神不听你这样的祷告,神厌恶你这样的想法,也厌恶你这样的祷告,你不要惹神伤心,也不要让神愤怒。神最厌烦的是人想操弄任何人的命运,改变神主宰任何人命运的事实,改变神早已既定好的一些事实与人命运的轨迹,这是神最厌憎的。

对待父母得病的事,人应该有的态度、应该有的思想认识交通完了。那同样,对待父母的离世,人也应该有正确的、理性的态度。一些人离开父母多年,没在父母身边与父母一起生活,父母突然离世的消息会给他一些不大不小的打击,也会让他感觉特别的突然,因为他这么多年没有陪伴在父母身边与父母生活在一起,所以,在人的思想观念里总有一个错觉,什么错觉呢?当你离开父母的时候,父母是活生生的人,你离开了这么多年之后,在你印象中父母是多大年龄,有怎样的身体状况、怎样的生活状态,这些就一直停留在你的记忆中,这个一停留坏事了,你就认为父母会长生不老,父母会活成老寿星。就是他们在你心中一旦有了形象,一旦他们的生活、言谈举止在你心目中、记忆中留下印象、成为印记了,那你就认为父母永远会是这样,你就认为父母不会变,父母不会老,更不会死。这个“不会死”指什么说的?一方面指他们这个肉体不会消失,另一方面指他们的形象与他们对你的情感等等一切都不会消失。这是一种错觉,这种错觉会给你带来很大的麻烦。所以,父母无论在哪个年龄段,是寿终正寝也好,或者是得病死也好,或者是发生一些意外让他们离世了也好,都会对你形成一个打击,都会让你感觉特别的突然。因为在你的印象中父母还是活生生的人,突然没了,你就觉得,“怎么这个人就没了?怎么活生生一个人就成空气了?我心里总感觉我父母还活着,妈妈还在厨房做饭,忙里忙外,爸爸天天在外面工作,晚上才回家”,这些生活情节在你脑海中留下了一些印象。所以出于情感,在你的意识里就会存有一个不该有的东西,就是你认为父母永远活在你的心中。这样一来,你就认为父母不应该死,父母无论在什么情况下离世,你都会觉得对你来说是一个天大的打击,你接受不了,这个事实需要时间来化解,是吧?父母得病对你来说已经很意外了,那父母离世对你来说就更加意外了。那在这件事还没有发生之前,应该怎么解决这件事对你形成的意外打击,使你的尽本分、你所走的道路不受到任何的冲击、干扰与影响?先看看死到底是怎么回事,离世是怎么回事,是不是离开人世间了?(是。)就是人带有肉体形象的这个生命,在人能看得见的物质世界中从此就除名了,没有了,他会以另外一种形式活在另外的世界。那这个生命的离世,就意味着在这个世界上你与他的这层关系解除了、没有了、结束了,他以另外一种形式活在另外一个世界,至于在另外一个世界活得怎样,会不会再来人世间,还会不会与你相遇,会不会与你有任何的肉体关系、情感纠葛,那是神的命定,与你没有任何关系。总之,他的离世意味着他在这个人世间的使命结束了,画上句号了。他此生在这个世界中的使命结束了,你与他的这层关系也就到此结束了。至于他以后是有轮回,还是在另一个世界接受任何处罚、管制或者任何的处理与安排,与你有没有关系?你能不能决定?与你没有任何关系,你也决定不了,你也得不着任何的消息。你与他在此生此世中的这层关系就到此为止了,就是你与他一起生活这十年、二十年或者三四十年的这么一段缘分到此为止了,从此以后,他是他、你是你,你们之间没有任何的关系。即便你们都是信神的,他尽他的本分,你尽你的本分,已经不在一个空间环境之下生活了,你们就没有任何关系了,只不过神交代给他的使命他早就完成了,那他对你尽的责任呢,从你离开他独立生存那一天就已经结束了,你就与他没有关系了。如今他离世,对你来说只不过让你在情感上有了缺失,少了一个思念的亲人,你再也看不到他了,再也不能得知他的任何消息了,他的以后、未来与你没有任何的关系了,没有任何血缘关系,连同类关系都不是了,就是这么回事。父母的离世,就是在这个人世间你得到的关于他们的最后消息,也是你看到或者听到的他们一生中所经历的生老病死的最后一关,仅此而已。他们的死不会带走你的什么,也不会赐给你什么,就是死了,结束了这次做人的旅程。那他们的离世就不用管到底是意外死亡,还是正常的死亡,还是得病死亡,等等这些,总之,如果不是神主宰、神安排,没有任何一个人或者势力能夺走他们的生命,他们的离世只能意味着他们肉体生命的结束。你如果思念他、怀念他,或者因为情感作用觉得愧对他们,这都是不应该的,没必要。人都离世了,你再想什么都多余,是吧?如果你想,“这么多年,父母想没想我呀?这么多年,我不在他们身边尽孝,他们多受多少苦啊?这么多年一直想着能在他们身边陪伴他们几天,没想到他们的离世来得这么快,心里难过,觉得愧疚啊”,你这么想没必要,这跟你没有关系。为什么没有关系?因为你对他们尽孝也好,陪伴他们也好,这不是神给你的义务与任务,他们在你身上能享多少福、受多少苦,那都是神命定好的,跟你没有丝毫关系。他们不会因为你陪在身边而延长寿命,也不会因为你远离他们,不能常常陪伴在他们身边而缩短寿命,他们的寿命都是神命定好的,跟你没有任何关系。所以,在你有生之年,如果听到父母离世的消息,你也不需要有什么负罪感,应该正确对待、接受。如果在他们病重的时候,你的眼泪已经流了很多,那当他们离世的时候,你应该为此而感到高兴,终于解脱了,把他们送走了,不用哭了。你作为子女的责任已经尽到了,为他们祈祷过,为他们伤心过,为他们流过无数的眼泪,当然也为治疗他们的病痛想了不少办法,力所能及地去缓解他们的痛苦,自己作为儿女能做的已经做到了,当他们离世的时候,也只能说,“你们这一辈子挺不容易的,作为你们的子女,希望你们一路走好。如果你们这一生做了很多得罪神的事,那你们也只能是在未来的世界里接受惩罚。如果你们接受完惩罚之后,神给你们机会还能轮回来到人世间做人的话,希望你们好好做人,走正道,不要再做任何得罪神的事,争取下一辈子不受任何的惩罚”,仅此而已。这么说好不好?人能做的就是这些,无论对父母还是对任何的亲人,只能做到这些。当然,父母最终离世的时候,如果你不能陪伴在他们身边,给他们最后的告慰,你也没必要难过。因为任何一个人的离世其实都是孤单的,即便儿女守在身边,当有使者来接他的时候,只有他自己能看到,他离开的时候没有陪伴他的人,儿女不可能陪伴他,他的爱人也不可能陪伴他。人走的时候都是孤单的,每一个人在最后的时刻都要面对那种场景,面对那个过程,面对那样的环境。所以,你在他身边,他看着你也没用,当他要离开的时候,他要喊你的名字却喊不出声音,你听不到,他要伸手拽你的时候却没有力量,你感觉不到,他是孤单的。因为每一个人都是孤单地来,最终必将孤单地离去,这是神命定好的。这些事实的存在更让人看清楚,人的生命、人的命运、人的生老病死一切一切都在神的手中掌握,每一个人的生命都是独立的。即便每一个人都有父母,都有兄弟姐妹,都有亲人,但是从神的角度上来看,从生命这个角度上来看,任何一个人的生命都是独立的,不是成群结队的,任何一个生命都没有伴侣。任何一个人的生命从受造人类的角度上说都是独立的,但是从神的角度上来说,任何一个神所创造的生命都不是孤单的,因为有神的陪伴,也有神的牵引。只不过在人世间的时候,你从父母生,你觉得父母是你最亲的人,其实当你父母离开的时候你就知道了,父母不是你最亲的人,父母生命结束的时候你依然活着,他生命的结束不会带走你的生命,更不会影响到你的生命,这么多年你没在父母身边,你依然活得很好。因为什么?因为你有神的看顾、有神的引导,你是活在神的主宰之下。当父母离开的时候更会让你意识到,原来没有父母的陪伴,没有父母的呵护、照顾,没有父母对你的抚养,你这些年从长大成人到成年、中年、老年,在神的引导之下,你活得越来越明白,你前面的方向、路途越来越清晰。所以说,人是可以离开父母的,父母的存在只在人幼年时是必要的,但当人长大成年之后,父母的存在只是个形式,只是人情感的寄托与依附,不是必要的。当然,当父母离世的时候,这些东西你会感觉越来越清晰,也会更加感觉到人的生命是来源于神的,没有神作依靠,没有神作人精神与心灵的寄托、生命的寄托,人是没法活下去的。父母离开你了,你只不过在情感上会有思念,但同时也会在情感或者各方面得以解脱。得以解脱的原因是什么呢?就是父母在的时候,他们既是你的牵挂也是你的包袱,既是可以让你任性的对象,也是让你感觉情感不能得以释放的对象,当父母离世的时候,这一切就都解决了,最亲的人没了,不用牵挂了,也不用想念了。当你冲破与父母的这一层依附关系的时候,当父母离世的时候,当你从内心深处彻彻底底地感觉到父母已经离开,对你来说已经超脱了与父母的血缘关系的时候,你就真的成熟了、独立了。你看,人不管多大年龄,父母在的时候,人有什么事就总觉得,“我问我妈去,问我爸去”,在情感上总是有一个寄托。人在情感上有寄托的时候,人觉得在这个世界上生存特别的温暖、特别的幸福,当这种幸福感、这种温暖失去的时候,你不感觉自己是孤单的,不感觉自己失去了幸福、失去了温暖,那你就成熟了,你就真正地在思想、在情感上独立了。这些事你们多数人可能没经历到这儿,等经历到的时候就知道了。你看,人不管多大年龄,四十岁也好,五六十岁也好,到父母去世的时候,人就立马成熟了许多,好像从一个不懂事的孩子一下长大成人了,懂事了,一夜之间就明白事了,就独立了。所以,父母离世这一关,对每个人来说都是一大关,你能正确地处理、对待与父母的这层关系,同时对父母在你身上的种种期望,或者你在情感上、伦理上对父母应该尽到的责任,这些都能正确对待、正确处理,也能正确地放下了,那你这个人就真正地成熟了,最起码在神面前你是成年人了。达到这个成年不容易,人在肉体情感上要受一些苦,尤其情感上要受一些摧残、折磨,还要受一些不顺利、不如意、不幸等等这些苦。等这些苦人都经历过来了,人对这些事也就看透一些了,再结合咱们所交通的涉及这些方面的真理,你就彻彻底底地对神所命定的人的生命、命运还有人类之间的亲情能看透一些了,能看透了,你就容易放下了。当你能够放下这些东西、能够正确处理这些东西的时候,你就能正确对待了,并不是按人的道理、良心的标准来对待了,而是要合乎真理原则。合乎真理原则意味着什么?意味着你能顺服神了。你能顺服神了,你能顺服神的摆布了,这是一个好的征兆、预兆。预兆什么?你的蒙拯救有希望了。所以,对待父母的期望这件事,别管你现在是年少也好、中年也好,是老年或者晚年也好,不管你是没经历到,还是正在经历,或者已经经历了,你们要做的不是只放下情感,只与父母切割关系或者剥离关系,而是得在真理上下功夫,寻求明白这些方面的真理,这是最重要的。人明白了这种种复杂的关系,人就能够从里面解脱出来了,不会受它的辖制了。不受它的辖制,你顺服神的摆布就容易得多,障碍就减少了,拦阻就变小了,那你悖逆神的几率就变小了,是吧。

涉及父母的这几件大事是不是都能看透了、解决了?你们没事就在真理上琢磨琢磨,在未来的日子或者正在经历的事中,你如果能够根据真理去对号入座,根据真理去解决这些问题,那你的麻烦、难处就少多了,你就会活得特别轻松、愉快,如果你不根据真理去对待这些事,那你的麻烦就很多,你会活得很痛苦,就是这个结果。涉及到父母的期望这个话题,今天就交通到这儿吧。再见!

二〇二三年四月二十九日

上一篇: 怎样追求真理(十六)

下一篇: 怎样追求真理(十八)

灾难陆续降下,主再来的预言已经应验,你想迎接到主得着进天国的机会吗?诚邀渴慕主显现的你参加我们的网上聚会,帮你找到路途。点击按钮与我们联系。

相关内容

关乎经历

在彼得的经历当中曾有数百次试炼,虽然现在人知道“试炼”这个名词,但对其真意或情形并不明白。神磨炼人的意志,熬炼人的信心,成全人的各部分,多数都是借着试炼而达到的,这试炼也是圣灵隐秘的作工,似乎神已离弃,所以人若不注意就会看作为撒但的试探。其实有许多试炼可看为是试探,这是神作工的原…

征服工作的内幕 二

以前你们总追求作王掌权,你们现在对这事还没完全放下,还想着要作王掌权,顶天立地,现在看看你有这个资格吗?这不是太无理智了吗?你们所追求的、注重的现实吗?你们连正常人性都不具备,这不是太可怜了吗?所以现在只谈被征服、作见证、提高素质、进入成全的路,其余一概不谈。有些人厌烦纯正的真理…

第二十九篇

你可知道时间紧迫吗?那么你要在短期内靠我脱去一切在你身上不合我性情的东西:愚昧、迟钝、心思不清明、心软、意志脆弱、谬妄、情感太重、糊涂没有分辨。这些都要尽快脱去。我是全能神!只要你肯与我配合,我能医治你的各样疾病。我是察看人心肺腑的神,知道你身上的各样病和不健全的地方,这些都是拦…

第九十八篇

一切的事临及你们每一个人,使你们对我更有认识,对我更加定真,认识我这位独一的神自己,认识我这位全能者,认识我这位道成肉身的神自己,之后,我便从肉身出来,回到锡安,回到迦南美地,那就是我的居所,就是我的归宿,是我创造万物的根据地。现在,我说这话你们谁都不明白其中的含义,没有一个人能…

设置

  • 文本设置
  • 主题背景

纯色背景

主题背景

字体设置

字号调整

行距调整

行距

页面宽度

目录

搜索

  • 本篇搜索
  • 本书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