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2 一个假冒为善之人的忏悔

韩国 心睿

全能神说:“事奉神不是一件简单的事,败坏性情没有变化的不可事奉神,若你的性情没有经过神话的审判刑罚,那么你的性情仍代表撒但,从而足以证明你的事奉是在献好心,是借着撒但的本性来事奉的。你用天然个性来事奉神,按照个人的喜好来事奉神,还总认为自己愿意的就是神所喜悦的,自己不愿意的就是神所厌憎的,完全凭着自己的喜好来作工作,这是事奉神吗?到头来你的生命性情一点没有变化,反而因着事奉神更加顽固,使你的败坏性情根深蒂固,这样,在你的里面就会形成一种以你的个性为主的事奉神的条条道道,按着个人的性情事奉而总结的经验,这是人的经验教训,是人的处世哲学。这样的人都属于法利赛人、宗教官员,这样的人若再不醒悟、不悔改,必然会成为末世的迷惑人的假基督、敌基督,所说的假基督、敌基督就从这一类人中间产生。(摘自《话在肉身显现·当取缔宗教的事奉》)以往看到这段神的话,我就会想到假冒为善的法利赛人、牧师长老,还有教会里那些地位心特别重、人性恶毒的敌基督。虽然道理上也知道神的话揭示的是所有人的情形,我身上也有这种败坏性情,但我对自己并没有真实认识,有时候还觉得法利赛人、敌基督、迷惑人的,对我来说很遥远,我不是那样的人,不可能发展到那个程度。因为我信神多年,有些好行为,尽本分也能受苦付代价,教会安排尽什么本分,我也能顺服下来尽力去做,另外,我知道自己素质差,也不争当带领,有没有地位都能尽本分,我怎么能成为敌基督、迷惑人的呢?我一直活在自己的观念想象中,直到后来在事实的显明中,我的观念被彻底颠覆了。

那时,我到外地教会负责福音工作,时间不长工作就有了起色,带领也器重我,其他工作有时也会和我商量,询问我的意见,再加上我信神时间长,尽本分能吃苦,弟兄姊妹对我就有些高看。我也把自己给端起来了,觉得我信神年头多,又是负责工作的,不能跟其他弟兄姊妹一样,在各方面都不能表现得比他们差,他们有败坏流露我不能比他们严重,他们消极软弱我不能消极软弱,要不他们会怎么看我?会不会说我信神这么多年身量还这么小,瞧不起我?尤其有时候尽本分违背原则临到修理对付,带领说我信神这么多年还看不透事,真是没有真理实际,我就觉得特别蒙羞、丢人,但我并没有从中反省认识自己的败坏、缺少,赶紧追求真理补足自己,而是讲一堆空洞道理假装认识自己,把自己伪装成属灵人,掩盖自己没有真理实际的真相。

一次,有个宗派同工说愿意寻求考察真道,带领得知后让我赶紧给他见证神的末世作工,我当时答应了,可后来因着这个宗派同工观念多不好解决,再加上忙别的事,我就把这事搁置了。半个月以后,带领问我这个人的情况,我说还没给他交通见证,带领问:“多长时间了,还没给人家见证?人家愿意寻求考察,还带了那么多信徒,都在盼着主来,你为什么不及时给人见证神的末世作工?”我有些心虚,就开始表白辩解,说事情多,还没来得及去。带领生气地对付我尽本分不负责任、拈轻怕重、拖拖拉拉,严重耽误了福音工作。当时,带领的语气很严厉,现场还有不少弟兄姊妹,我觉得脸火辣辣的,这下是丢人丢到家了,恨不得钻到桌子底下去。同时,我心里的怨言也往外冒:“能不能给我留点面子,别说得这么严厉啊?我知道错了,赶紧给他传就行了,为什么要这么严厉地对付修理呢?再说了,我也没闲着,整天忙着传福音,起早贪黑的,这样还说是应付糊弄、不负责任,那还让我怎么做啊?这个本分真是太难尽了!”聚完会后,我躲到屋里哭了一场,心里特别委屈、消极,对神满了误解,甚至背叛的心也出来了,觉得带领这么对付我,神肯定也厌憎我了,我也尽不了这个本分,干脆引咎辞职,卷铺盖走人吧,省得耽误神家工作,自己还出力不讨好。哭着哭着,我突然意识到自己情形不对,我信神这么多年,临到稍微严厉点的对付修理就接受不了,跟神讲理较劲甚至想撂挑子,这哪有一点身量啊?想到神说过,就是天塌下来也得守住本分,我心里很受激励,就想不管神对我什么态度,带领怎么看我,我都不能倒下,再有难处我也得顶上去。有了这样的心志我就不那么痛苦了,擦了擦眼泪,赶紧去找弟兄姊妹商量,没几天就把这个宗派同工传过来了。事后,我并没有认真寻求真理反省认识自己,只是凭着良心、意志支撑着坚持尽本分,就以为自己有身量了,能接受修理对付有些真理实际了。

其实,带领对付我尽本分不负责任、拈轻怕重,不作实际工作,这些都是很严重的问题。我负责福音工作,看到福音对象观念多一些就不愿意付代价给人交通见证,随随便便就撂下了,而且一拖就是半个月,这得耽误多少人考察真道,迎接主的再来!我对待本分这样掉以轻心,耽误了国度福音的扩展,这是抵挡神、触犯神性情的事。外表看我没闲着,尽本分也能受苦付代价,但每当遇到难处,我不是想着怎么寻求真理解决,把本分尽好,而是打退堂鼓,凭己意、凭喜好,把神的托付随意就撂一边了,我尽本分哪有一点忠心?带领对付的是我这种对待本分特别轻慢、不负责任的态度,是我诡诈的撒但性情,而且我已经不是第一次犯这类错误了,带领给我揭露出来,是让我反省认识自己,能有悔改变化,但当时我根本没有寻求真理,也没认识到自己身上存在的问题。外表上我也接受修理对付,但因着我对自己没有真实认识,聚会时就冠冕堂皇地说一些空话、道理,说自己尽本分不负责任耽误了神家工作,带领对付我是应该的,带领对付的是我本性里的东西,是我的撒但性情,我不能分析这个事情的对错。但对于自己到底错在哪儿了,这么做的性质后果是什么,对待本分轻慢的态度流露的到底是哪方面败坏性情,有什么错谬的思想观点,这些细节的情形我只是蜻蜓点水一带而过,怎么依靠神、怎么实行进入的正面认识却交通很多。说自己临到修理对付,当时也消极,也有怨言,讲自己的理,甚至想撂挑子,但想到神的话我就很受激励,就觉得我不能倒下,神在我身上作了这么多工作,花费了这么多心血代价,我得有良心,不能辜负神,无论临到什么对付修理,尽本分有多大难处,我都得把本分尽好,何况带领对付修理也是为了让我认识自己,悔改变化……弟兄姊妹听后对我的问题、败坏没什么分辨、认识,也不觉得我给神家工作带来多大亏损,反倒觉得带领对我要求太苛刻,尽本分出点问题就要遭受对付修理,都同情、理解我,还认为我临到修理对付不消极,还照样对本分有负担,的确是明白真理有身量,就高看、崇拜我。记得当时有好几个弟兄姊妹说,“看你临到这么严厉的对付修理没有消极,还能继续尽本分,挺佩服你的”;还有的说,“你尽这个本分真不容易啊,出力受累不说,出现什么问题、漏洞还遭受修理对付,看你擦擦泪爬起来还能正常尽本分,要是我早就倒下了,根本没这个身量”。弟兄姊妹听完我的交通,不但不明白接受对付修理的实行路途,也没有从我的经历中看到对付修理是神的爱、神的拯救,反而对神误解、防备、疏远了,与我的关系近了。后来,我又临到几次修理对付,也都是那样经历的。我常常交通字句道理假冒属灵,假冒认识自己,假冒有身量、有实际,把弟兄姊妹都给迷惑了,而我却没有知觉,还很庆幸自己在对付修理中没有倒下,活在自我欣赏的情形中,自以为有身量,有些真理实际了,性情越来越狂妄自是。

一次,有个弟兄指出我尽本分存在一些问题,我心里不服、不接受,还埋怨这个弟兄事多,鸡蛋里挑骨头,对他很反感。但又怕人家说我信神这么多年还这么狂妄自是,对我看法不好,也怕被带领发现对付我不接受真理,我就假冒、伪装,克制自己不发牢骚,外表心平气和地对这个弟兄说:“你把这些问题一条条说出来,咱们一条条沟通,看怎么解决,解决不了的再寻求带领。”然后弟兄说一条,我就讲自己的理,反驳一条,沟通到最后,弟兄提的多数在我这儿就都不是问题了。看到问题就这么解决了,我还挺得意。没想到过后这个弟兄心里不踏实就寻求了带领,结果他提出的有些确实是问题。带领知道情况后,当着大家的面点着我的名严厉地对付、揭露我,说我太狂妄自是了,谁的建议都听不进去,还对付我做事没有原则,没有一点真理实际,什么实际问题也解决不了,还瞎狂穷狂,没有一点理智。听到这些话我特别扎心,但心里还有些不服,觉得我是有狂妄性情,有时候也比较自是,但有些建议我还是能听的,不至于狂到这个程度吧?

没多久,一次聚工作会,带领发现我负责的工作进展缓慢,问我们尽本分效率为什么这么低,问题出在哪儿,还能不能提高效率。我说“不能了,已经尽力了”,还觉得带领不了解我们的实际情况,要求太高。后来,带领又读神的话,交通了传福音见证神的意义,还说现在时间紧迫,尽本分得提高效率,但当时我根本听不进去,就凭着自己的经验、想象定规不能提高,还小声问其他弟兄姊妹,“你们说能提高吗?”其实我的问话里就带着自己的存心,想让大家都站在我一边,跟我说一样的话来对抗神家的要求,拖延工作进度。在这么明显的事上我当时没一点知觉,弟兄姊妹对我也没有分辨,可以说根本不加分辨,都站在我一边随从我。

后来,因为我特别狂妄自是,尽本分没有果效,不但作不好组里的工作,还形成了拦阻,我被撤掉了本分。没想到再选负责人时,大家还投我的票,而且是全票通过,我甚至听见有人说,要是把我撤掉了,这个组就散了,谁还能做得了负责人呢?这个时候,我才感觉自己的问题严重了,想想我都把工作搞瘫痪了,大家还都听我的、维护我,神家把我给撤了,大家还选举我,甚至为我打抱不平,我真是把弟兄姊妹都给迷惑了!

我想到了一段神的话:“你们所有的人都在内,交代给你们一片教会,半年没人管你们就走歪歪道了,再有一年没人管,你就把那些人带跑了,带偏了,再有两年没人管,你就把那些人带到自己跟前了。这是因为什么?这个问题你们有没有考虑过?你们会不会这样?你们的认识只能供应人一段时间,时间长了,你总讲那些东西,有的人就分辨出来了,说你太肤浅没有深的东西,你没办法只好讲道理迷惑人了。总是这样,下面的人都按着你的方式、按着你的步骤、按着你那个模式去信神,去经历,实行那些字句道理,最后你讲来讲去人都以你为标杆,你带领人讲道理,下面的人也跟着学道理,走来走去,人的歪歪道就出来了。你走什么道,下面的人也走什么道,人都跟你学,跟你走,你心里就觉得:这下可有权了,这么多人都听我的,能呼风唤雨了。人里面这个背叛本性不知不觉就把神架空了,自己就形成一个某某宗派、某某派别,各宗各派是怎么产生的?就这么产生的。看各宗各派的首领,他们都是狂妄自是,解释圣经都是断章取义,凭自己的想象,都是靠恩赐与知识来作工的,如果他什么也说不出来,那些人能跟他吗?他毕竟是有些知识,会讲点道理,或者会笼络人,会用些手段,就把人带到他跟前了,把人都欺骗了,人名义上是信神,其实是跟随他的。如果遇见传真道的人,有些人就说:‘我们信神得问问带领。’人信神还得通过人,这不就麻烦了吗?那带领的成什么了?是不是成法利赛人,成假牧人,成敌基督,成了人接受真道的绊脚石了?这类人就属于保罗一类的人。(摘自《基督的座谈纪要·追求真理才是真信神》)从神的话中,我看到自己就是神话揭示的法利赛人,而且我不仅仅有这种诡诈、邪恶的撒但性情,我做的事已经发展到了这个程度,把人都迷惑、控制了,把神给架空了。想到那些假冒为善的法利赛人、牧师长老,他们常常讲字句道理,用一些好行为来迷惑人,天天嘴上喊着亏欠神,好像多谦卑、多认识自己一样,还常常高举显露自己怎么为主撇弃花费,作了多少工,受了多少苦,结果信徒都崇拜他们,认为他们所说所做都是合主心意的,丝毫不加分辨,还认为顺服他们就是顺服主,人名义上信主,实际上却在跟随他们。我的所作所为与所走的道路跟那些法利赛人、牧师长老有什么区别?我也是注重讲字句道理,注重外表的受苦花费,好让弟兄姊妹说我尽本分有忠心。临到对付修理我不寻求真理,也根本不认识自己,却讲一大堆道理、官话来迷惑人,让人觉得我有顺服、有身量,最后把人都带到了我面前,都崇拜我、听我的,甚至跟我一起对抗神的要求,我真是在这里掌权了,这跟敌基督有什么区别?我还不是带领,也没有那么高的地位,只是和两个姊妹配搭着负责一项工作,而且还有带领的监督,就发展到这个程度,如果我有高的地位,单独负责一项工作,都不敢想自己能作出多大的恶。以往我一直认为自己信神多年,不管临到什么痛苦试炼都没有停止尽本分,而且我人性也不算太坏,又不争当带领,肯定不会成为法利赛人、敌基督。这下在事实面前,我彻底傻眼了,捂口了,摔得这么惨,彻底蒙羞了,才感觉到自己以往的观点是多么的荒唐谬妄、多么的坑人,也感到自己的性情太邪恶、太可怕了!看到我信神不追求真理,不接受、顺服神的刑罚审判、修理对付,不根据神的话来反省认识自己的撒但本性,只是满足于外表的顺服、道理的承认,这样外表人性再好,规条守得再好,一旦有合适的机会,背叛神的撒但本性就彻底暴露出来了,不知不觉就作出令自己想不到的恶行,真的是神所揭示的“你们背叛我的可能仍是百分之百”。

神知道我败坏太深,麻木、刚硬,不是对自己有一点认识就能达到变化的,后来又借着弟兄姊妹对付、揭露我。一次,一个姊妹直言不讳地说,“现在我对你才有点分辨,你交通的时候很少说自己心里的真实想法,也不揭露自己的败坏,光是说一些正面的认识与进入,好像你的败坏都已经解决了,现在没有败坏了。”还说以前她一直很崇拜我,认为我信神时间长,明白真理,临到事会经历,尽本分能受苦付代价,还能经受得住严厉的修理对付,所以就很高看我,好像我说什么都是对的,说什么她都听,根本不加以分辨,在她心里都要把我当神对待了。听到她说都要把我当成神了,我感觉好像五雷轰顶,特别害怕,也特别接受不了,心里埋怨姊妹,“你这样说我,我不成敌基督了吗?你怎么这么糊涂没有分辨,我也是败坏的人,你怎么能这么看待我呢?……”姊妹说完,我又害怕又委屈,跑到屋里大哭了一场。那几天,我心里一直像插了把刀一样,一想到姊妹说的话就扎心地痛,就有一种莫名的恐惧,感觉要大祸临头似的。我知道这是神在向我发怒,是神的公义性情临到我了,我作了这样的恶,就要承担后果。我感到神的性情不容触犯,也觉得自己已经被神定罪了,眼泪止不住地往外流,觉得自己信神的路已经走到头了。怎么也想不到我这个平时不作大恶、不犯大错的人,竟然走到这么严重的地步,讲道理迷惑人不说,竟让人崇拜到了当神对待的地步,真是把神完全架空了,严重触犯了神的性情。那段时间我特别消极,这些过犯、恶行就像烙在我心里一样,我觉得自己就是个法利赛人、敌基督,是属撒但的,效完力就得被淘汰。我怎么也想不通,我怎么能走到这个地步呢?我懊悔地仆倒在神面前,向神认罪忏悔:“神啊,我作了大恶,触犯你的性情了,我该受咒诅、惩罚!神啊,我不求能得到你的宽容,只求你开启我,使我能认识自己的撒但本性,看清自己的败坏真相。神啊,我愿意向你悔改,规规矩矩、老老实实做人。”

后来,我开始反思自己到底因为什么走到了这个地步,问题到底出在哪儿?一次,我看到神的话说:“那敌基督是怎么假冒的?都假冒什么?当然,他这个假冒也是为了他的地位与名望,是离不开这个的,否则的话他是不可能假冒的,不可能做这蠢事的。既然这个行为被人所痛斥、恶心、厌憎,那他怎么还能做呢?肯定是有他的目的、动机的,是带着动机、带着存心的。敌基督在人心中要获得地位就得让人能高看他,那人怎么能高看他呢?他除了装出人观念当中认为好的一些行为表现之外,还要冒充人认为高的、大的一些行为或者形象来让人高看,这是另外一方面。(摘自《揭示敌基督·尽本分只为出人头地、满足自己的利益与野心,从不考虑神家利益,甚至出卖神家利益,以神家利益为代价换取个人的荣誉(九)》)敌基督无论在什么场合下,在哪儿尽本分,都摆出一副没有软弱、爱神至极、对神充满信心、从来不消极的架势,让人看不到他们内心深处对真理、对神的真实态度、真实观点。其实,他们内心深处真的认为自己无所不能吗?真的认为自己没有软弱吗?不是。那他知道自己有软弱、有悖逆、有败坏性情,为什么当着人的面还要这么说、这么表现呢?这个目的是很显然的,无非就是为了维护在人中间、在人面前的地位。他认为如果在人面前公开消极,公开说软弱的话,流露悖逆,谈认识自己,这是对自己的地位、名誉造成伤害的事,是受亏损的事,所以他宁死也不会说自己有软弱、有消极,自己不是完全人,就是一个普通人。他认为如果承认自己有败坏性情,是一个普通的人,是一个渺小的人,那失去了在人心里的地位,所以,无论如何他也不能把这个地位拱手让出去,而是极力地争取。每当临到一个难事的时候,他就积极出头,一看出头能露馅,能让人看漏自己,他就赶紧躲开。如果这事还有余地,还有机会来表现自己,来冒充自己是内行,自己知道、明白,能解决这个问题,那他就赶紧上前抓住这个机会让人了解他,让人知道他有这方面特长。(摘自《揭示敌基督·尽本分只为出人头地、满足自己的利益与野心,从不考虑神家利益,甚至出卖神家利益,以神家利益为代价换取个人的荣誉(九)》)这些敌基督想充当属灵人的角色,想充当弟兄姊妹中间的佼佼者,充当有真理,明白真理,而且能帮助那些软弱的、幼小的人这样的角色。充当这样的角色的目的是什么?首先他们认为自己已经超乎肉体,超乎世俗了,摆脱了正常人性的软弱,超脱了正常人性的肉体需要了,觉得自己在神家中是能担重任的人,是能体贴神心意的人,是心里被神话充满的人,他们自封自己已经达到神的要求了,达到神满意了,达到能够体贴神心意了,能够得着神口中所应许的好的归宿了。所以他们常常飘飘然,觉得自己与其他人不同。他们利用自己能记得住的、头脑能理解的这些字句来教训别人,来定罪别人、定规别人,也常常用自己观念中想象的一些作法、一些说法来定规别人,教导别人,让别人去遵守,从而达到他们心目中所要的在弟兄姊妹中间的地位。他觉得只要自己能讲一些对的字句、对的道理,能喊一些口号,在神家中能够负点责任,能够担点重任,愿意出头,能维护在一个人群当中的正常秩序,这样就属灵了,自己的位置就稳定了。所以,在他们冒充自己是属灵人、自诩是属灵人的同时,他们也冒充自己是无所不能、无所不及的,是完全人,还觉得自己什么都会,什么都行。(摘自《揭示敌基督·尽本分只为出人头地、满足自己的利益与野心,从不考虑神家利益,甚至出卖神家利益,以神家利益为代价换取个人的荣誉(九)》)

读完神的话我明白了,我为什么能一直假冒、伪装,为什么我交通光说自己好的一面,自己丑陋邪恶的一面就想方设法地掩盖,不让人看见,就是为了维护我在人心中的地位,维护我这个信神多年的“老人”的形象,让人看到我信神多年的确不一般,我跟普通的弟兄姊妹不一样,我已经明白真理有些身量了,让人都高看我、崇拜我,我真是太狂妄,太诡诈、邪恶了。我以自己信神年头多、明白点道理为资本,在心里把自己高高地端起来了,就开始伪装属灵人。本来就没有真理实际,临到事还不注重寻求真理、实行真理,而是用讲道理,用外表的好行为、受苦付代价来掩盖自己没有真理实际的丑态;临到修理对付不反省认识自己,不解剖自己的问题和败坏,还把里面的卑鄙存心、败坏性情都掩盖起来,不让人发现,好维护自己的地位形象。我这些假冒为善的表现与当初那些抵挡主耶稣的法利赛人有什么区别呢?主耶稣斥责法利赛人:“你们这假冒为善的文士和法利赛人有祸了!因为你们好像粉饰的坟墓,外面好看,里面却装满了死人的骨头和一切的污秽。你们也是如此,在人前,外面显出公义来,里面却装满了假善和不法的事。(太23:27-28)你们这瞎眼领路的,蠓虫你们就滤出来,骆驼你们倒吞下去。(太23:24)我不就是这样吗?外表是在交通自己的经历,但只是谈一些大家都看到的情形,讲些空洞道理,把自己内心深处真实的想法、败坏、邪恶都掩盖起来,从来不说,让人看到我虽然有问题、有败坏,但比他们还是好很多。我把蠓虫滤出来,骆驼吞下去,外表很虔诚,里面却处处考虑自己的地位、名誉,维护着自己在弟兄姊妹心中的形象,我真是假冒为善、圆滑诡诈,把弟兄姊妹都给迷惑欺骗了。我的假象伪装、受苦花费都是为了维护自己的地位、名誉,为了能在人心中占有一席之地,我不站在受造之物的地位上规规矩矩做人,不是把自己摆在一个深经撒但败坏之人的角度上来经历神的作工,接受神的审判刑罚、修理对付,追求真理做诚实人,达到脱去败坏性情,而是利用尽本分的机会来显露自己、树立自己迷惑人,与神争夺神选民,我走的就是抵挡神的敌基督道路,是神定罪咒诅的。想想自己,除了信神时间长点,论素质、论追求真理都不如别人,信神这么多年,到现在还没有一点真理实际,生命性情没有变化,还是一副狂妄自大的撒但相,尽本分没有原则,不但不体贴神的心意,不能见证神,还能耽误、拦阻福音工作,说起自己信神时间长都感觉蒙羞,自己还以此为资本,想树立自己让人高看崇拜,真是太没理智、太不知羞耻了!

一次灵修时,我又看到神的话说:“人要是不追求真理,永远也不会明白真理,字句道理说一万遍也是字句道理。有些人只会说‘基督是真理、道路、生命’,这话你说一万遍也没用,你不明白这话是什么意思。为什么说基督是真理,是道路,是生命?你能说出经历的认识吗?你进入真理、道路、生命的实际了吗?神的话是让你们经历认识的,光会说字句没有用。你在神的话上明白、进入了,你就能认识自己,你不明白神的话,那你也不会认识自己。有真理才会分辨,没有真理不会分辨;有真理才能看透事,没有真理看不透事;有真理才能认识自己,没有真理认识不了自己;有真理才能有性情变化,没有真理性情不能变化;有真理了才能事奉到神心意上,没有真理事奉不到神心意上;有真理了能敬拜神,没有真理敬拜神也是搞宗教仪式。这一切都得靠着从神话里得着真理。(摘自《基督的座谈纪要·怎样认识人的本性》)看完神的话,我心里更清楚了,我之所以走上了法利赛人抵挡神的错误道路,就是因为我信神多年不追求真理、不实行真理,读神话总是满足于明白神话的字面意思,因着对神话没有实行经历,就不能真正明白真理进入实际,所以怎么交通也是字句道理。我信神心里不渴慕神话,不喜爱真理,很少安静下来用心揣摩神话,神的每篇话语揭示的是哪方面真理,我有没有明白,实行、进入了多少,神的心意是什么,在我身上有没有达到果效;临到事也不注重结合神的话揣摩自己的情形,反省自己存在哪些问题,流露了哪些败坏性情,有哪些错谬的思想观点……整天外表忙忙碌碌,像保罗一样,就注重作工受苦,满足自己的野心欲望。神末世道成肉身发表那么多话语,现在又把真理的细节方方面面交通了这么多,就是为了让我们能明白真理,认识自己的败坏真相,能悔改变化,可我对神的话却轻慢对待,不渴慕,不揣摩,更不注重实行、进入,这与神拯救人的心意不是背道而驰吗?与法利赛人、宗教牧师走的道路不是一样吗?法利赛人就是光作工讲道,受苦花费,维护自己的地位,从来不实行神的话,所以讲道多少年都讲不出对神话的经历认识,不能带领人进入真理实际,只能讲圣经字句、知识道理来迷惑人,结果成了信神却抵挡神的人。我信神不注重实行真理,只是凭观念想象守规条,不犯大错、不作大恶,有些好的行为,聚会再能讲一些对的道理,这样就以为信神信得不错了,我这不是假冒为善吗?哪是真实信神的人啊?这样信到最终,什么真理实际也没有,性情没有丝毫变化,不还是被淘汰的对象吗?我很后悔,就向神祷告,不愿再假冒为善,让神厌憎、恨恶,愿意追求真理接受神的审判刑罚,变化自己。

后来,我看到神的话说:“比如,你认为人有了地位就应该有点当官的样式,说话得有腔调,当你意识到这个想法不对的时候,那你就背叛,别走这条路。你一旦有这样的想法,你就应该从这个情形里走出来,别陷在里面。一陷在里面,这个思想、观点在你里面成形了,你就会伪装、包装自己了,把自己包得严严实实,让谁也看不透你,摸不着你的心思,你跟人是隔着假面具说话,别人看不到你的心。你得学会让别人看到你的心,学会跟人交心,跟人靠近,你就反其道而行。这是不是原则?是不是实行路?先从思想意识着手,自己想要包装的时候就得祷告:‘神哪!我又要伪装了,又要玩阴谋诡计了,我真是魔鬼呀!真是让你厌憎!我现在都恶心我自己,求你管教我,责备我,惩罚我。’你得祷告,把你的态度拿出来,这就涉及到实行了。这个实行是针对人哪方面呢?针对人对一个事流露的心思意念、存心,你所走的道路还有行路的方向。就是当你有这样的意念了,想要这么做了,你就把它限制起来,解剖它。一解剖,一限制,你行出来的、流露出来的是不是就少多了?你里面的败坏性情是不是就受挫了?(摘自《基督的座谈纪要·解决败坏性情得有具体的实行路途》)神的话给我指出了实行的路,要解决假冒、伪装,解决诡诈邪恶的撒但性情,最主要得实行真理做诚实人,学会跟神敞开,跟人交心,说心里话,临到事把自己心里的真实观点、想法说出来。再想伪装自己的时候,就祷告神背叛自己,反其道行,能敞开亮相、揭露、解剖自己的败坏,不让撒但性情得逞。想到神的话说:“若你有很多隐私难以启齿,若你很不愿意将自己的秘密也就是自己的难处与人敞开来寻求光明之道,那我说你是一个很难蒙拯救的人,而且你是一个在黑暗中难以露出头脚的人。(摘自《话在肉身显现·告诫三则》)这时就觉得做诚实人太重要了,我信神多年连做诚实人这项最基本的真理都还没有实行进入,真是太可怜了!我就向神祷告,愿意悔改,实行做诚实人。

后来,我再听到谁说我明白真理,有身量,就感觉浑身不自在,觉得蒙羞,再也没有那种欣赏自己的感觉了。记得有一次,我遇到了一个姊妹,她听说我信神时间长,又坐过监受过苦,就很羡慕我,当着我的面直接说,“你信神时间那么长,听道多明白真理多,真羡慕你。”当时,我听了心里特别害怕,浑身起鸡皮疙瘩,就赶紧给姊妹说明真相:“我不是你说的那样,你不要光看我的外表,我虽然信神时间长,但是我一方面素质差,另一方面不喜爱真理、不追求真理,只是外表的受苦,明白一些道理,到现在尽本分也没有原则,性情没有什么变化,神家托付的哪项本分我都担不起来,尽本分不能见证神,甚至还能羞辱神、抵挡神。”我又给姊妹交通,“你看事的观点不对,不合真理,不要盲目地高看人、崇拜人,得根据神话真理看人看事。神是怎么看待人的?神不看人信神多少年,受多大苦,跑多少路,会讲多少道理,神是看人是否追求真理,性情有没有变化,能不能尽好本分见证神。有些弟兄姊妹虽然信神时间短,但追求真理,明白了就注重实行进入,人家长进快,比我强多了,你应该羡慕他们在追求真理上怎么求真下功夫,而不是羡慕我信神时间长受苦多。信神时间长,这是神的命定,没什么可羡慕的,如果信神时间长不追求真理,性情没什么变化,只注重外表的好行为,还是法利赛人能迷惑人,所以人能不能追求真理性情有变化,这是最关键的。”这样交通完以后,我心里踏实多了。另外,聚会时我也不敢讲大道理夸夸其谈了,只是结合神话谈一点对自己的认识,再声明我现在只是认识到这点,还没有变化,也没有实行进入。虽然我交通得很肤浅,但心里感觉踏实一些。

经历过来,我看清楚了一个事实,也深深地体会到,人信神不管多少年,外表人性多好,有多少好行为,能受多少苦,作多少工作,只要不追求真理,不接受、顺服神话语的审判刑罚、修理对付,临到事不注重认识自己、进入神话实际,撒但性情没有一点变化,走的都是法利赛人、敌基督的道路,一旦有了合适的环境、背景,就能演变成敌基督、迷惑人的,这是肯定的,也是必然的结果。看到信神要达到性情变化蒙拯救,追求真理、接受神的审判刑罚、修理对付太重要了!感谢全能神!

上一篇: 71 显露自己的祸患

下一篇: 73 神的拯救

基督徒如何才能摆脱罪的捆绑,得着洁净?欢迎联系我们,帮你找到路途。

相关内容

31 全能神使我绝处逢生

多少次我身处绝境,是神的奇妙保守使我脱离了撒但的魔掌,绝处逢生;有多少次我软弱失望,是神的话语来安慰点活,作了我的后盾与依靠,使我得以超脱肉体,胜过死阴的辖制;有多少次我命悬一线时,是神的生命力支撑着我顽强地活了下来,正如神的话说:“神的生命力能战胜一切的力量,更超越一切的力量,他的生命是永久的,他的力量是超凡的,任何的受造之物、任何的敌势力都是难以压倒他的生命力的。无论何时无论何地他的生命力都存在着,都闪烁耀眼的光辉,天地巨变而神的生命却永久不变,万物都逝去而神的生命却依然存在,因为神是万物生存的起源,是万物赖以生存的根本。”(摘自《话在肉身显现·只有末后的基督才能赐给人永生的道》)愿一切荣耀都归给全能真神!

21 患难中神光引领

经历了恶魔的残害,我彻底看透了中共与神为敌、逆天而行的反动实质,也真实体会到神的爱,看到神的实质就是美丽、良善:每次在我最痛苦、最难熬的时候,神的话都在里面引导我、开启我,加给我力量,赐给我信心,使我灵里苏醒过来,真实感受到神的陪伴与引领而一次次渡过难关,站住见证,神的爱太大了!从今以后,我要献出我的所有来还报神的爱,为得着真理,更为活出有意义的一生。

10 摧残中的生命之歌

今天神作的是实际的工作,并不超然,神要用话语来成全人,让话语成为人的信心,成为人的生命,用实际的环境来变化我的生命性情,这样实际的作工更能显明神的大能与智慧,更能彻底打败撒但,我愿顺服神许可临到我的一切环境。

3 无悔的青春

虽然我人生中最好的青春年华都是在牢狱中度过的,但在这七年零四个月的光阴中我能因着信神而受苦,我无怨无悔,因为我明白了一些真理,体尝到了神的爱,我觉得这苦受得有意义,有价值,这是神对我破例的高抬和恩待,是我的偏得!纵使亲友都不理解我,女儿不认识我,但任何人、事、物也隔绝不了我与神的关系,即使死我也不能离开神。

设置

  • 文本设置
  • 主题背景

纯色背景

主题背景

字体设置

字号调整

行距调整

行距

页面宽度

目录

搜索

  • 本篇搜索
  • 本书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