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四篇

我创造了宇宙世界,创造了山河万物,创造了宇宙地极,我带领了我的众子、子民,我指挥了万事万物。如今,我要带着众长子回到我的锡安山,回到我的居所,这是我最后一步工作,我所作的一切(从创世到现在所作的一切)都是为了今天的这一步工作,更是为了明天的作王掌权,为了明天的国度,为了我与众长子能有永远的享受,这才是我创造万物的目的,是我创造万物最终要成就的。我说话、我作事都有目的,都有计划,不是随便乱作,虽然我说在我一切得自由、释放,但我作事都有原则,都是在我的智慧中作事、在我的性情里作事。对于这一点你们有所看见吗?从创世到现今,除作长子的以外,还不曾有一个人认识我,也不曾有一个人看见我的本来面目,所说的除众长子之外,是因众长子本是我的本体的一部分。

在我创造世界的时候,我就把人按着我的要求分为四等,就是指众子、子民、效力者、灭亡的这四等。为什么不把众长子列在其中呢?因为众长子不是受造之物,是从我来的,不是属于人类的。当我道成肉身之前,我就把众长子也安排好,谁在什么样的家庭出生,周围安排什么样的人效力,我都安排好了,我也安排好了谁在什么时候被我收回到身边,最后一起回到锡安,这是在创世以前就计划好的,所以无人知晓,而且没有一本书记载过此事,因这些事都是在锡安的事,而且在我道成肉身时,没有给人加添这个器官,所以谁也不知道。当回到锡安的时候,你们就知道你们在以前是什么样,在今天是什么样,知道在今世都做了些什么,现在只是我明明地、一点一点地告诉你们,否则,你们怎么费劲也不知道,而且会打岔我的经营。今天虽然我与多数的长子肉体相隔离,但同是一位灵,肉体长相虽有所区别,但从始到终都是一位灵。但撒但的后代不要借此来钻空子,你怎么伪装也是外皮,也是我不称许的,所以从此看出,凡是注重虚浮的、注重外表模仿我的,那它百分之百就是撒但。因为灵的不同,不是我所爱的,怎么模仿我也不像,又因为我与众长子本是一灵,所以不模仿也是一样的说、一样的作,而且都是诚实、单纯、敞开的(那些缺少智慧的是因为处世经历少,所以缺少智慧并不是作长子的缺陷,当回到身体时,就一切都好了),所以多数人不管我怎么对付,他的旧性仍然不改,就是上述原因。而作为长子的我不对付也符合我的心意,这都是因为同有一位灵,在灵里的感觉中就愿意为我完全花费,所以除众长子之外,没有一个人是真心实意地体贴我的心意,都是我征服撒但之后,才甘愿为我效力的。

我的智慧、我的众长子高过一切,又胜过一切,无物、无人、无事敢拦阻,而且没有一人、一事、一物能胜过,都乖乖地降服在我的本体面前,这是眼前发生的事实,这也是我已经成就的事实,谁若仍然不服(不服者仍然指撒但,撒但占据的人无疑就是撒但),我定要斩草除根,割除后患,立时让它死于我的刑罚之下。这类撒但就是不愿为我效力的家伙,这些东西从创世以来就一直硬着头皮与我作对,今天仍然不服我(人看不出什么,只是灵的事,这一类人就是代表这一类撒但),我要在一切就绪之前先把这些东西灭了,让它们永远接受重刑的管教(“灭”并不是不存在,而是对它的狠的程度,这里的“灭”与灭亡的对象的“灭”并不相同),是永永远远的哀哭切齿,是无止境的,在人根本无法想象那种场面。人在肉体的思维当中,怎么也想不来灵里的事,所以更多的事需要回到锡安之后,你们方才明白。

在我以后的家中,除我与众长子之外,没有别人,那时才达到我的目的,我的计划才完全成功了,因为一切又都恢复原样了,一切又都各从其类了,我的众长子归我所有,众子与子民归于受造之物之中,效力者与灭亡的归撒但。我与我的众长子在审判世界之后,又开始了神圣的生活,就又与我永不分离、永远在一起了。所有的在人的头脑中可以理解的奥秘陆续向你们打开。历代以来,不知有多少人因我而殉道,为我献上了全人,但人毕竟是受造之物,不管怎么好也不能划分为神这一类当中,这是必然趋势,谁也改变不了,神总归是创造万物的,人总归是受造之物,撒但总归是我灭亡的对象,是我的仇敌,这是“江山易改,本性难移”的最真实的意义。现在处于这种光景,处于这个地步,是我与众长子进入安息的前兆,因为我在世的工作已彻底完成,下一步工作必须得回到身体里去作,这是我工作的步骤,是我早就计划好的。必须在这一点有所看见,否则,多数人都会触犯我的行政的。

上一篇: 第一百一十三篇

下一篇: 第一百一十五篇

灾难陆续降下,主再来的预言已经应验,你想迎接到主得着进天国的机会吗?诚邀渴慕主显现的你参加我们的网上聚会,帮你找到路途。点击按钮与我们联系。

相关内容

你们当思想自己的所作所为

从你们生活中的所作所为来看,你们都需要每天有一篇话语的供应来补给你们,因为你们的缺少太多了,你们的认识与领受能力太贫乏了。现实生活中的你们生活在没有真理、没有良智的气氛与环境之中,你们没有生存的本钱,没有认识我与真理的根基,你们的信仅仅是建立在渺茫的信心或很教条的认识与宗教礼仪之…

实行 二

以往人操练的“与神同在,每时每刻活在灵中”,与现在的实行相比,是属于简单的操练灵,这是人没进入生命正轨以前最浅、最简单的一种实行法,是人信神初级阶段的实行。人若总凭这个活着,人的感觉就多了,就容易出现偏差,就不能进入真实的生命经历,只能达到操练灵,保持人的心能正常亲近神,总觉得神…

第六十四篇

对我话不能领受偏谬,应从各方面领受我的话,对我话更应多多揣摩、反复推敲,不能一朝一夕。不知我的心意在何处,不知我的心血代价在哪一方面花费,这怎么能体贴我的心意?你们人就是这样,不能细,只注重外皮子,只会模仿,这叫什么属灵,只不过是人的热心罢了,是我所不称许的,更是我所厌憎的。告诉…

第三十六篇

说神现在开始刑罚人了,但究竟刑罚的原意是否临到了人的身上,这个谁也说不清、道不明。由于神所说的话,说“在刑罚之中,人不曾发现什么,因人只是双手抓住夹在脖颈上的枷锁,双眼瞪着我,似乎在注视着仇敌一般,在此时,我才看见人的瘦小身材,所以我说在‘试炼’当中不曾有人站立住”,神把未临到的…

设置

  • 文本设置
  • 主题背景

纯色背景

主题背景

字体设置

字号调整

行距调整

行距

页面宽度

目录

搜索

  • 本篇搜索
  • 本书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