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篇

信神不是件容易的事,糊涂跟从,什么东西都吃,还以为津津有味,很有滋味呢!有的还在喝彩,灵里就是没分辨。这一次经验值得你们好好总结,在末后的时候,各种灵都出来扮演,公开抵挡神的儿女前行,插手拆毁教会建造。如果掉以轻心,给撒但留有作工机会,将会把教会拆个乱七八糟,人心惶惶,走投无路,严重的异象消失,这样,我多年的心血代价将要归于徒劳。

在教会要建造的时刻,也是撒但最疯狂的时刻,往往借着一些人搅扰打岔,不认识灵的、初信的最容易扮演撒但的角色。人往往因对圣灵工作不认识,尽凭自己的喜好、作法、观念,伸手乱做。紧闭你的口舌,这是对你的保护,要好好顺服听话。教会和社会不一样,不是你爱说就得说,心想就得说,这个地方不行,这里是神的家。人的作法神不悦纳,必须会随灵行事,活出神话,别人才佩服你。要靠神先解决自己里面的难处,除掉自己堕落的性情,能真正认识自己的光景,知道自己该怎样做,有不明白的多多交通。人不认识自己不行,先治自己的病,借着多吃喝我的话,揣摩我的话,凭我话生活、行事,无论是在家或在任何场所,都能让神在里面掌权。脱去肉体、天然,里面总让神话作主权,不愁你的生命不变化,慢慢你就觉得自己性情变化多了。从前好出头露面,不服任何人,或者有野心,自是、自傲,逐步就会脱去这些。想立时脱去,那是不能的!因你的老己不许人动一点,真是根深蒂固,这样就得自己主观努力,积极主动顺服圣灵作工,用你的意志和神配合,肯实行我的话。如果你犯罪神管教你,等你回过头来明白之后,里面就立时平安无事。你说话放荡,里面立时有管教,看见这事是神不喜悦的,赶紧停止,里面就平安了。有些初信的,不明白什么是生命感觉,怎样活在生命的感觉里,有时你觉得没说什么,怎么里面就不平安了呢?这时,是你的心思意念不对头了,有时是有自己的选择、观念、看法,有时看别人不如自己,有时总打自己的小算盘,没有祷告省察自己,所以你里面觉得不平安,可能你知道是这么回事,马上内心呼喊神名,与神亲近,还会恢复过来。心里面越发慌烦乱不平安,你千万别以为神让你说话呢!特别初信的在这方面要好好顺服神。神给人里面的感觉是平安、喜乐、透亮、踏实,往往有人不明白,竟胡来乱做,这都是打岔,千万要注意这事。自己爱犯这病的,首先吃点“预防药”,否则你打岔,神击打你。不要自以为是,要取别人长处弥补自己缺欠,看看别人是怎样凭神话活着的,他们的生活、举动、言语是否值得你借鉴。看谁也不如你自己,你那是自是、狂傲,不造就人。现在关键是注重生命,多多吃喝我的话,经历我的话,认识我的话,使我的话真正成为你的生命,这是主要的。一个不会凭神话活着的人,生命能长大吗?不能!必须是每时每刻都能凭我话而活,生活之中有我话作行事准则,使你感到这样做是神所喜悦的,那样是神所恨恶的,慢慢就走上正轨。要认识什么是出于神的,什么是出于撒但的。出于神的你越来异象越清,与神越来越近,和弟兄姊妹彼此切实相爱,能体贴神的负担,爱神心不减退,往前有路走。出于撒但的使你异象消失,以前所有的也全没了,离神疏远,弟兄姊妹之间没有爱,产生恨恶的心,走投无路,不想过教会生活,爱神心没了,这就是撒但作工,也是邪灵作工导致的后果。

现在是关键时刻,要站好最后一班岗,擦亮灵眼辨别善恶,为教会得建造尽上你们的所能。除掉撒但差役、宗教打岔、邪灵作工,洁净教会,使我的旨意得到畅通,真正在灾前极短的时间内,把你们尽快作成,带进荣耀之中。

上一篇: 第二十一篇

下一篇: 第二十三篇

基督徒如何才能摆脱罪的捆绑,得着洁净?欢迎联系我们,帮你找到路途。
通过Messenger与我们联系
通过WhatApp与我们联系

相关内容

第十八篇

在闪电之中,各种动物显出了原形,在我光的照耀之下,人也都恢复了原有的圣洁。败坏的旧世界啊!终于倾倒在污水之中,被水淹没,化为水中的淤泥!我所造的全人类啊!终于在光中重新得以复苏,得到生存之本,不再在淤泥之中挣扎!我手中的万物啊!怎能不因我话而得以更新呢?怎能不在光中发挥功能呢?地…

你为什么不愿意作衬托物呢?

被征服的对象是衬托物,人被成全之后才是末世工作的标本模型,没被作成以前是衬托物、是工具也是效力品,被彻底征服的人是经营工作的结晶,也是标本模型,就这几个不起眼的“称呼”在人身上显出许多有趣的“故事”来。你们这些小信的人往往会因为一个不起眼的称呼而争得面红耳赤,甚至有时伤了和气。你…

谈归宿

每逢提到归宿你们都特别认真地对待,而且你们每个人对关于归宿的事都特别敏感,有的人恨不得给神磕上几个响头,以求得好的归宿,我知道你们的急切心理,这些都不予言表。你们无非就是不想让自己的肉体落入灾难之中,更不想让自己的以后落入永久的惩罚之中,你们只想让自己活得更自在一些,活得更安逸一…

第十二篇

当东方发出闪电之时,也正是我开始发声说话之时,当闪电发出之时,整个天宇都被照明,所有的众星都发生变化。全人类犹如被清理一般,所有的人都被这道来自东方的光柱照得原形毕露,两眼昏花,不知所措,更不知如何遮盖自己丑恶的嘴脸,又犹如动物一样从我的光中逃入山洞之中去避难,但不曾有一物能从我…

设置

  • 文本设置
  • 主题背景

纯色背景

主题背景

字体设置

字号调整

行距调整

行距

页面宽度

目录

搜索

  • 本篇搜索
  • 本书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