话在肉身显现

目录

第 三 篇 说 话

你们既称为子民,便不同于以往,你们应倾听顺服我灵的发声,紧随我的作工,不可将我的灵与肉身分开,因我们本是一,原不是分散的,谁若将灵与人分开,或注重人,或注重灵,那样会吃亏的,只能是自己造的苦杯自己喝,别无他说。若是能够将灵与人看作一个不可分割的整体,这样,对我才有充足的认识,内在的生命会逐渐发生变化的。为着使我的下一步工作能够畅通无阻,所以我用话语的熬炼来试验所有在我家中的人,用作工方式来试验跟随我的人,在这种情况下,可以说,所有的人都处于失望之中,作为人,无一不是处于消极被动的景况之中,似乎整个空间都发生了变化。有的人怨天怨地;有的人在失望中仍硬着头皮接受我话语的试验;有的人仰天长叹,眼泪汪汪,似乎是为刚降生的婴儿却夭折了而悲痛欲绝;有的人甚至想到这样活着是一个羞辱,而且祷告神赶快把他挪去;有的人整天精神恍惚,似乎刚得了一场大病,神志仍然不清;有的人在发怨言之后悄然离去;有的人仍然在自己的位上赞美我,但仍带有几分消极。今天当一切都显明之时,我也不必再多说以往,更重要的是在今天我所给你们的位上仍然能够忠心无二,使你们所做是我所应许,使你们所说是我所开启、光照的,最后使你们所活出的是我的形像,完全是我的彰显。

我的话语在随时随地地释放、发表,而你们也应每时每刻地在我面前认识自己。因为今天毕竟不同以往,再不是你愿意就能做到的,而是必须要在我话语的引领之下能够攻克己身,以我的话语为主心,不可任意妄为。所有教会实际实行的路从我的说话中便可找着,若不按着我话行的,是直接触犯我灵的,我将其灭没。既然到了今天这种情况,你们也不必再为以往的所作所为而过分悲伤、懊悔,我的度量海阔天空,难道人能够做到什么程度,能够认识我到什么地步,我还不是了如指掌吗?人有谁不是在我手中呢?你有多大的身量,你以为我一点不知、半点不晓吗?不可能的事!所以,当所有的人最失望之时,当所有的人等待得不可耐烦而想另起头之时,当所有的人想问我究竟是怎么回事之时,当一部分人沉浸在“花天酒地”、一部分人想起来反抗之时,当一部分人仍然忠心效力之时,我又重新开始了审判时代的第二部分,即洁净审判我的众子民。也就是说,我正式开始训练众子民,使你们不仅能为我作那美好的见证,更能在子民的座上为我打那美好的胜仗。

我民应时时防备撒但的诡计,为我把守我家中之门,能够互相扶持,彼此供应,免得上了它的圈套,后悔也来不及。为什么我要加急训练你们?为什么我将灵界实情告诉你们?为什么我一再提醒劝勉你们?这些你们可曾想过?可曾揣摩透亮?所以你们不仅能在以往的基础上使自己老练,更能在今天的话语引领之下除去里面的不洁之物,使我的每一句话语都能在你的灵里生根开花,更重要的是能够多结果子。因我所要的并不是艳丽、繁茂的花朵,而是要那累累的果实,并且不是变质的。明白我话的真意吗?所有温室里的花,虽然多如繁星数点不清,而且吸引着所有的游人,但花谢之后,便如撒但的诡计破烂不堪,无人问津。而经受风吹日晒的所有的为我作见证之人,虽然花并不美丽,但花凋谢之后,便有果实,因这是我所要求达到的。我说这话,你们有多少明白的?当花谢结果之时,而且当所有的果实能够供我享受之时,我就结束我在地的所有工作,开始享受我的智慧的结晶!

一九九二年二月二十二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