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各国各方渴慕真理寻求神显现之人来考察

话在肉身显现

纯色背景

主题背景

字体设置

字号调整

行距调整

页面宽度

0个搜索结果

没有相关的搜索结果

`

第 一 百 零 二 篇 说 话

我的话说到一定程度,我的工作到一个地步,你们应人人摸着我的心意,能够不同程度地体贴我的负担。如今,正是从肉身转入灵界的转折点,你们是跨越时代的先行者,是踏遍宇宙地极的宇宙人,是我的心肝,是我的所爱。可以说,除了你们,我别无所爱,因我全部的心血代价都在你们身上,难道你们不知道吗?我为什么要创造万物?我为什么要调动万物为你们效力?都是我爱你们的表现,山和山中的万物,地和地上的万物,都因着我得着你们而向我赞美,向我归荣耀。确实是一切都成了,而且是彻底成了,在你们身上为我作了响亮的见证,为我羞辱了魔鬼、撒但,一切的在我以外的人、事、物都服在我的权柄之下,都因着我的经营计划的完成而各从其类(我的子民都归我,撒但的种类都归在火湖里,归在无底深坑里永远哀号,永远灭亡)。所说的“灭亡”和“从此以后取其灵、魂、体”指的是把他交给撒但,任其践踏,也就是说,凡不在我家里的,都是灭亡的对象,都是不存在的,并不是人所想象的“没有”,也可以说成是,凡是我以外的东西,在我看都不存在,都是沉沦的真意,在人的肉眼看仍然存在,但在我看已经归于乌有了,是永远灭亡的(强调的是我不在其身上作工的,是在我以外的)。在人怎么想也想不通,怎么看也看不透,只有我的开启、我的光照、我的明确指出,否则,谁也不透亮,而且越来越模糊,越来越感觉空虚,越来越觉着没路,几乎相当于死人。现在的多数人(指长子以外的所有的人)都处于这种光景,我的话这样明说,这些人还是没有一点反应,还是顾及肉体享受,吃完睡,睡完吃,不揣摩我话,即使是有劲也是一阵子,过后仍然如此,没有一点变化,好像他根本没听我的话,这是标准的废人,没有一点负担,是最明显的混饭吃的人,过后,我一个一个地撇弃,别着急!我一个一个地打发他回无底深坑里。像这一类人,圣灵从来没在他身上作工,他所作的都是恩赐,既谈到恩赐,便是没有生命的人,是我的效力者,我一个都不要,把他们都淘汰(但现在还稍微有点用处)。作为效力的听着!不要以为我用你就看中了你,没那么容易,要想让我看中你,必须得是我验中的,是我亲自成全的,这样的人才是我所爱的,即使人说我作错事了,我也决不反悔。知道吗?效力的是牛、是马,怎么能当我的长子呢?这不是瞎胡闹吗?不是违反了自然规律了吗?谁有我的生命、有我的素质,才是我的长子,这才是合情合理的事,是谁也驳不倒的,必须是这样,否则,无人能充当,无人能代替,这不是凭情感作的事,因我是公义的神自己,是圣洁的神自己,是威严不可触犯的神自己!

在人不能办到的,在我却是一切亨通,一切自由,谁也拦阻不了,谁也改变不了,这么大的世界都在我的手中,更何况一个小小的魔鬼撒但更不在话下,若不是为了我的经营计划,不是为了我的众长子,我早就把这个邪恶淫乱的、充满死人味道的旧时代毁灭了,但我作事有分寸,我不轻易说话,既说必成,即使不成,但必有我智慧的一面,必能为我成全一切,为我的作事而开出路,因我的话就是我的智慧,我的话是一切,人根本听不明、测不透。我经常提到“火湖”,这是什么意思呢?与硫磺火湖的区别在哪呢?硫磺火湖指的是撒但的权势,而火湖指的是在撒但权下的整个世界,在世的每一个人都是火湖燃烧的对象(是说他们越来越败坏,到一定程度被我一个一个地灭亡,在我并不难办,只不过是我的一句话),我的烈怒越大,整个火湖的火燃烧得越旺,即指人越来越邪恶,当我的烈怒爆发之时,也是火湖爆炸之时,即指整个宇宙世界毁灭的时日,到那一日,我的国度就完全实现在地上,就开始了新的生活了,这是不久将应验的事。我既说出话,事情就应验在眼前了,这是在人的看法当中的事,但在我看,事情已提前作成了,因在我一切都不在话下,说成就成,说立就立。

你们天天吃我的话,享受我殿里的肥甘,喝我生命河的水,摘取我生命树的果子,究竟什么是我殿里的肥甘?什么是我生命河的水?什么是生命树?什么是生命树的果子?这些常用词,也没有一个人能明白,都混淆不清,乱说、乱用、乱套。殿里的肥甘并不是指我的话语说的,也不是我赐给你们的恩典,那么到底是指啥说的呢?历代以来,从来没有一个人有幸享受我殿里的肥甘,只有在末世,在我的众长子身上才让人能看见什么是我殿里的肥甘。我“殿里的肥甘”中的“殿”是指我的本体说的,是针对锡安山,即我的居所说的,不经我的应许,谁也进不来、出不去。“肥甘”指啥说的?“肥甘”就指在身体里与我同掌王权的福分。总的来说,就是指众长子在身体里与我同掌王权的福分,并不难理解。生命河的水有两方面的意义:一方面指从我腹中流出的活水,即指从我口中说出的每一句话;另一方面指的是我的作事的智慧、谋略,还有我的所是、所有。在我的话中有无穷无尽的、隐藏的奥秘(所谓的不再隐藏是针对以往说的,但比起以后公开揭示的那一天,仍然是隐藏的,这里的隐藏不是绝对的,而是相对而言的),也就是说,生命河的水涌流不干;在我有无穷无尽的智慧,我的所是、所有更是人一点也看不透的,即生命河的水涌流不干。在人看,有各种各样物质的树,但从来没有人看见过生命树,但今天人看见了却不认识,还说什么吃生命树的果子,真是可笑!乱吃一气!为什么说人今天看见了却不认识呢?为什么我这样说呢?明白我话的意思吗?今天实际的神自己就是我这个人,就是生命树,不要用人的观念衡量我,从外表看我不像树,但你知道我是生命树吗?我的一举一动、我的言谈举止都是生命树的果子,是我自己的本体,是我的众长子当吃的,所以最终只有我的众长子与我一模一样,能活出我,能见证我(这都是指进入灵界的事,只有在身体里才能完全一样,活在肉身,只能是大体相同,但仍是各有所好)。

我不仅要在众长子身上显出我的大能,更要借着我的众长子治理万国万民,而显出我的大能,这是我的工作步骤。现在是关键,现在更是转折点,当一切都成就之时,你们就看见我的手作的是什么,就会看见我怎样计划,我怎样经营,但这并不是渺茫的事,根据世界各国的动态,这是不太远的事了,是人想象不到,更是人难以料到的事,千万不可马虎、不可疏忽,免得错过得福分、得赏赐的机会。国度的前景在望,而整个世界也逐渐倒毙,从无底坑里、从硫磺火湖里发出阵阵哀号声,声音令人毛骨悚然,使人心惊胆战、无地自容。在我名里被拣选又淘汰的,是在无底深坑里,所以我多次说,要把我淘汰的对象扔在无底深坑里。当整个世界毁灭之后,所有的被毁灭的东西,都归在硫磺火湖里,即从火湖里转移到硫磺火湖里,这时,每个人都已定形了,是永远的灭亡(对所有在我以外的人说的),是永远的存活(对所有在我以内的人说的)。到那时,我与我的众长子就从国度出来进入永远,这都是以后要应验的事,即使现在告诉你们,你们也不会明白,只好是顺着我的引领而行,在我的光中行走,在我的爱里与我相随,在我的家中与我享受,在我的国中与我掌权,在我的权中与我治理万国、万民。以上所说,都是我赐给你们的无穷无尽的祝福。

上一篇:第 一 百 零 一 篇 说 话

下一篇:第 一 百 零 三 篇 说 话

你可能喜欢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