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能神教会App

聆听神的声音,喜迎主耶稣重归!

欢迎各国各方渴慕真理寻求神显现之人来考察

话在肉身显现

纯色背景

主题背景

字体设置

字号调整

行距调整

页面宽度

0个搜索结果

没有相关的搜索结果

第 四 十 一 篇

我曾在人中间搞过一番大的事业,但人却不曾发现,我就只好以话语来向人一一显明,但人却对我的话仍是不明白,仍不知我计划的宗旨是什么。所以因着人的缺乏、因着人的不足才做出打岔我经营的事,就借此机会各种污鬼乘机而入,人便成了其牺牲品,被污鬼折磨得满身污秽。在此之时,我方才看清了人的存心、人的目的,我在云雾之中叹息,为什么人总是为自己呢?难道我的刑罚不是为了将人成全吗?难道我是有意打击人的积极性吗?人的言语甚是佳美、柔和,但人的“行动”却是狼狈不堪,为什么我对人的要求总是化为泡影呢?难道是要求“狗上树”吗?我是在无理取闹吗?在我的整个经营计划当中,我开辟了种种“试验田”,但因着地形的低劣,又因着多年不见阳光,所以地形不断地变化,引起了地的“破裂”,所以在我的记忆当中,我曾“撇弃”了无数的类似这样的地。到了今天,有许多地仍在不断地变化,若到有一天,地真的变成了另外一种,那我也就随手将其抛弃,这不正是我在现阶段的工作吗?但人对此却丝毫未有觉察,只是在我的“带领之下”受着“刑罚”,何苦来呢?难道我是故意来刑罚人的神吗?在天之上我曾打算,当我来在人间时,我要与人合而为一,使所有我所爱之人都与我亲密无间,但如今,到了今天这个地步,人不但不与我接触,反而因着我的“刑罚”而远远地避开我。我不因人的远离而“抽泣”,有何办法呢?人都是随帮唱柳的“表演者”,我有把握让人从我手下“溜走”,我更有把握让人从“外地”调回我的“工厂”之中,此时,人又有何怨言可发呢?人又能把我怎么样呢?人还不是墙头草吗?但我不因着人的这一缺陷而伤害人,只是在人里面加添我的营养成分,谁叫人四肢无力呢?谁叫人缺乏营养呢?我是以暖怀来感化人的“凉心”,这样的事有谁能做到呢?为什么在人中间我开展了这样的工作呢?人真能理解我的心吗?

在所有的我所拣选的人中间,我做了一笔“生意”,所以在我的家中总是人来人往,川流不息,人都在我处办理各种手续,似乎都在与我洽谈生意之事,所以致使我的工作忙得不可开交,甚至有时没机会处理人间的吵吵闹闹。我劝人还是不要给我添麻烦,最好自己掌舵,不要总是依靠着我,在我的家中不能总是做小孩,这样有何益处呢?我做的是大生意,不是什么“食品零杂店”,或是其他“小卖店”,人都不理解我的心情,似乎人都是有意在与我开玩笑一般,似乎人都是贪玩的玩童一般,根本不考虑“正经事”,所以致使许多的人都未完成我给其布置的“家庭作业”,这样的人怎能有脸见“老师”呢?为什么总是不务正业呢?人的心不知是属于哪一类物品当中,至今我也摸不清,为什么人的心总是变幻莫测呢?似乎是六月的天一般,时而酷日暴晒,时而阴云密布,时而狂风怒吼,为什么人就不会从中吸取经验教训呢?或许是我说得太夸张,人都不知在雨季之时带伞,所以因着人的“愚昧”,不知多少次人被大雨浇得满身都是从天而降之水,似乎是我在有意捉弄人一般,人总是被来自天上的“雨”而“侵袭”。或许是因为我太“残忍”了,使人都精神恍惚,所以总是丢三落四,总是不知所措。人不曾有一个真摸着我的作工目的、意义的,就这样,人才都作着自我搅扰、自我刑罚的工作。难道真是我有意刑罚人吗?人为什么自讨苦吃呢?为什么总是自投罗网呢?为什么人不与我“商量”而自找工作干呢?难道我给人的还少吗?

我在所有的人中间发表了我的“处女作”,以至于因着我的作品太令人“佩服”,所以人都捧着我的作品仔细研读,就在研读之时,人便获得了不少东西。似乎我的作品是一部曲折性太大的惊人的小说,似乎我的作品是一部浪漫的散文诗,似乎我的作品是一部政治纲领漫谈,似乎我的作品是一部经济常识大杂,因着作品内容的丰富,所以人都众说纷纭,无一人能总结出我的作品的“序”。虽然人的知识才华甚是“出色”,但就我的一部作品,就难倒了所有的英雄好汉,就在人说的“血可以流,泪可以洒,头却不能低下”这样的话中,人都不自觉地低下了头,表示屈服于我的“作品”之前。在人的经验教训之中总结出一条,似乎我的作品是从天而降的天书一般,但我劝人不要神经过敏,在我看来,我说的都是平常之言,但我希望人都能从我的作品中的“生活大全”之中找着点“生活的门路”,再从“人类的归宿”之中找找“人生的意义”,再从“天上的秘密”之中找找“我的心意”,然后从“人的路”之中找找“人的生活之术”,这样不是更好吗?我不强求人,若谁对我的作品“不感兴趣”,那我给你退“书费”,另加“手续费”,我不勉强人。作为书的作者,只是希望广大读者都能爱我的作品,但人的所喜又不相同。所以我劝人不要因着“脸面过不去”而耽误自己的前途。若是这样,我这个心地善良者怎么能忍受这么大的耻辱呢?若是爱看我作品的读者,我希望给我提出宝贵意见,以便促进我的“写作”,让我按着人的不是来改进我的“写作内容”,这样不是对我们“作者”与“读者”之间都有益吗?不知我说得对不对,或许这样能“提高”我的“写作水平”,或许能增进我们之间的友谊。总的来说,我希望所有的人都能配合我的工作,不要打岔,以便使我的话语能够传遍千家万户,使所有在地之人都能在我的话中生存,这是我的目的。我希望人都能在我话的“生命篇”中得着点什么,或是人生的格言,或是人间的不是,或是我对人的要求,或是当今国度之人的“秘密”。不过我劝人还是看看“当今之人的丑闻”,这样对所有的人都有益处,不妨再多看看“最新秘密”,这样对人的生命更有益处,再多看看“热门话题”这一栏目,这对人的生命不更有益处吗?不妨人都参照一下我的“建议”,看看有无果效,之后把看后的感觉对我叙述一些,以便我再对症下药,最后把人的病彻底根除,不知我的建议如何,但我希望人作为参考资料来观,这样做怎么样?

一九九二年五月十二日

上一篇:第 四 十 篇

下一篇:第 四 十 二 篇

相关内容

  • 了 解 神 的 性 情 很 重 要

    我希望你们做到的事情很多,但是你们的行为与你们的一切生活并不能尽都达到我的要求,所以我只好开门见山地向你们说明我的心意了。因为你们的辨别能力很差,你们的欣赏能力也很差,对于我的性情与我的实质你们几乎是一无所知,所以我现在急需告诉你们的是我的性情与我的实质。不管你以前了解多少,不管你是否愿意了解这些问…

  • 认识神的人才能为神作见证

    信神认识神这是天经地义的事,尤其在今天道成肉身的神亲自作工的时代,更是人认识神的好机会。达到满足神是在明白神心意的基础上而达到的,要明白神的心意必须得达到对神有认识,这些认识就是人信神所必须有的异象,是人信神的根基。人若失去了这些认识,那人信神就是在渺茫之中了,就是在空洞的道理其间了,这样的人即使有…

  • “救主”早已驾着“白云”重归

    几千年来,人一直盼望能够看见救世主的降临,盼望能够看见救世主耶稣驾着白云亲自降临在渴慕盼望他几千年的人中间,人也都盼望救世主重归与人重逢,就是盼望那与人分别了几千年的救主耶稣重新归回,仍旧作他在犹太人中间作的救赎的工作,来怜悯人,来爱人,来赦免人的罪、担当人的罪,以至于他担当人的一切所有过犯,把人从…

  • 神与人将一同进入安息之中

    起初神本是在安息之中的,那时地上并没有人类也没有万物,神并不作任何工作,当有了人类而且人类被败坏之后神才开始了经营工作,从此神便不再安息而是开始忙碌于人类中间。因着人类的败坏神失去了安息,也因着天使长的背叛神失去了安息,若不打败撒但,不拯救被败坏的人类,神将永远不能进入安息之中。人没有了安息神也就没…